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三十九回 宿怨未消多险阻 私心竟欲夺良缘

第三十九回 宿怨未消多险阻 私心竟欲夺良缘

时间:2013/9/21 8:11:53  点击:2720 次
  公孙璞心里明白,这个青袍老者,就是宫锦云的父亲,亦即是江湖上令人闻名丧胆的大 魔头黑风岛主宫昭文了。
  这刹那间公孙璞不由得心乱如麻,想道:“奚大哥伤在他的手下,死生未卜,偏生他又 是锦云的父亲,却叫我如何对付他才是?”
  心念未已,这青袍老者已经站在他的面前,直上直下的向他打量,冷森森的目光,瞧得 公孙璞也不禁有点心里发毛。
  问题已不在于公孙璞要如何对付他,而是他要对付公孙璞了。
  公孙璞给他寒冰利剪般的目光瞧得心里着慌,却不知黑风岛主接触到他的目光,也是不 由得心头一震。
  公孙璞的目光精华内蕴,黑风岛主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就知道这个少年身具上乘的 内功。
  黑风岛主不觉吃了一惊:“这少年年纪轻轻,内功的根底倒似甚为深厚,他不会就是公 孙璞吧?”
  公孙璞沉住了气,说道:“老丈有何指教?”
  黑风岛主道:“你的功夫很不错啊。尊师是哪一位?”
  公孙璞道:“晚辈练的不过是庄稼汉的把式,三脚猫的功夫。说出来怕辱没了家师的名 字。”
  黑风岛主“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何人?”
  公孙虞诈傻捞懵,说道:“我是个过路的人。老丈,你呢?”
  黑风岛土冷笑道:“我是勾魂使者,谁碰上我谁就倒霉!”
  公孙璞道:“我有一位姓奚的朋友,不知你老曾否碰上?”
  黑风岛主道:“碰上了,他已经给我一掌打死了啦!”
  公孙璞不觉咬了咬牙,忍不住说道,“黑风岛主,你与他无冤无仇,因何下此毒手?”
  黑风岛主哈哈大笑:“老夫杀人,从来不问因由!嘿,嘿,哼,哼!你知我是谁人,却 还故意问我,这就是死罪一条!快把你的姓名来历报上,或许老夫还可网开一而,法外施 恩!”
  公孙璞冷笑道:“你好好的问我,或许我还会说给你听。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任人欺 侮!”
  黑风岛主面色一变,说道:“你不告诉我,难道我就没法知道了吗?看掌!”声出掌发, 突然就是一掌向公孙璞打下来!
  公孙凌早有准备,一招“大衍八式”,挥掌还击,招数是桑家的“大衍八式”,用的却 是明明大师所授的内功心法。
  只听得“篷”的一声,公孙璞倒退三步,但黑风岛主却也不禁身形一晃!
  黑风岛主抬眼一看,只见公孙璞面色如常,并无中毒的迹象,不由得骇然暗惊,茫然莫 解。
  黑风岛主自视极高,对付一个后生小子,当然不会一上来便即使用全力,但虽然没有使 用全力,他那一事亦已是用了八成功力再加上毒功,因为他看出了公孙璞内功颇有根底的缘 故。
  在黑风岛主一掌向公孙璞打下去的时候,他定以为公孙璞不死亦必重伤。哪知双掌相交, 对方非但不死不伤,连跤也没有摔!
  非但如此,他自己反而给公孙璞的掌力震得晃了一晃,而且连对方的家数也未看得出来!
  黑风岛主在海外苦练了二十年,自信功力足可与当世的一流高手如笑傲乾坤、武林天骄、 蓬莱魔女等人抗衡,不料如今和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对掌,竟然给他震得晃了一晃,虽然只 是晃了一晃,他这—惊已是非同小可了!
  而更令得他惶惑的是:他竟然连对方的家数也未看得出来。
  要知黑风岛主见多识广,各家各派的武功,他只须看上一眼,便知来历,怛如今他却不 知公孙璞使的哪一门武功。
  原来公孙虞的“大衍八式”,乃是桑家的不传之秘,是公孙璞的外祖父桑见田生前刻在 石室之中的。这套“大衍八式”只有公孙璞的母亲桑青虹知道,桑青虹传给了他的师父耿照 (事详《挑灯看剑录》),此外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黑风岛主和公孙璞的父亲公孙奇虽然是好朋友,但公孙奇却不知道,他当然是更不知道 这套“大衍八式”的来历了。
  而公孙璞所用的内功,乃是明明大师所授的佛门内功心法。明明大师练成了内功心法之 后,从未曾在江湖上用过,黑风岛主当然也不知道。
  黑风岛主茫然不解,一怔之后,心里想道:“莫非我又走了眼了?这小子不是公孙璞?” 随即又想:“这小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本领,用不着再过十年,只怕他的武功就要远胜于 我!管他是不是公孙璞,杀了他再说!”
  杀机一起,黑风岛主喝道:“好小子,再接我的一招!”
  身形疾掠,兔起鹘落,黑风岛主扑上前来,话犹未了,手上的青竹杖已是向公孙璞点去!
  黑风岛上的独门点穴手法也是厉害无比的,他能够在一招之间,点对方的七处穴道,而 且能伤对方的奇经八脉!
  公孙璞喝道:“好狠的点穴功夫!”避过杖头,一掌便击下去!
  原来公孙璞自幼得三位当世的武学大师传授武功,在点穴方面,是蓬莱魔女的父亲柳元 宗传给他的“惊神指法”,这套指法,是当世至高无上的点穴功夫。一理通,百理融,故此 黑风岛主的独门点穴手法虽然厉害,却也奈何不了他。他一看就知道了对方是要点他哪几处 穴道了。
  不过,公孙璞却没有用点穴功夫还击,他一避开杖尖,便即一掌击下,使的仍然是明明 大师所授的佛门内功。
  可是他这样应招却难免吃亏了,黑风岛主的功力远胜于他,这一次已是用上了全力,公 孙璞一掌击下,黑风岛主竹杖一挑,登时就把公孙璞摔了一个筋斗!
  但公孙璞虽是吃亏,但也有个好处,因为如果他用柳元宗所授的“惊神指法”的话,难 免给黑风岛主识破。如今他仍然用明明大师秘传的内功心法,黑风岛主无法猜出他的来历。
  黑风岛土的那根青竹杖是件宝物,可是虽没给公孙璞打断,却也裂开少许,因而黑风岛 主本人也不禁心头一震。
  黑风岛主冷笑道:“好小子,看你还跑得了吗?”
  公孙璞跌倒地上,正自一个“鲤鱼打挺”要跳起来,黑风岛主已然赶到,眼看手起杖落, 公孙璞即将性命不保!
  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宫伯伯,住手!”
  厉赛英笑嘻嘻的从树林里钻出来了。
  黑风岛主吃厂一惊,说道:“厉姑娘,你怎么也在这儿?他是谁?”
  厉赛英道:“宫伯伯,你怎么打起我的朋友来了,我就是和他一道来此的呀!”
  黑风岛主道:“哦,他是你的朋友?那你刚才躲在那儿,为何不和我说?”
  厉赛英笑道:“我是想看看他的功夫呀!宫伯伯,他的功夫不错吧?”
  黑风岛土“哼”了一声,说道;“不错,很不错!他叫什么名字?” 厉赛英道:“他叫耿除奸,宫伯伯,他可没有得罪你呀,你为什么要杀他呢?”
  公孙璞听得厉赛英胡乱给他捏造一个名字,心里好笑,却也只好默认。忽地心念一动, 想道:“我的小名叫做去恶,这是我妈给我起的,外人绝不会知道。这个厉姑娘给我捏造的 名字叫做‘除奸’,‘除奸’和‘去恶’刚好相对,难道她不是胡乱捏造,而是颇有深意的 吗?”
  黑风岛主眉头一皱,说道:“你这个朋友的名字好古怪!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不杀他, 但你们必须和我说个清楚!”
  厉赛英噘着小嘴儿道:“什么事呀,宫伯伯你这样凶?好,请问吧!”
  黑风岛主指着公孙璞和厉赛英说道:“我昨日打伤了一个人,他说这个人是他朋友,你 知道吗?”
  厉赛英道:“知道什么?”
  黑风岛主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人又是什么人?”
  公孙璞怫然道:“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说谎话?”
  厉赛英却笑道:“知道。这个人是百花谷的少谷主奚玉帆。说得确切一点,这位奚少谷 主本来是我的朋友,不过,既然是我的朋友——那也就当然是他的朋友了。”
  话中之意,即是说她与奚玉帆认识在前,公孙璞只是由于她的关系,方始和奚玉帆交上 朋友的。这话一方面给公孙璞开脱,一方面又显示了她与公孙璞的关系非比寻常。
  厉赛英一口说出了奚玉帆的来历,公孙璞也觉得有点惊异,心想:“这位姑娘年纪轻轻, 江湖上的事情和人物,她倒是知得不少。”心里虽然不高兴厉赛英为他说谎,但却也是当然 不便揭破她了。
  黑风岛主道:“好!这位姓奚的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就必须问个明白了。这人曾经亲 口对我说过,他是和小女同住在一家客店的,你们可也是住在那家客店?”
  厉赛英抢着答道:“这倒不是,我们有我们一对,他们有他们一对,各自走的。”说话 之际,双颊微红,说完之后,羞涩一笑。
  公孙璞眉头一皱,心里想道:“这小姑娘也未免太会装模作样啦。如此一来,没的却叫 这黑风岛主胡乱猜疑了。”
  黑风岛主果然起了猜疑,心里想道:“莫非我这宝贝女儿喜欢的不是公孙璞,却正巧就 是给我打伤了的那个奚玉帆么?不过,我也暂且不管这些,先得知道云儿的下落。”
  于是黑风岛主便接着问道:“虽然你们不是住在一家客店,但你既然知道小女是在此地, 想必也知道她的去处吧?”
  厉赛英毫不踌躇,马上笑道:“当然知道。锦云姐姐是要往金鸡岭去的,而且我知道她 走的哪一条路呢!”
  黑风岛主大喜道:“快告诉我,哪一条路?”
  厉赛英用手一指方向,说道:“就是西边的这条小路,你快去找她吧。”
  黑风岛主道:“你当真没有骗我?”
  厉赛英道:“你不相信,那就算了。你的家人张弓也正在这条路上呢,你大可以去看一 看,用不到一个时辰,就可以见着他了,他会证实我的话的。”
  黑风岛主回过了身,厉赛英
 

 
分享到:
吕布死得窝囊只为一个女人
《水浒》英雄为何多爱虐杀多情女郎
揭秘明朝首富沈万三的发家之路
伏羲画卦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三字经12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