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三十九回 宿怨未消多险阻 私心竟欲夺良缘

第三十九回 宿怨未消多险阻 私心竟欲夺良缘

时间:2013/9/21 8:11:53  点击:1822 次
  公孙璞心里明白,这个青袍老者,就是宫锦云的父亲,亦即是江湖上令人闻名丧胆的大 魔头黑风岛主宫昭文了。
  这刹那间公孙璞不由得心乱如麻,想道:“奚大哥伤在他的手下,死生未卜,偏生他又 是锦云的父亲,却叫我如何对付他才是?”
  心念未已,这青袍老者已经站在他的面前,直上直下的向他打量,冷森森的目光,瞧得 公孙璞也不禁有点心里发毛。
  问题已不在于公孙璞要如何对付他,而是他要对付公孙璞了。
  公孙璞给他寒冰利剪般的目光瞧得心里着慌,却不知黑风岛主接触到他的目光,也是不 由得心头一震。
  公孙璞的目光精华内蕴,黑风岛主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就知道这个少年身具上乘的 内功。
  黑风岛主不觉吃了一惊:“这少年年纪轻轻,内功的根底倒似甚为深厚,他不会就是公 孙璞吧?”
  公孙璞沉住了气,说道:“老丈有何指教?”
  黑风岛主道:“你的功夫很不错啊。尊师是哪一位?”
  公孙璞道:“晚辈练的不过是庄稼汉的把式,三脚猫的功夫。说出来怕辱没了家师的名 字。”
  黑风岛主“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何人?”
  公孙虞诈傻捞懵,说道:“我是个过路的人。老丈,你呢?”
  黑风岛土冷笑道:“我是勾魂使者,谁碰上我谁就倒霉!”
  公孙璞道:“我有一位姓奚的朋友,不知你老曾否碰上?”
  黑风岛主道:“碰上了,他已经给我一掌打死了啦!”
  公孙璞不觉咬了咬牙,忍不住说道,“黑风岛主,你与他无冤无仇,因何下此毒手?”
  黑风岛主哈哈大笑:“老夫杀人,从来不问因由!嘿,嘿,哼,哼!你知我是谁人,却 还故意问我,这就是死罪一条!快把你的姓名来历报上,或许老夫还可网开一而,法外施 恩!”
  公孙璞冷笑道:“你好好的问我,或许我还会说给你听。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任人欺 侮!”
  黑风岛主面色一变,说道:“你不告诉我,难道我就没法知道了吗?看掌!”声出掌发, 突然就是一掌向公孙璞打下来!
  公孙凌早有准备,一招“大衍八式”,挥掌还击,招数是桑家的“大衍八式”,用的却 是明明大师所授的内功心法。
  只听得“篷”的一声,公孙璞倒退三步,但黑风岛主却也不禁身形一晃!
  黑风岛主抬眼一看,只见公孙璞面色如常,并无中毒的迹象,不由得骇然暗惊,茫然莫 解。
  黑风岛主自视极高,对付一个后生小子,当然不会一上来便即使用全力,但虽然没有使 用全力,他那一事亦已是用了八成功力再加上毒功,因为他看出了公孙璞内功颇有根底的缘 故。
  在黑风岛主一掌向公孙璞打下去的时候,他定以为公孙璞不死亦必重伤。哪知双掌相交, 对方非但不死不伤,连跤也没有摔!
  非但如此,他自己反而给公孙璞的掌力震得晃了一晃,而且连对方的家数也未看得出来!
  黑风岛主在海外苦练了二十年,自信功力足可与当世的一流高手如笑傲乾坤、武林天骄、 蓬莱魔女等人抗衡,不料如今和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对掌,竟然给他震得晃了一晃,虽然只 是晃了一晃,他这—惊已是非同小可了!
  而更令得他惶惑的是:他竟然连对方的家数也未看得出来。
  要知黑风岛主见多识广,各家各派的武功,他只须看上一眼,便知来历,怛如今他却不 知公孙璞使的哪一门武功。
  原来公孙虞的“大衍八式”,乃是桑家的不传之秘,是公孙璞的外祖父桑见田生前刻在 石室之中的。这套“大衍八式”只有公孙璞的母亲桑青虹知道,桑青虹传给了他的师父耿照 (事详《挑灯看剑录》),此外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黑风岛主和公孙璞的父亲公孙奇虽然是好朋友,但公孙奇却不知道,他当然是更不知道 这套“大衍八式”的来历了。
  而公孙璞所用的内功,乃是明明大师所授的佛门内功心法。明明大师练成了内功心法之 后,从未曾在江湖上用过,黑风岛主当然也不知道。
  黑风岛主茫然不解,一怔之后,心里想道:“莫非我又走了眼了?这小子不是公孙璞?” 随即又想:“这小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本领,用不着再过十年,只怕他的武功就要远胜于 我!管他是不是公孙璞,杀了他再说!”
  杀机一起,黑风岛主喝道:“好小子,再接我的一招!”
  身形疾掠,兔起鹘落,黑风岛主扑上前来,话犹未了,手上的青竹杖已是向公孙璞点去!
  黑风岛上的独门点穴手法也是厉害无比的,他能够在一招之间,点对方的七处穴道,而 且能伤对方的奇经八脉!
  公孙璞喝道:“好狠的点穴功夫!”避过杖头,一掌便击下去!
  原来公孙璞自幼得三位当世的武学大师传授武功,在点穴方面,是蓬莱魔女的父亲柳元 宗传给他的“惊神指法”,这套指法,是当世至高无上的点穴功夫。一理通,百理融,故此 黑风岛主的独门点穴手法虽然厉害,却也奈何不了他。他一看就知道了对方是要点他哪几处 穴道了。
  不过,公孙璞却没有用点穴功夫还击,他一避开杖尖,便即一掌击下,使的仍然是明明 大师所授的佛门内功。
  可是他这样应招却难免吃亏了,黑风岛主的功力远胜于他,这一次已是用上了全力,公 孙璞一掌击下,黑风岛主竹杖一挑,登时就把公孙璞摔了一个筋斗!
  但公孙璞虽是吃亏,但也有个好处,因为如果他用柳元宗所授的“惊神指法”的话,难 免给黑风岛主识破。如今他仍然用明明大师秘传的内功心法,黑风岛主无法猜出他的来历。
  黑风岛土的那根青竹杖是件宝物,可是虽没给公孙璞打断,却也裂开少许,因而黑风岛 主本人也不禁心头一震。
  黑风岛主冷笑道:“好小子,看你还跑得了吗?”
  公孙璞跌倒地上,正自一个“鲤鱼打挺”要跳起来,黑风岛主已然赶到,眼看手起杖落, 公孙璞即将性命不保!
  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宫伯伯,住手!”
  厉赛英笑嘻嘻的从树林里钻出来了。
  黑风岛主吃厂一惊,说道:“厉姑娘,你怎么也在这儿?他是谁?”
  厉赛英道:“宫伯伯,你怎么打起我的朋友来了,我就是和他一道来此的呀!”
  黑风岛主道:“哦,他是你的朋友?那你刚才躲在那儿,为何不和我说?”
  厉赛英笑道:“我是想看看他的功夫呀!宫伯伯,他的功夫不错吧?”
  黑风岛土“哼”了一声,说道;“不错,很不错!他叫什么名字?” 厉赛英道:“他叫耿除奸,宫伯伯,他可没有得罪你呀,你为什么要杀他呢?”
  公孙璞听得厉赛英胡乱给他捏造一个名字,心里好笑,却也只好默认。忽地心念一动, 想道:“我的小名叫做去恶,这是我妈给我起的,外人绝不会知道。这个厉姑娘给我捏造的 名字叫做‘除奸’,‘除奸’和‘去恶’刚好相对,难道她不是胡乱捏造,而是颇有深意的 吗?”
  黑风岛主眉头一皱,说道:“你这个朋友的名字好古怪!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不杀他, 但你们必须和我说个清楚!”
  厉赛英噘着小嘴儿道:“什么事呀,宫伯伯你这样凶?好,请问吧!”
  黑风岛主指着公孙璞和厉赛英说道:“我昨日打伤了一个人,他说这个人是他朋友,你 知道吗?”
  厉赛英道:“知道什么?”
  黑风岛主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人又是什么人?”
  公孙璞怫然道:“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要说谎话?”
  厉赛英却笑道:“知道。这个人是百花谷的少谷主奚玉帆。说得确切一点,这位奚少谷 主本来是我的朋友,不过,既然是我的朋友——那也就当然是他的朋友了。”
  话中之意,即是说她与奚玉帆认识在前,公孙璞只是由于她的关系,方始和奚玉帆交上 朋友的。这话一方面给公孙璞开脱,一方面又显示了她与公孙璞的关系非比寻常。
  厉赛英一口说出了奚玉帆的来历,公孙璞也觉得有点惊异,心想:“这位姑娘年纪轻轻, 江湖上的事情和人物,她倒是知得不少。”心里虽然不高兴厉赛英为他说谎,但却也是当然 不便揭破她了。
  黑风岛主道:“好!这位姓奚的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就必须问个明白了。这人曾经亲 口对我说过,他是和小女同住在一家客店的,你们可也是住在那家客店?”
  厉赛英抢着答道:“这倒不是,我们有我们一对,他们有他们一对,各自走的。”说话 之际,双颊微红,说完之后,羞涩一笑。
  公孙璞眉头一皱,心里想道:“这小姑娘也未免太会装模作样啦。如此一来,没的却叫 这黑风岛主胡乱猜疑了。”
  黑风岛主果然起了猜疑,心里想道:“莫非我这宝贝女儿喜欢的不是公孙璞,却正巧就 是给我打伤了的那个奚玉帆么?不过,我也暂且不管这些,先得知道云儿的下落。”
  于是黑风岛主便接着问道:“虽然你们不是住在一家客店,但你既然知道小女是在此地, 想必也知道她的去处吧?”
  厉赛英毫不踌躇,马上笑道:“当然知道。锦云姐姐是要往金鸡岭去的,而且我知道她 走的哪一条路呢!”
  黑风岛主大喜道:“快告诉我,哪一条路?”
  厉赛英用手一指方向,说道:“就是西边的这条小路,你快去找她吧。”
  黑风岛主道:“你当真没有骗我?”
  厉赛英道:“你不相信,那就算了。你的家人张弓也正在这条路上呢,你大可以去看一 看,用不到一个时辰,就可以见着他了,他会证实我的话的。”
  黑风岛主回过了身,厉赛英巴不得他早走,心里正自欢喜,不料黑风岛主忽又站着,回 过头来。
  厉赛英吃了一惊,只听得黑风岛主说道:“对啦,我忘了问你,你和这姓耿的小子又是 什么样的朋友?”
  厉赛英刚才给公孙璞捏造了一个“耿除奸”的名字,黑风岛主口中所说的“这姓耿的小 子”当然就是指公孙璞了。
  厉赛英双颊晕红嗔道:“宫伯伯,你查根问底干吗?难道你还不明白?”
  黑风岛主正色说道:“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非查根问底不可!”原来他的心里是在想: “若然这小子和她仅是朋友,那我还是非要把这小子杀掉不可!”
  厉赛英佯嗔说道:“你一定要问,我只能这样对你说了。我、我也不知道和他是什么样 的朋友,爹爹叫我将他带回明霞岛去和他见面,你要知道,你回去问我爹爹吧。”
  黑风岛主吃了一惊,暗自想道:“如此说来,这小子竟是明霞岛主看中的女婿了。当真 如此,我倒是不能动他了。”
  黑风岛主“哼”了一声,沉声说道:“我打伤厂你们的朋友奚玉帆,刚才耿老弟好像要 找我算帐,因此我还是要问个清楚,耿老弟,你还打算不打算给你这位朋友报仇?”
  厉赛英连忙摇手示意,公孙璞却是忍不住气,说道:“你若是打死了我的朋友,我现在 报不了仇,将来也还是要报仇。”
  黑风岛主冷冷说道:“他伤在我的七煞掌下焉能活命?好,那么,咱们这个仇是结定的 了!”
  厉赛英却忽地噗嗤一笑,黑风岛主道:“你笑什么?”厉赛英道:“宫伯伯,你也未免 太自负了,我不信你那一掌就真的打死了他,你是见他当场毙命之后才走的么?”
  黑风岛主道:“他倒是没有当场毙命,不过他受了我的七煞掌,即使还能苟延残喘,也 绝不能再活一个月!”
  厉赛英笑道:“你忘了我爹爹能解你的七煞掌之毒吗?侄女虽然学不到家,料想也还可 以救得奚少谷主一命!”
  黑风岛主登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哈哈笑道:“很好,你救活了他,耿老弟也用不着向我 报仇了,咱们这段梁子算是解了。”
  黑风岛主走了之后,公孙璞满腹疑团,说道:“厉姑娘,有两件事情,我要问你,请你 和我说实话。”
  厉赛英笑道:“你怀疑我哪两件事情说谎了。”
  公孙凌道:“你指那一条路给黑风岛主,这是不是骗他的?”
  厉赛英道:“不是。”公孙璞吃了一惊,说道:“锦云真是走那一条路,那你告诉了她 的爹爹,这,这——”
  厉赛英“噗嗤”一笑,说道:“你急什么?你忘记了我那匹坐骑,我已经交给了张弓, 叫他拿去送给你的锦云姐姐么?”
  公孙璞瞿然一省,说道:“不错,锦云骑着马走,她的爹爹想必是追不上她的了!”
  厉赛英笑道:“我这匹坐骑乃是日行千里的骏马,黑风岛主轻功再好,也是望尘莫及。 所以你现在也不必着急了,黑风岛主追不上她,你亦同样追不上她,到了金鸡岭,你们自然 就可见着。”
  公孙璞道:“锦云没有危险,我自是无须急于见她。我、我——”
  厉赛英道:“你怎么样?对啦,你只说了一件事情,还有一件又是什么?”
  公孙璞道:“你说你能治七煞掌之伤,这可是真的?”
  厉赛英道:“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是骗黑风岛主的吗?”
  公孙璞喜道:“厉姑娘,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厉赛英道:“你是要请我去教治你的朋友——百花谷的奚少谷主?”
  公孙璞道:“正是,你不是说他本来也是你的朋友吗?”
  厉赛英道:“怎么你又不怀疑我是说谎了呢?”
  公孙璞怔了一怔,说道:“原来你井非认识奚玉帆的?”
  厉赛英道:“对啦。不过,我也不是完全说谎,我认识他的妹妹,前几天我还碰见过她 呢!”
  公孙璞又惊又喜,说道:“你认识奚玉瑾?我听得玉帆说过,他们兄妹二人是在洛阳韩 家出来之后分手的,他的妹妹说是要回家去,可是玉帆却怀疑妹妹未必真的回家,你是在哪 儿碰上她的?”
  厉赛英道:“前几天在前面的柳河镇上碰上她,她和一个少年男子在一起。”
  公孙璞道:“柳河镇?这倒是前往江南必经之路。可是那男子又是谁呢?”心想:“谷 啸风是和我在一起押运宝车的时候出事的,该不会是谷啸风吧?”
  厉赛英道:“是江南武林盟主文逸凡的掌门弟子辛龙生。告诉你实话吧,我只认识辛龙 生,是见了辛龙生,才认识奚玉瑾的。”
  公孙璞诧道:“这就奇怪,她为什么和姓辛的在一起?”
  厉赛英笑道:“你也太好管闲事了,她为什么不能和辛龙生一起?这关你什么事?”
  公孙璞不想谈沦别人私事,说道:“好,咱们还是说正经的吧,你肯帮我这个忙,治好 奚玉帆的伤么?”
  厉赛英笑道:“你对朋友倒很热心,不过——”
  公孙凄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厉赛英笑道:“我并不足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这次我帮忙你免遭黑风岛主的毒手,都是 为了锦云姐姐的缘故。”
  公孙璞道:“教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厉赛英道:“帮忙可以,你怎样报答我?”
  这—问倒把公孙璞问住了,他是个忠厚老实人,可从没想过帮忙朋友要望报答的。
  公孙璞想了一想,说道:“日后,你若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话,我舍了这条性命,也必定 给你做到。”
  厉赛英道:“我用不着你这样报答,我也不会有什么要你舍命帮忙的事情。”
  公孙璞呆了一呆,说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想我怎样报答?”
  厉赛英道;“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公孙璞道:“什么事情?”
  厉赛英笑道:“我现在还没有想起,待我想起了再和你说。”
  公孙璞迟疑半响,讷讷说道:“这个,万一我是做不到的呢?”
  厉赛英道:“你大可不必顾虑,第一、我不会要你做违背于侠义道的事情;第二、这件 事情,一定是你力之能及的。”
  公孙璞所顾虑的正是这两个问题,厉赛英识穿他的心事,一开口就解除了他的顾虑。公 孙璞喜道:“好,既是这样,我当然可以答应你。”
  厉赛英道:“好,那么现在咱们可以去百花谷了,不过这样一来,你就要迟些时候才能 见到锦云姐姐了,你愿意吗?”
  公孙璞面上一红,说道:“厉姑娘休要取笑,我当然是应该陪你往百花谷。”心思: “锦云到了金鸡岭,不见我来,当然是难免等得心焦,但到她明白之时,想必她也不会怪我 失约。”
  厉赛英钻进林子,把那玄铁宝伞取了出来,说道:“好,那就走吧。”一面说话,一面 把这把玄铁宝伞递给公孙璞。
  公孙璞道:“这把伞我是已经送给了你的。”
  厉赛英“噗嗤”一笑,说道:“傻子,你以为我当真要你的宝物吗?我只是为了不让黑 风岛主知道你是公孙璞罢了。”
  走了一程,厉赛英忽又笑道:“我刚才和黑风岛主所说的话,许多地方你都怀疑我是说 谎,但有一句话,你却还没有问我是真是假呢?”
  公孙璞怔了一怔,说道:“哪一句话?”
  厉赛英道:“我说要把你带回家去见我的爹爹。”
  公孙璞笑道:“这句话我不用问你,也知道你是有意骗黑风岛主的了。”
  厉赛英侧目斜睨,淡淡说道:“是吗?但或许是真的呢?”
  公孙璞笑道:“厉姑娘,你真会开玩笑!”
  厉赛英道:“为什么你以为我开玩笑?”
  公孙璞道:“令尊又不认识我,甚至恐怕根本就不知道有我这个人,怎会要你带我去见 他呢?”
  厉赛英道:“那你猜我为何出来的?”
  公孙璞道:“我猜多半是和锦云一样,私自逃跑出来的。”心想:“她们都是一样的淘 气,想必我没有猜错。”
  厉赛英道:“如果我说,我是爹爹特地差遣出来,要我找着你这个人,把你带回去的, 你信不信?”
  公孙璞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哪有这个道理!厉姑娘,请你别再老是和我开玩笑 啦。”
  公孙璞哪想得到,厉赛英这次说的句句是真,一点也不是和他开玩笑的。
  厉赛英微感失望。暗自思量:“他以为我是和他开玩笑,他的心里当然是不愿意跟我回 去的了。我纵然可以叫他遵守诺言,跟我回去,但这又有什么意思?”想至此处,心中不觉 苦笑:“看来这一次我又是输给锦云的了。”
  五年前的往事重现心头,那年厉赛英和父亲到黑风岛作客,宫锦云天天陪着她玩,两人 一般年纪,甚是投机。
  但也正因为她们都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又是同样给父母娇纵惯的,因此有时也就难免 发生彼此各不相让、争强斗胜的事情。
  有一次宫锦云笑她不会打扮,像个乡下姑娘。宫锦云是曾经跟随父亲到过陆上的,厉赛 英却从未离开过明霞岛,不知道“乡下姑娘”是怎样的人,只是从宫锦云的神情语气之中, 懂得这是轻视她的意思。
  宫锦云一张小嘴甚为刻薄,知道她不懂,指着小溪里游水,的一只鸭子给她看,说道: “乡下姑娘就是像一只丑小鸭一般,这你懂了吧?”气得厉赛英哭了一场。
  又有一次,宫锦云和她比试功夫。厉赛英输给了她,宫锦云大为得意,厉赛英也是个好 胜的小姑娘,忍不住就说:“你爹爹练成了七煞掌都亏得我爹爹的帮忙,你神气什么?”这 件事后来给宫昭文知道了,把女儿责骂一顿,气得宫锦云也哭了一场。但厉赛英因为比什么 都输给了她,心里当然也是十分不舒服。
  当然小孩子是不会记恨的,这些小事也并没有影响她们的友谊。不过,厉赛英虽没记恨, 这两件事情她却是忘不了的,总想着有一天要胜过宫锦云。
  女儿的心事总是瞒不过父母的,有一天她跟父亲练一套金霞掌法,练得没精打采,她的 父亲皱了皱眉,接着笑道:“你不是想胜过锦云姐姐么?这也并不难啊,只要你练成功这套 金霞掌法,就可以胜过她了,不过你可得多用点心才行。”
  厉赛英仍是闷闷不乐,说道;“招数上胜过她也没用。爹,我是不是生得很丑?”明霞 岛主笑道:“谁说我的女儿长得丑?”
  厉赛英道:“宫锦云说的,她说我是丑小鸭!”明霞岛主哈哈笑道:“你自己都不知你 长得多美呢!不但美过她,我见过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好看。”
  厉赛英道:“我不相信,除了锦云姐姐,我又没有见过第二个女孩子。”
  明霞岛主哄她道:“好,只要你练成了武功,我就让你到中原去开开眼界,那时你就知 道我不是骗你的了。”
  一晃几年,厉赛英几乎都忘记这件事了,有一天她的父亲和她说道:“赛英,你今年十 九岁了,是不是?”厉赛英道:“是又怎样?”忽然想起昨晚爹娘闲话家常,她无意间听到 的几句话,母亲说:“赛英今年十九岁了啊,你做爹爹的为什么老是不放在心上?也该给她 找个婆家了呢!”父亲说:“我正是在为着此事伤神呢,不知谁配得咱们的女儿?总不能让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母亲笑道:“你是老王卖瓜,自赞自夸。”父亲哈哈笑道:“什么自赞自夸,咱们的女 儿,你不是也有一份的吗?”
  厉赛英想起昨晚偷听到的这几句话,不禁面上一红,心道:“莫非爹爹是要和我找婆家 了?”她对外面的事情毫无所知,但一个女孩家长大了就要嫁给男人,这却是不用父母说她 就知道的,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可羞之事。
  岂知她的父亲说出话来,却并不是她想的这回事。明霞岛主说道:“你十九岁了,算得 是成人了。你的功夫虽没大成,但也总可以比得上你的锦云姐姐了。你不是想胜过她吗?要 不要试一试?”
  厉赛英笑了起来,说道:“爹,亏你还记着这件事。我和她现在都是长大了,怎还好意 思找她打架。”
  明霞岛主笑道:“我不是要你和她打架,我给一个难题与你,你做得到就是压倒了你的 锦云姐姐了,很好玩的,你干不干?”
  明霞岛主行事怪僻,不过做女儿的是不知道父亲不同于常人的。她只觉爹爹像她一样的 “孩子气”,很是好玩,便兴致勃勃地说道:“好呀,爹爹,你说说看。”
  明霞岛主说道:“锦云有个未婚夫名叫公孙璞,不过他们是未见过面的,现在你的宫叔 叔正在要他的女儿去找这个人呢。”
  其实宫锦云乃是瞒着父亲私逃,明霞岛主厉擒龙以为她是黑风岛主叫她去的,这只是他 的猜测而已。
  厉赛英听了父亲的话,莫名其妙,说道:“锦云姐姐有了婆家,那很好呀。可是这和咱 们又有何干?”
  明霞岛主说道:“我要你和她暗中赌赛。”厉赛英道:“赌赛什么?”
  明霞岛主道:“你记得吗,我答应你在功夫练成之后,就让你到中原去开开眼界的。现 在你可以去啦,我希望你找着那个公孙璞,将他带回来见我。这样,宫锦云想做而不成功的 事,给你做到了,你不是赢了她吗?”
  厉赛英摇了摇头,说道:“爹,你是要我抢锦云姐姐的丈夫,我不干!”
  明霞岛主笑道:“你可以当作是开玩笑呀,谁要你抢她的丈夫?不过,如果将来你当真 喜欢上那个小伙子的话,要嫁给他我也可以给你作主,谅黑风岛主也不敢奈何你的。”
  厉赛英心想:“我受过她的气,和她开开玩笑,气气她也好。”于是说道:“好,那么 说好了我只是开玩笑的,可是我又不认识那个公孙璞,怎能引他回家。”
  明霞岛主说道:“我早已打听得清楚了,我所知道的事情,黑风岛主都还未知道呢。” 当下将他所打听到的,关于公孙璞的一切事情,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都告诉了女儿。
  厉赛英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人却是十分聪明的,不觉起了疑心,说道:“爹,为什么 你对这个公孙璞如此留心?不会仅仅是为了帮忙我和宫锦云姐姐开玩笑吧?你不告诉我真正 的原因,我也不开这个玩笑了。”
  明霞岛主这才把真话说了出来,道:“英儿,你只知道我帮忙过宫叔叔练七煞掌,却不 知道他也帮忙我练过内功。我和他的内功是同一路子,并非正宗内功,练到了最高境界之时, 只怕难免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公孙瑛曾得到当代的三位武学大师传授正宗的内功心法,我要 是得到他的内功心法,并不是要他这个人。当然,如果你要他的话,那又另当别论。这件事 于你于我都有好处,所以真正说来,你还不能当它是开玩笑的啊!”
  此际,在公孙璞以为厉赛英是和他开玩笑之时,厉赛英不禁微感失望,心里想道:“他 是念念不忘锦云姐姐,当然我可以叫他遵守诺言,跟我回去,但我总不能拆散他们,将来他 们见了面,说起这件事情,我岂不是更难为情?”
  厉赛英独自在江湖上行走已是半年有多,不似从前那样丝毫不通人情世故了,因此也就 难免有所踌躇了。
  可是,正如她父亲所说那样,这并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是要帮忙她的父亲解除走火入 魔的危险的,鱼儿已经上了钩,又要放走吗?正是:
  忍把探情当儿戏,莫教悔恨到红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古代哪些女人倡导性解放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 (唐)王之涣
爱因斯坦
小红帽7
李师师为何宁当妓女也不做皇妃
唐朝女性精神出轨成时尚
望天门山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