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雷电 >> 第五十四回 悲欢离合

第五十四回 悲欢离合

时间:2013/9/20 0:31:51  点击:1886 次
  轰天雷正在遭受七名武士的围攻,当中最厉害的一个就是那天在秘魔崖上曾经和他交过手的那个蒙古武士卜钦罕。还有许多“王府”的武士,正从四面八方赶来。
  轰天雷奋起神威,陡地一声大喝,砰的一拳,打断了一名武士的肋骨、腾的飞起一脚,又把一名武士踢出三丈开外。另外几个武士给他神威所慑,一时间竟是不敢扑上,不约而同的退了一步。
  可是那个武功最高的卜铁罕,却趁着这个时机,施展他拿手的摔角本领,从背后一抓抓着轰天雷,举过头顶。
  正在他要用“肩车式”摔晕轰天雷的时候,只觉微风飒然,耿电与黑旋风从两翼扑上。
  轰天雷双臂一振,坚逾钢铁,卜钦罕扳不平他的身子,连忙就摔出去。那知这一摔却摔不倒轰天雷,轰天雷脚跟一着地,反手就是一拳。他虽然给转得有点头晕眼花,这一拳可还打得委实不轻。
  小钦罕本来想用轰天雷来抛掷风电二人的,不料反而吃了一拳。说时迟,那时快,耿电以迅捷无比的手法,一招之间,遍袭四名武士,令他们乱作一团,不能照应,黑旋风抢上去就打卜钦罕。
  卜钦罕吓得慌了,叫道:“你们赶快来啊!”危急关头,又使出他的摔角绝技。他和轰天雷黑旋风都是曾经交过手的,知道黑旋风的内力虽然比不上轰天雷,身法却是溜滑得多,这一抓本是只图吓阻敌人,不敢希望将他抓着的。一抓之下,忽听得黑旋风叫道:“啊呀不好,老子要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竟然一抓就抓着了。
  卜钦罕大喜,心想:“你的内力不如轰天雷,不信摔你不倒。”心念未已,突然胁下一麻,又是一个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原来黑旋风是故意让他抓着,乘机点了他胁下的麻穴。
  轰天雷道:“见着云姑娘没有?”黑旋风道:“听说她回和林去了,咱们回去再探虚实。”
  此时大批武士已从四面赶来。轰天雷喝道:“谁想送命的就来,你们瞧着!”把手一扬,两枝蛇焰箭同时射出,一支射上天空,但另一枝却是向着天凤楼的墙基射去。
  只听得“轰隆”一声,天凤楼下面的墙壁塌了一角。原来轰天雷早已在墙基下埋了火药,这支蛇焰箭是把火药引爆的。
  轰天雷凌铁威的曾祖凌振擅于制造火炮,当年曾为梁山泊立下不少功劳。轰天雷和他的曾祖的绰号相同,不过凌振之号你“轰天雷”是由于他擅用火器,而凌铁威则是由于他的脾气火爆。凌铁威在使用火器方面,远远不及他的曾祖,即使比他的父亲凌浩也是大有不如。但虽然如此,他毕竟还是秉承家学、并不外行。炸毁天凤楼的一角,在凌家的“家学”中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天凤楼塌了一角,浓烟烈焰登时冒起。众武士这一惊非同小可,纷纷逃避。一个小队氏叫道:“不好,郡主还在楼上,快快救她出来!”
  幸好天凤楼只是塌了一角,楼高五层,上面尚无影响。但二楼业已着火焚烧,王府的人纷纷出来救人,也就无暇理会黑旋风他们了。
  那妇人抱住“郡主”,重在屋顶出现,一手执着一条长绳。师法杨浣青软鞭缠树的故智,长绳一抖,搭上对面那棵大树的树梢,抱着一个人竟也捷如飞鸟般的溜过去。她下得树来,喝道:“郡主没事,你们快迫奸细。”
  “郡主”虽然“没事”,但她是给黑旋风用独门手法打着穴道的。那妇人虽然武学深湛,一时间也还未能给她解开穴道,这种重手法点穴,倘若过了一个时辰,仍未能够解开,对身体甚有伤害,那妇人必须以本身真力,为她推血过宫。是以她逃出了天凤楼之后,也就不能去追黑旋风他们了。
  四面八方而来的武士虽多,但一大部分忙于救火,又没有一流高手主持,要想拦阻他们四人,那可并不容易了。
  轰天雷奋起神威,每一掌劈将出去,都是隐隐挟着风雷之风。他在前面开路,耿电则以迅捷无伦的手法,“王府”的武士和他距离稍近,他便倏的窜出去点他们的穴道。杨浣青也很不弱,银丝鞭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转瞬间也打翻了几个武士。银丝鞭打着之处,都是对方关节要害,打翻的那几个武士疼痛难当,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叫。随后追来的那些武士见此情形,不由得也给吓住了。
  众武士不敢迫近,但还是锲而不舍。花树丛中,假山洞里,或射来冷箭,或伸出挠钩,地上还撤下绊马索,叫他们防不胜防。
  黑旋风等人且战且走,忽地只见三处起火,一处是在后院,两处是在园中、黑旋风喝道:“金鸡岭和祁连山的好汉全都来了,你们的‘王爷’都已身自是难保,你们还要给他卖命么?”
  金鸡岭是北五省绿林首领“蓬莱魔女”柳清瑶的山寨,祁连山则是青龙帮帮主龙沧波的总舵,这两处也是义军势力最大的地方,足以令金国官兵听名胆丧的“王府”的武士当然不是普通官兵可比,但闻得黑旋风这么说也是不禁大吃一惊,不知是真是假。有的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一面分出入去救火,一面分出人去保护“王府”内眷。这么一来,更是难以阻拦他们,不多一会,黑旋风等人已是杀出后园。
  其实那有什么金鸡岭和祁连山的好汉,连黑旋风也不知放火的是什么人,暗暗纳罕。
  就在他们冲出园门的时候,在内院救人的武士已经有人出来叫道:“大家不用慌,只不过是‘奸细’放火,并无大伙强盗。”那武士队长喝道:“调弓箭手来,快马捉擒这几个小贼!”
  黑旋风只道还有一场大厮杀难以避免,忽听得呜呜的号角声,非但弓箭手不见调来,那些武士也有大半撤退了。原来此际正是李思南、笑傲乾坤和武林闹“高手大会”之际,完颜长之不能不把“王府”的兵力集中去对付他们。
  出了“王府”后园,没多远是一条狭长的小巷,小巷的另一头可通三处横街。大约还有十多骑“王府”武士追来,一踏入这条狭长的小巷,只见巷中堆满运煤的大车,好不容易清理了这些煤车,黑旋风等人早已不见踪迹。那个小队长在小巷的出口处踌躇片刻,挥手说道:“咱们还是回去吧。”要知他只有十多个人,倘若分为三处追捕敌人,只怕“捕盗”不成,反而自身性命难保。
  原来这些煤车乃是丐帮的布置,那三处火头也是丐帮的弟子混人王府点燃的,黑旋风等人进了小巷,便已得到丐帮接应了。
  他们上了一辆没有装煤的空车,穿过横街小巷,跑了一程,后面已是不见追兵。
  驾车的那个丐帮弟子问道:“这个鞑子俘虏如何处置?”要知他门是回到丐帮的总舵去的,丐帮的总舵在什么地方是决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因此他这一问的意思,实际是在提醒黑旋风,倘若没有必要留着俘虏的话,不如就在半路将他杀了。
  卜钦罕虽然不知丐帮的禁忌,但也听得出对方的语气对他甚是不妙,不由得心里一凉:“想不到我堂堂一个金帐武士,糊里糊涂的死在异邦。”
  只听得黑旋风哈哈一笑,说道:“他是我请来的客人,咱们自该以礼相待。”当下便即解了卜钦罕的穴道,陪礼说道:“卜大人,累你受惊了!”
  这一下大出卜钦罕意料之外,怒声说道:“我是你的俘虏,你要杀便杀,何必戏弄?”
  黑旋风正容说道:“适才之事,我实是迫于无奈,请恕冒犯。我们怎敢把你当作俘虏看待?”
  卜钦罕惊疑不定,瞪眼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爽爽快快说吧!”
  黑旋风说道:“刚才我们寡不敌众,为了要闯出‘王府’不能不请卜大人陪伴我们。其实卜大人是贵国有名的好汉,我们也早已佩服。论真实的本领,说句实话,我即使未必输给大人,最多也只能打个平手。卜大人刚才一时失手,那也是‘王府,的那班武士大不济事,以致卜大人受了连累之故,请莫介怀。我门中国有句老话,叫傲英雄重英雄,好汉惜好汉,卜大人若不嫌弃,我倒想与卜大人攀交攀交呢。”
  蒙古武士的习惯一般都是佩服本领比自己高强的人的,黑旋风把这顶高帽让卜钦罕一戴,让他不致失了面子,不由他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又是心里暖烘烘的浑身都感到舒服。连忙说道:“风大侠,你太抬举我了。你门几位本领都比我强,我输在你们的手里,心服口服。你要如阿处置,我都没有怨言。”
  黑旋风笑道:“别提‘处置’二字,我本是请你傲我的客人的.不过恐怕贵国国师对你起疑,我门只好留下一个交情了。你就在这里下车回去吧!”
  卜钦罕想不到黑旋风竟肯如此轻易的放他回去,呆了一呆说道:“你有什么要我傲的,请吩咐吧!”
  黑旋风笑道:“朋友相交以诚,倘若我是要利用你的,那我不变成卑鄙的小人么?卜兄尽管放心国去。”
  卜钦罕只道他必定有什么交换的条件,听了这番说话,不觉大为感动,说道:“风大侠,你真不愧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多谢你把我当作朋友,我也深感荣幸能够结交你这样一位朋友。对朋友我可不能不说真话了。凤兄,你是为了我们公主才冒险闯进‘王府’的吧。”
  黑旋风叹道:“可惜找她不着。”
  卜钦罕道:“风兄,我告诉你确实的消息吧,公主三天前已经离开‘王府’,回和林去了。”
  黑旋风虽然听得那妇人说过云中燕不在‘玉府’,但仍是半信半疑,此际听得卜钦罕也是这么说,可不由他不相信了。说道:“那何以龙象法王和你们还在此地?她是单独回去的吗?”
  卜钦罕道:“她是我们的钦使木华黎将军送她回国的。龙象法王为了要与完颜长之主持今日的这个‘高手大会’,是以和我门这几个人要迟几天方能动身。”
  希望变成泡影,黑旋风的难过可想而知。但他还是强抑住心里的悲痛,向卜钦罕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卜钦罕继续说道:“风兄,我知道你喜欢我们的公主,我们的公主也喜欢你。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个消息令你失望的。可是我又怕你不肯死心,还要冒险,所以不能不告诉你。据我所知,完颜长之已经请来几名高手,听说本领都是不在他之下。今后‘王府’的防卫也只有更为森严,风兄,你们可不能再次冒险了。”
  黑旋风道:“完颜‘郡主,那个师父是谁,想必就是你说的那些高手之一吧?”
  卜钦罕道:“不错。但她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接着说道:“风兄,我回到和林,说不定还有机会见到公主,你有什么话要我告诉她吗?”黑旋风叹口气道:“我只要她知道我是在想念她那就够了。”
  卜钦罕道:“好,我一定把这片痴情带回去给我们的公主。蒙古民间有句俗语说:绳缰困不住骏马,乌云遮不住太阳。你们真心相爱。总有一天就会雨过天晴。”
  杨浣青赞道:“好,这两句话说得真好。”黑旋风苦笑道:“但愿如你所言。”
  卜钦罕走后,众人都是为黑旋风感到难过。耿电岔开话题,说道:“这个蒙古武士倒是不错,初时你要放他,我还不以为然呢。”
  黑旋风道:“我曾听得云中燕谈过他的,说他为人还算耿直,那天在秘魔崖上,他也肯听云中燕的话,所以我敢于冒险一试。”说至此处,不觉又想起了云中燕来。遥望云天,不知云中燕已离开他儿千万里?心头一片怅惘。
  回到丐帮总舵,帮主陆昆仑出来迎接,说道:“李大侠和檀大侠都已来了,还有一位你们意想不到的客人呢。”
  杨浣青道:“你说得这样郑重,想必是一位大有来头的客人了,是谁?”
  陆昆仑笑道:“是和你的师父齐名的笑傲乾坤华谷涵,华大侠!”
  杨浣青大喜道:“原来是他老人家来了,我的师父常常提起他的,可我还没有贝过。”一阵欢喜过后,不觉又有点黯然神伤的和陆昆仑说道:“可惜我们不能够和云中燕姐姐一同回来。”
  陆昆仑道:“我知道。她已经回国了,是么?”
  杨浣青怔了一怔,说道:“你也知道了?”
  陆昆仑道:“是一个在‘王府’卧底的弟子把消息送出来给我的,可惜来迟一步,昨日中午才送到的。你们已经到‘王府’去了。要是来早一些,你们就不能冒这样大的危险了。”
  黑旋风强笑道:“个人的悲欢离合算得了什么,完颜长之的捞什子‘高手大会’给我们弄得冰消瓦解,这才是大快人心呢!”陆昆仑哈哈一笑,说道:“对,你说得很对。一切都该从大局着眼,这才是豪杰胸怀!”
  当下陆昆仑便即带领他们进去和李思南、武林天骄、笑傲乾坤等人见面。李思南等人业已知道云中燕回国的消息,大家部避免再提起她。
  黑旋风听他们说起怎样大闹“高手大会”的种种事情,听得眉飞色舞,连呼痛快。
  李思南道:“你们大闹‘王府’,弄得完颜长之的手下疲于奔命,帮了我们外面的人很大的忙,说起来我们还应该多谢你呢。”黑旋风笑道:“李大侠大夸奖我们了。实不相瞒,要不是有丐帮弟子接应,我们还几乎脱不了身呢。”李思南道:“对啦,我还未曾问及你们,你们在里面碰见什么高手没有?”
  黑旋风道:“我们正是碰上一个阴狠毒辣武功奇高的妖妇,想向三位前辈请教她是什么来历。”当下将适才的遭遇,从头再说一遍。
  武林天骄道:“浣儿,原来你和完颜长之的女儿交过手了。她名叫完颜壁,小时候我也曾见过她的。这丫头很有小聪明,但这件事却是弄得我也不懂了,为什么她不学家传的武功,却去另拜妖人为师,她的哥哥完颜豪倒是父亲一手调教出来的。”
  杨浣青道:“完颜豪我也曾会过,依衲看来,完颜璧的本领似乎比哥哥还强。她那师傅的武功也决不在完颜长之之下。”
  笑傲乾坤沉吟半晌,忽地说道:“你们碰上的那个女人,想必就是辛十四姑这女魔头了。”
  黑旋风道:“辛十四姑是什么人?”
  武林天骄则是吃了一惊,话道:“你说的敢情就是那个擅于使毒的辛十四姑?”
  笑傲乾坤道:“正是,你曾经会过她么?”
  武林天骄道:“二十年前,我有一个朋友,伤在她的毒针之下。我正想找她算帐,她却就此销声匿迹了。想不到现在却出现在完颜长之的王府之中。”
  李思南道:“我也只知道这女魔头之名,不知她的来历。华兄,你既然知道,那就请你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笑傲乾坤笑道:“首先我要更正你们一项错误,你们称她‘妖妇’,其实她是直到现在尚未嫁人的。”
  杨浣青笑道:“她打扮得十分妖艳,看来总有四十开外了吧,还是擦脂抹粉,像个老妖怪似的,我怎知她没有嫁人。”笑傲乾坤笑道:“你这说话,要是让她听见,包要气她半死。她一向是以美貌自负的,正由于她貌美丽嫁不了,才弄成今天的怪癖。”
  杨浣青诧道:“她既然长得美貌,为何没人要她?”
  笑傲乾坤说道:“不是没人要她,是要她的人她不喜欢;她想要的人却得不到。”
  杨浣青道:“原来如此。”
  笑傲乾坤接着笑道:“不过到了后来,却的确没人敢要她了。”
  杨浣青最喜欢听这类武林中人的奇闻轶事,听得津津有味,问道:“为什么?”
  笑傲乾坤说道:“她少年时候,恃着长得美貌,本领又好,因而自视甚高。她一个年轻女子在江湖上行走,自不免招蜂惹蝶,但那些狂蜂浪蝶碰上了她可就苦了。”
  杨浣青道:“怎样苦了?”
  笑傲乾坤说道:“不是给她杀死,就是给弄个半死不活。”
  杨浣青伸伸舌头,说道:“这样厉害!”跟着笑道:“但虽然手段狠些。那些狂峰浪蝶也是自取其咎,与人无尤。谁叫人家不喜欢他,他也去纠缠人家呢。”
  笑傲乾坤道:“到了后来,她把这样的事情当作好玩的把戏,人家不招惹她,她也去招惹人家了。有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误会她对自己有意,郑重的请了媒人向她求婚。你猜她怎么样?她把媒人杀了,这还不算,还要找上门去,把那个求婚者挖掉眼睛!”
  杨浣青咋舌说道:“这就未免太过份了,人家叫我傲小魔女,我也想像不到有这样狠辣的女魔头呢!”
  武林天骄说道:“我那个朋友就是因为多看了她两眼,险些给挖掉眼睛的。后来眼睛虽得保全,也中了她的一枚毒针,几乎丧命。”
  笑傲乾坤笑道:“不过她后来也受到报应了。”
  杨浣青道:“她喜欢的人是谁?”
  笑傲乾坤道:“是洛阳大侠韩大维,檀兄,这个人想必你会认识?”
  武林天骄道:“二十年前见过一面,听说他后来给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所伤,早已绝迹江湖了。”
  笑傲乾坤道:“韩大维的亲家谷若虚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女婿是谷若虚之子谷啸风,如今又是正在金鸡岭,所以我知道他们的事情。”
  杨浣青问道:“韩大维为什么不喜欢她。”
  笑傲乾坤笑道:“这我就不知道。我和韩大维虽也相识,还未够无话不说的交情。我也不好意思问他:喂,老韩,那样标敢的美人儿爱上下你,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啊!”
  笑傲乾坤一向喜欢说笑,这么一说,逗得杨浣青也不禁笑了起来。
  耿电笑道:“其实也没什么难猜,韩大侠既然是大侠的身份,当得起一个‘侠’字的人,当然不会喜欢这种邪派的妖女了。”
  杨浣青却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脾气,又再说道:“你的话是说得不错,不过我还想知道,那女魔头是怎样的骄狂而又阴狠,她给韩大维抛弃怎肯甘休?”
  笑傲乾坤说道:“她是不肯甘休啊,结果还弄出了一件惨案来呢。”接着便说这件惨案。
  韩大维后来和他的表妹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夫妻十分恩爱。有一天他的妻子忽然不明不白的给人毒死了。那女魔头也从此就销声匿迹将近二十年。
  杨浣青道:“不用说这个凶手一定是辛十四姑了。”
  笑傲乾坤说道:“韩大维还不敢十分确定。”
  杨浣青道:“为什么还不敢确定,难道除了她还会有别的人么?”
  笑傲乾坤道:“你猜得对了,辛十四姑本名叫傲柔英,她还有一个表姐姓孟,名叫瑶光,表姐妹都是擅于使毒的能手。孟瑶光行事没有辛柔荑那样阴狠,但她也在暗中爱上了韩大维的。惨案发生之时,孟瑶光住在韩家附近,后来也失了踪。现场的迹象也有些蛛丝马迹,似乎是孟瑶光干的。但韩大维还是疑心辛柔黄多些,那些蛛丝马迹可能是她的故布疑阵,用来陷害她的表姐的。”
  杨浣青道:“我也是这样猜想的。”
  武林天骄说道:“韩大维的事情用不着咱们替他多管,但这女魔头重现江湖,你们可得分外小心了,浣儿,以你的功夫,再练十年,也是打不过她的。不过我可以教你一套轻身功夫,打不过她也能逃跑。”
  杨浣青喜道:“师父,我正想跟你多学一点防身本领。”
  武林天骄笑道:“你别贪心不足,我在大都是不能久留的,今晚传给你这套轻功,明天我就要走了。”
  杨浣青大为失望,说道:“师父怎么这样快就要走了?”
  武林天骄笑道:“待你和耿世兄成亲之时,我自然还会再来。”
  杨浣青面上一红,说道:“师父,你怎么也是为老不尊,开起徒弟的玩笑来了。”
  武林天骄笑道:“这可是正经事啦,难道你不要师父给你主婚么?”杨浣青想起父母双亡,不禁又是有点心酸。
  武林天骄接着正容说道:“我和完颜长之已经撕破脸,在大都是不便待下去了。华兄约我到金鸡岭去,我已经答应了他,明天一早动身。”
  陆昆仑道:“华大侠这么快也要走了?”武林天骄笑道:“他们夫妻如胶似漆,离开了几个月,他的人在这里,他的心早已飞回金鸡岭了。”原来金鸡岭的寨主正是笑傲乾坤华谷涵的妻子。
  笑傲乾坤道:“各路义军的首领,明春在金鸡岭将有一个聚会,我得回去帮忙准备。对啦,陆帮主,你恐怕也是不便在大都逗留的了,到金鸡岭少庄数月如何?”
  陆昆仑道:“到时我会去凑凑热闹的。你说的不错,这次咱门捣乱了完颜长之的‘高手大会’之后,丐帮总舵是不能再设在大部的了。我想搬到南方去,顺便整顿各地的分舵。”
  武林天骄说道:“耿世兄想必是要回祈连山了?”
  耿电说道:“不错,龙帮主曾叮嘱过我,希望我早点回去的。”
  陆昆仑道:“龙沧波是他爹爹的旧属,他已经内定了要把青龙帮的帮主之位传给耿少侠。”
  武林天骄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本来想叫浣儿跟我去金鸡岭的,现在也只能让她和耿世兄一起去祈连山了。”
  杨浣青呀着小嘶儿道:“师父,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就要跟他去祈连山?”
  武林天骄笑道:“这叫傲嫁龙随龙,嫁凤随凤啊。”这两句俗话本是“嫁猪随猪,嫁狗随狗”的,武林天骄把“猪狗”改为“龙凤”,听得众人哈哈大笑。
  陆昆仑也笑着道:“人家是岳母夸女婿,他是师父赞女婿你的徒弟噘着小嘴儿,心里可是乐开了花了。不过,耿公子的确也当得起是人中龙凤。”
  耿电说道:“两位老前辈太夸奖我了。我年轻识浅,龙帮主虽然有意让我继位,我可是不敢应承的。”
  陆昆仑笑道:“重担子本来应该让你们年轻人挑的,尤其是有本领的年轻人。你们年青力壮的不挑,难道忍心看我们这些老人挑不动担子摔倒地上么?伤了身体不打紧,打翻担子可误了大事了。龙沧波是我的老朋友,但我不是替老朋友说话,而是我和他都有同样的想法啊。实不相瞒,这次我准备到南方去巡视各地分舵,也正是想挑选一个年青有为的本帮弟子,继承我的帮主之位呢。”
  陆昆仑这番话说得生动有趣,态度却也十分认真。耿电颇受感动,肃立说道:“老前辈教训得对。”
  武林天骄说道:“金鸡岭和祈连山是常有信使往还的,你门什么时候到了祈连山,给我捎个信儿.免我悬挂。耿世兄,令尊和你死去的岳父都是我的好朋友,能够看到你门相亲相爱,我是最感到高兴的.浣儿如同我的女儿,我把她托讨给你,你可要好好待她啊。”
  杨浣青眼眶潮湿,说道:“师父,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但师父可以放心,耿电他,他不敢欺负我的。”杨浣青天真无邪,在和师父分手的时候至情流露,不知不觉就说出心里的话来了,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吕玉瑶笑道:“杨姐姐,你绰号小魔女,他当然是不敢欺负你了。”
  武林天骄与笑傲乾坤走了之后。第二天消息传来,龙象法王和他手下的蒙古武士亦已回国。但完颜长之却在加紧进行要搜出丐帮的总舵和缉拿李思南,李思南第三天离开大都,打算到琅牙山去看屠凤。屠凤是屠百城的女儿,亦即是黑旋风未会见过面的师姐。在她父亲死之后,山寨头目一致推举她继承任寨主。(注:屠凤故事详见拙着“瀚海雄风”。)
  李思南邀黑旋风去琅牙山,黑旋风说道:“恩师对我义重如山,我本来应该去拜见师姐的,但我想傲了另外一件事情再去,请李大侠替我先向师姐致意。”什么事情他没有说,李思南则已猜到儿分,也没问他。
  最后陆昆仑和耿电等人也要离开大都了,耿电私下也曾约黑旋风和轰天雷一起到祁连山去,黑旋风同样没有答应。
  轰天雷说道:“我倒是很想大家都在一起,但衲可得回家去走一趟。”说罢,深深叹了口气。
  杨浣青口没有遮拦,笑道:“凌大哥,你有吕姐姐和你一起回去,还叹什么气啊。这口气应该是风大哥叹的。”
  黑旋风道:“我倒不是为了儿女私情,但云中燕帮了咱们这样的大忙,如今她却独在和林受苦……”
  杨浣青禁不住便问:风大哥,你可是想去和林找她?”
  黑旋风摇了摇头,一派惘然说道:“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找她啊!”
  耿电悄悄捏了捏杨浣青的手心,示意叫她不可再挑起黑旋风的伤心。
  轰天雷道:“你不知道,我这次回家,心里其实很是难过……”
  杨浣青道:“我知道你是为了你的师弟,刚才不过和你开开玩笑罢了。”
  轰天雷道:“我的师父只有他一个儿子,我依着了他,却不能和他一起回家。而云姑娘之所以被迫要和风大哥分手,也是由于帮我找回师弟而起。”
  黑旋风说道:“你切莫这样说,为朋友两肋插刀也是应该,你师弟的失踪和云姑娘被迫回国,这都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事情,我又怎能怪你呢?但你不必太过自怨自责,我相信你会找到你的师弟的。他已经知道后悔,抱愧出走不过一时糊涂而已,侍他醒觉之时,你不找他,他也会回来找你的。”
  轰天雷心里想道:“黑旋风自己也有伤心之事,他却还是这样关心朋友。”
  当下紧紧握着黑旋风的手,说道:“我不会说话,但愿你能够早日与云姑娘团圆。”
  风云雷电,分道扬镳。轰天雷和吕玉瑶一起回家,一路打听他的师弟消息,却不知他离家乡愈近,和师弟的脱离则是愈远了。
  轰天雷在思念师弟,秦龙飞也在思念着他的师兄。
  那晚他在“王府”脱身之后,独自跑出京城。心情混乱到了极点。他没有面目再见轰天雷和吕玉瑶,也没有勇气回家去见父亲。“天地茫茫,何处是我容身之地?”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家乡越远越好。最好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让他可以静静的独立忏悔。
 

 
分享到:
04 百里负米     仲由,  字子路、季路,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性格直率勇敢,十分孝顺。早年家中贫穷,自己常常采野菜做饭食,却从百里之外负米回家侍奉双亲。父母死后,他做了大官,奉命到楚国去,随从的车马有百乘之众,所积的粮食有万钟之多。坐在垒叠的锦褥上,吃着丰盛的筵席,他常常怀念双亲,慨叹说:“即使我想吃野菜,为父母亲去负米,哪里能够再得呢?”孔子赞扬说:“你侍奉父母,可以说是生时尽力,死后思念哪!”(《孔子家语·致思》)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7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
诸葛亮识人用人的七种方法揭秘
史上最风流的寡妇 死了十个老公还有人抢
杨贵妃有没有逃亡去日本
17 乳姑不怠      崔山南,  名,唐代博陵(今属河北)人,官至山南西道节度使,人称“山南”。当年,崔山南的曾祖母长孙夫人,年事已高,牙齿脱落,祖母唐夫人十分孝顺,每天盥洗后,都上堂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婆婆,如此数年,长孙夫人不再吃其他饭食,身体依然健康。长孙夫人病重时,将全家大小召集在一起,说:“我无以报答新妇之恩,但愿新妇的子孙媳妇也像她孝敬我一样孝敬她。”后来崔山南做了高官,果然像长孙夫人所嘱,孝敬祖母唐夫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