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雷电 >> 第六回 吕府贺寿

第六回 吕府贺寿

时间:2013/9/19 21:55:16  点击:2130 次
  这两个知客跌得鼻破额肿,幸亏没有碰着石头,否则更是不堪想像。爬了起来,嚷道:“快来人啦,有人撒野!”
  其实,无需他们叫嚷,里面已经听见他们打架了。有几个人就跑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华丽衣裳的少年。
  这两个知客叫道:“好了,表少爷来了!表少爷,撒野的就是这个臭小子。”
  这个“表少爷”外貌温文,人也似乎颇为讲理,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跑到这里打人?”
  轰天雷想不到这两个人跌得这样重,不禁呆了一呆,讷讷说道:“我可没有打他们,是他们自己跌倒的。”
  这个“表少爷”是个武学的行家,一看就知轰天雷说的不错,心里想道:“这两人虽然没有什么真实功夫,但这小子能够只凭反震之力,便跌得他们四脚朝天,倒也不可小觑。说不走他是那位江湖异人的弟子,先问问他再说。”
  轰天雷不待他问,便先说道:“我是来给吕老前辈拜寿的。”
  那两个知客说道:“他没有拜帖,就往里闯,可怪不得我门拦阻他。”“他说有一封他爹爹写的信,我问他的爹爹姓名,这也是应该的呀,这小子不知是发了神经病还是怎的,竟然就上来打架了。表少爷,你来评评这个理!”
  “表少爷”微微一笑,说道:“恐怕是误会了。今天是姨父的花甲大寿,有人来给他老人家拜寿,不管是谁,咱们总不能慢客。不过来的客人也确实很多,敝姨父可不能分出身来,一一应酬。你既有令尊书信,不知可否由我转交?”意思很是明显,要待吕东岩看了这封书信之后,才会决定见不见他。
  轰天雷见他说话有礼,对他倒是颇有好感,只因父亲曾有吩咐,却又不便就把这封信交给他,当下说道:“小可想交给吕老前辈亲自拆阅,小可但求一见,想也不会耽搁了令姨父多少功夫。”
  “表少爷”不由得心中着恼,哈哈一笑,说道:“敝姨父的大小事情,平时也都是交我料理的。阁下信不过我,那就请进吧。对啦,我还没有请教阁下高姓大名呢,、这总可以说吧。”说罢,伸出手来,与轰天雷相握。
  跟着他出来的三个人是吕东岩的弟子,不约而同的冷笑道:“这小子不识抬举,丘兄,你何必和他这样客气?”
  握手是一种最普通的礼节,轰天雷不疑有他,坦然和他相握,不料一握之下,只觉一股力道震来,轰天雷的虎口隐隐发麻,就在此时,那“表少爷”的五指突然变成铁钳一样。
  轰天雷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对方乃是存心试探他的功夫的。
  其实,说是“试探”,还不恰当,“试探”应当点到即止,对方却乘他毫无防备之际,突施内力袭击,而且还抓着他的脉门,要令他只有挨打的份儿,根本就不可能和自己对抗。这还有什么“较量”可言?
  学武之人,骤然遇袭,本能的生出反应。那“表少爷”抓着他的脉门,喝道:“浑小子,给我滚吧!”正待施展“大摔碑手”的功夫,把他摔出大门,陡然问,只觉得轰天雷的手臂好象变成了铁捧一般,他的五根指头抓下,登时给一股内力反震回来。
  轰天雷双臂一震,喝道:“你赶走我,我偏不走!”那“表少爷”的内功亦是有相当造诣,却禁不住“轰天雷”的神力,登时跌跌撞撞的斜冲几步,连忙用重身法定住身形。
  那两个知客喝道:“好呀,这臭小子居然敢打起表少爷来了!”
  和“表少爷”一同出来的那三个人是吕东岩的弟子,当即便大声吆喝,一拥而上。
  “表少爷”老羞成怒,喝道:“你们退下,让我教训这个小了!”
  轰天雷亦是不禁火起,喝道:“分明是你欺人,你倒颠倒过来要教训我了?好呀,你就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那“表少爷”是欺身迫近,双掌连环扑击。轰天雷认得这是一招极为厉害的分筋错骨手法,不由得更是心头火起,想道:“不给他一点厉害瞧瞧,他述当我是好欺负的呢。不过吕伯伯是他的姨父,可也不能伤了他。”
  轰天雷一个“脱袍解甲”,双肩一矮,身形拧转,反手抓他。那“表少爷”武功甚是不弱,刚才吃了亏,已知轰天雷内力胜他,那样还肯和轰天雷硬碰?身形一转,以迅疾无伦的手法抓向轰天雷软腰的麻穴,轰天雷一个“虎纵”,飞起鸳鸯连环脚踢他,只听得“嗤”的一声,轰天雷的粗布衣裳撕烂,双腿却踢了个空。
  那三个弟子叫道:“好,叫这小子多吃一点苦头!”话犹未了,只见轰天雷一声大喝,双掌齐推,并没有打到表少爷身上,表少爷已是立足不稳,脚步踉跄直退下去。身子就好像风中之烛摇摇欲坠。
  眼看他就要跌个仰八叉,轰天雷有点后悔,想道:“我这招霹雳掌力道用得太猛了,可奠跌伤了他才好。”正要跑过去扶他,忽地有一个人飞跑出来,单掌一按他的背心,登时稳注了他的身形。表少爷这一撞的力道本来亦是非同小可的,那人稳住了他的身形,自己的身形却是稳丝不动。
  这人举重若轻,功夫之纯,令得轰天雷不禁暗暗佩服。抬头一看,只见来的是个三络长须的老者,轰天雷依稀记得他小时候见过的“吕伯伯”,好像就是这个模佯。
  那表少爷喘过口气,连忙叫道:“姨父,这小子跑来撒野,我请他走,他还要打人!”
  轰天雷道:“是吕伯伯吗、我可并没有打他们呀,是他们先动手打我的!”
  吕东岩沉声说道:“你是谁?”
  轰天雷这才想起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隔别多年,吕东岩已经认不得他了。急忙说道:“我是凌铁威,家父有信叫我转呈伯伯。我是特地给你老人家拜寿的呀!”
  吕东岩怔了一怔,皱了皱眉头,忽地哈哈笑道:“哦,原来你是铁威。这可真是误会了,到里面说话去。”
  “表少爷”吃了一惊,道:“这人……他是什么人?”
  他本来想说的是“这小子”的,见风驶帆,姨父既然认识“这个小子”,他只好改口相称了。
  那两个知客甚是尴尬,说道:“他不肯说出他爹爹的名字,又不肯把信交给我门,我们还没有见着你老人家,自是不敢放他进去。”
  吕东岩心里明白,哈哈一笑,说道:“他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儿子,这次敢情是第一次出道,不大清楚江湖规矩,你们看在我的面上,请莫怪他。”接着笑道:“铁威,你还是小时候的脾气,可也未免是莽撞一点了。”
  轰天雷终于见着了吕东岩,吕东岩对他又很亲热,他的气也就消了。想一想也是怪不得知客他们,倒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接连说了两个“是”字,向那两个知客赔了罪。
  吕东岩又笑道:“你们也是不打不成相识,过来拉拉手吧。他是我的姨甥,名叫丘大成。”
  丘大成笑道:“凌兄,俗话说不知不罪,刚才我糊里糊涂的和你打了一架,你莫见怪。你的功夫高明的很,小弟极是佩服。有空还得请你指教指教。”满面堆欢,和刚才判若两人,又恢复温文尔雅的态度了。
  轰天雷还有点提心吊胆,恐防丘大成又来试他,伸手与他相握,这次丘大成可真是彬彬有礼,并无内力发出了。倒是轰天雷那紧张的神色,瞧在吕东岩的眼里,觉得轰天雷未免有欠大方。心里想道:“到底是个乡下孩子,一出来就闹笑话。”
  轰天雷跟着上去拜见吕东岩,吕东岩道:“不必客气。”轻轻一托,将他扶了起来。但轰天雷亦已屈了半膝,行了半个大儿。吕东岩是不露形迹的试他内力,见他果然了得,心里也很次喜。便道:“你跟我来吧。”
  丘大成跟着进去,吕东岩道:“大成,你到外面帮我招呼客人。若有贵客来到,你替我告个罪,我要过一会儿才能出来。”
  丘大成心里很不舒服,想道:“不知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姨父对他这样亲热。好,待会儿我向姨妈打听,姨妈定会告诉我的。”心里很不愿意,口里连连道:“是”便走出客厅去了。
  吕东岩把轰天雷带进一间密室,问道:“你师父和爹爹都好?”
  轰天雷道:“好,多谢老伯惦记家父。这是家父给你老人家的信。”
  吕东岩接过书信,却不马上拆开,说道:“我与你的师父和爹爹都是多年老友,你来到我这儿,就像自己人一样。不过,你可莫随便和人说你是凌浩的儿子,尊师的名字最好也不要提。”
  轰天雷道:“老伯放心,小侄明白。”
  吕东岩这才拆开书信,看了一遍。轰天雷在旁注意他的神色,只见他眉头略皱,却也没说什么。
  轰天雷心里想道:“这封信上不知说的是什么,吕伯伯好像不大高兴。,爹爹吩咐过我若然他看过信后,对我冷淡,我就不必把曾到梁山寻找兵法的这件事告诉他,吃过了他的寿筵就走。”
  吕东岩若有所思,把信缓缓折好,藏入怀中,这才说道:“你爹爹写这封信可曾给你看过吗?”
  轰天雷道:“没有。不知家父说的什么?”他这样表白一句,暗示非但没有看过,他的父亲也没和他说过。
  吕东岩微笑道:“没什么,不过托我照料你的,其实我和他已经是三十年的老朋友了那里还用得着来这一套客气的说话。”
  神情忽地又转亲热,虽然没有初见时候的亲热,比起刚才的冷淡,却是大不相同了。
  吕东岩打开房门,把一个小丫头叫来,笑道:“铁威,你一路辛苦了。你到后房歇歇,换一身干净衣裳。今天来到我这里的客人有许多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换过了衣裳,我再带你出去,嗯,我是当你侄子一般,你可别要误会。”
  接着吩咐那丫头道:“冬梅,你把我的一件新衣裳给凌少爷替换。铁威,我和你的身材差不多,大概还可以合身的。”
  轰天雷那件衣裳又旧又破,刚才和丘大成打架,又给抓烂了袖子,心里想道:“吕伯伯是怕我丢了他的面子,这件衣裳也确实是应该换了才好去见贵客。不过,让一个丫头服侍我更衣,这可是有点不好意思。”
  轰天雷有生以来,从未有过丫头服侍,脸上不觉就红了起来。
  吕东岩瞧在眼内,心中暗笑:“真是个乡下人。”当下说道:“冬梅,你带凌少爷到我的书房,拿我的几套衣裳让他挑选。然后你到小姐那里去,叫她前来见我。”
  轰天雷始知不必那小丫头在旁伺候。这才放下了心。
  且说丘大成在外面招呼宾客,老是记挂着姨丈和那“浑小子”在密室倾谈偈事,以至胡思乱想,心神不定。恰好来了两位江湖上有点来头的人物,他便抓着这个藉口,进门里打听。其实这两个人是不必吕东岩亲自招呼的。
  丘大成和吕家是至亲,平时穿堂入室惯了的。但他知道今天不同往日,吕东岩刚才表现的态度,分明是不想有第三者在旁,听见他和那个“浑小子”的谈话。丘大成怕招姨丈恼怒,不敢进那密室。于是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先去见他姨母,让姨母去叫姨丈。顺便可以向姨妈打听这姓凌的来历。
  吕东岩夫妻的卧房外面是一个庭院,庭院中有假山树木,丘大成踏进了月牙门,忽地听得卧室之中吕东岩夫妻正在小声说话。
  他们说话的声音虽小,丘大成是自小练过梅花针之类暗器的人,听觉特别灵敏,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飘进他耳朵里的第一句话就正是他的姨母在问:“唔,这事我倒真是料想不到,这姓凌的少年家世如何,为人怎样?”
  丘大成呆了一呆,心道:“为什么姨妈要盘问这姓凌的家世?”心头一动,就躲在假山后面,偷听他们夫妻说话。假如给姨妈发觉的话,这才拿出那个藉口。
  只听得吕东岩叹了口气,说道:“你问这姓凌的家世,我可不知要怎么说才好?”
  吕东岩道:“他的父亲,就是我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凌浩。”
  吕夫人大吃了一惊,说道:“凌浩不是梁山泊好汉轰天雷凌振的后人吗?”
  吕东岩道:“就是呀,在江湖上的侠义道看来,凌家是英雄后代,这是一等一的家世。但恐怕普通人就不是这样看法了。”
  吕夫人道:“这几年来咱们总算有了点家业,你可得小心一些,别要惹祸才好。”
  吕东岩道:“少年时候,我闯荡江湖,曾得过凌浩的恩惠。故人之子,我又岂能不收容他?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叫他守口如瓶了。”
  吕夫人道:“江湖上义气为先,当然是不能薄待他,免得人家知道了说咱们寡情薄义,不过厚待他是一回事,谈婚论嫁,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丘大成在窗外偷听,听到这里,不觉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谈婚论嫁?难道这臭小子癫蛤膜想吃天鹅肉,居然要讨我的表妹吗?”
  丘大成猜得不错,原来轰天雷父亲那封信正是为他的儿子向吕东岩求婚的。不过轰天雷却一点也不知道,丘大成以为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却是冤枉他了。
  丘大成心里怦怦的跳,躲在假山背后,更是竖起耳朵来听。
  吕东岩沉吟半晌,说道:“铁威这孩子武功倒是很不错的,刚才我已经试过他了。人也似乎很老实。”
  吕夫人冷冷说道:“这么说你是看中他了?”
  吕东岩道:“只可惜这孩子未见过世面,有点傻里傻气。”
  吕夫人道:“傻里傻气是可以改变的,他住在咱们这儿,有你教导他,还怕他不能成材吗?”
  吕东岩道:“那么你的意思怎样?”
  吕夫人忽地冷笑道:“可是你忘记了一件事情,咱们的玉儿和大成自小在一起,我看他们倒是相当情投意合的呢。前些时候,姐姐曾经和我提过亲,我说玉儿年纪还小。哼哼,早知如此,当时我就应该答应她了。”
  吕夫人的说话好像是定心丸,丘大成听了她的话方始镇定一些,想道:“原来姨妈还是帮我的,她刚才说的是反话。”
  吕东岩忙道:“我也没有说要答应凌家的婚事呀,你又何须发气?不过——”
  吕夫人道:“不过怎样?”
  吕东岩道:“这是王儿的终身大事,我想让她自己选择。”
  吕夫人道:“你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吕东岩道:“不,我只告诉她有这么一个故人之子在咱们家裹住,叫她把铁威这孩子当做哥哥一样。以后如何,那就要看他们的了。”
  吕夫人道:“你要留他住多久?”
  吕东岩道:“他喜欢住多久就注多久,难道我还好意思把他赶跑吗?”
  吕夫人道:“他当真是不知道这封信写的什么?”
  吕东岩道:“这孩子决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听他的口气,他非但没有看过这封信,求婚之事,凌浩也是从未向他露过口风的。”
  吕夫人放下了心,这才露出笑容,说道:“那也好,让玉儿自己挑女婿吧。我做母亲的知道,料想玉儿也不会挑上那个傻小子!”
  丘大成心里也正是这么想:“表妹自小和我在一起,她一向就是喜欢我的。臭小子癫蛤蝗想吃天鹅肉,哼,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吧。可是也得想个法子把这只赖蛤膜早点赶出去才好。”
  心中正在盘算有何妙计,忽听得有脚步的声音,园中出现了一个少女,正自分花拂柳而来。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表妹吕玉瑶。丘大成从庭院的月牙门望出去,看见表妹,立即一缩身形,轻轻的从另一边墙头翻过去,不让他的表妹瞧见。然后装作是刚刚从外面进来的模样,叫了一声“表妹!”
  吕玉瑶道:“你怎的不在外面陪客?”丘大成道:“外面来了两个客人,我是来替姨父出去招待客人的。”
  吕玉瑶道:“我也正是爹叫我来的,却不知他找我做什么?”
  吕东岩听得他们说话的声音,说道:“你们来得正好,都进来吧。”
  待他们进了房间,吕东岩首先问丘大成道:“来的是什么客人?”
  丘大成说了那两个人的名字,吕东岩眉头一皱,说道:“这两个人是有点来头,不过有你替我招呼也可以了。”
  丘大成道:“他们远道而来,一心想给姨父拜寿。我见他们急于求见,只好进来通报。”
  吕夫人道:“那你就先出去一会儿吧。”
  吕东岩不置可否,说道:“玉儿,你表哥有没有告诉你刚才来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可不比别的客人,是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儿子。”
  吕玉瑶道:“是吗?表哥可还没有告诉我呢。是你那一位老朋友的儿子?”
  吕东岩道:“你还没有见过的。”
  正自考虑要不要在丘大成面前说出轰天雷的来历,忽地有个丫头走来,就是刚才服侍轰天雷的那个丫头冬梅。
  吕东岩说道:“凌少爷换好衣裳没有?”他还以为冬梅是唤小姐之后,又转到那个书房去替轰天雷收拾衣裳,这才来的。
  冬梅说道:“不知道。老爷,你不是叫我不必伺候他的吗?”
  吕东岩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冬梅道:“我从小姐那里出来,刚好碰上了丁大叔来找老爷,他叫我把一张拜帖送给你。他说那两个客人是知客都不认识的,似乎气派不小,他不敢阻拦,已经放他们进来了。”“丁大叔”是吕家的管家,冬梅说罢,将一个拜帖呈给主人。
  吕东岩道:“两个客人怎么只有一张拜贴他们姓甚名谁?”
  冬梅道:“丁大叔说来的一老一少,那老的姓年,小的那个是他徒弟。”
  吕东岩听得一个“年”字,面色倏变,连忙打开拜匣,抽出拜帖,丘大成在旁观看,只见拜贴上画着两面交叉的黑旗,黑旗上方,有一只展翅飞腾的黑鹰,拜贴并没有具名,除了这幅书画,只有一个大大的“年”。
  丘大成道:“姨夫,这人是谁,怎的如此无礼?”
  吕东岩好像没有听他的说话,自言自语道:“我早料到他会来生事的,却想不到他竟有这么大胆,什么日子不挑选,居然挑选了今天这个日子。”
  吕玉瑶好奇心大起,说道:“爹,表哥在问你呢,这个性年的是个什么人?”
  吕东岩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不必管这闲事。大成,你到书房看看,凌铁威换好衣裳,你就陪他坐吧。”
  丘大成道:“你不是要介绍他和一众亲友相见吗?”
  吕东岩道:“本来我是想让他在人前漏面的,现在出了这件书情,只好等待事情过了再说了。”
  丘大成暗暗欢喜,心里想道:“这小子本领比我高强,姨父若是让他在人前漏面,他的风头恐怕超过我了。好,我且趁这机会,探听他的口风。”于是暗暗连声,便奉命而去。
  吕东岩虽然没有说出那个客人是谁,丘大成已是明白,这人一定是他姨父的仇家。
  丘大成明白,吕玉瑶也是明白。
  她按奈不下好奇之心,说道:“爹爹,我和你一同出去见见这个人好么?”
  吕东岩道:“你去做什么?”
  吕玉瑶道:“帮你的手呀!爹爹,你在武林中这样大的名头,岂能轻易和人动手?由我打发他不就行了?”
  吕东岩苦笑道:“你说得不错,等闲的人,我是不会和他动手的,但这个人却是非得我亲自应付不行!”
  吕玉瑶吃了一惊,说道:“爹爹,他是什么奢拦人物,居然值得你亲自出手?”
  吕东岩板起面孔,说道:“我告诉过你,叫你不要管这闲事的。你妈有话和你说呢,你给我乖乖的躲在房间里吧!”
  吕玉瑶咂着小嘴儿,心里想道:“你不许我出去,待会儿我偏要出去。”就在她赌气的时候,吕东岩已经跨出房门了。
  大厅里的一众宾客都在诧异,他们心里有着和吕玉瑶同样的疑问:“这个姓年的究竟是什么人呢?”
  这人披着狐裘,像是个大腹贾,他的徒弟也是个衣服丽都的少年。
  两人进了客厅,就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神情做岸得很。别人和他说话,他却是两眼朝天,爱理不理。甚至对别人的问话,只是咀里轻轻哼了一声,根本就不回答。
  吕家的来客都是在江湖上或多或少有点名望的人,这两师徒的态度如此无礼,众宾客都是暗暗恼怒。
  不过宾客们也恐怕这姓年的是吕东岩的朋友,打狗得看主人面,是以对他的无礼态度,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正在众宾客暗暗嘀咕之际,吕东岩大踏步走了出来。
  只见吕东岩双眉一轩,冷冷说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黑鹰,今日飞来寒舍!”
  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不禁大吃一惊:“他就是黑鹰年震山?”
  原来这年震山是江湖上最著名的一个独脚大盗。不过他虽然是名震江湖,却很少人认识他。因为他总是独往独来,从不和人合伙的。做了案他也总是有办法叫事主不敢张扬。
  江湖上都知道他心狠手辣,武功极是高强,但到底高强到什么程度,却是谁也说不上来。
  众宾客大惊之下,人人都是想道:“幸好我刚才没有得罪他。”
  年震山这才缓缓站了起来,说道:“你老哥六十大寿,我敢不来助兴吗?”
  吕东岩冷笑道:“不敢当!请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年震山哈哈一笑,说道:“好,那么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一来是特地给你老哥拜寿,二来嘛——”
  吕东岩厉声说道:“二来是要和我算算旧账,是不是?”
  年震山冷冷笑道:“你老哥言重了。不错,咱们是结有一点梁子,却也用不着‘算账’这样严重。说实话,年某今日携了小徒来此,也不过是趁这机会,以武会友而已!”
  吕东岩道:“以武会友也好,算账也好,你划出道儿来吧。”
  年震山道:“好,端的是快人快语!那么咱们就订个约吧?”
  吕东岩道:“订什么约,说!”
  年震山道:“我若输给了你,我给你磕三个响头拜寿。你输给了我,对不住,也请你给我磕一个响头,以三换一,你总不至于吃亏了。”
  以吕东岩的名望,岂能给人磕头?磕了响头,三个和一个都是一样。年震山分明是要当众侮辱他,扫他的颜面。
  吕东岩心里想道:“他隐忍了十年,方始前来挑战,定然有听恃而来。我可不能中了他的激将之计。”当下强忍怒气,定了定神,暗运内功,说道:“好,悉依尊意。请!”客厅里动手不便,是以吕东岩请他到外面的院子里比武。
  年震山却不举步,又是冷冷一笑,说道:“且慢!”
  吕东岩道:“有话快说!”
  年震山道:“登禹,过来!”指着那个和他同来的少年人道:“这是小徒登禹。登禹,来的时候,我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那少年恭恭敬敬的答道:“你老人家要我来学点功夫,长点见识。”
  年震山道:“对啊,那你还不求吕老英雄指点?”
  吕东岩涵养再好,也禁不住动怒起来,说道:“年震山,你竟敢这样藐视于我!”
  年震山哈哈一笑,说道:“老哥你误会了。我是请你‘指点’他,不是要你‘指教’他。当然若是你肯亲自出手指教他,在下更是求之不得。”
  吕东岩因为自己说过,任他划出道儿的说话,只好忍着气道:“闲话少说,你要我怎样指点他?”
  年震山缓缓说道:“听说你有四个徒弟,还有一个早已在江湖上露了头角的姨甥,也算得是你的半个徒弟。我说过我们师徒今日来此是为了以武会友,倘若只是我领教你老哥的功夫,岂不是把他们小一辈的冷落了。也该让他们会一会呀!”
  吕东岩道:“哦,你的意思是师对师,徒对徒?”暗自想道:“这少年虽是面黄肌瘦,但两边太阳穴突起,显然内功造诣不凡。我门下的四个徒弟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大成或许应付得了。”
  年震山道:“你亲友中的晚辈,若要指教小徒,一样欢迎。”
  高登禹走出院子,当中一站,说道:“吕老英雄的门人晚辈甚多,为了省事起见,我想请他们一齐上来指教!”
  年震山跟着就说:“对,车轮战大花时间,还是并肩子上的好。小徒志在以武会友,当然是点到即止的。又即使他是侥幸胜了,功夫也一定还有不到之处,要请吕老哥不吝指点。”
  此言一出,吕东岩门上的四个弟子都是勃然大怒。
  “好小子,胆敢口出狂言,待我来教训你!”脾气最急躁的三弟子吕刚首先冲了出去,他是吕东岩的侄儿。
  大弟子赵岳叫道:“让我先上!”
  二弟子华岱和四弟子周应几乎也是同时跑出,一个叫道:“割鸡焉用牛刀,大师兄,你让给我!”一个喝道:“好小子,未曾动手,就吹大气!我是本领最不济的弟子,你也不见得就能赢我!”
  四个弟子都是欠缺江湖经验的少年,一窝峰的争着出来,做师父的吕东岩不由得皱了眉头,正想喝令他们退下,可是已经迟了!
  四弟子周应话犹未了,眼睛一花,年震山的那个面黄肌瘦的弟子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
  高登禹面黄肌瘦,身手可当真是矫捷之极,只听得他嘿嘿的一声冷笑道:“是么?”众宾客连他用的是什么手法还未曾看得清楚,便听得“卜通”一声,周应已是给摔出数丈开外!
  吕东岩早已看出他的本领非凡,但却想不到竟是如此厉害,大吃一惊,心里想到:“这可是大擒拿手的分筋错骨手法呀!分筋错骨也还罢了,他还兼有小天星的掌力。看来只怕岳大成也未必打得过他,我这四个徒弟恐怕要大大的出丑了。”
  四个弟子是几乎同时扑上去的,周应吃了亏,大弟子赵岳和二弟子华岱已经赶到,吕东岩要顾着自己的面子,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叫他们退下了。
  高登禹哈哈大笑道:“对啦,你们还是并肩子上的好!”大笑声中出手如电,一个“阴阳双掌”猝击赵岳面门。赵岳不愧是吕东岩的首徒,立即霍的一个“凤点头”,双臂一架,使了一招攻中带守的“横架金梁”,勉强拆开对方的招数。二弟子华岱长拳捣出,立即猛击高登禹的后心。
  高登禹背后好像长着眼睛,一击赵岳不中,迅即变招,反手一抓,冷冷说道:“请恕我不能接受你的教训,对不住,得罪啦!”。
  “咔嚓”一声,华岱的手腕脱了日,三弟子吕刚怒道:“你敢动手伤人!”猛冲上去,右手挥拳,左臂扶人。
  高登禹道:“对不住,我拳头没长眼睛。多谢际提醒,这次我小心点儿就是。”吕刚一拳打了过来,他不躲不闪,一个“顺手牵羊”已是抓着吕刚的虎口,将他摔了出去。他是一手扶着二师兄的,他一摔倒,华岱也就变成了滚地葫芦了。不过他倒是言而有信,这次他没有令吕刚受伤。
  赵岳是首徒身份,明知不敌,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去。高登禹笑道:“赵兄,你是‘牛刀’,你肯指教,真是给我脸上贴金了。”这话是针对他的师弟刚才所说的‘割鸡焉用牛刀’这句话的。
  就在他说这三句话的时候,他已是闪电般的攻出了七招,分筋错骨手法招招凌厉,赵岳已是竭尽所能,勉强接到了第七招,实在是无法抵御了,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摇摇晃晃的直向后退,他不是给击中的,而是给对方的小天星掌力震伤的。
  高登禹停下脚步,淡淡说道:“狮子扑兔,牛刀割鸡原来也不过如此,领教了!”
  四弟子一败涂地,吕东岩气得面色发青!
  “吕老英雄门下,不知还有那位要来指教?”高登禹淡淡说道。猖狂的神态虽然没有显露,得意的心情已是见之辞色。
  忽见衣袂轻飘,屏风背后突然闪出一个少女,说道:“我替爹爹领教你的高招!”
  原来吕玉瑶早就躲在屏风背后偷看;她见四个师兄一败涂地,忍不住就出来了。
  吕东岩吃了一惊,说道:“玉儿,你,你——”他要说的是“你怎么不听我的吩咐,擅自出来?”话到口边,忽一想,这样说岂不是更长敌人志气。
  正在他底下的话欲说未说之际,吕玉瑶已是抢着说道:“爹,我也算得是你的徒弟呀,人家要伸量你门下弟子,难道还能由你亲自发付吗?”
  “对,吕小姐家学渊源,正该替令尊挣个面子。”年震山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一个哈哈说道。
  吕东岩给年震山的说话逼住,更不便叫女儿退下了。
  “哼,分明是你想要徒弟出头露面,却拿我的徒弟消遣!不过玉儿的本领是比她的师兄要强一些,没奈何也就让她试一试吧。这臭小子倘敢伤了我的女儿,我也只好不顾身份了。”吕东岩暗自准备,女儿若有闪失,他就要把高登禹击于掌下。
  年震山好似瞧破吕东岩的心神,紧紧的靠近他的身旁,笑道:“吕姑娘刚才没在场,也许没有听见我的说话,我再说一遍,小徒只是以武会友,亦即是说这场比武只是点到即止。不过拳头刀剑,都没长着眼睛,倘有误差,也只能各安天命!”
  高登禹接着说道:“吕老英雄请放心,令媛肯予指教,我是宁可让他伤了,也决不敢放肆误伤她的。”
  吕玉瑶柳眉倒竖,怒道:“谁要你让,废话少说,亮兵刃吧!”一来她是因为自知气力较弱,掌上的功夫,决比不过高登禹;二来她也不愿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动手动脚,以免肌肉接触,失了闺秀的身份。
  高登禹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兵器就是一双肉掌,吕姑娘不必顾忌,尽管进招!”
  吕玉瑶唰的拨出剑来,说道:“好,这是你自己说的,伤了可别怪我。接招!”
  高登禹赞道:“好剑法!”话犹未了,倏的便是一个盘旋,欺到吕玉瑶身前,展开空手人白刃的功夫,硬抢他的宝剑。
  吕玉瑶一剑刺空,吃了一惊,想道:“怪不得四个师兄败在他的手下!”剑随身转,立即变招,反手削他右臂。
  这一变招迅速凌厉,高登禹也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分享到:
小熊睡不着1
聪明的小白兔搬南瓜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6
揭元朝第一嫖客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中国古代九大毒药都是什么制成的
晚清极品妓女合影照片(中国第一次通过选美产生的十大最美妓女)
朱元璋为何痛恨罗贯中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