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旗英雄传 >> 第二十章 魂飞魄散

第二十章 魂飞魄散

时间:2013/9/15 9:06:40  点击:1822 次
  众人俱已犹如惊弓之鸟,闻得脚步之声,一惊转首瞧去,却发现来的这些人竟都是麻衣客手下的少女。
  那麻衣客见到她们竟然来了,也颇出意外,方待去问鬼母阴仪,但转首望去,阴氏姊妹竟已乘乱走了。
  阴氏姐妹走的不知所踪,被人制住的少女们却突然现身,事情之演变,端的越来越见离奇。
  那少女们一个个云鬓蓬乱,衣衫不整,面上全无一丝血色,那一双双秋水般的眼神,也已变得痴痴呆呆了。
  麻衣客瞧见她们神色,面色忽然大变,脱口呼道:“九幽阴风!”
  黑衣妇人听得这四字,身子亦似一震。
  那少年秀士却突然仰大狂笑起来,道:“算你还有些眼色,居然认得出本门中的手段!”
  麻衣客厉叱道:“风老四是你什么人?”
  少年秀士怒喝道:“你竟敢叫出家师名讳,胆子倒不小!”
  麻衣客一顿足,拉住李洛阳沉声道:“李兄快退,这些少女已被九幽阴风吹散了魂魄,神智已失,连我都难免被她们所伤。”
  李洛阳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失色道:“九幽阴风?吹散魂魄……”
  话声未了,只听空中那阴阳怪气的语声又似有似无的传了过来:“迟了!迟了!逃不了啦……逃不了啦……”
  麻衣客神情更是吃紧,方自一手将李洛阳父子谁入了铁中棠藏身的门中,那些少女的身子已的溜溜旋转起来。
  李洛阳父子骤然在此见着水灵光,也似吃了一惊,但四个人谁也没有寒暄,一一凑首向外瞧去。
  那十余个女子袍袖招展,已将麻衣客团团围住,她们神情虽痴呆,出手却凶险狠毒,攻而不守,有如不要命一般!招式间空隙虽多,但麻衣客索来怜香惜玉,此刻又怎忍心往自己心爱的女子身上骤下毒手?纵见她们招式中空门大露,也只有叹息一声轻轻将之放过,一时间被她们逼得手忙脚乱。
  空中的语声虽止,但却响起了一阵阵似有似无的啸声,缥缥缈缈随风飘来,宛如鬼哭一般。
  那身材矮小的黑衣妇人凝目瞧了半晌,突然大喝道:“你还在怜香惜玉,莫非自己不要命了!”
  麻衣客叹息一声,随手点倒了一个少女,但其佘的女子却如视而不见,仍是不要命的扑将上去。
  矮小的黑衣妇人低叱一声:“咱们出手!”
  少年秀士双眉一皱,闪身挡在她们面前,冷冷道:“风中残魂未断,天下人谁也不得多事插手!”
  黑衣妇人道:“除了天定使者外,谁也不得取他性命。”
  两人针锋相对,各自都觉得对方身上散布出一阵阵寒气。
  忽然间,远处响起了一阵鸾凤般的清啸突破鬼哭,黑衣妇人脱口道:“来了!”是瞧不见面色,语声显见甚是欢喜。
  只听那鸾凤般声音道:“风老四,你来作什么?”
  那阴森森鬼哭般声音一字字缓缓道:“九幽阴风吹来。自是要断人魂魄!”这语声说得越慢,越觉得鬼气森森。
  那鸾凤般声音道:“这里的人,不准你动手。”
  阴森口音道:“先来的动手,后来的请走!”
  驾凤般声音道:“如此说来,你是要与我较量较量了?”
  两人语声俱是白云端传来、众人听在耳里,亦不知是远是近,说到这里,语声骤顿,鬼哭之声却又大起。
  声音虽只一个,但听来却似自四面八方一起传来,突然一声清啸直冲霄汉,但鬼哭之声仍然连绵如缕而来。
  但闻两种声音此起彼落,弥漫天地,直听得众人心惊胆战,再也想不到世上竟有人能发出这种声音来。
  麻衣客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突然一个旋身,风车般冲天而起,冲出了少女们的包围,刷的掠入门中。
  他身形犹未落地,便已低叱道:“快随我来!”
  铁中棠等人不由自主转身随去,在曲道中直奔而前,每过一重门户,麻衣客伸手一按,门上便落下一道石闸将来路隔断,铁中棠见他平日那般镇静从容,此刻却如此惊慌失措,显见所来敌人,武功定较他高出许多,忍不住问道:“来的可是碧海赋中人?”
  麻衣客怔了一怔,道:“你怎知道?”
  铁中棠叹息一声,还未答话,麻衣客突又冷笑道:“你真当我怕了他们,哼哼,无论是谁来了,我也不惧。”
  水灵光道:“既然不怕,为何要逃?”
  麻衣客黯然一叹,缓缓道:“还不是为了你。”
  水灵光奇道:“为我而逃?”
  麻衣客道:“我虽不怕他们,但来人武功实在太强,我自顾尚且不暇,而那班人的来意,却似有一些是为了你们两人,那时他们如要伤害于你,我又有何办法?”忽然大声道:“但你们却是我的客人,我纵然不敌而死,也不能让你们被别人所伤,只有先带你们到个安全之地!”
  水灵光轻轻叹道:“你倒是个好人,谢谢你啦……但这里四面似已都被包围,哪里还有什么安全之地?”
  麻衣客道:“便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手指之处望去,心头却不觉为之一怔。
  原来说话之间,麻衣客又已带他们回到先前那间大厅,而他所指之处,便是八重门户中那扇黑门。
  众人只当这门户中必有什么地室机关,倒也放宽了心。
  但见麻衣客到了那门户之前,神情突然变得十分沉肃,脚步也特别放轻,双手掀起垂帘,躬身走了进去。
  垂帘之后,竟又是一道石闸,麻衣客按动机钮,石闸方自缓缓升起,听那闸闸之声,着实显得分外沉重。
  “众人入了垂帘,目光动处,心头又是一惊。
  原来此门之中,有一条长仅数尺的石道,但石道尽头,竟是一片池泊,但闻水声潺潺,隐约传来。
  骤眼瞧去,但见池中碧波粼粼,四面青山绿树,好一片山光湖色,顿令众人心旷神恰,眼界为之一广。
  但走到前面,定睛一望,才发现这一片池水宽广不过十徐丈,四面的青山绿水也不过只是画在壁上的舟青图画,只是画得委实太过逼真,远近分明,景致宛如,颜色更是鲜艳欲滴,使山色看来更如覆苍翠,就白云缥缈间那几只引吭长唳的天鹅,也画得似要破壁飞出。
  再瞧池面粼粼绿波之上,也有几只白鹅浮沉其间,还有一艘小巧玲珑的方舟漂浮水上,只是方舟四面黑纱低垂几达水面,谁也瞧不清舟中情况,只瞧见一缕缕轻烟带着一阵清香之气缥缈自垂帘中四散而出,烟气氤氲间,使得四壁丹青,一池绿水,更凭添几分仙气。
  众人自杀伐场中骤然到了这里,虽明知四面景色是假,也不禁瞧得如痴如醉,浑然忘了置身何处。
  方自惊疑之间,却见那麻衣客竟已恭身拜倒,面色更见恭肃,一字字缓缓道:“孩儿叩见娘亲。”
  众人本正奇怪他神情为何变得如此恭敬,闻言不觉又为之一怔:“原来他还有母亲……但不知他母亲又为何住在这般奇秘之地?”
  只听那方舟拂水黑纱中,已传出了女子的语声:“你来了么?你来作什么?”语声清妙甜美,悦耳已极,就连温黛黛的柔语也无此清脆,水灵光语声却又不及此柔媚,只是语气却出奇的冷漠,哪里是慈母对爱子说出的话,众人听得一怔,若不是麻衣客亲口唤出那一声“娘亲”,必当这方舟之中乃是位娇纵的少女,再也想不到会是他的母亲。
  麻衣客道:“孩儿本不敢来打扰你老人家,只是……”
  方舟中冷冷道:“十八年前,我发愿练功之时,便立誓不到功成之日,绝不踏下此舟一步,也不见人,你难道忘了么?”
  麻衣客道:“但孩儿今日却急须见娘亲一面,只因……”
  方舟中冷笑道:“我立誓之时,你父子两人便明知我要开始练此神功,今生便难以与你两人再见,但你两人那时正狼狈为奸,四处风流,本就嫌我在面前惹厌,是以谁也未曾劝阻于我!尤其你那父亲,为我建此练功之地,表面看来,似是体贴我练功时之寂寞,其实……”
  麻衣客惶声道:“这里还有外人。”
  方舟中只作未闻,接道:“其实他却只是要快些将我遣开,落得眼前清净,好去拈花惹草。”
  她心中似是积郁颇深,一开口说出,便如长河决堤一般滔滔不可歇止,只听得众人目定口呆,作声不得。
  麻衣客苦着脸道:“母亲那时一心要将那神功练成,孩儿虽明知此举不易,但也不敢阻拦……”
  方舟中道:“你昔日既不阻拦,今日为何要来见我?”
  麻衣客道:“孩儿今日已有大难的临头,只有借你老人家福荫,才能免祸,否则,今日孩儿只怕就要……”
  方舟中冷笑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想必是你父子两人昔日欠下的风流债,别人来索偿了,是么?”
  麻衣客垂首不答。
  方舟中道:“但来人竟能使你如此害怕,倒令我奇怪得很。”
  麻衣客道:“来的是卓三娘与风老四;母亲你纵不愿救孩儿,难道就能眼看这两人在你老人家眼前撒野么?”
  方舟中惊叱一声,道:“卓三娘?风老四?”
  听这语声,显见这坐关多年之夫人,也已被这两人名字打动,麻衣客面上已不觉隐隐现出喜色。
  过了良久,只听舟中缓缓道:“我一人此舟,此心已死,便是碧海赋中之人全部来了,我也不致动心,你去吧!”
  语声虽缓慢,但却带着种不可动摇的坚决之意。
  麻衣客知她心意已决,再难挽回,面上立现黯然失望之色,缓缓站了起来,道:“既是如此,孩儿去了!”
  众人俱是冰雪聪明,听他母子两人对答之言,却已猜出这位夫人昔日必是眼见自己儿子丈夫风流成性,伤心之下,方自发愿闭关修练一种极难练成之神功,这位夫人昔日在武林中声望必定不小,就连卓三娘、风老四那般人物都有些畏惧于她,是以麻衣客才会前来求恳托庇。
  哪知她眼见儿子大难临头,还是漠然无动于衷,不肯出手,众人与麻衣客休戚相关,都不禁暗道她太过忍心。
  只有水灵光想到她在舟中十八年之凄凉寂寞,忍不住轻轻长叹了一声,只因她自己昔日也是寂寞中人,深知寂寞滋味,转眼瞧去,铁中棠正在凝望着她,显见也已了解到她的心意。
  众人回到厅堂,但是面色沉重,李洛阳忍不住叹道:“不是小弟多口,令堂的脾气,也未免太怪了些。”
  不待麻衣客答言,铁中棠已沉声道:“李兄若是也尝过寂寞的滋味,便不会说这话了!”水灵光看他一眼,竟甚感激赞许。
  忽然间,那风老四阴森森的语声又自响起道:“卓三娘,你我两人也不必争了,订个条件如何?”
  卓三娘鸾凤般语声道:“什么条件,你说吧!”
  风老四道:“这里女子由你带走,男子由我动手。”
  卓三娘没有说话,风老四又道:“你我两人若是要打一架,两人少不得又要去躺个十年八年,这又何苦!”
  卓三娘道:“这些被你迷住的少女如何?”
  风老四道:“我负责救醒。”
  卓三娘道:“好!就是如此。”
  这两人语声竟穿透这么坚厚的石壁传了进来,入耳仍是清晰已极,众人面面相觑,更是心惊。
  麻衣客叹道:“他两人若是先打上一场,我等也可坐收渔人之利,哪知……唉,这两人脾气怎么改了!”
  风老四唏唏笑道:“小风流,你莫在等着坐山观虎斗了,还是乖乖出来吧,老子看在你爹娘份上,不难为你!”
  麻衣客朗声道:“你只管进来,咱家等着你!”
  语声亦是穿金裂石,清冽异常。
  风老四大笑道:“你只当老子进不来么?”突然喝道:“神斧力士何在?”
  一人应声喝道:“在!”
  这喝声有如霹雳般,震得人耳鼓嗡嗡直响!
  风老四道:“五丁开山伺候,将这些石片儿弄碎它!”
  那喝声道:“是!”
  接着,便听得轰然几声大震,显见风老四门下之神斧力士,以及五丁开山之力,裂开了外面第一重石闸。
  李洛阳皱眉道:“后面可还有道路么?”
  麻衣客道:“这房子后倚重山,你我除非有穿山之术,否则……唉,否则纵然插翅,也难飞渡!”
  李洛阳呆了半晌,凝目瞧着李剑白,突然叹道:“唉,为父不该带你来的!”
  李剑白道:“爹爹你才不该来的!”
  这父子两人只关心对方生死,反将自己安危忘了。
  铁中棠瞧了瞧水灵光,叹道:“妹妹,你……”
  水灵光摇了摇头,凄然笑道:“我不愿做你妹子。”
  铁中棠怔了一怔,道:“这……这是为了什么?”
  水灵光凝望着他,一字字缓缓道:“我只愿做你的妻子,不愿做你妹妹!”她心中一片纯真,本无世俗之见,此刻患难之中,更是真情激动,竟将自己心里的话当着众人之面说了出来。
  铁中棠心里一酸,道:“但……”
  他本想说老天既使我们成了不能联婚的堂兄妹,谁也无法更改,但想到去日已无多,又何苦令她伤心,不禁倏然住口。
  但他心里却已打定主意,今日若是能生出此间,自己还是要远远避开,免得两人情意纠缠,更是难以自拔。
  麻衣客已自冷冷道:“照此情形看来,只怕你既做不成他妹妹,更做不成他妻子了!”
  但听外面裂石开闸的震声一声接着一声已越来越近,铁中棠暗叹一声,知他所言非虚。
  李剑白忽然挺胸道:“以我五人之力,难道还抵不住他们?”
  麻衣客冷冷道:“你这样的人,再加五十个,也挡不了人家一招半招!”
  李剑白双眉一扬,怒道:“你……”
  一个字未说出,又被他爹爹拉了下去,李洛阳叹道:“来的究竟是谁?怎会如此厉害,什么叫做碧海赋中人?”
  他问的这话,也正是铁中棠、水灵光心里想问而还未问出来的,不觉一起转动目光凝神倾听。
  麻衣客叹道:“由外至此,共有十一道石闸,他们还有六道未开,乘此时间,我不妨略叙这些人的来历。”
  他环顾一眼,见到无人插口,便又接道:“那碧海赋中,开明宗义,第一句话,便说的是当今天下六大高手。”
  李氏父子虽然见多识广,却也未曾听过那“碧海之赋”,不禁问道:“那碧海赋中开明宗义之句,不知说的是什么?”
  麻衣客双目微微一阖,缓缓念道:“尔其动也,风雨如晦,雷电共作,尔其静也,体象皎镜,是开碧落!”
  念此赋时,麻衣客声音恭肃,面容凝重。
  李洛阳道:“说的是那六大高手?”
  麻衣客沉声道:“风雨雷电,武中四圣!”
  李洛阳道:“若是这风雨雷电四字,便说的是四人姓名,想来那风老四便是这四人其中之一了!”
  麻衣客一笑道:“九幽阴风掌虽然阴毒柔妙,散人魂魄于无形无影,但风九幽在四人中不过仅能居未而已。”
  李洛阳道:“那卓三娘?”
  麻衣客道:“闪电卓三娘,轻功世无双!”
  铁中棠心中一动,道:“雷鞭落星雨……”
  麻衣客接口道:“雷鞭雷大鹏,横扫九州雄,四圣位居第一,烟雨花双霜,暗器世无双,四圣位居第二。”
  铁中棠道:“风梭断月魂,那风老四想来便是!”
  麻衣客截口道:“不错,风梭风九幽,阴柔鬼见愁。”
  铁中棠沉吟道:“看赋中词意,这四圣虽强,但还是要瞧那‘尔’字所象征之人的动静而定行止,想来那‘尔’字所代表之人,位望之尊,武功之强,必定还在四圣之上,却不知又说的是谁?”
  麻衣客笑道:“小伙了果然聪明,这‘尔’字,字虽仅一,却象征两人,这两人一男一女,一动一静,称尊武林。”
  铁中棠道:“不敢请问这两人姓名?”
  麻衣客忽然一整面色,道:“‘日后’性子阳动,专管天下不平,‘夜帝’性子阴静,但求明哲保身!”
  此刻那裂石之声已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但众人心神都已被这武林传说中的神话人物所醉,竟是听而不闻。
  李洛阳忍不住又道:“这六人既是武中之圣,声名便该震动天下才是,怎的在下等却是从来未有所闻?”
  麻衣客傲然一笑,道:“在下武功如何?”
  李洛阳道:“如高山大海,人所难测。”
  麻衣客笑道:“在下叫什么名字?”
  李洛阳呆了一呆,摇头道:“不知!”
  麻衣客正色道:“这就是了,武林通圣之人,岂是求名之辈,他们纵然做出些惊天动地之事,也未必肯吐露姓名,是以这些人做的事武林中虽多已轰传,但问及他们的姓名,武林中人便多茫然而无所知了。”
  铁中棠忽然轩眉道:“这也未必见得,想当年本门云、铁两位先生挥大旗横扫江湖,虽名震天下,又岂是求名俗辈。”
  麻衣客正色沉声道:“乱世英雄,其名不求而得,云、铁两前辈生于武林乱世之中,自不可与他人同日而语。”
  铁中棠听他对自家祖宗也甚是恭敬,心气不觉一平。
  只见麻衣客目光闪动,又道:“碧海赋中人与铁血大旗门本是分庭抗礼,互有长短,但大旗门自从失去一卷天下无双的神功宝录之后,后辈弟子,武功已大不如前,若使人得见大旗门前后数十年声威相差之远,亦不免黯然而生今昔之感。”
  铁中棠奇道:“大旗门还曾失去一卷神功宝录?在下身为大旗门亲传弟子,怎么也不知道。”
  麻衣客神秘莫测的微微一笑,道:“此卷宝录,本是大旗门前辈先人故意遗失的,自当不向后辈提起。”
  铁中棠更是惊奇,道:“此卷神功宝录,既是天下无双,本门前辈先人又为何要故意将之遗失,这岂非更是难解?”
  麻衣客道:“这……”
  一个字方自出口,耳畔“轰”的一声大震,碎石暴雨般飞激而至,原来最后一重门户已被劈开。
  一个精赤着上身,有如古铜铸成般的大汉,在门口一闪,又退了回去,想来自是风九幽门下之神斧力士。
  那少年秀士当先而入,两眼望去,傲然道:“家师四圣已在门外,此间主人怎么还不快快出迎?”
  麻衣客冷冷道:“要进来就进来,不要进来就在门外站着。”
  少年秀士作色道:“好大胆的……”
  语声未了,门外已有人阴森森笑道:“你不出来迎我,倒也罢了,卓三娘远道而来,你莫非也不出迎么?”
  卓三娘驾风般语声道:“小皇子出迎,我不敢当。”一阵香风过处,一条银衫人影随声而入。
  铁中棠不禁定睛打量,这卓三娘一身银缎衣衫紧紧裹在身上,身材却是小巧纤弱,有如弱女。
  偷眼一瞧她面容,佳人虽已垂垂老矣,但风韵犹自残留眉目之间,那一双明眸秋水更端的如闪电一般。
  再瞧她身后随人一人,身子有如竹竿枯瘦颀长,面孔有如骷髅般嶙峋无肉,站在卓三娘身后,竟整整比她高出一倍,身穿衣衫,却是宽袍大袖,众人知他便是九幽阴风客,由不得多瞧几眼,哪知这几眼不瞧还好,一瞧之下,只觉对方眼神中似是有股吸力,教人目光再也移动不开。
  麻衣客道,“两位来了,好,坐!”突然走到铁中棠等人面前,长袖挥动,将他们目光一一隔开。
  铁中棠几人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转过目光,不敢再看,四人各各瞧了一眼,但见对方额上却已布满冷汗。风九幽唏唏笑道:“你怕我将他们几条小魂小魄吸过来么?嘿嘿,来呀,再瞧我一眼。”
  卓三娘缓缓道:“风老四太不客气,小皇子你莫见怪。”
  众人听她口口声声将这麻衣客唤为“小皇子”,心头都不觉一动,齐齐忖道:“这麻衣客莫非便是那夜帝之子?”
  只听卓三娘缓缓接道:“我们年来日渐散懒,本来也懒得出来,只是目前日后娘娘忽来召唤,说你近来总是欺负女人,要我替她老人家来取你性命,我只好来了,但现在风老四偏要和我抢,我只好让他宰你了!”
  她说的虽是杀人之事,但语声仍是平心静气,和蔼异常。
  麻衣客居然也不动气,微微笑道:“日后娘娘既然令你来宰我,你却让给别人,就不怕日后娘娘宰你么?”
  卓三娘缓缓笑道:“我本来也不肯,但日后娘娘座下有不少位仙女都来了,她们要救你那些小姑娘和鬼女们的性命,才怂恿着我和风老四谈条件的,现在你就是伸出脖子,我也不会宰你了,只是来瞧瞧热闹而已。”寻了个地方缓缓坐了下来,一双眼神,却只是瞪在水灵光身上。
  风九幽道:“其实我也不想宰你,只想问你要几个人。”
  他择一挥手,道:“过来!”那少年秀士垂手而来,风九幽道:“要的是什么人,你告诉他吧!”
  少年秀士大声道:“要的是铁中棠、水灵光……”
  铁中棠心里一骇,大奇忖道:“这风九幽怎会真的是为我两人而来,莫非这魔头也会被司徒笑买动么?”
  他先前听麻衣客说今日来人是为了水灵光与自己时,心里还不相信,只当麻衣客是要讨好水灵光之言,此刻相信了,却不觉大是吃惊,只听那少年秀士却又已接道:“除他两人之外,还要个身穿嫁衣之人。”众人又自一忖,不知道谁是那身穿嫁衣之人?
  麻衣客仰天大笑数声,还未答话,那卓三娘面色却已大变,站起来道:“慢来,这身穿嫁衣之人给不得你。”
  风九幽道:“怪了怪了,瞧热闹的人怎么又来管闲事。”
  卓三娘道:“别的事不管,这事却真要管的。”
  麻衣客大笑道:“管不管俱都一样,这三人谁也莫想要去。”横身一掠,挡在铁中棠、水灵光两人身前。
  风九幽口唏唏笑道:“你不肯给也得给!”突然大喝:“神斧力士何在?”
  门外霹雳喝道:“在!”
  喝声未了,那古铜色大汉已迈步走了进来。
  他脚步似是极为呆笨,仿佛猩猿,走到司徒笑等人之中,双手轻轻一分,众人便已四下跌倒,这神斧力士却如未见一般,一步步走了过来,手持一柄宣花巨斧,斧柄长达八尺,斧头大如车轮,也不知有多少斤重,只要在青石地上微微一触,便带起一溜青蓝色的火花。
  风九幽指着铁中棠道:“先将此人抓下来!”
  铁中棠一直不敢接触风九幽那妖魔般的眼神,此刻才抬眼一望,瞧见那神斧力士,突然骇极大呼起来。
  水灵光大惊,颤声道:“什……什么事?”
  铁中棠哪里听得见她说话,目光直勾勾瞪了半晌,颤声道:“么叔,怎……怎么是你?”
  谁也想不到风九幽门下这神斧力士,竟然就是铁血大旗门门下那执掌大旗的赤足汉。
  铁中棠骇极,管不得别的,奋身而出,迎住了他,颤声道:“么叔,你老人家怎会来了?莫非……莫非……”
  那神斧力士赤足汉目光也直勾勾的望住他,风九幽画上的神色更是阴森,一字字缓缓说道:“就是他!”
  麻衣客惊喝道:“闪开,他魂魄已被……”
  喝声未了,赤足汉突然奋起一拳,击在铁中棠胸膛之上。
  铁中棠再也想不到他这么叔竟会对他突施煞手,一声惊呼还未喊出,胸膛上已着着实实挨了一拳。
  力士号称开山,这一拳是何等力道,但见铁中棠身子被打得断线风筝般飞入那黑色的垂帘,久久才听得落地之声。
  原来他们方才出来之时,并未将石闸落下,否则铁中棠头撞石闸,此刻早已血溅当地了。
  水灵光惊呼一声,面失血色,身形欲倒,似待进入。
  风九幽冷冷道:“神斧力士拳下哪有活口,只是……唉,未免可惜了!”这句话还未听完,水灵光已晕厥过去。
  司徒笑等人几曾见过这样的阵仗,都已惊得呆了。
  那赤足汉山一般站在那里,面上无丝毫表情。
  风九幽指着水灵光道:“还有这个,但莫伤她性命!”
  赤足汉一步步走过去,脚步落地,有如打鼓一般。
  麻衣客知道风九幽已用药物激出这大汉全部潜力,此刻这大汉实已不可力敌,但仍一咬牙,迎了上去。
  赤足汉巨斧一抢,嘶声道:“挡我者死!”一斧劈下。
  麻衣客纵是武功绝世,也不敢接这开山巨斧,身形一闪,游鱼般滑过,反手一掌,劈在他身上。
  这一掌他反手击出,虽不能尽全力,但也足以取人性命。
  哪知赤足汉着了这一掌,身子只是一震,非但未曾跌倒,反而就势一步迈了过去,伸开巨掌,抓向水灵光。
  就在这刹那间,他眼前突有银光一闪,再瞧地上的水灵光已不见了,他呆了半晌,方自转过头去,满面茫然神色。
  原来水灵光已被卓三娘抱起,卓三娘脚尖点地,又掠回原处,手里虽抱着一人,但身形仍如闪电般迅急。
  风九幽冷笑道:“多年不见,卓三娘轻功更骇人了。”
  卓三娘道:“过奖过奖。”
  风九幽道:“放下来吧,你我何苦为她翻脸。”
  卓三娘微微笑道:“你鬼眼睛莫看我,我不会被你勾了魂去的,你也不敢为了她和我翻脸。”
  语声中那些黑衣妇人又幽灵般鱼贯飘身而入。
  卓三娘回首道:“那些姑娘们呢?”
  那矮小妇人道:“已有人带她们走了。”
  卓三娘道:“这里还有一个,你也带回去吧!”
  风九幽道:“好,我带回去!”一迈步扑向卓三娘,他身高腿长,一步便跨出一丈开外,双臂一横也有一丈三四,大袍飘飘,更有似垂天双翼,出奇瘦小的卓三娘在他双臂所带起的风声笼罩之下,眼看已然无可逃避,实如老鹰之扑小鸡一般,大小强弱,相去悬殊。
  卓三娘笑道:“你抓不着我的!”银光一闪,不知怎的已到了三丈开外,道:“你碰得着我,她就给你。”
  风九幽唏唏笑道:“闪电虽快,风也不慢。”八个字说完,身子已在二十余丈宽广的大厅中转了一转。
  但那一线闪电的银光,却总是在他面前。
  麻衣客面沉如水,一言不发,突然迎头去截卓三娘。
  眼见那银线似要送上门来扑入他怀里,哪知却又偏偏自他身旁擦过,麻衣客、风九幽两人反而几乎撞在一起。
  卓三娘咯咯轻笑道:“你抱着她,我逗这两个孩子玩玩。”那矮小妇人只觉眼前一闪,水灵光已倒在她怀中。 
 

 
分享到: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7
三字经68
三字经61
揭秘古代著名美女为何多是少妇
后羿与嫦娥
傻瓜汉斯2
风流诗人李白唯一搞不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