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林外史 >> 第十五章 同入铁牢笼

第十五章 同入铁牢笼

时间:2013/9/14 19:27:08  点击:2319 次
  那人再不答朱七七的话,抱着她走到断崖旁,垂首瞧了两眼,忽然笑道:"你那痴心的猫儿,倒真有些本事,居然用他那猫儿爪子抓住了一样东西,居然直到此刻还未掉下去。"朱七七惊喜冲口道:"他还未死?"
  那人道:"嗯,还未死,他还想挣扎着往上爬哩,只可惜,他是再也爬不上来的了……你可要瞧瞧他么?"朱七七一直不敢瞧"他",一直不敢张开眼睛。
  此刻但觉"他"抱她的身子,凭空往外一送。
  她颤抖着张开眼来,只见山下云雾氰氢,深不见底,在那如刀削一般的绝壁上,果然有一条人影在挣扎着,蠕动着……
  朱七七瞧了一眼,头就晕了,赶紧闭起眼睛,道:"求求你!救救他吧。"那人道:"救他?我为何要救他?"
  朱七七道:"他……他是为了救你,才掉下去的。"那人大笑道:"我一路跟踪你们,直到这里,才想出这妙计,送他的终,你难道还以为我方才真是在求救么?"朱七七道:"你……你这恶魔,畜牲。"
  那人笑道:"不错,我是恶魔,但你为何不想想,在此等地方,怎会有人呼救?你方才为何要他来救我?这岂不是你害了他?"朱七七想起方才的情况,想起熊猫儿的几番要说话,却被自己拦了回去--她不觉更是心如刀割,嘶声惨呼道:"熊猫儿……熊猫儿,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绝崖之下,突然也有熊猫儿的呼声传了上来。
  "七七……朱七七……你在哪里?……你安好么?"这呼声中充满了一种绝望的焦急与关切--这焦急与关切并非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朱七七。
  当一个人自己挣扎在生死边缘时,却还要去关心别人,这又是一种何等伟大而强烈的情感。
  朱七七的心都被撕裂了,血淋淋地撕裂了。
  她嘶声大叫道:"猫儿,我在这里……猫儿……"她拼命挣扎着,不顾一切,要跳下去,此刻在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单纯的一个念头,跳下去,和这男人死在一起。
  别的事她早已不再顾及,她早已全都忘记。
  但那恶魔的一双手,却像是钢钳似的,抱着她,她哪里能挣得脱,她哪里能跳得下去。
  朱七七嘶声呼道:"放手……放开我。"
  那人格格笑道:"宝贝儿,我不会放手的,我辛辛苦苦,才又把你得到手,怎会这么容易让你死?从此以后,最好你连死这个念头都不要想起。"朱七七终于放声大哭道:"天呀,我连死都不能死么?"那人道:"死,这件事最奇怪了,不错,有些人是要死,却困难得很,但另一些人想死,却是说不出有多容易……"语声之中,突然飞起一足,将崖边一块巨石踢下。
  这石块带着一阵慑人魂魄之声滚了下去,接着,崖下便有一阵慑人魂魄的惨呼声传了上来。
  朱七七嘶声而呼一…但呼声突然中断,有如被人扼住了她喉咙似的,只因崖下的惨呼声也突然中断。
  然后是一段死一般的静寂--风也似突然停了,低黯的苍穹,青灰的岩石,积雪的枯枝……
  天地间的一切,都似已在这死寂中突然凝结,而全都凝结成一幅令人窒息的,惨白的画面。
  但在朱七七满含痛泪的双目中,所见到的却似乎是另一幅画面一一一幅活生生,血淋淋的画面。
  她仿佛眼见熊猫儿被那巨石击中,落下。于是这生气勃勃,充满活力的男子,在瞬间就变为一团肉泥。
  失七七全身所有的感觉,在这瞬间也全都麻木,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能感觉出抱着她的那"恶魔",脚步己在移动。至于他此刻是走向哪里?已走到哪里?她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因无论"他"走向哪里,对她来说,已全无分别--她己落入魔掌,无论走哪条路,反正都是通向地狱。
  但这地狱却在山巅。
  那人抱着她,竟走上山去。
  山路崎岖而曲折,有时根本无法觅路,但这恶魔却走得甚是轻松,对这曲折的山路竟是熟悉得很。
  这条路莫非他已走过多次了?
  这条路又是通向哪里?
  冷僻的山巅上竟有一片松林,自积雪的松林中望过去,竟隐约可以看到高墙,屋脊。
  朱七七突然大声道:"站住?"
  那人诧声道:"站住?"
  朱七七道:"不错,站住,我有些话要问你。"那人更是奇怪,道:"有些话问我?"
  "他"看到朱七七苍白的面容,突然因兴奋而发红,她那绝望的目光,也突然变得激动,得意,而有生气。
  这情况正如在无情海中即将淹死的人,突然抓住一块木板一般…但朱七七却又抓住了什么?她莫非想起了什么?
  只听她大声道:"我叫你站住,你就得站住,我有话问你,你就得回答,知道么?"那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笑道:"小宝贝儿,什么时候你竟变得可以向我发施命令了,你心里究竟在转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念头?"朱七七道:"你难道以为我还不知道你是谁?"那人道:"知道又怎样?"
  朱七七道:"你是快活王门下,你姓司徒,你就是专门为快活王在外面寻找美人的色魔,你此刻就是要把我送到他手里去,做他的……他的姬妾。"那人笑道:"不错,这又怎样?"
  朱七七道:"你此刻若不听我的话,等我做了他姬妾之后,必定想尽一切法子,来……来博得她的宠爱……"这些话她显然是花了很大的气力,咬住牙才能说出口的,但仍然不免说得有些结结巴巴。
  此刻她喘了口气勉强装出笑声,道:"我若变了他宠爱的人,我说的话,他必定言听计从,我就算要他杀了你,想必也容易得很。"那人果似呆了一呆。
  朱七七接口笑道:"这些话,你想必也该知道我不是吓你的,我说得出,必定做得出,你再仔细想想,应该害怕……"那入道:"不错,我好怕呀。"
  朱七七道:"你既知害怕,此刻便该……"
  那人突然大笑起来,大笑道:"小宝贝儿,这些话,真亏你是怎么想得出的,你真是个聪明的伶俐人儿,我真该亲亲你。"果然俯下头来,狠狠亲了朱七七一口。
  朱七七面上骤然又失却血色,颤声道:"你……你……你……你不……不在乎?"那人再不说话,纵声大笑,扬长走入了松林。
  松林中的庄院,竟是出人意外的宏伟,但见红墙高耸,屋脊栉比,那积雪的飞檐,如龙如凤,更显示出这庄院气象的豪华。
  黑漆门前,静寂无人。
  那恶魔竟扬长推门而入,宛如回到自己家里似的。
  朱七七虽然又已完全绝望,但仍不禁在心中暗惊,忖道:"这里莫非是那快乐王在中原早设下的巢穴?……"转念之间,但觉一阵暖气袭来,瞬即包围了她全身…他们已走入一间雅室,面对了一盆熊熊炉火。
  炉火烧得正旺,室中却还是瞧不见人影。
  那入在一张柔软的短榻上放下了朱七七--朱七七立刻觉到"他"那满怀恶意的目光,正凝注着她蜷曲的身子。
  她心房"怦怦"跳动,闭起眼睛,不敢接受这双眼睛,在这温暖如春的无人小屋里,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直到此刻为止,她还不能断言这"恶魔"是男?是女?但她总觉得"他"目中的恶魔是淫猥的。
  尤其这一次,她只觉"他"目中的淫狠之意似乎比上次更为明显,这虽然明明是同样的一双眼睛,但前后两次的差别却又不少,这是为了什么?这其中想必总有些暧昧的,空虚的问题。
  这些问题,她此刻又怎会有心去深思?
  她紧闭双目,紧闭牙关,来等待着一切最坏的事情发生,在这残酷的等待中,她只望她的躯壳已不属她自己。
  哪知过了许久,那恶魔竟仍然毫无动静。
  她咬牙忍耐着,身上每一根毛发,都似已直立起来,在这充满春意的雅室中,她但觉比冰大雪地还要寒冷。
  突然间,她感觉到"他"在转身,"他"竟似已在缓步走了出去,她不敢相信,她忍不住张开眼睛,于是,她便瞧见"他"已经走出门外的背影。
  他竟果然地走了,竟没有任何事发生,虽使得她几乎要高呼出声,却又不禁使她大感吃惊。
  "’他’怎会如此轻易便放过我?"
  "哦,是了,反正我已落在’他’手中,’他’无论想在什么时候动手都可以,又何必着急?""呀,莫非’他’表面上虽装得毫不在乎,心里却真的被我方才那番话吓住了,所以下敢对我无礼。""不对,这样的恶魔,怎会被我吓住,’他’此刻虽走了,等一下却说不定会用什么恶毒的手段对付我?"在这一刹那间,她心中忽惊,忽喜,忽忧,忽惧。
  也就在这一刹那,她忽义感觉到"他"背景看来似乎有些异样,似乎与上次有些不同。
  她暗忖道:"莫非’他’不是上次那个人?"
  但转瞬间她便为自己的疑问作了否定的答复:"朱七七呀朱七匕,这明明是同一个人,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她开始转动目光,只见这雅室中,无论一案一几,一瓶一碗,都布置得极为华丽雅致。
  她忍不住又暗惊忖道:"不想快活王在中原竞也暗中布置有这样不凡的落脚之处,他自己既未入中原,这地方又是谁布置的?"她暗中猜测:"这恶魔胸中绝不会有这样的丘壑,绝对布置不出如此雅致,而不显俗气的地方。""那么,这莫非是金无望布置的,嗯,他倒有点象,但……但此地若是他布置的,为啥未听他提起?""嗯,还有,天法大师等人的足迹,亦是走向此山,他们的足印在半山小亭前突然消失,只因那小亭中另有秘道通向此处,他们走人秘道,足印自然不见,他们虽未飞上天,却入了地下。""但……但这也不对,以金无望的性子,纵然被擒,被逼,也绝不会把他们带来这里,更不会把这秘道告诉他们。""呀,莫作他们非但未曾制伏金无望,反被金无望所擒,所以金无望便把他们带来这里?""金无望若在这里,我也就有救了……有救了。但……但金无望又怎能胜得那四人?这简直是绝无可能的事。"她虽叫自己莫要胡思乱,想却忍不住还是胡思乱想起来,越想心越乱,越想越不知是忧?是喜?是惧?
  忽然间,门外似有人影一闪。
  虽只匆匆一瞥,但朱七七已感觉这身影竟是如此熟悉:"是谁?这是谁?是谁有这样的身影。"她挤命在千头万绪,纷乱如麻的思潮中,捕捉记忆……忽然,她心头灵光一闪,脱口呼道:"这是李长青。"那颀长而潇洒的身影,那在她眼角中匆匆飘过的一拂长须,一点个错,正像是李长青的。
  但若是真的被金无望拎来这里的,行动又怎能如此自由?他若是威逼金无望把他带来这里的,那么方才早已该和那恶魔对打起来,无论谁胜谁负,总会发出声音,我怎会未曾听得丝毫动静?
  莫非他已与这恶魔同流合污?
  不,以他的身份,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但若非如此,他行动为何又如此鬼祟?
  朱七七还是想不通,还是越想越糊涂,在这些事当中,当真是充满了悬疑的,矛盾的,不合情理的问题。
  这时,两个人大步走了进来,打断了她一切思潮。
  前面的一人,身材瘦小,长衫及地,头上蒙着个黑布罩子,连双手都缩在袖中,朱七七非但看不出他形貌,甚至根本分不出他是男是女?
  后面的一人,身材高大,如同半截铁塔,浓眉环目,面如锅底,一看就知道是空有几身笨力的莽汉。朱七七虽知道两人来意不善,但除了那"恶魔"外,她是谁也不认的,当下大喝一声,道:"你们是准?干什么来的?"那长衫人道:"我是谁,你管不着,我此来只是问你一句话……"语声尖锐,简短,刺耳,似是故意装作出来的,又似是天生如此。
  朱七七大声道:"你若不取下面罩,无论你问什么,都休想得到我一个字答复。"她全身虽然瘫软,说话的声音却仍不小。
  长衫人道:"你真要如此。"
  朱七七道:"信不信由你,不信你就……"
  长衫人突然冷笑一声,道:"大黄,上。"
  那大汉裂嘴一笑,露出狼狗般的森森白齿,狼狗般一步窜到朱七七面前,一把抓起了朱七七衣襟。
  朱七七小鸡般被提了起来,嘶声呼道:"你……你要怎样?"那大汉龇牙道:"他问你话,你就回答,知道么。"朱七七道:"我……我偏不……"
  那大汉嘿嘿笑道:"你不?"五根手指一用力,朱七七前胸衣裳就裂开了,他若再一用力,朱七七胸膛便要露出。
  朱七七恨不得把这狼狗般的大汉一脚踢死,但此刻……唉,此刻她却只有忍住眼泪,咬住牙,颤声道:"你……你……你问吧。"长衫人冷冷笑道:"这就是了,又何必自讨苦吃……我且问你,你是否愿意作我家王爷殿下手第二十七姬妾?"朱七七大怒道:"放屁,放你……"
  那大汉暴喝一声,道:"你敢。"
  朱七七嘶喝一声:"朱姑娘既已落在你们手中,要杀要剐,都只有由得你,但是你若要朱姑娘说’愿意’,你这是做梦。"长衫人道:"你真的不愿?"
  朱七七狠狠瞪着他,再不开口。
  长衫人冷冷道:"大黄……"
  那大汉裂嘴又一笑,但闻"哧"的一声,朱七七前胸一块衣襟,便整个被撕了下来,晶莹的胸膛,立时露出。
  她仰天倒了下去,倒在软榻上,嘶声大骂道:"恶贼,恶狗,你…"那大汉双手一沉,又抓住了朱七七双肩的衣服,这时只要他双手一分,朱七七身子就要变为赤裸。
  长衫人道:"你愿不愿意?"
  朱七七拼命低着头,想挡住那大汉狼狗般在她前胸搜索的目光,只因她竞已无力抬起手来,俺住胸膛。
  她流泪道:"我反正已是你们的掌中之物,你们无论要怎样,我都不能反抗,我愿不愿意,又有什么不同?"长衫人道:"这其中自有不同的。"
  朱七七道:"我……我……"
  长衫人道:"你究竟怎样。朱七七心一横,嘶声大呼道:"我不愿意,死也不愿意,你叫这恶狗撕光我的衣服,凌辱我,我还是不愿意,你们……你们要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这身子已不是我的了,但我的心,你们这群恶狗谁也休想碰一碰。"她口中嘶声大呼,眼泪早已如雨而下。
  那长衫人默然半晌,似乎也被她这种激烈的性子惊呆了--他未发令,那大汉自也不敢动手。
  过了半晌,长衫人方自缓缓道:"大黄,送她入地牢,让她好好想想。"是地牢,又是囚禁,又是绝望,恶运似乎对朱七七特别多情,总是接连不断地照顾到她身上。
  天下所有的地牢,都是阴森,潮湿,而黝黯的,这山巅华宅的地牢,其阴森潮湿更在别的地牢之上。
  那大汉果然全无怜香惜玉之心,在地牢上的洞口就将朱七七重重摔了下去,摔在坚冷石板的地上。
  这一摔直摔得朱七七全身骨头都似被摔散了--她一声惨呼尚未出口,人已当时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晕迷之中,只觉有个亲切而熟悉的语声,在她耳畔轻轻呼唤,呼唤着道:"七七……七七……醒来。"这语声缥缥缈缈,像是极为遥远。
  这语声虽因长久的痛苦,痛苦的折磨而变得有些嘶哑,但听在朱七七耳里,却仍是那么熟悉。
  她心头一阵震颤,张开眼来,便瞧见一张脸,那飞扬的双眉,挺秀的鼻子,那不是沈浪是谁。
  朱七七一颗心似已跳出腔外,她用尽全身气力,抬起双手,勾住沈浪的脖子,颤声道:"沈浪,是你,是你。沈浪道:"七七,是我,是我。"朱七七热泪早已夺眶而出一一这是惊疑的泪,也是欢喜的泪,她满面泪痕,颤声地道:"这……这是真的?不是做梦?"她拼命抱紧沈浪,仿佛生怕这美梦会突然惊醒。
  沈浪道:"是真的,不是做梦。"
  朱七七道:"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我真的早就知道……你绝不会让我受恶人欺负,你一定会救回我的。"沈浪默然半晌,黯然叹道:"但我并未救出你……"朱七七心神一震,失声道:"什么,你并未救我?那……那我怎会见到你,莫非……莫作你也被关在这地牢中了……"这问题已无需沈浪答复,只因她此刻已瞧见那岩石砌成的牢壁一一沈浪竟早已被入关在这牢中了。
  这发现宛如一柄刀,嗖的,刺人朱七七心里,没有流血,也没有流泪,只因她连血管与泪腺都已被切断。
  她整个人,完完全全,都已被惊得呆在当地。
  沈浪嘴角也早已失去他那份惯有的,潇洒的微笑。
  他黯然垂首叹道:"我实在无能……我……我实在无用,你想必也对我失望得很,早知……唉,我死了反而好……"朱七七突又泪如泉涌,颤声呼道:"不,不,不,你不能死,你不会死的,我只要能见着你,我已完全心满意足了,我怎会失望?"沈浪道:"但……但在这里……"
  朱七七道:"不要说话,求求你不要说话,紧紧抱着我只是紧紧抱着我,只要你紧紧抱着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管了。"这是真的,在沈浪怀抱中,她真的什么都已忘怀。
  金无望的体贴,熊猫儿的激情,她真的已全都忘得干干净净,她甚至也已忘记就在片刻前,她还要跟着熊猫儿一齐死的。
  她热情,她也多情,别人对他好时,她就会不顾一切去回报那人,但那只不过都是一时热情的激动而已。
  但她对沈浪的情感,却似一根柔丝,千缠百绕,紧缚住她,那真的纠缠入骨,刻骨铭心,挣也挣不开,斩也斩不断的。
  黝黯的地牢,光线有如坟墓中一般灰黯,阴森的湿气寒气,正浮漫而无情地侵蚀着人的生命。
  但在沈浪怀中,朱七七却宛如置身天上。
  她絮絮的诉说着她的遭遇,她的痛苦,她的思念…仿佛只要能向沈浪诉说,她所遭受的一切便都有了报偿。
  沈浪却只是不住长叹,垂首无语。
  此时此刻此地,他又有什么话好说。
  朱七七仰首望着他,在秋雾般惨淡凄迷的光线中望着他,几番嘴唇启动,几番欲言又止。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你……你是怎么……来的?"沈浪黯然道:"迷药,我再也未想到,在那荒林野店里所喝的一碗豆浆中,也有迷药,唉!一着失算,大错便已铸成,等我醒来时,已在这里了。"朱七七流泪道:"你一定受了许多苦,你瞧……就连你的声音都已被那班恶贼折磨成如此模样,我恨……我好恨……"沈浪黯然道:"恨……恨……唉,恨又如何?"朱七七哽咽道:"告诉我。那些恶贼究竟用什么法子来折磨你,你究竟受了些什么样的苦?告诉我吧,求求你。"沈浪咬紧牙关,无语。
  朱七七道:"我知道,无论受了什么苦,你都不会说的,你是不会向别人诉苦的人,但是我……你连对我都不肯说?"沈浪喃喃道:"说……说又如何?"
  朱七七嘶声道:"他们怎样对付你,我就要怎样应付他们,我要再加十倍来对付他们,好教他们知道我……"突然顿住语声,怔了半晌,放声大哭道:"我连死都不能死,还说什么对付他们,还说什么报仇,我真是呆子,疯子……我……我真恨自己。"沈浪柔声道:"七七,莫哭,仇总要报的。"
  朱七七身子一震,顿住哭声,抬起头,颤声道:"你能……"沈浪缓缓道:"机会,只要有机……"
  突然,一道亮光,自上面笔直照了下来。
  沈浪抱起朱七七,身子一动,便避开数尺。
  那狼狗般大汉的头,已自洞口露出--这洞口离地至少有五丈,自下面望上去,他看来更是不像人。
  朱七七嘶声呼道:"看什么?"
  那大汉咯咯一笑道:"你们饿了么?"
  朱七七道:"饿死最好,你快滚!"
  那大汉又是一笑,举手在洞口晃了晃,口中道:"这里是咱们喂狗的馒头,要不要随便你。"朱七七怒道:"你才是恶狗,你……"
  她话未说完,嘴已被沈浪掩住。
  沈浪竟首仰道:"如此就麻烦大哥将馒头抛下来。"那大汉狂笑道:"不吃白不吃,到底是你聪明。"手掌一扬,果然抛了几个馒头下来,落在地上,竟发出"蹦,蹦"的声音,那馒头硬到什么程度,自是可想而知。
  牢洞关起,沈浪也松开了掩住朱七七嘴的手。
  朱七七又气又急,又惊又怒,道:"你……你真的要吃这馒头。"沈浪缓缓道:"纵不吃它,也是有用的。"
  朱七七道:"有什么用?"
  沈浪道:"机会来了,便有用了。"
  竟将那些馒头全都拾了起来,放在怀中。
  朱七七呆望着他,半晌,突然道:"你气力还未失去?"沈浪道:"还好。"
  朱七七目中现出狂喜之色,道:"难怪你说能报仇,只要你气力未失,纵然将你关在十八层地狱里,你也是一样能逃出去的。"沈浪道:"你真的这么相信我?"
  朱七七道:"真的,真的……"
  挣扎着爬了一步,倒入沈浪怀抱中。
  过了半晌,朱七七突然又道:"对了,你瞧我有多糊涂,我见到你委实太过欢喜,竟欢喜得忘记将一件最重要的事告诉你。"沈浪道:"什么事那般重要?"
  朱七七道:"金无望虽将展英松等人送入了仁义庄,但展英松等人一入庄之后,便全部都毒发而死,李长青他们只道是你做的手脚,正在到处找你。"沈浪失声道:"有这等事?"
  朱七七道:"此事乃他们亲口说出的,想必不会假。"语声微顿,又道:"你可猜的出这是怎么回事?"沈浪叹道:"一时之间,我委实还不敢断言………"朱七七截口道:"我却敢断言,这一定是王怜花搞的鬼,我真不懂,你明知他是坏人,为何还要和他般那亲近。"沈浪苦笑道:"敌我之势,强弱悬殊,我已有快活王那般的大敌,又怎敢再与王怜花结仇,无论如何,他总非快活王一路的。"朱七七道:"哼,依我看来,他比快活王还坏得多,你宁可先暂时放却快活王,也不能让他母子太过逍遥。"沈浪默然半晌,缓缓道:"与他母子作战,我胜算委实不多。"朱七七道:"你何必长他人之志气,减自己的威风,你哪点不比王怜花强,王怜花又凭哪点能胜得过你?"沈浪叹道:"别的不说,单以财力,物力而论,我便与他相差太远,唉……我如今才知道,双方作战,钱财之力量,有时委实可决定胜负……唉,只恨我昔日对这些铜臭之物,瞧得太过轻贱。"朱七七道:"钱财又算什么,我有。"
  沈浪道:"你有又如何?"
  朱七七道:"我的就是你的,我……"
  沈浪微怒道:"我,岂是会接受你钱财之人。"朱七七道:"但……但我有岂非等于……"
  沈浪怒叱道:"莫要说了。朱七七默然半晌,幽幽道:"就算我的你不能接受,但此次争战,我也是有份的,常言说得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难道就不能为此战尽一一份力么?"沈浪道:"但我又怎能要你……"
  朱七七截口道:"做大事的人,不可拘泥小节,你若连这点都想不通,不如到深山里去做和尚好了,还谈什么别的。"沈浪道,"这……这……"
  朱七七"噗哧"一笑,道:"还’这’什么,这一次你总算被我说服了吧…告诉你,我爹爹虽然小气,但对我却不错,因为我大哥,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六姐,自己也都生财有道,而我却只是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没有用的人……"沈浪一笑道:"这话倒不错。"
  朱七七娇嗔道:"你听我说呀……所以我爹爹就将本该分给七个人的家财,全部给了我,这数目可真不少哩。"沈浪道:"难怪江湖中人都道朱七小姐乃是女中邓通。"朱七七道:"你瞧你,又来刺我了,人家好心好意,你却……"沈浪道:"好,好,你说吧。"
  朱七七回嗔作喜,道:"这才像话……告诉你,这份钱财,我十二岁那年已可随意动用,但放在爹爹那里,我拿着总是不方便,所以我就跟爹爹歪缠,缠到后来,他只有将这份钱财全都交给了我,我就将它们全都存到我三姐夫那里去。"她娇笑一声,接道:"我三姐夫是山西人,算盘打得嘀呱响,但却最怕我,我跟他言明在先,我不要他的利息,但我若要银子使用,我白天要,他就不能在晚上给我,我要十万两,他也不能给我九万九。"沈浪道:"你三姐夫可是人称’陆上陶朱’的范汾阳么?"来七七道:"奇怪奇怪,你居然也知道他。"
  沈浪笑道:"江湖中成名之辈,有谁我不知道,何况汾阳非但长油善舞,掌中一柄铁骨扇,招数也不弱。"朱七七反笑道:"好,算你厉害……告诉你,我为了方便还和他约定好了,只要我信物一到,便可在他四省三十七家钱铺中随意提取金银,认物不认人……"沈浪摇头道:"他怎会如此信得过你。"
  朱七七道:"嘿,他的钱虽不少,但我的可比他还多,他为何信不过我。"沈浪道:"如此说来,你那信物倒要小心存放才是。"朱七七笑道:"我这信物是什么,别人做梦也猜不到,更莫说来抢了,这信物终日在我身上,可也没有被人取走。"沈浪诧声道:"就在你身上?"他知道朱七七内外衣裳,都曾被人换过,这如此贵重之物若是在她身上,又怎会未被别人取走?
  朱七七却笑道:"不错,就在我身上,那就是……"沈浪道:"你莫要告诉我。"
  朱七七道:"我非但要告诉你,还要将它给你。"沈浪道:"我不……"
  朱七七道:"嗯--你莫忘了,你方才已答应了,为求此战得胜,将此信物放在你身上又有何关系,你难道又要迂了么?"沈浪长叹一声,默然无言。
  朱七七声音突然放低,耳语道:"我耳上两粒珠环,便是信物,这两粒小珠子看来虽不起眼,但将珠子取下那嵌珠之处,便是印章,左面的一只是阴文’朱’字,右面的一只是阳文’朱朱’两字,凭这两只耳环,任伺人都可取得摸约七十万两……七十万黄金,不是白银,这数目想必己可做些事了吧。"这数目无论在何时何地,当真都足以令人吃惊,就连沈浪都不禁觉得有些意外,口中都不禁发生惊叹之声。
  朱七七笑道:"我随身带着这样的珍贵之物,只可笑那些曾经将我擒住的人,竟谁也没有对它多’瞧上’一眼。"要知那时女子耳上全都穿孔,是以女子耳上戴有珠环,正如头上生有耳朵同样普遍,同样不值惊异。
  只因那是无论贫富,人人都有一副的。
  沈浪终于拗不过朱七七,终于将那副耳环取了下来。
  朱七七笑道:"这才是乖孩子……但这耳环在你们男子身上,可就要引人注意了,你可千万要小心些。"沈浪道:"你不放心我么?"
  朱七七柔声道:"我自是放心你的,莫说这耳环,就算……就将我整个人都交给你,我也是放心得很。"她紧紧依偎着沈浪,真的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溶人沈浪身子里,这时,她反而有些感激那"恶魔"了。
  若不是"他",她此刻又怎会在沈浪怀抱里。
  又不知过了多久,沈浪突然大喝道:"水……水……"朱七七虽吃了一惊,但已料想出他此举必有用意。
  只听沈浪呼喝了半晌,那牢洞终于启开。
  那狼狗般的大汉,又探出头来,怒道:"兔嵬子,你鬼吼个什么劲?"这厮竟敢骂沈浪"兔嵬子",朱七七真给气疯了,方待不顾一切,破口大骂,却被沈浪悄悄掩住了嘴。
  沈浪非但毫不动怒,反而赔笑道:"在下口渴如焚,不也相烦兄台倒杯水来,在下感激不尽。"那大汉咯咯笑道:"你要水么,那倒容易,只可惜人喝的水不给你,猪糟里的水倒可分给你一些,你说怎样?"沈浪道:"只要是水,就可以。"
  那大汉哈哈大笑道:"好,你等着。"
  他倒是极为小心,又关起牢洞,方自离去。
  沈浪手一松,朱七七便忍不住颤声道:"你……你怎么能受这样的气。"沈浪道:"忍耐些,你等着瞧……"
  话未说完,牢洞又开,那大汉伸了根竹竿下来,竿头绑着个铁罐子,那大汉咯咯狞笑道:"要喝水的,就凑到这铁罐子上来,大爷们喂猪,就是这样的。"沈浪缓缓站起,突然手掌一扬,一道风声,直击而出,"噗"的,打在那大汉伸出来的头颅上。
  那大汉狂吼一声,一个倒栽葱,直跌下来,打落他的暗器也掉在一旁,竟正是个又冷又硬的馒头。
  朱七七又惊又喜,只见沈浪随手点了那大汉的穴道,拾起那根竹竿,突然头顶上有人喝道:"什么事?"沈浪手掌再扬,又是一个冷馒头,又是一个人跌落下来,沈浪左手挟起朱七七,右手将竹竿一撑。
  朱七七但觉耳畔"呼"的风声一响,眼睛不由得一闭,等她张开眼睛,人已到了牢外平地之上。
  上面是间小屋,桌上仍有酒菜,但方才饮酒吃菜的人,此刻已直挺挺的躺在地牢下面了。
  朱七七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欢喜之情,狂喜道:"沈浪,你真是……"沈浪沉声道:"禁声,你我此望还未脱离险境!"朱七七悄声道:"是"但还是忍不住接了下去,悄笑道:"你真是天下最聪明的人,难怪我这么喜欢你。"沈浪却是面寒如水,此时此刻,他实无半点欣赏她这份撒娇的情趣,朱七七只有嘟起嘴,不再说话。
  只见沈浪扣起了牢洞,轻掠到门前,伸手将门推开了一线,侧目窥探了半晌,身子微偏,一掠而出。
  外面是条长廊,仍然瞧不见人迹。
  朱七七悄声道:"咱们的运气不错,这里的人像是都已死光了。"沈浪"哼"了一声,左转而行,方自掠出一步,只听长廊尽头,竟已有人语脚步声传了过来。
  只听一人道:"你怎么能将她与沈浪关在一起?"这人语声难听已极,竟是那"见利忘义"金不换的声音,另一人道:"地牢只有一间,不关在一齐,又当如何?"这人语声尖锐简短,却是方才那长衫人的。
  沈浪早已顿住身形,朱七七虽然瞧不见他的脸,想见他面上已变了颜色,身形一转,便待退回。
  却听别人道:"咱们到地牢去瞧瞧。’’这人语声雄壮粗豪,正是"气吞斗牛"连天云。沈浪若是退回原处,势必要撞上这几人。他既不能进,亦不能退。神色更是惊惶。朱七七悄声道:"怕什么,和他们拼了。"沈浪咬一咬牙,双手饱紧了朱七七,用出全力,冲了过去,身法之快,当真有如离弦之箭一般。
  金不换、连天云等人方自转弯,骤见一条人影,箭一般冲来,惊惶之下,不及细想,身形下意识的向旁一闪。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间,沈浪已自人群中冲了过去,头也不回,展开身法,向前急奔。
  只听身后叱咤,呼喝之声大起。
  金不换道:"哎呀,那是沈浪!"
  连天云怒喝道:"快追!"
  接着便有一阵阵衣袂带风之声,紧追而来。
  沈浪在别人的房子里,路径自然不熟,何况他此刻情急之下,已是慌不择路,奔出数丈才发现前面已是死路。
  幸好尽头处左边,还有道门户。
  沈浪想也不想一脚踢开了门,飞身而入。
  但后面的人还是穷追不舍,而且越追越近,要知沈浪既要留意路途,手里又抱着个人,身法自不免减缓。
  连天云喝道:"你还往哪里逃?"
  金不换冷笑道:"今日你背插双翅,也逃不出的了,还不乖乖束手就缚。"沈浪自掠入门里,这呼唤冷笑声已在门外。
  朱七七道:"和他们拼了……拼了……"
  沈浪也不理她,眼角瞥见过屋子前面,有扇窗子,左面还另有道门户,他微一迟疑,突然伸手抓起一张椅子,向窗外抡出,自己身形一转,却轻烟般向左面那道小小的门户掠了进去。
  只听窗户"砰"的一震,金不换、连天云等人已自追来,沈浪闭息静气,躲在小门后,动也不动。
  外面连大云怒喝道:"哪里去了?"
  金不换道:"想必已破窗逃出。"
  连大云道:"这厮逃得倒快,咱们追。"
  接着,便是衣袂带风声,窗户开动声。
  然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沈浪这才松了了口气,悄声道:"咱们从原路退出,再设法脱身,他们便再也追不着了。"朱七七悄声道:"好个声东击西之计,这妙计我小时捉迷藏也用过。"此时此刻,情况如此惊险危急,她却反似觉得有趣得很,居然还想得起小时捉迷藏的事。
  沈浪不禁叹了口气,道:"真是个千金小姐。"朱七七悄悄笑道:"什么千金小姐,只不过是我只要有你在一起,便什么危险也不怕了。"沈浪苦笑一声,拧身拉门。
  哪知他门户方自拉开一线,便瞧见金不换,连天云与那长衫人面带冷笑,并肩当门而立。
  沈浪这一惊更是不小,竟似已呆住了。
  金不换大笑道:"你只当咱们已走了么……嘿嘿,你这声东击西,金蝉脱壳之计,瞒得过别人,却又怎瞒得过我金不换。"连天云厉声笑道:"你还待往哪里逃?"
  长衫人冷哼道:"还是乖乖的出来吧。"
  沈浪又咬了咬牙,却非但未曾冲出,反而退了回去,"砰"地一声,紧紧关上门,翻身后掠,哪知这间屋子,非但再无其它门户,连个窗户都没有,黑黝黝的,除了陈设华丽得多外,与那地牢全没有什么两样。
  只听金不换等人在门外纵声大笑,竟未破门追来。
  听得"当"一声,竟将这扇门在外面落了锁。
  那长衫人道:"此屋四壁俱是精钢所制,比那石牢还要坚固十倍,你们乖乖的在里面呆着吧,再也莫要想打脱逃的主意。"金不换冷笑道:"等你们饿得有气无力时,大爷们再进去,反正这里有的是好酒好菜,大爷们多等几日也无妨。"于是人声冷笑,一齐远去。
  沈浪一步掠到门前,举掌拍去,但闻金属之声一响,他手掌被震得生疼,长衫人并未骗他,四壁门户,果然全属精钢。
  一时之间,他怔在当地,再也没有动了。
  朱七七恨声道:"他们只有三个人,加起来也必定不是你的对手,你方才为何不和他们拼了,到如今……唉!"重重叹了口气,闭住了嘴。
  过了半晌,沈浪方自长叹道:"我方才若是和他们一拼生死,胜负姑且不论,但……但你……唉。"亦自长叹住口。
  朱七七也半晌没有说话,却突然痛哭了起来。
  沈浪柔声道:"七七,别哭,算……算我错了。"朱七七嘶声痛哭道:"你没有错,你没有错……你处处为着我,我却反而怪你,我……我真该死,我真该死。"沈浪轻抚着她满头柔发,黯然道:"该死的是我,你对我那般信任,而我……我却无法救你,你本就应当责怪我,骂我。"可是这屋子看起来竟是间卧房,他轻轻将她放在屋角一张大而柔软的榻上,朱七七满面泪痕道:"求求你,莫说这样的话好么?你这样说,我更是伤心,你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怪你的。"沈浪垂首道:"我此刻实已身心交瘁,再也无奋斗之力,这间小小的屋子,只怕已是你和我的毙命之地了。"朱七七道:"不,不,你还能振作的,你……"沈浪黯然叹道:"以此刻情况看来,我纵能振作又有什么法子能挣脱得出去,我又何苦再自欺欺人下去。"朱七七还想说什么,却终于只轻轻辍位,只因她也看出,在此等情况下无论是谁也休想逃得出了。
  沈浪道:"我不能救你,累得你也死在这里,你不怪我?"朱七七流泪道:"我怎能怪你,我怎会怪你,就算我立刻死在这里,也不是你连累我的,何况……何况……"她轻轻阖上眼帘,凄然笑道:"何况我能和你死在一起,已是我生平最最快乐的事……"沈浪默然半晌,道:"但你还年轻,你还……"朱七七以手捶床,嘶声道:"不错,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只因我还想和你永远厮守在一起,过几十年幸福的日子,但……"说到这里,语声突然顿住。
  只因她发现自己身上,气力竟已恢复了一些,她以手捶床,竟将床打得"噗咚噗咚"的响。
  她大喜道:"呀,那恶魔这次用的迷药,竟和上次不同,这药力竟会渐渐消失的,此刻我已可站起来了。"朱七七身子一震,怔子半晌,黯然道:"不错,已太迟了,我此刻纵能站起,也逃不出去了,也是一样要死在这里……"她的一双明如秋水的眼波,已凝注在沈浪面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轻声道:"但我还是感激苍天,让我此刻能够动弹……"沈浪道:"这又如何?"
  朱七七垂首:"我虽已不能和你永远厮守,但在我们临死之前,这短短三两天,总还是……还是属于我们的。"她语声又已颤抖起来。
  但那却非惊惧的颤抖,而是一种销魂的颤抖。
  沈浪道:"你……你……"
  朱七七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勾住沈浪的脖子,沈浪一个站不稳,也倒在那大而柔软的床上。
  朱七七将头深深埋在沈浪胸膛里,呻吟般低语道:"你还不明白吗?你……你这呆子,可恨的呆子,可爱的呆子,在我没有死之前,我要将一切都交给你。"沈浪道:"你……你……"
  他几乎除了"你"字之外,别的话都不会说了。
  未七七温暖的胸膛,自撕开的衣襟中,紧贴着他的胸膛,她发烫的樱唇,也贴上了他的耳背。
  她梦呓般的呻吟,低语道:"我们剩下的时候已不多了,你还顾忌什么,你还等什么……"沈浪突然一个翻身,紧紧抱住了她温暖的,娇小的,向上迎合着的,正在不住籁籁不停的颤抖着的身子……
  四片唇,火热。
  火热的唇,紧紧贴在一齐。
  这是狂热的时候,是搜索,迎合,体贴的时候。
  朱七七身子颤抖着,不停的颤抖着。
  她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
  她给予,她也承受,她承受着雨点般落在她眼帘上,唇上,耳上,粉颈上,胸膛上的热吻。
  忽然,她感觉一阵奇异而熟悉的热潮掩没了她全身,直通过她心底最深处,她的心一阵阵颤抖……
  她猛然一口,咬在沈浪嘴唇上,用尽全力,向前一推,将沈浪推得直由床上浓了下去。
  沈浪骤不及防,惶然失措,道:"你……你疯了么?"朱七七抢过一床被,紧裹住她的身子,疯狂般嘶声大呼道:"你不是沈浪……你不是沈浪……"沈浪道:"你疯了,我不是沈浪是谁?"
  朱七七嘶声道:"你这个,畜性,恶贼……你……你这卑鄙无耻,猪狗不如的东西,我已知道你是谁!"沈浪道:"我是谁?"
  朱七七咬牙道:"王怜花!你这恶贼,你……你……你害得我好苦,幸好我现在已知道,幸好我还……还来得及。""沈浪"茫然笑道:"我是王怜花?"
  朱七七道:"王怜花,你好狠,你设下如此毒计害我,你……你……你不但骗了我的钱,还想要我的人……"沈浪道:"哦?我骗你?"
  朱七七道:"你明知你的易容术虽妙,但因我和沈浪太熟,还是怕我认出,所以只好在黑黝黝的地方见我。"她牙齿咬得吱吱作响,接道:"你学不像沈浪的声音,所以才装出语声嘶哑的模样,好让我以为你是被折磨得连声音都变了。"沈浪道:"是这样么?"
  朱七七道:"你易容之后,不能微笑,就故意装出沉重之态,哦,天呀,那天我就该知道的,我那沈浪无论在多么危急的时候,面上总是带着那份微笑的,我从未见到他有任何时候笑不出来。""沈浪"道:"真的么?"
  朱七七道:"还有,你既能想出那法子逃出来,早就该逃出去了,为何偏偏要等我来了后再用出那法子……""沈浪"道,"还有么?"
  朱七七道:"那大汉纵要给你水喝,用绳子吊下来的就行了,又何必用竹竿?这明明是早就安排好的,好教你能用竹竿逃出。""沈浪"笑道,"还有哩?"
  朱七七咬牙道:"恶贼,你骗了我的钱还不够,还想骗我……你……你…还嫌那地牢不……不好,再用点手段,将我骗来这里,你……你……"沈浪笑道:"不错,那地牢阴湿寒冷,在那里,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勾当,我将你带来这里要你自己就送上门来。"直到此刻,他话中才肯承认自己是王怜花。
  朱七七嘶声骂道:"恶贼,畜牲,你的心只怕早已被狗吃了,你想将我完全骗去之后,再想个法子脱身,然后我便会恨沈浪一辈子,我就会不顾一切,找沈浪报仇,这样你不但害了哦,还害了沈浪。"王怜花笑道:"正是,这就叫做一石二鸟之计,你懂么?"朱七七道:"除了你这恶贼,还有谁使得出这样的毒计,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找不出比你更卑鄙更恶毒的人了!"王怜花笑道:"但我却还有件事不懂,"他不等朱七七答话,便接口道:"我这妙计既已瞒了你这么久,为何你又会突然识破?"朱七七恨声道:"只因我……我……"
  语声微顿,大呼道:"你莫管我是如何识破的,总之我识破了就是。"她如此嘶呼,只因这问题非但王怜花百思不解,她自己也回答不出--也许是无颜回答出来。
  原来她方才与"沈浪"亲密时,突然感觉出对方的"行动",竟是那么熟悉,竟与那日在地牢中被王怜花轻薄时完全一样!
  她这才能在那千钧一发时,识破了秘密。
  要知男人在与女子亲密时,所做的"行动"常常会有一定的"步骤",对象纵不同,但这"步骤"却不会改变。
  而女子在这一方面的感觉,又总是特别敏锐。
  不知何时,王怜花竟将室中灯火燃起了。
  他站在床前,那面容果然与沈浪有九分相似,只是那双眼睛,那双盯着朱七七瞧的眼睛,却是说不出的险恶,淫狠。
  朱七七将身子裹得更紧,咬牙切齿,却不敢回头望他,她恐慌悲愤的怒火已渐消失,恐惧已渐渐升起。
  王怜花笑道:"你很聪明,你很聪明,委实超出我想象之外,但你此刻自以为什么事你都已知道了么?"朱七七恨声道:"我还有什么不知道,我……?"突然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抬头一望,便瞧见王怜花那双恶毒而淫狠的眼睛,她身子立刻为之一震,失声呼道:"这双眼睛……是这双眼睛。"王怜花微微笑道:"什么眼睛?"
  朱七七颤声呼道:"是你,是你,方才害死熊猫儿的也是你,那……那恶魔也是你改扮成的,是么?是么?"王怜花哈哈大笑道:"不错,你心目中那恶魔的容貌,本就是江左司徒门人易容而成的,我也曾瞧过一眼,我为何不能扮成那容貌?江左司徒门下易容之术虽高妙,却也未必能及得我王怜花王大少爷。"朱七七嘶声道:"恶贼,你……你……你好……"王怜花大笑截口道:"我的好姑娘,你虽聪明,却还是什么事也不知道的,你可愿我将这些事从头到尾告诉你?"朱七七身子抖得如风中秋叶,道:"你……你说……说……"王怜花道:"我在那荒郊外遇见了金不换,李长春等人,他们虽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他们,便上去和他们搭讪。"朱七七道:"这些人居然也跟你说话?"
  王怜花笑道:"只因我一句话便已把他们说服了。"朱七七道:"你……你说的可是沈浪?"
  王怜花大笑道:"不错,又被你猜着了,我故作也要寻沈浪算帐之态,他们自然对我大是亲近,于是我便指点路途,令他们先到此地来等候于我,他们走的是小径秘道,足印自然平地失踪,却害得你与那猫儿疑神疑鬼。"此点朱七七倒是早已猜到,但另一件事她却想不通了。
  她忍不住又问道:"他们又怎会如此听信你的话,先到此地?"王怜花笑道:"只因他们急需我这帮手来对付沈浪,只因他们都道我是个仁义英雄,那沈浪却是个大恶贼。"朱七七恨声道:"该死,瞎了眼睛。"
  王怜花道:"我自他们口中,得知你也在左近,所以便留在那里,过不半晌,便瞧见你与那猫儿施施然来了!"他大笑一声,道:"到那时我才知道你外表虽装得三贞九烈,其实却是水性杨花,竟与那猫儿那般亲密,想也做了些不可告人之事。"朱七七怒骂道:"放屁!我与熊猫儿正大光明,只有你……你这双脏眼睛,把人家干干净净的事也瞧脏了。"王怜花也不理她,自己接道:"你与那猫儿手拉手走在前面,我便远远跟在你们背后,你与那猫儿上了山,我灵机一动,片刻间便扮成你心中那恶魔的模样,抄近路上了山,然后我略施妙计,不费吹灰之力,便叫那猫儿化做肉泥,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能为你而死,也算死得不冤了。"
 

 
分享到:
宋高宗赵构为何要用十个处女选接班人
八仙过海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中国历史上最荒淫的公主:一生纳了30位男妾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7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三字经35
夔,《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