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绝代双骄 >> 第十九章 弄巧成拙

第十九章 弄巧成拙

时间:2013/9/13 15:10:01  点击:2528 次
  小鱼儿随着慕容九妹向一间间房子走过去,走完第八间,慕容九妹神情又大见温和,甚至连眼波都温柔起来,她觉得这"小鬼"实在并不如自己方才想象中那么可僧可厌,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已到了第九间。
  这间房子什么都是浅碧色的,最精致、最华丽,房子每件东西,都是人间罕睹的珍贵之物。
  小鱼儿大眼睛四下转动,突然笑道,"这间房子的主人和前面的完全不同。"慕容九妹目中闪过一丝笑意,神情却是淡淡的,像是漠不关心,只不过随口问问,道"什么不同?"小鱼儿道"这房子里绿色,正表示她自我陶醉、自命不见。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正表示她幼稚、虚荣、俗不可耐……"他话未说完,慕容九妹面上已变了颜色,终于铁青着脸,冲了出去,再也不瞧这可恨的小鬼一眼。
  小鱼几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若说错了,你又何必生气慕容九妹头也不回,往前走,小鱼儿跟着她,叁转两转,突然来到一条青石通道中,通道尽头,有扇青铜的门,小鱼儿自然看不见门里的情况,但就只瞧见这扇门,他巳感觉到一种神秘诡谲之意他也说不出这是什么缘故。只见慕容九妹取出柄黄金色的钥匙插入门上一个小洞之中,转了转那扇沉重的门,便无声无息地开了。一股寒气,自门里涌出来。
  小鱼几立刻觉出,这间房子和他万春流万大叔的屋子有七分相似之处,屋子四周也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草,自然也有些炼丹制药的铜鼎钢炉只是万春流的屋子乃是以砖瓦建成,这屋予四壁却都是巨大的青石,万春流的屋子四季温暖如春,这屋子却是阴森森的教人发冷。
  慕容九妹己将那扇青铜曲门锁起来了,她苍白的面颊,到了这屋子里更变得发青。
  小鱼儿笑道"原来咱们的九姑娘还是位女大夫,当真是多才多艺,你带我到这里,莫非又想为我看病。"慕容九妹道"不错。"
  小鱼儿道"我的毒已解了,还有什么病?"
  慕容九妹道:"你身上多了件东西,若将这件东西割击,你就好多了。"小鱼几笑道"哦!那是什么东西?"
  慕容九妹冷冷道:"你的舌头"
  小鱼儿伸了伸舌头,赶紧走得远远的,竟道:"我说的话,真能令你如此生气么,那我当真荣幸得很。"慕容九妹冷笑一声,转过了头,道"此间之药草,俱是十分珍贵之物,你万万不可乱动。"小鱼儿笑道:"你想我会不会动?"
  慕容九妹笑道:"你若要动,也由你.但这些药草中虽有补气延年的灵药,却也有夺命穿肠的毒草,你若被毒了,可没有人再来救你。小鱼儿又吐了吐舌头,道"你莫吓我,我这人别的也没什么,就是胆子太小,只要被人家一吓,可就吓倒了。"慕容九妹冷冷道"但只要你老老实s实在这里不动便绝没有人能伤你一根毫发,现在是我练功的时候,我得走了。"小鱼儿道"你……你要到哪里去,我跟着你。"慕容九妹厉声道"你若再跟着我,不等别人你你,我就要你死"小鱼儿叹了口气,道"其实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只要笑一笑已是够人神魂颠倒,还要练什么功夫"…功夫练老了,人也练老了。"慕容九妹也不理他,径自走向另一扇铜门,又取出柄黄金钥匙将门开了一线,回首道"你若要妄入此门一步,就休想再活着出来"小鱼儿笑道:"你门是锁着的,我怎么进得去。"慕容九妹冷笑道,"谅你也进不来的。"
  身子一闪,进了钢门,门立刻紧紧关起,"喀啷"一声,又上了锁,竟不让小鱼儿瞧一眼,这门里又是何模样。
  小鱼儿也全不着急,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喃喃道"女人…唉,女人,你们最大的毛病,就是将天下的男人都看成笨蛋傻子…。你以为我连这些药草是毒药还是灵药都认不得么?告诉你,我从小就是在药草堆里长大的,我认识的药草可比你多得多。"他一面自言自语,一面东翻翻西瞧瞧,又笑道:"不怪她要吓我,这里的药草,倒真有好些货色,万大叔找了几十年没找到的,这里却有叁四样,嗯,看来我的口福倒不错。"他竟真的选了叁四种药草大嚼起来,慕容九妹若是在旁边瞧着,可真的要急得晕倒过去。
  这几种药草中,有些确是稀世之物,小鱼儿其实也未瞧见过,只是万春流曾经绘出图形,教他辨认。这些药草万春流搜寻数十年,却未寻得一味,由此可见价值之珍贵若是炼成丹药,粒便可活人。
  此刻像小鱼儿这样的吃法却当真是王八吃大麦,糟蹋粮食,但他一点也不心疼,片刻间便吃了个干净。
  他抚着肚子笑道"肚兄呀肚兄,今日可便宜了你。"眼珠子一转,竟还意犹未足,脑筋又动到那些铜鼎中的丹药上去。
  他竟把铜鼎全都揭开,瞧了瞧,嗅了嗅,取出一把,像嚼花生米似的吃得津津有味,右手还不停地一把把往怀里塞,塞不下了,他就将剩下的丹药全都混在一起,扮了个鬼脸,笑道"你既然闲着没事,我就找些事给你做做吧。"这一来可真害苦了慕容九妹她若想将这些丹药分门别类,少说也得叁天五天的工夫。
  但小鱼儿自已此刻可也不好受,十几种草药、丹药,像是已在肚子里烧起了火来,烧得他身子发热了,嘴唇发焦。他歪着头想了想,自怀中取出极弯弯曲曲的铜丝,伸进那扇铜门的钥匙洞里,笑嘻嘻道"你以为我进不去么?好,我就偏偏进去让你瞧一瞧。"他耳朵凑在钥匙洞上,手拨着钢丝,一面拨.一面听,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喃喃道"这里…─这里…─对了,就是这里"只听"喀啷"声,钢门立刻开了。
  里面的房子,比外面的更冷,寒气又自门缝中袭出。
  小鱼儿深深吸了口气,道;"好舒服。"
  他此刻全身像是被火在烧,自然越冷越舒服,索性开了门,大步走进去,一面大笑道;"九姑娘,我进来了,你只管练功,我不吵你"话说完了,人也征住,只见这石室中还有个地洞,地洞里全是从冬天就窖藏留存的冰块。
  慕容九妹就坐在冰上,双手自腿的外侧弯入腿的内侧抱住了脚,食指点着足心,全身竟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小鱼儿活了这么大,见过的事也有不少,但赤裸的少女,却是从未见过的,他无论见到什么都不会吃惊,此刻却也不禁呆呆地怔住了。
  慕容九妹眼睛是睁开的,也瞧见了他她眼睛里的惊奇、愤怒、羞急,无论用什么话也不能形容。
  但她身子却动也不动,似乎已不能动了。
  小鱼儿呆了几乎有半盏茶的工夫!这才转过身子,故意东张西望,道"九姑娘在哪里?我怎地瞧不见呀"达"小鬼"就是这么会体贴女孩子的心意,这句话出来,慕容九妹明知是假的,也可自我安慰一下了。
  小鱼儿一面说,一面走,就要退出门,忽然瞧见墙上挂着九幅图画,他又忍不住要停下来瞧瞧。只见第一幅图上,刻画着赤身露体的女子,以手脚倒立在冰上,旁边写着几行小字:化石神功,须处女玄阴之体方能习之,此乃化石神功之入门第一步,叁年有成,口诀如下。""化石神功,功成九转,肌肤化石,万物不伤,九转功成,无敌天下……"小鱼儿看到这里,巳不禁失声道"这鬼功夫竟活活的要将人练成僵尸,慕容九妹练了这种鬼功夫,难怪对什么人都要冷冰冰的了。"他赶紧去瞧第二张图,只见上面画的人已由倒立而直立,上面写着:"功成二转,由逆为正。。."小鱼几也懒得往下瞧,他可无心来学这种鬼功夫,人若变成了石头般又硬又冷,纵能无故天下,又有何用?"第叁张图上画着的人形,姿态就和慕容九妹此刻练功时一样,小鱼儿松了口气,喃喃道:"幸好她只练成第叁转就被我瞧见,否则她功夫若是练成了,人也必定要变成个怪物,那就真是害人害己了。"他再也不往下瞧,七手八脚,将挂着的图全扯了下来,慕容九妹仍在瞪着他,目光却由羞愤变成哀求。
  小鱼儿也不回头去瞧,口中大声道:"九姑娘,你莫恨我,我这是为你好,你好好一个人,活得快快活活,为什么偏要自己给自已找罪受。"慕容九妹此刻若能说话,若不放声痛驾,便要苦苦哀求,她若能动,只怕早已将小鱼儿吞下肚里。怎奈她既不能言,也不能动,只有眼睁睁瞧着小鱼儿揭起九张图扬长面去,她目中不禁流下眼泪。
  小鱼儿将九张图全丢在铜炉里烧了,又弄开外面那扇门的锁,走了出去,居然也不去瞧铁心兰,就越墙走出了这山庄。他做事全凭一时高兴,有时做对,有时做错,但是错是对,他全不管,只觉做了这件事,心里颇是舒服,做完了后果如何,他也全不放在心上。只是他此刻身子一点也不舒服,不但热,而且发起涨来,就像是有人不断往他肚子里填火。
  他一口气也不知奔出了多远,一头钻进了树林,凉风穿林而过,自然要比外面凉快得多。
  小鱼儿实在走不动了,倒在树下直喘气,心里只希望小仙女此刻莫要来,慕容九妹更莫要来。
  他身上又热、又涨、又痒,嘴里干的冒火,喃喃道:"这里要是有个池塘就好了,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水"…水……"突听…人冷冷道"你此刻最需要的不是水是棺材"小鱼儿但觉脖子一凉,已有一口剑架在他脖子上。
  他一惊一怔,苦笑道:"到底还是女人厉害,男人若被女人盯上了,一辈子就休想跑了。"那语声冷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已嫌太晚了。"小鱼儿道"你是慕容姑娘?还是小仙女?"
  那语声道"你还想九丫头救你,你是做梦。"
  小鱼儿突然笑了起来,喃喃道"很好。。"很好……是你,就还算我运气不错。"小仙女自然想不到小鱼儿此刻最怕见的不是她而是慕容九妹,冷笑道"很对,你的运气好极了,偏偏要走这条路偏偏我就在这里等着。"她这话自然是故意来气小鱼儿的,小鱼儿纵然走别的路,还是跑不了的。
  小鱼儿脖子动了动,道:你这柄剑很快嘛。"
  小仙女道"哼,也不太快,只是我削下你脑袋时,只怕你嘴里还能说话。"小鱼儿笑道:"我那般折磨你,你一剑削下我脑袋,就能出气么,嘿嘿,我若是你,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小仙女道"你想受什么罪,只管说吧,我一定包你满意。"小鱼儿道:"至少先得揍一顿再说。"
  小仙女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揍你。"
  小鱼儿笑道"你虽能狠一狠心将我杀了,却是舍不得见我挨揍的。"话未说完,脖子上就挨了一拳.背上又挨了一脚。
  小仙女咬牙道"很对,我舍不得揍你,很对"她说一声"很对"就揍出一拳,说一声"舍不得",又踢出一脚小鱼儿被揍得满地打滚,口中却大笑道"舒服…。舒服……"他是真的舒服,可不是假的,他身子正涨得发痒,小仙女拳头打在他身上,倒像是替他捶背,松骨。
  小仙女怒道"好,你既舒服,就再打重些。"她话未说完,小鱼儿背上已重重地挨了一拳。
  小鱼儿道"不行,还是太轻了"。"再重些。"
  小仙女几乎气破肚子,但瞧见小鱼儿面上竟真的全无痛苦之色,她又不觉惊讶、奇怪。她哪里知道小鱼儿体内十几种灵丹妙药的药力已活动开,纵然是铁锤击在他身上也伤不了他的筋骨。小仙女的手倒有些打酸了,小鱼儿还是不住道"舒服,舒服,再重些。。""小仙女想起那日他被痛揍之后,还能奋起击人之事,更是奇怪这小鬼为何如此能挨揍。
  突听一人冷冷道:"你打够了么?"
  小仙女霍然转身,站在树下的正是慕容九妹。
  只见她被头散发,眼睛里满是红丝,指尖不住发抖,小仙女再也想不到她怎会如此模样,大声道:"还没有打够,你要怎样?"慕容九妹道"你若打够了,就让给我。"
  小仙女冷笑道"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了,你若再阻拦我,我也……"慕容九妹道:"你以为我是来救他的么?"
  小仙女又怔了怔,道"你不是来救他的,还是来杀他的不成?"慕容九妹道"正是来杀他的!"
  突然掠到小鱼儿身旁,抽出一柄匕首,直刺而下!
  小鱼儿见到她们两人全来了,心里反倒不怕了既然非死不可,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他瞪着眼睛,瞧着这柄匕首,突见寒光一闪,"叮"的一响,小仙女手里的短剑已架住了匕首。
  慕容九妹怒道"你方才本要杀他的,此刻为何要救他?"小仙女冷笑道"你方才本是救他的,此刻为何又要杀他?"慕容九妹道:"你…。你管不着。"
  小仙女大声道:"我偏要管。"
  慕容九妹手腕一挥,闪电般刺出七刀,道"今日无论是谁来拦阻我,我也是要杀定他了!"小仙女短剑挥出,闪电般接了七刀,道"你方才不许我杀他,我现在也不许你杀他!"
  慕容九妹道"你方才苦苦要杀他,此刻却反要救他,莫非……莫非是你对他……"小仙女脸绯也似的红了,大声道:"你方才苦苦要救他,此刻反却要杀他,莫非……莫非是他对你……"慕容九妹苍白的胜也绯红起来,喝道"你敢胡说!"小仙女喝道"你才是胡说"两人刀剑齐齐击出,"当"的,又硬拆了一招,两人却觉手腕有些发麻,身子也被震得后退数突然间,两人同时惊呼出来。
  小鱼儿竟已不见了!
  小仙女跺足道:"都是你害得我。。"
  慕容九妹跺足道"都是你害得我。。。"
  两人同时开口,同时闭口,说出来的竟是同样的一句话,同样的几个宇,两人脸都红了。
  小仙女瞧了瞧慕容九妹,慕容九妹瞧了瞧小仙女,小仙女垂下头,慕容九妹也垂下了头。
  小仙文终于抬起头来,道"他逃不了的"
  慕容九妹也同时始起了头,道"追"
  两人红着脸想笑一笑,却又笑不出。
  小仙女咬着嘴唇,道"这次追着了,咱们两人同时下手杀他"小鱼儿也知道自己无论凭轻功,凭体力,都是逃不了的,所以他什么地方都不逃,却径自逃回慕容山庄。他从原路跃回,竟笔直走到那石室铜门前,门自然又锁上了,他自然也又轻易地将锁弄开。然后,他将两扇门都从里面锁起,伸展了四肢,舒舒服服地躺在那贮冰的地洞旁,忍不住笑了起来。想起小仙女和慕容九妹方才的模样,他就要笑,这两人在别人眼中是侠女、才女,但在小鱼儿眼中,她们却只不过是个女人,在小鱼儿眼中,世上的男人可能有一百七八十种,但女人却只有一种。
  但身子越来越热,嘴唇越来超干,他索性跳下地洞,躺在冰堆里,敲了块冰嚼得"喀吱喀吱"直响,嚼了七八块后,但觉通体生凉,舒服得很,索性就躺在冰上呼呼大睡起来。
  此时此地他居然还睡得着,本事当真不小。
  睡梦中,突听"克郎"一声,铜门竟似开了,小鱼儿一颗心登时提了起来,动也不敢动,气都不敢喘。
  只听小仙女的声音道,"好冷。"
  又听得慕容九妹的声音道"昔日家母建造这藏冰窖时,本为了家父怕热,在暑中最嗜冰镇酸梅汤,哪知后来我却做了别的用途。"小仙女又道:"什么用途?"
  慕容九妹默然半晌低低叹道"现在,什么用途都没有了。"语声中充满了伤心失望。
  小鱼儿听得直发毛.他知道慕容九妹实已恨透了自己,自已若被她们堵在这冰窖里,可是再也休想逃了。
  小仙女道"你怕那小鬼还逃到这里来么?"
  "嗯。"
  小仙女笑道;"你也未免太多虑了.那小鬼又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慕容九妹道:"我真不懂,他会逃到哪里去?"小仙女叹道"那小鬼当真滑溜如鬼,诡计多端,下次见着他时,我话也不跟他说就宰了他,看他还有什么花样使得出来。"语声渐远,又是"克朗"一声,门已锁上了。
  谢天谢地她们总算走了,小鱼儿暗笑道"幸好女人都是小处仔细,大处马虎,既要瞧,又不瞧个仔细,否则我真要倒霉他又静静地伏了两盏茶工夫,身上已有些发冷这才一跃而起,他若在冰上调息运气,将药力归纳入元功力必有骇人的增长,只可惜他只是睡了觉就爬起来,这良机竟被他平白的糟塌小鱼儿屏息静气凑眼在那钥匙洞上向外瞧了瞧便发觉小仙女与慕容九妹竟还在外面那屋子里。小仙女斜斜倚在墙上,似乎在出神地想着心思,慕容九妹身子站得笔直,面色苍白得可怕。铁心兰竟也在这屋子里,她坐在药鼎前,正将鼎中的药一粒粒拣出来,分别装到几个铜罐里。她满眶泪水,每捡一粒药,眼泪就落下一滴。
  小鱼儿瞧得直皱眉头,暗笑道"我本是要害慕容九妹的,哪知却害了’她,想来是慕容九妹恨我入骨,竟把气出在她身上,叫她来做苦工。"顾人玉呢?顾人玉想必是连这屋子都不准进来。
  小仙女出了会儿神,突然向铁心兰走过去铁心兰一惊,手里握着一把药丸,洒了满地。
  语声自钥匙洞里传进来只听小仙女叹道"你不要怕,我不会难为你了,咱们都是被那小鬼骗苦了的,正是同病相怜。"铁心兰垂下头眼泪滴滴落在衣襟上。
  小仙女展颜一笑道"来,快动手我帮你的忙,看来咱们若不将这些药丸整理清楚,九姑娘是不肯给咱们饭吃的了。"慕容九妹冷冷的瞧着她们,面上没有一丝笑容。
  过了半晌,小仙女突又道:"那张图…"你可真的被那小鬼骗走了。"铁心兰默然半晌,低声道"不是骗,是我送给他的。"小仙女道:"送给他……你为什么要送给他?"铁心兰霍然站了起来,大声道"我高兴送给谁就送给谁,这事谁也管不着。"小仙女征了怔,失笑道:"你凶什么?"
  小鱼儿暗笑道"小仙女外刚内和,铁心兰却是外和内刚,这两人性子当真是两个极端,而慕容九妹呢她练了那种鬼功夫,外面冷冰冰,心里只怕也是冷冰冰的,这叁人中,最不好惹的就是她了。"又过了半晌,小仙女道:"你还生不生气?"
  铁心兰垂下了头.似也有些不好意思,别人若是对她凶恶,她死也不服,别人若是对她好,她反而没法子。
  小仙女道"那张图你想必是看过了的。你可记得?"铁心兰道"我。…我记不清了。"
  小仙女道:"我可不是想要那些珍藏,我发誓决不动它们,只是,我想……那小鬼必定会到那里去的,你若记得那地方,咱们就可找着他我替你出气。"铁心兰头垂得更低,道"我真的记不得了,我不骗你。"小鱼儿自钥匙洞里往上瞧.正好瞧见她的脸,只见她说话时眼珠子不停地在转,不禁暗笑道她想必是记得那藏宝之地方,只是不肯说出来,这丫头看来老实,嘴里直说不骗人,骗起人来却笃定得很。。
  心念一转,又忖道"她为何要骗人?……莫非是为了我?我对她这么坏,但到现在为止,她非但还是不肯说我一句坏话,听到别人说我坏话,她反而要生气,这是为了什么?"想着想着,他似有些痴了,但瞬间又暗中自语道"我管她是为什么,反正女人都是神经病。"突见慕容九妹快步走了出去,小鱼儿正在奇怪,她又走了回来,手里却拿着个小小的铜勺子。
  小仙女道:"这里面是什么?"
  慕容九妹道:"铅。"小仙女奇道"铅?你拿铅来要做什么"慕容九妹也不说话,却将那铜勺在火上煨了半晌,目中突然露出一种残忍而得意的光芒,口中缓缓道"里面那屋子,反正也没有用了,我索性将铅将这钥匙洞塞住,这样,谁也休想再进得去,谁也休想再出来!"小鱼儿瞧见她那笑容,巳觉不对,再听到这话,更是心胆皆丧,这慕容九妹好狠毒的手段,竟想将小鱼儿活活关死在里面,她虽然发觉小鱼儿,却绝不说破,只因她生怕小仙女和铁心兰还会救他小鱼儿大骇之下,赶紧想弄开锁冲出去,但慕容九妹已一步掠过来,小鱼儿只瞧见铜勺在钥匙洞外一晃,接着,就什么也瞧不见了,铅汁,已灌了进去,外面的人声也一起被隔断。只听外面突然有人在钢门上踢打起来,这慕容九妹竟生怕小鱼儿在里面敲门,被小仙女与铁心兰听见猜出。
  所以她竟自己先敲起门来,小鱼儿再拍门,外面也听不见小鱼儿又惊又伯,跺足大骂道"慕容九妹,你这妖妇,恶婆娘,你的心为何要这么狠,我又没害死你爹妈,又没强奸你,你为什么定要我死?我方才若不是瞧你那瘦骨头全无兴趣,早己乘机修理了你,你现在只怕反不会要我死了。"他破口大骂,什么话都骂了出来,在"恶人谷"长大的孩子,骂人的技术,自然也比别人高明得多。这些话若被慕容九妹听见,不活活的气死才怪,只是四面石墙,钥匙洞又被塞住,小鱼儿骂得虽卖力,外面连一个宇都听不到。
  骂了半天,小鱼儿也知自己骂破喉咙也是没用的了,在屋子里乱敲乱转,想弄出条出去的路。怎奈藏冰的屋子,必须建造得分外牢固,不能让一丝热气透入,正是天生牢狱,小鱼儿想尽法子,也挖不出一个小洞。
  小鱼儿苦笑道"谁说这屋子没用了,这屋子用来关人,岂非比什么地方都好得多,看来,我只握真要变成条冻鱼了。"他已冷得牙齿打战,只有盘膝坐下,运气相抗,一股真气传达四肢,这才渐渐有了些睡意。小鱼儿本不是个用功的人,方才纵然明知自己将大好机缘白白糟塌了,他也满不在乎。只因他觉得自已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武功好不好都没有关系,反正无论多厉害的人遇着他也无可奈何,他又何必吃苦用功?
  但现在情势却逼得他非用功不可,他这才知道那十余种灵药功用当真非同小可,糟蹋了实在有些可惜。药力随着真气流转,功力也跟着增进,他不知不觉间竟巳进入了人我两忘之境,竟将生死之事忘怀了。 
 

 
分享到: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盘古开天辟地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7
奈何桥
揭秘中国千年性贿赂史
03 啮指痛心    曾参, 字子舆,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称“曾子”,以孝著称。少年时家贫,常入山打柴。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参忽然觉得心疼,知道母亲在呼唤自己,便背着柴迅速返回家中,跪问缘故。母亲说:“有客人忽然到来,我咬手指盼你回来。”曾参于是接见客人,以礼相待。曾参学识渊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的修养方法,相传他著述有《大学》、《孝经》等儒家经典,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解密 古时青楼女子如何接待男客人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