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边城浪子 >> 第二十四章 烈日照大旗

第二十四章 烈日照大旗

时间:2013/9/10 20:58:34  点击:2490 次
  "关东万马堂"鲜明的旗帜又在风中飘扬。
  你若站在草原上,远远看过去,有时甚至会觉得那像是一个离别的情人在向你挥着丝巾。
  那上面五个鲜红的字,却像情人的血和泪。
  这五个字岂非就是血泪交织成的。
  现在正有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草原上,凝视着这面大旗。
  他的身形瘦削而倔强,却又带着种无法描述的寂寞和孤独。
  碧天长草,他站在这里,就像是这草原上一棵倔强的树。
  树也是倔强、孤独的。却不知树是否也像他心里有那么多痛苦和仇恨?
  马芳铃看到了他,看到了他手里的刀;阴冷的人,不祥的刀。但她看见他时,心里却忽然起了种说不出的温暖之意,就仿佛刚把一杯辛辣的苦酒倒下咽喉。
  她本不该有这种感觉。
  一个孤独的人,看到另一个孤独的人时,那种感觉除了他自己外,谁也领略不到。
  她什么都不再想,就打马赶了过去。
  傅红雪好像根本没有发现她——至少并没有回头看她。
  她已跃下马,站着凝视着那面大旗。有风吹过的时候,他就可以听见她急促的呼吸。
  风并不大。烈日之威,似已将风势压了下去,但风力却刚好还能将大旗吹起。
  马芳铃忽然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傅红雪没有听见,他拒绝听。
  马芳铃道:"你心里一定在想,总有一天要将这面大旗砍倒。"傅红雪闭紧了嘴,也拒绝说。
  但他却不能禁止马芳铃说下去。她冷笑一声,道:"可是你永远砍不倒的!永远!"傅红雪握刀的手背上,已暴出青筋。
  马芳铃道:"所以我劝你,还是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傅红雪忽然回过头,瞪着她。他的眼睛里仿佛带种火焰般的光,仿佛要燃烧了她。
  然后他才一字字道:"你知道我要砍的并不是那面旗,是马空群的头!"他的声音就像刀锋一样。
  马芳铃竟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却又大声道:"你为什么要那样恨他?"傅红雪笑了,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笑得就像头愤怒的野兽,无论谁看到这种笑容,都会了解他心里的仇恨有多么可怕。
  马芳铃又不由自主后退了半步,大声道:"可是你也永远打不倒他的。他远比你想象的强得多,你根本比不上他!"她的声音就像是在呼喊。一个人心里越恐惧时,说话的声音往往就越大。
  傅红雪的声音却很冷静,缓缓道:"你知道我一定可以杀了他的,他已经老了,太老了,老得已只敢流血。"冯芳铃拼命咬着牙,但是她的人却已软了下去,她甚至连愤怒的力量都没有,只是恐惧。
  她忽然垂下了头,黯然道:"不错,他已老了,已只不过是个无能为力的老头子,所以你就算杀了他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傅红雪目中也露出一种残酷的笑意,道:"你是不是在求我不要杀他?"马芳铃道:"我……我是在求你,我从来没有这样求过别人"傅红雪道:"你以为我会答应?"马芳铃道:"只要你答应,我……"
  傅红雪道:"你怎么样?"
  马芳铃的脸突然红了,垂着头道:"我就随便你怎么样,你要我走,我就跟你走,你要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她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说完了之后,才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她真心说的。
  难道这只不过是她在试探傅红雪,是不是还像昨天那么急切地想得到他!
  用这种方法来试探,岂非太愚蠢、太危险、太可怕了!
  幸好傅红雪并没有拒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她忽然发现他的眼色不但残酷,而且还带着种比残酷更令人无法忍受的讥诮之意。
  他好像在说:"昨天你既然那样拒绝我,今天为什么又来找我?"马芳铃的心沉了下去。这无言的讥诮,实在比拒绝还令人痛苦。
  傅红雪看着她,忽然道:"我只有一句话想问你——你是为了你父亲来求我的?还是为了你自己?"他并没有等她回答,问过了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左腿先跨出一步,右腿再慢慢地跟了上去。这种奇特而丑陋的走路姿态,现在几乎也变成了一种讽刺。
  马芳铃用力握紧了手,用力咬着牙,却还是倒了下去。
  砂土是热的,又咸又热又苦。她的泪也一样。
  刚才她只不过是在可怜自己,同情自己,此刻却是在恨自己,恨得发狂,恨得要命,恨不得大地立刻崩裂,将她埋葬!
  刚才她只想毁了那些背弃她的人,现在却只想毁了自己。
  太阳刚好照在街心。
  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但窗隙间,门缝里,却有很多双眼睛在偷偷地往外看,看一个人。
  看路小佳。
  路小佳正在一个六尺高的大木桶里洗澡,木桶就摆在街心。
  水很深,他站在木桶里,头刚好露在水面。
  一套雪白崭新的衫裤,整整齐齐地叠着,放在桶旁的木架上。
  他的剑也在木架上,旁边当然还有一大包花生。
  他一伸手就可以拿到剑,一伸手也可以拿到花生,现在他正拈起一颗花生,捏碎,剥掉,抛起来,张开了嘴。
  花生就刚好落入他嘴里,他显然惬意极了。
  太阳很热,水也在冒着热气,但他脸上却连一粒汗珠都没有,他甚至还嫌不够热,居然还敲着木桶,大声道:"烧水,多烧些水。"立刻有两个人提着两大壶开水从那窄门里出来,一人是丁老四,另一人面黄肌瘦,留着两撇老鼠般的胡子,正是粮食行的胡掌柜。他看来正像是个偷米的老鼠。
  路小佳皱眉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那姓陈的呢?"胡掌柜赔笑道:"他会来的,现在他大概去找女人去了,这地方中看的女人并不多。"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立刻看到了一个非常中看的女人。
  这女人是随着一阵清悦的铃声出现的,她的笑声也正如铃声般清悦。太阳照在她身上,她全身都闪着金光,但她的皮肤却像是白玉。
  她穿的是件薄薄的轻衫,有风吹过的时候,男人的心跳可能要停止,她的手腕柔美,手指纤长秀丽,正紧紧地拉着一个男人的手。
  胡掌柜的眼睛已发直,窗隙间、门隙里的眼睛也全都发了直。他们还依稀能认出她就是那"很喜欢"路小佳的姑娘。
  谁也想不到她竟会拉着叶开的手,忽然又出现在这里。
  就算大家都知道女人的心变得快,也想不到她变得这么快。
  丁灵琳却全不管别人在想什么。
  她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别人,只是看着叶开,忽然笑道:"今天明明是杀人的天气,为什么偏偏有人在这里杀猪?"叶开道:"杀猪?"
  丁灵琳道:"若不是杀猪,要这么烫的水干啥?"叶开笑了,道:"听说生孩子也要用烫水的。"丁灵琳眨着眼,道:"奇怪,这孩子一生下来,怎么就有这么大了。"叶开:"莫非是怪胎?"
  丁灵琳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忍住笑道:"一定是怪胎。"门后面已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声突又变成惊呼,一个花生壳突然从门缝里飞进来,打掉他两颗大牙。
  路小佳的脸色铁青,就好像坐在冰水里,瞪着丁灵琳,冷冷道:"原来是要命的丁姑娘。"丁灵琳眼波流动,嫣然道:"要命这两个字多难听,你为什么不叫我那好听一点的名字?"路小佳道:"我本就该想到是你的,敢冒我的名字的人并不多。"丁灵琳道:"其实你的名字也不太好听,我总奇怪,为什么有人要叫你梅花鹿呢?"路小佳道:"那也许只因他们都知道梅花鹿的角也很利,碰上它的人就得死。"了灵琳道:"那么就该叫大水牛才对,牛角岂非更厉害?"路小佳沉下了脸。他现在终于发现跟女人斗嘴是件不理智的事,所以忽然改口道:"你大哥好吗?"丁灵琳笑了,道:"他一向很好,何况最近又赢来了一口好剑,是跟南海来的飞鲸剑客比剑赢来的,你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好剑了。"路小佳又道:"你二哥呢?"
  丁灵琳道:"他当然也很好,最近又把河北’虎风堂’打得稀烂,还把那三条老虎的脑袋割了下来,你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杀强盗了。"路小佳道:"你三哥呢?"
  丁灵琳道:"最好的还是他,他和姑苏的南宫兄弟斗了三天,先斗唱、斗棋,再斗掌、斗剑,终于把’南官世家’藏的三十坛陈年女儿红全赢了过来,还加上一班清吟小唱。"她嫣然接着道:"丁三少最喜欢的就是醉酒美人,你总该也知道的。"路小佳道:"你姐夫喜欢的是什么?"
  丁灵琳失笑道:"我姐夫喜欢的当然是我姐姐。"路小佳道:"你有多少姐姐?"
  了灵琳笑道:"不多,只有六个。难道没听说过丁家的三剑客、七仙女?"路小佳忽然笑了笑,道:"很好。"
  了灵琳眨了眨眼,道:"很好是什么意思?"
  路小佳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幸好丁家的女人多,男人少。"丁灵琳道:"那又怎样?"
  路小佳道:"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杀女人的。"丁灵琳道:"哦?"路小佳道:"只杀三个人幸好不多。"
  丁灵琳好像觉得很有趣,道:"你是不是准备去杀我三个哥哥?"路小佳道:"你是不是只有三个哥哥?"
  丁灵琳忽然叹了口气,道:"很不好。"
  路小佳道:"很不好?"
  丁灵琳道:"他们不在这里,当然很不好。"
  路小佳道:"他们若在这里呢?"
  丁灵琳悠然道:"他们只要有一个人在这里,你现在就已经是条死鹿了。"路小佳看着她,目光忽然从她的脸移到那一堆花生上。
  他好像因为觉得终于选择了一样比较好看的东西,所以对自己觉得很满意,连那双锐利的眸子,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然后他就拈起颗花生,剥开,抛起。
  雪白的花生在太阳下带着种赏心悦目的光泽,他看着这颗花生落到自己嘴里,就闭起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始慢慢咀嚼。
  温暖的阳光,温暖的水,花生香甜。他对一切事都觉得很满意。
  丁灵琳却很不满意。
  这本来就像是一出戏,这出戏本来一定可以继续演下去的,她甚至已将下面的戏词全都安排好了,谁知路小佳却是个拙劣的演员,好像突然间就将下面的戏词全都忘记,竞拒绝陪她演下去,这实在很无趣。
  丁灵琳叹了口气,转向叶开道:"你现在总该自己看出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吧。"叶开点点头,道:"他的确是个聪明人。"
  丁灵琳道:"聪明人?"
 

 
分享到: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溥仪与李淑贤的结婚照片
改变中国历史的一百位美女
顶级美女花蕊夫人和三个皇帝的一本糊涂账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3
三字经98
诸葛亮为何甘愿娶丑女黄月英为妻
揭秘西方情人节的由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