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涯明月刀 >> 第十九章 刽子手

第十九章 刽子手

时间:2013/9/10 7:32:35  点击:2784 次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她看见了这闪光,她甚至还看见了飞溅出的血珠。
  血珠竟像是从她两眼之间溅出去的。她看见这些血珠,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了自己的鬼魂,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一双腿已脱离了躯体,反而踢了自己一脚。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左眼仿佛已能看见自己的右眼。
  有谁能了解她这种感觉?
  没有人。只有活人才能了解别人的感觉,死人的头颅却绝不会,因为已经被劈成两半。头颅已被劈成两半的人,本来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绝非刀太快,刀锋砍下时,视觉仍没有死,还可以看见这刹那间发生的事。
  这最后一刹那,一刹那究竟有多久?
  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奇怪的是,人们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刹那,竟能想到很多平时一天一夜都想不完的事。
  现在她想起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自己当然也永远不会说出来了,倪平三十三岁。
  "藏珍阁主"倪宝峰 ,男,使长剑,江湖后起一辈剑容中颇负盛名之快剑。
  独身未娶。
  倪家大院溃散后,常宿于名妓白如玉之玉香院.四月十九,傅红雪杀倪平。
  倪慧,二十岁。
  "藏珍阁主"次女,聪慧机敏,轻功极高,独门暗器天女花歹毒霸道,曾杀三人。
  独身未嫁。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倪慧。
  多情子,三十五岁。
  本姓胡身世不明,幼年时投入西方屋宿海门下少年时武功已有大成,所练"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为武林中七大秘技之,杀人无算。
  独身未娶。
  三月入关,奸杀女人六人。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多情子。
  罗啸虎,四十二岁。
  纵横河西之独行盗使刀,极自负,自命为江湖第一快刀。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一,傅红雪杀罗啸虎。
  杨无律,四十四岁。
  "白云观主"杨无忌之堂弟,昆仑门下,"飞龙十八式"造诣颇高,气量编狭;含眺必报,颇有扬无忌之风。
  少年出家,未娶。
  四月二十二,傅红雪杀杨无律.
  阴入地三十岁。
  金入木三十三岁。
  两人联手,杀人无算,号称"五行双杀",武功极诡秘.两人性情刻薄,一毛不拔,近年已成巨富。
  阴入地好色.
  金入本天阉。
  四月二十三,傅红雪杀阴人地,金入木.
  诸葛断,五十岁。
  关西"罗一刀"衣钵传人,冷酪多疑,好杀人.鳏居已久。
  本曾娶妻三次,妻子三人都死于他自已刀下。无子女。
  四月二十四,傅红雪杀诸葛断.
  一枝花千里香,二十九岁。
  采花盗,擅轻功迷药。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五,傅红雪杀千里香。
  厚厚的卷宗中还有一大叠资料,是站在他对面的两个人从各地找来的。
  他只翻了这几页,就没有再看下去。
  站着的两人,一个是青衣白袜的顾棋,另一人穿着件一尘不染的月白僧衣,却是天龙古寺中的疯和尚。
  现在他看来一点都不疯了。
  他对他们的态度很温和,他们对他却很恭谨就像是忠心的臣子对待君主。
  他们虽然就站在他对面,中间却摆着很大、很宽的一张桌子。无论在何时何地,他都永远和别人保持着段适当的距离。
  他的笑容虽可亲,却从来也没有人敢冒渎他;因为他就是当今武林中最富传奇的人物。
  他就是公子羽。
  屋子里清雅幽静,每一样东西都经过极仔细的选择,摆在最适当的地方。桌子上的东西却不多,除了那叠卷宗外,就只有一柄用黄缓包着的长剑。
  窗外花影移动,听不见人声,屋里也只有他们三个人。
  他不说话的时候,他们I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太大,他们都知道公子喜欢安静。
  卷宗合起。
  公子羽终于叹了口气,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我看这些东西?"他用两根手指,轻轻将卷宗推还给他们,仿佛生怕沾着了上面的血腥和杀气。
  然后他才接着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这些日子来,他一共杀了多少人?"吴画看看顾棋。
  顾棋道:"二十三个。"
  公子羽皱了皱眉,道:"十七天二十三个人?"顾棋道:"是。"公子羽叹了口气,道:"他杀的人是不是已太多了些?"顾棋道:"是太多了。"
  公子羽道:"听说你的棋友杨无忌也被他砍断了一只手。"顾旗道:"是。"公子羽笑了笑,道:"幸好用左手也一样可以下棋。"顾棋道:"是。"公子羽道:"杨无律是想为他的堂哥报仇,才去找傅红雪的?"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罗啸虎死了?"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诸葛断为什么要将他三个妻子全都杀死?"顾棋道:"因为她们对别的男人笑了笑。"
  公子羽道:"这两人个全无自知之明,一个太多疑,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吸收这种人加入我们的组织。"顾棋,吴画同时道:"是。"
  公子羽颜色又和缓了,道:"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刀法却不弱。"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星宿海的大搜魂手,也可以算是很厉害的功夫。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据说傅红雪近来一直很消沉,几乎天天都沉迷在醉乡里。"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可是你找的这些好手们,却还是连他的刀都挡不住。"顾棋不敢再开口,连一个"是"字都不敢说了。
  公子羽却在等着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回答必须明确简短,可是必须要有回答。没有回答,就表示他的问题不值得重视。
  任何不重视他的人,保证都会得到适当的惩罚。
  顾棋终于道:"他喝得虽多,手却还是很稳。
  公子羽道:"酒对他没有影响?"
  顾棋道;"有一点。"
  公子羽道:"什么影响?"
  顾棋道:"他出手反而更凶狠残酷。"
  公子羽沉吟着,缓缓道:"我想他一定很愤怒,所以他的刀更可怕。"顾棋没有问为什么。在公子羽面前,他只回答,不问。
  公子羽却已接着道:"因为愤怒也是种力量,一种可以推动人做很多事的力量."顾棋看着他,充满了佩服和尊敬。
  他从不轻视他的敌人。他的分析和判断永远正确。他对敌人的了解,也许比那个人自已更深刻。所以他成功了,他的成功,绝不是因为幸运。
  公子羽忽又问道:"他还是要等别人先出手再拔刀?
  顾棋道:"是。"
  公子羽四了口气,道:"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能后发制人的,绝对比先发制人更可怕。"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你知道为什么?"
  顾棋道:"因为一招击出,将发末发时,力量最软弱,他的刀就在这一瞬间切断了对方的命脉。"公子羽道:"别人能不能做到?"
  顾棋道:"不能。"
  公子羽道:"为什么?"
  顾棋道,"这一瞬即纵即逝,除了他之外,很少有人能抓得住。"公子羽微笑"看来你的武功又有精进了。"
  顾棋道:"略有一点。"
  他不敢说虚,他说的是实话。在公子羽面前,无论谁都必须说实话。
  公子羽笑容欢悦,道:"你想不想去试试他的刀有多快?"顾棋道:"不想。"
  公予羽道:"你自知不是他对手?"
  顾棋道:"据我所知,天下只有两个人能制住他。"公子羽道:"其中一个是叶开?"
  顾棋道:"是。"
  公子羽慢慢地站起,走到窗前,报开了窗户,满圆花香扑面面来。他静静地站着,不动,也不开口。顾旗、吴画更不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道:"有件事你们只怕还不知道。"顾棋仍然不敢问。
  公子羽道:"我不喜欢杀人,我这一生中,从未亲手杀过人。
  顾棋并不惊奇。有些人杀人是用不着自己动手的。
  公子羽道:"没有人能制住他,我最多也只能杀了他。"——因为他的人就像是一把刀,钢刀,你可以折断它,却绝不能使它弯曲。
  公子羽道:"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破例杀人。"
  ——因为他还有顾忌。他仁义无双的快名,并不是容易得来的,所以他不能杀人,更不能杀傅红雪。
  因为傅红雪并不是个大家都认为该杀的人。公子羽道:"所以我现在只有让他去杀人,杀得越多越好。"——让他杀到何时为止?杀到大家都想杀他的时候为止,杀到他疯狂时为止。
  公子羽道:"所以我们现在还可再给他点刺激,让他再多杀些。"他回过头,看着他们"我好像甚至还可以给些人让他杀."顾棋道:"我去安排。"
  公子羽道:"你准备安排些什么人让他杀?"
  顾棋道:"第一个是萧四无。"
  公子羽道:"为什么要选中这个人?"
  顾棋道:"因为这人已变了。"
  公子羽道:"我想你一定还可以安排些更有趣的人让他杀的。"他微笑着,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已想到最有趣的一个。"花香满园。
  公子羽背着双手,倘样在花丛中。他的心情很好,他相信他的属下定可以完成。
  可是他自己却不杀人的,从来都不杀.
  静夜,夜深。
  傅红雪不能睡。不睡虽然痛苦,睡了更痛苦。
  ——一个人睡在冰冷坚硬的木板床上,屋里充满了廉价客栈中那种独有的低贱卑俗的臭气,眼睁睁地看着图顶的屋顶,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些不该想的往事。
  ——没有根的浪子们,你们的悲哀和痛苦,有谁能了解?
  他宁可一个人游魂般在黑暗中游荡。
  有的窗户里还有灯光。
  窗户里的人还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睡?是不是夫妻两个人在欢愉后的疲倦中醒来,正用晚饭时剩下的莱煮泡饭吃?是不是孩子们在半夜醒了,父母们只好燃起灯替他好换尿布。
  这种生活虽然单调平凡,其中的乐趣,却是傅红雪这种人永远享受不到的。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他的心又开始刺痛。
  他又想喝酒。
  酒虽然不能解除任何痛苦,至少总可以使人暂时忘记。
  前面的暗巷中,有盏昏灯播曳。
  一个疲倦的老人,正在昏灯下默默地喝着闷酒。
  他摆这面摊已有三十五年。每天很早就要开始忙碌,买最便宜的肉骨头熬汤,卤点
 

 
分享到:
三字经59
狼和狐狸3
牡丹花仙7
吴刚伐桂
一战威震天 赵云长坂坡一人挑翻多少魏军武将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6
幼儿园的故事
聪明的农夫女儿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