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涯明月刀 >> 第十九章 刽子手

第十九章 刽子手

时间:2013/9/10 7:32:35  点击:2025 次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她看见了这闪光,她甚至还看见了飞溅出的血珠。
  血珠竟像是从她两眼之间溅出去的。她看见这些血珠,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了自己的鬼魂,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一双腿已脱离了躯体,反而踢了自己一脚。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左眼仿佛已能看见自己的右眼。
  有谁能了解她这种感觉?
  没有人。只有活人才能了解别人的感觉,死人的头颅却绝不会,因为已经被劈成两半。头颅已被劈成两半的人,本来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绝非刀太快,刀锋砍下时,视觉仍没有死,还可以看见这刹那间发生的事。
  这最后一刹那,一刹那究竟有多久?
  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奇怪的是,人们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刹那,竟能想到很多平时一天一夜都想不完的事。
  现在她想起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自己当然也永远不会说出来了,倪平三十三岁。
  "藏珍阁主"倪宝峰 ,男,使长剑,江湖后起一辈剑容中颇负盛名之快剑。
  独身未娶。
  倪家大院溃散后,常宿于名妓白如玉之玉香院.四月十九,傅红雪杀倪平。
  倪慧,二十岁。
  "藏珍阁主"次女,聪慧机敏,轻功极高,独门暗器天女花歹毒霸道,曾杀三人。
  独身未嫁。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倪慧。
  多情子,三十五岁。
  本姓胡身世不明,幼年时投入西方屋宿海门下少年时武功已有大成,所练"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为武林中七大秘技之,杀人无算。
  独身未娶。
  三月入关,奸杀女人六人。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多情子。
  罗啸虎,四十二岁。
  纵横河西之独行盗使刀,极自负,自命为江湖第一快刀。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一,傅红雪杀罗啸虎。
  杨无律,四十四岁。
  "白云观主"杨无忌之堂弟,昆仑门下,"飞龙十八式"造诣颇高,气量编狭;含眺必报,颇有扬无忌之风。
  少年出家,未娶。
  四月二十二,傅红雪杀杨无律.
  阴入地三十岁。
  金入木三十三岁。
  两人联手,杀人无算,号称"五行双杀",武功极诡秘.两人性情刻薄,一毛不拔,近年已成巨富。
  阴入地好色.
  金入本天阉。
  四月二十三,傅红雪杀阴人地,金入木.
  诸葛断,五十岁。
  关西"罗一刀"衣钵传人,冷酪多疑,好杀人.鳏居已久。
  本曾娶妻三次,妻子三人都死于他自已刀下。无子女。
  四月二十四,傅红雪杀诸葛断.
  一枝花千里香,二十九岁。
  采花盗,擅轻功迷药。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五,傅红雪杀千里香。
  厚厚的卷宗中还有一大叠资料,是站在他对面的两个人从各地找来的。
  他只翻了这几页,就没有再看下去。
  站着的两人,一个是青衣白袜的顾棋,另一人穿着件一尘不染的月白僧衣,却是天龙古寺中的疯和尚。
  现在他看来一点都不疯了。
  他对他们的态度很温和,他们对他却很恭谨就像是忠心的臣子对待君主。
  他们虽然就站在他对面,中间却摆着很大、很宽的一张桌子。无论在何时何地,他都永远和别人保持着段适当的距离。
  他的笑容虽可亲,却从来也没有人敢冒渎他;因为他就是当今武林中最富传奇的人物。
  他就是公子羽。
  屋子里清雅幽静,每一样东西都经过极仔细的选择,摆在最适当的地方。桌子上的东西却不多,除了那叠卷宗外,就只有一柄用黄缓包着的长剑。
  窗外花影移动,听不见人声,屋里也只有他们三个人。
  他不说话的时候,他们I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太大,他们都知道公子喜欢安静。
  卷宗合起。
  公子羽终于叹了口气,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我看这些东西?"他用两根手指,轻轻将卷宗推还给他们,仿佛生怕沾着了上面的血腥和杀气。
  然后他才接着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这些日子来,他一共杀了多少人?"吴画看看顾棋。
  顾棋道:"二十三个。"
  公子羽皱了皱眉,道:"十七天二十三个人?"顾棋道:"是。"公子羽叹了口气,道:"他杀的人是不是已太多了些?"顾棋道:"是太多了。"
  公子羽道:"听说你的棋友杨无忌也被他砍断了一只手。"顾旗道:"是。"公子羽笑了笑,道:"幸好用左手也一样可以下棋。"顾棋道:"是。"公子羽道:"杨无律是想为他的堂哥报仇,才去找傅红雪的?"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罗啸虎死了?"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诸葛断为什么要将他三个妻子全都杀死?"顾棋道:"因为她们对别的男人笑了笑。"
  公子羽道:"这两人个全无自知之明,一个太多疑,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吸收这种人加入我们的组织。"顾棋,吴画同时道:"是。"
  公子羽颜色又和缓了,道:"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刀法却不弱。"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星宿海的大搜魂手,也可以算是很厉害的功夫。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据说傅红雪近来一直很消沉,几乎天天都沉迷在醉乡里。"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可是你找的这些好手们,却还是连他的刀都挡不住。"顾棋不敢再开口,连一个"是"字都不敢说了。
  公子羽却在等着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回答必须明确简短,可是必须要有回答。没有回答,就表示他的问题不值得重视。
  任何不重视他的人,保证都会得到适当的惩罚。
  顾棋终于道:"他喝得虽多,手却还是很稳。
  公子羽道:"酒对他没有影响?"
  顾棋道;"有一点。"
  公子羽道:"什么影响?"
  顾棋道:"他出手反而更凶狠残酷。"
  公子羽沉吟着,缓缓道:"我想他一定很愤怒,所以他的刀更可怕。"顾棋没有问为什么。在公子羽面前,他只回答,不问。
  公子羽却已接着道:"因为愤怒也是种力量,一种可以推动人做很多事的力量."顾棋看着他,充满了佩服和尊敬。
  他从不轻视他的敌人。他的分析和判断永远正确。他对敌人的了解,也许比那个人自已更深刻。所以他成功了,他的成功,绝不是因为幸运。
  公子羽忽又问道:"他还是要等别人先出手再拔刀?
  顾棋道:"是。"
  公子羽四了口气,道:"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能后发制人的,绝对比先发制人更可怕。"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你知道为什么?"
  顾棋道:"因为一招击出,将发末发时,力量最软弱,他的刀就在这一瞬间切断了对方的命脉。"公子羽道:"别人能不能做到?"
  顾棋道:"不能。"
  公子羽道:"为什么?"
  顾棋道,"这一瞬即纵即逝,除了他之外,很少有人能抓得住。"公子羽微笑"看来你的武功又有精进了。"
  顾棋道:"略有一点。"
  他不敢说虚,他说的是实话。在公子羽面前,无论谁都必须说实话。
  公子羽笑容欢悦,道:"你想不想去试试他的刀有多快?"顾棋道:"不想。"
  公予羽道:"你自知不是他对手?"
  顾棋道:"据我所知,天下只有两个人能制住他。"公子羽道:"其中一个是叶开?"
  顾棋道:"是。"
  公子羽慢慢地站起,走到窗前,报开了窗户,满圆花香扑面面来。他静静地站着,不动,也不开口。顾旗、吴画更不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道:"有件事你们只怕还不知道。"顾棋仍然不敢问。
  公子羽道:"我不喜欢杀人,我这一生中,从未亲手杀过人。
  顾棋并不惊奇。有些人杀人是用不着自己动手的。
  公子羽道:"没有人能制住他,我最多也只能杀了他。"——因为他的人就像是一把刀,钢刀,你可以折断它,却绝不能使它弯曲。
  公子羽道:"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破例杀人。"
  ——因为他还有顾忌。他仁义无双的快名,并不是容易得来的,所以他不能杀人,更不能杀傅红雪。
  因为傅红雪并不是个大家都认为该杀的人。公子羽道:"所以我现在只有让他去杀人,杀得越多越好。"——让他杀到何时为止?杀到大家都想杀他的时候为止,杀到他疯狂时为止。
  公子羽道:"所以我们现在还可再给他点刺激,让他再多杀些。"他回过头,看着他们"我好像甚至还可以给些人让他杀."顾棋道:"我去安排。"
  公子羽道:"你准备安排些什么人让他杀?"
  顾棋道:"第一个是萧四无。"
  公子羽道:"为什么要选中这个人?"
  顾棋道:"因为这人已变了。"
  公子羽道:"我想你一定还可以安排些更有趣的人让他杀的。"他微笑着,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已想到最有趣的一个。"花香满园。
  公子羽背着双手,倘样在花丛中。他的心情很好,他相信他的属下定可以完成。
  可是他自己却不杀人的,从来都不杀.
  静夜,夜深。
  傅红雪不能睡。不睡虽然痛苦,睡了更痛苦。
  ——一个人睡在冰冷坚硬的木板床上,屋里充满了廉价客栈中那种独有的低贱卑俗的臭气,眼睁睁地看着图顶的屋顶,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些不该想的往事。
  ——没有根的浪子们,你们的悲哀和痛苦,有谁能了解?
  他宁可一个人游魂般在黑暗中游荡。
  有的窗户里还有灯光。
  窗户里的人还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睡?是不是夫妻两个人在欢愉后的疲倦中醒来,正用晚饭时剩下的莱煮泡饭吃?是不是孩子们在半夜醒了,父母们只好燃起灯替他好换尿布。
  这种生活虽然单调平凡,其中的乐趣,却是傅红雪这种人永远享受不到的。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他的心又开始刺痛。
  他又想喝酒。
  酒虽然不能解除任何痛苦,至少总可以使人暂时忘记。
  前面的暗巷中,有盏昏灯播曳。
  一个疲倦的老人,正在昏灯下默默地喝着闷酒。
  他摆这面摊已有三十五年。每天很早就要开始忙碌,买最便宜的肉骨头熬汤,卤点大家都可以吃得起的下酒莱,从黄昏时就开始摆摊子,直到凌晨。
  这三十五中来,他的生活几乎没有变动过。他唯一的乐趣,就是……。
  只有夜晚喝了一点酒之后,他才进入一个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一个和平美丽的世界,一个绝没有人会吃人的世界。虽然这世界只有在幻想中存在,他却已觉得很不错了。一个人只至还能保留一点幻想,就已很不错了。
  傅红雪到了昏灯下。
  "给我两斤酒。"
  只要能醉,随便什么酒都无妨。
  面摊旁只有两三张破旧的木桌,他坐下来发现自已并不是唯一的客人,还有个身材很魁伟的大汉本来正在用大碗吃面,大碗喝酒,此刻却停了下来,吃惊地看着傅红雪。
  他认得这个脸色苍白的"病鬼",他曾经吃过这病鬼的苦头,在那个头戴茉莉花的女人的小屋里。
  仗着几分酒意,他居然走了过来,随着笑道:"想不到你也喜欢喝酒,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喝酒的人,酒量一定不错。"傅红雪不理他。
  大汉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我佩服你,你看来虽然是个病鬼,其实却是条好汉。"傅红雪还是不理他。他脸皮再厚,也不能不走了,谁知傅红雪却忽然道:"坐"一个人就算已习惯了孤独和寂寞,但有时还是会觉得很难忍受,他忽然希望能有个人陪在他身旁,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好,越极俗无知的人越好,因为这种人不能接触到他内心深处的痛苦。
  大汉却喜出望外,立刻坐下来,大声叫道"再切一条猪尾巴,两个鸭头。"他又笑道:"只可惜鸭头是早巳被人砍下来的,让我来砍,一定更干净利落。"卖面的老人也有了几分酒意,用眼睛横着他,道:"你常砍鸭头?"大汉道:"鸭头人头我都常砍。"
  他拍着胸脯:"不是我吹牛,砍头的本事,附近几百里地内只怕数我第一。"老人道,"你是干什么的?"
  大汉道:"我是个刽子手,本府十三县里,第一号刽子手,有人要请我砍他的头,少说也得送我个百儿八十两的。"老人道:"你要砍人家的脑袋,人家还要送银子给你?"大汉道:"送少了我不干。"
  老人道:"你凭什么?"
  大汉伸出巨大的手掌,道:"就凭我这双手,和我那把份量特别加重的鬼头刀。"他比了个砍人的手势"我一刀砍下去,被砍的人有时候甚至还不知道自已的脑袋已掉了。"老人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刀,人家凭什么要送银子给你?"大汉道:"因为长痛不如短痛,由我来砍,至少还能落个痛快。"老人道:"别人难道就没法子一刀把脑袋砍下来么?"大汉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跟我一起来的那小伙子?"老人道:"他怎么样?"
  大汉道:"他也是个刽子手,为了要干这行,用西瓜当靶子,练了好几年,自已就觉得很有把握了,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把我看在眼里。"老人道:"有什么不对?"
  大汉道:"法场上的威风和杀气,只怕你连做梦都想不到,一上了法场他两条腿就发软,砍了十七八刀,那犯人的脑袋还连在脖子上,痛得满地打滚,象杀猪般惨叫。"他叹着气,又道:"你想想,一个人被砍了十七八刀还没断气,那是什么滋味?"老人的脸也已发白,道:"由你来砍,就只要一刀?"大汉道:"保证只要一刀,又干净,又痛快。"老人道:"砍脑袋难道还有什么学问?"
  大汉道:"这其中的学问可真大极了。"
  老人忍不住把自己的酒也搬了过来。坐在旁边,道:"你说来听听。"大汉道:"那不但要眼明手快,还得先摸清楚被砍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老人道:"为什么7"
  大汉道:"因为有的人天生胆子大,挨刀的时候,腰干还是挺得笔直,脖子也不会缩进去,砍这种人的脑袋最容易。"有了听众,他说得更高兴"可是有些人一上了法场,骨头就酥了,裤档里又是屎,又是尿,连拉都拔不起来。"老人道:"他爬在地上,难道你就砍不下他的脑袋?"大汉道:"砍不下。"
  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颈子后面的骨头强硬,一定要先找出骨节眼上的那条线,才能一刀砍下他的脑袋。"他接着道:"我若知道挨刀的犯人是个孬种,我就得先准备好。"老人道:"准备好什么?"
  大汉道:"通常我总会先灌他几杯酒,壮壮他的胆子,可是真把他灌醉了也不行,所以我还得先打听出他的酒量有多大。"老人道:"然后呢。"
  大汉道:"上了法场后,他若还不敢伸脖子,我就在他腰杆上踢一脚,他一伸脑袋,我就手起刀落,还得尽快拿出那个我早就准备好的馒头来。"老人道:"要馒头干什么?"
  大汉道:"他脑袋一落,我就得把馒头塞进他的脖子里去。"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我不能让脖子里喷出来的血耀到我身上,馒头的大小刚好又能吸血,等到法场的人散了,那馒头还是热的.我就乘热把它吃了下去。"老人皱眉道:"为什么要吃那馒头?"
  大汉道:"因为吃了能壮胆。"
  他喝了杯酒,又笑道:"干我们这行的,人杀得太多了也会变得胆寒的,开始时只不过晚上睡不着,后来说不定就会发疯。"老人道:"是真疯?"
  大汉道:"我师父就疯了,他只干了二十年刽子手就疯了,总说有冤魂要找他索命,要砍他的脑袋。有一天,他竟将自己的脑袋塞进火炉里去了。"老人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今天你喝的酒我请客。"大汉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你赚这种钱实在不容易,将来你一定也会发疯的。"大汉大笑"你要请客,我不喝也是白不喝,可是我绝不会疯。"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我喜欢干这行。"
  老人皱眉道:"你真的喜欢?"
  大汉笑道:"别的人杀人要犯法,我杀人却有钱拿,这么好的事,你还能到哪里去找?"他忽然转头去问傅红雪:"你呢?你是干哪一行的?"傅红雪没有回答。他的胃又在收缩,仿佛又将呕吐。
  黑暗中却忽然有人玲冷道:"他跟你一样,他也是个刽子手。
  长夜已将尽。
  黎明之前,总是一夜中最黑暗的时候,这人就站在最黑暗处。
  大汉吃了惊;"你说他也是个刽子手?"
  黑暗中的人影点点头,道:"只不过他还比不上你。"大汉道:"哪点比不上我?"
  黑暗中的人影道:"对你来说,杀人不但是件很轻松的事,而且也是件很偷快的事。"大汉道:"他呢?"
  黑暗中的人影道:"他杀人却很痛苦,现在他晚上就已睡不着。"——开始的时候晚上睡不着,后来就会发疯。大汉道:"他己杀过不少人"黑暗中的人彤道:"以前的不算,这十七天他已杀了二十三个。"大汉道:"他杀人有没有钱拿"黑暗中的人影道:"没有。"大汉道:"又没有钱拿,又痛苦,他还要杀人?"黑暗中的人影道:"是的。"大汉道:"以后他还要继续杀?"黑暗中的人影道:"不但以后要杀,现在就要杀。"大汉立刻紧张,道:"现在他要杀谁。"黑暗中的人影道:"杀我。" 第十九章 刽子手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她看见了这闪光,她甚至还看见了飞溅出的血珠。
  血珠竟像是从她两眼之间溅出去的。她看见这些血珠,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了自己的鬼魂,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一双腿已脱离了躯体,反而踢了自己一脚。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左眼仿佛已能看见自己的右眼。
  有谁能了解她这种感觉?
  没有人。只有活人才能了解别人的感觉,死人的头颅却绝不会,因为已经被劈成两半。头颅已被劈成两半的人,本来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绝非刀太快,刀锋砍下时,视觉仍没有死,还可以看见这刹那间发生的事。
  这最后一刹那,一刹那究竟有多久?
  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奇怪的是,人们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刹那,竟能想到很多平时一天一夜都想不完的事。
  现在她想起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自己当然也永远不会说出来了,倪平三十三岁。
  "藏珍阁主"倪宝峰 ,男,使长剑,江湖后起一辈剑容中颇负盛名之快剑。
  独身未娶。
  倪家大院溃散后,常宿于名妓白如玉之玉香院.四月十九,傅红雪杀倪平。
  倪慧,二十岁。
  "藏珍阁主"次女,聪慧机敏,轻功极高,独门暗器天女花歹毒霸道,曾杀三人。
  独身未嫁。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倪慧。
  多情子,三十五岁。
  本姓胡身世不明,幼年时投入西方屋宿海门下少年时武功已有大成,所练"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为武林中七大秘技之,杀人无算。
  独身未娶。
  三月入关,奸杀女人六人。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多情子。
  罗啸虎,四十二岁。
  纵横河西之独行盗使刀,极自负,自命为江湖第一快刀。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一,傅红雪杀罗啸虎。
  杨无律,四十四岁。
  "白云观主"杨无忌之堂弟,昆仑门下,"飞龙十八式"造诣颇高,气量编狭;含眺必报,颇有扬无忌之风。
  少年出家,未娶。
  四月二十二,傅红雪杀杨无律.
  阴入地三十岁。
  金入木三十三岁。
  两人联手,杀人无算,号称"五行双杀",武功极诡秘.两人性情刻薄,一毛不拔,近年已成巨富。
  阴入地好色.
  金入本天阉。
  四月二十三,傅红雪杀阴人地,金入木.
  诸葛断,五十岁。
  关西"罗一刀"衣钵传人,冷酪多疑,好杀人.鳏居已久。
  本曾娶妻三次,妻子三人都死于他自已刀下。无子女。
  四月二十四,傅红雪杀诸葛断.
  一枝花千里香,二十九岁。
  采花盗,擅轻功迷药。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五,傅红雪杀千里香。
  厚厚的卷宗中还有一大叠资料,是站在他对面的两个人从各地找来的。
  他只翻了这几页,就没有再看下去。
  站着的两人,一个是青衣白袜的顾棋,另一人穿着件一尘不染的月白僧衣,却是天龙古寺中的疯和尚。
  现在他看来一点都不疯了。
  他对他们的态度很温和,他们对他却很恭谨就像是忠心的臣子对待君主。
  他们虽然就站在他对面,中间却摆着很大、很宽的一张桌子。无论在何时何地,他都永远和别人保持着段适当的距离。
  他的笑容虽可亲,却从来也没有人敢冒渎他;因为他就是当今武林中最富传奇的人物。
  他就是公子羽。
  屋子里清雅幽静,每一样东西都经过极仔细的选择,摆在最适当的地方。桌子上的东西却不多,除了那叠卷宗外,就只有一柄用黄缓包着的长剑。
  窗外花影移动,听不见人声,屋里也只有他们三个人。
  他不说话的时候,他们I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太大,他们都知道公子喜欢安静。
  卷宗合起。
  公子羽终于叹了口气,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我看这些东西?"他用两根手指,轻轻将卷宗推还给他们,仿佛生怕沾着了上面的血腥和杀气。
  然后他才接着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这些日子来,他一共杀了多少人?"吴画看看顾棋。
  顾棋道:"二十三个。"
  公子羽皱了皱眉,道:"十七天二十三个人?"顾棋道:"是。"公子羽叹了口气,道:"他杀的人是不是已太多了些?"顾棋道:"是太多了。"
  公子羽道:"听说你的棋友杨无忌也被他砍断了一只手。"顾旗道:"是。"公子羽笑了笑,道:"幸好用左手也一样可以下棋。"顾棋道:"是。"公子羽道:"杨无律是想为他的堂哥报仇,才去找傅红雪的?"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罗啸虎死了?"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诸葛断为什么要将他三个妻子全都杀死?"顾棋道:"因为她们对别的男人笑了笑。"
  公子羽道:"这两人个全无自知之明,一个太多疑,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吸收这种人加入我们的组织。"顾棋,吴画同时道:"是。"
  公子羽颜色又和缓了,道:"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刀法却不弱。"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星宿海的大搜魂手,也可以算是很厉害的功夫。
  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据说傅红雪近来一直很消沉,几乎天天都沉迷在醉乡里。"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可是你找的这些好手们,却还是连他的刀都挡不住。"顾棋不敢再开口,连一个"是"字都不敢说了。
  公子羽却在等着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回答必须明确简短,可是必须要有回答。没有回答,就表示他的问题不值得重视。
  任何不重视他的人,保证都会得到适当的惩罚。
  顾棋终于道:"他喝得虽多,手却还是很稳。
  公子羽道:"酒对他没有影响?"
  顾棋道;"有一点。"
  公子羽道:"什么影响?"
  顾棋道:"他出手反而更凶狠残酷。"
  公子羽沉吟着,缓缓道:"我想他一定很愤怒,所以他的刀更可怕。"顾棋没有问为什么。在公子羽面前,他只回答,不问。
  公子羽却已接着道:"因为愤怒也是种力量,一种可以推动人做很多事的力量."顾棋看着他,充满了佩服和尊敬。
  他从不轻视他的敌人。他的分析和判断永远正确。他对敌人的了解,也许比那个人自已更深刻。所以他成功了,他的成功,绝不是因为幸运。
  公子羽忽又问道:"他还是要等别人先出手再拔刀?
  顾棋道:"是。"
  公子羽四了口气,道:"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能后发制人的,绝对比先发制人更可怕。"顾棋道:"是。"
  公子羽道:"你知道为什么?"
  顾棋道:"因为一招击出,将发末发时,力量最软弱,他的刀就在这一瞬间切断了对方的命脉。"公子羽道:"别人能不能做到?"
  顾棋道:"不能。"
  公子羽道:"为什么?"
  顾棋道,"这一瞬即纵即逝,除了他之外,很少有人能抓得住。"公子羽微笑"看来你的武功又有精进了。"
  顾棋道:"略有一点。"
  他不敢说虚,他说的是实话。在公子羽面前,无论谁都必须说实话。
  公子羽笑容欢悦,道:"你想不想去试试他的刀有多快?"顾棋道:"不想。"
  公予羽道:"你自知不是他对手?"
  顾棋道:"据我所知,天下只有两个人能制住他。"公子羽道:"其中一个是叶开?"
  顾棋道:"是。"
  公子羽慢慢地站起,走到窗前,报开了窗户,满圆花香扑面面来。他静静地站着,不动,也不开口。顾旗、吴画更不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道:"有件事你们只怕还不知道。"顾棋仍然不敢问。
  公子羽道:"我不喜欢杀人,我这一生中,从未亲手杀过人。
  顾棋并不惊奇。有些人杀人是用不着自己动手的。
  公子羽道:"没有人能制住他,我最多也只能杀了他。"——因为他的人就像是一把刀,钢刀,你可以折断它,却绝不能使它弯曲。
  公子羽道:"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破例杀人。"
  ——因为他还有顾忌。他仁义无双的快名,并不是容易得来的,所以他不能杀人,更不能杀傅红雪。
  因为傅红雪并不是个大家都认为该杀的人。公子羽道:"所以我现在只有让他去杀人,杀得越多越好。"——让他杀到何时为止?杀到大家都想杀他的时候为止,杀到他疯狂时为止。
  公子羽道:"所以我们现在还可再给他点刺激,让他再多杀些。"他回过头,看着他们"我好像甚至还可以给些人让他杀."顾棋道:"我去安排。"
  公子羽道:"你准备安排些什么人让他杀?"
  顾棋道:"第一个是萧四无。"
  公子羽道:"为什么要选中这个人?"
  顾棋道:"因为这人已变了。"
  公子羽道:"我想你一定还可以安排些更有趣的人让他杀的。"他微笑着,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已想到最有趣的一个。"花香满园。
  公子羽背着双手,倘样在花丛中。他的心情很好,他相信他的属下定可以完成。
  可是他自己却不杀人的,从来都不杀.
  静夜,夜深。
  傅红雪不能睡。不睡虽然痛苦,睡了更痛苦。
  ——一个人睡在冰冷坚硬的木板床上,屋里充满了廉价客栈中那种独有的低贱卑俗的臭气,眼睁睁地看着图顶的屋顶,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些不该想的往事。
  ——没有根的浪子们,你们的悲哀和痛苦,有谁能了解?
  他宁可一个人游魂般在黑暗中游荡。
  有的窗户里还有灯光。
  窗户里的人还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睡?是不是夫妻两个人在欢愉后的疲倦中醒来,正用晚饭时剩下的莱煮泡饭吃?是不是孩子们在半夜醒了,父母们只好燃起灯替他好换尿布。
  这种生活虽然单调平凡,其中的乐趣,却是傅红雪这种人永远享受不到的。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他的心又开始刺痛。
  他又想喝酒。
  酒虽然不能解除任何痛苦,至少总可以使人暂时忘记。
  前面的暗巷中,有盏昏灯播曳。
  一个疲倦的老人,正在昏灯下默默地喝着闷酒。
  他摆这面摊已有三十五年。每天很早就要开始忙碌,买最便宜的肉骨头熬汤,卤点大家都可以吃得起的下酒莱,从黄昏时就开始摆摊子,直到凌晨。
  这三十五中来,他的生活几乎没有变动过。他唯一的乐趣,就是……。
  只有夜晚喝了一点酒之后,他才进入一个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一个和平美丽的世界,一个绝没有人会吃人的世界。虽然这世界只有在幻想中存在,他却已觉得很不错了。一个人只至还能保留一点幻想,就已很不错了。
  傅红雪到了昏灯下。
  "给我两斤酒。"
  只要能醉,随便什么酒都无妨。
  面摊旁只有两三张破旧的木桌,他坐下来发现自已并不是唯一的客人,还有个身材很魁伟的大汉本来正在用大碗吃面,大碗喝酒,此刻却停了下来,吃惊地看着傅红雪。
  他认得这个脸色苍白的"病鬼",他曾经吃过这病鬼的苦头,在那个头戴茉莉花的女人的小屋里。
  仗着几分酒意,他居然走了过来,随着笑道:"想不到你也喜欢喝酒,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喝酒的人,酒量一定不错。"傅红雪不理他。
  大汉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我佩服你,你看来虽然是个病鬼,其实却是条好汉。"傅红雪还是不理他。他脸皮再厚,也不能不走了,谁知傅红雪却忽然道:"坐"一个人就算已习惯了孤独和寂寞,但有时还是会觉得很难忍受,他忽然希望能有个人陪在他身旁,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好,越极俗无知的人越好,因为这种人不能接触到他内心深处的痛苦。
  大汉却喜出望外,立刻坐下来,大声叫道"再切一条猪尾巴,两个鸭头。"他又笑道:"只可惜鸭头是早巳被人砍下来的,让我来砍,一定更干净利落。"卖面的老人也有了几分酒意,用眼睛横着他,道:"你常砍鸭头?"大汉道:"鸭头人头我都常砍。"
  他拍着胸脯:"不是我吹牛,砍头的本事,附近几百里地内只怕数我第一。"老人道,"你是干什么的?"
  大汉道:"我是个刽子手,本府十三县里,第一号刽子手,有人要请我砍他的头,少说也得送我个百儿八十两的。"老人道:"你要砍人家的脑袋,人家还要送银子给你?"大汉道:"送少了我不干。"
  老人道:"你凭什么?"
  大汉伸出巨大的手掌,道:"就凭我这双手,和我那把份量特别加重的鬼头刀。"他比了个砍人的手势"我一刀砍下去,被砍的人有时候甚至还不知道自已的脑袋已掉了。"老人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刀,人家凭什么要送银子给你?"大汉道:"因为长痛不如短痛,由我来砍,至少还能落个痛快。"老人道:"别人难道就没法子一刀把脑袋砍下来么?"大汉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跟我一起来的那小伙子?"老人道:"他怎么样?"
  大汉道:"他也是个刽子手,为了要干这行,用西瓜当靶子,练了好几年,自已就觉得很有把握了,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把我看在眼里。"老人道:"有什么不对?"
  大汉道:"法场上的威风和杀气,只怕你连做梦都想不到,一上了法场他两条腿就发软,砍了十七八刀,那犯人的脑袋还连在脖子上,痛得满地打滚,象杀猪般惨叫。"他叹着气,又道:"你想想,一个人被砍了十七八刀还没断气,那是什么滋味?"老人的脸也已发白,道:"由你来砍,就只要一刀?"大汉道:"保证只要一刀,又干净,又痛快。"老人道:"砍脑袋难道还有什么学问?"
  大汉道:"这其中的学问可真大极了。"
  老人忍不住把自己的酒也搬了过来。坐在旁边,道:"你说来听听。"大汉道:"那不但要眼明手快,还得先摸清楚被砍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老人道:"为什么7"
  大汉道:"因为有的人天生胆子大,挨刀的时候,腰干还是挺得笔直,脖子也不会缩进去,砍这种人的脑袋最容易。"有了听众,他说得更高兴"可是有些人一上了法场,骨头就酥了,裤档里又是屎,又是尿,连拉都拔不起来。"老人道:"他爬在地上,难道你就砍不下他的脑袋?"大汉道:"砍不下。"
  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颈子后面的骨头强硬,一定要先找出骨节眼上的那条线,才能一刀砍下他的脑袋。"他接着道:"我若知道挨刀的犯人是个孬种,我就得先准备好。"老人道:"准备好什么?"
  大汉道:"通常我总会先灌他几杯酒,壮壮他的胆子,可是真把他灌醉了也不行,所以我还得先打听出他的酒量有多大。"老人道:"然后呢。"
  大汉道:"上了法场后,他若还不敢伸脖子,我就在他腰杆上踢一脚,他一伸脑袋,我就手起刀落,还得尽快拿出那个我早就准备好的馒头来。"老人道:"要馒头干什么?"
  大汉道:"他脑袋一落,我就得把馒头塞进他的脖子里去。"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我不能让脖子里喷出来的血耀到我身上,馒头的大小刚好又能吸血,等到法场的人散了,那馒头还是热的.我就乘热把它吃了下去。"老人皱眉道:"为什么要吃那馒头?"
  大汉道:"因为吃了能壮胆。"
  他喝了杯酒,又笑道:"干我们这行的,人杀得太多了也会变得胆寒的,开始时只不过晚上睡不着,后来说不定就会发疯。"老人道:"是真疯?"
  大汉道:"我师父就疯了,他只干了二十年刽子手就疯了,总说有冤魂要找他索命,要砍他的脑袋。有一天,他竟将自己的脑袋塞进火炉里去了。"老人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今天你喝的酒我请客。"大汉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你赚这种钱实在不容易,将来你一定也会发疯的。"大汉大笑"你要请客,我不喝也是白不喝,可是我绝不会疯。"老人道:"为什么?"
  大汉道:"因为我喜欢干这行。"
  老人皱眉道:"你真的喜欢?"
  大汉笑道:"别的人杀人要犯法,我杀人却有钱拿,这么好的事,你还能到哪里去找?"他忽然转头去问傅红雪:"你呢?你是干哪一行的?"傅红雪没有回答。他的胃又在收缩,仿佛又将呕吐。
  黑暗中却忽然有人玲冷道:"他跟你一样,他也是个刽子手。
  长夜已将尽。
  黎明之前,总是一夜中最黑暗的时候,这人就站在最黑暗处。
  大汉吃了惊;"你说他也是个刽子手?"
  黑暗中的人影点点头,道:"只不过他还比不上你。"大汉道:"哪点比不上我?"
  黑暗中的人影道:"对你来说,杀人不但是件很轻松的事,而且也是件很偷快的事。"大汉道:"他呢?"
  黑暗中的人影道:"他杀人却很痛苦,现在他晚上就已睡不着。"——开始的时候晚上睡不着,后来就会发疯。大汉道:"他己杀过不少人"黑暗中的人彤道:"以前的不算,这十七天他已杀了二十三个。"大汉道:"他杀人有没有钱拿"黑暗中的人影道:"没有。"大汉道:"又没有钱拿,又痛苦,他还要杀人?"黑暗中的人影道:"是的。"大汉道:"以后他还要继续杀?"黑暗中的人影道:"不但以后要杀,现在就要杀。"大汉立刻紧张,道:"现在他要杀谁。"黑暗中的人影道:"杀我。" 
 

 
分享到:
三字经60
美国女画家回忆慈禧到底有多漂亮
田横五百壮士
像这般骑着驴子行走的日子,对清朝后宫的女子来说,少之又少。
风流天子召妓入宫
揭秘中国古代七对最恩爱的皇帝夫妻
苹果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