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第六十五章 利用

第六十五章 利用

时间:2013/9/9 5:54:42  点击:2975 次
  阿飞道:"恩人?"
  林仙儿道:"吕凤先一直在逼我,折磨我,我想死都不能,着不是他救了我,我只怕已……"说到这里,她的泪已流下。
  阿飞怔住。
  林仙儿流着泪道:"我本来以为你会为我报答他的,可是现在,现在你……"上官金虹突然道:"杀人,也是许多种报答的方法之一。"林仙儿转过头,道:"你……你要他去为你杀人?"上官金虹道:"他欠我一条命为何不该将另一人的命来还我?"林仙儿道:"你救的是我,不是他。"
  上官金虹道:"你的债就是他的债,是么?"
  林仙儿转回头,凝注着阿飞。
  阿飞咬着牙,一字字道:"她的债,我还!"
  上官金虹道:"你不欠人的债?"
  阿飞道:"从不!"
  上官金虹嘴角又有了笑意,道:"你准备用谁的命来还我?"阿飞道:"除了一个人,都可以。"
  上官金虹道:"除了谁?"
  阿飞道:"李寻欢!"
  上官金虹冷笑道:"你不敢去杀他?"
  阿飞目中充满了痛苦,道:"我不敢,因为我欠他的更多。"上官金虹居然笑了,道:"很好,你既不欠他,也就不会欠我。"阿飞道:"你要我去杀谁?"
  上官金虹慢慢的转过身,道:"你跟我来。"
  夜已临,阿飞并没有挽着林汕几的手,因为他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奇异的不安,却说不出是为了什么?
  上官金虹走在他前面,没有回头。
  可是阿飞总觉得自己仿佛还是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心里总觉得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走得越远,压力越重。
  天畔已有星升起,囚野空洞,风已住。
  四下听不到一丝声音,连秋虫的低诉都已停止。
  天地间唯一的声音,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
  阿飞忽然发觉自己也有了脚步声,而且仿佛正和上宫金虹的脚步配合,一声接着一声,配合成一种奇特的节奏。,一只蟋蟀自枯草丛中跃出,竟似被这种奇特的脚步声所惊,突又跃了回去--连这脚步声都仿佛带着种杀气。
  这是为了什么?
  阿飞走路一向没有声音,现在他的脚:"怎会忽然重了?"这又是为了什么。
  阿飞垂下头,突然发现了这原因--他每一步踏下,竟都恰巧在上宫金虹的前一步和后一步之间。
  他踏下第一步,上宫金虹才踏下第二步,他踏下第三步,上官金虹立刻踏下第四步--从来也没有错过一步。
  他若走炔,上官金虹也走快,他若走漫,上官金虹也走慢。
  开始时,当然是上宫金虹在配合他的。
  但现在,上官金虹走快,他脚步也不由自主跟着快了,上官盎虹走慢,他脚步也慢了下来。
  他的步法竟似已被上官金虹所控制,竟无法摆脱得开!
  阿飞掌心沁出了冷汗。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心里却又觉得这种走法很舒服,觉得身上每一根肌肉也都已放松。
  他身心都似已被这种奇异的节奏所催眠。
  这节奏竟似能慑人的魂魄。
  林汕儿显然也发觉了,美丽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一种混合着警惕、恐惧和怨恨的恶毒之意。
  阿飞是她的。
  只有她才能控制阿飞。
  她绝不许任何人从她这里将阿飞抢过去!
  荆无命还是站在那里,站在方才他脚步停下来的地方。
  日斜、日落、夜临、星升起……
  他的人没有移动,目光也没有移动,还是停留在路的尽蜘方才上官金虹的身影正是从此处消失的。
  现在,上宫金虹身影又自此处出现。
  荆无命首先看到他那顶宽大的斗笠,宽大的黄袍,看到他手里的青钢剑,剑光在星光下问动。
  然后,荆无命就看到了阿飞。
  若是别人远远见到,一定会以为此刻走在上官盆虹身后的人是荆无命,因为两人走路的步伐,竟如此奇特;谁也想不到阿飞竟已取代了荆无命的位置。
  荆无命的眼色更灰黯,黯得就像是无星无月,黎明前将晓的夜空,空空洞洞的,没有生命,甚至连"死"的味道部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他的脸却比眼色更空洞,更呆滞。
  上官金虹渐渐走近了,突然在他面前停下。
  阿飞的脚步竟也停下。
  上官金虹目光遥视着远方,并没有瞧荆无命一眼,突然伸手,抽出了荆无命腰带上插着的剑,淡淡道:"这柄剑你已用不着了。"荆无命道:"是。"
  他的声音也空洞得可怕,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是否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上官金虹手里还捏着那柄青钢剑的剑尖,将剑柄递了过去道:"这柄剑给你。"荆无命慢漫的伸出手,接过剑。
  上官金虹缓缓道:"现在你反正用什么剑都没有分别了。"他的人已走了过去,自始至终,从未瞧过荆无命一眼。
  阿飞也走了过去,也没有瞧他一眼。
  林仙儿却向他嫣然一笑,柔声道:"死,难道真的很困难么?"一片乌云掩住了星光。
  突然间,霹雳一声,暴雨倾盆。
  荆无命还皇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站在暴雨中。
  他全身都已渗透,眼角有水珠流落,是雨?还是泪?
  荆无命又怎会流泪?
  不流泪的人,通常只流血!
  剑,薄而锋利,也没有剑锷。
  灯光很稳定,剑光闪动,青光。
  窗子是关着的,窗外雨如注,屋子里没有风。
  阿飞在稳定的灯光下,凝注着这柄剑,目光也已久久未移动。
  上宫金虹却在凝注着他,悠悠道:"你看这柄剑如何?"阿飞长长吐了气,道:"好,很好。"
  上官金虹道:"比你以前用的剑如何?"
  阿飞道:"更轻些。"
  上官金虹突然自他手中取过剑,用两根手指将剑尖一抛,剑身立刻变成了圆圈,又"嗡"的一声,反弹了出去。
  "嗡嗡"之声如龙吟,良久不绝。
  阿飞冷漠的眼睛已炽热。
  上宫金虹嘴角带着笑意,道:"这又比你以前用的剑如何?"阿飞道:"我的剑如此一拗必断了。"
  上宫金虹一反手,剑削出。
  桌上的茶杯立被削断,如削腐竹。
  阿飞忍不住脱口赞道:"好剑!"
  上官金虹缓缓道:"的确是柄好剑,虽轻而不钝,虽薄而不脆,刚中带柔,刚中带韧,只因这柄剑看来虽粗劣简陋,其实却是当今铸剑的第一高手古大师的精品,而且是特地为荆无命的淬炼的。"他忽然向阿飞笑了笑,淡淡道:"称的剑路,仿佛和荆无命相同,是么?"阿飞道:"有几分相同。"
  上官金虹道:"他出于虽比你更毒更狠,但你却比他更稳更准,只因你比他能等,所以这柄剑你用来可能比他更合适。"阿飞沉默了很久,缓缓道:"这不是我的剑。"上官金虹道:"剑本无主,能者得之。"
  他漫慢地将剑递过去,目中闪动着一种奇特的笑意,道:"现在,这柄剑已是你的了。"阿飞又沉默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这不是我的剑。"上官金虹道:"只有这柄剑,才是你的剑,因为只有用这柄剑,你才能杀得了别人的。"他忽又笑了笑,接着道:"说不定也能杀得了我。"这一次,阿飞沉默得更久。
  上官金虹悠然道:"你欠我的,所以要为我杀人,所以我给称杀人的剑,这本就很公道。"阿飞终于伸出手,接过了剑。
  上官金虹道:"好,很好,有了这柄剑,明天你的债就可以还清了!"阿飞道:"你要我杀谁?"
  上官金虹缓缓道:"我要你杀的人,绝不会是你的朋友……"这句话未说完,他已走了回去,掩起门。
  只听他语声在门外道:"这两人都是我的客人,明日正午前,谁也不许打扰。"现在,屋子里又只剩下阿飞和林汕儿两个人了。
  林仙儿坐在那里,头始终未曾抬起。
  上官金虹在这屋里也耽了很久,始终没有瞧过一眼。
  她也没有开过口,只有在阿飞伸手去接剑,她嘴唇才动了动,仿佛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林仙儿忽然道:"你真的要替他去杀人?"阿飞叹了口气,道:"我欠他的,而且我己答应。"林林儿道:"你可知道他要你去杀谁?"阿飞道:"他还没有说。"
  林仙儿道:"你猜不出?"
  阿飞道:"你已猜出?"
  林仙儿缓缓道:"若是我猜的不错,他要你杀的人,一定是龙啸云。"阿飞皱眉道:"龙啸云?为什么?"
  林仙儿笑了笑,道:"因为龙啸云想要利用他,他却一向只会利用别人。"阿飞默然半晌,一字字道:"龙啸云本就早该死了的!"林仙儿道:"但你绝不能出手。"
  阿飞道:"为什么?"
  林仙儿没有口答,却反问道:"你可知道上官金虹为什么叫你替他下手?"阿飞沉吟着,道:"要别人去杀人,总比自己去杀容易。"林汕儿道:"但上官金虹要杀龙啸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何况,金钱帮门下高手如云,莫说一个龙啸云,就算有一百个,一千个,金钱帮还是一样可以杀得干干净净。上官金虹自己不屑出手,为何不令他属下出手?"阿飞道:"你知道这原因?"林仙儿笑了笑,道:"我当然知道……再过两天,就是初一了。"阿飞道:"初一又如何?"
  林仙儿道:"江溯中人人都知道,下个月初一,上官金虹就要和龙啸云结为兄弟。"阿飞皱眉道:"上官金虹的眼睛莫非瞎了?"
  林仙儿道:"他自然不屑和龙啸云结为兄弟,却又不愿背上失言背信的恶名,唯一的法子就是将龙啸云杀了。"她微笑着,缓缓道:"活人自然不能和死人结为兄弟的,是么?"阿飞没有说什么。
  林仙儿道:"但两人既已有结义之约,上官金虹自己就不能下手,也不能动用金钱帮的力量,所以才会来利用你。"她叹了口气,接着道:"要杀龙啸云,你的确比任何人都合适。"阿飞道:"为什么?"
  林仙儿道:"因为……你不是金钱帮的人,却是李寻欢的朋友,龙啸云对不起李寻欢,江湖中已有很多人知道。"她又叹了口气,接着道:"所以,你杀了龙啸云,别人一定会认为你是在替李寻欢出气,谁也不会怀疑到上官金虹头上。"阿飞冷冷道:"就算不为任何人,我也不容这种人活在世上。"林仙儿道:"可是,你若杀了龙啸云,上官金虹就会杀你。"阿飞默然。
  林仙儿道:"他杀你不但是为了要灭口,还要别人认为他在替龙啸云复仇,认为他很够义气。"阿飞目光移向手中的剑。
  林仙儿眼波流动,道:"上官金虹武功深不可测,你……你不是……"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忽然投入阿飞怀里,柔声道:"趁他不在,我们赶快逃吧。"阿飞道:"逃?"
  林仙儿道:"我知道你从不逃,但为了我,你能不能委屈一次?"。阿飞道:"不能。"林仙儿咬着嘴唇,道:"为了我也不能。"
  她的声音已发抖,泪已将落。
  她又用出了她的武器。
  阿飞却没有瞧她,目光仿佛已到了远方,缓缓道:"就因为你,我才不能这么样做。"林仙儿道:"为什么?"
  阿飞缓缓道:"为了你,我绝不能做食言背信的懦夫。"林仙儿道:"可是……可是……"
  她终于伏在阿飞胸膛上,痛哭起来,继续着道:"我不管你是英雄也好,懦夫也好,我爱的只是你,我只想要你活着陪着我。"阿飞冷漠坚定的目光似已又将融化,轻抚着她的柔发,道:"我现在不是在陪着你么?"林仙儿泪又流下,道:"我有时真不明白,你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阿飞道:"我想得很简单,所以不会改变。"
  越简单,变化就越少。
  林仙儿抬起了泪眼,盯着他,道;"永远也不会改变?"阿飞道:"永远!"
  他的回答也很简单。 
 

 
分享到:
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弟子规
飞箱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1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70
匏土革 木石金 丝与竹 乃八音 曰平上 曰去入 此四声 宜调协28
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文化的流氓皇帝是谁
爱哭的大象比利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