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恋传奇 >> 第九章 惺惺相惜

第九章 惺惺相惜

时间:2013/9/7 17:55:23  点击:2298 次
  楚留香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施茵既然没有死,那麽左明珠又怎能借她的魂而复活呢?
  左明珠的死本是千真万确,一点也不假的。
  张简斋一代名医,至少总该能分得出一个人的生死,他既已断定左明珠死了,她就本无复活之理。
  这问题的确很难解释,但楚留香却居然一点也不着急,看来竟像是早已胸有成竹似的,小秃子要请他喝豆腐脑,吃烧饼油条,他就去了。
  "请客"本是件很愉快的事,能请人的客,总比要人请愉快得多,最妙的是,越穷的人反而越喜欢请客。
  小秃子开心极了,简直恨不得把这小店的烧饼油条和豆腐脑全搬出来,不停的劝楚留香多吃一些。
  这时天还没有亮,东方刚现出谈淡的鱼肚白色。
  楚留香喝到第二碗豆腐脑的时候,小火神和小麻子也找来了,两人的脸色都很焦急,像是很紧张。
  小麻子还在不住东张西望,就像生怕有人跟踪似的。
  小火神一坐下来,就压低声音道:"昨天晚上又出了两件大事。。"楚留香道:"哦什麽事?"
  小火神道:"两件事都是在薛家庄里发生的……"小麻子抢着道;"薛衣人藏的几口宝剑,竟会不见了。"小火神道:"薛家庄里连烧饭的厨子都会几手剑法,守院的家丁包可说无一不是高手,这人竟能出入自如,而且还偷走了薛衣人的藏剑,不说别的,只说这份轻功,这份胆量,就已经非同小可。"他嘴里说着话,眼睛骨碌碌在楚留香脸上打转。
  楚留香笑了笑。道:"不错,有这种轻功的人实在不多,但这件事我早已知道了。"小火神怔了怔,连呼吸都停止了。
  小麻子屹吃道:"这……香帅你怎会知道的?"楚留香悠然道:"第一个知道宝剑失窃的人,自然是那偷剑的人,他故意停住语声,只见小火神和小麻子两人脸色却已发了白,而且正偷偷使眼色。"显然已认定了楚留香就是偷剑的人。
  楚留香这才微笑着接道:"但我知道这件事,却是薛衣人自己告诉我的。"小麻子松了口气,道:"这就难怪香帅比我们知道得还早了。"楚留香道:"第二件事呢?"
  小火神声音压得更低,道:"薛家庄昨天晚上居然来了刺客。"楚留香也觉得有些意外,皱眉道:"刺客?要谋刺谁?"小火神道:"薛衣人。"
  楚留香缓缓抬起手,不知不觉又摸在鼻子上了。
  小火神道:"薛衣人号称天下第一剑客,居然有人敢去刺杀他,这人的胆子,实在比老虎还大。"他一面说话,一面不住用眼角偷去看楚留香。
  楚留香忍不住笑道:"你既然以为这人就是我,为什麽不说出来呢?"小火神脸红了,吃吃笑道:"听薛家庄的人说,他们四五十个人,非但没有捉住这刺客,而且连他的身材面貌都没有看清楚,只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所以我想……我想。。。"楚留香微笑道:"你想什麽?"
  小火神汕汕的笑道:"除了楚香帅之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有这麽高的轻功,这麽大的胆子。"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莫说你想不出,连我都想不出来。"小麻子道:"现实薛衣人已认定了这两件事都是香帅做的,所以从叁更起,已派出好几批人分头来找香帅,又在’掷杯山庄’那边埋下了暗梢。"小火神道:"城里城外总共只有这麽大点地方,香帅着不赶紧想个好法子怕迟早会被他们发现的。"小秃子忽然大声道:"想法子?想什麽法子?难道要香帅躲起来,要香帅逃走吗?"小火神脸一沉,此道:"你少说话……香帅,薛衣人虽没有真的收过徒弟,但门下家丁却都得过他的传授,剑法都不弱,薛家庄上上下下加起来一共有七八十把剑,就连眼前胜极一时的黄山派都不敢和他们硬拼,香帅你又何苦跟他斗这闲气。"楚留香微笑道:"多谢你的好意,只可惜事已至此,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的。"突听人冷笑道:"你总算还聪明,到了这时,你还能跑得了,那才是怪事。"卖豆腐脑的地方是个在街角搭起的竹棚子,这句话说完,只听"哗"的一声,竹棚的顶突然被掀起。
  十馀个劲装急服黑衣人同时跃了下来,每个人手中都提着柄青钢剑,身手果然全都是不弱。
  小火神的脸色立刻变了,反手抄起张长扳凳抛了出去,板凳虽不重,这抛之力却不小。
  谁知为首那黑衣人轻轻用剑尖挑,就将这张板凳挑了回来,来势竟比去势更强,几乎就摔在小火神身上。
  桌子上装豆腐脑的碗全都被摔得扬碎。
  那黑衣人怒喝道:"小火神,我们拿你当朋友,向你打听楚留香的消息,你不说也就罢了,谁知你竟吃里爬外,反到姓楚的这里出卖我们。"怒喝声中,已有两叁柄剑向小火神刺出。
  楚留香突然站起身来。这几人吃了一惊,不由自主退了两步,谁知楚留香只是拍了拍小秃子的肩膀,微笑道:"豆腐脑真好,我走之前一定还要来吃一次。"小秃子虽已吓得脸色发自,却还是笑道:"好,下次还是我请。"楚留香笑道:"下次该轮到我了。"
  小秃子道:"不,不,不,我只请得起豆腐脑,你要请,就请我喝酒。"他们搭挡竟似全未将这些黑衣剑手瞧在眼里。
  为首那黑衣人怒喝一声,闪电般一剑刺出。
  其馀的人也立刻挥剑抢攻,这些人不但剑法快,出手的部位配合得也很巧妙就以这出手一剑,别人已难招架。
  只听"呛"一阵响,剑与剑相击,剑光包围中的楚留香不知用了个什麽身法,竟忽然不见了。
  黑衣人惊退後,回剑护身。
  只听竹棚上传下一阵笑声,原来楚留香不知何时已掠上竹栅,正含笑瞧着他们,悠然道:"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带我去见薛大庄主吧。"黑衣人纷纷呼喝着,又想扑上去,却被为首的人喝住,这人一双眼睛剑也很有威仪,瞪着楚留香道:"你敢去见我家庄主?"楚留香笑道:"为何不敢?难道他会吃人麽?"天已亮了。
  楚留香悠闲地走在前面,满脸容光焕发,神情也很愉快,看他的样子,谁也想不到他一夜没有睡觉,更想不到跟在他身後的那些人随时都可能在他背後刺个大窟窿。
  跟在他身後的人已越来越多了,好几路的人都已汇集在一处,大家都在窃窃私议,不明白这姓楚的胆子为何这麽大,居然竟敢跟着他们回去,有些人就认为这人定和他们二庄主一样,脑袋有些毛病。
  小火神、小秃子和小麻子叁个人也在後面远远的跟着。看到楚留香的悠闲之态,他们也猜不出他在打什麽主意,手心却不禁捏把冷汗。薛家庄已无异似龙潭虎穴,薛衣人的剑更比龙虎还可怕,楚留香此番一去,还能活着走出来麽?
  小火神一面走,一面打手式,於是四面八方的叫化子也全都汇集了过来,跟在他身边的也越来越多了。
  前头走着个很英俊,又潇洒的人。後面跟着群凶神恶煞般的剑手,再後面还有群叫化了。
  这个行列当真是浩浩荡荡,好看极了,幸好此时天刚亮,路上的行人还不多,两旁的店铺也还没有开门。
  他们到了薛家庄时薛衣人并没有迎出来,却搬了张很舒服的椅子,坐在後园的树荫下闭目养神。
  这位天下第一剑容,果然不傀为江湖中的大行家,"以逸待劳"这四个字,谁也没有他知道得清楚。
  有关楚留香的故事他已听得多了,江湖传说中,简直已把"楚留香"说成一个神话般的人物。
  这些传说他虽然不太相情,但"妙僧"无花,石观音,甚至"水母"阴姬都曾败在楚留香手下,这些事总不会假,无论楚留香是什麽法子取胜,但胜就是胜,也不是别的东西能代替的。
  薛衣人对楚留香从来也没有存过丝毫轻视之心,此刻心里甚至有些兴奋,有些紧张。
  这种感觉他已多年未有了,所以他现在定要沉得住气。直等楚流香已到了他面前,他才张开眼来。
  楚留香正瞧着他微笑。
  薛衣人道:"你来了。"
  楚留香道:"我来了。"
  薛衣人道:"你的伤好了麽?"
  楚留香道:"托福,好得多了。’
  薛衣人道:"很好。"
  他再也不多问一句话,不多说一句话,就站了起来,挥了挥手,旁边就有人接来一柄剑。
  剑很长,比江湖通用的似乎要长叁寸到四寸,剑已出鞘,并没有剑穗,他的剑既非为了装饰,也非为了好看。
  他的剑是为了杀人的。
  铁青色的剑,却发着淡滋的青光,楚留香虽远在数尺外,已可感觉到自剑上发出的阴森寒意。
  楚留香道:"好剑,这才是真正的利器。"
  薛衣人并没有取剑,淡淡道:"你用什麽兵刃T"楚留香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四下望了一眼。
  劲装佩刃的黑衣人已将後园围了起来。
  楚留香道:"你不觉这里太挤了麽?"
  薛衣人冷道:"薛某生平与人交手,从未借过别人一指之力。"楚留香道:"我也知道他们绝不敢出手的,但他们都是你的属下,有他们在旁边,纵不出手,也令我觉得有威胁。"他笑了笑,接着说:"我一夜未睡,此刻与你交手,已失天时,这是你的花园,你对此间一木一树都熟悉的很,我在这里与你交手,又失了地利,若再失却了人和,这一战你已不必出手,我已是必败无疑。"薛衣人冷冷凝注着他,目光虽冷酷,但却已理出一丝敬重之色,这是大行家对另一大行家特有的敬意。
  两人目光相对,彼此心里都已有了了解。
  薛衣人忽然挥了挥手,道:"退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入此地。"楚留香道:"多谢。"
  他面色已凝重,这"多谢"两个字中绝无丝毫探刺之意,他一生中虽说过许多次"多谢",但却从没有这一次说得如此慎重,因为他知道薛衣人令属下退後,也是对他表示的一种敬意。
  这一战纵然立分生死。这份敬意也同样值得感激。
  自敌人处得到的敬意永远比自朋友处更难能可贵,也更令人感动。
  薛衣人拿起了剑。
  他对这柄剑凝注了很久。一抬起头,沉声道:"取你的兵刃。"楚留香缓缓道:"一个月前,我曾在虎丘剑池旁也帅一帆帅老前辈交手,那次我用的兵刃只是一根柔枝。"薛衣人冷冷的望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楚留香道:"那时我已对帅老前辈说过高手相争,取胜之道并不在利器。我以树枝迎战,非但没有吃亏,反占了便宜。"薛衣人皱了皱眉,似也不懂以树枝对利剑怎会占得到便宜,可是他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楚留香已接着道:"因为我以柔枝对利剑,必定会令帅老前辈的心理受到影响。以他的身份绝不会想在兵刃上占我的便宜,是以出手便有顾忌。"薛衣人不觉点了点头。
  楚留香道:"不占便宜,就是吃亏了,譬如说,我若以一招’凤凰展翅’攻他的上方,他本该用一招’长虹经天’反撩我的兵刃,可是他想到我用的兵刃只不过是根树枝,就绝不会再用这招了,我便在他变换招式这一刹那间,抢得先机。"他微微笑,接着道:"高手相敌,正如两国交兵,分寸之地,都在所必争,若是有了顾忌之心,这一战便难免要失利了。"薛衣人目中又露出了赞许之色,淡然道:"我并不是帅一帆。"楚留香道:"不错,帅一帆的剑法处处不离规矩,面前辈你的剑法都是以取胜为先,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正如一个以戏曲为消遣的票友和一个以戏曲为生的伶人,他们的火候纵然相差无几,但功架却还是有高低之别。"薛衣人不觉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很好。"
  楚留香道:"所以,我也不准备再用树枝与前辈交手。。"薛衣人道:"你准备用什麽?"
  楚留香道:"我准备就用这一双手。"
  薛衣人皱眉道:"你竟想以肉掌来迎战我的利剑?"楚留香道:"前辈之剑,锋利无匹;前辈之剑法,更是锋不可当,在下无论用什麽兵刃都绝不可能抵挡。何况,前辈出手之快,更是天下无双。我就算能找到和这柄剑同样的利器。前辈一招出手我还是来不及招架的。"薛衣人目中已个觉露出欢喜得意之色。"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恭维话毕竟是人人爱听的。
  何况这些话又出自楚留香之口。
  楚留香说话时一直在留意着他面上的神色,慢慢的接着道:"所以我和前辈交手,绝不想找挡招架贪功急进,想以小巧的身法闪避,手上没有兵刃负担反面轻些负担越轻身法越快。"他又笑了笑,接着道:"不瞒前辈说,我若非为了不敢在前辈面前失礼,本想将身上这几件衣服都脱下来的。"薛衣人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既是如此你岂非已自围于’不胜’之地?"楚留香道:"但’不败’便已是’胜’,我只望能在’不败’中再求胜之道。"薛衣人目光闪动道:"你有把握不败?"
  楚留香淡谈一笑,道:"在下和水母阴姬交手时,又何尝有丝毫把握。"薛衣人纵声而笑,笑声发即止,厉声道:"好,你准备着闪避吧。"楚留香早已在准备着了。
  因为他开始说第一句话时,便已进入了"战争状态",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目的的,他说话也是一种战略。
  他也知道薛衣人这一剑出手,必如雷轰电击,锐不可当。
  薛衣人的剑尚未出手,他的身法已展开。
  就在这时剑光已如闪电般亮起,刹那之间便已向楚留香的肩、胸、腰、腿出了六剑。
  他招式看来并没有什麽奇特之处,但却快得不可思议,这六剑刺出,一柄剑竟像是化为六柄剑。
  幸好楚留香身形已先展动才堪堪避过。
  但薛衣人的剑法却如长江大河之水,一千里。六招刺过,又是六招跟着刺出绝不给人丝毫喘气的机会。
  只见剑光绵密宛如一片光落,绝对看不见有丝毫空隙。又正如水银之泻地,无孔不入。
  楚留香的轻功身法虽妙绝天下,但薛衣人六九五十四剑闪过,他已有五次遇着险招。
  每一次剑锋都仅只堪堪摄身而过,他已能感觉出剑锋冷若冰霜,若是再慢一步便不堪设想。
  但他的眼睛却连贬都没有眨,始终跟随着薛衣人掌中的剑锋,似乎一心想着薛衣人出招式的变化,出手的方法。
  薛衣人第九十六手剑刺出时楚留香忽然轻啸一声,冲天而起,薛衣人下一剑刺出时他已掠出了叁丈开外。
  等到薛衣人第一百零叁手剑刺出时,他已掠上了小桥,脚步点地,又自小桥掠上了假山。
  幸好这一片园林占地很广,楚留香的身法一展开,就婉如飞乌般飞跃不停,自假山至小亭,自小亭至树梢。
  他们的人已脸不见了,只能隐见一条灰影在前面免起狐落。一道闪亮的飞跑在後面如影随形的跟着,只听得"隆隆"之声不绝,满园落叶如锦。
  薛衣人这才知道楚留香轻功之高,实是无人能及。
  他自已本也以"剑法,轻功"双绝而称霸江湖。但此刻却已觉得园中的亭台树木仿佛都已在飞个不停。
  一个人若是驰马面过林荫道,便会感觉到两旁的树本都已飞起。-根根向他迎面飞了过来。
  薛衣人此刻的身法更快逾飞鸟,自然也难免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他想楚留香也是个人自然也不会例外。
  他只盼楚留香有眼花的时候。
  楚留香这种交手的方法本非正道,但他早已说过,"不迎战,只闪避",所以薛衣人现在也不能责备他。
  只见他自两橡树之间窜了出去。
  谁知两树之间还有株树,叁株树成叁角排列,前面两株树的树荫将後面一株掩住了。
  若在平时,楚留香自然还是能看得见。但此时他身不实在太快,等他发现後面还有一株树时,人已向树上撞了过去。
  到了这时,他收势已来不及了。
  薛衣人喜出望外,一剑已刺出。
  楚留香身子要是撞上树干哪里还躲得开这一剑,何况他纵然收势後退,也难免要被剑锋刺穿。
  薛衣人知道自已这一切必定再也不会失手。
  若是在正常情况之下交手,他心里也许还会有怜才之意,下手时也许还不会太不留情。
  可是现在每件事都发生得太快,根本不会给他有丝毫思索考虑的机会,他的剑已刺剩了出去。
  他的剑一出手,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挽回。
  "隆"的,剑已刺入…。
  使刺入的竟不是楚留香的背脊,而是树干。
  原来楚留香这着竟是诱敌之计,他身法变化之快,简直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像得出的。
  就在他已快撞上树干的那一瞬间,他身子突然缩起,用双手抱着枝头,就地一接,掠出了两叁丈。他听到"陈"的一声,就知道剑已刺入树干。
  这是很坚实的桐树。剑身刺入後,绝不可能应手就拔出来,那必需要花些力气费些时间。
  楚留香若在这刹那间亮出拳脚,薛衣人就未必能闪逃得开,至少必定来不及把剑拔出来。
  薛衣人手中无剑,就没有如此可怕了。
  但楚留香并没有这麽样做,只是远远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瞧着薛衣人似乎还在等着他出手。
  薛衣人既没有出手,也没有拔剑。
  他却注意着嵌在树干中的剑沉默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果然有你的取胜之道,果然没有败。"他承认楚留香未败,便无异已承认楚留香胜了。
  薛衣人号称"天下第一剑"平生未遇敌人,此刻却能将胜负之事以一笑置之,这份胸襟,这种气度确也非常人可及。
  楚留香心里也不禁暗暗觉得敬佩,肃然道:"在下虽未败,前辈也未败。"薛衣人道:"你若未败便可算是胜,我若不胜就该算是败了。因为我们所用的方法不同。"楚留香道:"在下万万不敢言胜,只因在下也占了前辈之便。"薛衣人又笑了笑,道:"其实我也知道,我毕竟是上了你的当。"瓜他接着道:"我养精蓄锐在这里等着你,那时我无论精神体力都正在强锋状况之中,正如千石之弓引疆待发。"楚留香道:"是以在下那时万万不敢和前辈交手。"薛衣人道:"你先和我说话,分散我的神志,再以言词使我得意。等到我对你有了好感时,斗志也就渐渐消失。"他淡淡笑道:"你用的正是孙子兵法上的妙策,未交战之前,先令对方的士气一而衰,再而竭,然後再以轻功消耗我的体力,最後再使出轻兵诱敌之计,剑法乃一人敌。你所用的兵法战略却为万人敌,这也难怪你战无不胜,连石观音和神水宫主都不是你的对手了。"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垂首笑道:"在下实是惭愧得很…。"薛衣人道;"高手对敌正如两国交战,能以计败我,我也是口服心服的。"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前辈之胸襟气度,在下更是五体投地,在下本就没有和前辈争长短之意,这一战实是情非得己。"薛衣人叹道:"这实在是我错怪了你。"
  他不让楚留香说话抢着道:"现在我也已明白,你绝非那盗剑行刺的人,否则我方一剑失手你就万万不肯放过我的。"楚留香道:"在下今日前来,只是为了要向前辈解释,也为的是想观摹臂摹前辈的剑法,只因总觉得那真正刺客的剑法,出手和前辈有些相似。"薛衣人动容道:"哦?"
  楚留香道:"我迟早总免不了要和那人一战,那一战的胜负关系重大,我万万败不得。是以我才先来观摹前辈剑法,以作借鉴。"薛衣人道:"我也想看看那人的真面目…。"
  楚留香沉思着徐徐道:"有前辈在,我想那人是万万不会现身的。"薛衣人道:"为什麽?"
  楚留香沉吟不语。
  薛衣人再追问道:"你难道认为那人和我有什麽关系?"他面上已露出惊疑之色,但楚留香还是不肯正面回答他这句话,却抬起头四面观望着,像是对这地方的景色发生了兴趣。
  这是个很幽静的小园。林本密森却大多是百年以上的古树,枝离地至少在五丈以上,藏身之处并不多,屋宇和围墙都建得特别高,就算是一等一的轻功高手,也很难随意出入,来去自如。
  有经验的夜行人是绝不会轻易闯到这种地方来的。何况住在这里的,又是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
  薛衣人沉吟着道:"若换了是我,我就未必敢闯到这里来行剩,除非我早已留下了退路,而且算准了必定可以全身而退。"他发现塘角还有个小门,四面墙上都爬满了绊结的绿藤。所以这扇门倒有一大半被掩没在藤箩中,若不留意,就很难发现。
  楚留香很快的走了过去,道:"难道这就是他的退路?"薛衣人道:"这扇门平日一直是锁着的,而且已有多年未曾开。门上的铁栓都已生了锈,的确像是多年未曾开启。但仔细一看,就可发现栓锁上的铁锈有些被刮落在地上而且痕迹很新。
  楚留香从地上拾起了一片铁锈,沉思着道:"这地方是不是经常有人打扫?"薛衣人道:"每天都有人打扫,只不过……这两天…。"楚留香笑了笑,说道:"这两天大家都在忙着捉贼,自然就忘了打扫院子所以这些铁锈才会留在这里。"薛衣人道;"铁绣?"
  楚留香道:"这扇门最近一定被人打开过,所以门栓和铁锁上的锈才会被刮下来。"薛衣人道:"前天早上没有人打扫过院子,扫院子的老李做事一向最仔细,他打扫过的地方,落叶都不会留下来。"楚留香道:"所以这扇门一定是在老李扫过院子以後才被人打开的,也许就在前天晚上。"薛衣人动容道:"你是说…。"
  楚留香道:"我是说那刺客也许就是从这扇门里溜进来,再从这扇门出去的。"薛衣人脸色更沉重。背负着双手续缓缓蹬着步,沉思道:"此门久已废弃不用,知道这扇门的人并不多……"楚留香轻轻的摸着鼻子,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薛衣人沉默了很久,才接着道:"那人身手捷健,轻功不弱,尽可高来高去,为什麽一定要走这扇门呢?"楚留香道:"就因为谁也想不到他会从此门出入,所以他才要利用这扇门,悄然而来,全身而退。"薛衣人道:"仍现在这扇门又锁上了。"
  楚留香道:"嗯。"
  薛衣人道:"他逃走之後难道还敢回来锁门。"楚留香笑了笑,道;"也许他有把握能避开别人的耳目。"薛衣人冷笑道:"难道他认为这里的人都是瞎子。"楚留香道:"也许他有特别的法子。"
  薛衣人道:"什麽法子?难道他还会隐身法不成。"楚留香不说话了,却一直在盯着门上的锁。
  然後他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根很长的铁丝,在锁孔里轻轻一挑。只听"格"的一声,锁已开了。
  薛衣人道:"我也知道这种锁绝对难不倒有经验的夜行人,只不过聊备一格,以防君子。"楚留香笑道:"只可借这世上的君子并不多,小人却不少。"薛衣人也发觉自己失言了,乾咳了两声,抢先打开了门,道:"香帅是否想到隔壁因院子瞧瞧。"楚留香道;"确有此意,请前辈带路。"
  他似乎对这把生了锈的铁锁很有兴趣。居然乘薛衣人先走出门的时候顺手牵羊,将这把锁藏入怀里去。
  只见隔壁这院子也很幽静。房屋的建也差不多,只不过院中落叶未扫,窗前积尘染纸,显得有种说不出的荒凉萧索之意。
  薛衣人目光扫过积尘和落叶,面上已有怒容。-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来,这地方至少已有叁个月未曾打扫了。
  楚留香心里暗暗好笑原来薛家庄的奴仆也和别的地方一样,功夫也只不过做在主人的眼前而已。
  有风吹过,吹得满院落叶猎猎的飞舞而起。
  楚留香道:"这院子是空着的?"
  薛衣人又乾咳了两声,道:"这里是我二弟笑人的居处。"楚留香道:"现在呢?"
  薛衣人道:"现在?咳咳,舍弟一向不拘小节,所以下人们才敢如此放肆。"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却说明了叁件事。
  第一薛笑人还是往在这里。
  第二,下人们并没有将这位"薛二爷"放在心上,所以这地方会没打扫。
  第叁,他也无异说出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情感很疏远。他若时常到这里来,下人们又怎敢偷懒?那扇门又怎会锁起?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薛二侠最近怕也很少住在这里。"薛衣人"哼"了一声又叹了口气。
  "哼"是表示不满;叹气却是表示婉惜。
  就在这时,突听外面一阵骚动。有人惊呼着道:"火……马棚起火。"薛衣人虽然沉得住气,但目中还是射出了怒火冷笑道:"好好,好,前天有人来盗剑,昨天有人来行刺,今天居然有人来放火了,难道我薛衣人真的老了?"楚留香敢紧赔笑道:"秋冬物燥不小心就会有火焰之灾,何况马棚里又全是稻草…。"他嘴里虽这麽说,其实心里已明白这是谁的杰作了-"小火神"他们见到楚留香进来这麽久还无消息,怎麽肯在外面安安份份的等着。
  薛衣人勉强笑了笑,还未说完,突然又有一阵惊呼骚动之声传了过来"厨房也起火了……小心後院,就是那放的火!追。"小火神放火的技术原来并不十分高明。终是被人发现了行踪。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只见薛衣人面上已全无半分血色,似乎想自已出马击退那纵火的人,又不便将楚留香一个人抛下来。
  往高墙上望过去又可望见闪闪的火苗。
  楚留香心念一闪道:"前辈你只管去照顾火场,在下就在这里逛逛,薛二侠不一定恰巧回来了,我还可以跟他聊聊。"薛衣人跺了跺脚,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失陪片刻。"他走了两步突又回首道:"舍弟若有什麽失礼之处,香帅你用不着对他客气只管教训他就是。"楚留香微笑着,笑得好像很神秘。 
 

 
分享到:
四、柳如是
小马过河6
布娃娃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5
鬼门关3
攻打太平军的清兵
羊羔跪乳2
吕布死得窝囊只为一个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