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李公案 >> 第三回 夜行船贼人探路 天妃庙公子遇仙

第三回 夜行船贼人探路 天妃庙公子遇仙

时间:2013/8/29 14:12:13  点击:2540 次
  却说李公正在吃酒,观看河边春景,忽听锣声震耳,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是一只船,从桥那边过来,上边插着黄旗,上面写着字,是天竺进香的。后面又是一只大船,旗上写的是“钦命头品顶戴四川总督部堂”。两只船一起敲锣,所以锣声震耳。探头望窗下一看,却有只航船停泊在那里,桅上灯笼的字是“杭州嘉善”。原来南方与咱北省不同,来往尽是水路,有航船搭客装货,定准日期来回,就叫航船,与北方的集船相似。这条船就是嘉善到杭州、杭州到嘉善的来回船。
  李公心中想道:“我走了几天,旱路的风景也都领略过了,今何不就搭这航船去,也见见水路的情形,岂不方便。”因赶紧催面,拿过来就吃,吃完算账,共是二十一文铜钱,又额外两文钱是赏堂倌的酒钱。
  立起身,取了雨伞,背上行李,刚要出门,对面来了一人,身穿红青哈喇马褂,头戴青缎边的夹毡帽,青缎套裤,白布长筒袜,扎着护膝,黑布皂鞋,马褂的钮扣都不扣上,胸间露出紫花布衬衣,扎着一条玫瑰紫褡膊,背着一小卷行李,那梢头露着刀柄,与李公打了一个照面。李公仔细一看,那人有三十来年纪,鹰头鼠目,凶恶异常,便知不是个善良之辈。那人这一双眼睛也盯住在李公身上。李公趁其回头的工夫,看见他耳朵后边有一个小瘤,便记在心上,转过身望外就走,心中想道:“此人好生奇怪,难道想看我这一肩破烂行李不成?”一面想,一面走下大桥。由东边行道转到河下一看,正是停泊航船的地方,便向前高叫道:“管船的,什么时候开船?我是要到杭州,特地来搭船的。”那船上有个伙计,正在那里劈柴烧饭,听见有人搭船,他便探出头来招呼,说道:“开船还早得很哩!我们这航船有一定的规矩,要到吃过晚饭,落过太阳,还要点完一支蜡烛方才开船。你看这太阳还在树头顶,客人有事且请去干,到掌灯再来也耽误不了。”李公听说,道:“这也罢了。我且问你,搭船到杭州要多少钱?”船家道:“每位四百,饭钱在外。”李公道:“饭钱多少?”船家道:“你这客人真没出过门。一饭一菜,每客三十。这也是我们船家的老规矩,是祖宗留下的这个定例,出门人哪个不知道,你还要问吗?”李公道:“这就叫一回生二回熟,下次搭船我就不问你了。我且把这行李放在船上,待开船的工夫我来。”船家说道:“可以使得。”说完,便上前来接。李公把行李、雨伞就交待他,问道:“你这管船贵姓?”船家道:“我叫烧火阿二,本姓姓张,因为我妈嫁了姓李的,便又姓李。”李公道:“我这两件东西,你却收明白了。”阿二说:“错不了,你就是一包金子交给我也错不了,不要说你这点儿铺盖。你且瞧真了,这雨伞是拴在包袱上的,回来还照样交给你。”李公道:“是了,是了。”
  说罢,仍转身由夹道回到桥上。靠桥栏望西看去,见是十里塘河,两岸人家接连不断,房后多有水阁,一群群的鹅鸭随波上下,游泳往来,甚是好看。怎见得?有诗为证: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李公观看一回,见天色尚早,便想道:“我既到此地,何不随喜一回,等吃过晚饭,然后下船。”便顺着脚步过桥来。
  行不多远,见有一座大庙,修盖得庄严华丽,檐下竖着一块双龙蟠金的匾额,大书“敕建天妃宫”,正门却是关着,右边门洞里坐着一位道士,穿着青布道袍,手拿棕拂,面前摆着香盘卦筒,一块小小粉牌,上写着“善断吉凶”四个字。李公向来不信九流三教,见有许多人在那里问长问短,便走上前去看个热闹。见那道士童颜鹤发,碧眼朱瞳,三绺白须,飘飘欲仙。李公虽不信江湖,见这道士品格非凡,倒也肃然起敬,不觉上前一步。道士抬起头来,看见李公,便立起身来拱手道:“贵人何来?请里面待茶,贫道尚有一言。”李公道:“师傅看错人了。小可初学经商,路过贵地,即欲下船赶路,没有工夫耽搁,有负美意,改日再奉扰罢。”说完便转身要走。道士拦住道:“贵人,不必相瞒,此非说话之所,贫道也非本地人氏。早知今日之会,自崂山专为阁下而来,在此恭候已非一日。缘分既到,岂可错过?阁下试看,贫道岂是江湖骗子?何必见拒如此!”李公听他说话有因,知非平常,便拱手道:“师傅言重,学生遵命就是。”道士哈哈大笑,叫一个小童将卦摊收起。道士将袍袖一整,深深的向四围作了一个揖,说:“有慢众位,改日再请光临,恕贫道不得奉陪。”众人看道士举动古怪,个个看着李公,想知个究竟。谁想这道士忽然下这么个礼,分明是撵大众走的意思,却又是恭而且敬,万不能挑他的错处。
  只得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都出门去了。
  道士让李公先行,叫小童领路。走过穿堂,转弯进月亮门,是一个宽大院子,松柏成荫,绿苔铺地,中有一个团瓢,便让李公进去。你道什么叫团瓢?就是在平地搭一个草屋,仿佛窝铺的样子,却比窝铺高大,并且整齐干净。大凡修仙学道的,多用这个去处存身,为的是云游天下,到处安身,来得简便省事。
  闲话少讲,言归正传。李公走进团瓢一看,并无桌椅,地上铺着一张棕垫,壁上挂一个葫芦,西壁下一个石炉,炭火通红,煎茶初熟。道士让李公坐定,便亲将葫芦取下,探手进去,取出两只茶杯,就炉上提壶斟茶奉上。李公接在手内,觉得一阵清香直通脑际,非寻常双窨官片的香味。正是:宝鼎香浓茶乍熟,幽居人静鸟窥帘。
  不知道士留待李公到底是什么意见,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长歌行
夕动漫形象
卖火柴的小女孩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三字经37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1948年12月,北平,右侧的是晚清皇宫里的太监
三字经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