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五十六回 刘知府慎审连环案

第五十六回 刘知府慎审连环案

时间:2013/8/23 6:40:29  点击:2161 次
  刘大人说:“王明、陈大勇。”二人齐声答应。清官说:“你两个休要怠慢,明日一早出城,到句容县城,西北有个公义村,那村中有一个卖狗肉的,姓王行八,外号叫‘狗肉王’,还有一个开粮食店的赵子玉,速去将他二人拿来,晚堂听审。
  如有懈怠徇私,定要重处!”“是。”二人齐声答应。刘大人说:“张禄。”“这。”小厮答应。大人说:“将他二人送出去。”
  “是。”二人闻听,一同张禄出了内书房。王明、陈大勇往外去,张禄回内书房,一旁侍立。不多时,秉上灯烛,一夜晚景不提。
  到了第二日早旦清晨,刘大人起来净面吃茶,暂且不表。
  且说陈大勇、王明二人,奉刘大人之命,不敢怠慢,一黑早起来,出了江宁府的南门,迈步如梭,径奔公义村大路而走,一路无词。来到公义村中,二人举目一看:只见路北有个小酒铺,倒也雅趣。二人就到了酒铺之中,要了两壶酒,喝着酒搭讪着就问,说:“掌柜的,闻名咱们这村中,有卖狗肉的王八,说他煮得出奇狗肉。意思我们要买点下酒,也不知他在哪里住?”
  这个开酒铺的张姓,他叫张二牛。他听承差之言,他说:“二位爷要买狗肉,就在这村西边,路北一间草房。可是独门独院,外带没有院墙——那就是卖狗肉王八的住家。”两个承差闻听,不由得满心欢喜。
  他两个,闻听张二牛的话,不由添欢长笑容:说“多承掌柜的来指教,少不得,要到他家中访问个明。”二人说着话喝完了酒,会了钱,出了酒铺向西行。不多一时来得快,到西头,二人站住看分明:果有一间草房屋,在路北,并无院墙门向东。俩承差,一齐看罢不怠慢,门外高声把话云,说道是:“家中可有熟狗肉?我二人,前来照顾老仁兄。”狗肉王,闻听外面有人买肉,他在那,房中答应往外行。一边走着心中想,说“今日的买卖定兴隆。昨日我,套了一只狗,又肥又大价又轻。煮熟挑到句容县,手拿八准有六百铜!”狗肉王,思想之间到外面,一抬头,瞧见承差人二名。带笑开言来讲话,说道是:“二位爷,要买几斤吩咐明。”大勇闻听先讲话;“要你留神仔细听:闻名你的狗肉好,句容县中有大名。我二人,特意找到此,请问贵姓与尊名?知道字号好来买,作一个主顾你可愿情?”狗肉王,闻听心欢喜:“二位爷,留神在上听:在下姓王此处住,专卖狗肉度平生。因为我煮得味道好,‘狗肉王’三字是众人称。”王八越说越得意,承差闻听不消停。解开袖子就开锁,铁线一根手中擎,迈步临近只一抖,“哗啷啷”,套在王八的脖项中。狗肉王一见黄了脸,怪叫吆喝把话云,说道是:“在下并无犯王法,无故锁我主何情?”陈大勇,闻听微微地冷笑,说:“王八留神要你听: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我们奉,刘大人的命令来拿你,为的是,因奸杀命的事一宗。还有那,杂粮店的赵子玉,刘大人,府衙立等问分明。你把我二人带了去,同到赵家粮店中。”陈大勇说罢前后话,王八闻听说“了不成!”
  狗肉王闻听,吓了个惊疑不止,少不得一同两个承差,穿街越巷,径奔开粮食店的赵子玉家而来。
  不多一时,来至粮店门首,可巧正遇见赵子玉在门前站立。
  王八用手一指,向承差开言说:“那不是!那一个戴缨帽、穿青褂子,面朝前站着,就是赵子玉。”两个承差闻听,不敢怠慢,一同狗肉王来到跟前杂粮店的门前,陈大勇指手开言说:“尊驾就是那一位开粮店的赵大爷吗?”赵子玉闻听,说:“不敢,在下的就是。二位那边来的?问我在下有何事故?”陈大勇见问,说:“我们俩是江宁府刘大人打发来的,有个字帖儿你一看就明白了。”说话中间,打靴筒内把票夹子掏出来咧,将刘大人票递与赵子玉。赵子玉接过看了一遍,吓了个面目如金纸,唇似过靛叶,哑口无言。大勇他不由分说,把赵子玉也就锁上咧,拉着就走。赵子玉说:“二位上差,既是刘大人的票,我敢不去吗?望乞二位:与在下的刑具,暂且留一个体面。
  赵某也不是那无义之人,定叫二位过得去。”陈大勇闻听,说:“你就是有茶酒之资,想给我们的话,是不是?”赵子玉闻听,说:“正是。”陈大勇说:“你歇了心罢!你就是黄金万两,送了我们俩,叫我们营私,说句时兴的话你听听罢:老虎拉车——我们不敢赶。别说是叫我们卖法,昨日我这个王大兄弟,因为在城隍庙看守莲花庵的武姑子,他要抽袋烟吃,叫我们老大人打了二十五门闩,眼子八成到这会还肿着呢!我们老大人知道我还敢使钱,叫刘罗锅子知道了,怕又要眼子受惊了!”
  赵子玉闻听,无言可对。
  赵子玉闻听无言对,默默无言似哑聋。两个承差不怠慢,拉定王、赵人二名,一直径奔江宁府,顺着大道往前行。穿街越巷全不讲,来到江宁聚宝城。进了前门朝前走,迈步如梭快似风,登时来至辕门外,正遇大人把堂升。俩承差,一见往里走,来到当堂跪在尘。陈大勇开言来讲话:说“大人留神在上听:小的二人领下票,公义村,锁拿王、赵人二名。堂前销差要回禀。”说话间,抖下铁索手中擎。
  刘大人,闻听一摆手,两个承差一旁行。清官爷,留神朝下看,打量王、赵人二名。大人先瞧赵子玉:穿戴齐整买卖形。年纪不过五旬上,瞧他的面貌露着老成。刘大人,又把王八看,他与赵子玉就大不同。则见他:鸭子尾毡帽头上戴,一条褡包系腰中。身上穿,粗布夹袄毛蓝布,上边的油泥有半指零。土黄布的鸡腿袜,青布鞋子脚下登。
  年貌未必有四十岁,一脸的横肉相貌凶。重眉两道是母猪眼,有几根,狗蝇胡子是黄澄澄。两腮无肉是个雷公嘴,瞧长相,光景挺值个充发还算轻。刘大人,看罢多时会,座上开言叫一声:“王八为何将人害?因奸不允就行凶!杀死何氏月素妇,如何又,把人头拿去主何情?偏遇见,糊涂虫的王知县,李文华,受刑不过认屈情。本府堂前从实讲,一字虚言狗命坑!”王八闻听将头叩:“大人青天在上听:小的虽穷多守分,并不敢无故擅行凶。不知道,那个杀了何氏女?大人硬叫我招承。望乞大人悬明镜,覆盆之下有冤情!”说罢不住将头叩。刘大人,座上冷笑两三声,开言就把“王八”叫,说道是:“你的话语倒也通。未从欺压我本府,想想我,为官却与平素中。大料着,你不见亲丧不掉泪,料你不肯善招承。”吩咐左右把夹棍看,夹起这囚徒人一名。
  刘大人吩咐:“把这囚徒夹起来再问!”“这。”众役答应,一齐上前,登时夹棍拿到,当堂一撂,这一声响震耳,狗肉王观瞧把魂都吓冒咧!自己思想说:“闻名这刘罗锅子难缠,再者我杀人是真,既然打发差人将我拿来,岂肯善罢甘休?罢了,罢了,也是我的命该如此!何苦的叫他把腿夹折,还得招认,倒不如留下他妈的两条好腿,虽然作鬼,到阴司抢水喝,比他妈的别的鬼跑得快些。”狗肉王想罢,望上磕头,说:“大人在上:不用夹我,我小的招了就是咧。”刘大人闻听,冷笑开言,说:“哪怕你不招!”王八说:“大人容禀”狗肉王就将他卖肉回家,路过孙兴的门首,一时间求奸不允,才将何氏杀死的话,说了一遍。刘大人闻听,上面又问,说:“头你扔在何处?”王八见问,说:“大人在上,小的也不敢撒谎。
  素日我和赵子玉不对,我就将何氏人头,扔在他的粮店后院,心想着移祸于他。大人要问人头的下落,这不是赵子玉吗?大人问他便知。”
  刘大人闻听狗肉王之言,果然与李傻子的话相对。大人望下开言,说:“赵子玉,你可听见王八的话了吗?“赵子玉见问,向上磕头,口尊:“大人在上,休听王八之言,不知他人头扔在何处,诬赖小人。望大人的明镜高悬,与小人做主。”
  说罢,只是叩头。刘大人闻听赵子玉之言,说:“你不必害怕。王八说将人头扔在你的后院之内,要是见了,只管说,与你无干。”赵子玉见问,说:“大人在上:小的实在未见。”刘大人闻听赵子玉之言,说:“与你好说,你也不肯实说。”吩咐左右:“看夹棍过来,夹起再问!”“这。”众人齐声答应。赵子玉闻听要动夹棍咧,吓得惊魂失色,说:“大人在上:不必夹,小的实说了”两边衙役一齐断喝,说:“快说!”赵子玉又将宋义设计埋人头这事说了一遍。刘大人闻听,又吩咐:“将他二人收监。”又叫承差朱文,领票去拿宋义,明日午堂听审。刘大人这才退堂,回后面去,不必再表。一夜无话。
  且说承差朱文,领了刘大人的票,出了衙门,回家吃过晚饭,不多一时,秉上灯烛,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早旦清晨,朱文起来,不敢怠慢,公义村拿宋义不表。
  再说刘大人退了堂,回到内书房坐下。张禄摆上晚饭,大人用饭已毕,撤下家伙,天气已晚,秉上灯烛。
  清官爷回到书房内,用毕晚饭点上灯。一夜晚景不多叙,到了次日大天明。张禄儿,请起大人先净面,茶酒饭毕把衣更。刘大人,立刻升公位,判断民案与主尽忠。正然堂上把公事断,忽见那,承差朱文往里行。手中拉定人一个,来至堂前跪在地:“小的朱文将票领,把宋义拿来到衙中。”说罢慌忙去了锁。刘大人,一摆手,朱文迈步一翻身。清官爷,上面开言叫:“宋义留神要你听:为何你,瞧见人头不去报,私下掩埋主何情?本府堂前从实讲,一字虚言狗命坑!”宋义见问将头叩,说“大人在上细留神:私埋人是小人的错,并无杀人是真情。因为一时见识短,怕的是,人命官司打不清。”刘大人,闻听朝下问:“宋义留神要你听:你把人头埋何处?带领差人去验明。”
  大人又把王明叫:“你同宋义走一程。把人头刨来当堂验,速去速来莫消停。”王明答应不怠慢,带定宋义往外行。
  刘大人,这才将堂退,众人散去也不必表,再讲王明与宋义,径奔公义村大路行。按下他们把人头起,再表清官叫刘墉。退堂回到书房内,张禄慌忙献茶羹。茶罢搁盏摆上饭,刘大人用完,张禄儿,撤去家伙点上灯。一夜晚景不多叙,次日清晨天大明。小内厮,请起大人将头叩,茶酒饭毕把衣更。刘大人,吩咐传出话去:“立刻升堂办事情。” 
 

 
分享到: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1
青蛙王子7
唐太宗因何事痛骂儿子禽兽不如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6
三字经51
慈禧从幕后走向权力顶峰的真相揭秘
古代皇帝爱情生活揭秘
红楼尤物秦可卿身后的未解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