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二十七回 惧官刑僧俗双认罪

第二十七回 惧官刑僧俗双认罪

时间:2013/8/22 17:57:08  点击:2185 次
  武姑子说到此处,向上叩头,说:“城隍爷,张立将人头拿去,情实要扔在赵洪家中,移祸于赵洪。不料那一日晚上,赵洪家有事,不得下手,张立就扔在江宁县城隍庙前井中。自此以后,又不知怎么样,我妹妹的人头又弄到刘大人衙门。这就是实情。望城隍爷超怜,拿张立问罪,与小尼无干。”说罢,只是叩头。刘大人望下开言,说:“判官,记了莲花庵女僧的口供。”诸事已毕,轻轻地下了神台,打后门而走。书办和英、承差陈大勇也溜将出去。刘大人一见,吩咐陈大勇:“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在城隍庙看守女僧。”刘大人吩咐已毕,带领书办和英出了城隍庙,回衙而去。书办把刘大人送入内衙,他才回家。不表。
  且说刘大人及至到了衙门,天只四鼓,打铺安歇,一夜晚景不提,到了次日早旦清晨,张禄请起大人净面更衣,茶罢搁盏。刘大人吩咐张禄:“传出话:叫外边的伺候,本府升堂办事。”小厮答应,翻身出了内书房,来至堂口站住,将大人之言传了一遍,又到内书房回明了大人。大人点头,随即起身来,往外面走。来至外边,张禄闪屏门,刘大人进暖阁,升公位坐下。众役喊堂已毕,两旁站立。刘大人座上开言,说:“值日承差何在?”“有,小的朱文伺候大人。”大人说:“你速到城隍庙中,把王明与莲花庵的女僧传来,当堂问话。”这朱义答应,翻身下堂,出衙而去,暂且不表。
  且说差人王明,被假城隍爷打了二十五门闩,眼子也打肿咧,又搭着和英与陈大勇扯着腿子又一拉,将他扔在山门底下,他就在那躺了半夜,屁股略薄儿的好了点,他就一骨碌爬将起来,瞧了瞧天有辰时咧,心中应记着莲花庵中的女僧,怕的是再跑了,再叫刘罗锅子再打顿板子,那可就算是死定咧!王明想罢,不敢怠慢,慌忙迈步往里面跑。
  且说陈大勇奉刘大人之命,在城隍庙的暗处看守女僧。一见王明前来,他就暗自出了城隍庙的后门,回衙交差不表。且说王明来至大殿,举目一瞧:武姑子还在供桌腿子上锁着呢!
  这才放心。
  王明举目留神看,不由着忙吃一惊:上面城隍不见了,座位之上空又空。王明一见只发怔,猜不透其中就里情。
  自己思量这件事,大有情隐在其中:昨夜晚,我和女僧说玩话,城隍爷吃醋不肯容,他说我,私奸佛门徒弟子,吩咐拉下莫肯容。只听两边人答应,听声音,好像陈大勇那汉,打我也不像毛竹板,好像杠子一一楞。真真这才闷死人。莫非是,刘罗锅子的计牢笼?正是王明胡思想,一抬头,瞧见朱文往里行。不多一时上了大殿,说“王大哥留神要你听:我奉那,大人之命来传你,一同女僧进衙中。
  快些走罢不怠慢,大人立等问分明。”王明闻听不怠慢,供桌下,慌忙解下那女僧。迈步翻身齐出了殿,二人说着往前行。王明的,腿带棒疮紫又疼,又不好说这隐情。走一步来把牙一咬,龇牙咧嘴皱眉峰。朱文一见开言道:“王大哥,你为何面带着愁容?”王明闻听口撒谎:说“着兄留神你是听:昨黑家,庙中看差将寒受,只觉阵阵肚子疼。”他二人,说话之间来得快,府衙不远面前存。
  王明、朱文二人,说话之间来至辕门,正遇刘大人升堂。
  朱文说:“王大哥,你先等一等,我进去回话。”说罢,朱文往里面走,来至当堂跪在下面,说:“小的朱文,把王明和莲花庵那一女僧传了来咧,现在衙门外伺候。”刘大人座上吩咐:“叫他进来。”这朱文答应,翻身走出,来至外边,眼望王明,说:“大人吩咐:叫你带进那一女僧去呢,当堂立等问话。”
  王明答应,带定武姑子往里而走。来至当堂跪在下面,说:“大人在上,小的王明昨日奉大人之命,把莲花庵的女僧带至城隍庙中,小的看守一夜,今将女僧带至当堂,讨大人的示。”
  刘大人座上一摆手,王明站起,一旁侍立。刘大人往下开言,说:“那一女僧,害命之事,招与不招?快些说来!”武姑子见问,说:“大人在上:小尼原本不曾杀害人命,叫我招什么?”
  刘大人闻听,微微冷笑,往下开言,说:“你也不肯善自招承,少时便叫分晓。”
  这清官,座上开言把和英叫:“快取他的口供莫消停!”
  书办答应不怠慢,取出那,女僧原招手中擎。刘大人吩咐“拿下去,递与莲花庵内僧。”淫尼接过瞧一遍,才知中了计牢笼。只后悔,昨夜不该说实话,原来是,罗锅子假装城隍在庙中。既然昨夜把实情诉,今日里,要想反招万不能。女僧想罢将头叩,“大人”连连尊又尊:“速提张立来问话,小尼已往尽招承。”刘大人,听罢女子前后话,吩咐朱文莫消停:“快到监中提张立,本府立等问分明。”
  承差答应翻身去,径奔南牢快似风。不多时,把张立带到府堂上,刘大人,往下开言把话明:“你为何,因奸不允伤人命?岂不知,王法无私不顺情?事犯当堂有何辩?快快实诉莫消停!”大人言词还未尽,武姑子旁边把话云,眼望张立把冤家叫:“老娘替你早招承!料想强辩也不能够,何苦枉去受官刑?”张立闻听女僧话,好一似,凉水浇头怀抱冰,仰面朝天长吁气,自己后悔在心中:绝不该,因奸不允伤人命,一时酒后擅行凶。我如今,有心不招这件事,罗锅子,未必肯善罢容情。武姑子也已全招认,你叫我,跳到黄河洗不清。倒不如,当堂之上说实话,早死早灭早脱生。张立想罢时多会,望上叩头把话明。
  张立想罢,向上叩头,说:“大人在上,武姑子既然招认,小的也不敢强辩”就把那因奸不允,酗酒一时将武姑子的妹子素姐杀死的话,说了一遍。刘大人上面又问,说:“死尸首现在何处?”张立闻听,说:“回大人在上:尸首现在莲花庵的后院之中埋了呢!”刘大人闻听,说:“你为何又将人头扔在官井之中,不知是取何缘故?”张立闻听,说:“大人,小的只一家有仇,他就住在东边,姓赵,名洪,小人实指望将人头扔在他家院内,移祸于赵洪,不成望那一天晚上,他家有事,人烟不断,未得下手,所以小的就扔在官并之中咧。这就是实情,小的也不撒谎。”刘大人闻听,吩咐书办记了口供,拿下去,叫张立与武姑子画了花押,刘大人又看了一遍,吩咐:“将张立与莲花庵的女僧暂且收监。”下役答应,登时将他两个带将下去,收监不表。
  且说刘大人又吩咐王明,将那个盐腌的死小孩子抱了来,这王明答应翻身下堂,出衙而去,不多一时,他把那个死小祖宗抱了来咧,放在当堂。刘大人一见,说:“王明。”“有,小的伺候大人。”刘大人说:“这就是你的差使:你就抱着他跟着本府到高大人衙门交差。”“是,小的是应当的。”王明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得把他的小祖宗又抱起来咧,在一旁伺候。刘大人又叫书吏拿着张立与武姑子原招,然后吩咐预备马。手下人闻听不敢怠慢,登时将马鞴上,赶到滴水。刘大人一见,站起身来,往下而走。来至堂口站住,下役坠镫,扶持刘大人上了坐骑,并不用执事众役尾随,出了府衙,径奔了高大人的衙门而来。就只是王明抱怨,说:“好的,我这承差,当泄了底咧,竟挟起死孩子;赶明日我就要置买个扛,抬一抬咧!”
  不表王明心中抱怨,再表刘大人正走之间,来至高大人的辕门,下了坐骑,手下人接过马去。刘大人打书办手内接过张立与武姑子的原招口供,进了巡抚的辕门。众巡捕官一见知府刘大人前来,齐都站齐。刘大人来至巡捕的跟前站住,说:“与我通禀大人,就说城隍庙中的人头,我刘墉审问明白,现有原招口供在此。”说罢,递与巡捕,然后又将井内捞上死人一口,言讲明白,又把私访拾了个死孩子、得了消息的话,又说了一遍。巡捕官听罢,不敢怠慢,手拿口供,翻身往里而去。
  巡捕官听罢不怠慢,迈步翻身往里行。来至院门忙打点,惊动了里边内厮人一名。宅门站住开言说:“打点传报有何因?”巡捕闻听不怠慢,就把那,刘大人之事说个明。然后将口供递过去,内厮接来往里行。来至书房把大人见,递过原招与口供。高巡抚接来仔细看,不由心中喜又惊。喜的是:无头的公案能判断,果然罗锅子学问通。
  惊的是:不惧上司是个硬对,更有那,我要想钱万不能。
  倘若是,一步道儿走的错,刘罗锅子未必容。我何不,打发他早离了江宁府,省得我心中担怕惊。一套文书将京进,保举刘墉往上升。高大人想罢时多会,眼望来福把话云:“决去告诉刘知府,叫他回转衙门去,不必伺候在我衙中。
  你就说:本抚偶把风寒染,暂且不必理事情。”来福闻听答应“是。”迈步翻身往外行。辕门见了刘太守,就把个,高大人言词说个明。刘大人闻听不怠慢,出了那,巡抚衙门上走龙。马上开言把王明叫:“要你留神仔细听:那一个,盐腌的孩子不要了,赏了你罢,难为你庙内看女僧。
  本要将你打去报,罢罢罢,将功折罪把你容。”刘大人,说话中间来得快,自己的衙门在眼下存。
  刘大人来至自己的衙门,至滴水下了坐骑。张禄接进大人,到内书房坐下,献茶已毕,随即摆饭。刘大人用完,张禄撤去家伙,不多时,太阳西坠,秉上灯烛,一宿晚景不提。
  到第二天早旦清晨,张禄请起大人,净面更衣,茶酒饭罢,刘大人吩咐:“传出话去,叫外面伺候,本府升堂办事。”这张禄答应,出了书房,来至堂口站住,照大人的话传了一遍,翻身往里而走,来至内书房,回明大人。大人点头,随即站起身来,往外而走。来至外边,张禄闪屏门,刘大人进暖阁,升公位坐下。众役喊堂已毕,旁边站立。刘大人才要判断民词,忽见一个人走上堂来,跪在下面。 
 

 
分享到:
《红楼中》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
岳飞冤案揭秘 究竟是谁想灭掉岳飞全家
中国历史上最喜欢踢球的皇帝 差点丢了江山
正月十五元宵观灯街景
明朝皇帝报复政敌妻女 定时转营接受“性虐待”
月下独酌
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有说其为风伯。但我觉得应该是操纵风力大气的神兽更合理。《楚辞(离骚)》有载
24 涤亲溺器    黄庭坚,  北宋分宁(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诗人、书法家。虽身居高位,侍奉母亲却竭尽孝诚,每天晚上,都亲自为母亲洗涤溺器(便桶),没有一天忘记儿子应尽的职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