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十九回 难上难苦无原被告

第十九回 难上难苦无原被告

时间:2013/8/22 16:37:56  点击:2468 次
  刘大人闻听打井中又捞上个死人来咧,吃了一惊,暗说:“奇怪!这个人头没闹清,又闹出死尸来咧。真乃是怪事!”
  刘大人想罢,站起身形,说:“本府亲身验看。”快头王永答应站起,退闪一旁伺候。后面有江宁县知县孙怀玉一见,不敢怠慢,当先引路,刘大人后面相跟,登时又来到井边那个死尸前站住。大人留神观看。
  这清官站住留神看,观瞧捞上的这个死人:身上衣裳全无有,好似白羊争几分。浑身并无刀伤处,就只是,太阳稀烂塌了耳门。年貌不过二旬外,不知他,家乡何处那一县的人?大人看罢忙吩咐:“叫仵作,前来相验要留神。”忠良言词还未尽,李五前来见大人。清官说:“快去把死尸验,不可大意与粗心。”仵作答应不怠慢,急忙退步就翻身。来至那,死人跟前忙站住,打量遭屈被害人:脑袋之上是木器打,墩子砸塌左耳门。复又留神往下验:胳膊上,几个青字倒也真:并非是墨迹笔来写,却原来,针刺靛染上边存。左边是“一年长吉庆”,右边是“四季保平安”。仵作验罢不敢怠慢,打着千,眼望清官把话云:“小的留神将死尸验,木器打死见阎君。胳膊上还有两行字,针刺靛染倒也真。”刘大人闻听心中想:此事蹊跷倒有因。大人想罢走几步,又到那,死尸的跟前站住身形,虎目留神观仔细,果有字迹上边存。左边是“一年长吉庆”,右边是“四季保平安”。大人看罢两行字,爷的那,锦绣胸中暗沉吟,腹内说:“虽然是两句俗言语,大有情节里边存。”大人看罢时多会,复又开言把话云。
  刘大人沉吟多会,锦绣胸中早已明白。复又眼望江宁县的知县孙怀玉,说:“县令,令人将人头、死尸全都看守,休得损坏。本府就此回衙,明日自有公断。”知县答应,说:“卑职晓得。”刘大人吩咐已毕,上轿回自己的衙门而去。且说知县孙怀玉伺候刘大人上轿而去,吩咐人在此看守人头、死尸,他也就上马回衙而去,暂且不表。
  且说刘大人坐轿,人抬穿街越巷,登时来到自己衙门,至滴水檐下轿,向后面而去。众人散出不提。单表忠良回到小书房坐下,内厮献茶,茶罢搁盏,上饭,大人用完,内厮撤去家伙。复又献茶,刘大人擎茶杯,复又思想,心中纳闷。
  清官爷擎杯心纳闷,说“贼徒行事太离奇。既然你把人杀害,为何又去把头移?人头扔在官井内,又不见女子的尸体。再说是,移祸与人又是官井,城隍庙内少住持。
  原告被告全无有,他叫我拿什么去为题?差人下井捞尸首,真奇怪,偏偏又捞上个男子的尸!一案不完又一案,实在叫本府费心机。总督高宾恨怨我,定说我,应派刘某断虚实。五天要不能结此案,总督高宾未必服。定说我,才智缺少无学问,做不起,黄堂太守这官职。公报私仇必参我,倒只怕,因这案高宾奏本到丹墀。怕的是,圣主皇爷龙心恼,我刘某,丢官罢职要把任离。刘某要离了江宁府,倒趁高宾那心机,以后任性将钱要,全不怕,骂名留与后人提。”大人复又沉吟想:要明此案,须得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才见虚实,明日出衙我去私访,卖药为由找踪迹。
  大人想罢主意定,眼望那,张禄开言把话提。
  大人说:“张禄。”内厮答应。忠良说:“你去速速预备几宗草药,小箱子一个,然后传出话去,就说本府偶染风寒,不能理事。回来我还有要紧话嘱咐与你。”内厮答应,退步翻身向外而去。来至堂口站住,照大人的言词传说了一遍。众人答应,内厮这才向里面而去。又来至书房,回明大人说:“诸事全齐备咧。”忠良闻听,说:“很好。”爷儿俩说话之间,天色将晚,内厮秉上灯烛,一夜晚景不提。
  到了第二天早旦清晨,内厮请起大人,净面更衣,茶罢搁盏,献上饭来。大人用完,内厮撤去家伙,复又献茶,大人漱口,这才站起身形,更换了衣服。内厮一见不怠慢,将昨日预备下的东西全都拿来,放在忠良面前。大人观瞧,说:“很好。”复又眼望张禄开言,说:“打箭道的后门,把我送出去,休叫外人知道。外人知道不便。衙门事情,小心照应。”“是。”
  内厮答应,说罢,爷儿俩出了书房。内厮背着箱子后面跟随,穿门过夹道,来至箭道的后门。内厮上前将门开放,可喜这一会并无个外人。刘大人走出门来,内厮递过药箱子,刘大人接过,背在肩头,内厮关门不表。且说刘大人打背胡同绕过自己的衙门,来到大街之上,举目观瞧。
  清官举目留神看:来往不断有人行,两边铺户无其数,果然热闹大不同。怪不得,洪武建都在此处,真乃是,龙能兴地地兴龙。到而今,我主改作江宁府,又名南京号金陵。大人思想朝前走,有座酒铺在道东。半空之中三尺布,两行字迹写分明。一边是:“过客闻香须下马”;一边是:“知味停车步懒行”。大人瞧罢忙站住,腹内沉吟把话明:“不是本府来改扮,四品官,要进酒铺万不能。趁此时,何不进去吃一盏,然后卖药访民情。”主意已定忙迈步,进了酒家那铺中。大人举目抬头看,吃酒人等不一同:也有那,富家子弟来消饮;也有那,买卖工商士与农。大人看罢不怠慢,拣了个座儿偏在东。药箱搁在桌儿上,酒保前来把话明:“先生要用什么酒?吩咐明白全现成。”大人闻听过卖话,说:“堂倌留神要你听:给我半碗苦黄酒,速快为妙,趁早还要做经营。”跑堂答应翻身去,不多时,拿了来,放在桌上把话云:“先生要用什么菜?”大人说:“全都不要没有铜。”堂倌闻听扬长去。再把忠良明一明。
  一边吃酒闲听话,为的是,公案不结搁考成。大人正然心纳闷,忽听那,西桌上开言把话明。  
 
 

 
分享到:
朱元璋行猎图
蚕吐丝 蜂酿蜜 人不学 不如物101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4
一战威震天 赵云长坂坡一人挑翻多少魏军武将
山楂
三角龙旗实物
揭秘唐太宗晚年的荒淫生活
中国古代两位偷情皇后的惊天结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