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公大红袍 >> 第五十回 登武当诚意烧头香

第五十回 登武当诚意烧头香

时间:2013/8/19 13:42:31  点击:2160 次
  却说按察司取了周大章的口供,即与布政司会同呈上公堂。
  海瑞看了大章的口供,即发该司拟议。二司不免再三会酌,方才拟了上去。海瑞将详文一看,只见上写着道:湖广布、按二司张敬齐等为会议详复事:职等会议周大章一案,罪情重大,共犯二十余款,刻难缓决。合依大盗扰害地方律,拟议凌迟碎剜处死。其通盗之知府,实属不肖,有玷官箴。合依贪墨纵盗例,请旨定夺。但该犯在该属历肆扰害,受害之家,平日畏其凶悍,敢怒而不敢言者,不知几几。今经审明,合行恭请尚方宝剑,立将该犯押赴市曹,凌迟处死,以快人心,特彰显戮。其有供开伙党,候即严拿务获,按律惩办。职等会议,不知有当否?
  伏候大人察核遵行。须至会详者。左申钦命巡按湖广部院海。
  嘉靖年月日申海瑞看了详文,即行批道:“该司会办殊属协允,如详可也。”复即令书吏立时悬牌一张,其牌示云:巡按湖广部院海示:照得匪犯周大章业经弋获,审明在案,合行处决。为此牌仰按察司差役知悉,于本月初十日,即将匪犯周大章带赴辕门,听候本部院会同指挥部堂,督同司道当堂研讯,恭请王命处决,毋违。特示切切。
  当下将牌悬在辕门。海瑞立即差人持帖往请指挥;这是个故套,原是不来,不过遵循着“节制”这两个字而已。
  次日,各司道早已在辕门伺候,海瑞整衣冠而出,三声炮响,升了公座。各司道等上堂参见毕,分东西两旁而坐。海瑞令将周大章带上堂来。按差答应一声,即时把那周大章由东角门带进,跪于阶下。海公道:“周大章,你今日还有悔恨否?”
  大章道:“小的犯法,万死不恨。惟有老母、幼妹,未曾安结,尚思念耳。”海公道:“你之母、妹,自有本院格外恩恤,你可不必记挂矣。”随令绑下推出。刽子手一声吆喝,将大章五花大绑了。海瑞提起朱笔勾了,吩咐推出。左右将大章簇拥而下,由西角门带出,旋有官兵护押而行。海瑞特请尚方宝剑,令中军官接着,按察司二员亲押犯匪大章到市曹处决。
  顷刻之间,周大章已经首身俱碎,见者无不快心欢喜。中军官等缴令已毕,海瑞令海安将银子十两周恤余氏,拨送老人普济堂,俾余氏终老,以报其相救之恩。惟知府尚在狱中,海瑞即便修了本章,将知府以及周大章犯案情形,具折奏闻,差官驰驿进京。差官领了奏章,即便飞驰而去,自不必说。
  海瑞既清了周大章及党羽匪犯一切,遂起马巡按他郡。一路访察而来,所过地方,俱不许有司供给。每到一处,必告示先行,贴于要紧之地。其告示十分严肃,略云:钦差巡按湖广部院海,为关防诈伪,以肃功令事:照得本院恭膺简命,巡按此邦。先宜关防慎密,毋使有借端之弊。本院虽非起家词翰,然以一榜出身,仰蒙恩眷,由司铎而转县尹,历任部曹。后承殊遇,俾任封疆。受恩深重,图报维艰。本院惟有矢公矢慎,饮冰茹蘖,以报我国恩。所有文案,一切皆出亲裁,并无假手他人。其余一切交游,早已屏绝;山人、墨客、医卜、星相,素无往来。
  倘有不肖匪徒冒充本院知交,谓关节可通,面情可许,希图诓骗,亦未可定。为此示谕合属诸色人等知悉:如有前项匪类,假称本院知交,从中舞弊,许你等立时扭获,交地方官有司详解行辕,以凭重究。各宜懔遵毋违,特示。
  却说这告示先行,海瑞随后继至,所以经过地方秋毫无犯。
  那些百姓闻得海瑞来到,即便沿途迎接,箪食壶浆,以迎其驾。
  有屈抑者,即到马前呈诉,海瑞即为申理。欢声载道,百姓忭舞。
  一日来到府属,海瑞想起武当山十分灵应,只是要到山上进香者必须斋戒沐浴;果然问心无愧者,方能上得山上。否则那当殿的王灵官,就是一鞭打落山下,所以到那里进头炷香者甚少。当下海瑞来到山下扎住。是夕斋戒沐浴。
  次日五更,即便起来换了新衣,连茶也不吃一口,即便拈香步行前进。海安打着火把引路,那山果真险峻,海瑞挣扎了精神,许久方才到得山上,远远听得钟鼓之声。及至山门,就有道士出来迎接。海瑞来到殿前,抬头一看,见那王灵官神像,手执金鞭,立于当门,恰如生的一般。海瑞再行盥手炷香,只见那炉已有了头炷香在此。海瑞自思:“上山只有一条路上的。我五更来此,并无一人同行,怎么已有头炷香烧好在此炉中?想必我心不诚所至。”遂上了二炷香,拜祝道:“弟子海瑞,蒙天眷佑,当今天子殊恩,伏乞神明鉴察。一愿皇图永固,帝道遐昌;二愿湖广合省黎民,皆知孝友仁慈,共为良善;三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祝毕再拜而退。
  道士进茶,海瑞问道:“今早可有人来上香否?”道士答道:“就是大人一人来此。”海瑞道:“既没有人来参拜,怎么头炷香已有人烧了?莫非是你们上的么?”道士答道:“小道们上香点烛,是在殿外的。这炷香的炉,乃是等那诚心的信士来上的。”海瑞道:“这又奇了,又没有人来烧,又不是你们烧的,怎么却有香在炉上?”道土答道:“大人有所不知。这里神道最灵,若来上头香的信士,身心稍有些不清静,就不能上得头香。那怕三更到来,也有香在炉上。”海瑞道:“原来如此,想必是我身心上不得干净,明日再来罢。”
  说罢起身下山而去。一路思想:“我平生却没有一些不清不白的事,若说身子上不干净,昨夜沐浴,又未茹荤,怎么神圣却不鉴我诚心?”忽又转念道:“是了。只因我未曾斋戒三日,又未得尽其苦心,是以如此。”回到店中,即向海安说道:“我今要斋戒三日,然后前往烧香拜神。你等亦宜斋戒沐浴,方随我去。”海安应允。
  是日为始,致斋三日。到了第四日,海瑞从四更将尽,即便起来梳洗更衣,仍令海安引路。一路上黑暗如漆,四面松声,幽鸣断涧,猿啼鹤唳,甚不可闻。海瑞只顾前行,却不理会。
  惟海安一人不免心惊胆战。来到庙前,只见双扉还闭,侧耳细听,远闻五鼓。海瑞喜道:“我今定烧得头炷香矣。”遂令海安叩门。
  道士此际尚未起来,听得外边有人叫门,即便起来看一看,神前灯火尚明,那香炉内已有头炷香在内。海瑞即唤开门,那道士连忙开门。海瑞恭恭敬敬的走到殿上,又看已有头炷香上在炉内。海公即唤道士问道:“日前我是不曾斋戒,所以不得上的头香。下官自从下山,即时沐浴斋戒,不特荤酒不茹,连一杯清茶也未曾吃。成夜无眠,候至四更五点,即便起程而来。
  来到宝山,山门尚闭,怎么却又有头炷香在炉内?”道士说道:“大人只要一些不犯,才上得了头炷香呢!若是不信,请大人即就今夜在此歇宿,看明日如何?”海公说道:“也罢,我且在此过宿一宵。”
  如是唤了海安,到寓所取了铺盖,以及自备的素菜淡饭,来到庙里。道士见了不胜惊愕道:“怎么大人一口饭,一口茶,也不肯赏脸,远远的还要累大叔搬来?”海安说道:“不是这般说。我家老爷,平生是一个清廉耿介之官,自做官以来,从不曾吃过百姓一杯茶酒。不特今日身为巡按,即是当日出身县令,也是这般举动,一切可不用道长费心。”道士见他说得恳切,也不勉强,只得由他主仆自便去了。
  当时海公吃过了饭,复令海安取了热水,重新洗澡一番,夜宿于道房。到了三更,即便起来洗脸梳发。海安即将香汤送上。海公再三盥浴,复又换了衣服,即到大殿而来。道士们已是成夜守着的,及至海瑞上殿之时,仍是寂然的。海公私自道:“此时才交三更,谅这一炷香烟,定是我上得的了!”欣然趋上殿廷,不觉吃了一惊,细看炉中,亦是一炷香烟缭绕。
  海瑞此时,实无可如何,连自己的香也不烧,便来方丈坐下,道士侍立于侧。海瑞叹道:“我自筮仕以来,曾未尝虐民贪贿,怎么欲进一头香而不可得,这是何故?”道士对曰:“大人前者在寓安歇,贫道窃意稍有不洁,致不竭诚。今晚却宿在贫道山中,自然清净,只是不能烧得头香,贫道窃亦不解其故?”海公道:“道院之中,难道亦未洁净的么?”道士道:“道院固属洁净。大人今日宿院洁净,何以未得头香,实所不解。”旁有一行者道:“师勿疑矣!我观大人自从来此,无不诚心。一连三日而不能上头香者,我以为大人所穿之靴乃是皮的。本山最禁杀牛,岂非因此耶?”海瑞道:“我靴固是牛皮所造,但那大殿之鼓,又岂非牛皮所造耶?”
  说声未了,忽闻殿上一声响亮,恰如天崩地裂一般,把从人吓得一跳。大众正在惊疑之际,忽行者来说道:“大殿上牛皮鼓,忽然无故自破,其鼓上之皮,纷纷都撒于山门之外。”海瑞听了,不觉吃了一惊,叹道:“神灵不爽,今信然也。”正是:一诚能感格,神岂不听人。
  毕竟海瑞后来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分享到:
为什么说中国人的生育力改写了历史
感遇·其一 张九龄1
三字经51
董鄂妃画像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打火匣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
揭秘雍正弑兄屠弟最终暴亡前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