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施公案 >> 第五百一十五回 历险路兄妹相逢 述下情父女觌面

第五百一十五回 历险路兄妹相逢 述下情父女觌面

时间:2013/8/18 12:08:43  点击:1720 次
  却说张焕见了张桂兰的刀法,不禁诧异道:“你为何也知这刀法?莫非与咱是一门传授么?”桂兰见他问这刀法,不知他果怀何意,乃道:“汝问俺的刀法,且在这树林前站稳,咱乃凤凰岭张七的女儿、黄天霸的妻子张桂兰是也!自幼跟随父亲不知杀败多少英雄好汉,岂惧你这毛贼?”话犹未了,只见张焕将两柄锤向远的摔去,双膝跪在尘埃,高声叫道:“咱乃是疲鬼张五的儿子,自幼父亡,故多蒙叔叔怜爱,教养兼施。只因咱不肯向上,到了十一岁时节,私下便逃下山去,仗着这两手拳棒,东奔西荡,萍踪无定,一提及双泪无干。现在得遇阿妹,岂非天作之缘?今日冒犯虎威,还要阿妹宽恕!”桂兰想了一会道:“且将汝名说来,便知真假。”张焕听了笑道:“父母随意命名,叫了‘黑头陀’三字,不知是与不是?”桂兰也就笑道:“此真乃咱的五哥了!”桂兰见是自己的哥哥,不禁带泪言道:“兄长有所不知,俺们骨肉相逢,理当稍叙衷曲,只因汝妹丈现在沂州遭了强人毒手,立等消除万毒丸前去解救。因此与这妹子披星戴月,一路而来,以便到凤凰岭求父亲前往沂州,救丈夫性命。丈夫危在旦夕,此去琅琊山,尚有许多时日,万不能再有耽搁了。”张焕道:“愚兄久欲上岭拜见叔父,追念前事,无颜相见。今日得遇贤妹,何不趁此同行?若可效劳,应助一臂。”桂兰见他如此言语,也就认做兄妹,请他在前开路;放马而行,直向前跑。
  过了两日,这日到下午时分,已离凤凰岭不远,桂兰开言说道:“哥哥且缓一步,待愚妹上山通报。”说着下马,拔出刀,上了山坡,早有个喽兵对面而至。桂兰上前问道:“孩子住了,咱们老爷子可在山上?”喽兵抬头一看,见是桂兰前来,登时笑言答道:“姑奶奶从何到此?咱们老爷子正在山上,你老但上山便了。”桂兰只得迈步上前,过了山寨,再向西望,与从前的景象大不相同。当初这凤凰岭前一带树林,皆按着九曲三弯的埋伏,现在一片空地,改作田园,现出个归隐的气象。
  当即领着素玉到了寨门,直向内而去。走了两重厅屋,并不见有一人。素玉道:“老爷子倒会享福,你看这座高山,好一派气概,得闲暇无事,饮酒钓鱼,栽花种竹,也算得神仙境界了。无怪大人两次三番命他为官,还是不肯出山。”
  两人一时闲谈,早到了东花园内,见许多孩子拿着鱼竿,张七坐在石礅子上面,看着众人钓鱼。桂兰不敢遽然上去,轻移莲步,到了前面,正拟上前行礼,早被那几个喽兵看见,齐声叫道:“老爷子,你昨日思念着姑奶奶,这不是桂姑娘回来了?”桂兰见众人喊叫,趁此便跪了下去,说道:“爹爹在上,女儿桂兰这旁有礼。”张七转身一看,果然是桂兰前来,不觉大惊失色,连忙问道:“我儿权且起来,有话问汝。前闻天霸升任总兵,汝为何不在衙门?来此何干?”桂兰道:“爹爹有所不知。只因琅琊山王朗,造下高楼,盗取琥珀夜光杯,藏了皇家的宝物。因此施大人三打琅琊山,未能将楼攻破。日前天霸与人杰复上山头,中了齐星楼的埋伏,奄奄一息,困在沂州。因此女儿求见爹爹拯救。”张七听了,半晌言道:“这事非为父的推托。自从施大人命我为官,那时便矢志不移,回转山头,不问外事。天霸现虽紧要,但是穷富得失,听之于天,即是汝此时前去,他若寿命短折,早已亡故;若是他命不该绝,为父不必前去,他也是有救星的。此去山东非一朝一夕,咱实不能前往。而且王朗的埋伏不知用的何物,俺不知道;即便前去,也不过空跑一趟,无济于事。”桂兰不等他说完,复又跪了下来,忙道:“爹爹膝下只有女儿一人,天霸辛苦半生,至今尚无子嗣,设若因此送了性命,女儿靠着何人?就是父亲盖世英雄,亲生的女婿死在恶人之手,知道的说爹爹高尚,不知道的反道是欺善怕恶,徒有虚名,为人唾骂。若能救了他性命,皇天保佑,生下孩儿,两姓兼祧,接了爹爹的后代,香烟接续,历代流传,岂不是受享不尽。爹爹若不去,反贪一时快乐,误我终身,夫若有差池,女儿这性命也就不要了!”说罢,跪在地下,只是痛哭。
  郝素玉在旁说道:“老爷子,你也太高尚了。功名不就,尚可算隐士;女婿不救,岂非是个恶人?俺姐姐又无一男二女,设若天霸送命,你老也为人唾骂。而且施大人盛意殷殷,致书劝驾,此时不去,岂不负他的来意!便是江湖上好汉,绿林中豪杰,也要在旁议论呢!”说着,便在身边,取出施公的来信。
  张七拆开观看了一回,乃道:“飞云子既是知道这消除万毒丸,当时何不给他服下,此去沂州偌远的路程,为父的何能得去?而且这丸药早经用尽,非修合半年不能成,叫俺一时从何置办?”
  桂兰道:“爹爹不必推辞,若无丸药,那末药便无用么?女儿千里而来,几乎送了性命,非遇着咱的哥哥,已在半途伤命;爹爹竟不看这情面,女儿又尚有何望么?”说罢,大哭连天,站起身来,便想寻个自尽。早被郝素玉一把揪住,当时也跪了下去,苦苦的哀求。张七为她缠得无法,不禁长叹一声,开言说道:“俺道是看破世情,一尘不染,在这山中做个隐士;谁知天不由人,出了这事,叫我怎生说法。也罢,且与汝前去一行。但是救活天霸,仍然独自回山,所有琅琊事件是不能过问的了。但是这一带山林,下山之后,无人管理,为父怎放心得下?”桂兰道:“孩儿已有言在先,路遇哥哥,便是五伯的儿子现在山前等候示下!”张七听了此言,真是喜出望外,忙道:“莫非是黑头陀张焕么?”桂兰道:“正是此人,爹爹且命人去呼唤。”当时便将如何遇见的话,说了一遍。张七一闻此言,却是悲喜交集。悲的是,兄弟七人只留着自己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回想起从前的光景,不觉如在梦中;喜的是,多年叔侄一旦相逢,百年之后,张氏门中,尚有这一后代。有此两层,以致悲喜不定。
  当时张焕早走了进来,向着张七磕下头去,嘴里一面说道:“不孝的孩儿自幼远离,不知家事,父母亡故,渺不知期,生不能侍养于前,死不能成哀于后,抚衷自问,不能为人。平日专恃这两个拳头,为非作歹,回思昔日,玷辱门庭;今日得见尊颜,求叔父开一线之恩,收留教训,便此改邪归正了。”说罢,匍匐台前,放声大哭。常言道:“一息尚存,皆可为善;回头是岸,福德在人。”张焕是个杀人放火的朋友,想到父母身上,也不住流下泪来。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因淫乱过度而被浸猪笼而死北魏皇太后
王亶望
雍正为何要与万人迷男人十三阿哥结成死党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花千骨2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谁是红楼梦中最成功的一个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