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施公案 >> 第五十六回 州官罚县把门 硬驳众官礼物

第五十六回 州官罚县把门 硬驳众官礼物

时间:2013/8/10 21:16:26  点击:2660 次
  话说施忠办买八色水礼,开礼单,写手本。贤臣起身,出铺上马;施忠拿着食盒,往衙而来。州官可巧回衙。贤臣叫声:“施忠,拿手本礼单。”施忠递过。施公吩咐:“你可拉马在此等候,我进去投递。”贤臣带笑上堂,望书吏问话,不知哪位是内司?内中书吏回答,说:“那边坐的就是。”贤臣闻听,扭项观看,来到那人面前,把手本礼单奉上,带笑说:“奉烦投递。”那人接手本礼单,往内宅回话,口尊:“老爷,今有江都知县施仕伦,具手本礼单。”赃官闻言,心中大悦。瞧了瞧礼单,不过是平常礼物,并无银两,心下沉吟,不由动怒,将手本礼单扯碎,叫声:“进禄出去,快快告诉于他,本州不敢担受礼物,少时升堂。”进禄答应,来至大堂,见了施公,就把吩咐之话,说了一番。贤臣听罢,转身下堂出衙。施忠上前,口尊:“老爷,不知事情如何?”贤臣心中有气,不便细说,叫声:“施忠,把那礼物,叫抬盒的人拿回去。”说罢,起身走至台阶,赌气坐下,专等机会怄气;又暗骂贪赃狗官!众同寅及书吏上前,就问说:“老爷生气,为送礼之故?”贤臣说:“太爷清正,我施某带来重礼不受,反罚我小官把门。是以在此代太爷辞礼。”众官吏听施公之言,个个迟疑。半晌讲话,说:“县主,既是州尊之命,焉有不遵之理?我等何苦去碰?可吩咐将礼抬回。”专等贪官升堂行礼,齐至大堂伺候。
  就有内司走过,开门见礼。见官吏回言——照着施公的话,说了一遍。内司听了,心中恼怒,去见贪官,叫声:“老爷,了不得了!不用等礼。小的才见施知县投帖送礼。老爷动气,说:‘偏不要!’他赌气,放下坐褥,把守大门;见众官的礼到,竟大胆吩咐说:‘太爷一概免礼!’众人把礼拿回。老爷还讲什么?”州官听说:“快去吩咐外班,我立刻升堂。”进禄走到外宅高声说道:“三班伺候,太爷坐堂!”只听得梆鼓齐鸣,赃官上堂拜印已毕。官吏参拜;官役、牢头、禁卒,各乡的地方、保甲人等,叩头已罢。贪官要寻施公,带怒便叫:“江都知县闻话。”施公遂即向前,口称:“施不全参拜。”州尊听见贤臣报名,慌忙站起一摆手,即便说:“请起。”施公站起,躬身一旁侍立。州官又叫:“施知县,你知罪么?”施公躬身回答:“卑职不知,在大人台下领教。”州尊刘元见答,含怒说:“本州钦受御旨,点我扬州管理万民。大小官员都来迎接,惟少贵县。莫非轻视本州?你等我盘查仓库再讲,若有一点私弊,立刻革职。”贤臣闻听,强笑躬身行礼说:“非是卑职莫来迎接,惟因今朝奉旨监斩人犯,国规完毕,始敢动身。及赶到衙门,大人驾已早到,万望大人宽容。盘查仓库,请算;或足或少,自然有数。”刘元听罢,面带愧色。忽见堂下走上一人,公案前跪倒,手举呈词。州官接状词观看,上写:具诉告人东邻赵大、西舍王二、前居张三、后住李四、地方陈虎,呈为本郡南关以里,东路口坐东向西,有三教寺一座。山门正殿,四层配殿,群房共计七十九间。数年并无僧道在内焚修,每逢初一、十五,有邻人进寺烧香。
  本月十五日,众人进庙献供,进殿遇见怪事,众目同视:第四层魁星殿内,泥小鬼项挂少妇人头一颗,并无尸骸。
  不敢隐匿,众人共同叩恳大老爷秦镜高悬,查昭不白之冤。
  子民感叩洪恩,万载无既。
  州官看罢,不由肺腑吃惊。他在座上,不好明言,自己暗叫:“我刘元大运不济,上任就逢此事。头一个施不全对头,还未判断;他是我命中仇星,到手银子,他偏横挡。”贪官急中生计,肚内说:“何不如此这般,公报私仇!”刘元故意叫声:“县令施不全伺候。”贪官说:“今寺中有无尸人头一案,委汝验明,三日内断出尸亲。本州才升到此,不能办理。我出批,你作速去办!”言罢,提笔写上:州批县审。批为本州南关以里,路东三教寺内,魁星殿中,泥鬼项上,挂少妇人头一颗,无尸。投告者:前后邻居、地方人等公举。必须三日内断出尸亲详复。倘三日内不结,该令才短,摘印后递取,决不轻恕。
  州官写毕下递。贤臣接过。贪官下叫:“陈虎,你领县官速到三教寺断鬼回复。”施公深打一躬,走下堂来。刘元吩咐退堂。众官散出,都与施公担惊。贪官又派人役取刑具。贤臣看见刑具,微微冷笑出衙。忽见一人慌慌张张至施公身旁跪倒,乃是地方陈虎,奉州官之命,跟来回话。好汉服侍施公上马,施忠乘驴,地方引路,竟奔三教寺而来。
  贤臣偶然灵机一动,叫地方陈虎上来。贤臣说:“本县问你:你缘何呈报人头之事,不带凶犯上来?理该把你重处。”
  地方回答:“人头挂在鬼项。”贤臣
  却说:“又来了,你既呈报妇人头挂在鬼项,本该就把令鬼带来。是谁把人头挂在他的项上,好明不白之冤。”施公吩咐快去。地方赌气趴起,转身去拿绳杠。不多时陈虎进庙,令人伺候公案,一应铺设停当。地方引路,贤臣进内升座。又见本州四名衙役、刑房、乡绅、总保甲、牢头人等,上前叩见,报名已毕。贤臣下叫陈虎,地方答应跪到。施公说:“传四邻回话。”陈虎答应,翻身下行。立刻就有人跪下说:“小的张三、小的李四、小的赵大、小的王二,老爷在上,小的叩头。”施公说:“我问尔等,知此妇死的缘故么?”四人从头至尾,诉说一遍,呈词无异。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木兰辞10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三幅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5
弟子规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五幅
木兰辞11
武则天
乌鸦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