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济公全传 >> 第九十九回 常山县柴杜拿贼犯 马家湖济公救杨明

第九十九回 常山县柴杜拿贼犯 马家湖济公救杨明

时间:2013/8/3 21:10:18  点击:2665 次
  话说济公说变戏法,平地抓鬼。一伸手,抓出一个贼人来。和尚说:“老爷你瞧,抓出鬼来了。”老爷立刻吩咐手下人,将贼人捆上。老爷一问,贼人说:“我叫无形太岁马金川,前来杀官盗印。”原是蓬头鬼挥芳派九朵梅花孙怕虎,无形太岁马金川两个人,一个杀官,一个盗印。马金川受过异人的传授,他有十二道隐身符。按着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时辰贴在脑袋上,谁也看不见他。今天贼人来,听家人说,老爷同济公在书房喝酒,贼人就奔书房来了。又听见济公说要变玉女临凡,贼人要瞧着学学戏法,他迈步进了书房。别人都瞧不见有人进来,和尚可瞧见了。贼人刚往桌底下要钻,和尚一伸手,把他那道符揭下来。大众这才瞧见,把贼人捆上。老书问明白,把贼人钉镣入狱。和尚吃了个酒足饭饱,站起身来说:“周瑞、罗仰你等跟我走。”众班头跟着出了衙门,一直奔马家湖。和尚叫周瑞附耳说,如此如此,周瑞点头。来到马家湖村口,正听见说,现在杨明在此。白莲秀土挥飞,用囊沙迷魂袋把杨明打倒。后面有人说;“合字。这个交给我。”挥飞说:“何必你,我杀罢。”赶上前噗味一声,红光崩见,鲜血直流,人头落地。和尚说:“好快。杀了么?”可是杨明并没有杀死,乃是白莲秀士恽飞被小玄坛周瑞杀了。浑飞听后面说:“合字。这个交给我。”浑飞回头瞧了一瞧,见周瑞鬓边有白鹅翎,故此赋人没留神。今天来的这一群贼,都是白鹅翎为记。焉想到济公也叫周瑞等插上白鹅翎,这叫鱼目混珠。有这么两句话:浑浊不分鲢共鲤,水清才见两股鱼。小玄坛周瑞把挥飞杀了。和尚过来一瞧,杨明躺着,人事不知。和尚叫周瑞找了一碗水来,捏了一块药,给杨明灌下去。当时杨明醒过来。抓起来一瞧,说:“原来师父来了。可了不得了,群贼来到马家湖,明火执仗,这个乱大了。”和尚说:“你到马俊家去瞧瞧,乱子还大。”杨明赶紧复返回来,蹿房超脊,来到里面一瞧,只见群贼升殿,雷鸣、陈亮、郑雄、马俊,俱被贼人插上。书中交代,杨明走后,马俊等四个人,跟贼人动手。群贼之中,也有能人。内中有皂托头彭振,万花僧徐恒,这两个人在暗中瞧着,先没下来。要瞧着马俊家内有能人,这两个就不下来了。要没有能人,再下来动手。暗中一瞧,就是这四个人来往动手。众贼人拿刀把南屋里堵住,众家人都没敢出来。皂托头彭振、万花僧徐恒瞧明白。二人下来一施展邪术,把四个人拿住。群贼把北上房屋中点上灯,群贼大家落座。桃花浪子韩秀一瞧,说:“这两个人,拿锅烟子抹着脸,必是熟人。拿水来给洗洗。”正说着话,外面杨明一声叫喊:“好贼人,真乃大胆。今有威镇八方杨明在此。”众贼人一听大乱。本来杨明的名头高大,故此群贼一乱,皂托头彭振说:“众位别乱,都有我呢。看我略施小术,保管来一个,拿一个。来两个,拿两下。”这句话尚未说完,群贼出来一瞧,见济公~溜歪斜,脚步仓皇,口念“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皂托头彭振,万花僧徐恒,也不吹牛了。他两个人先自逃生。群贼都知道济公在铁佛寺法斗铁佛,神通广大。大众焉敢动手,群贼全往房上障。济公用手一指,口念“吨,赦令赫”。用定神法定了十六个贼人。杨明这才同济公到屋中把马俊、郑雄、雷鸣、陈亮放开。马俊立刻给济公行礼。和尚说:“不用行礼,你们先把这些赋人杀了,不杀也是后患。留几个别杀,我是带着常山县的班头,留几个活口,交到常山县去完案。”杨朗众人,这才拿刀把贼人杀了十三名,留下三个赋人没有杀。一问这三个人,叫桃花浪子韩秀,粉蝴蝶杨志,燕尾子张七。问明白了,把三个贼人捆上,和尚说:“马俊,你给我找一条好扁担,拿两根绳子。”马俊说;“做什么呀?”和尚说:“我去办案去。把这三个贼人交给常山县两位班头小去坛周瑞、赤面虎罗镳。天亮解到常山县去。”马俊立时叫家人找了一条山榆木的扁担,两条绳子,交给济公。和尚拿着,出了马家湖村口一直往北。离马家湖八里地,有个镇店,叫八里铺。和尚扛着扁担,来到八里铺,天刚太阳出来。八里铺这里有个闹市口。怎么叫闹市口呢?皆因早晨有几个卖力气的,都在这里会齐。可不许外人来卖力气,都是本地的自己人,在这里担着肩着。和尚到闹市口,把扁担一放,往地就一蹲,也不言语。旁边这些卖力气的就问:“大师父,你是做什么?”和尚说:“我是卖力气担肩的。”这人说:“你要挑担上别处去,我们这里不许外人在这里卖力气。”和尚说:“你们在这里卖力气,司里有帖,府里有牌,县里有告示?”这人说:“没有。”和尚说:“既没有,许你们卖力气,不许我卖力气?我偏在这里定了!”那人就说:“你们不用理他,大概这和尚是半疯。”这个说:“和尚,你在这里罢,我不管好不好!”和尚说:“你叫我在这里,我偏不在这里,我走了。”那人说:“你瞧,是半疯不是?”和尚往前走了不远,一瞧路西有一座大酒饭馆。和尚迈步进去,就跑到后堂。走堂的心里说:“这个穷和尚,他也到这个大饭馆里来。一个菜,三百二、二百四。一顿饭,总共好几吊钱,自己换换衣服岂不好?”见和尚坐下,把扁担一放。跑堂的一瞧,这条扁担倒不错,山榆木的,值二两银子。心里说:“和尚吃完了饭要没钱,留他这条扁担也好。”想罢跑堂的说:“大师父来了,要什么酒菜?”和尚说:“你瞧着办罢。”跑堂的说:“你吃东西,怎么我瞧着办?”和尚说;“你不是要留我这条扁担么?你瞧值多少钱,给我多少钱的酒菜。好不好?”伙计说:“没有,我不要扁担。”和尚说:“你别瞧我穿的破,包子有肉,不在招上。好主顾,不赊不欠,给现钱,是你们的财神爷。”跑堂的说:“是是。大师父要菜罢。”和尚说:“你煎炒烹炸,给我配四个菜来。两壶人参露。”跑堂的说:“人参露可卖一吊二百钱一壶!”和尚说二“不多。我们那地方,都卖两百吊一壶,这还便宜一半呢。我今天得多喝两壶。”跑堂的说:.是是。”立刻给和尚把酒菜拿来。和尚正在自斟自饮,忽听外面一声“阿弥陀佛”,声音洪亮,帝板一起,进来两个脱头和尚,乃是皂托头彭振,万花僧徐恒。这两个贼人,由马家湖逃走。先往北跑,一走山弯走迷了,又往南跑。跑走半夜,天亮来到八里铺。两个人要喝酒息歇Z刚一进来,瞧见济公,吓的惊魂失措,就要跑。济公用手一指,把两个贼人定住。济公过去,就打彭振嘴巴,说:“好东西,我两座庙,二十顷地的银子,叫你二人拐走了。今天咱们是一场官司。”济公给每人打了十个嘴巴,众人瞧着说:“这两个和尚,怎么这个穷和尚打他,也不言语?”那人说:“想必他们是没理。”和尚由彭振兜囊里,掏出十几两银子,由徐恒兜中,掏出有四十余两,和尚说:“这是偷的我的银子,还没花完呢。”和尚拿银子给酒饭帐。把这两个人一捆,用扁担一挑。大家也没人敢问。和尚挑着出了酒店,街市上瞧着都觉新闻。说:“一个穷和尚,挑着两个和尚,这是怎么回事?”济公说:’你们不开眼,这是我庙里搬家。”和尚挑着到了闹市口。众卖力气的说:“你们瞧,和尚揽了买卖。”正说着,和尚来至切近。众人瞧着,挑了两个和尚,大众纳闷。济公伸手把银子掏出来说。“你们瞧,他雇我挑到马家湖,给了五十两。你们谁去,一个人我给一两银子,挑到马家湖。”大众一听说:“去,我们八个人,四个人倒换,两人抬一个。”和尚说:“就是。”大众拍起来往前走。刚到马家湖村口,就听那边有人喊:“好老道,你敢把我们差事杀了,济公快来。”和尚抬头一看,是一个老道,手执宝剑。罗汉爷这才起奔上前,要跟老道斗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白雪公主
弟子规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4
古代中国罕为人知的六大“性文化圈”
农夫和蛇的故事3
武则天当年处死唐玄宗生母的恐怖手段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孝庄太后“色降”洪承畴内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