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七剑十三侠 >> 第三十七回 王守仁谏纳美人 包行恭遵师下山

第三十七回 王守仁谏纳美人 包行恭遵师下山

时间:2013/7/30 13:42:00  点击:2488 次
   却说杨小舫举目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神箭手徐庆,心中大喜,叫道:“徐二哥,小弟在此!”徐庆看见小舫,便走过来,与湘帆见过礼,各人坐下。小舫道:“周贤弟,这位便是徐庆兄长。”湘帆立起身来,又作了一揖,道:“原来徐英雄到此,小弟久慕大名,无缘得见。今日天赐相逢,实为幸甚!”徐庆动问湘帆名姓,小舫把失散之后,各处找寻弟兄,遇见湘帆,蒙他仗义相留,结为兄弟,细细底底说了一遍,便问徐庆几时到此。徐庆道:“自从太平城逃了出来,再也寻不见你们,身边又没银两。一路来到乐平地界,资斧用尽,只得暂理旧业。前月来至万年县城,看见宁王谕示,今日十美游街,哄动江西全省州县。我想弟兄们定然见到,或者看见,不意果与贤弟相会。”三人一面谈心,一面饮酒,大家说得投机,十分得意。

  只见一个将校奔上楼来,叫道:“王爷旨意下来,召将军押队起行。”那雷大春同了一班将校纷纷下楼而去。不多一会,街上人声鼎沸,喊道:“头队执事已在前面来了!”只听得远远锣声响亮,号筒悠扬。三人凭窗而望,但见远远的旗旗飘荡,刀枪耀日。为头一匹马上,坐着一个武将,生得状貌怕人:两条倒挂浓眉,一双三角眼、短鼻阔口,露出两只獠牙;脸上一路青,一路黄,黑不黑,白不白,颔下乱糟糟短短黄须,顶盔贯甲。手执一面大红旗,足有一丈见方,中间拷栳大乌绒的“清道”两字。那将官把旗麾动,向前旋卷而来。小舫道:“此人膂力不小。”徐庆道:“没有六七百斤气力,也掌不得这旗子。”湘帆道:“此人便是殷飞红。闻得他也是一个藩王手下的先锋,后来张永太监讨平之后,他投奔到此。”只见随后五百马队。马队过了,又是一个押队将军,骑一匹快马,独角虎爪,毛色赤炭一般。此人身长丈外,生一张长马面,脸如重枣,目如闪电,三缕须髯,金装披挂,手拿方天画戟足有碗口粗细,威风凛凛。湘帆道:“二位兄长,这个就叫邺天庆,乃王府中第一个力士,称为无敌大将军。他后面骑白马的黑厮,便是他的徒弟,叫做铁昂,现为禁军总教头。这厮最是可恶,仗了师父势头、宁王宠信,在外边奸滢妇女,仗势欺人。一言不合、就一脚一拳,伤人性命,百姓受害不浅。”只见随后二千军兵,都是明盔亮甲,个个山东山西的长大汉子。兵马过了,只见全副銮驾、执事人等。随后一扛扛,都是进贡的宝玩,两旁侍卫保护着,约有数十扛,无非金珠古玩,奇技滢巧,名人书画,绸绫缎匹,山珍海味等类。随后粗乐细乐,童男童女,扮就戏名故事。随后数十个带刀侍卫。只见又是一班官娥,一路奏着音乐。随后俱是内宫太监,提炉对对,香烟缭缭,龙凤旌旗。随后十乘凤辇中,坐着十位美人,花团锦簇,翠绕珠围,异香氤氲,光彩夺目,好似瑶台仙子临凡,月殿嫦娥下降,果然个个倾国倾城,丰姿绝世;真个环肥燕瘦,各擅其美,淡妆浓抹,各极其妙,说甚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看的人同声喝采。杨小舫等三人道:“果然端的好。”只见十美人过后,那香车上都是宫娥。宫娥过后,只见雷大春乘马昂然,手提笔捻揸,领着二百四十骁骑殿后。后面跟的百姓,犹如潮水一般。只见人头拥动,何止千万,却不见弟兄们在内。

  三人饮过数杯,湘帆会了酒钞,一同下楼,来到王府前游玩一番。遥望前边一所高阁,上接云霄。湘帆道:“这便是新造离宫内的,唤做凌霄阁。你看盖造得沉香为柱,玳瑁为梁,玛瑙为砌,碧玉为墙,珊瑚宝石,镶嵌珍珠,不知费了几千百万银子!我想纣王的鹿台,也不过如是。”徐庆道:“此皆民脂民膏,却不苦了百姓?”湘帆道:“我看奸藩心怀篡逆,欲效太宗故事。近来李军师用事,言听计从。就是十美进贡,岂不是范蠡献西施之计么?就是这凌霄阁内,闻说机关甚巧,埋伏重重,宫内戒严得禽鸟也难飞进。”小舫道:“我们出城去看十美人下船,如何?”徐庆、湘帆都道:“甚好。”一齐回转身来,出得城关。

  但见码头拥挤得人千人万。听说雷将军带同骁骑、太监、宫娥,护送十美,已下舟船。只听得三声号炮,一棒锣,二十四号龙舟开放。那前面的百姓,纷纷让开,传说无敌大将军同了殷先锋、铁教头,带领兵马回城。徐庆道:“时候不早,我们明日再会罢。”湘帆道:“徐兄说那里话来。到了此地,难道小弟家中,只多兄长一个,还叫你居住客寓?”小航道:“二哥何必客套。周贤弟也是我道中人,竟是一同住他府上,却得朝夕相叙。”徐庆即便应承。

  三人回转家中,每日讲论文韬武略,演习刀枪拳棒。湘帆试滨飞刀,徐庆试演弓箭。杨小舫也有一样绝技,只是未曾出过手。你道什么?却是一个流星锤。他的索子用羊肠做成,有二十四步长短,无论手抛脚踢,臂膝肩头,皆能发出,在二十四步之内,百发百中,也算一件绝技。然而比了湘帆的飞刀,徐庆的神箭,却相去远了。徐、杨二人,就此住在周家耽搁,直到后来徐鸣皋要三探宁王府,天下英雄侠士大会江西,方才提起。

  那雷大春护送十美人开船动身,路上无话。到了北京,先见了东厂太监朱宁、张锐,呈上宁王书信礼物。朱宁拆开书信一观,却是要他二人在武宗面前周旋好话,务要把十美收进宫中。朱宁只道此事必定成功,遂一口应承,把礼物收下。在天于面前,奏知宁王恭敬朝廷,得了江西绝色美人,不敢自享,进贡来京,又添上许多好话,武宗大悦。岂知各大臣知晓。到了明日早朝,雷大春俯伏金阶,呈上宁王奏章,并十美图容册子。武宗正待观看,却被御史王守仁奏上一本,说“自古帝王,宠纳美妃,便是国家祸害。如夏之妹喜,商之妲己,周之褒姒,吴之夷光,皆前车可鉴。宁王身受国恩,不思报效,却来进献美人,蛊惑圣聪,罪安可逃!伏望圣明乾断,将十美发回江西,处宁王以应得之罪,臣惶恐待罪”等语。那武宗正德皇帝原是英明之主,听了王守仁一片忠言,顿然醒悟。当时降下旨意,着雷大春将十美人带回江西,俾各人父母领去。宁王却未去罪他,还算便宜。雷大春一场扫兴,只得带领美人回转南昌,一一奏知宁王。宁王虽恨守仁,只是没奈何他,心中忧虑。从此叛逆之心愈急,日与李自然商议兴隆起手,我且丢过一边。

  书中却说云阳生,自从金山带了红衣娘灵枢,不辞数千里跋涉,回到长安,将红衣棺木安葬了,回到山中。那徒弟包行恭迎接师父,说丹炉火候已至。云阳生将江南之事,说与包行恭知晓,教他下山去帮助鸣皋等一班义侠,做些锄恶扶良的事业,得个一官半职,显扬亲名,留芳后世。或者回转山中,再学仙道。若不体念上苍好生之德,行那济困扶危之事,岂得成其证果。包行恭道:“弟子本领平常,只恐干不得事情。”云阳生就在炉内取了少许丹药,叫他吃了。不多一会,顿觉精神焕发,身子轻了许多。云阳生道:“你的技艺,也可去得。如今吃了燕丹,城墙可以上下的了。只是牢记一件:切勿误伤好人,并贪那‘财’、‘色’二字。今日却是黄道吉日,就此下山去罢!”

  包行恭遵了师命,回到自己卧室,把衣服等类打成一个小小包儿,拜别了师父动身。行不到半里,只见前面一人叫道:“小包到那里去?”行恭一看,却是师叔傀儡生,便放了包裹,对他拜了四拜,说道:“师叔,今日师父命我下山,去干功立业。不知何日再与师叔相会?”傀儡生道:“本该如此。”一面说,一面把行恭看了一回,便向身旁摸出一粒丹丸,说道:“小包,你把此丸藏好了,后首若有危急,性命须臾之际,把来吃了,可以免得灾难。”不知包行恭此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刘邦夫妇是如何整死异姓诸侯的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真实宋江不单身 阎婆惜乃其二奶
三字经5
一百多岁的日本最老艺伎“小金姐姐”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1
白雪公主
聪明的农夫女儿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