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曾国藩家书 >> 治家篇 谕纪泽·料理丧母之后事离京

治家篇 谕纪泽·料理丧母之后事离京

时间:2013/7/28 12:00:47  点击:2209 次
     【原文】

    字谕纪译儿,

    七月廿五日丑正二刻,余行抵安徽太湖县之小池驿,惨闻吾母大故,余德不修,无实学而有虚名,自知当有祸变,惧之久矣。不谓天不陨灭我身,反而灾及我母,回思吾平日隐愚大罪,不可胜数,一闻此信,无地自容。

    小池驿去大江之滨,尚有二百里,此两日内,雇一小轿,仍走旱路至湖北黄梅县临江之处,即行雇船。计由黄梅至武昌,不过六七百里,由武昌至长沙,不过千里,大约八月秋后,可望到家。

    一、出家辄十四年,吾母音容,不得再见,痛极痛极!不孝之罪,岂有稍减之处?兹念京寓眷口尚多,还家甚难,特寄信到京。料理一切,开列于后:一、我出京时,将一切家事,面托毛寄云年伯,均蒙慨许。此时遭此大变,尔往叩求寄云伯筹划一切,必能俯允。现在京寓银钱,分毫无出,家眷回南路费,人口太多,计须四五百金,求寄云年伯张罗。此外同乡如黎樾乔、黄恕皆老伯,同年如王静庵、袁午桥年伯,平日皆有肝胆,待我甚厚,或可求其凑办旅费。受人恩情,当为将来报答之地,不可多求人也。袁漱六姻伯处,只可求其出力帮办一切,不可令其张罗银钱,渠甚苦也。

    一、京寓所欠之帐,惟西顺兴最多;此外如杨临川、王静庵、李玉泉、王吉云、陈伯鸾诸兄,皆多年未偿。可求寄云年伯及黎黄王袁诸君内,择其尤相熟者,前往为我展缓,我再有信致各处,外间若有奠金来者,我当概存寄云午桥两处,有一两,即以一两不债,有一钱,即以一钱还债,若并无分文,只得待我起复后再还。

    一、家眷出京,行路最不易,攀城旱路既难,水路尤险,此外更无好路,不如仍走王家营为妥,只有十八日旱路到清江,即王家营也,时有郭雨三亲家在彼,到池州江边,有陈岱云亲家及树堂在彼,到汉口时,吾当托人照料,江路虽险,沿管有人照顾,或略好些,闻扬州有红船最稳,虽略贵亦可雇,尔母最怕坐车,或雇一驮轿亦可,然驮轿最不好坐,尔母可先试之,如不能坐,则仍坐三套大车为妥。

    一、开弓散讣,不可太滥,除同年同乡门生外,惟门簿上有来往者散之,此上不可散一分,春单请庞省三先生定,此系无途费不得已而为之,不可滥也即不滥,我已愧恨极矣!

    一、外间亲友,不能不讣告寄信,然尤不可滥,大约不过二三十封,我到武昌时,当寄一单来,并信寄稿,此刻不可这发信。

    一、铺店帐自宜一一清楚,今年端节已全楚矣,此外只有松竹斋新帐,可请省三先生往清,可少给他,不可全欠他,又有天元德皮货店,请寄云年伯往清,春新猞猁狲皮褂,即退还他,若已做成,即并缎面送赠寄云可也,万一无钱,皮局帐亦暂展限,但累寄云年伯多矣。

    一、西顺兴帐目,丁未年夏起寸至辛亥年夏止,皆有折子,可将折子找出,请一明白人细一遍,究竟用他多少钱,专算本钱,不必兼算利钱,待本钱还清,然后再还利钱,我到武昌时,当写一信与萧沛之三克,待我信到后,然后请寄云伯去厦明可也,总须将本钱利钱,划为两段,乃不至(车葛)①,六月所借之贡银一百念余金,须设法还他,乃足以服人,此事须与寄云年伯熟计。

    一、高松年有银百五十金,我经手借与曹西垣,每月利息京钱十千,今我家出京,高之利钱,已无着落;呼系苦人,我当写信与西垣,嘱其赶紧寄京,目前求黎樾乔老伯代西垣清几个月利钱,至恳至恳!并请高与黎见面一次。

    一、木器等类,我出京时,已观许全交寄云;兹即一一交去,不可分散,概交寄云年怕,盖木器本少,若分则更少矣,送渠一人,犹成人情耳,锡器瓷器,亦交与他。

    一、书籍我出京一一点明,与尔舅你看过,其要紧者,皆可带回,此外我所不带之书,惟《皇清经解》六十函,算一大部,我出京时,已与尔舅说明,即赠送与寄云年伯,又《会典》五十函,算一大部,可惜与寄云用,算此二部外,并无大部,亦无好板,可买打磨油木箱,一一请书店伙订装好,交寄云转寄存一庙内,每月出赁钱可也,边袖石借《通典》一函,田敬堂借地图八幅,吴南屏借梅伯言诗册,俱往取出带回。

    一、大厅书架之后,有油木箱三个,内皆法帖之类,其已裱好者,可全带回,其未裱者,带回亦可送人,家信及外来信,粘在本子上者,皆宜带回,地舆图三副,皆宜昔回,又有十八省散图亦带回,字画对联之类,裱好者带回,上下木轴易撤去,以便卷成一捆,其不好者,太宽者,不必带,做一宽箱封锁,与书籍同寄一庙内,凡收拾书籍字画之类,均请省三先生及子彦帮办,而牧云一一过目,其不带者,均用箱寄庙。

    一、我本思在江西归家,凡本家亲友,皆以银钱赠送,今既毫无可赠,尔母归来,须略备仪物,但须轻巧不累赘者,如毡帽挽袖之类,亦不可多费钱,如硇砂膏服药之属,亦宜带些,高丽参带半斤。

    一、纪泽宜做棉袍衬一付,靴帽各一,以便向祖父前叩头承欢。

    一、王雁汀先生寄书有一单,我已点与子彦看,记得《乾路二集,系王世兄取去,五集系王太史向刘世兄借去,余刘世兄取去者又一集,此外皆在架上,可送还他。

    一、苗仙鹿寄卖之书,《声订声读表》并一种,《毛诗韵订》一种,《建首字读本》,想到江南销售几部,今既不能,可将书架顶上三种,各四十余部还他,交黎樾乔老伯交转。

    一、送家眷出京,求牧云总其事,如牧云已中举,亦求于复试后,九月廿外起行,由王家营水路至汉口,或不还家,仍由汉口至京会试可也,下人中必须罗福盛贵,若沉祥能来更好,否则李长子亦可,大约男仆须三人,女仆须三人。九月计前后必须起程,不可再迟,一环由王家营走,我当写信托沿途亲友照料。(咸丰二年七月廿六日)

    【注释】

    ①(车葛):纠缠。

    ②渠:通“其”,他。

    【译文】

    字谕纪泽儿

    七月二十五日丑正二刻,我到达安徽太湖县的小池驿,悲痛的听到我母亲逝世的消息,我的德行没有修好,没有实在的学问而有虚名,自己知道一定有灾难落在我母亲的身上,回想我平日隐瞒匿藏的大罪大多了,一听了这个消息,真是无地自容。

    小池驿去大江之滨,还有两百里,这两天内,雇了一台小轿,仍旧走旱路。到了湖北黄梅县临江的地方,马上雇船,计从黄梅到武昌,不过六、七百里,由武昌到长沙,不过千里,大约八月中秋节以后,可以到家。

    一、离家已十四年,我母亲的音容不得再见,大痛心了,大痛心了!不孝的罪,哪有可以减少的地方誊虑到京城家里家眷人口很多,回家很难,特写信到京城,料理一切,开列在后面:一、我离京城时,将一切家事,当面托付毛寄云年位,他慨然允许,这时遭了这个大变,你要去叩求寄云年伯筹划一切,一定能允许,现在家里银钱,分毫没有,家眷回湖南的路费,人口大多,共计须四、五百两,请寄云年伯张罗一下,此外同乡的如黎樾乔,黄恕皆,都是老伯;同年的如王静庵、袁午桥年伯,平日都有忠肝义胆,对待我很仁厚,或者可以求他们凑办路费,受了别人恩情,应当想到将来报答的地方,不可多求别人,袁漱六姻伯处,只可求他出力帮忙,不可以求他张罗银钱,他很苦呢。

    一、所欠的帐,只西顺兴最多,此外,如杨临川、王静庵、李玉泉、王吉云、陈伯鸾诸位仁兄,都多年没有偿还,可求寄云年伯和黎、黄、王、霄诸君中,选择更相熟的,去求他们为我缓解燃眉之急,我再写信到各处,外面如果有奠金送来,应存在寄云、午桥两处,有一两,就用一两还债;有一就用一钱还债,如果并没有分文,只好等我起复后再还了。

    一、家眷离京城,行路不容易,攀城旱路既难,水路尤其危险,此外没有更好的路,不如仍旧走王家营为妥当,只有十八日旱路到清江,既王家营,那时有郭雨三亲家在那里,到池州江边,有陈岱云亲家和树堂在那里,到汉口时,我会托人照料,江路虽危险,沿途有人照顾,或者略好些,听说扬州有江船最稳当,价略贵一点还是可以雇用,你母亲最怕坐车,或者雇一驮桥也可以,但驮轿最不好坐,你母亲可先试试,如果不能坐,仍旧坐三套的大车好了。

    一、开吊散讣告,不可太滥了,除同年、同乡、门生以外,只有门簿上有来往的才散讣告,此外不可以多散了分,这个名单请庞省三先生定,这是没有路费不得已这么做,不可太滥啊!即使不滥,我已惭愧悔恨得很啦!

    一、外边的亲友,不能够不讣告寄信,但也不可太滥,大约不过二、三十封,我到武昌时,会寄一名单和寄信的稿子,现在不要急于发信。

    一、铺店的帐目应该一一清楚,今年端午节已全部清楚,此外,只有松竹斋新帐,可请省三先生去请,可以少给他,不可全欠他,又有天元德皮货店,请寄云年伯去清,他的新猜测狲皮褂,就退还他,如果已做成,就和缎面一起送给寄云吧,万一没有钱,皮局帐也暂时欠着,但又要辛苦寄云年伯了。

    一、西顺兴帐目,了未年夏天起到辛亥年夏天止,都有折子,可把折子找出来,请一个明白人细算一遍,究竟用他多少钱,专算本钱,不必兼算利钱,先进到本钱还清,然后再还利钱,我到武昌时,当写一封信与萧沛之三兄,等我信到后,然后请寄云年伯去讲明好了,总要把本钱,利钱划为两段,才不至于交杂不清,六月所借的捐贡银一百二十多两,要设法还他,才足以服人,这件事要和寄云年伯反复商量。

    一、高松年有银子百五十两,我经手借给曹西垣,每月利息京钱十干,现在我家离开京城,高的利钱,已没有着落,他是一个苦人,我会写信给西垣,嘱咐他赶快把这钱寄到京城,目前要求黎相乔老伯代西垣付清几个月利钱,一定要恳求,并且请高与黎见面一次。

    一、木器等类,我离京时,已当面允许全部交给寄云,现在就全部交他,不可分散,因木器本来就少,一分就更少了,送他一人,还是一个人情,锡器、瓷器,也交给他。

    一、书籍我离京时一一清点了,给你舅舅看过,要紧的,都可带回,此外,我所不带的书,只有《皇清经解》六十函,算一大部头,我出京时已经同你舅说明,就送给寄云年伯,又《会典》五十函,算一大部头,可惜与寄云用,除此两部以外,并没有大部头了,也没有好本,可以买打蘑厂油木箱,请书店伙计装好,交寄云转寄放在一个庙里,一每月出租钱,边袖石借《通典》一函,田敬堂借地图八幅,吴南屏借梅伯言诗册,都去取来带回。

    一、大厅书架后面,有油木箱三个,里面都是法帖之类,其中已徒好的,可全部带回,没有谦的,带回也可送人,家信和来往信,中在本子上的,都要带回,地图三幅,宜带回,又有十八省散图也带口,字画对联之类,选择好的带回,上下的本轴都不要,以便捆成一捆,其中不好的,太宽的,不必带,做一口宽箱封锁起来,与书一同寄庙里,凡属收拾书籍字画,都请省三先生和子彦帮忙办理,而请牧云一一过目,不带的,都封箱存庙里。

    一、我本想在江西回家,凡本家亲友,都以银钱赠送,现在既然毫无东西可送,你母亲回来,要舟微准备点礼,但要轻巧不累赘的,如毡帽、挽袖之类,也不可以多花钱,如徊砂膏、服药之类,也要带些,高丽参带半斤。

    一、纪泽宜做棉袍衬一付,靴帽各一,以便在祖父前叩头承欢。

    一、王雁汀先生寄书有一张单子,我已点给子彦看了,记得《乾路二集,是王世史取去,五集是王太史向刘世兄借去,另外刘世兄取走的又一集。其余都在架上,可送还他。

    一、苗仙鹿寄卖的书,《声订声读表》共一种,《毛诗韵订》一种,《建首字读》一本,想到江南销售几部,现在既然不可能,可将书架顶上三种,各四十余部还他,交黎樾乔老伯转交。

    一、送家眷出京,求牧云统揽一切,如果牧云已中举,也求在复试以后,九月二十日外起行,由王家营水路到汉口,或者不回家,仍旧由汉口返京参加会试,下人中必须罗福盛,如果沈祥能来更好,不然李长子也可以,大约男仆人要三个,女仆要三个,九月二十日前必须起程,不能再迟了,一定由王家营走,我会写信托沿途亲友照料。(咸丰二年七月二十六日)
 
 

 
分享到:
树精
海的女儿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五幅
13 扇枕温衾    黄香,  东汉江夏安陆人,九岁丧母,事父极孝。酷夏时为父亲扇凉枕席;寒冬时用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少年时即博通经典,文采飞扬,京师广泛流传“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安帝(107-125年)时任魏郡(今属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灾,黄香尽其所有赈济灾民。著有《九宫赋》、《天子冠颂》等
真实文成公主当小老婆守了三十一年活寡
中国历史上最妖艳的一个女人
三字经90
羊年大吉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