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三十三回 熬刑具酷吏存恶念 探监狱义仆报凶音

第三十三回 熬刑具酷吏存恶念 探监狱义仆报凶音

时间:2013/7/25 20:32:26  点击:2628 次
   话说杨乃武在馀杭县被小白菜攀供作奸夫,当堂被知县刘锡彤行文到学府,将乃武科举革掉。本来清朝的学府老师很是昏庸,革去衣衿,只须县中行文到来,立即除命,并不问明事由,是非冤屈。因此杨乃武一刹那间,已将千辛万苦得来的科举,被刘锡彤断送个干净,只得跪下。锡彤知道倘是小白菜在堂上,难免不改口供,便命差人把一干人犯,都带了下去,只留乃武一人。差人应命。将小白菜等众人都带了下堂,锡彤即指着惊堂木喝道:“杨乃武,快把谋死小大的实情,从速招来,免得皮肉受苦。”乃武这时咬定牙关,暗想只须我不说什么,拼着挨刑,看你如何办法,即厉声答道:“没有什么招呼。”锡彤喝道:“不上刑具,谅你也不肯招出。”即喝命差人把乃武推翻,打了三十大板,可怜乃武那里受过这般苦痛,只打得皮开肉绽,鲜血飞横,横在地上,爬不起来。锡彤喝道:“快把毒死葛小大的情由,从实招出,倘再刁赖,莫怪本县要动大刑咧。”乃武忍着疼痛,声吟着道:“这事影踪全无。叫我招出些什么来呢?”锡彤也知道乃武决不肯即时认在身上,自取死罪,非将他屈打成招不可,即吩咐将大刑伺候。顿时堂下呛啷一声,掷上一付三木夹棍,锡彤喝道:“杨乃武,招也不招?”两旁差人,早受了锡彤银子,便也和着叫道:“杨乃武,快些招吧,免得受这些零碎苦处。”乃武这时已横定了心,索性不言不语。锡彤见了,把惊堂木连连拍得怪响,将朱签掷了一把下来,喝道:“快将这厮夹将起来,看他招也不招?”两旁差人顿走将上来,把乃武靴袜扯去,双足套在夹榻之中,只一收,只痛得乃武两目昏花,眼前金星乱迸,大叫一声,已昏了过去。锡彤一见,忙吩咐松去夹棍,便有一个差人,把水将乃武喷醒。乃武已是面如金纸,气息昏昏。春芳一见,知道不能再行用刑,怕乃武死了,与本官不便,忙以目止住锡彤。锡彤会意,即命差人把乃武先行收监,自己退堂。

  这一来,已闹得刘锡彤烟瘾大发,忙横在榻上。林氏早过来替锡彤烧烟,锡彤一面吸烟,一面暗想:乃武这般熬刑,不肯招认,如何是好?忙命人去请了师爷到来商议。不一刻,何春芳到来,林氏先向春芳笑道:“师爷好计,辛苦了,快躺一回吧。”春芳即同锡彤对面横下,锡彤皱着眉头道:“师爷,瞧不出杨乃武这般的一个书生,竟耐得起如此大刑,不肯招认,如何是好呢?”春芳笑道:“东翁,杨乃武如何能就招呢,一招便是个死罪咧。非得三敲六问,使他耐不住刑具的苦处,方能屈打成招。如今就要他招,可不成功呀。”锡彤道:“师爷,你想个办法,什么刑具他才挨不住了,又不伤他性命才好。”春芳闭着双眼,思想了一回,笑道:“东翁,杨乃武也不怕他不招,可是小白菜那里,可又得请太太去一趟咧。方才我瞧她有些口软,别良心发现,说出了根由,那可糟了。”锡彤猛的惊悟,点头道:“对咧,不是师爷说起,我险些儿忘了。”林氏听得,即笑道:“为了好儿子的事情,也说不得了。”即带了个丫环去了。春芳又同锡彤商议了一回,准备怎样用刑,逼出乃武口供。直到林氏自监内回来,说是小白菜已答应不再翻供,十分信任自己的哄骗,春芳、锡彤等方才安心。锡彤又请春芳在里面饮酒,都饮得醉意黛地,方回房安歇。

  却说乃武押到监中,两足已不能行走,躺在囚床上不住的声吟,心中暗想:小白菜怎地咬定了自己,内中定有缘由,那里想得到奸夫即是锡彤的儿子子和,乃武本是个好刀笔,时于监内一切,岂有不知道之理,知道要些使用,方不致在监中受苦,幸亏出来之时,身旁尚带有二十余块钱,即留了十元,其余都用在监内。牢卒见了,顿时眉开目笑,立时换了付面目。乃武又想到自己家中,听的自己得中,不知如何快活,再不道自己已被人攀害,受刑下监,家中又没知道,如何是好?正是为难,欲设法命人去通一个情给自己寓所内的仆人王廷南。原来这王廷南是乃武家中的老家人,虽不常在乃武家中,已是在仓前另立门户。逢到乃武有事,仍相随侍奉乃武。这次赴试,乃武本独自一人到杭州去,后来廷南知道,即追踪到杭州,随着乃武。到了馀杭,王廷南也在那里。乃武便欲通信给王廷南,使他报给家中叶氏、詹氏知道。一则在监中有事,也便当些。二则还可设法在他们到别处去求救。正在呆想,耳畔听得有人呜咽着道:“二少爷,这是从那里说起?为何遭了这飞来横祸呢?”接着又呜咽不止。乃武睁眼一看,却正是王廷南。只因廷南自乃武到衙中赴宴,觉的寂寞,便横着静候。到了晚上,尚不见回来,心中越发的闷得慌了,即踱上街去散步,忽地听得有人谈说,杨乃武遭了人命官司,已禁在监中。心中吓得一跳,忙忙奔到衙前打探,果然听得乃武犯下了人命重案,被刘知县下在监内。只吓得廷南热泪双流,暗想究竟是否真的,不如到监中去探看一番,便知道真假。王廷南平日随了乃武,对于衙门知识,也很知道,忙回去取了些钱,奔到监门一问,果是乃武已在监内。即化了些使用,到监内来瞧乃武。乃武见是廷南,也悲泣不止,即把事情说了一遍,命廷南速即回仓前,报给奶奶、大娘娘知过,快去快去。廷南听得,知道不能迟缓,忙一面呜咽道:“二少爷放心,我就回去报信,二少爷自己保重,吉人自有天相,二少爷又没干这般伤天害理的事情,将来自有水落石出超雪的一天。”一面把身旁带的几十块钱交给乃武,作为监内使用,方匆匆的去了。乃武却因了棒疮疼痛不住的声吟,知道一时要出监,是不容易,只得耐下性儿在监中守候。

  却说王廷南奉了乃武之命,匆匆回转仓前,这时乃武的姊姊叶氏、妻子詹氏那里知道乃武遭了冤枉官司,只知道乃武在省垣三场得意,中了一百零四名举人,都是欢天喜地。只待乃武回来,同他贺禧,祝告天地祖先。那一天晚上,叶氏、詹氏都觉得有些心神不安,坐立不停。叶氏觉得奇怪,便向詹氏道:“妹妹,怎地我今天觉得肉飞肉跳,不要有什么祸事临门不成?”詹氏道:“姊姊,我也觉得心神不定。只是二少爷中了举人,乃是喜事,有什么祸事呢,不要这两天因纪念了他,所以有些心神不定哩。”这般一说,叶氏即不以为意了。停了一回,见天色已是不早,便一同吃了晚饭,回房安睡。詹氏自乃武赴试之后,虽有一个儿子相伴,年纪尚轻,一个人觉得寂寞冷静,即拖了叶氏同床安歇,可以免去惊惧寂寞。这晚二人睡在床上,都是翻来覆去,睡不安稳。叶氏便道:“今天怎地都睡不着呢?倒不如说一会闲话,免得心焦。”即同詹氏闲话了一回,不觉说到了小白菜的案件。詹氏即把乃武同小白菜的一番事情、向叶氏说了,亏得听了自己与小白菜断绝往还,不然,这一回的事情,岂不是要牵涉下去了。叶氏听得,暗晴点头,也笑着道:“正是,亏得贤妹早已把二弟劝得断绝,不然,真的大不方便哩。”

  正在闲谈,忽地听得外面有人打门,敲得一片怪响,把二人吓的一跳。詹氏的儿子,即起身喝问:“谁呀?”只所得门外连喘带促的答道:“我呐,快开门呀!”叶氏听出是王廷南口音,暗想廷南随着乃武在馀杭,如何昏夜回来,听他的口声,又是慌迫非凡,不要乃武有了什么变故?心内早怦怦乱跳,詹氏越发吓得手足乱抖,还是叶氏镇定,忙命儿子去开了大门,只见廷南忙忙的奔到里面,也不管叶氏等已睡在床上,一脚踏进房门,只叫了声“少奶、大娘娘事情糟咧!”便喘做一团。叶氏、詹氏虽知道定是乃武有了什么变故,却猜不透是因了小白菜的事情。叶氏的儿子已关门进来,见众人都慌做一团,也不知是什么事情,忙问道:“廷南,什么事情呀?”廷南俟定了一定气喘,方把乃武在馀杭县的事情细细的说了一遍。叶氏,詹氏听得,早都哭一个气噎声竭,叶氏的儿子、王廷南也呜咽不止。好半晌,廷南方道:“二少爷命我来报给少奶同大娘娘知道,快些前去,一同想法咧。”叶氏便定了定心道:“廷南,为今二少爷在监怎样呢,可曾屈打成招了吗?”廷南道:“二少爷自被小白菜攀供之后,审过一堂尚未招认。只是听得二少爷说,刘知县同二少爷有些私冤,怕要公报私仇,在馀杭县恐不能昭雪的了,因此请少奶大娘娘快去,可以另想别法。”叶氏詹氏听了,齐齐的道:“明天我们就去。”叶氏虽是心乱如麻,比了詹氏,略稍稍有些主见,即一面吩咐廷南,外面去休息。一面向詹氏道;“妹妹,如今最要紧的是银子。公门之中,那一处不须要钱,有了钱便到处不受苦处,可是家中除了家用的几十块钱之外,一些没有,如何是好呢?这样呢,把我们二人有的一些手饰,明天先变一些钱来作急用呢。”詹氏连声应是。二人便不再睡,忙都起身,各各预备。又把乃武的衣服聚了一些,准备明天带给乃武,慌乱了一夜,都是以泪洗面。詹氏已哭得双目红肿。到了明天早上,詹氏即把几件手饰,交给廷南,到当铺中去当了些钱。可怜乃武家中,本不富裕,这般一来,连詹氏、叶氏的几件金银饰物,也都断送掉了。不一时,廷南回来,却只当得五十多块钱,连家中所有的,不足百元。詹氏带了,忙命廷南去唤了一只小船,同叶氏匆匆下船望馀杭县去,临行之时,叶氏吩咐儿子,好生看守门户,自己晚上便得回来。这也是詹氏商议好的,家中也不能无人照顾。廷南须带到馀杭,叶氏只可朝去夜回。好得仓前离馀杭不远,叶氏的儿子答应之后,自回进去。詹氏、叶氏、廷南三人,心急如的,恨不得一步跨到馀杭,同乃武相见。

  一路上倒也平安。到了馀杭,即由廷南引了二人,到乃武寓所之内,詹氏忙命廷南先到衙前去打探,今天可曾升堂审问?不一刻,廷南回来,说是今天尚未升堂。二人听得,即带了东西,同廷南一齐到监中来见乃武。谁知到了监中,守监的监卒早受了刘锡彤吩咐,无论是谁,不许进监探望乃武,又得了好处,因此詹氏等三人到了监门,竟被监卒拒绝进去,急得詹氏一面哭泣,一面跪着哀求,放自己进去一见。还是叶氏有些主见,即取出了二十块钱给了守监监卒,悄悄哀求道:“我们便进去见乃武一面,即便出来,决不连累。”监卒方点了点头,放三人进去。监卒又在一旁监视,詹氏、叶氏见了乃武,只剩下呜咽的份儿,那里还说得出半句言语。还是乃武忍着疼痛,向詹氏道:“贤妻,你且别悲
 

 
分享到:
史上最会做秀的十个演技派皇帝排行榜
海的女儿
历史上屠杀功臣最多的开国皇帝是谁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09 刻木事亲    丁兰,  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今河南黄河北)人,幼年父母双亡,他经常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议,每日三餐敬过双亲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门前一定禀告,回家后一定面见,从不懈怠。久之,其妻对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针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兰回家见木像眼中垂泪,问知实情,遂将妻子休弃
出塞-书法作品
不能满足妻子将被饿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