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二十五回 明月清风魂销一刻 尤云滞雨胆怯终宵

第二十五回 明月清风魂销一刻 尤云滞雨胆怯终宵

时间:2013/7/25 20:09:31  点击:2122 次
  话说刘子和到了小白菜家中,在楼上房中,把五块钱打发三姑下楼,同小白菜并肩坐在竹榻子上,叠起了万斛温柔,同小白菜亲热个不住。小白菜却怕三姑瞧见,一把将子和推开,问子和可曾晚饭,自己尚得下楼煮饭。说着立起身来,意欲下楼。谁知子和将小白菜一只纤纤玉手,用力向怀中一扯,小白菜的三寸金莲,那里站立得定,早一个娇躯,向子和身上扑下,子和即伸开双手,拦腰抱住,亲住了小白菜的香颊笑道:“腹中还不饿咧,只是口枯舌干,满身发燥,要借些水烧上一浇方好。好得三姑,我已化下了运动的钱,这个傻子倒还知趣,决不上楼,我们正可放大了胆,乐上一乐。春宵一刻值千金,岂能虚度光陰。好人,别为难人咧。”说着,一手抱住小白菜纤腰,一手却不安份起来。房中顿时寂静无声,只听得啧啧的响,同了小白菜微微的吁气。子和本是个急色儿,似这般的温香满握,美玉在抱,那里还得什么,早把小白菜移向一边,虎跃而起,便听得小白菜格格娇笑,约有半个钟头,方才渐渐的安静起来。又停了一回,小白菜笑道:“来了总是这般的发急,连晚上都等不到咧,把人闹得这个样子,头发也乱了,如何是好?”子和笑道:“那有什么要紧,好得又没人到来,谁叫你生得这般标致呢,叫我如何耐得住呢?”小白菜听了,不禁卟哧一笑,一面起身结束,一面把蓬松云鬓抿了上去,又向子和笑道:“你吃些什么,叫三姑去买。”子和道:“没有叫你化钱之理,”即取了一块钱,交给小白菜,自己睡在竹榻上休息。”小白菜怕子和受了凉气,不是儿戏,忙扯一条薄被盖在子和身上,方下楼去命三姑购办酒菜,自己煮晚饭。不一刻,三姑已将酒肴买来,小白菜也把晚饭煮就,搬到楼上,同子和饮酒。子和自勾搭了小白菜之后。真是享尽了艳福。子和自出世以来,从未遇见过这般似天仙的的女子,与如此的享受快活,心中欢喜。已到了绝顶。恨不得把小白菜在眼皮上供养,娶回家去,方心满意足。三人饮了几杯。三姑先去安睡。小白菜同子和晚饭完毕,小白菜把残肴收拾下楼,仍回楼上。子和已有了些酒意,睡在床上,只是催小白菜上床欢娱。小白菜一瞧时候,已有了八点多钟,便宽了衣衫,穿一件粉红色的小衣,下面湖绿单裤,换了双大红绣翠绿花的睡鞋,越发觉得身裁袅娜,满面娇俏,端的是个宜喜宜嗔的春风脸,倾国倾城的可喜娘儿。子和看得眼中火出,心头又怦怦动起,忙着唤小白菜睡下。小白菜笑盈盈地,走到床边坐下,跷起了一支金莲,向子和身上一搁笑道:“这双鞋儿可好?”子和早如狼如虎,把小白菜如小鸡般的抓在手中,狂荡起来。子和这时已是两眼如火,一身炭炙。小白菜也引得杏腮飞赤,秋水神荡。

  正是欲仙欲死,神迷魂荡,得意非凡的时候,猛然间听得外面碰碰的打门,有人在门外高叫道:“三妹,快些开门。”小白菜听得,正是葛小大的口音。不要说子和想不到葛小大忽地在这时候回转家来,便是小白菜本人也意料不到丈夫葛小大,这时还得由店中回家,不由的面如土色,那里再有什么闲情逸致,寻欢取乐。浑为小鹿心头乱撞,惊慌失措,死命的把子和推下身来,悄悄的嗔道:“快走,快走!小大回来咧!怎样好呢?”子和见了小白菜这般惊慌,也料到是小大回转,如今听得真是小大,心中不禁也吓得怦怦乱跳,面色大变。方才的一股兴致,已飞向爪畦国去了。腰下一阵酸软,投了个帖子。小白菜也顾不得子和受病,忙一把推下了身躯,不住的发抖。子和吓得昏了,只伏在床上,一动也不敢乱动。还是小白菜有些主意,忙叫着子和道:“快些起来,躲一躲再说吧。”这时外面,越是打得厉害,子和听了小白菜的言语,猛然惊醒,慌忙穿了小衣起身,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抓在手中,悄悄问道:“躲在那里去呢?”小白菜一想,暗想小大这时归来,定必知道了什么风声,倘把子和蒙在楼上,不大稳生,不如将子和藏在三姑床上,小大虽是疑心,决想不到在三姑床上,即向子和道:“快藏在三姑床上,切莫声张。等小大上楼,立即出去吧。”子和点头,慌忙放轻脚步,走下楼去。

  小大在门外,连嚷带敲,叫了一回,心头火起,提起脚来,连踢了两脚。小白菜在楼上,装做惊醒模样,高声叫道:“三妹,快起来开门呀。”自己忙穿好衣服,仍睡在床上。楼下三姑此时方才惊醒,正欲起身开门,却见子和蹑手蹑脚下来,向自己床上一缩,悄悄向三姑道:“妹妹,快莫声张,去开门放进了你哥哥,待他上楼,放我出去,我给你十块钱,千万莫要被你哥哥知道。”说罢,在身旁取出了十块钱,放在三姑枕边,自己缩在三姑床上,慢慢的穿起衣服。三姑虽傻,对于子和同小白菜通奸一件事情,却也知道不能给哥哥小大知晓。又加着子和到来,常有银钱东西送她,若是一旦撞破,子和便不能到来,自己东西即无从到手,因此不肯向小大言讲。今晚忽地听得小大敲门,也很惊慌,听得子和这般说话,又有十块钱到手,早连连点头,一面下床,答应着小大,出去开门。小大敲了一回,方听得小白菜在楼上叫醒三姑,三姑洋洋地答应,心头越发的狐疑起来。及至三姑伊的一声把门打开了。小大也不同三姑答话,飞也似的向内直奔,迈上楼去,把三姑看得暗暗发笑。正待去唤子和出去,却见子和蹑手蹑脚的悄悄走来,原来子和在床上已把衣履穿好,听小大奔上楼去,暗暗道了声饶幸,忙忙的偷走出来。见三姑尚没把门关闭,慌忙一溜烟的出了葛家大门,回爱仁堂药店去了。三姑见子和这般的慌张,不由得卟哧一笑,便将门关了。自去床上安睡。子和的十块饯,仍白亮亮地的放在枕边。三姑心本欢喜,取来藏好,也不管小大上楼怎样。一合上眼,早酣然入睡。

  却说小大一鼓作势飞奔上楼,走进房中,一望小白菜,盖一条薄披,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可是双睛虽合,满面春色。两颊飞起了两朵红云直红到耳边,好不娇艳,分明是春意正浓,浪态初起的光景。小大一见,暗想瞧这神色,小白菜方才不甚妥当,不要杨乃武趁着自己住在店中,到家中来奸宿,今晚不料到自己回来,正在好梦乍圆之时,被自己惊散。因此小白菜面现春色,体有浪态,想到这一层,忍不住把小白菜看愈看愈像,使欲把奸夫找将出来。以为小白菜既同杨乃武在房中干不端之事,被自己冲破,杨乃武定仍在房内,不知藏在何处,万不料到奸夫,却是刘子和,已出了大门。小大这时也不同小白菜说话,把一双眼睛,四面乱看,陡的见旁边竹榻之上,有一条薄被抖乱,地上又有些食品骨彀,知道情形定是不妥,自己的意料,一些不差。忙在房中各处乱找。小白菜在床上,只做不知。小大找了半天,那里有什么影踪,虽是满腹狐疑,只是找不到奸夫。有道是捉奸捉双,找不到奸夫,不能作真实事情,只得闷气吞声,不向小白菜说话,小大心中,只知道小白菜奸夫是杨乃武,因此把杨乃武恨如刺骨。但是惧怕杨乃武的势力,又没有真凭实据,不敢找乃武说话。当夜小大即宿在家中,小白菜对于小大的盛情,自从被乃武正言规劝之后,很是和穆。这一回的失足,实是被子和用了村药,一时失措,无奈允从。瞧见小大这般心神不安的式样,不觉良心上很是不安,眼中忍不住掉下了两点清泪,怕小大看见,忙忙的把头向被内一蹿。小大未曾瞧见。这夜小白菜,一则对于小大万分抱歉,二则方才被子和引起了一团烈火未曾消灭,在小大身上发泄起来。这一种的温和柔媚,娇浪艳荡,自小大圆房之后,小大尚是第一尝到。小大虽蠢,这般异样艳福,那有不知之理。觉得今夜的小白菜风情媚态远非往日可比。也猜到小白菜怕自己怀疑,所以如此,不禁万分怜惜。把方才的恚怒,赶一个干净,还觉得小白菜很是可怜,被乃武勾引逼迫,要不是被他威迫,小白菜决不致干出这般不端之事。从此之后,非得常回家中住宿,才能杜绝乃武到来。打定主意,安然熟睡,便不再去查问根细。

  却说子和溜出了葛家,回爱仁堂去。在路上把小大已十分痛恨,暗想亏得天气还不寒冷,不然,竟得犯下陰症,方才在小白菜床上,正是得趣之时,想不到小大竟是回来,把自己一吓,不要弄成了白浊之病,这都是小大早不归家,晚不归来,在自己得意的时候,忽地打门,真是可恶。且想且走,已到了爱仁堂门口,即敲门进去。钱宝生这时尚未熟睡,听得子和在这时候回来,知道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慌忙起身。子和已到了楼上,宝生即跟随上楼,走到房中,见子和横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帐顶。宝生叫道:“大少爷,怎地这时候即来了呢?不要出了什么变故了吧?”子和坐起身来,点头道:“正是,险些儿被小大撞见。”即将在小白菜家中,小大忽然回来的事情,一一向宝生说了。宝生在沿窗的一张椅上坐下,不住的沉吟道:“如此看来,葛小大已有了什么风声听得了不成?不然,那里会这时候回来呢?”子和道:“我也是这般的想,倘真的有了风声,特地回来捉奸,这一次虽未捉到,以后防范起来,那就糟咧。”说着,把眉头紧紧蹙起,连连长叹。宝生道:“大少爷,且别发愁,究竟小大是有意回家捉奸,还是无心凑巧,尚不能知道,明天且打探个明白,再设法补救就是。今夜先安睡了一夜,方才大少爷被小大吓了一跳,自不必说,回来在街上,可受了寒气呢?那倒不是顽的。小白菜的事情,凭着大少爷的财势,总有办法,不必心焦。”子和道:“的确被小大吓上一下,寒气倒还好,不曾受到。这一回的事情,又得重仗你了。事情妥当,自得重重相谢。”宝生笑道:“大少爷说什么话呢,有我老钱在这里,总不致使这般一个美人儿,从此绝望,不能相会,大少爷放心就是。今夜快些安歇吧,我也得去睡了。”说毕,立起身来,下楼去了。子和没法,知道今夜决不能再同小白菜取乐,只得睡下,心中只把葛小大恨恨不止。

  到了明天,宝生、子和见面之后,子和便请宝生出去打探,昨晚小大回家之后,怎样情景?宝生应诺,即出了药店,到小白菜家中,借着看小大为名,这也是怕小大仍在家中,没有到店。进了葛家,一瞧小大并不在家中,只有三姑同小白菜二人。三姑见了宝生,先笑道:“钱宝生,今天叫这位有铜钱呵哥不要来了,阿哥要回来的。”宝生听得三姑叫子和有铜钱阿哥,不觉笑了一笑,暗想亏这个傻子想出,一个有钱,便唤作有钱阿哥,小大自然是无钱阿哥了,即趋势间小大昨天回来,如何景像?小白菜对于钱宝生,因自己受子和蹂躏,是宝生暗用村药,自己方一个失足,同以前与杨乃武大不相同,心中很恨着宝生,见宝生到来。知道是替子和做暗探,那里有好颜色给宝生,只顾着做活计,似理非理的答了一句道:“险啊,亏得没被他捉到。”宝生见小白菜这般神色,岂有不明白小白菜恨着自己,听得小白菜说险,虽不明了小大的怀疑,自免不掉了,便装着不知,问三姑道:“昨天你哥哥说些什么呀?”三姑在今天早上,小白菜也曾向她说过几句,昨晚小大生疑,今天小大特地关照晚上回家,这也是小大体贴小白菜,怕奸夫再来,说明了回家,可以使小白菜拒绝。因此三姑知道小大晚上回家,听得宝生相问,即大约说了一遍。宝生听了,已知道小大从此之后,或将常住家中,显见是起了疑心。当下也不再问,告辞走了。回到爱仁堂药店,同子和相见。子和忙着问宝生怎样?宝生把小大如何疑心,如何向小白菜说明,今晚要回家中,一一说了。又向子和道:“大少爷,这两天小白菜家中,你可不能去咧。非过了这风头再说。子和听得,不禁连声叹气道:“老钱,这般一个美人儿,叫我如何丢得掉呢?你总得给我想些办法呀。”宝生沉吟一刻,说出一番言语。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第一个挺武则天为皇后的人是谁
揭秘北齐胡皇后的妓女生涯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七幅
吕布戏貂蝉
中国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个皇帝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解密孔子究竟是如何“野合”出来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