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梅兰佳话 >> 第四十段 返罗浮妻妾齐美 告终养翁婿同居

第四十段 返罗浮妻妾齐美 告终养翁婿同居

时间:2013/7/25 13:50:16  点击:1988 次
   山岚及兰瘦翁俱移家罗浮,雪香同猗猗拜见冷氏,冷氏甚喜。松、竹将桂蕊的事告知冷氏,冷氏曰:“此事易起猜媒,况我媳妇系初婚,何能遽及此事?俟我与媳妇商量停当方可。”松、竹应诺而去。冷氏谓猗猗曰:“吾儿旧眷一妓,我实不知,今日松、竹二生对我言及那妓,意欲为吾儿小星,你意下如何?”猗猗曰:“那妓儿已见之。其为人也幽闲贞静,当面足令人钦,过后尤令人慕。儿本乐与相聚,还望母亲玉成。”冷氏喜曰:“似儿如此贤慧,古人《江有汜》之诗可以不作。”

  一日,松、竹复至,冷氏复将猗猗之言告知松、竹。松曰:“兰家弟妇的贤慧,好早知之。既伯母许可,当择日接桂蕊回。”竹曰:“伯母若见了桂蕊,必定爱怜。”

  少时,松、竹出,到索笑斋以告雪香,雪香遂喜,遂请松、竹为媒,择日接桂蕊到家。松曰:“雪香与月香这段姻缘,是柳曲江为之汲引,必须央曲江为媒,方是有始有卒。”竹曰:“翠涛之言是也。”三人议定,复谈叙半时方去。

  菊婢自遇松翠涛于船上归,时服侍冷夫人甚殷勤,冷氏亦爱怜之。是日闻桂蕊尚在,不日即请柳相公为媒择吉迎归,亦自私心窃喜。乘间谓雪香曰:“自婢子与主人同出院后,一别已经一载,以为主人葬于鱼腹,婢子今生已无相见之期。今幸主人尚在,到君意欲迎归,易不早为之所,使婢子得早相见?”雪香曰:“尔不言,我亦必急图之,此亦可见尔眷眷主人之意。”

  次日,雪香至竹-谷家,欲议请柳曲江为媒。至则曲江先在焉,一见雪香笑迎曰:“弟远游数月,前日始归。闻雪香克谐旧姻,不胜愉快,今日特邀-谷,方欲同到尊府,一则叙契阔之怀,一则贺于飞之喜。不期雪香先来,真是快事。”雪香曰:“弟因归家未久,未得一叙离别之情。今日正欲邀-谷同到尊府,更有一事相烦。恰与曲江相遇,亦是奇缘作合。”竹笑曰:“雪香这一段奇缘,真是曲江作合,此语到也恰当。”柳曰:“雪香说有事相烦,得毋为桂月香乎?”[雪香]曰:“然。曲江何以知之?”柳曰:“方才听得-谷言及,始知其中颠末。”竹曰:“曲江既在此,雪香可当面相请。”柳曰:“弟愿执斧。”雪香曰:“曲江慨诺,足见高谊。”坐叙一会而别。

  次日,曲江即邀翠涛、-谷同至山岚家。松、竹二人,山岚认识的,遂指柳曰:“此位尊姓?”曲江告以姓字,并道来意,与令媛作伐。山岚曰:“谁家?”曲江曰:“梅雪香。”山岚曰:“固所愿也。”即进内与桂蕊说知,忙备酒肴,款待三人。尽欢而别,一同来见雪香,云:“山翁甚喜,只恐兰家弟妇不容。”雪香曰:“此举正出你弟媳之意。”遂及禀知母亲冷氏,冷氏以明月珠一颗为聘。一切合卺之事,自有猗猗料理,遂择吉迎归。

  成婚之夕,二人原旧相识,不似寻常遮遮掩掩。彼此对坐,各道相思。雪香曰:“睹卿丰姿如旧,而形骸消瘦,足见别后奔波。”月香曰:“自去岁蒙郎君大德,拔我于污泥之中,即以身许君,谁知落奸人之井。私心自计,唯有赴水一死,与君结来世缘。岂料藕丝未断,浮沉十余里,幸得恩父母救起,留此残喘得侍中栉,岂非天随人愿。”雪香曰:“伤心语不忍过听,夜已深矣。”遂各就寝。欢娱之际,雪香抚摩殆遍,戏谓曰:“记去岁在院时,蒙卿留宿。酒酣情畅,愿借青楼蓝桥一度。卿执意不肯。斯时亏卿把持得定。”月香曰:“斯时妾非不欲,其拂君意者,正为今日地也。妾口占一绝,请君验之。”诗云:

  粉黛丛中订好逑,今朝果遂抱衾。

  灯前细认猩红色,犹是当年璞玉不?

  雪香闻诗,喜曰:“当日聆卿之言,已知卿守贞以待,何俟今日。”二人细细聒聒,不觉鸡已三唱。

  晨起梳洗毕,拜见母亲冷氏。冷氏喜曰:“老身一见尤怜,怪不得吾儿眷恋。”复拜猗猗,执小星礼。猗猗执其手,曰:“姊姊何拘此礼?妹自西子庙一见,已自心降。及邀至寒舍坐谈,时姊姊道梅郎事甚悉,料梅郎诗中所载必是姊姊。及阅鸳鸯图,姊姊背地沉吟,则鸳鸯图其为姊姊所以无疑。无奈姊姊藏头露尾,不肯明言。妹私心暗祝,倘得与姊共事梅郎,生平愿足,岂知今日果如所愿。妹方虚太以待,而遽行此礼,是愧我也。”二人推逊不已。冷氏喜曰:“自古恃才者傲,恃色者骄。我儿才既对、貌相当,今又互相推逊,是洵女中杰士,足以愧天下恃才、恃色者矣。你二人自后,无分大小,姊妹相呼。猗猗曰:“善。”于猗猗年少长姊之,月香妹之。两人你怜我爱,不必细述。

  三朝后,雪香具帖奉谓曲江及松、竹三人,酌谢玉成之美。翠涛曰:“这段姻缘,老伯大人仙见已明示‘重到西泠,二美偕归’,弟等不过从中作合,何力之有?但喜酒是要吃的。”遂各畅饮而别。

  自此,雪香日与猗猗、月香揩至母前问寝视膳,闲则敲棋、赋诗。一日,猗猗正与月香对弈,雪香忽至,见芷馨在旁,笑谓曰:“子莫又静观鹬蚌。”猗猗微笑曰:“你偏记事。”月香问故,猗猗将在自芳馆对弈之事说了一遍。月香笑曰:“梅郎可谓多心,我意欲让渔人获利,不知姊姊意下如何?”猗猗曰:“我于芷馨虽则主仆,情同姊妹。当梅郎在自芳馆北居住时,我既守礼避嫌,一切诗简往来,非芷馨何以能达?尔时纵无苟且之事,然两下不无盟约。这几日观其动静,知郎君得陇望蜀已久,本欲与妹妹商议,同菊婢一齐收入房中,但恐郎君无御众之策。”雪香笑曰:“多承二卿美意,我比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月香笑曰:“郎君好厚脸。”三人戏谚一会。猗猗遂将此事告知母亲冷氏,冷氏曰:“我儿贤慧亦至此耶!”于是择日收入房中。一日,雪香私谓芷馨曰:“今后不致丢你在脑背后了,你可如意否?”芷馨曰:“说也羞人。妾始念,不过望相公垂青,俾使长相依傍,不致失所,于愿已足。至若床第之私,非敢与闻。”雪香曰:“偶一为之,可乎?”芷馨恐猗猗听见,急趋而出。

  忽闻外面喧嚷,问是何事。菊婢曰:“鹤奴报去是本县太爷奉部文到此,召相公进京授职,请相公出去。”雪香闻之,忙整冠束带,出来迎接,一面送过县主,一面即请松、竹与曲江并兰瘦翁、山翁到家商议。翠涛曰:“曲江素性无志功名,独我三人偏欲就试鸿博,幸而出人头地,告假荣归,本志已遂。今朝廷徵召又至,弟与-谷实不欲往,不知雪香是何主见?”雪香曰:“弟请兄等至,正是为此。弟以家父仙去,老母在堂,且兰岳翁与山岳翁移家到此,弟一就职,萍踪靡定,安能遽迎板与到任,即两岳翁处谁人照应?意欲与二兄作一《告请终养表》,求县主转详上司,申奏朝廷,伸弟等得以优游林下,彼此弄月吟风,岂非人生快事?奚必纾紫拖绿为?”瘦翁与山翁曰:“贤婿之言亦是,但勿因我二老致抗君命。”雪香曰:“婿主意已定,岳父大人不必过虑。今残腊将终,俟明春共举可也。”遂各相爵而去。

  光陰迅速,不觉已是新正。三人计议上表,详请上司。上司转奏蒙上谕:

  朕以孝治天下,梅如玉等奏请终养,诚乌私之至情,朕甚嘉焉,准其终养。时敕诰命其母,封为太夫人;其内子,封为夫人。钦此。

  雪香奉上谕,焚香拜谢圣恩,即到松、竹两家道贺。曲江闻之亦至,遂一同转至雪香家,拜贺冷太夫人,并拜见兰、桂二夫人。月香曰:“婢子始终蒙诸君作合,尚未叩谢大德。今既降临,婢子之幸。”遂裣衽而拜。翠涛等逊谢。举首忽见菊婢,初非婢子装饰;兰氏侧复一美人侍立,知是芷馨。退谓雪香曰:“二弟妇侧侍立者非芷馨、菊婢乎?”雪香曰:“然。”翠涛曰:“何以亦梳蝉鬓、插凤钗,全不似婢子装饰?”雪香曰:“尚未请兄等吃喜酒,已收用了。”翠涛曰:“二弟妇能勿吃醋乎?”雪香曰:“不唯不吃醋,而反曲成之。”翠涛曰:“非吾弟不能消此福,然非二弟妇之贤,吾弟亦不能享此福。第恐占尽人间春色,有犯造物之忌。”雪香曰:“在兄造物或忌之,在我梅雪香造物方曲成之,何忌之有?”

  正谈笑间,忽兰瘦翁与山翁至,遂各出位相迎,彼此道贺。兰瘦翁曰:“今而后贤婿可与松兄等得以优游林下矣。”雪香曰:“小婿志愿已遂,所恨者家父仙去,未获终养耳。”翠涛曰:“伯父仙去,然比堂□草自可忌忧。且伯父根基不知几生修到,吾弟亦唯培养根基,家声勿替足矣!”雪香曰:“善。”于是大排筵宴,命芷馨同菊婢把盏。竹曰:“不可。今既为弟妇夫人,即二翁丈亦必不轻视。”遂命鹤奴捧觞,饮至深夜方散。

  雪香从容谓猗猗、月香曰:“二卿情同姊妹,朝夕甚欢。但二岳父母大人另居一处,于必终觉不安,二卿以为何如?”猗猗曰:“据妾愚见,家下亦无多人,虽然茹舍竹篱,颇甚宽阔,不免移至家中,使妾与桂妹得以朝夕亲候,岂不两全?”雪香曰:“正合吾意。”遂告知太夫人,择日移至家中。二翁每日寻山玩水,欲仿癯翁陈迹;二姥自有冷太夫人共话。唯雪香日偕二美敲棋赋诗,出门则寻翠涛、-谷吟风弄月。人之见者,莫不交相羡慕,曰:“松、竹二子固佳,然而梅雪香真仙品也。”赞曰:

  所谓伊人,丰姿绝俗。骨傲神清,比德于玉。

  不慕繁华,依子空谷。谁其友之,唯松与竹。

  孤高成性,静而能安。谁其配之,唯桂与兰。

  陋彼桃红,嗤他李白。冒雪冲寒,独标品格。
 
 

 
分享到: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三字经101
岳飞生命中的五大耻辱记录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芭蕉女
网传的慈禧遗体照片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