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梅兰佳话 >> 第十二段 桂月香作诗寓意 梅如玉观鱼微呤

第十二段 桂月香作诗寓意 梅如玉观鱼微呤

时间:2013/7/25 8:10:00  点击:2340 次
   梅雪香走到门首,小厮便走出去,雪香独进馆中,见桂蕊凭栏支颐,丰姿如故而清减异常。桂蕊闻步履声,回视之,乃笑迎曰:“梅君怎轻易不来走走?”雪香曰:“我前几日曾到院前,遇见小厮,问月香姊近况。小厮说是病了些时,我已痛心。及说到构讼公堂,不觉肝胆俱碎,焦思良久。忽想到翠涛与邑宰有世谊,急到松家,央翠涛作书关说,幸蒙翠涛慷慨,邑宰准情,方才放心。但我自忖缘薄,难希再遇。今朝又到这门首访消问息,亦不过欲亭近况,稍慰鄙怀。至若重睹芳容,非所能及。不料小厮一见,即请到这里来,真是喜出望外。”桂蕊听毕,乃曰:“前日之事,始以为县主恩,继而知为松君恩,而不意恩实自君出也,前感多情,今顶大恩,妾何以为报?”言讫,倒身下拜。雪香答礼曰:“我梅雪香不过怜才耳,何恩之有?”拜毕,同到馆里坐定。桂蕊呼菊婢筛茶,菊婢捧茶出。桂蕊曰:“此婢是妾买的,不与院中相干。长大特妾决不许他接客。妾倘有出身日子,必带他离此地狱。”雪香曰:“此婢得月香姊接引,亦是大幸。”桂曰:“只是没人接引妾哩。”雪香曰:“月香姊如此才貌,决不致久困风尘。”桂蕊长叹一声,曰:“正不知此事何日才了也。”雪香默然良久,乃曰:“月香姊命小厮接我进来,有何见教?”桂曰:“因闻松君为妾讲情,欲问个明白耳。”雪香曰:“月香姊近来容貌,何竟清癯乃尔?”桂曰:“自上巳与君一别,忽忽不乐,似构微疾,时重时轻,加以暴客凌辱,愈增烦闷,故致如此消瘦哩。”雪香曰:“从今以后,风波既定,姊宜放怀消遣,调养精神,勿过为烦愁,致伤玉体。”桂曰:“此地非安乐窝,如何能放怀消遣?”雪香曰:“有道是随遇而安。”桂曰:“富贵贫贱,皆可随遇。唯此烟花巷里,决不能安。”雪香曰:“姊言亦是。”乃起身走到阶前,见那株海棠绿荫密茂,谓桂曰:“我从前来时,海棠盛开;于今满枝翠叶,虽则豫茂,无复旧时娇态矣。”桂曰:“物犹如此,人何以堪。聊口占二绝以寄意。”

  娇容无复旧胭脂,花易飘零君未知。

  寄语惜花花下客,看花须及盛开时。

  一枝无主自芬芳,雨打风摧最可伤。

  花落花开人不管,闲愁吩咐与东皇。

  雪香曰:“月香姊生未逢辰,致令一派杜鹃声,都向诗中吟出,未必非东皇之过,可惜我梅雪香却说……”雪香说到此句,忽禁声不语。少时复曰:“前日已闻高吟,今日复聆妙句,月香姊真不愧女中博士;但犹只见一斑,未窥全豹,盍将平日怕作,一并示教,使我顿开矛塞?”桂曰:“拙句非不甚多,只是率尔躁觚,毫不经意,大半附诸祝融,略存近作数首,亦属烬余。君若不嫌污目,妾愿献丑。”桂蕊乃启箧笥,将草稿数纸附雪香阅,中有七古一篇云:

  桃叶桃根春未晓,三更血泣子规鸟。

  欲传幽恨起毫端,笔大如椽传不了。

  妾家本住鹫峰颠,生长红闺记少年。

  拟共天孙弄机杼,还招月姊斗婵娟。

  腻粉轻翻碧桃涨,盈盈十五花初放。

  可怜阿母惜如珍,一颗明珠擎掌上。

  有时绿绮奏良辰,有时丹青写丽春。

  织绵文怜苏氏女,簪花格学魏夫人。

  多少蹇修双璧请,东床未定红丝聘。

  狂风骤雨迫萧条,始信红颜真薄命。

  一朝飘泊溷香埃,子夜歌残心已灰。

  池边怕看鸳鸯鸟,座上惭衔琥珀杯。

  车马盈门求燕好,输金竞买红儿笑。

  莫愁却是带愁来,菊瘦兰悲天亦悼。

  缠头姊妹尽花团,斜眸低声唤小官。

  我本名园清洁侣,琼枝珍重椅栏干。

  缘悭失足烟花队,那肯留情还献媚。

  歌扇舞衫依尽抛,生平不惯筝琶事。

  相如有意结丝桐,抱恨低头颊靥红。

  空向巫阳求暮雨,岂随桃李笑春风。

  不料当门留劲草,娇花偏惹狂蜂恼。

  势将锄尽株与根,剩叶残枝都莫保。

  天地于人译本宽,彩-轻-一枝安。

  终嫌苦海波涛恶,九曲肠回片刻难。

  飒飒悲风鸣铁马,三更鸦噪银灯。

  无声冷露湿中庭,不语支颐海棠下。

  愁怀寄月月无愁,顾兔偏来燕子楼。

  推出余晖闲闭户,残花怕对素娥羞。

  孤衾无奈眠孤鹤,只说黑甜乡里乐。

  魂梦伤心似醒时,鲛珠暗向枕边落。

  欲寻归结寄余生,都是悠悠陌路情。

  人孰真心怜简简,我从何处唤卿卿。

  春来乍见司花王,眼底伊人心暗许。

  弄玉虽居引凤台,萧郎无意吹箫侣。

  君不见文姬十八拍声寒,苦调凄音泪黠斑。

  阿奴不惜黄金贵,赎得蛾眉返汉关。

  君不见朝云义气千钩重,甘与髯苏晨夕共。

  一旦香消玉永埋,坡公犹悼梨花梦。

  吁嗟乎,出山泉水人争鄙,敢望鹿车挽归里。

  但抱-衾视昂参,残脂宿粉甘心死。

  吁嗟乎,思君难置更欷觑,君本多情岂弃予。

  杯水早顺怜涸鲋,莫从肆上索枯鱼。

  雪香曰:“月香姊所谓‘眼底伊人心暗许’。正属何人?”桂曰:“梅君你试猜之。”雪香曰:“姊阅人多矣,叫我从何处猜?”桂曰:“我这里人原无多,如尚异庸俗、稍知风雅者,无论也;其有项姿飒爽、襟情洒落者,不过两三人;若丰神秀逸、情致缠绵、既见令人慕、未见令人思者,则一人而已,有何难猜?”雪香曰:“我实猜不着。”桂曰:“只恐君已猜着,但不肯言耳。”雪香曰:“非也,本来未猜着是何人。”

  说毕,走向太湖石畔,临池观鱼。桂见雪香临池,因口占一绝以晓之:

  盈盈一水净无尘,浪定光含宝镜新。

  莫向池中猜幻影,自家且看自家身。

  雪香曰:“月香姊,你看这池中游鱼甚乐。”桂曰:“乐鱼之乐者亦当忧鱼之忧。”雪香笑曰:“鱼有何忧?”遂离池畔到阶前,缓步微吟。桂蕊细听之,乃诗一首。诗云:

  掉尾扬鳞得自娱,小池清浅亦江湖。

  剧怜涸鲋思杯水,惭愧恩波一滴无。

  末一句,雪香接吟数次。桂曰:“梅君有诗,曷大声一吟,使妾洗耳。”雪香曰:“非作诗也,有所触耳。”桂曰:“梅郎请到里面坐。”

  二人遂复至馆中坐定。桂曰:“妾已逢君两度,尚示悉君家事。敢问君家有多少人?”雪香曰:“惜无花萼联辉,犹幸椿萱并茂,此外则书僮鹤奴而已。”桂曰:“君家严想必家规甚严,今日到此亦非易事。”雪香曰:“这却无妨。”桂曰:“君既视为无妨,妾又不能不以正言相告。凡是花街柳巷最易惑人,似我桂月香的只怕少有,君尤宜自重,勿致失足。”雪香曰:“我视月香姊如天上仙妹,故尔心折,其余没一个得到我眼中,何能惑我?”桂曰:“君高着眼孔,妾已素知,只是尤宜谨慎。”雪香曰:“金玉之言,敢不铭心。”桂曰:“君已谐琴瑟否?”雪香摇头无语。桂曰:“夫人是哪家?”雪香曰:“尚未。”桂曰:“以君才貌,定有名媛相耦。”雪香曰:“佳人难得。有如姊者,则生平愿足。”桂曰:“贱妾何足挂齿。”忽雨热欲来,雪香辞去。桂留饮酒,雪香恐雨至难行,各怅然而别。
 
 

 
分享到:
揭秘:导致东汉快速灭亡的罪魁祸首是谁
丑小鸭
弟子规
三字经98
历上最荒淫国君 为与妹妹通奸情杀妹夫
拥有一百多个儿子史上最能生的皇帝是谁
夕动漫形象
真实文成公主当小老婆守了三十一年活寡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