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梅兰佳话 >> 第四段 花朝节郊外寻春 贳酒亭溪边遇柳

第四段 花朝节郊外寻春 贳酒亭溪边遇柳

时间:2013/7/24 20:48:33  点击:2187 次
   梅如玉自癯翁游西泠去后,与松风、竹筠二子往来愈密。坐谈时,诗书供其采摭,风月助其吟咏。一曰,如玉独坐索笑斋,松风排闼而入,大呼曰:“雪香真如世外佳人,不轻向人间挪步,我松翠涛今日特来索笑也。”雪香曰:“翠涛今日来何早也?”松曰:“听得春来春去一半,我为春光惜,故特早来欲与你共惜之。”雪香曰:“今日花朝,我到忘记了,翠涛你真真是有心的人。我家沁香园杏花正开,可呼酒以赏之。”松曰:“无庸,小小沁香园怎容得许多春色,必须携酒作郊外游,方消受得数十里的风光。”雪香曰:“如此说,当约-谷偕往。”松曰:“更佳。”遂命鹤奴持简招竹筠,其略云:

  一年春色,都附花朝。我辈偶尔混迹红尘,何碍英雄本色。迩际天朗气清,游人济济,陌上帽影鞭丝,绎络不绝。若独株守空山,怎不教人冷齿?特此专札,邀阁下作郊外游。幸无阻兴,令东皇笑我辈寡情也。

  竹筠见札即至,谓二生曰:“我方欲到翠涛家,将出门遇鹤奴持简至,不然几乎空走一回”。雪香曰:“-谷你好痴,你若到翠涛家定非空走。”竹曰:“翠涛到这里来了,我去如何不是空走?”雪香曰:“有嫂夫人在哩。”竹大笑;松亦笑,曰:“不意雪香为人恬淡,亦能作风流蕴藉语。”竹曰:“要走就走,不必闲话。”松曰:“我有一事与雪香商。”雪香曰:“何事?”松曰:“家中可有酒否?”雪香曰:“有。”竹曰:“翠涛真是酒鬼,这里又非你家,到老实得狠哩。”松笑曰:“昔人欲饮酒,尝谋诸妇。若是在我家,我必与妇谋。今在雪香家,故不得不与雪香谋也。”雪香曰:“翠涛利嘴,报复好快。”竹曰:“再说一会,今天过了。”

  雪香遂命鹤奴携酒同游郊上,则见:

  几树棠梨,半湾杨柳。趁薄暖而粉蝶翩翩,胃轻寒而游丝袅袅。香含绣野,狂蜂合花影齐飞,草满平芜,翡翠共湖光一色。黄莺乍啭,巧弄金梭;紫燕初睇,频抛玉剪。帘隐杏花之市,前村沽酒人家;箫吹桃叶之溪,到处卖饧风景。遍千山兮万山,迷十里兮五里,哪管红尘拂面,帽影鞭丝;都从紫陌寻春,衫轻袖窄。鸭头水暖,绿波荡漾片踩来,雁齿桥横,碧树参差骄马过。时见芸窗才士,幕结青油;更教绮阁名姝,钱分白打。红裙翠袖,行将小婢当头;雾鬓云鬟,笑向邻媛低语。朵朵莲花,步缓轻盈,一半情人扶,双双柳叶眉舒,羞涩几分防客看。真个风景宜人,益信阳春召我。

  三人一路玩赏不尽,行过溪桥,有一小亭,前临绿水,后枕溪山,中列石桌、石几,四面石栏,旁竖小碑。三人抚碑读之,乃是赵师雄遇美人处,后因慕想不置,遂建亭焉,题曰“贳酒亭”。虽在繁华场中,到也十分幽静。雪香命鹤奴将携来酒肴排上,三人小饮其中。竹曰:“有酒无诗,未能遣兴,盍将贳酒亭为题,作诗纪之。”松曰:“-谷所说甚佳。登高作赋,临流赋诗,是我辈本等事。雪香你带有纸笔否?”雪香曰:“有。”松曰:“快取来,各作一首。”鹤奴将纸笔呈上。三人吮笔起草,雪香先成,以示松、竹:

  仙子行踪等翠萍,临溪千载剩空亭。

  早知奇遇都成梦,悔不相逢总莫醒。

  松笑曰:“雪香欲梦不醒耶?处世若大梦,问是谁个醒来?”竹曰:“翠涛你诗还不做,只顾闻谈。”松曰:“你做起了?”竹曰:“已做起,你看看:

  浅淡妆成百媚娇,相逢自觉黯魂销。

  美人到底无情甚,只伴檀郎醉一宵。

  松曰:“-谷你说无情,这样无情的你遇着几个?我的诗尚未做,就你的意思翻作一首罢。”

  酒家相伴话平生,不是无情是有情。

  今日空亭留一醉,当筵那有佩环声。

  竹指雪香曰:“虽无佩环声,却有个美人在此。”雪香曰:“这个美人与嫂夫人交好。”松笑曰:“酸子也不酸了。”竹曰:“想是醋吃完了。”三人失笑。松曰:“酒来!”鹤奴换壶,上复满酌,各饮数巡。

  忽一人着翠袍,缓步溪头。竹与相识,呼曰:“柳曲江哪里去?”且说此人姓柳,名衙,字曲江,节躁虽不及竹,却也风流自赏,淡雅宜人,好着白衣,随风飘荡,故竹与之为友。时闻竹呼,遂走至亭前,松、梅亦离座相迎。竹谓梅、松曰:“此柳曲江也,住长堤,去此地不远。”松、梅齐声曰:“久仰,久仰。”竹又指松、梅谓柳曰:“这位构翠涛,这位梅雪香。”柳曰:“-谷尝道及二位品望,不胜景慕。今得瞻韩,何幸如之。”松曰:“曲江不嫌杯残炙冷,可入席坐坐。”雪香欲让杯于柳。柳曰:“我与-谷共杯。”松笑曰:“合卺杯不过如此,竹娘今日嫁柳君矣。”竹曰:“翠涛总好谑,与曲江初相识,何便乃尔。”柳曰:“善戏谑兮,不为虐兮。”雪香曰:“曲江便宜了你。”松、柳大笑,遂相为献酬。柳见三人诗句赞曰:“载酒吟诗真真是文人快事。”雪香曰:“曲江也作一首。”柳曰:“学浅才疏,况且崔题在上,续貂似可不必。”竹曰:“已属相知,何必推却?”柳笑曰:“如此,则班门弄斧矣。”松曰:“你非木匠,这里也没公输,请速作。”柳乃作一首云:

  一醉酒家天欲明,醒看月落共参横。

  建亭空纪相思梦,那似当时不遇卿。

  松曰:“诗笔清新,真是-谷友矣。”柳曰:“过誉,过誉。”雪香复呼:“酒来。”鹤奴曰:“冷了。”雪香曰:“寻些枯草再热一热。”鹤奴曰:“热过数次,枯草都寻尽了。”松曰:“令人兴阻。”柳曰:“此处去寒舍不远,可同到寒舍再畅饮一回。”松曰:“雪香你我怎好叨扰曲江,但我辈不必作此俗态,好同去也。”雪香命鹤奴收拾杯盘,携了回家,已与松、竹向柳家而去。
 
 

 
分享到: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美女自称是宫眷
羊年大吉3
13 扇枕温衾    黄香,  东汉江夏安陆人,九岁丧母,事父极孝。酷夏时为父亲扇凉枕席;寒冬时用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少年时即博通经典,文采飞扬,京师广泛流传“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安帝(107-125年)时任魏郡(今属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灾,黄香尽其所有赈济灾民。著有《九宫赋》、《天子冠颂》等
朱元璋军事化管理中国 两口子亲嘴要受处罚
狐狸和马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三字经8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