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水经注 >> 水经注 卷三十五

水经注 卷三十五

时间:2013/6/7 12:55:39  点击:2117 次
水经注 卷三十五 江水
【原文】
又东,右合油口①;又东迳公安县②北。刘备之奔江陵,使筑而镇之。曹公闻孙权以荆州③借备,临书落笔。杜预克定江南④,罢华容⑤置之,谓之江安县,南郡⑥治。吴以华容之南乡为南郡,晋太康元年,改曰南平⑦也。县有油水,水东有景口,口即武陵郡⑧界。景口东有沦口,沦水南与景水合,又东通澧水及诸陂湖。自此渊潭相接,悉是南蛮府屯也⑨。故侧⑩江有大城,相承云仓储城,即邸阁也。江水左会高口,江浦也。右对黄州,江水又东得故市口,水与高水通也。江水又右迳阳岐山北。山枕大江,山东有城,故华容县尉旧治也。大江又东,左合子夏口,江水左迤北出,通于夏水,故曰子夏也。大江又东,左得侯台水口,江浦也;大江右得龙穴水口,江浦右迤也,北对虎洲,又洲北有龙巢,地名也。

【注释】
①油口:在今湖北省公安县北,为古油水入长江口。
②公安县:即下文的“江安县”。三国吴之公安县,晋改为江安县,故城在今湖北省公安县。
③荆州:汉武帝所置十三部刺史部之一。辖境约当今湖北、湖南两省及河南、贵州、广东、广西四省区各一部,东汉治今湖南省常德市东北,东晋时定治今湖北省江陵县。
④杜预:西晋文学家,字元凯,京兆杜陵(今陕西省西安市)人,著有《春秋左氏传集解》传世。克定:平定。江南:泛指长江以南地区。
⑤华容:古县名,西汉置,治今湖北省潜江县西南。一说在监利县北。
⑥南郡:古郡名,战国秦置。三国吴移治今湖北省公安县,西晋又移治今湖北省江陵县。
⑦南平:古郡名,西晋置,治今湖北省公安县西北。
⑧武陵郡:古郡名,汉高祖置。东汉治今湖南省常德市西。
⑨南蛮府:熊会贞按:《晋书·职官志》,武帝置南蛮校尉于襄阳(今湖北省襄樊市),江左初省,寻又置于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屯:屯田。
⑩侧:临近,靠近。
相承:相传。仓储城:故址在今湖北省公安县东北,又叫“邸阁”。
高口:在今湖北省石首市西北。
浦(pǔ):小水流入大水的交汇口。
黄州:在今湖北省公安县南。
得:到达。
阳岐山:在今湖北省石首市西。
枕:接临,靠近。
华容县尉:华容县武官治;官署所在地。
迤(yǐ):延伸。

【译文】
江水又东流,右边汇合油口;又东流,经公安县北。刘备逃奔到江陵时,派人筑城镇守。曹操正在写信,听说孙权把荆州借给刘备,吃了一惊,不觉把笔掉在地上。杜预平定江南后,撤废华容,另行设县,叫江安县,是南郡的治所。吴把华容南乡设为南郡,晋太康元年(280),改名南平,县里有油水,水东有景口,靠近武陵郡边界。景口东有沦口,沦水南流与景水汇合,又东流与澧水和各陂湖相通。从这里开始,深潭接连不断,岸上全都是南蛮府驻军的地方。旧时江边有大城,相传是仓储城,就是军粮军需仓库。江水左岸汇合高口,是个牛轭湖,右岸与黄州相望。江水又东流,到故市口,这里的水与高水相通。江水右边又流经阳岐山北。阳岐山靠近大江,东边有城,是旧时华容县尉的治所。大江又东流,左边汇合子夏口,江水向左分出支流,奔向北方,与夏水相通,所以叫子夏。大江又东流,左岸有侯台水口,是个牛轭湖;右岸有龙穴水口,也是牛轭湖,右岸有港汊通入,水口北对虎洲,洲北有龙巢,是个地名。

【原文】
船官浦东即黄鹄山①,林涧甚美,谯郡戴仲若野服居之②。山下谓之黄鹄岸③,岸下有湾,目之为黄鹄湾。黄鹄山东北对夏口城④,魏黄初二年,孙权所筑也。依山傍江,开势明远⑤,凭墉藉阻,高观枕流⑥。上则游目⑦流川,下则激浪崎岖,寔⑧舟人之所艰也。

【注释】
①船官浦、黄鹄(hú)山: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西。
②谯郡:古郡名,东汉置,治今安徽省亳州市。戴仲若:戴颐,字仲若,谯郡铚(今安徽省濉溪县)人。野服:穿上山野村夫的衣服,这里指当平民。
③黄鹄岸:及下文“黄鹄湾”,均在今湖北省武汉市。
④夏口城:在今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
⑤开势明远:地势开阔辽远。
⑥高观:瞻望高远。枕流:临近水流。
⑦游目:纵目,放眼四望。
⑧寔(shí):同“实”,实在,的确。

【译文】
船官浦东就是黄鹄山,山林溪涧十分优美,谯郡戴仲若当山野村夫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山下叫黄鹄岸,岸下有湾,名为黄鹄湾。黄鹄山东北与夏口城相望,此城是魏黄初二年(221)孙权所筑。夏口城倚山临江,视野开阔,有坚城和天险可恃,高高的城楼俯临江流,城楼上可以眺望奔流的大江,城楼下是激浪汹涌的险流,船夫在这里航行,实在是非常困难的。

【评析】
这一卷是《水经注》记叙长江的最后一卷,但《水经》只写到下雉县(今湖北省阳新县一带),而《水经注》也只记到青林山(即青山,在安徽省当涂县一带),而且语言寥寥,实际尚未涉及长江下游。戴震为此作了勉强的解释,他在武英殿本此卷末尾作了按语:“《水经》于《沔水》内叙其入江之后所过,盖与江水合沔之后,详略两见。”但全祖望的说法就不同,他在《水经注江水篇跋》中说:“《江水》失去了第四篇,而青林湖以下境无考。”现在我们无法论证,这种情况是否产生于郦道元对南方河流的疏昧,因他在卷二十九《沔水》篇如前面已经说过的“东南地卑”以下的一段话。但也有可能如全祖望所说:“《江水》失去第四篇。”因为此书从宋初缺佚五卷以后,许多问题都难以判断了。
 

 
分享到:
拇指姑娘
中国唯一一位长着胡须的太监
爱因斯坦
男人不可容忍的 中国古代休妻标准揭秘
后羿与嫦娥
揭秘《金瓶梅》真实作者到底是谁
猫和老鼠合伙4
秦始皇尸体背后的不解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