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楚辞 >> 楚辞 九章

楚辞 九章

时间:2013/4/24 21:56:54  点击:2556 次
上一篇:楚辞 天问
下一篇:楚辞 远游
惜诵
【原文】
惜诵以致愍兮①,
发愤以抒情。
所非忠而言之兮②,
指苍天以为正。
令五帝以折中兮③,
戒六神与向服④。
俾山川以备御兮⑤,
命咎繇使听直。
竭忠诚以事君兮,
反离群而赘肬⑥。
忘儇媚以背众兮⑦,
待明君其知之。
言与行其可迹兮,
情与貌其不变。
故相臣莫若君兮,
所以证之不远。
吾谊先君而后身兮⑧,
羌众人之所仇⑨。
专惟君而无他兮⑩,
又众兆之所雠。
壹心而不豫兮,
羌不可保也。
疾亲君而无他兮,
有招祸之道也!
思君其莫我忠兮,
忽忘身之贱贫。
事君而不贰兮,
迷不知宠之门。
忠何罪以遇罚兮,
亦非余心之所志。
行不群以巅越兮,
又众兆之所咍。
纷逢尤以离谤兮,
謇不可释!
情沉抑而不达兮,
又蔽而莫之白。
心郁邑余侘傺兮,
又莫察余之中情。
固烦言不可结诒兮,
愿陈志而无路。
退静默而莫余知兮,
进号呼又奠吾闻。
申侘傺之烦惑兮,
中闷瞀之忳忳。

【注释】
①惜诵:惜,痛也。诵:论,犹进谏。致愍:招致祸患。
②所非:古代誓词的习惯用语。非:一本作“作”,形近而误。
③五帝:即五方神:东方太皞,南方炎帝,西方少昊,北方颛顼,中央黄帝。折中:中正公平。
④六神:说法不一。王逸谓即六宗之神,洪兴祖注引《孔丛子》谓六宗为四时、寒暑、日、月、星、水旱。
⑤俾:使。山川:指名山大川之神。备御:陪侍,此谓陪审。
⑥赘肬(yóu):肉瘤,多余的肉。蒋骥《山带阁注楚辞》:“如赘肉之无所用,而为人所憎也。”
⑦忘:“亡”的误字,无。儇(xuān)媚:轻佻谄媚。背众:违背众人。
⑧谊:同“义”。
⑨羌:楚地方言,发语词。仇:怨。一本“仇”下有“也”字。
⑩惟:思,想。
雠:同“仇”,指仇敌。一本“雠”下有“也”字。
志:意料。
巅越:殒坠,跌跤。
咍(hāi):楚地方言,讥笑。
白:一本“白”下有“也”字。
郁邑:郁闷不快的样子。侘傺(chà chì):失意的样子。
瞀(mào):心绪烦乱。忳忳(tún):愁闷的样子。

【译文】
痛心啊,由于进谏而招来不幸,
我要倾诉心中的激情和怨情。
如果我的话不是出于忠诚啊,
我愿上指苍天让他来作证。
让五方神帝来公平裁决吧,
我愿面对六宗神祇把事理说清。
请山川众神都来听证做陪审啊,
命法官皋陶把是非曲直判明。
我竭尽忠诚来侍奉君王啊,
反被小人看作是多余的瘤肿。
我不懂奉迎谄媚而惹恼小人啊,
只有等待明君体察我的衷情。
我的一言一行都有迹可查啊,
我表里如一从不变更。
所以考察臣子没有比得上君王的啊,
因为这种考察在眼前就可得到印证。
我坚守人生道义是先君后己,
竟然被众人怨恨仇视。
我心中思念的只有君王您啊,
众人却把我当做仇敌。
我忠诚专一毫不迟疑,
可结果却不能保全自己。
我极力地亲近君王别无他想,
却成了招灾惹祸的根基!
为君王着想没人比我更忠心啊,
我竟然忘却了自己人微才疏。
侍奉君王我从不三心二意啊,
根本不知什么取宠邀幸的门路。
忠心有何罪竟遭惩罚啊,
这真是我心中从未意想到。
行为不同俗随流就要跌跤,
还要受到群小的讥讽嗤笑。
一连串的责怪,不断的诽谤啊,
真使我愁肠百结不平难消!
心情郁郁难以倾诉啊,
君王受蒙蔽忠心难剖。
心头愁闷失意潦倒啊,
又有谁理解我心头的苦恼。
本来有说不完的话却无法投寄啊,
我愿陈述心志却无路使君王知晓。
隐退沉默吧,可谁又明白我呢?
上前呼喊吧,可谁又听我的呼号?
一再的失意使我心烦意乱啊,
满怀的愁绪呵,难写难描。

【原文】
昔余梦登天兮,
魂中道而无杭①。
吾使厉神占之兮②,
曰:“有志极而无旁③。”
“终危独以离异兮?”
曰:“君可思而不可恃。
故众口其铄金兮,
初若是而逢殆④。
惩于羹者而吹齑兮,
何不变此志也?
欲释阶而登天兮,
犹有曩之态也⑤。
众骇遽以离心兮⑥,
又何以为此伴也⑦?
同极而异路兮,
又何以为此援也?
晋申生之孝子兮⑧,
父信谗而不好。
行婞直而不豫兮⑨,
鲧功用而不就。”
吾闻作忠以造怨兮⑩,
忽谓之过言。
九折臂而成医兮,
吾至今而知其信然。
矰弋机而在上兮,
罻罗张而在下。
设张辟以娱君兮,
愿侧身而无所。
欲儃佪以干傺兮,
恐重患而离尤。
欲高飞而远集兮,
君罔谓汝何之。
欲横奔而失路兮,
坚志而不忍。
背膺胖以交痛兮,
心郁结而纡轸。
梼木兰以矫蕙兮,
槃申椒以为粮。
播江离与滋菊兮,
愿春日以为糗芳。
恐情质之不信兮,
故重著以自明。
矫兹媚以私处兮,
愿曾思而远身。

【注释】
①杭:通“航”,指渡船。
②厉神:大神,主杀罚,此指身附厉神的巫。
③极:穷,至。旁:辅佐。
④殆:危险。
⑤曩(nǎnɡ):向,以往。
⑥骇遽:惊骇遑遽。
⑦伴:侣。
⑧申生:春秋时晋献公之子。献公听信后妻骊姬的谗言,逼死申生。
⑨婞(xìnɡ)直:刚直。
⑩作忠:为忠,尽忠心。造怨:结怨。
九折臂而成医:《左传》:“三折肱知为良医。”与此意相同,谓多次折臂,积累了医治的经验,自己也就成医生了。
矰、弋:均为系着丝绳的短箭。机:机括,这里用作动词,作发射解。
侧身:置身。
远集:远遁。
横奔:乱跑。失路:不行正道。
胖:分。
梼:断木。一本“梼”作“捣”。“捣”,舂,译文从之。矫:揉碎。
滋:栽种、培植。
情质:真情本性。信:同“伸”。
曾思:重思,一再思考。

【译文】
从前我曾梦中飞游苍天啊,
魂悠悠中途遇河却无渡船。
我请大神替我占卜啊,
他说:“你有大志可惜无外人助援。”
“难道我就终将孤独被君王疏远?”
他说:“可以为君王着想却不可依仗。
因为众口一词可以把黄金熔化啊,
当初你就是这样忠诚才遭受到危险。
被汤烫过的人见到凉菜也要吹气,
为什么你不把初衷改变改变?
想不用天梯就打算登天,
你的态度一丝没改还像从前。
众人害怕你,不与你同心同德,
为什么会和你做伴?
虽同事一君但你们路途各异,
为什么会给你助援?
晋国的申生是个孝子啊,
父亲把他逼死就是听信了谗言。
鲧为人刚直不活转,
他的功业因此不得实现。”
我听说尽忠君王容易与人结怨,
对此我毫不在意以为是夸大。
手臂多次折伤的人可能成良医,
如今我才明白这话一点儿不差。
如今这个世道,天上利箭横飞,
地上张罗设网。
处处暗设机关陷害君王,
哪里有我立足容身的地方。
我徘徊不去以求留在君王身旁啊,
又怕更大的祸患落在头上。
我想抽身远走高飞啊,
又怕君王诬我说:“你背叛我,要去什么地方?”
想放弃正路像小人那样乱窜啊,
可我一向心坚志专又不忍心。
我的前胸和后背就像裂开一样啊,
我心头郁闷难舒,绞痛难忍。
捣碎木兰,揉碎蕙草啊,
舂碎申椒做干粮。
再播种下江离栽上菊花啊,
待到春天做成干粮芬芳。
唯恐我的真情得不到表达啊,
所以三番五次表明衷肠。
保持自己的美德,离群索居吧,
我反复想过隐身远藏。

【赏析】
本篇是《九章》的第一篇,叙述了诗人忠不见用的悲愤和苦闷。诗人“事君而不二”,但却遭到小人的排挤和陷害。而国君也不理解他,致使他深感冤屈和不平。他就在这愁苦忧愤无计消除的痛苦中,产生了远世潜藏、抽身远去的朦胧想法,但还没想到死。本篇所表达的内容与《离骚》前半篇基本相同,一些语句也基本一样,当是诗人在同一情结心态下的歌唱。其创作时间略早于《离骚》,但不会太久,基本属于同时。

涉江
【原文】
余幼好此奇服兮①,
年既老而不衰。
带长铗之陆离兮②,
冠切云之崔嵬③。
被明月兮珮宝璐④。
世溷浊而莫余知兮,
吾方高驰而不顾⑤。
驾青虬兮骖白螭⑥,
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⑦。
登昆仑兮食玉英,
与天地兮同寿,
与日月兮齐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⑧,
旦余济乎江湘。
乘鄂渚而反顾兮⑨,
欵秋冬之绪风。
步余马兮山皋⑩,
邸余车兮方林。
乘舲船余上沅兮,
齐吴榜以击汰。
船容与而不进兮,
淹回水而疑滞。
朝发枉渚兮,
夕宿辰阳。
苟余心其端直兮,
虽僻远之何伤?
入溆浦余儃佪兮,
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
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
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纷其无垠兮,
云霏霏而承宇。
哀吾生之无乐兮,
幽独处乎山中。
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
固将愁苦而终穷。
接舆髡首兮,
桑扈羸行。
忠不必用兮,
贤不必以。
伍子逢殃兮,
比干菹醢。
与前世而皆然兮,
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余将董道而不豫兮,
固将重昏而终身。
乱曰:鸾鸟凤皇,
日以远兮。
燕雀乌鹊,
巢堂坛兮。
露申辛夷,
死林薄兮。
腥臊并御,
芳不得薄兮。
阴阳易位,
时不当兮。
怀信侘傺,
忽乎吾将行兮!

【注释】
①奇服:不同于常人的服装。
②长铗:长剑。陆离:长的样子。
③切云:冠名,古时一种高耸的冠。
④被:同“披”。明月:明月珠。珮:一本作“佩”,译文从“佩”。宝璐:美玉名。
⑤方:刚、正好。高驰:远走高飞。顾:回顾,回头看。
⑥虬:传说中无角的龙。螭:无角的龙。
⑦重华:舜的名。瑶之圃:生玉的园圃,据下文,当系指昆仑,传说昆仑山以产玉闻名。
⑧南夷:古时对南方少数民族的蔑称,此指楚国南部的少数民族。
⑨乘:登。鄂渚:洲渚名,在今武汉市长江中。
⑩山皋:山边。闻一多《楚辞校补》:“此非乱词,不当于句中用兮字。二句疑当作‘步余马于山皋兮,邸余车乎方林。’《离骚》二句连用介词时,每上句用‘于’,下句用‘乎’,此或同然。”
舲(línɡ)船:有门窗的船。
容与:船随水波摇荡的样子。
辰阳:地名,在今湖南辰溪县。
如:往。
霰(xiàn):雪珠。垠:边际。
接舆:人名,春秋时楚国隐士。髡:剃发,古代的一种刑罚。王逸《章句》:接舆“自刑身体,避世不仕也。”
以:用。
比干:殷末贤臣,被纣王剖心而死。菹醢:剁成肉酱。
董道:正道。
露申:即瑞香,《湘阴县图志》:“露申,瑞香。”辛夷:香木名。

【译文】
我从小就爱好这奇特的服饰啊,
直到老年这习惯也没有衰减。
腰间挂着长长的宝剑啊,
头上戴着高高的通天冠。
缀着明月珠啊,身佩美玉串串。
世道混浊没有人理解我啊,
我要远走高飞,毫不留恋。
驾起青龙白龙车啊,
我与舜帝啊同游天帝的玉园。
登上昆仑山啊,把玉树花美餐。
我和天地啊一样长寿,
我和日月啊一样光灿灿。
痛心啊南方并没有人了解我,
天一亮我就渡过了湘水长江。
登上鄂渚我回头眺望啊,
唉,丝丝寒风凄苦悲凉。
让我的马儿在山边漫步,
把我的车儿停放在林旁。
我驾一叶扁舟上溯沅水啊,
齐力摇起船桨,拍水击浪。
船儿随波起伏不肯前进啊,
陷入旋涡打转波荡。
早晨,从枉渚出发,
晚上,投宿在辰阳。
如果我的心是正直的啊,
虽处穷乡僻壤又有何伤!
行到溆浦我有些打不定主意啊,
心中迷惘不知该去何方。
茂密的山林一片阴暗啊,
那本是猿猴住的地方。
高峻的大山遮天蔽日啊,
山下淫雨霏霏迷迷茫茫。
无边无际的雪花啊飞飞扬扬,
布满天空的浓云阴沉无光。
可怜我一生无欢乐啊,
孤独地生活在这高山老林中。
我不能改变心志去随波逐流啊,
当然就要穷愁潦倒终生。
接舆愤世剃去自己的头发,
桑扈穷得裸体而行。
忠心的人啊,不被重用,
贤明的人求进身也难成功。
伍子胥终遭祸殃啊,
比干被剖心不得善终。
纵观历史都是这样啊,
我又何苦抱怨今人的行径!
但我要坚持正道而毫不犹豫,
当然那将使我一生遭难不见光明!
尾声:鸾鸟和凤凰啊,
一天比一天远了。
燕雀和乌鹊啊,
却把窝筑在庙堂上面。
瑞香和辛夷啊,
都死在林丛草间。
腥的臊的都被重用啊。
芳的香的却不得靠前。
阴阳错位都颠倒了位置,
这世道真是失常大变。
怀抱忠心的人反失意,
我还是赶快远走别迟疑!

【赏析】
本篇是屈原晚年流放江南时的作品。篇中叙述了诗人流放江南、飘泊沅湘、西入溆浦的行程和心情。他自陵阳出发,经鄂渚、枉陪、辰阳,一路自东北向西南,直到溆浦。这一路经过的都是极其僻远荒凉、瘴疠毒气迷漫的深山老林,环境十分险恶;但诗人仍不变心从俗,始终坚持理想,保持着高远的志向,充分表现了诗人绝不向恶势力屈服的战斗精神。全诗感情起伏,回旋激荡,塑造了一个光明正大、坚贞不屈的完美抒情的主人公形象。
诗中具体叙述了诗人流放江南的路线、地点,具有史料价值。

哀郢
【原文】
皇天之不纯命兮①,
何百姓之震愆②?
民离散而相失兮。
方仲春而东迁③。
去故乡而就远兮,
遵江夏以流亡④。
出国门而轸怀兮,
甲之鼌吾以行⑤。
发郢都而去闾兮⑥,
荒忽其焉极⑦。
楫齐扬以容与兮,
哀见君而不再得。
望长楸而太息兮,
涕淫淫其若霰。
过夏首而西浮兮⑧,
顾龙门而不见⑨。
心婵媛而伤怀兮,
眇不知其所跖⑩。
顺风波以从流兮,
焉洋洋而为客。
凌阳侯之泛滥兮,
忽翱翔之焉薄。
心絓结而不解兮,
思蹇产而不释。
将运舟而下浮兮,
上洞庭而下江。
去终古之所居兮,
今逍遥而来东。
羌灵魂之欲归兮,
何须臾而忘反。
背夏浦而西思兮,
哀故都之日远。
登大坟以远望兮,
聊以舒吾忧心。
哀州土之平乐兮,
悲江介之遗风。
当陵阳之焉至兮,
淼南渡之焉如。
曾不知夏之为丘兮,
孰两东门之可芜?
心不怡之长久兮,
忧与愁其相接。
惟郢路之辽远兮,
江与夏之不可涉!
忽若去不信兮,
至今九年而不复。
惨郁郁而不通兮,
蹇侘傺而含戚。
外承欢之沟约兮,
谌荏弱而难持。
忠湛湛而愿进兮,
妒被离而鄣之。
尧舜之抗行兮,
瞭杳杳而薄天。
众谗人之嫉妒兮,
被以不慈之伪名。
憎愠惀之修美兮,
好夫人之忼慨。
众踥蹀而日进兮,
美超远而逾迈。
乱曰:曼余目以流观兮,
冀壹反之何时?
鸟飞反故乡兮,
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弃逐兮,
何日夜而忘之?

【注释】
①皇:大。纯:厚。不纯命:不施厚命之意。
②百姓:指贵族、官僚集团。震:震动不安。愆(qiān):罪过。
③方:正当。仲春:夏历二月。
④遵:循、沿。江夏:长江、夏水。夏水,长江的支流,因冬涸夏水而得名。
⑤甲之鼌:古时以干支记日,甲之鼌即甲日的早晨。鼌:同“朝”。
⑥闾:里门。
⑦荒忽:恍惚。焉极:哪里是尽头。一本“荒”前有“怊”字,是,译文从之。怊:痛苦。
⑧夏首:长江与夏水的汇合处。西浮:屈原的行程本是顺江一路向东,此言“西浮”颇费解。现在一般解释说,过夏首后,有一段水路折向西流,故言“西浮”。然下句的“顾”字又无着落了,因郢在夏首西,既然掉船西浮,望龙门何须回头?郭在贻《楚辞解诂》:“西字当读做迅,迅从翩声,西、翩古双声,《说文》:‘讯,古文从卤’,卤即古文西,是西、孔声近可通用之证。《说文》:‘翩,疾飞也。’‘迅,疾也。’然则所谓‘西浮’者,殆即迅浮,亦即疾浮,谓船行甚疾速也。”(《文史》第十四辑)郭说意长,译文从之。
⑨龙门:指郢都的东城门。
⑩眇:同“渺”,遥远。跖(zhí):脚踏。所跖:驻足的地方。
焉薄:止于何处。薄:止。
蹇产:曲折纠缠。
江介:江边。遗风:古代遗留下来的淳朴风俗。
夏:同“厦”,高大的房屋。丘:丘墟。
忽:速。不信:不被任用。
蹇:发语词。戚:忧伤。
谌(chén):实。荏弱:软弱。
被离:同“披离”,分散的样子。鄣:同“障”。
瞭:眼明。
夫人:那些人,指群小。忼慨:同“慷慨”,此指巧言令色,能说会道。

【译文】
上天不再保佑我家邦啊,
为什么让人们这样凄凄惶惶?
他们颠沛流离,亲人失散啊,
正当仲春二月逃向东方。
离开故乡郢都走向远处啊,
沿着长江夏水流亡。
一走出城门我心不禁一阵疼痛啊,
甲日的早晨我动身向东方。
从郢都出发离开家乡啊,
我心中恍惚,前途渺茫。
举起船桨让船儿随水飘荡啊,
可怜我再也见不到君王。
远望那高大的梓树我不禁长叹啊,
眼泪就像雪珠般簌簌流淌。
过了夏首一路飞流直下啊,
回头已看不见郢都城门在何方。
牵肠挂肚心悲伤啊,
前途渺茫不知何处是我停脚的地方。
随着风波任其漂泊吧,
从此我就是一个无家的浪子到处飘荡。
航行在汹涌的波涛上啊,
就像飞了起来不知把我抛向何方。
情思郁结难排解啊,
愁肠百曲不舒畅。
我将让我的船儿顺流东下啊,
先南入洞庭再北上长江。
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故土啊,
而今漂泊来东方!
我的心一直想回去啊,
何曾一时一刻把它忘记。
船背夏首向东行啊,心儿却飞向西,
悲伤啊郢都一天比一天远离。
登上水边高地纵目远望啊,
想借此暂且舒散一下我的愁绪。
可一见这片安乐的土地悲心又起啊,
可怜大江两岸还保存着古朴的风气。
面对着洪波巨浪往哪儿去啊,
烟波浩渺南渡又将到何处?
想不到高屋大厦变成废墟啊,
两座东门怎么能荒草簇簇?
心中不快这样久啊,
旧忧未去又添新愁。
想郢都的道路是多么遥远啊,
长江夏水怎么能回头再渡!
忽然间被疏远不再被任用啊,
至今已整整过了九个年头。
满怀悲苦心不畅啊,
失意潦倒真忧愁。
那群小为邀君欢一副媚态啊,
实际内心空虚毫无操守。
我一片忠心希望为国献身啊,
反被小人嫉妒使我们君臣离分。
尧舜的德行多么高尚啊,
光明远烛直达天庭。
众小人把他们嫉妒诽谤,
给他们加上“不慈”的恶名。
忠诚有德的人被君王厌恶憎恨啊,
反喜欢那巧嘴滑舌夸夸其谈的人。
众群小奔走钻营一天天高升啊,
贤臣良士被冷落日益疏远不亲近。
尾声:我放眼眺望四方啊,
何时能回一次故乡?
飞鸟还要飞回自己的巢窝啊,
狐狸死了还把头朝向生他养他的山冈。
我真是无罪啊而被抛弃流放,
日日夜夜我怎能把它忘!

【赏析】
本篇是屈原诸篇中写得最为悲苦哀切的一篇。王夫之《楚辞通释》定此篇作于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这年春天秦将白起攻破郢都,楚国君臣仓皇东迁于陈;但细审全篇,觉其内容与此说并不相符。如此篇当真作于白起拔郢之时,那么诗人怎能对秦的破郢之恨不著一笔、不着一字呢?此诗当作于诗人被疏离郢都、南浮江湘时,时当顷襄王初年。篇中叙写了自己遭谗被疏、忠不见用的苦痛,痛斥了奸佞小人的误国败政,倾诉了自己对故国恋恋不舍的缠绵情怀。
郢都,在今湖北省江陵县西北。哀郢,就是哀伤离开郢都。

抽思
【原文】
心郁郁之忧思兮,
独永叹乎增伤。
思蹇产之不释兮,
曼遭夜之方长①。
悲秋风之动容兮②,
何回极之浮浮!
数惟荪之多怒兮③,
伤余心之忧忧④!
愿摇起而横奔兮⑤,
览民尤以自镇。
结微情以陈词兮⑥,
矫以遗夫美人⑦。
昔君与我成言兮⑧,
曰:“黄昏以为期⑨。”
羌中道而回畔兮⑩,
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
览余以其修姱。
与余言而不信兮,
盖为余而造怒?
愿承闲而自察兮,
心震悼而不敢。
悲夷犹而冀进兮,
心怛伤之憺憺。
兹历情以陈辞兮,
荪详聋而不闻。
固切人之不媚兮,
众果以我为患。
初吾所陈之耿著兮,
岂至今其庸亡?
何独乐斯之謇謇兮,
愿荪美之可光。
望三五以为像兮,
指彭咸以为仪。
夫何极而不至兮,
故远闻而难亏。
善不由外来兮,
名不可以虚作。
孰无施而有报兮,
孰不实而有获?

【注释】
①蹇产:曲折纠缠的样子。曼:长。
②动容:改变容颜。此句谓秋风使草木变色。一说“容”借为“榕”,动也,谓秋风起草木为之摇动,亦通。
③荪:香草名,意喻楚怀王。多怒:善怒。
④忧忧:忧伤的样子。
⑤摇起:王念孙《读书杂志》:“摇起,疾起也。”《方言》:“摇,疾也。”一说“摇起”应作“遥赴”,“摇”同“遥”,“起”为“赴”之误。横奔:狂奔,此谓兼程飞奔也。
⑥微情:内心之情。陈词:陈述,此指作《抽思》辞。
⑦矫:举。美人:比喻楚怀王。
⑧诚:一本作“成”,译文从之。
⑨古时于黄昏时举行婚礼,此句借以比喻君臣相遇合。
⑩畔:古同“叛”,回畔,翻悔。
憍:同“骄”。
盖:同“盍”,为何。造怒:发怒。
承闲:趁闲。朱熹:“闲,闲暇也。”
震悼:惊惧。悼:惧也。
怛:悲惨。憺憺:安静的样子。此句言心中忧伤而静默不敢言。
兹历情:一本作“历兹情”,译文从之。历:列举。兹:此。
切人:正直的人。
謇謇:直言的样子。
三五:王逸《章句》:“三王五伯,可修法也。”三王:指夏禹、商汤、周文王。五伯:指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庄王。

【译文】
心头闷闷一团忧思啊,
独自长叹倍增忧伤。
愁思如麻难理难剪啊,
夜啊偏偏又这样漫长。
秋风使草木改变了颜色啊,
为什么天地也在秋风中浮荡?
我常常想起您是那么爱动怒,
真伤透了我的心痛苦难当。
有时我真想立刻离您远去啊,
见人们动辄得咎又打消此想。
还是把心中的话写成诗篇吧,
把它进献给您,我的君王。
先前你曾和我约定啊,
说:“黄昏就是我们的佳期。”
谁料想你半路又翻悔啊,
违背前言又打别的主意。
你对我夸耀你的美貌丽容啊,
你对我炫示你的媚态娇姿。
和我说过的话你全不算数啊,
为什么还对我大发脾气?
我本想找空闲向你解释明白啊,
可一直心里害怕不敢倾吐。
我悲伤犹豫,可仍想对你说啊,
真是苦啊,满腹悲伤不能诉。
我把这情形向你陈述啊,
可你假装耳聋不肯听。
本来正直的人就不会献媚啊,
群小真就把我当成害人精。
当初我所说的是那样明白啊,
难道至今你就把它全遗忘?
为什么我爱忠心耿耿地向你进言,
就是希望你的美德更加光大发扬。
愿你以三王五霸做楷模啊,
我把彭咸作为自己的榜样。
什么目标不能达到啊,
美名远播,万古流芳。
善良的品德全靠自己修养啊,
美好的名声不能浪得空想。
不付出哪能得到回报啊,
不结果实怎会收获满仓?

【原文】
少歌曰①:
与美人抽思兮②。
并日夜而无正。
憍吾以其美好兮,
敖朕辞而不听。
倡曰③:
有鸟自南兮④,
来集汉北。
好姱佳丽兮,
牉独处此异域⑤。
既惸独而不群兮,
又无良媒在其侧。
道卓远而日忘兮,
愿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
临流水而太息。
望孟夏之短夜兮,
何晦明之若岁!
惟郢路之辽远兮,
魂一夕而九逝⑥。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
南指月与列星。
愿径逝而未得兮⑦,
魂识路之营营⑧。
何灵魂之不信直兮,
人之心不与吾心同。
理弱而媒不通兮,
尚不知余之从容。
乱曰:
长濑湍流⑨,
泝江潭兮⑩。
狂顾南行,
聊以娱心兮。
轸石崴嵬,
蹇吾愿兮。
超回志度,
行隐进兮。
低佪夷犹,
宿北姑兮。
烦冤瞀容。
实沛徂兮。
愁叹苦神,
灵遥思兮。
路远处幽,
又无行媒兮。
道思作颂,
聊以自救兮。
忧心不遂,
斯言谁告兮!

【注释】
①少歌:乐歌音节名,即荀子《佹诗》中所称的“小歌”。
②抽思:整理心中的思绪。抽:拔取,整理。
③倡:同“唱”。王逸《章句》:“起倡发声,造新曲也。”
④鸟:喻指楚怀王。“倡曰”一段系借怀王口吻,写其被留于秦的情景。
⑤牉(pàn):一物中分为二。异域:异国他乡,指秦。
⑥九:非确指,极言其多。逝:往。
⑦径逝:径直而去。
⑧营营:往来不息的意思。
⑨濑:浅水滩。湍:急流。
⑩泝:同“溯”,逆流而上。
狂:犹“遽”。顾:瞻望。南行:往南走。一说南行的大道。译文从后说。
蹇:发语词。
超:远。回:曲折。志:心。此句言山回路险,然心早已飞越。
隐:安。隐进。因路险难行而慢慢地前进。
北姑:地名,所在未详。
瞀(mào):心神烦乱。
神:读作“呻”,呻吟。

【译文】
小歌:
我向君王倾诉出我的委屈啊,
从早说到晚却得不到公平的裁定。
你一味地向我炫耀你的美貌啊,
你骄傲得连我的陈辞听也不听。
唱:
有只鸟儿从南方飞来啊,
飞落在汉水以北的地方。
羽毛模样是多么美丽啊,
孤孤单单栖息在异乡。
我孤苦零丁无伴侣啊,
也没有好媒人在身旁。
路途遥远你一天天把我遗忘啊,
我欲诉深情却又无门见到君王。
遥望南山止不住眼泪流淌啊,
对着流水我叹息哀伤。
初夏的夜本来很短啊,
为什么竟像一年般的长!
想来郢都的路是多么遥远啊,
可是魂梦一夜跑九趟。
我不顾道路是弯还是直啊,
直奔南方的群星和月亮。
想径直南行识不得路啊,
魂灵为找路来往奔忙。
为什么我的心那样正直啊?
别人的心不与我一样。
提亲的人太弱不能为我沟通啊,
还不知我心胸磊落坦荡。
尾声:
长长的浅滩湍急的流水,
我溯江而上。
我频频地望着南行的大道,
聊以平慰我的愁肠。
我的心坚如高大的磐石,
飞回郢都是我的愿望。
山高路险心儿早已飞过,
人啊还缓缓地走在路上。
走走停停路难行,
夜晚投宿在北姑。
心烦意乱满怀苦楚,
就像不断的流水难消除。
我悲苦,我叹息,我呻吟,
我的心啊在思念着远方。
路又远啊地又偏,
又没人替我传达衷肠。
倾诉愁思写成诗章,
聊以自慰宽愁肠啊。
忧心忡忡不遂意,
这些话儿对谁讲!

【赏析】
现代研究者多据篇中“有鸟自南兮,来集汉北”句,断此篇作于汉北,时在楚怀王后期。但屈原何故到汉北呢?蒋骥《山带阁注楚辞》说:“原于怀王,受知有素。其来汉北,或亦谪宦于斯,非顷襄弃逐江南比。”屈原谪官汉北,现无从考证,而蒋骥亦系推测口气。故难以置信。本篇题以“抽思”,是取白篇中的“少歌”首句“与美人之抽思兮”的“抽思”二字,意思是整理心头的思绪,也就是把自己心中的万端思绪理出头绪,以倾吐心中之郁闷。全诗内容大致由两部分组成:“少歌”以前部分追述进谏的始末,叙写谏君不听反被疏的情形,倾诉了忠不见用、理想不得实现的忧思和怨情;自“倡日”以下为第二部分,则是借怀王被扣留于秦,不得南归的孤单凄凉生活以及其牵恋楚国的伤感情怀,抒发了自己眷恋故国、心系怀王的深挚感情。

怀沙
【原文】
滔滔孟夏兮,
草木莽莽。
伤怀永哀兮,
汩徂南土①。
眴兮杳杳,
孔静幽默②。
郁结纡轸兮,
离慜而长鞠③。
抚情效志兮,
冤屈而自抑④。
刓方以为圜兮,
常度未替⑤。
易初本迪兮,
君子所鄙。
章画志墨兮,
前图未改⑥。
内厚质正兮,
大人所盛。
巧倕不斫兮⑦,
孰察其拨正?
玄文处幽兮,
矇瞍谓之不章。
离娄微睇兮⑧,
瞽以为无明。
变白以为黑兮,
倒上以为下。
风皇在笯兮,
鸡鹜翔舞。
同糅玉石兮,
一概而相量。
夫惟党人之鄙固兮⑨,
羌不知余之所臧。
任重载盛兮,
陷滞而不济。
怀瑾握瑜兮,
穷不知所示⑩。
邑犬之群吠兮,
吠所怪也。
非俊疑杰兮,
固庸态也。
文质疏内兮,
众不知余之异采。
材朴委积兮,
莫知余之所有。
重仁袭衣兮,
谨厚以为丰。
重华不可遌兮,
孰知余之从容?
古固有不并兮,
岂知其何故?
汤禹久远兮,
邈不可慕也。
惩连改忿兮,
抑心而自强。
离慜而不迁兮,
愿志之有象。
进路北次兮,
日昧昧其将暮。
舒忧娱哀兮,
限之以大故。
乱曰:
浩浩沅湘,
分流汩兮。
修路幽蔽,
道远忽兮。
怀质抱情,
独无匹兮。
伯乐既没,
骥焉程兮。
万民之生,
各有所错兮。
定心广志,
余何畏惧兮。
曾伤爰哀,
永叹喟兮。
世溷浊莫吾知,
人心不可谓兮。
知死不可让,
愿勿爱兮。
明告君子,
吾将以为类兮。

【注释】
①汩:水流疾貌。徂(cú):往。
②孔:很,甚。幽默:沉寂无声。
③离:借作“罹”,遭遇。慜(mǐn):同“愍”,忧患。鞠:窘困。
④自抑:自我抑制。
⑤常度:正常的法度。替:废。
⑥前图:初志,原来的打算。
⑦倕(chuí):相传为尧时的巧匠。斫(zhuó):砍削。
⑧离娄:也称离朱,相传为黄帝时人,视力极强,能于百步之外明察秋毫。睇:斜视。
⑨夫:指示代词,那。惟:思。鄙固:鄙陋顽固。
⑩示:给人看。
朴:没有加工过的原木。委积:堆积。
惩连:《史记》引作“惩违”。王念孙《读书杂志》:“连,当从《史记》作违,违与连同。”
限:期限。大故:死的委婉说法。
质:品质,指本性质朴无华。情:思想,指忠贞之情。
程:衡量。
类:标准,榜样。

【译文】
初夏的江水一片汪洋啊,
草木繁茂莽莽苍苍。
痛心啊,止不住的哀伤,
我急急地奔向南方。
举目四望一片昏暗啊,
死一般沉寂听不到一丝声响。
无穷的委屈和悲痛郁结心头啊,
身遭不幸有喝不完的苦浆。
拍拍心窝问问心啊,
强自压下满腹的委屈和冤枉。
虽说方的可以削成圆啊,
可正常的法度并不因此而废弃。
如果把初衷和追求来改变啊,
定会被贤人君子看不起。
章程规划早已出之笔墨啊,
当初图谋的经国大法不能改移。
品行淳厚心地正直啊,
才是贤人君子所赞许的。
巧倕如果不砍上几斧啊,
谁知他有变曲为直的神工妙技?
黑色的彩绘放在暗处啊,
瞎人说它不鲜艳。
离娄微微闭着眼啊,
盲人说他是瞎眼汉。
硬把白的说成黑啊,
把上当下颠倒颠。
凤凰关进竹笼里啊,
反叫鸡鸭翱翔舞翩翩。
美玉沙石混在一起啊,
一样看待不分贵和贱。
想那小人鄙陋又愚顽啊,
根本不知我心良善。
我肩负重任责任大啊,
陷入泥沼我不能起航向前。
我怀揣美玉手握宝啊,
无人知我不知给谁看。
村犬成群乱狂吠啊,
全因少见多怪无识见。
诽谤俊士忌英贤啊,
本是庸人的本性和习惯。
我外表质朴心豁达啊,
众人不知我出众的才干。
成材原木堆一起啊,
没人知我栋梁在里面。
我重仁义不停地自修啊,
忠厚朴实才感充实心里安。
明君舜帝不再遇啊,
有谁知道我雍容大方,气定神闲?
贤臣不遇明君自古就有啊,
这其中的缘故有谁了然?
商汤、夏禹时代久远啊,
千载悠悠,难慕难羡。
止住恨啊不再怨,
要坚强,自把苦水咽。
遭受祸患不悔改啊,
愿为后人做模范。
向北赶路去投宿啊,
夕阳沉沉将落山。
把忧愁痛苦全忘掉吧,
生命的尽头已不远。
尾声:
浩浩荡荡的沅水湘水啊,
各自奔流涌向前。
漫长的道路多险阻啊,
它是那么渺茫遥远。
我怀抱一颗忠心和真情啊,
却孤独无依没人来相伴。
相马的伯乐已经死去啊,
纵有千里马又有谁来分辨?
世上众人的命啊,
各自的生死早注定。
安下心来放宽怀啊,
我又何必惧死恋生?
诉不尽的忧伤止不住的悲哀啊,
长吁短叹一声连一声。
世道混浊无人了解我啊,
人心难测,看不透啊说不清。
我知道一死已不可免啊,
那就不必再吝惜这残生。
告诉你啊,以死守志的先贤,
我将加入到你们的行列中。

【赏析】
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怀沙》之名,与《哀郢》、《涉江》同义。沙本地名……即今长沙之地。汨罗所在也。曰‘怀沙’者,盖寓怀其地。”长沙是楚先王的封地(《方舆胜览》),屈原死志已坚,从而怀念起自己祖国的故地老根,自在情理之中,这是一种深厚的恋土恋乡之情的反映。朱熹谓“怀沙”是“怀抱沙石以自沉”,实不足取。本篇是屈原后期作品,诗人以满含激愤之笔,抒写了自己内心的忧愤和不平,再一次表明自己坚持真道、不随世俗的决心,并表示以死殉自己的祖国,以死殉自己的理想。全诗短句促节,沉痛激越,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思美人
【原文】
思美人兮,
揽涕而伫眙①。
媒绝路阻兮,
言不可结而诒。
蹇蹇之烦冤兮,
陷滞而不发。
申旦以舒中情兮②,
志沉菀而莫达。
原寄言於浮云兮,
遇丰隆而不将。
因归鸟而致辞兮,
羌迅高而难当③。
高辛之灵晟兮,
遭玄鸟而致诒。
欲变节以从俗兮,
媿易初而屈志。
独历年而离愍兮④,
羌冯心犹未化。
宁隐闵而寿考兮,
何变易之可为。
知前辙之不遂兮⑤,
未改此度。
车既覆而马颠兮,
蹇独怀此异路。
勒骐骥而更驾兮,
造父为我操之。
迁逡次而勿驱兮⑥,
聊假日以须时。
指嶓冢之西隈兮,
与纁黄以为期⑦。
开春发岁兮,
白日出之悠悠。
吾将荡志而愉乐兮,
遵江夏以娱忧。
揽大薄之芳茝兮,
搴长洲之宿莽⑧。
惜吾不及古人兮,
吾谁与玩此芳草。
解萹薄与杂菜兮,
备以为交佩。
佩缤纷以缭转兮,
遂萎绝而离异。
吾且儃佪以娱忧兮⑨,
观南人之变态。
窃快在其中心兮,
扬厥凭而不俟⑩。
芳与泽其杂糅兮,
羌芳华自中出。
纷郁郁其远蒸兮,
满内而外扬。
情与质信可保兮,
羌居蔽而闻章。
令薜荔以为理兮,
惮举趾而缘木。
因芙蓉而为媒兮,
惮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说兮,
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
然容与而狐疑。
广遂前画兮,
未改此度也。
命则处幽吾将罢兮,
原及白日之未暮也。
独茕茕而南行兮,
思彭咸之故也。

【注释】
①揽:收的意思,在这里即“揩干”之意。伫眙(zhù chì):立视。伫:立。眙:视。
②申旦:犹申明。
③羌:句首语气词。迅高:宿高枝。
④离愍:遭遇祸患。
⑤遂:顺利。
⑥迁:前进。逡次:缓行。
⑦纁(xūn)黄:黄昏之时。纁:一作“曛”。
⑧搴(qiān):拔取。
⑨儃佪(chán huái):徘徊。
⑩扬:捐弃。厥凭:愤懑之心。
理:提婚人,媒人。
褰(qiān):撩起,揭起。濡(rú):沾湿。
容与:迟疑不前的样子。
广遂:多方求实。

【译文】
怀念着我心爱的人啊,
揩干眼泪而远望。
没人介绍而路又迢遥,
有话却无法成章。
我至诚一片而蒙冤,
我进退两难而不前。
愿每日陈述我的心思,
心思沉顿而难表现。
愿浮云为我捎信,
云师却不肯讲情。
托鸿鸟为我传书,
鸿高飞而不应命。
我难比帝喾高辛,
能遇凤凰而授卵。
要变节而随流俗,
我知耻而有所不敢。
多年来我遭受摧残,
毫不减我心中的愤懑。
宁失意而长此终身,
我何能如掌之易反?
我明知正路难通,
但我不能不走正路。
尽管是车翻而马倒,
我依然望着前途。
我再把好马辔上,
请造父为我执鞭。
慢慢地走,不必驱驰,
让我把光景流连。
指着嶓冢山的西边,那汉水发源地点,
就走到日落昏黄,也莫嫌道途遥远。
我姑且等待明年,
艳阳的春日绵绵。
我要放怀地歌唱,
逍遥在江水、夏水之边。
我攀摘灌木中的苻蓠,
我采集沙滩上的卷施。
和古人可惜不能同时,
摘来香草啊同谁赏识。
采取萹薄与同蔬菜,
尽可以纽成环佩。
也未尝不好看一时,
终萎谢而遭毁败。
我姑且快乐逍遥,
观赏南方人的异态。
只求我心中快活,
把愤懑置之度外。
芳香与污秽杂混一起啊,
芳花终会卓然自现。
馥郁的芳香必然远扬,
内部充实外表自有辉光。
只要真诚的素质长保不亡,
声名会突破一切的阻障。
想请薜荔替我说合,
又怕走路去攀上树枝。
想采荷花替我媒介,
又怕下水打湿了裙子。
登高吧,我不高兴,
下水吧,我也不能。
固然是我手足不惯。
我犹豫而心不能定。
完全依照着旧贯,
我始终不肯改变。
命该受难我也不管,
趁着这日子还未过完。
一个人孤单地走向南边,
只想追求彭咸的典范。

【赏析】
本篇所发所感以及表现形式与《离骚》很相似,只是其规模短小而已。它的写作时期,当与《离骚》接近,可能稍前于一些。本诗倾诉了衷情无由上达的苦闷和宁死也不放弃理想的决心。思美人,就是思念楚王,是以思女的形式,寄托自己对君王的希望,渴望得到楚王的信任和理解。全诗想象丰富,带有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

惜往日
【原文】
惜往日之曾信兮①,
受命诏以昭时。
奉先功以照下兮,
明法度之嫌疑②。
国富强而法立兮,
属贞臣而日娭。
秘密事之载心兮,
虽过失犹弗治③。
心纯庞而不泄兮,
遭谗人而嫉之。
君含怒而待臣兮,
不清澄其然否。
蔽晦君之聪明兮,
虚惑误又以欺。
弗参验以考实兮④,
远迁臣而弗思。
信谗谀之溷浊兮,
盛气志而过之。
何贞臣之无罪兮,
被离谤而见尤⑤?
惭光景之诚信兮,
身幽隐而备之。
临沅湘之玄渊兮,
遂自忍而沉流。
卒没身而绝名兮,
惜壅君之不昭。
君无度而弗察兮⑥,
使芳草为薮幽。
焉舒情而抽信兮,
恬死亡而不聊。
独鄣壅而蔽隐兮,
使贞臣为无由⑦。
闻百里之为虏兮,
伊尹烹于庖厨。
吕望屠于朝歌兮⑧,
宁戚歌而饭牛。
不逢汤武与桓缪兮,
世孰云而知之⑨?
吴信谗而弗味兮,
子胥死而后忧。
介子忠而立枯兮⑩,
文君寤而追求。
封介山而为之禁兮,
报大德之优游。
思久故之亲身兮,
因缟素而哭之。
或忠信而死节兮,
或訑谩而不疑。
弗省察而按实兮,
听谗人之虚辞。
芳与泽其杂糅兮,
孰申旦而别之?
何芳草之早殀兮,
微霜降而下戒。
谅聪不明而蔽壅兮,
使谗谀而日得。
自前世之嫉贤兮,
谓蕙若其不可佩。
妒佳冶之芬芳兮,
萎母姣而自好。
虽有西施之美容兮,
谗妒入以自代。
愿陈情以白行兮,
得罪过之不意。
情冤见之日明兮,
如列宿之错置。
乘骐骥而驰骋兮,
无辔衔而自载。
乘泛泭以下流兮,
无舟楫而自备。
背法度而心治兮,
辟与此其无异。
宁溘死而流亡兮,
恐祸殃之有再。
不毕辞而赴渊兮,
惜壅君之不识。

【注释】
①曾信:曾经被信任重用。
②嫌疑:指法度中含糊不清之处。
③治:治罪。
④参验:比较验证。
⑤被:闻一多《楚辞校补》:“疑此文被为反之讹。反讹为皮,因改为被也。‘反离谤而见尤’与《惜诵》‘纷逢尤以离谤兮’语亦相仿。”离:借为罹,遭也。尤:责备。
⑥无度:心中无分寸。
⑦无由:无从。
⑧吕望:即吕尚,本姓姜,因先代封于吕,遂取以为氏。传说他于未发迹时,曾在朝歌当屠夫,晚年钓于渭水之滨,得文王重用,后助武王灭商。
⑨云:句中语助词。
⑩介子:介子推,春秋时晋国贤臣。重耳逃亡在外,介子推从行。后重耳得国,是为晋文公,遍赏从人,而忘了介子推,介子推遂携母逃入绵山。后文公想起他的功劳,令人上山寻找,不得,于是放火烧山,欲把介子推逼出。然介子推坚持不出,抱树烧死。立枯:指抱树站着被烧死。
优游:言德之大。介子推在晋文公逃亡中,曾割股给文公吃,故称介子推有“大德”。
訑谩(dàn mán):欺诈。訑:通“诞”。
蕙(huì)若:蕙草和杜若,均为香草。
萎(mó)母:萎:同“嫫”,古代丑妇,传为黄帝次妃。自好:自以为美好。
衔:勒马口的马嚼子。此言谓空手驶马。
舟:朱熹:“舟字疑当作维。”维:绳子。
辟:通“譬”。

【译文】
痛想当年曾受君王的信任啊,
受王命草宪令使政事清明。
继承先王的功业恩惠百姓啊,
修明法度的缺陷和漏洞。
国家富强法度建起啊,
忠臣理事君王安乐自轻松。
国家机密大事放在心上啊,
纵或有过错君王也宽容。
我心地淳朴守口如瓶啊,
于是遭到小人的嫉妒和围攻。
君王从此对我含怒没笑脸啊,
根本不把是非对错来澄清。
小人蒙住君王的耳和眼啊,
挑拨是非造谣生事把君王欺蒙。
你不调查验证就信以为真啊,
不加思考地就把我弃置不用。
你听信小人的一派胡言乱语啊,
怒气冲冲地指责我不义不忠。
忠贞的臣子并无罪过啊,
为什么反遭诽谤受指责?
真是愧对天日啊,一片忠诚反蒙冤,
我还是逃到幽暗之处躲一躲。
面对着沅水湘水的深渊啊,
强忍满腔悲愤自沉江河。
终于身死名也灭啊,
可惜昏君依然昏昏不理解。
君王心无分寸又不明察啊,
使芳草埋没在荒林草野。
我向何处倾诉衷情陈说忠信啊,
宁愿默默死去也决不偷生苟活!
我孤独地被隔绝抛弃在荒漠啊,
致使忠贞之臣啊无从尽忠报国。
听说百里奚曾当过俘虏啊,
伊尹也曾在厨房煮饭烧过火。
吕望曾在朝歌做过屠夫啊,
宁戚也曾半夜喂牛叩角而歌。
如果不遇圣君汤武和桓缪啊,
世上谁又知道他们才能卓绝?
吴王听信谗言不知悔改啊,
伍子胥死后终遭祸。
介子推一片忠心抱树而死啊,
晋文公醒悟后才去追寻搜索。
改绵山为介山并封山禁伐啊,
用来报答介子推的大恩大德。
想起追随自己多年的故旧啊,
便穿起白丧服痛哭不绝。
有的人一片忠信守节而死啊,
有的人欺蒙诈骗而高官得做。
不去考察了解事实真相啊,
只听信小人的一派信口胡说。
鲜花的芬芳和美玉的光泽混合在一起啊,
谁又能清清楚楚地把它们分别?
为什么芳草这么早地凋零啊,
只因薄霜已降而不知防戒。
实在是君王昏昏受蒙蔽啊,
让谗谀小人日益洋洋自得。
小人妒贤自古就是这样啊,
说什么不可佩的是蕙草杜若。
嫉妒美人的风姿秀韵啊,
丑女嫫母搔首弄姿自作风骚。
纵使有西施般的美貌啊,
制造流言斐语取代她的美好。
我希望陈述真情表白心意啊,
竟会获罪真是出乎意料。
我的真情和冤枉日益清楚啊,
就像众星在天空排列着。
跨上骏马放开四蹄飞奔啊,
却没有勒马的缰绳和铁嚼。
乘上竹木筏顺流急下啊,
却没有船桨任水飘。
不遵法度单凭主观去治国啊,
就像上面的譬喻一样危险一样糟。
我宁愿早些死去被水飘走啊,
我担心祸殃再一次来到。
话没说完就投向深渊啊,
可惜这一切君王不会知道。

【赏析】
本篇说了一些身后的话,故自南宋以来对它的真伪问题一直争议不休。宋代的魏了翁、清代曾国藩以及现代学者陆侃如、冯沅君、刘永济等都认为本篇非屈原所作,他们的意见值得重视。本篇概述了诗人一生的政治遭遇,通过对往事的追忆,再一次申诉了自己的美政理想和建立法度、反对“心治”的政治主张,抒发了诗人的政治理想由于党人的作梗而不得实现的愤慨之情,表达了诗人对美政理想的至死不渝的追求。全篇词句浅易直露,不假雕饰,感情激切强烈,虽叙事议论成分较重,但仍不失为一首抒情性很强的诗作。

橘颂
【原文】
后皇嘉树①,
橘徕服兮②。
受命不迁③,
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
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④,
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⑤,
圆果抟兮⑥。
青黄杂糅,
文章烂兮⑦。
精色内白⑧,
类可任兮⑨。
纷缊宜修⑩,
姱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
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
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
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
终不失过兮。
秉德无私,
参天地兮。
愿岁并谢,
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
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
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
置以为象兮。

【注释】
①后:后土。皇:皇天。后皇:天地的代称。
②徕:同“来”。服:习服,适应。
③受命:受自然之命,即天性。迁:迁徙。不迁:指不能移栽。
④素荣:白花。
⑤曾:通“增”。曾枝:犹繁枝。剡(yǎn):尖利。棘:刺。
⑥抟(tuán):同“团”,圆圆的。
⑦文章:花纹。
⑧精色:色彩鲜明。
⑨类可任兮:一本作“类任道兮”。
⑩纷缊:茂密。宜修:美好。
姱(kuā):美好。
廓:指胸襟豁达。
苏世:醒世。
横:横渡。流:顺流。此句意谓横绝而渡,不随波逐流。
闭心:就是不思外欲的意思。
参:合。
并谢:共死。
淑:善。离:通“丽”,美丽。淫:放纵,过分。
理:纹理,比喻行止有道,有原则。
伯夷:殷末人,因反对武王灭殷,坚决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古人把他看做是有节操的人。

【译文】
天地间生长着一种佳树,
那是橘树,习服这一方水土。
天生的习性不能移植,
只生长在南国荆楚。
根深坚牢难以迁徙,
那是因为它心志专一。
碧绿的叶子,洁白的花朵,
缤纷一片令人心喜。
枝条繁密刺儿尖利,
挂满团团的橘实。
绿中透出点点橘黄,
色彩多么斑斓绚丽。
鲜艳的外表,纯洁的内里,
如同可担重任的贤人志士。
枝繁叶茂,风姿美丽,
美得真是无可挑剔。
啊,你自幼的志气,
就与众人殊异。
你卓然独立从不变易,
怎不令人可敬可喜!
根深坚固难以迁徙,
心胸坦荡别有希冀。
你清醒地独立于世,
宁愿绝水横渡也不随水流去。
你断绝私欲谨慎自守,
永不会犯错误。
你坚守美德从无偏私,
为人高尚可配天地。
我愿与日月共生死,
长结友谊不离不弃。
至善至美而不过分,
枝干坚直又有纹理。
你虽然年纪轻轻,
却可做人们的老师。
你的德行可与伯夷相比,
为人榜样,供人学习。

【赏析】
橘颂,就是赞颂橘树,是我国古代较早的一篇咏物诗。本篇借赞橘树以明志,对橘树坚定不移的美质的歌颂,实际是诗人对高尚人格的赞美和肯定,也是诗人对自己理想的抒写。全诗立意高远,构思巧妙,对后世咏物诗树立了一个榜样。本篇当是屈原的早年作品。全篇以比兴手法写成,是后世托物咏志之作的典范。

悲回风
【原文】
悲回风之摇蕙兮,
心冤结而内伤。
物有微而陨性兮①,
声有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②,
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③,
孰虚伪之可长。
鸟兽鸣以号群兮,
草苴比而不芳。
鱼葺鳞以自别兮④,
蛟龙隐其文章。
故荼荠不同亩兮⑤,
兰茝幽而独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
更统世以自贶⑥。
眇远志之所及兮,
怜浮云之相羊⑦。
介眇志之所惑兮,
窃赋诗之所明。
惟佳人之独怀兮⑧,
折若椒以自处。
曾歔欷之嗟嗟兮,
独隐伏而思虑。
涕泣交而凄凄兮,
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
掩此哀而不去⑨。
寤从容以周流兮⑩,
聊逍遥以自恃。
伤太息之愍怜兮,
气於邑而不可止。
糺思心以为纕兮,
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蔽光兮,
随飘风之所仍。
存仿佛而不见兮。
心踊跃其若汤。
抚珮衽以案志兮,
超惘惘而遂行。
岁曶曶其若颓兮,
时亦冉冉而将至。
薠蘅槁而节离兮,
芳以歇而不比。
怜思心之不可惩兮,
证此言之不可聊。
宁逝死而流亡兮,
不忍为此之常愁。
孤子唫而技泪兮,
放子出而不还。
孰能思而不隐兮,
昭彭咸之所闻。

【注释】
①物:指蕙草。性:通“生”,生命。
②造思:思念。
③盖:掩盖、藏。
④葺:整治。朱熹《楚辞集注》:“整治其鳞,以白区异。”
⑤荼:苦菜。荠:甜菜。
⑥更:经历。统世:世代。贶(kuànɡ):通“况”,善。自贶,犹自许。
⑦相羊:同“徜徉”,这里形容白云飘浮不定。
⑧惟:思。
⑨掩:留的意思。不去:不能去怀。
⑩周流:四处游荡。
於邑:同“郁悒”,气闷。
膺:胸,这里指护胸的内衣。
存:指客观存在的事物。仿佛:看不真切。
衽:衣襟。案:按捺。
曶曶:同“忽忽”,迅。
薠(fán)、蘅(hénɡ):均为香草名。节离:茎节断折。
惩:止。
唫:古“吟”字,呻吟。技:拭。
隐:心痛。

【译文】
悲哀啊,旋风撕卷着蕙草,
我心郁结,我心忧伤。
柔弱的蕙草易被摧残啊,
秋风无形却能产生巨大影响。
为什么彭咸令人长久思慕啊,
他那高尚节操和志向令人难忘。
千变万化岂能把真情掩盖啊,
哪有虚伪能够保持久长?
鸟兽鸣叫把同伴呼唤啊,
鲜草靠近枯草堆就失去芬芳。
鱼儿鼓鳞炫示自己与众不同啊,
蛟龙潜入渊底把美丽的鳞甲隐藏。
所以苦菜与甜菜从不种在一地啊,
兰芷生在幽僻的深山才独具芳香。
只有佳人才能永葆美好啊,
虽历经百世也自善良。
我的志向是那么远大啊,
可惜就像白云飘浮在天上。
我高远的志向不被理解啊,
我只好赋诗一表我的衷肠。
思想起我孤独幽怨的情怀啊,
只好折枝杜若和椒枝独自守在这里。
我止不住地一次次长吁短叹啊,
人虽隐伏荒野可心头的思虑难息。
我涕泪交流心悲凄啊,
彻夜不眠愁思如缕。
难挨的漫漫长夜终于熬过啊,
可心头的悲哀依然长留不去。
我还是起身去四处游荡吧,
姑且逍遥一番自解愁绪。
悲伤叹息可怜我的不幸啊,
满怀的苦闷郁悒难解难舒。
把我满心的愁思结成一条佩带啊,
把我满怀的愁苦编为一件内衣。
折一枝若木枝遮蔽阳光啊,
任随旋风把我飘来荡去。
眼前的一切模模糊糊看不清啊,
我的心像开了锅翻腾不止。
整一整衣裳稳一稳神啊,
走吧,恍恍惚惚若有所失。
岁月匆匆很快地流逝啊,
我的生命也渐渐走到尽头。
芳草枯萎茎折叶落啊,
一片凋零香消芳收。
可怜我的愁思永不止啊,
我的这些表白也无济于事。
我宁愿死去或永远漂泊啊,
也不忍我的心永远这般愁苦。
我孤儿般的呻吟着,擦着眼泪啊,
我像被赶出家门的孤儿不得回去。
谁能思想起这些而不心痛啊,
我决心仿效先贤走彭咸的路。

【原文】
登石峦以远望兮,
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响之无应兮①,
闻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无快兮,
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羁而不形兮②,
气缭转而自缔。
穆眇眇之无垠兮,
莽芒芒之无仪③。
声有隐而相感兮,
物有纯而不可为。
藐蔓蔓之不可量兮,
缥绵绵之不可纡④。
愁悄悄之常悲兮,
翩冥冥之不可娱。
凌大波而流风兮⑤,
托彭咸之所居。
上高岩之峭岸兮,
处雌霓之标颠。
据青冥而摅虹兮,
遂倏忽而扪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⑥,
漱凝霜之雰雰。
依风穴以自息兮,
忽倾寤以婵媛。
冯昆仑以瞰雾兮⑦,
隐岷山以清江。
惮涌湍之磕磕兮,
听波声之汹汹。
纷容容之无经兮⑧,
罔芒芒之无纪。
轧洋洋之无从兮,
驰委移之焉止⑨。
漂翻翻其上下兮,
翼遥遥其左右。
泛潏潏其前后兮,
伴张驰之信期⑩。
观炎气之相仍兮,
窥烟液之所积。
悲霜雪之俱下兮,
听潮水之相击。
借光景以往来兮,
施黄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
见伯夷之放迹。
心调度而弗去兮,
刻著志之无适。
乱曰:
吾怨往昔之所冀兮,
悼来者之愁愁。
浮江淮而入海兮,
从子胥而自适。
望大河之洲渚兮,
悲申徒之抗迹。
骤谏君而不听兮,
重任石之何益?
心絓结而不解兮,
思蹇产而不释。

【注释】
①景:同“影”。
②鞿(jì)羁:马缰绳,这里指受约束。
③芒芒:同“茫茫”。仪:形。
④缥:缥缈。纡:系结。
⑤流风:顺风漂流。
⑥浮源:一本“源”作“凉”,姜亮夫认为二者皆不可通,疑源为浮之误,浮浮与下文雾雾相对。
⑦冯:同“凭”。
⑧容容:同“溶溶”,动乱的样子。无经:无经纬的省文。南北称经,东西称纬。
⑨委移:同“逶迤”,水流宛曲的样子。
⑩伴:伴随。张驰:涨落的意思。信期:潮汐有一定的规律,涨落有时。
光景:王逸《章句》:“神光电景”,形容急疾。
介子:介子推。所存:指介子推的隐居之处。
刻著志:犹言下决心。适:往。
愁:同“惕”,忧惧。
申徒:申徒狄,殷末贤臣,谏纣王不听,怀石自沉。抗迹:高尚的行为。

【译文】
我登上高山向远处眺望啊,
漫漫长路死一般的寂静。
我走进这无影无声的寂寞世界啊,
连看一看、听一听、想一想都不可能。
这里只有无穷的愁苦没有一丝欢乐啊,
满心是解不开、驱不散的愁绪苦情。
我的心被束缚不得舒展啊,
像被千万条绳索把它捆紧。
辽阔无边四周一片寂静啊,
莽苍苍空荡荡无像无形。
秋声虽小可使草木感应啊,
蕙草虽本性纯真却难抵秋风。
世事茫茫不可预料啊,
愁思不断缥缈绵长。
愁满心怀常使我悲苦啊,
在黑暗中飞舞也难欢畅。
驾着波涛顺水漂流啊,
投向彭咸居住的地方。
我飞上高山峭壁啊,
站在虹霓的顶端。
我占据青空吐气成虹啊,
突一挥手抚摸青天。
我吸饮着清露串串啊,
又含漱着洁白的霜花片片。
我依在风穴旁闭目休息啊,
陡然间翻身醒来又愁思绵绵。
我背靠昆仑俯瞰云雾滚滚飞腾啊,
我依凭岷山下视江水奔流直前。
急流击石令人惊心啊,
涛声不绝震响耳畔。
乱纷纷江水横冲直撞啊,
白茫茫江水汪洋一片。
波涛滚滚不知流向哪里啊,
弯弯曲曲流到何处才算完。
浪涛翻滚忽上忽下啊,
又或左或右翻腾在两边。
江水波起浪涌忽前忽后啊,
就像潮汐的涨落定时不变。
看炎夏的热气一阵阵升腾啊,
看水汽上升凝成为雨露云烟。
悲叹啊,霜雪都飘落大地,
潮水撞击的声音又传到耳边。
我凭借着日光月影上下往来啊,
我用弯曲的黄棘神木充做马鞭。
我寻求介子推隐居过的居处啊,
我发现了伯夷隐居的遗址首阳山。
心里思忖我不再离开他们啊,
抱定决心不再去别处的打算。
尾声:
我怨恨以往不识时务的追求啊,
我痛惜后来无辜蒙受的惊惧。
我愿随着江淮漂流入海啊,
跟从伍子胥以满足自己的心意。
我望见大河中的沙洲啊,
悲哀地想起申徒狄的高行骨气。
一次次规谏君王而不被听信啊,
抱石自沉又将有何益?
心头郁闷不舒畅啊,
愁思百结难消释。

【赏析】
本篇以首句名篇,回风就是旋风。全诗凄情苦语,调子非常幽怨,所以很多研究者认为是屈原临死前不久的作品,甚至说是诗人的绝笔。其写作时间,蒋骥推断可能是屈原沉江前一年秋冬所写,他说:“原死于五月五日,兹其隔年之秋也欤?”(《山带阁注楚辞》)。但也有人认为此篇并非屈原之作,乃是后人的伪托。从全篇内容看,诗人倾诉了在现实社会中所遭受的人世的烦忧,消解心中之苦闷。全篇感时伤物,调子悲苦哀怨,孤独彷徨。与屈原其他作品不类,当非屈原之作。
 

 
分享到:
上一篇:楚辞 天问
下一篇:楚辞 远游
故宫秘史:花季宫女为何要勒死嘉靖帝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创业经历1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8
三字经71
幼儿园的故事
15 涌泉跃鲤    姜诗,  东汉四川广汉人,娶庞氏为妻。夫妻孝顺,其家距长江六七里之遥,庞氏常到江边取婆婆喜喝的长江水。婆婆爱吃鱼,夫妻就常做鱼给她吃,婆婆不愿意独自吃,他们又请来邻居老婆婆一起吃。一次因风大,庞氏取水晚归,姜诗怀疑她怠慢母亲,将她逐出家门。庞氏寄居在邻居家中,昼夜辛勤纺纱织布,将积蓄所得托邻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其后,婆婆知道了庞氏被逐之事,令姜诗将其请回。庞氏回家这天,院中忽然喷涌出泉水,口味与长江水相同,每天还有两条鲤鱼跃出。从此,庞氏便用这些供奉婆婆,不必远走江边了
小鸭子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