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心雕龙 >> 文心雕龙 乐府第七

文心雕龙 乐府第七

时间:2013/4/16 21:24:28  点击:3100 次
【原文】
乐府者,声依永,律和声也。钧天九奏,既其上帝;葛天八阕①,爰及皇时。自咸英②以降,亦无得而论矣。至于涂山歌于候人,始为南音;有娀谣乎飞燕,始为北声;夏甲③叹于东阳,东音以发;殷整思于西河,西音以兴;音声④推移,亦不一概矣。匹夫庶妇,讴吟土风⑤,诗官采言,乐盲被律,志感丝篁⑥,气变金石:是以师旷觇风⑦于盛衰,季札鉴微于兴废,精之至也。夫乐本心术,故响浃肌髓,先王慎焉,务塞淫滥。敷训胄子⑧,必歌九德;故能情感七始,化动八风。

【注释】
①葛天:传说中的上古帝王。阕:量词,指词或歌曲。八阕:即八首歌曲。
②咸:乐名,即《咸池》,相传黄帝作的乐曲,一说尧作的乐曲。英:乐名,即《六英》,相传帝喾作的乐曲。
③夏甲:《吕氏春秋·音初》说,夏王孔甲在东阳打猎迷路,遇一百姓家人正生孩子,后认为养子,孩子长大,脚被斧头砍伤至残。于是孔甲作《破斧歌》。
④音:应作“心”。音声:指歌的辞令。
⑤土风:指以《诗经·国风》为代表的地方民歌。
⑥丝:指琴瑟类的弦乐器。篁:竹,指箫笛一类的管乐器。
⑦师旷觇(chān)风:相传晋国乐师师旷根据楚国军队的音乐有音调微弱不协调,而判断其士气不振,必定失败。师旷,春秋时晋国的乐师。觇,暗地察看。
⑧敷训:施教。胄子:贵族的子弟后代。

【译文】
所谓“乐府”,就是用“五声”来引申发挥诗意,又用“十二律”来和“五声”配合。不但传说天上常作《万舞》,而且上古葛天氏的时候也曾有过八首乐章。此外,从前黄帝时的《咸池》、帝喾时的《六英》现在都无从考证了。以后涂山氏之女等候夏禹所唱的“候人兮猗”之歌,是南方音乐的开始。有娀氏的两个女儿唱的“燕燕往飞”的歌谣,是北方的乐歌的开始;夏后氏孔甲在东阳作了《破斧歌》,是东方的乐歌的开始,殷帝王整甲作了怀念故乡的歌曲,是西方乐歌的开始。历代音律歌辞的发展演变,是十分复杂的,庶民百姓一般唱本地的歌谣,诗官采集这些民歌的歌词,乐官记录并谱出它们的音乐,使人们的情志、气质通过各种乐器表达出来。因此,晋国的师旷从南方歌声里看到了楚国士气的衰弱,吴国公子季札也能从《诗经》的乐调里看出周朝和各诸侯国的兴起与亡废。真是精妙极了。音乐本来是表达人的思想感情的,所以它能透入人的心灵深处。古先圣王对此非常的重视,坚决制止堵塞一切淫荡糜烂的音乐。教育贵族子弟时,一定要学习歌唱有利政教的音乐。因此,乐曲中所表达的情感能感动天、地、人和四时,它的教化作用能遍及四面八方。

【原文】
自雅声浸微①,溺音腾沸。秦燔《乐经》②,汉初绍③复,制氏纪其铿锵④,叔孙定其容典⑤。于是武德⑥兴乎高祖,四时⑦广于孝文,虽摹韶夏⑧,而颇袭秦旧,中和⑨之响,阒⑩其不还。暨武帝崇礼,始立乐府,总赵代11之音,撮齐楚之气,延年以曼声协律,朱马以骚体制歌12。桂华杂曲,丽而不经,赤雁群篇13,靡而非典;河间荐雅而罕御,故汲黯14致讥于天马也。至宣帝雅颂,诗效鹿鸣;迩及元成15,稍广淫乐:正音乖俗,其难也如此。暨后汉郊庙16,惟杂雅章,辞虽典文,而律非夔旷17。

【注释】
①雅声:古代的正声。浸:渐渐。
②燔(fán):焚烧。《乐经》:相传是六经之一,讲音乐的经书。
③绍:继承。
④制氏:汉初的乐师。铿锵:响亮而和谐的乐器声,这里指音乐的节奏。
⑤叔孙:姓叔孙,名通,汉初的儒生,曾给汉高祖制定各种礼乐。容典:舞容典礼,即乐舞和礼节。典,法则。
⑥武德:舞蹈名。
⑦四时:舞蹈名。
⑧韶:《韶乐》,相传是虞舜时的音乐。夏:《大夏》,相传是夏禹时的音乐。
⑨中和:恰到好处的和谐境地。
⑩阒(qù):静寂,没有声音。
11赵代:今河北、山西一带地区。
12朱:朱买臣,以精通《楚辞》著称,《汉书·艺文志》说他有赋三篇。马:司马相如,相传汉武帝时的《郊祀歌》中有一部分是他的作品。骚体:即《离骚》体,此处指楚辞。
13《赤雁》:为汉武帝巡游东海时获得赤雁而作。
14汲黯:汉武帝时敢于直谏的大臣,汉武帝得到一匹天马,作《天马歌》加以赞颂。并把此歌列入祭祀宗庙祖先的《郊祀歌》中,汲黯对此提出了批评。
15迩:应作“逮”。及:到。元:汉元帝刘夷。成:汉成帝刘骜。
16郊:祭天,指祭天的乐歌。庙:祭祖庙,指祭祖庙的乐歌。
17夔(kuí):舜的乐官。旷:师旷,晋国的乐官。

【译文】
自从雅正的音乐慢慢衰弱以后,那些yín靡歪邪的音乐就渐渐兴起了。秦始皇焚烧了《乐经》,西汉初年想恢复古乐。由音乐家制氏记下音节,叔孙通制订了舞容曲礼和法度。汉高祖时的《武德舞》,汉文帝时的《四时舞》,虽然模仿的是古代《韶》《夏》的音乐,但也继承了秦代旧有的乐章,那些中正和平的古乐再也难以见到了。到汉武帝时重视礼乐,开始建立专门管音乐的“乐府”机关,汇总北方的音乐,采集南方的音调,还有李延年用美妙的声调来配合乐律,朱买臣、司马相如用骚体诗来写作歌词。《桂华》这些杂曲歌词,华美艳丽但不合常规;《赤雁》这类乐曲篇章,浮艳绮靡而不符法度。河间献王刘德向汉武帝推荐的符合传统古乐,但汉武帝很少采用,所以汲黯对汉武帝把《天马歌》也列入《郊祀歌》十分地不满。到宣帝、元帝的时候,稍稍扩大浮靡的音乐,雅正的古乐不合世俗的爱好,它的推行这样困难,后汉郊庙祭祀的歌词,夹杂着一些古乐,它的歌词虽然是雅正,但声律并不是古代音乐家夔和师旷的正统音乐。

【原文】
至于魏之三祖①,气爽才丽,宰割辞调②,音靡节平③。观其北上众引④,秋风⑤列篇,或述酣⑥宴,或伤羁戍⑦,志不出于淫荡⑧,辞不离于哀思。虽三调⑨之正声,实韶夏之郑曲⑩也。逮于晋世,则傅玄11晓音,创定雅歌,以咏祖宗;张华12新篇,亦充庭万13。然杜夔14调律,音奏舒雅,荀勖改悬15,声节哀急,故阮咸讥其离声16,后人验其铜尺17;和乐之精妙,固表里而相资矣。

【注释】
①三祖:魏太祖曹操、魏高祖曹丕、魏烈祖曹睿,合称三祖。
②宰割:分裂。辞调:指汉乐府。曹操等用汉乐府旧调写的与古题无关的新内容。即所谓以古题乐府写时事。
③音靡节平:音律美妙,节奏平和。节,音节。
④北上:曹操《苦寒行》,其首句是“北上太行山”。引:乐曲。
⑤秋风:曹丕《燕歌行》,其首句是“秋风萧瑟天气凉”。
⑥酣:痛饮。
⑦羁戍(shù):指兵士出征守边不归。羁,拘留;戍,驻守边疆。
⑧淫:过分。荡:放逸。
⑨三调:《平调》《清调》《瑟调》,都是周代古乐的声调。
⑩郑曲:春秋时郑国的乐曲,古乐中的靡靡之音。因为三调是古乐,而魏三祖按照三调所作新歌歌词并不典雅,所以说是靡靡之音。
11傅玄:魏晋间诗人,善作祭天地的雅乐。
12张华:西晋作家,善作宫廷舞曲。
13万:《万舞》,一种大舞,用盾、斧、羽来舞。
14杜夔:三国时魏音乐家,曾负责考订恢复古代音乐工作。
15荀勖:西晋音乐家。改悬:即改变钟磬悬挂的距离,此指改制乐器。
16阮(ruǎn)咸:魏末作家,精通音乐。声:应作“磬”。离声:悬磬稀疏相离,即调整距离。荀勖所用的尺子比杜夔的短,所以声高急,于是阮咸便讥笑其调音错误,声高急是不可能雅正的。
17铜尺:阮咸以后有人用从地下发掘出的铜尺来验证,果然杜夔尺比周古尺长四分多。从刘勰在本文的态度看,他是肯定杜夔调整的乐器符合雅正的音乐的。

【译文】
到了魏太祖曹操、魏高祖曹丕、魏烈祖曹睿,志气豪爽,才华富丽,他们改作的歌词曲调音调浮靡,节奏平庸。看到曹操的《苦寒行》,曹丕的《燕歌行》等作品,无论是叙述酣歌宴饮还是哀叹出征,内容都不免有过分的放纵,句句离不开悲哀的情绪;虽然用的是汉代正统的“三调”音乐,可是比之《韶》乐和《夏》乐等古乐来说却差远了。到了晋代,傅玄通晓音乐,他创作了许多雅正的歌曲,来歌颂晋代的祖先;张华也写了一些新的乐曲,作为宫廷的《万舞》曲。然而魏的杜夔所调整的音律,节奏舒缓雅正;而晋初荀勖改制的乐器,音乐的声调节奏便悲哀而急促了,所以阮咸曾讥笑荀勖定的不协调,使音乐偏离了正统。后来,有人考察了古代的铜尺,才知道了荀勖使用的尺子不对。可见和美协调间乐的精微奥妙,是需要靠乐曲和歌词的互相配合啊!

【原文】
故知诗为乐心①,声为乐体②:乐体在声,瞽师③务调其器;乐心在诗,君子④宜正其文。好乐无荒⑤,晋风⑥所以称远;伊其相谑⑦,郑国所以云亡⑧。故知季札观辞⑨,不直⑩听声而已。若夫艳歌婉娈11,怨志诀12绝,淫辞在曲,正响焉生?然俗听飞驰,职13竞新异,雅咏温恭,必欠伸鱼睨14;奇辞切至,则拊髀雀跃15:诗声俱郑,自此阶16矣。
【注释】
①心:灵魂,精神。
②体:躯体,形式。
③瞽(gǔ)师:乐师;瞽,瞎。古代很多乐师是盲人。
④君子:有德行修养的人。
⑤好乐无荒:此诗句见于《诗经·唐风·蟋蟀》。荒,废乱。
⑥晋风:即《唐风》。古唐国在周代时处于晋国所在。《唐风》是晋国的民歌,吴公子季札听了这首歌,赞美它意旨深远。
⑦伊其相谑:见于《诗经·郑风·溱洧》。伊,助词,乃;谑,调笑。
⑧郑国所以云亡:季札到鲁国观乐,听到演奏《郑风》时说:“郑国难道要先灭亡吗?”
⑨辞:应作“乐”。
⑩不直:不仅。
11娈(luán):亲爱。
12诀:分别,割断联系。
13职:主。
14欠伸:打哈欠,伸懒腰。鱼睨:像鱼眼那样死瞪着看,形容发愣。
15拊:拍。髀:大腿。雀跃:像雀一样跳跃,形容高兴喜悦。
16阶:指通向浮靡的阶梯。

【译文】
由此可知,诗篇是乐府的核心,声调是乐府的形式。乐府的形式附着在声律上,那么乐师务必调整他的乐器;乐府的核心在诗歌里,所以诗人应当端正他的文辞。因为《唐风·蟋蟀》里有“喜爱娱乐,不要过度”的诗句,所以季札称赞说有远见;因为《郑风·溱洧》里有“男男女女互相调戏”的内容,所以季札预言说郑国要先灭亡。由此我们知道,季札观听《诗》的演奏,不光是听听它的声调便罢了。至于后来的乐府诗中,写婉转缠绵相亲相爱或者怨恨满腔分别决裂。把这些yín靡的作品谱成曲,怎能产生良好的音乐呢?然而时俗却喜欢追求新鲜奇异的乐章。雅正的乐府温和恭谨,听了就必然厌烦得打哈欠,像鱼一样瞪眼;新奇的歌词,切合心意,看了便一定高兴得拍大腿,像雀一样跳跃起来。诗歌和音乐都走上了邪路,从此越来越厉害。

【原文】
凡乐辞曰诗,诗声①曰歌,声来被②辞,辞繁难节;故陈思称李延年闲于增损古辞③,多者则宜减之,明贵约也。观高祖之咏大风④,孝武之叹来迟⑤,歌童被声,莫敢不协;子建士衡⑥,咸⑦有佳篇,并无诏伶人⑧,故事谢丝管⑨,俗称乖调⑩,盖未思也。至于斩伎鼓吹11,汉世铙挽12,虽戎丧殊事13,而并总入乐府,缪韦14所致,亦有可算焉。昔子政品文15,诗与歌别16,故略具17乐篇,以标区界。

【注释】
①诗声:应作“咏声”。
②被:配之意,指根据歌词来配乐谱曲。
③陈思:指陈思王曹植。李延年:汉代音乐家。闲:通“娴”,熟练。
④大风:汉高祖刘邦回故乡所作《大风歌》的首二字。
⑤来迟:汉武帝所作《李夫人歌》有“偏何姗姗其来迟”句,是其最后两字。
⑥子建:曹植的字。士衡:陆机的字。
⑦咸:应作“亟”。亟:屡。
⑧诏:皇帝的命令。伶人:奏乐演戏的人,这里指制乐谱的人。
⑨谢:别,离开。丝管:管弦乐器,指乐器。
⑩调:乐律、声调。乖:违背。
11斩伎:应作“轩岐”。轩:轩辕,黄帝的名号。岐:岐伯,黄帝时主管医药的大臣。鼓吹:《鼓吹曲》,古代一种军乐,相传为岐伯所作。
12铙(náo):即《铙歌》,汉代的军乐。挽:即《挽歌》,汉代的丧乐。
13戎:军事。丧:丧事。
14缪:缪袭,三国时魏国人,改作有《魏鼓吹曲》共十二篇。韦:韦昭,三国时吴国人,改作有《吴鼓吹曲》共十二篇。
15子政:刘向的字。品:品味、评量,引申为研究整理。
16诗与歌别:刘向及其子刘歆整理古籍时,著《七略》,将诗归入了《六艺略》、歌归入了《诗赋略》。
17具:应作“序”。序:同“叙”,叙述。

【译文】
乐府的歌词就是诗,诗按一定的曲词咏唱就是歌。声律配合歌词时,如果歌词繁多就难于符合音乐的节拍。所以陈思王曹植称赞说,李延年善于增减原作,多了的字句就适当减少,这说明歌辞应该注意精练简约啊!看看汉高祖的《大风歌》,汉武帝的《来迟诗》,词句不多,而歌唱者很容易配合音节。后来曹植和陆机虽有好的诗篇,但没有诏令音乐师配乐,所以不能演奏。人们都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的诗歌违反了音乐的曲调,这都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挑剔说法。至于轩辕黄帝时岐伯创作的《鼓吹曲》,汉代出现的《铙歌》和《挽歌》,虽然反映的内容不同,有的是军乐,有的是丧乐,但是都算是乐府诗歌的一种。还有缪袭和韦昭所改编的汉代乐府歌曲,也有好的作品。从前刘向品评文章,把诗和歌区别开来,所以我另写这篇《乐府篇》,以标明“诗”与“歌”其间的区别。

【原文】
赞曰:八音摛文,树辞为体。讴吟坰①野,金石云陛。韶响②难追,郑声易启。岂惟观乐,于焉识礼。

【注释】
①坰(jiōng):郊野。
②韶响:虞舜时代音乐,代表雅正的古乐。

【译文】
总结:
各种乐器产生种种动听的声音,
而好的歌词却是其核心。
讴歌吟唱的声音响遍乡村郊野,
音乐的演奏环绕整个宫殿。
雅正的韶乐传统很难继承,
不正当的yín靡之门却如此容易开启。
季札观礼岂只为了听听音乐,
更可以在其中看出礼法的盛衰。

【评析】
“乐府”本是西汉政府中的一个机构,“府”是官府,“乐府”就是管理音乐的官府,掌管音乐,兼采民间诗歌和乐曲。后来把乐府机关收集保管的配乐的诗歌称为“乐府”,于是乐府便成了一种诗歌体裁的名称,这个名称范围渐渐扩大,逐渐包括后代收集的民歌以及文人模仿创作的作品。乐府和一般的诗歌区别在于它是配乐的诗歌,后来文人创作的乐府也有不少是不配乐的。本篇讲论的乐府主要是配乐的,但也涉及少数不配乐的作品。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乐府的含义、起源和教育作用。二、讲乐府的产生和从汉到晋乐府诗的发展历史。三、阐述音乐和诗歌的关系,并且说明自己在《明诗》外另写《乐府》的原因。
 

 
分享到:
十、小凤仙
明朝皇帝如何对待与太监偷情的宫女
揭秘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三字经69
朱元璋画像
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 (唐)李白
揭秘中国为何会用“黄色”指代色情
因贪恋色情小说丢了全家性命的辽国艳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