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周礼 >> 冬官考工记第六 磬氏/车人

冬官考工记第六 磬氏/车人

时间:2013/4/8 9:40:52  点击:2477 次
  磬氏为磬,倨句一矩有半,其博为一,股为二,鼓为三。参分其鼓博,去一以为鼓博。参分其鼓博,以其一为之厚。已上,则摩其旁;已下,则摩其耑。

【译文】
磬氏制作磬,[股、鼓]弯曲的度数为一矩半。以股的宽度作为一,股的长度就是二,鼓的长度则为三。把股的宽度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鼓的宽度;把鼓的宽度分成三等分,用一等分作为磬的厚度。[磬发出的声音]太清就琢磨它的两面[使变得较薄],[发出的声音]太浊就琢磨它的两端[使变得较短]。

  矢人为矢,鍭矢,参分。茀矢,参分一在前,二在后。兵矢、田矢,五分二在前,三在后。杀矢,七分三在前,四在后。参分其长,而杀其一。五分其长,而羽其一。以其笴厚为之羽深。水之,以辨其阴阳,夹其阴阳,以设其比。夹其比,以设其羽。参分其羽,以设其刃,则虽有疾风,亦弗之能惮矣。刃长寸围寸,铤十之,重三垸。前弱则俯,后弱则翔,中弱则纡,中强则扬。羽丰则迟,羽杀则趮。是故夹而摇之,以□其丰杀之节也。桡之,以□其鸿杀之称也。凡相笴,欲生而抟。同抟,欲重;同重,节欲疏;同疏,欲□。

【译文】
矢人制作矢。把镞矢的长度分为三等分,把杀矢的长度分为三等分,一等分在前,二等分在后,[则前后重量相等]。把兵矢、田矢的长度分为五等分,二等分在前,三等分在后,[则前后重量相等]。把弗矢的长度分为七等分,三等分在前,四等分在后,[则前后重量相等]。把箭杆的长度分为三等分而把前面的一等分削细[以便安镞]。把箭杆的长度分为五等分而设羽的部分占一等分,以箭杆的厚度作为设羽的深度。把箭杆浸入水中以辨别它的阴面和阳面,夹在阴阳分界处的两边开口设比,夹在比的两边设羽。把羽的长度分为三等分[而以一等分的长度作为]设置镞刃的长度,那么即使有迅疾的风也不怕。刃长二寸,[刃最阔处]围长一寸,铤的长度是围长的十倍,[镞]重三垸。[箭杆]前面弱箭头就会向下栽,后面弱箭头就会向上扬,中间弱箭的飞行就纡曲而不直,中间强[而两头弱]箭就会飘飞;羽毛过大箭就飞行迟缓,羽毛过少箭就飞行疾速而[偏离]目标]掉落一旁。因此用手指夹着[矢的比部]摇动它,以观察它的羽的大小是否合适,弯曲箭杆以观察它的粗细是否匀称。凡选择箭杆,要挑选无异色无虫眼而又圆的,同样圆的要挑选重的,同样重的要挑选木节稀疏的,同样木节稀疏要挑选颜色如栗的。

  陶人为甗,实二鬴,厚半寸,唇寸。盆实二鬴,厚半寸,唇寸。甑实二鬴,厚半寸,唇寸,七穿。鬲实五觳,厚半寸,唇寸。庾,实二觳,厚半寸,唇寸。


【译文】
陶人制作甗,容量为二鬴,厚半寸,口缘厚一寸。盆,容量为二鬴,厚半寸,口缘厚一寸。甑,容量为二鬴,厚半寸,口缘厚一寸,[底部]有七个孔。鬲,容量为五觳,厚半寸,口缘厚一寸。庾,容量为二觳,厚半寸,口缘厚一寸。

  瓬人为簋,实一觳,崇尺,厚半寸,唇寸。豆实三而成觳,崇尺。凡陶瓬之事,髻垦薜暴不入市。器中膊,豆中县,膊崇四尺,方四寸。

【译文】
施人制作簋,容量为一觳,高一尺,厚半寸,口缘厚一寸。豆,三豆为一觳,高一尺。凡陶人、瓶人制作的器物,如果有断足、损伤、破裂或突起不平的,就不拿到市场上去卖。所制陶器要符合膊,豆的柄[要很直而]符合垂线。膊高四尺,[横断面]四寸见方。

  梓人为笋虡。天下之大兽五:脂者、膏者、臝者、羽者、鳞者。宗庙之事,脂者膏者以为牲,臝者、羽者、鳞者以为笋虡,外骨、内骨,却行、纡行、以脰鸣者、以注鸣者、以旁鸣者、以翼鸣者、以股鸣者、以胸鸣者,谓之小虫之属,以为雕琢。厚唇弇口,出目短耳,大胸燿后,大体短脰,若是者谓之臝属。恒有力而不能走,其声大而宏。有力而不能走,则于任重宜;大声而宏,则于钟宜。若是者以为钟虚,是故击其所县,而由其虚鸣。锐喙决吻,数目顅脰,小体骞腹,若是者谓之羽属。恒无力而轻,其声清阳而远闻。无力而轻,则于任轻宜;其声清阳而远闻,则于磬宜若是者以为磬虚,故击其所县而由其虚鸣。小首而长,抟身而鸿,若是者谓之鳞属,以为笋。凡攫杀援噬之类,必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鳞之而。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鳞之而,则于□必拨尔而怒。苟拨尔而怒,则于任重宜,且其匪色必似鸣矣。爪不深,目不出,鳞之而不作,则必穨尔如委矣,苟穨尔如委,则加任焉,则必如将废措,其匪色必似不鸣矣。

【译文】
梓人制作笋虞。天下的大兽分五类:脂类,膏类,裸类,羽类,鳞类。宗庙祭祀,用脂类、膏类的兽为牲,用裸类、羽类、鳞类的兽的形象作为笋虞上的刻饰。骨长在外的,骨长在内的,倒行的,侧行的,连贯而行的,纡曲而行的,用脖子发声的,用嘴发声的,用翅膀发声的,用腿部发声的,用胸部发声的,这些都叫做小虫类,用它们的形象作为[祭器上的]雕琢。厚唇,深口,突眼,短耳,胸部阔大,后身渐小,身体大,颈项短,像这样的动物就叫做裸类,[这类动物]总是很有力而不能跑,发出的声音大而宏亮。有力而不能跑,就宜于负重;声音大而宏亮,就同钟相宜:像这类动物的形象用作钟虞上的刻饰,因此敲击所悬挂的钟,而好像声音是由钟虞发出来的。 嘴巴尖利,嘴唇张开,眼睛细小,颈项长,身体小,腹部低陷,像这样的动物叫做羽类,[这类动物]总是无力而轻捷,鸣声清阳而远播。无力而轻捷,适于负载轻物;鸣声清阳而远播,就同磬相宜:像这类动物的形象用作磬虞上的刻饰,因此敲击所悬挂的磬,而好像声音是由磬虞发出来的。小头而长身,抟起身体而显得肥大,像这样的动物叫做鳞类,用[这种动物的形象]作为笋上的刻饰。凡[在笋虞上刻饰]善于捕杀抓咬的兽类,一定要深藏它的爪,突出它的眼,张起它的鳞与颊毛。深藏它的爪,突出它的眼,张起它的鳞与颊毛,对于看它的人就一定像是勃然大怒。假如能够勃然大怒,[这类动物]就宜于负重,而且从它所涂饰的色彩来看,也一定像是能够发出宏大的叫声。爪不深藏,眼不突出,鳞与颊毛不张起,就一定会显得颓丧不振。假如颓丧不振。那么加给重负,就一定如同将要[把重物]废弃,而它的色彩也一定像是不能发出宏大的声音。

  梓人为饮器,勺一升,爵一升,觚三升。献以爵而酬以觚。一献而三酬,则一豆矣;食一豆肉,饮一豆酒,中人之食也。凡试梓饮器,乡衡而实不尽,梓师罪之。

【译文】
梓人制作饮器,勺容一升,爵容一升,觯容三升。向宾客献酒用爵而进酬酒用觯,献酒一升而酬酒三升,就合一豆了。吃一豆肉,饮一豆酒,这是一般人的食量。凡检验梓人制作的饮器,如果[爵上的两柱]向眉而酒还没能饮尽,梓师就要加罪于[制作此爵的]梓人。

  梓人为侯,广与崇方。参分其广,而鹄居一焉。上两个,与其身三;下两个,半之。上纲与下纲出舌寻,縜寸焉。张皮侯而栖鹄,则春以功;张五采之侯,则远国属;张兽侯,则王以息燕。祭侯之礼,以酒脯醢,其辞曰:「惟若宁侯,毋或若女不宁侯,不属于王所。故抗而射女,强饮强食,诒女曾孙诸侯百福。」

【译文】
梓人制作射侯。[侯中]的宽与高相等,把侯中的宽度分成三等分而鹄宽占三分之一。[如以躬的长度为一],上两个[则为二],与躬合而为三,下两个[长出于躬的部分是上两个所长出的]一半。上纲与下纲各长出于舌八尺,[系纲的]纽襻长一寸。张设皮侯而[在中央]缀鹄,春季用以比赛诸侯群臣的射功[而选拔参加祭祀的人]。张设五彩侯,[王]与远方来朝的诸侯[举行宾射礼]。张设兽侯,王与[诸侯、群臣]举行燕射礼。祭祀射侯之礼,用酒和脯醢,祭祀辞说:“你们这些安顺[而有功德的]诸侯,不像有的不安顺的诸侯,不到王这里来朝会,因此张举[射侯]而射他们。努力地饮酒用食吧,遗留给你们后世做诸侯的子孙多多的福。”   

  庐人为庐器,戈柲六尺有六寸,殳长寻有四尺,车戟常,酋矛常有四尺,夷矛三寻。凡兵无过三其身,过三其身,弗能用也,而无已,又以害人。故攻国之兵欲短,守国之兵欲长。攻国之人众,行地远,食饮饥,且涉山林之阻,是故兵欲短;守国人之寡,食饮饱,行地不远,且不涉山谓林之阻,是故兵欲长。凡兵,句兵欲无弹,刺兵欲无蜎。是故句兵椑,刺兵抟。■兵同强,举围欲细,细则校。刺兵同强,举围欲重,重欲傅人,傅人则密,是故侵之。凡为殳,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被,而围之。参分其围,去一以为晋围。五分其晋围,去一以为首围。凡为酋矛,参分其长,二在前,一在后,而围之。五分其围,去一以为晋围。参分其晋围,去一以为刺围。凡试庐事,置而摇之,以□其蜎也;炙诸墙,以□其桡之均也;横而摇之以□其劲也。六建既备,车不反覆,谓之国工。

【译文】
庐人制作长兵器的柄。戈柄长六尺六寸,殳长一寻零四尺,车戟长一常,酋矛长一常零四尺,夷矛长三寻。凡兵器的长度不要超过人的身高的三倍,超过人的身高的三倍,不只是不能使用,还会危害拿兵器的人。因此攻国的兵器要短,守国的兵器要长。攻国的人员多,行路远,饮食短缺,而且要跋涉山林险阻,因此兵器要短;守国的人员较少,饮食充足,行路不远,而且不用跋涉山林险阻,因此兵器要长。凡兵器,勾兵[的兵刃]不可转动,刺兵[的兵刃]不可弯折,因此勾兵[的柄]要椭圆,刺兵[的柄]要圆。击兵[的柄从上到下]同样坚劲,手握处要细,手握处细[攻击敌人]就迅疾;刺兵[的柄从上到下]同样坚劲,手握处要稍大而重,[手握处]稍大而重就能迫近敌人,迫近敌人就能准确命中,因此能够攻击敌人。凡制作殳,把殳的长度分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长度作为手握处的长度而制成圆形;把殳的手握处的围长分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晋处的围长;把晋处的围长分为五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首部的围长。凡制作酋矛,把它的长度分为三等分,二等分在前,一等分在后而制成圆形;把酋矛的围长分为五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它的晋处的围长;把酋矛的晋处的围长分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刺处的围长。

凡检验庐人所制作的长兵器的柄,树立在地上摇动它,以观察它是否弯折;撑在两墙之间,以观察它弯曲是否均匀;横过来摇动它,以观察它是否强劲有力。五种兵器和旌旗都在车上插好,车行时不给人以反复不定的感觉,[这样的庐人]就可以称做国工。  

  匠人建国,水地以县,置槷以县,□以景,为规,识日出之景与日入之景,昼参诸日中之景,夜考之极星,以正朝夕。

【译文】
匠人建造都城,用[立柱]悬水法测量地平,用悬绳的方法设置[垂直的]木柱,用以观察日影[辨别方向]。[以所树木柱为圆心]画圆,记下日出时木柱在圆上的投影与日落时木柱在圆上的投影,[这样来确定东西方向]。白天参考正中午时的日影,夜里参考北极星,以确定[正南北和]正东西的方向。

  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夏后氏世室,堂修二七,广四修一,五室,三四步,四三尺,九阶,四旁两夹{穴匆},白盛,门堂三之二,室三之一。殷人重屋,堂修七寻,堂崇三尺,四阿重屋。周人明堂,度九尺之筵,东西九筵,南北七筵,堂崇一筵,五室,凡室二筵。室中度以几,堂上度以筵,宫中度以寻,野度以步,涂度以轨,庙门容大扃七个,闱门容小扃三个,路门不容乘车之五个,应门二彻三个。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国,以为九分,九卿治之。王宫门阿之制五雉,宫隅之制七雉,城隅之制九雉,经涂九轨,环涂七轨,野涂五轨。门阿之制,以为都城之制。宫隅之制,以为诸侯之城制。环涂以为诸侯经涂,野涂以为都经涂。

【译文】
匠人营建都城,九里见方,[都城的四边]每边三门。都城中有九条南北大道、九条东西大道,每条大道可容九辆车并行。[王宫的路门外]左边是宗庙,右边是社稷坛;[王宫的路寝]前面是朝,[北宫的后面]是市。每市和每朝各百步见方。 夏后氏的世室,堂前后深七步,宽是深的四倍[为二十八步]。堂上[四角和中央分布]有五个室,[每室四步见方,每边都有]三个四步见方;[每边都有四道墙,每道墙厚三尺,每边都有]四个厚三尺。[堂的四周]有九层台阶。[每室的]四方[各开一门],每门两旁有两窗相夹。[用蛤灰]把墙涂饰成白色。门堂是正堂的三分之二,[堂后的]室是正堂的三分之一。殷人的重屋,堂深七寻,堂高三尺,[堂上]有四注屋,[四注屋上]有重屋。周人的明堂,用长九尺的筵来量度,[它的南堂]东西宽九筵,南北深七筵,堂高一筵,共有五室,每室二筵见方。室中用几来度量,堂上用筵来度量,宫中用寻来度量,野地用步来度量,道路用车轨来度量。庙门的宽度可容七个大扃,闱门的宽度可容三个小扃,路门的宽度容不下五辆乘车并行,应门的宽度为三轨。路寝内有九室,九嫔居住在那里。路门外有九室,九卿在那里处理政事。把国事划分为九个方面,由九卿负责治理。王宫门屋屋脊的建制高五雉,宫墙四角[浮思]建制.高七雉,城墙四角[浮思]建制高九雉。[城内]南北大道宽九轨,环城大道宽七轨,野地大道宽五轨。用王宫门阿建制[的高度],作为[公和王子弟]大都之城四角[浮思]高度的标准。用王宫宫墙四角[浮思]建制的高度,作为诸侯都城四角[浮思]高度的标准。用王都环城大道的宽度,作为诸侯都城中南北大道宽度的标准;用王畿野地大道的宽度,作为[公和王子弟]大都城中南北大道宽度的标准。

  匠人为沟洫,耜广五寸,二耜为耦一耦之伐,广尺深尺,谓之畎;田首倍之,广二尺,深二尺,谓之遂九夫为井,井间广四尺,深四尺,谓之沟方十里为成,成间广八尺,深八尺,谓之洫;方百里为同,同间广二寻,深二仞,谓之浍。专达于川,各载其名。凡天下之地埶,两山之间,必有川焉,大川之上,必有涂焉。凡沟逆地阞谓之不行。水属不理孙,谓之不行。梢沟三十里,而广倍。凡行奠水,磬折以参伍。欲为渊,购句于矩。凡沟必因水埶,防必因地埶。善沟者。水漱之;善防者,水淫之。凡为防,广与崇方,其閷参分去一,大防外閷,凡沟防,必一日先深之以为式,里为式,然后可以傅众力。凡任索约,大汲其版,谓之无任。茸屋参分,瓦屋四分,囷、窌、仓、城,逆墙六分,堂涂十有二分,窦,其崇三尺,墙厚三尺,崇三之。

【译文】
匠人挖掘沟渠。耜头宽五寸,二耜相并为耦,一耦所掘,宽一尺、深一尺的小沟叫做畎。在田头的[沟渠宽和深]比这加一倍,宽二尺、深二尺叫做遂。九夫共耕一井之田,井与井之间宽四尺、深四尺的叫做沟。十里见方的土地ⅡL{做成,成与成之间宽八尺、深八尺的叫做洫。百里见方的土地叫做同,同与同之间宽二寻、深二仞的叫做浍,[浍]直通河流。这里是记载各种沟渠之名。凡天下的地势,两山之间一定有河流,大河流岸上一定有道路。凡开沟渠违逆地的脉理,叫做[水流]不行;水的流注不顺,也叫[水流]不行。所挖的沟渠下流三十里而宽度增加一倍。凡疏导停积的水,[所开渠道要顺地势]曲直交错。要想使水成渊,[渠道]弯曲度就要大于直角。凡开沟一定要顺水的流势,凡筑堤防一定要顺地势。善开沟渠的人能利用水势冲荡障碍物,善筑堤防的人能利用水淤积的泥土增厚堤防。凡建筑堤防,下基的宽度与堤防的高度相等,[上面的宽度比下基]渐减三分之一。大的堤防[因下基增厚而]外侧向上减薄[的比例增大]。凡开渠筑堤,定要先用[数人]一天试作的进度为每天工作量的标准,再计算出完成一里长度所需天数和人数,然后可依此计算[整个工程]所用人力数。凡用绳[束版],绳把版束得太紧,[其结果]就跟没有用绳束版一样。草屋[屋脊的高度是屋前后之深的]三分之一,瓦屋[屋脊的高度是屋前后之深的]四分之一。圆仓、地窖、方仓、城墙,它们的墙上端的厚度渐减为墙高的六分之一。堂阶前的路[中间高出的尺寸是两旁宽度的]十二分之一。宫中水道深三尺。[墙的厚度与高度的比例是]:墙厚三尺,高为九尺。

  车人之事,半矩谓之宣,一宣有半谓之欘,一欘有半谓之柯,一柯有半谓之磬折。

【译文】
车人[制作器物]的事,直角的一半叫做宣,一宣半的角叫做欘,一榍半的角叫做柯,一柯半的角度就是磬的弯曲度。

  车人为耒,庛尺有一寸,中直者三尺有三寸,上句者二尺有二寸。自其庛,缘其外,以至于首,以弦其内六尺有六寸,与步相中也。坚地欲直庛,柔地欲句庛,直庛则利推,句庛,则利发。倨句磬折,谓之中地。

【译文】
车人制作耒,[下端的]庇长一尺一寸,中间直的一段长三尺三寸,上端[向后]弯的一段长二尺二寸。从庇端沿着耒木,而到达首端,以两端之内的直线距离为弦,长六尺六寸[的耒木],[而弦的长度]正好等于一步的长度。坚硬的土地要用直庛[的耜],柔软的土地要用庛弯折[的耜]。直庇利于推耜入土,弯
折的庛于强士,[庛]弯折的角度如磬体,称之为适宜于各类土地。

  车人为车,柯长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首。毂长半柯,其围一柯有半。辐长一柯有半,其博三寸,厚三之一。渠三柯者三,行泽者欲短毂,行山者欲长毂。短毂则利,长毂则安。行泽者反輮,行山者仄輮,反輮则易,仄輮则完。六分其轮崇,以其一为之牙围。柏车毂长一柯,其围二柯,其辐一柯,其渠二柯者三。五分其轮崇,以其一为之牙围,大车崇三柯,绠寸,牝服二柯有参分柯之二。羊车二柯有参分柯之一,柏车二柯。凡为辕,三其轮崇,参分其长,二在前,一在后,以凿其钩,彻广六尺,鬲长六尺。

【译文】
车人制造货车。柯长三尺,宽三寸,厚一寸半,把柯长分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长度作为斧刃的长度。[大车]毂长一尺五寸,毂围长四尺五寸。辐长四尺五寸,辐宽三寸,厚一寸。轮牙周长二丈七尺。在沼泽地行驶毂要短,在山地行驶毂要长;短毂便利,长毂安稳。在泽地行驶煤制轮牙要使木的阴面朝外,在山地行驶煤制轮牙要使木的阴阳面各一半朝外;煤制轮牙使木的阴面朝外就滑易[而不黏泥],揉制轮牙使木的阴阳面各一半朝外就能保持完好[而不被山石所损坏]。将轮的高度分为六等分,用一等分作为牙的围长。柏车毂长三尺,毂的围长六尺,辐长三尺,轮牙的周长一丈八尺,把轮的高度分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长度作为牙的围长。大车轮高九尺,(牙边留出的]绠宽一寸,牝服长八尺。羊车的牝服长七尺。柏车的牝服长六尺。凡制作[牛车的]辕,辕长是轮高的三倍。把辕长分为三等分,二等分在前,一等分在后,以在此凿[衔轴的]钩。轨宽六尺,轭长六尺。
 

 
分享到:
唐朝性开放真相 通奸者要叛死刑
苹果
青蛙王子5
青蛙王子3
弟子规
秦始皇母亲淫乱后宫真相 只为保住儿子性命
慈禧罕见老照片4
蝴蝶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