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名篇名句 >> 丰子恺-杨柳

丰子恺-杨柳

时间:2009/7/13 14:46:33  点击:8417 次
丰子恺-杨柳

    因为我的画中多杨柳树,就有人说我喜欢柳树;因为有人说我喜欢柳树,我似觉自己真与杨柳树有缘。但我也曾问心,为甚么喜欢杨柳?到底与杨柳树有甚么缘?其答案了不可得。原来这完全是偶然的:昔年我住在白马湖上,看见人们在湖边种柳,我向他们讨了一小株,种在寓屋的墙角里。因此给这屋取名为“小杨柳屋”,因此常取见惯的杨柳为画材,因此就有人说我喜欢杨柳,因此我自己似觉与杨柳有缘。假如当时人们在湖边种荆棘,也许我会给屋取名为“小荆棘屋”,而专画荆棘,成为与荆棘有缘,亦未可知。天下事往往如此。
    但假如我存心要和杨柳结缘,就不说上面的话,而可以附会种种理由上去。或者说我爱它的鹅黄嫩绿,或者说我爱它的如醉如舞,或者说我爱它象小蛮的腰,或者说我爱它是陶渊明的宅边所种的,或者还可援引“客舍青青”的诗,“树犹如此”的话,以及“王恭之貌”、“张绪之神”等种种古典来,作为自己爱柳的理由。即使要找三百个冠冕堂皇、高雅深刻的理由,也是很容易的。天下事又往往如此。
    也许我曾经对人说过“我爱杨柳”的话。但这话也是随便的,空洞的。仿佛我偶然买一双黑袜穿在脚上,有人问我“为甚么穿黑袜”时,就对他说“我喜欢穿黑袜”一样。
    实际,我向来对于花木无所爱好;即有之,亦无所执着。这是因为我生长穷乡,只见桑麻、禾黍、烟片、棉花、小麦、大豆,不曾亲近过万花如绣的园林。只在几本旧书里看见过“紫薇”、“红杏”、“芍药”、“牡丹”等美丽的名称,但难得亲近这等名称的所有者。并非完全没有见过,只因见时它们往往使我失望,不相信这便是曾对紫薇郎的紫薇花,曾使尚书出名的红杏,曾傍美人醉卧的芍药,或者象征富贵的牡丹。我觉得它们也只是植物中的几种,不过少见而名贵些,实在也没有甚么特别可爱的地方,似乎不配在诗词中那样地受人称赞,更不配在花木中占据那样高尚的地位。因此我似觉诗词中所赞的名花是另外一种,不是我现在所看见的这种植物。我也曾偶游富丽的花园,但终于不曾见过十足地配称“万花如绣”的景象。
    假如我现在要赞美一种植物,我仍是要赞美杨柳。但这与前缘无关,只是我这几天的所感,一时兴到,随便谈谈,也不会象信仰宗教或崇拜主义地毕生皈依它。为的是昨日天气佳,埋头写作到傍晚,不免走到西湖边的长椅子里去坐了一会。看见湖岸的杨柳树上,好象挂着几万串嫩绿的珠子,在温暖的春风中飘来飘去,飘出许多弯度微微的S线来,觉得这一种植物实在美丽可爱,非赞它一下不可。
    听人说,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它不需要高贵的肥料或工深的壅培,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牡丹花要吃猪肚肠,葡萄藤要吃肉汤,许多花木要吃豆饼,杨柳树不要吃人家的东西,因此人们说它是“贱”的。大概“贵”是要吃的意思。越要吃得多,越要吃得好,就是越“贵”。吃得很多很好而没有用处,只供观赏的,似乎更贵。例如牡丹比葡萄贵,是为了牡丹吃了猪肚肠一无用处,而葡萄吃了肉汤有结果的原故。杨柳不要吃人的东西,且有木材供人用,因此被人看作“贱”的。
    我赞杨柳美丽,但其美与牡丹不同,与别的一切花木都不同。杨柳的主要的美点,是其下垂。花木大都是向上发展的,红杏能长到“出墙”,古木能长到“参天”。向上原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可恶!你们是靠他养活的,怎么只管高踞在上面,绝不理睬他呢?你们的生命建设在他上面,怎么只管贪图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呢?花木大都如此。甚至下面的根已经被斫,而上面的花叶还是欣欣向荣,在那里作最后一刻的威福,真是可恶而又可怜!杨柳没有这般可恶可怜的样子:它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了春风之力而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他亲吻,好象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而时时依傍到慈母的身旁去,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使人见了觉得非常可爱。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它高,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
    自古以来,诗文常以杨柳为春的一种主要题材。写春景曰“万树垂杨”,写春色曰“陌头杨柳”,或竟称春天为“柳条春”。我以为这并非仅为杨柳当春抽条的缘故,实因其树有一种特殊的姿态,与和平美丽的春光十分调和的缘故。这种特殊的姿态,便是“下垂”。不然,当春发芽的树木不知凡几,何以专让柳条作春的主人呢?只为别的树木都凭仗了春的势力而拚命向上,一味求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其贪婪之相不合于春的精神。最能象征春的神意的,只有垂杨。
    这是我昨天看了西湖边上的杨柳而一时兴起的感想。但我所赞美的不仅是西湖上的杨柳。在这几天的春光之下,乡村到处的杨柳都有这般可赞美的姿态。西湖似乎太高贵了,反而不适于栽植这种“贱”的垂杨呢。

白马湖画家丰子恺与小杨柳屋(汪国泰)
    “柳展宫眉,翠拂行人首”。如今的白马湖畔,小杨柳屋前,垂柳青青,柳丝拂面。回想起80多年前,丰子恺先生在浙一师毕业后,由夏丏尊先生推荐,于1922年8月,来上虞春晖中学任教,筑屋定居的情景使人深深缅怀。
    盈盈的白马湖水,青青的象山山麓。美丽的湖光山色使他赏心悦目,幽雅宁静的校园萌发了他在此筑庐永居的念头。第二年,丰子恺先生模仿日本“玄吴”的校外结构建筑,在白马湖畔建造了一幢小住宅,如愿以偿。当时,他看到人们在湖边插柳,就向他们讨了一支小杨柳枝条,把它插在自己房屋的墙角里,并把这屋取名为“小杨柳屋”。在平时绘画时,他也总常以杨柳作为题材。有人说他喜欢杨柳,他也坦然承认,自己与“杨柳有缘”。
    丰子恺先生对杨柳的爱好是有原因的,诚如他自己所述:“或者说我爱它的鹅黄嫩绿,或者说我爱它如醉如舞,或者说我爱它是陶渊明的宅边所种,或者还可引援客舍青青的诗,‘树犹如此’的话,以及‘王恭之貌’、‘张诸之神’等种种古典来作为自己爱柳的理由”(丰一吟选编:《丰子恺散文》)。
    丰子恺爱柳契机的产生,还是他在杭州时,那天天气很佳,埋头写作到傍晚,就走到西湖边的长椅子里去坐一会儿。看见湖岸的杨柳树上,好像挂着几万串嫩绿的珠子,在温暖的春风中飘来飘去,飘出许多弯弯曲曲的S线来,觉得这一种植物实在美丽可爱,油然而生敬意。
    丰子恺先生认为,杨柳“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它不需要富贵的肥料,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
    丰子恺先生爱柳的原因不仅仅是上面所述的特点,而更主要的是“它高而不忘本”。而其它的花木,“只爱贪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他把杨柳与其它花木进行对比:“赞杨柳美丽,但其美与牡丹不同,与别的一切花木都不同。杨柳的主要美,是其下垂。花木都是向上发展的。红杏能长到‘出墙’,古木能长到‘参天’。向上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其样子可恶;你们是靠它养活的,怎么只管高居在上面,绝不理睬它呢?你们的生命建在它上面,怎么只爱贪图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呢?花木大都如此。甚至下面的根已经被砍,而上面的花叶还是欣欣向荣,在那里作最后一刻的威福,真是可恶而又可怜!杨柳没有这般可恶可怜的样子,它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条万条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着春风之力,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它亲吻。好象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但时时依偎到慈母的身边去,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使人看了觉得非常可爱。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弃它,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而别的树木都能凭仗了东君的势力而拼命向上,一味好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其贪婪之相不合于春的精神。最能象征春的神意的,只有垂柳。”
    丰子恺先生用托物言志、借物抒情的手法,抨击了当时有些人一旦上升,忘记了培植自己的泥土和根本,表明了自己的平凡,愿做一个普通之人,永不忘本的心志。
    夏丏尊先生在与春晖中学隔湖相望的象山山脚下筑屋定居,取名“平屋”,含有平房、平民、平淡之意;其实,丰子恺先生与夏丏尊先生也一样,把自己的寓舍取名“小杨柳屋”,其义,何尚不是如此呢?小而平凡,普通而不忘本,不愿做那种“枝叶花果蒸蒸日上”,“凭仗了东君势力而拼命向上,一味好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故此,丰子恺先生把“杨柳”作为自己的书屋名是有其深刻含义的。

丰子恺与小杨柳屋(吴凯)
    文人雅士为书斋起名,大多文绉绉的,但也有例外,这“小杨柳屋”就是个例子。它是大漫画家丰子恺的书斋名。他为什么给自己的书斋画室起了个听起来这么俗气的名字呢,当然有他的道理。 
    杨树、柳树,以及人们常常把它们连在一起的杨柳,都是中国传统树种中最常见的品种。它适应性强,易于成活。正因为这样,它虽然不是什么奇树名木,却依然受到不少人的喜爱。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有一首《杨柳枝词》:“炀帝行宫汴水滨,数枝杨柳不胜春。晚来风起花如雪,飞入宫墙不见人。”说的就是咱开封汴水岸边杨柳的故事;他还有同题的另两句诗:“城中桃李须臾尽,争似垂杨无限时。”这就说得更加切题,杨柳柔条,看似软弱,实则坚强,在自然条件很差的情况下,它也能顽强地生存下来。大漫画家丰子恺就最爱杨柳,爱它这柔中有刚的性格。在他的画中出现最多的树就是柳树,甚至有人说:“没有柳树,或许就没有丰子恺。”由此可见杨柳树对丰子恺其人其画影响之深。对于他这个书斋画室名,有人这样评价:“小杨柳屋,乍一听,太俗,太直白了点,不像个书斋画室的名字。其实它正说明丰子恺不但喜欢杨柳、喜画杨柳,他的画也像杨柳一样,有顽强的生命力。”

爱上丰子恺画中的杨柳(尘潇)
    丰子恺是一个最具艺术气质的艺术家,他多情善感,才华横溢。他有个雅号叫“丰柳燕”,因为他爱青青的杨柳树,也爱呢喃不休的春燕。在他的漫画中,杨柳与燕子的形象比比皆是,氤氲着江南水乡的春光,天地钟灵的才子气息。这次,我主要就是来谈谈他画中的杨柳这个意象。
    丰子恺爱柳是出于偶然,他只不过看见人家在种柳,就讨了一株来种,顺手就常常把它作为画材,因此看他画的人说他爱柳,他自己也觉得与柳有缘了。所以,杨柳也便成了丰子恺漫画中重要的元素。
    丰子恺在《杨柳》一书中写道:杨柳的主要的美点,是其下垂。花木大都是向上发展的,红杏能长到“出墙”,古木能长到“参天”。向上原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其样子可恶;你们是靠它养活的,怎么只管高居在上面,绝不理睬它呢?你们的生命建设在它上面,怎么只管贪图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呢?花木大都如此。甚至下面的根已经被斫,而上面的花叶还是欣欣向荣,在那里作最后一刻的威福,真是可恶而又可怜!杨柳没有这般可恶可怜的样子:它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了春风之力,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它亲吻。好像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但时时依傍到慈母的身边去,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使人看了觉得非常可爱。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它高,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
    在丰子恺的眼中,杨柳的精神是值得让他为之浪费油墨和精力的。就在他的漫画和某些工笔画作中,先后画出了许多风姿各异的杨柳:小柳树,老柳树,春之柳,夏之柳,湖畔之柳,陌上之柳,桥头之柳,窗前之柳,月下之柳,梦幻之柳,更有诗韵茶韵兼而得之之柳……而最堪耐人寻味的,则当推《月上柳梢头》这一幅画作。丰子恺的漫画作品,大抵有两类:一类取材于日常生活;另一类呢,则取材于古典词词。即如“月上柳梢头”,就是一例。且看这幅画的五分之四画面,全被“飘出许多弯度微微的S线来”的柳条占满,只在几缕柳条的下端即柳梢处,系住了一轮低悬的圆月,而在画面下方五分之一处,则画出了一个垂着长长辨子的、伫立在矮竹篱里厢的半身背影,这分明在作一种期待,那是被画题兼题款所隐去的、而又是画面着意表达的那种期待:即是“人约黄昏后”的期待。这大篇幅的柳条则是意义无尽。
    因此,丰子恺画中的杨柳,也就不再是一种景色的单纯点缀,而是出于生命底部的本真关怀。我曾在网上下载了他的很多幅画,也曾在图书馆看过他的一些书籍,多半也是因为他的插图,但文归文,画归画,其内在的韵味毕竟是相同的。他的画作中,大概一翻,荫荫柳风扑面吹来:《春日游,杏花吹满头》的柳风是清新的,早春天气,柳丝垂碧,山清气爽;《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的柳风是蓬勃的,怒放的,生命与春天一同生长,生命也就郁郁葱葱了;《郎骑竹马来》的柳风是顽皮的,天真的,欢悦中又多了几分羞涩与温情。《江流有声,断岸千尺》的柳风习习,《湖滨之晨》的柳风浩荡,《一担挑尽古今愁》的柳风晦涩,还有《女墙上黯然的一抹斜阳》,还有《小楼西角断虹明》,还有《田翁烂醉身如舞,两个儿童策上船》,还有《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那柳风的感觉,既不见也能看得到,既不闻,也能嗅得到,或密或疏,浓淡相宜,参差高低,错落有致,稍加点染,情趣颇多。
    丰子恺与杨柳的缘,其实还在于其师父——弘一法师。弘一法师生前,在南普陀寺种了一株杨柳。十年的时光,风云变幻,十年的人生,风风雨雨,十年的柳枝,摇摇曳曳,从弱柳到虬枝,丰子恺再次来到时,心中怎能不心潮澎湃?杨柳枝高却垂望深根,先师之恩,就是那株杨柳的根,而作为弟子的,永远只能是根上生出的枝叶,树高千尺,也离不开根的滋养。这寄托着丰子恺多少的深情厚意,也映照出这位漫画大家的高洁情怀和朴素追求:他就是那一株垂枝的杨柳,眼睛是向下的,下面有根,有土地。后来,摩挲杨柳,便成了丰子恺的最爱,不止用手,更是用心。其实在这里并不是说他爱柳,而是留恋这份师徒之情。“柳”者“留”也,这是典型的东方情结,古典情结。当然,丰子恺对于柳树的爱并不只是止步于这个层面,更多的还是我一开始就谈到的被柳树的精神与道德所感动,由此渐生爱慕,不舍不弃。
    杨柳是极富画意和诗情的,好像是一棵从古诗中生长出的一种树,上上下下都浸润着诗词歌赋。那些杨柳,也是丰子恺自己的风神与姿采——眼光向下,不忘根本。 

《杨柳》是丰子恺散文的一篇代表作,丰子恺本人博学多才,绘画、音乐、文学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具有一以贯之的特色,最显著的就是小中窥大、弦外余音,审视《杨柳》这篇散文,这个特点尤为明显。然而,聚小成大、弦外成音的不露声色的手法运用,锦上添花的描述更加是丰子恺《杨柳》创作的高明之处。

    丰子恺对笔下的杨柳从两个方面,并且从每个方面的正反两方面进行了论述。其一是杨柳的“贱”和牡丹、葡萄的“贵”形成鲜明对比,其二是杨柳的“高而能下,高而不忘本”与其它名贵花木的“只图自己的繁荣”形成巨大反差。在这两个方面的正反对比中,杨柳这本身“贱”的植物拥有了灿烂夺目的精神光彩。文章的含义并不仅仅局限如此,放到本文创作的年代中,1935年的中国正是内忧外患,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日益激烈,人民的反抗也日益加剧的时候,时事迫使一批先进的文艺工作者与大众结合,推动着文艺大众化。大众化的不仅仅需要文艺,“乡村处处的杨柳都有这般可赞美的姿态。西湖似乎太高贵了,反而不适于栽植这种“贱”的垂杨呢”,这寥寥的句子更是暗示了中华民族顽强的生命力和人民大众勃勃不息的战斗力。
    《杨柳》那充满精神的内涵让涓涓小流般的文章似江河般广博,然而小流的源头又是在哪里呢?无论是因柳得缘还是因缘得柳,丰子恺先生在这二者两难的抉择中不置可否,转而对杨柳满含感情娓娓道来。
    开篇的缘分之辩可说得上是《杨柳》中杨柳得来的楔子,但同时也是文章锦上添花甚至画龙点睛的一笔。若读者视杨柳与丰子恺先生有缘,那么杨柳的精神特质自然要秉丰子恺先生的脾气,丰子恺谈杨柳自然需是亲身体会值得信赖。纵然读者视杨柳仿若荆棘,不过是丰子恺偶遇之物,算不得缘分,然而对如此一偶然之物丰子恺先生都不得不高眼相看,那读者是否更应感受到杨柳精神气质的不同寻常?
    丰子恺先生是聪明的,他并没有指明他与杨柳是否有缘,在人们认为他和杨柳有缘的时候,他想到的是荆棘。因的改变带来果的不同,到那时人们眼中的缘岂非已经迥异?然而他又不曾否认这种缘分,他与杨柳是偶遇,偶遇岂非也是一种缘?缘分在他眼中并无甚明确的答案,他即承认他或许说过“我爱杨柳”,却又说出“无所执着”;他即要赞美杨柳,又口口声声说“与前缘无关”。无论怎样,当读者还在为缘分而绞尽脑汁的时候,杨柳迎面而来。
    缘分是楔子,引出了杨柳,然而它又不仅仅是楔子,它同时也是砝码。它为杨柳的精神重量加重,让读者把杨柳看的更加明晰。其实想来缘分究竟是什么呢?或许丰子恺先生想对我们说,“即使要找三百个冠冕堂皇、高雅深刻的理由,也是很容易的。”何必痴迷于缘分,何必去寻找缘分,与其寻三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阐述自己与他物的有缘,倒不如如杨柳一般“贱”一点,“高而能下,高而不忘本”,多点实践少些理论。
    如此,《杨柳》的开篇虽似丰子恺先生信手拈来,却无不呼应着丰子恺先生叙述杨柳精神气质的内核,这大概便是丰子恺先生与杨柳脱不开的“缘”。



 

 
分享到:
古代哪些女人倡导性解放
红楼梦中受性丑闻困扰抑郁而亡的美女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22 尝粪忧心    庾黔娄,  南齐高士,任孱陵县令。赴任不满十天,忽觉心惊流汗,预感家中有事,当即辞官返乡。回到家中,知父亲已病重两日。医生嘱咐说:“要知道病情吉凶,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味苦就好。” 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
皇帝后妃侍寝的秘密:太监先脱光妃子
聪明的农夫女儿3
三字经6
古代丫环如何面对男主人的性侵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