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名篇名句 >> 丰子恺-杨柳

丰子恺-杨柳

时间:2009/7/13 14:46:33  点击:11072 次
丰子恺-杨柳

    因为我的画中多杨柳树,就有人说我喜欢柳树;因为有人说我喜欢柳树,我似觉自己真与杨柳树有缘。但我也曾问心,为甚么喜欢杨柳?到底与杨柳树有甚么缘?其答案了不可得。原来这完全是偶然的:昔年我住在白马湖上,看见人们在湖边种柳,我向他们讨了一小株,种在寓屋的墙角里。因此给这屋取名为“小杨柳屋”,因此常取见惯的杨柳为画材,因此就有人说我喜欢杨柳,因此我自己似觉与杨柳有缘。假如当时人们在湖边种荆棘,也许我会给屋取名为“小荆棘屋”,而专画荆棘,成为与荆棘有缘,亦未可知。天下事往往如此。
    但假如我存心要和杨柳结缘,就不说上面的话,而可以附会种种理由上去。或者说我爱它的鹅黄嫩绿,或者说我爱它的如醉如舞,或者说我爱它象小蛮的腰,或者说我爱它是陶渊明的宅边所种的,或者还可援引“客舍青青”的诗,“树犹如此”的话,以及“王恭之貌”、“张绪之神”等种种古典来,作为自己爱柳的理由。即使要找三百个冠冕堂皇、高雅深刻的理由,也是很容易的。天下事又往往如此。
    也许我曾经对人说过“我爱杨柳”的话。但这话也是随便的,空洞的。仿佛我偶然买一双黑袜穿在脚上,有人问我“为甚么穿黑袜”时,就对他说“我喜欢穿黑袜”一样。
    实际,我向来对于花木无所爱好;即有之,亦无所执着。这是因为我生长穷乡,只见桑麻、禾黍、烟片、棉花、小麦、大豆,不曾亲近过万花如绣的园林。只在几本旧书里看见过“紫薇”、“红杏”、“芍药”、“牡丹”等美丽的名称,但难得亲近这等名称的所有者。并非完全没有见过,只因见时它们往往使我失望,不相信这便是曾对紫薇郎的紫薇花,曾使尚书出名的红杏,曾傍美人醉卧的芍药,或者象征富贵的牡丹。我觉得它们也只是植物中的几种,不过少见而名贵些,实在也没有甚么特别可爱的地方,似乎不配在诗词中那样地受人称赞,更不配在花木中占据那样高尚的地位。因此我似觉诗词中所赞的名花是另外一种,不是我现在所看见的这种植物。我也曾偶游富丽的花园,但终于不曾见过十足地配称“万花如绣”的景象。
    假如我现在要赞美一种植物,我仍是要赞美杨柳。但这与前缘无关,只是我这几天的所感,一时兴到,随便谈谈,也不会象信仰宗教或崇拜主义地毕生皈依它。为的是昨日天气佳,埋头写作到傍晚,不免走到西湖边的长椅子里去坐了一会。看见湖岸的杨柳树上,好象挂着几万串嫩绿的珠子,在温暖的春风中飘来飘去,飘出许多弯度微微的S线来,觉得这一种植物实在美丽可爱,非赞它一下不可。
    听人说,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它不需要高贵的肥料或工深的壅培,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牡丹花要吃猪肚肠,葡萄藤要吃肉汤,许多花木要吃豆饼,杨柳树不要吃人家的东西,因此人们说它是“贱”的。大概“贵”是要吃的意思。越要吃得多,越要吃得好,就是越“贵”。吃得很多很好而没有用处,只供观赏的,似乎更贵。例如牡丹比葡萄贵,是为了牡丹吃了猪肚肠一无用处,而葡萄吃了肉汤有结果的原故。杨柳不要吃人的东西,且有木材供人用,因此被人看作“贱”的。
    我赞杨柳美丽,但其美与牡丹不同,与别的一切花木都不同。杨柳的主要的美点,是其下垂。花木大都是向上发展的,红杏能长到“出墙”,古木能长到“参天”。向上原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可恶!你们是靠他养活的,怎么只管高踞在上面,绝不理睬他呢?你们的生命建设在他上面,怎么只管贪图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呢?花木大都如此。甚至下面的根已经被斫,而上面的花叶还是欣欣向荣,在那里作最后一刻的威福,真是可恶而又可怜!杨柳没有这般可恶可怜的样子:它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了春风之力而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他亲吻,好象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而时时依傍到慈母的身旁去,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使人见了觉得非常可爱。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它高,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
    自古以来,诗文常以杨柳为春的一种主要题材。写春景曰“万树垂杨”,写春色曰“陌头杨柳”,或竟称春天为“柳条春”。我以为这并非仅为杨柳当春抽条的缘故,实因其树有一种特殊的姿态,与和平美丽的春光十分调和的缘故。这种特殊的姿态,便是“下垂”。不然,当春发芽的树木不知凡几,何以专让柳条作春的主人呢?只为别的树木都凭仗了春的势力而拚命向上,一味求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其贪婪之相不合于春的精神。最能象征春的神意的,只有垂杨。
    这是我昨天看了西湖边上的杨柳而一时兴起的感想。但我所赞美的不仅是西湖上的杨柳。在这几天的春光之下,乡村到处的杨柳都有这般可赞美的姿态。西湖似乎太高贵了,反而不适于栽植这种“贱”的垂杨呢。

白马湖画家丰子恺与小杨柳屋(汪国泰)
    “柳展宫眉,翠拂行人首”。如今的白马湖畔,小杨柳屋前,垂柳青青,柳丝拂面。回想起80多年前,丰子恺先生在浙一师毕业后,由夏丏尊先生推荐,于1922年8月,来上虞春晖中学任教,筑屋定居的情景使人深深缅怀。
    盈盈的白马湖水,青青的象山山麓。美丽的湖光山色使他赏心悦目,幽雅宁静的校园萌发了他在此筑庐永居的念头。第二年,丰子恺先生模仿日本“玄吴”的校外结构建筑,在白马湖畔建造了一幢小住宅,如愿以偿。当时,他看到人们在湖边插柳,就向他们讨了一支小杨柳枝条,把它插在自己房屋的墙角里,并把这屋取名为“小杨柳屋”。在平时绘画时,他也总常以杨柳作为题材。有人说他喜欢杨柳,他也坦然承认,自己与“杨柳有缘”。
    丰子恺先生对杨柳的爱好是有原因的,诚如他自己所述:“或者说我爱它的鹅黄嫩绿,或者说我爱它如醉如舞,或者说我爱它是陶渊明的宅边所种,或者还可引援客舍青青的诗,‘树犹如此’的话,以及‘王恭之貌’、‘张诸之神’等种种古典来作为自己爱柳的理由”(丰一吟选编:《丰子恺散文》)。
    丰子恺爱柳契机的产生,还是他在杭州时,那天天气很佳,埋头写作到傍晚,就走到西湖边的长椅子里去坐一会儿。看见湖岸的杨柳树上,好像挂着几万串嫩绿的珠子,在温暖的春风中飘来飘去,飘出许多弯弯曲曲的S线来,觉得这一种植物实在美丽可爱,油然而生敬意。
    丰子恺先生认为,杨柳“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它不需要富贵的肥料,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
    丰子恺先生爱柳的原因不仅仅是上面所述的特点,而更主要的是“它高而不忘本”。而其它的花木,“只爱贪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他把杨柳与其它花木进行对比:“赞杨柳美丽,但其美与牡丹不同,与别的一切花木都不同。杨柳的主要美,是其下垂。花木都是向上发展的。红杏能长到‘出墙’,古木能长到‘参天’。向上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其样子可恶;你们是靠它养活的,怎么只管高居在上面,绝不理睬它呢?你们的生命建在它上面,怎么只爱贪图自己的光荣,而绝不回顾处在泥土中的根本呢?花木大都如此。甚至下面的根已经被砍,而上面的花叶还是欣欣向荣,在那里作最后一刻的威福,真是可恶而又可怜!杨柳没有这般可恶可怜的样子,它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条万条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着春风之力,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它亲吻。好象一群活泼的孩子环绕着他们的慈母而游戏,但时时依偎到慈母的身边去,或者扑进慈母的怀里去,使人看了觉得非常可爱。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弃它,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而别的树木都能凭仗了东君的势力而拼命向上,一味好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其贪婪之相不合于春的精神。最能象征春的神意的,只有垂柳。”
    丰子恺先生用托物言志、借物抒情的手法,抨击了当时有些人一旦上升,忘记了培植自己的泥土和根本,表明了自己的平凡,愿做一个普通之人,永不忘本的心志。
    夏丏尊先生在与春晖中学隔湖相望的象山山脚下筑屋定居,取名“平屋”,含有平房、平民、平淡之意;其实,丰子恺先生与夏丏尊先生也一样,把自己的寓舍取名“小杨柳屋”,其义,何尚不是如此呢?小而平凡,普通而不忘本,不愿做那种“枝叶花果蒸蒸日上”,“凭仗了东君势力而拼命向上,一味好高,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故此,丰子恺先生把“杨柳”作为自己的书屋名是有其深刻含义的。

丰子恺与小杨柳屋(吴凯)
    文人雅士为书斋起名,大多文绉绉的,但也有例外,这“小杨柳屋”就是个例子。它是大漫画家丰子恺的书斋名。他为什么给自己的书斋画室起了个听起来这么俗气的名字
 

 
分享到:
真实宋江不单身 阎婆惜乃其二奶
雍正为何要与万人迷男人十三阿哥结成死党
揭秘慈禧如厕用的手纸用什么制成的
古代官府如何解决怀孕女死刑犯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五幅
霸王别姬
唐朝性开放真相 通奸者要叛死刑
乌鸦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