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说新语 >> 世说新语 纰漏第三十四

世说新语 纰漏第三十四

时间:2013/4/4 20:21:43  点击:3098 次
【题解】纰(pī)漏,指差错疏漏。本篇所记,多是在言行上由于疏忽而造成的差错,这对别人有儆戒作用。例如第2、6 则记述因没有考虑所问内容跟对话人有什么联系而贸然提问,结果触犯忌讳。第7、8 则所记都是误解别人的话而闹出了笑话。第3 则讲的是读书不求解的结果。至于不懂装懂,那就是第1 则所记的笑话了。

(1)王敦初尚主①,如厕,见漆箱盛乾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著水中而饮之,谓是干饭②。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注释】①尚主:娶公主为妻。按:王敦娶晋武帝女舞阳公主。

②澡豆:古代供洗涤用的粉剂,用豆末合药制成,用来洗手洗脸。

【译文】王敦刚和公主结婚时,上厕所,看见漆箱里装着干枣,这本来是用来堵鼻子的,王敦以为厕所里也摆设果品,便吃起来,竟然吃光了。出来时,侍女端着装水的金澡盘和装澡豆的琉璃碗,王敦便把澡豆倒入水里喝了,以为是干粮。侍女们都捂着嘴笑话他。

(2)元皇初见贺司空,言及吴时事①,问:“孙皓烧锯截一贺头,是谁②?”司空未得言,元皇自忆曰:“是贺劭。”司空流涕曰:“臣父遭遇无道,创巨痛深,无以仰答明诏③。”元皇愧惭,三日不出。

【注释】①贺司空:贺循,字彦先,晋元责任安东将军时,荐贺循任吴国内史。死后追赠司空。②孙皓:三国时吴国最后一个君主,因中书令贺劭上书劝谏,便烧锯锯断贺劭的头。③创:创伤;伤口。

【译文】晋元帝头一次召见司空贺循,谈到吴国的事情,问道:“孙皓烧红一把锯锯下一个姓贺的头颅,这个人是谁?”贺循不好说,元帝自己想起来,说:“是贺劭。”贺循流着泪说:“臣的父亲碰上无道昏君,臣的创痛深重,无法回答陛下英明的问话。”元帝很羞愧,三天也没有出门。

(3)蔡司徒渡江,见彭蜞①,大喜曰:“蟹有八足,加以二螯②。”令烹之。既食,吐下委顿,方知非蟹。后向谢仁祖说此事,谢曰:“卿读《尔雅》不熟,几为《劝学》死③!”

【注释】①彭蜞:蟛蜞,螃蟹的一种,体小。

②“蟹有”句:出自蔡邕《劝学篇》,蔡邕是蔡谟的堂曾祖辈。螫,螃蟹前面的一对夹钳。③《尔雅》:古代第一部分类解释词义的字书,《尔雅·释鱼)讲到蟛蜞。【译文】司徒蔡谟避乱渡江后见到蟛蜞,异常高兴地背诵:“螃蟹有八只脚,加上两个夹钳。”叫人煮来吃。吃完以后,上吐下泻,精神疲困,这才知道不是螃蟹。后来他向谢仁祖说起这件事,谢仁祖说:“你读《尔雅》读得不熟,几乎被,《劝学)害死丫。”

(4)任育长年少时,甚有令名①。武帝崩,选百二十挽郎,一时之秀彦,育长亦在其中②。王安丰选女婿,从挽郎搜其胜者,且择取四人,任犹在其中。童少时,神明可爱,时人谓育长影亦好。自过江,便失志③。王丞相请先度时贤共至石头迎之,犹作畴日相待,一见便觉有异。坐席竟,下饮,便问人云:“此为茶,为茗④?”觉有异色,乃自申明云:“向问饮为热为冷耳⑤。”尝行从棺邸下度,流涕悲哀。王丞相闻之,曰:“此是有情痴。”【注释】①任育长:任瞻,字育长,曾任仆射、都尉、天门太守。

②挽郎:拉棺材唱挽歌的青年。秀彦:德才杰出的人。

③失志:失去神志;头脑糊涂。

④茶茗:早采者为茶,晚采者为茗,一说茗是茶芽。

⑤“向问”句:冷和茗在晋代同韵,热和茶虽不同韵而主元音相近,所以任育长能改口。【译文】任育长年轻时,名声很好。晋武帝死后,要挑选一百二十人做挽郎,这些都是当时才德出众的人,任育长也在其中。安丰侯王戎要挑选女婿,从挽郎里面寻找超群的人,暂且挑出四个人,任育长仍然在其中。少年时代,他聪明可爱,当时的人认为他相貌也好。自从过江以后,就头脑糊涂了。过江时,丞相王导邀请先前渡江的贤达一同到石头城迎接他,还是像过去一样对待他,可是一见面便发现他有变化。安排好座席后,摆上茶来,任育长就问别人道:“这是茶还是茗?”刚一问,发现别人表情有变化,自己就申明:“刚才问茶是热的还是冷的罢了。”有一次,他从棺材铺前走过,流了泪,很悲痛。王导听说了,说道:“这是有情之痴。”

(5)谢虎子尝上屋熏鼠①。胡儿既无由知父为此事,闻人道痴人有作此者,戏笑之,时道此,非复一过。太傅既了己之不知,因其言次,语胡儿曰:“世人以此谤中郎,亦言我共作此②。”胡儿懊热,一月日闭斋不出。太傅虚托引己之过,以相开悟,可谓德教③【注释】①谢虎子:虎子是谢据的小名,谢据是谢安的哥哥。

②中郎:指谢据。如果兄弟三人,第二个为中郎。谢安兄弟六人,谢安排行第三,谢据第二。③虚托:假托。德教:以德教人。

【译文】谢虎子曾经上房熏老鼠。谢胡儿既无从知道父亲做过这件事,又听人说傻子会这样做,就嘲笑这种人,时常说起这种事,不只说过一遍。太傅谢安既然明白胡儿并不知道父亲做过这种事,趁他谈话中间,告诉胡儿说:“一般人拿这件事情来毁谤中郎,也说我一道这样做。”胡儿听了,悔恨焦躁,有一段时间关在书房里不出来。谢安假托援引自己的过错来开导他,使他醒悟过来,这可以说是德教。

(6)殷仲堪父病虚悸,闻床下蚁动,谓是牛斗①。孝武不知是殷公,问仲堪:有一殷,病如此不?仲堪流涕而起曰:“臣进退唯谷②。”

【注释】①虚悸:虑弱心跳。原注说殷父有精神病。

②进退唯谷:进退两难,这里指不知所对。

【译文】殷仲堪的父亲有病,身体虚弱,心跳,听到床下蚂蚁活动,认为是牛在斗架。晋孝武帝不知道是殷仲堪的父亲,“便问殷仲堪:有一位姓殷的,病情这样这样,是吗?殷仲堪流着泪站起来回答说:“臣不知说什么好。”(7)虞啸父为孝武侍中①,帝从容问曰:“卿在门下,初不闻有所献替②。”虞家富春,近海,谓帝望其意气③,对曰:“天时尚暖, 鱼虾■未可致,寻当有所上献④。”帝抚掌大笑。

【注释】①虞啸父:会稽余姚人,为吴国内史、尚书、侍中。

②门下:官署名,即门下省,以侍中、给事黄门侍郎总管门下,是皇帝的侍从、顾问机构。献替:指进谏。献指奉献,替指除去,献善除恶,以谏君主。

③虞家富春:“春”字疑为衍文。汉代有富春县,晋代改名富阳,且不是虞氏原籍。意气:奉献,也指奉献的东西。

④ (zhì):鱼名,可以制酱。虾|:|当作 或鲊(zhǎ),经过加工的鱼类食品。

【译文】虞啸父任晋孝武帝侍中时,孝武帝很和缓地问他:“你在门下省,怎么从来也没有听到献替过什么。”虞家富有,靠近海边,虞啸父误认为这是孝武帝希望他进贡,就回答说:“现在,节气还暖和,鱼类制品还得不到,不久将会有所奉献。”拳武帝听了拍手大笑。

(8)王大丧后,朝论或云国宝应作荆州①。国宝主簿夜函白事云:“荆州事已行”②。国宝大喜,而夜开阁唤纲纪话势,虽不及作荆州,而意色甚恬③。晓遣参问,都无此事④。即唤主簿数之曰:“卿何以误人事邪?”

【注释】①王大:王忱,又称阿大,任荆州刺史,卒于官。会稽王司马道子想让王国宝代替,孝武帝却任用殷仲堪。

②白事:报告,是文书的一种。按:王国宝误会了主簿所白的内容。

③而夜:一本作“其夜”。阁:大门旁边的小门。纲纪:主簿。④参:检验。

【译文】王大死后,朝廷议论有说王国宝应该出任荆州刺史。国宝的主簿有一天夜里封好一份报告送上来,说:“荆州的事已经实现了。”王国宝非常高兴,当夜打开侧门叫主簿进来谈论情势问题,虽然没有说到出任荆州刺史的事,可是神情态度很安适。到天亮,派人去验证打探,完全没有这回事。王国宝立即叫主簿来并数落他,说:“你怎么耽误人家的事情呢!”
 

 
分享到:
园丁和主人
道光皇帝补一条裤子怎么花了三千两白银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白雪公主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2
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太监造反事件:皇帝含恨而死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1
自愿“下嫁”给小叔子的大清朝皇太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