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名篇名句 >> 九歌·湘夫人 屈原

九歌·湘夫人 屈原

时间:2009/7/6 16:07:16  点击:4979 次
上一篇:离骚 屈原
下一篇:杨柳 丰子恺
九歌·湘夫人 屈原  朗诵:路英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1]。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2]。

登白薠[3]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4]中,罾[5]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澧有兰[6],

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7]。

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8];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

桂栋兮兰橑[9],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擗[10]蕙櫋[11]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12]。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13]。

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14]兮澧浦。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读音:

[1]:音“于”。
[2]:古音“护”。
[3]:音“凡”,草名,似莎而大。
[4]:音“贫”,多年生水草。
[5]:音“增”,捕鱼的网。
[6]:音“连”。
[7]:音“式”,水涯。
[8]:音“记”。
[9]:音“疗”,屋椽。
[10]:音“批”,剖开。
[11]:音“棉”,隔扇。
[12]:音“航”。
[13]:音“民”。
[14]:音“谍”,《方言》:禅衣,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褋”。禅衣即女子内衣,是湘夫人送给湘君的信物。这是古时女子爱情生活的习惯。
[15]:音“未”。

注释
  1、选自《楚辞章句》,为《九歌》中的一篇。《九歌》是屈原十一篇作品的总称。“九”是泛指,非实数,《九歌》本是古乐章名。王逸《楚辞章句》认为:“昔楚目南郢之邑,沅湘之同,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间,杯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札,歌舞之乐,其辞鄙陋,因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已之冤结,托之以风谏。”也有人认为是屈原在民间祭歌的基础上加工而成。此篇与《九歌》中另一篇《湘君》为姊妹篇。关于湘夫人和湘君为淮,多有争论。二人为湘水之神,则无疑。此篇写湘君企待湘夫人而不至,产生的思慕哀怨之情。
  2、帝子:指湘夫人。舜妃为帝尧之女,故称帝子。
  3、眇眇(miǎo):望而不见的徉子。愁予:使我忧愁。
  4、嫋嫋:(niǎo)
  5、波:生波。下:落。
  6、蘋水草名,生湖泽间。聘望:纵目而望。
  7、佳佳人,指湘夫人。期:期约。张:陈投
  8、萃:集。鸟本当集在木上,反说在水草中。
  9、罾(zēng):鱼网。罾原当在水中,反说在木上,比喻所愿不得,失其应处之所。
  10、沅:即沅水,在今湖南省。醴:同“澧”(lǐ),即澧水,在今湖南省,流入洞庭湖。茝:白芷,一种香草。
  11、公于:指湘夫人。古代贵族称公族,贵族子女不分姓别,都可称“公子”。
  12、荒忽:不分明的样子。
  13、潺湲:水流的样子。
  14、麋:兽名,似鹿。
  15、水裔:水边。此名意谓蛟本当在深渊而在水边。比喻所处失常。
  16、皋:水边高地。
  17、澨(shì):水边。
  18、腾驾:驾着马车奔腾飞驰。偕逝:同往。
  19、葺:覆盖。盖:指屋顶。
  20、荪壁:用荪草饰壁。荪(sūn):一种香草。紫:紫贝。坛:中庭。
  21、椒:一种科香木。
  22栋:屋栋,屋脊柱。橑:屋椽。
  23、辛夷:木名,初春升花。楣:门上横梁。药:白芷。
  24、罔:通“网”,作结解。薜荔;一种香草,缘木而生。帷:帷帐。
  25、擗;析开。蕙:一种香草。櫋(mián)櫋:檐际木。
  26、镇:镇压坐席之物。
  27、疏:分疏,分陈。石兰:一种香草。
  28、缭:束缚。杜衡:一种香草。
  29、合:合聚。百草:指众芳草。实:充实。
  30、馨:能够远闻的香。庑(wǔ):廊
  31、九嶷(yí):山名,传说中舜的葬地,在湘水南。这里指九嶷山神。缤:盛多的样子。
  32、灵:神。如云:形容众多。
  33、袂(mèi):衣袖。
  34、褋(dié):外衣。
  35、汀:水中或水边的平地。杜若:一种香草。

赏析:
    《湘夫人》是《九歌》中的一篇。《九歌》是一组诗的总称,共包括《国殇》、《湘君》、《湘夫人》等九首诗歌。“九”是个虚数,表示多的意思。据考证《九歌》中的诗歌,都是屈原根据当时楚地民间祭神的乐歌改写而成的,因而从内容到形式,都表现出更多的地方特点,浪漫主义色彩。
    据传湘君和湘夫人是湘水的配偶神。湘君就是传说中尧、舜、禹中的舜。大概是氏族社会末期,著名的部落长。他到南方巡视时,死在苍梧,他的妃子是尧的女儿,到南方寻找舜,走到洞庭湖附近,听说舜已死,她就投湘江而死。死后就成了湘水神,被称为湘夫人。这首诗描写了湘君和湘夫人的爱情生活,实际上是恋爱生活片段。诗题虽是湘夫人,可全诗都是湘君的口吻。主要是写湘君在约会地点没有等到湘夫人的时候,感情的起伏和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写的是神的生活,流溢出来的却是人的情味。全诗情节虽然简单,但内蕴丰富,感情强烈,有很多特点,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很耐人寻味。
    第一小节,写湘君刚到约会地点,不见湘夫人时的忧伤心情。
    “帝子”:湘夫人。传说她是尧帝的女儿,所以称帝子。因为湘夫人是神,腾空驾云,飘然而来,所以用“降”。“兮”:语气助词,相当于现代诗歌中的“啊”,在句子中间有缓气、停顿、转折、助情等作用,是楚辞语言上的一个重要特色。“渚”:水中小块陆地,或说水中小岛。在这里也是指湘君和湘夫人约会的地点。“眇眇”:本意是小。“目眇眇”是眼睛眯起来的样子。为什么要眯起来?一是因为在等人,需要眯着眼睛向远方眺望。一是由于等人等不着心理忧愁,所以眼睛眉毛都拧到一块了。所以说“目眇眇”就是蹙眉凝目,带着忧愁向远方眺望的样子。这既是写向远方凝目之状,又是写蹙眉忧愁顾盼之态,很形象。“予”:我,湘君自己。“愁”:不及物动词用作动词,是使动用法,“使我愁”。因为湘君赴约不遇,所以愁。那么是谁目眇眇呢?这有两种说法:一是把“目眇眇”与“愁予”连在一起,“目眇眇”是写湘君到达约会地点时,不见湘夫人因而着急的四处盼望,即指湘君。另一是指湘夫人。这是把前一句与目眇眇联系起来了。是说, 帝子曾在湘君之前降临到这个小岛上,那时帝子因见不到湘君,蹙眉顾盼。现在湘君来了,帝子已经不在,但湘君想到了帝子在这里着急等待自己的情景,所以他心理就更加忧愁。这两种说法都讲得通。“袅袅”:是形容秋风长而缓的样子。“袅袅”双声迭韵,两个形容词迭在一起善于壮物,读起来有一种时间推移感、动态感。“波”:动词,指水波荡漾。“下”:动词,树叶飘落。这后两句是写景。“袅袅”、“波”、“下”都用的很好,可以使我们想象出:秋风缓缓吹动,湖水娓娓起波,树叶纷纷下落的生动景象。古诗很难机械译成现代白话,如果说大意:我急急忙忙来到约会地点,可是帝子却不在这里,我知道她一定来过,并且在这个水中小岛上着急地等待过我。没有见到她我心里很难过,想到她在这里等待我时她那蹙眉凝望、忧愁顾盼的样子,就更加使我忧伤。举目四望到处都不见帝子的踪影,只有那阵阵秋风轻轻掠过,在洞庭湖畔荡起层层波纹,把树上的黄叶吹得纷纷飘落。显然这开头一小节主要是写湘君刚到约会地点不见湘夫人时的忧愁心情。“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不是湘君见到的现实情景,而是湘君心中猜想的情景。这里只用“降”、“眇眇”几个字就把湘夫人飘然而下、蹙眉凝望的情态生动描绘了出来。开头不先写自己来到约会地点,而先写湘夫人曾经来到这里,似乎有些突然,但这正是起笔简洁深入的表现。从湘君心中的设想之景写起,这样一落笔就进入湘君的心里活动,这就减掉了许多拖泥带水的交代、前奏,而且也没停留在人物表面的描绘,一下子就深入到人物心灵的深处。一般说来诗歌重在抒情,而抒情就要先写出人物的内心活动,但像这篇起笔就深入到人物心里去,还是比较少见的。先写湘夫人,实际上还是为了突出湘君。湘君刚到约会地点见湘夫人不在,不是马上沉入个人约会不见的愁苦之中,而是首先想到对方等待自己时的愁苦,不是为自己的赴约不遇而忧愁,更为对方等不到自己时的忧愁而忧愁,这一心理活动特点十分真切有力地写出了湘君对湘夫人感情的真挚、深厚,不仅简洁,而且深刻。后面两句历来为人称颂,是名句。好在那里?总的说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上句“目眇眇兮愁余”,直抒愁字,这就叫“点”,也就是点明了这一小节的主题,是忧愁。下两句写景不着愁字,而是借秋景来渲染、扩散、深化这一愁情。这就叫“染”。上点下染,点染结合,这就造成了一个历历在目,情景交融,感情蕴藉,意味深长的艺术境界。这两句选取了“秋风”、“水波
 

 
分享到:
上一篇:离骚 屈原
下一篇:杨柳 丰子恺
揭秘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开国皇帝赵匡胤如何不杀一人杯酒释兵权
越王勾践的青铜剑千古不锈之谜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乐观改变人生
农夫和蛇的故事7
出塞
招妓女入宫过中秋节的风流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