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民间故事 >> 玫瑰杀

玫瑰杀

时间:2012/8/30 16:11:33  点击:4226 次
上一篇:暗器之王
  在通往观音阁的山路上有一个叫清明居的茶肆,因上山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茶肆老板柳老头儿热情好客,因此茶肆生意非常兴隆。

  临近中秋这天,到茶肆喝茶的人特别多。柳老头儿足足烧了三大锅茶还有人坐在角落里吆喝着上茶,柳老头儿忙得像陀螺转。这时,一顶金色大轿停在外面,那护卫背上大大的朱字,原来是当今皇上的第一侍卫朱铁胆的府人。坐在轿子里的是朱铁胆的小妾白玫儿。自从朱铁胆从青楼里把她抢回来后,拿她像宝贝似的宠爱。今天一早,白玫儿对朱铁胆说:“我要去观音阁上香,我要在观音面前许个愿,让观音保佑我们俩永远在一起。”朱铁胆心中高兴,立即派手下的两大高手张虎赵龙护卫着去上香。

  轿子刚停稳,张虎便冲着里面吆喝道:“快来上茶!”赵龙引着白玫儿慢慢踱入茶肆,茶客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不一会儿,柳老头儿将热茶端上来,白玫儿用纤细的手端起那茶盅,刚送到嘴边,就听空中一声尖厉的口哨响起,几条黑影如低飞的鹰轻掠到白玫儿的面前,那张虎的刀还没出手,就已经扑倒在地。赵龙也是刚刚把手中的剑举过头顶,胸口上就中了一支玫瑰镖。那硕大的身躯一下子撞倒了白玫儿面前的茶桌,白玫儿吓得花容失色,玉白的茶盅“啪”坠落在地,这时,她只感到胸口一阵猝痛,低头一看,胸脯处已插上一朵鲜艳的玫瑰。她还来不及去拔那朵花,就见眼前刀光一闪,一束光罩笼了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只听“哗”地一声水响,那些飞起的鹰如褪毛的鸡一个个跌在了地上。

  白玫儿惊魂未定,回头一看,原来是柳老头儿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他向那些杀手兜头浇上了那锅滚烫的水,他自己的胸前也插上了一朵妖艳的玫瑰。他像一棵被锯倒的枯树,慢慢地倒在了地上。那些杀手又像鹰一样地飞掠过来,白玫儿心一沉,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突然,白玫儿感到一阵树叶飞旋,一个身影从鹰阵中直坠而下,一把就拉住白玫儿那玉藕般的手腕。脚尖一个点地。飞了上去。等那群鹰感到扑空后,再想追已经是只能看到两个小黑点了。

  白玫儿吓得是眼也不敢睁,感觉耳边呼呼生风,随着那人穿林越坡。等她听到耳边的风住时,她睁眼一看,只见竹林悠悠,小溪潺潺,一座茅屋斜卧溪边,几只鸽子鸣叫其间,白玫儿恍若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中。她刚想转头看看谁救了她,突然只感到一阵子眩晕,就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白玫儿醒过来时,正瞧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正俯身在她那挺起的胸脯上整理衣服,她吓得尖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白玫儿用手掩住胸前,道:“你,你想干什么?”那男子像触了电一样躲开了,脸上有一种比玫瑰还艳的红。他喃喃道:“我,我是给你疗伤的!”边说边拿起了旁边的药袋。白玫儿这才回忆起是这个青年救了她,她不好意思地说:“那,那你忙完了吧?”那青年咬住牙点了点头。白玫儿问:“你叫什么名字?”那青年说:“我叫柳亮,是柳老头儿的孙子。”白玫儿听了,心里更觉得愧疚了,爷孙俩居然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白玫儿想不到柳亮还是个疗伤的高手,而且心细如发。他这竹屋里有许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药。只是觉得柳亮在给她的胸前换药时,她心里总是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柳亮凝神在她的伤口处,手指在微微地颤抖,对于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来说,毕竟也是个不小的挑战呀!

  白玫儿的伤势好得很快,可柳亮却还是弄来了好多药让她喝下,说:“你休养一个月,才能恢复元气。”比伤势好得更快的是两人的感情,每天两人闲下来,柳亮吹笛,白玫儿抚琴,共同吹奏一曲《爱在江湖曲》。累了两人就斜依在布满鲜花的小溪边,谈自己各自的事儿。白玫儿还特地告诉了柳亮朱铁胆的事儿。

  白玫儿说:“朱铁胆近来接连遭到了白莲教杀手的袭击,最近一次,杀手无名生生地吃了一剑,而身却不倒,朱铁胆用手掌将他拍倒的一瞬间,才知道犯了大错,他已经中了唐门特有的麻散药,需要禁房一个月,这才给了我到观音阁上香的机会,其实我也特别痛恨那个惨无人性的朱铁胆的作为,我求观音不要把罪孽算在我的头上。可不料我也遭到了杀手的攻击。”说到这儿,白玫儿深情地看了柳亮一眼,柳亮向水中扔着石子,仿佛在听一件很遥远的事儿。可当白玫儿说到柳老头儿的时候,柳亮把一块石子狠狠地扔在地上:“我与那些杀手势不两立!”这时,白玫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阿亮,别让恨把心都占满了呀!”说着,就斜靠在柳亮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朵喃喃地说着。慢慢地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到一起……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这天,白玫儿刚刚喝下柳亮为他熬制的药,正陪着柳亮的红嘴鸽玩耍,就见两个身影从天而降,白玫儿吓了一跳。柳亮拉开架势护住白玫儿:“你们要干什么?”来人一见白玫儿,抱拳施礼道:“朱大人有请夫人回府!”白玫儿知道这是朱府的护卫找到了这里。可距离她遭袭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了,这些人才找过来,足见这个地方有多么的隐秘。白玫儿打心里不愿回去,可这又怎么说得出口。再说那个不可一世的朱铁胆又怎么能容忍她留在这里,弄不好会害了柳亮的。想到这儿,白玫儿说:“你们先等一会儿。我要和柳亮告个别。”

  柳亮听说她要走,恋恋不舍地说:“要记着吃最后一顿药。”一句话,白玫儿的泪差点儿就流出来了,白玫儿哽咽地说:“这一去,不知何时相见?”柳亮打了个口哨,一只红嘴鸽翩然落在了他的手上,他把红嘴鸽递给白玫儿,“留个纪念吧,我会用男人的方式去找你的!”

  白玫儿带着红嘴鸽回到了朱府,她很怕见到朱铁胆。她已经把心完完全全地放在柳亮的身上。她给红嘴鸽的脚上系上了一个画着白玫瑰的图案放飞了,她相信柳亮是能看懂她的意思的。可那鸽子却没有按时飞回来。她正对窗理云鬓时,就听到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如惊雷传了过来:“哈哈哈,白玫儿,我回来了!”白玫儿惊得手中的牛角梳掉在地上,她还没醒过劲儿来,朱铁胆的大手一把就把她的双肩给搬了过来:“宝贝儿,有人不自量力,还想来杀我!说什么为了女人要堂堂正正地跟我挑战一下。结果呢,还不是鸡蛋碰石头!”接着朱铁胆又是一阵狂笑:“这世上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可又怎样呢?来,来。来,让我们尽兴地玩玩吧!”可能是压抑了一个月太久的缘故吧,白玫儿感到了朱铁胆比以往更猛烈些,更狂野些。自从与柳亮有了肌肤之亲后,她从内心就对朱铁胆有了一种抵触的心理。可她不敢有丝毫的显露,她只是木然地躺着……

  谁知,没过多长时间,她就感到朱铁胆趴在那里不动了。她轻轻地推了推那个压在她身上的大山,可依然是纹丝不动。她睁开眼一看,就见朱铁胆把舌头伸出了老长,白玫儿顿时吓得大叫起来……

  当侍卫把朱铁胆从她那闺房里拖走的时候,白玫儿不相信那么个雄霸天下的人怎么说去就去了呢?那么多杀手都对他无可奈何,可他居然以这种不光彩的行为永远地倒下了。她静静地依在窗前,等着那只红嘴鸽飞来。在她望眼欲穿的时候。那只红嘴鸽翩然而至,她忙一把抓住了它,从它的脚上解下了一个竹管,她满心欢喜地打开了纸条。那上面写着:

  玫儿,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请原谅我骗了你!我是白莲教的最后一个杀手。从柳爷救你的那一刻起,那就是我们精心设下的圈套。我们用一种诈死术使朱铁胆一个月不能近你身,然后又精心安排了那次袭击,使我靠近了你。我让你吃下的一种药叫“玫瑰杀”,当朱铁胆亲近你的时候,他就中了我们特意下的一种毒。这个残酷的人终于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白玫儿怎么也不相信那么个清爽的人居然也是杀手。她抱着一线希望,继续往下看: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犯了一个杀手的大忌,我在与你的相处中却爱上了你!那差点儿毁掉了我们的计划。可我作为一个男人,我说过要用男人的方式去得到你!于是我向朱铁胆发起了挑战,要是我能用一己之力击败他,那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就算不成功,大胜过后的朱铁胆一定会去找你的,那我的“玫瑰杀”就达到最高的效果了……

  白玫儿跟着红嘴鸽来到了郊外,那里新添了一座坟,坟前的一块木牌上写着“柳亮之墓”!白玫儿俯下身,深深地磕了三个头,疯了一样把那木牌给拔了下来,她用自己纤细的手狠命写着字,那血红的字加在柳亮两个字前,写的是“白玫儿之夫”。等她写完字,刚要去再次立在那里时,她看到了那里面有一簇玫瑰花瓣包着的一个纸包的东西,她打开一看,是一颗药,旁边写着,“这是我特意托人为你留的解药,你服了它,就可以无忧了!”白玫儿一见,泪如泉涌,她把那药丸一把扔了出去…… 
 

 
分享到:
上一篇:暗器之王
中国历史上最喜欢踢球的皇帝 差点丢了江山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武则天当皇帝让人惊叹的历史真相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井底之蛙2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4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焚书坑儒”油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