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故事 >> 无人生还

无人生还

时间:2011/8/28 20:18:47  点击:10796 次
上一篇:3D地画
下一篇:鬼棋友
苏雨晴
  那天我和景辉刚结束缠绵,就接到了丈夫吴月楼打来的电话,让我立刻回家。我找了个借口挂断了他的电话。之后,我去了一趟厕所,就在我蹲下大约有半分钟,厕所里的灯突然全灭了。
  可怕的安静中发出了一声叹息,仿佛这个人就站在我的身后,以叹息声来提醒我占据了她的地盘。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我的身后说:“雨晴啊,门打不开了,你能帮帮我,把门打开吗?”话音刚落,一双苍白的手掌已经搭在了我的两个肩膀上,然后,又有一双腿突然从我的身子两侧分别伸了出来。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魏景辉的老婆的声音。
  我大叫着,向屋子门口跑去,但我忽然感觉室内的空气像是在一瞬间被抽空了一样,我的呼吸竟变得无比的困难,使我只能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呼吸,紧接着,我感到一阵晕眩。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秘密是在那一天亲眼目睹了魏景辉妻子的死亡:那天,我和魏景辉正在床上鬼混,这个不幸的女人突然回到了家中,把我们逮个正着。然后,她出人意料地倒在地上,开始不停地抽搐和胡乱挣扎。魏景辉无比冷静,他说:“这个可恶的女人,心脏病又犯了,别管她,就让她去死吧!”然后他下床,把他的妻子拖进了卫生间,又紧紧锁上了门。里面的挣扎和踢打门板的声音并没有响太久——就是从那一天,我终于领悟到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仅在呼吸之间。
  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色已近黄昏,魏景辉不在身边。我在他的床头找到了我的坤包,然后离开了他的家。我的家与魏景辉家的距离并不远,只是步行一段就可以了。那时候路灯昏黄,街上行人并不多,就在我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我忽然看到魏景辉目光呆滞地站在马路对面,他的样子让人觉得非常怪异,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一辆车朝我冲了过来。


  吴月楼
  几天前,我的妻子死了,在我的女儿才刚过三岁生日的某一天,她死在一场车祸中,这对我、对这个一向恩爱的家庭,无疑是个极大的灾难。
  在看到她的尸体的那一刻,我用力地摇晃着她的尸体哭喊着:“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我,雨晴啊!让我去代替你吧!我宁愿就这样死去的是我,我宁愿以我的命去换回你,雨晴啊,求求你!”
  我妻子的尸体出了医院后,没有立刻送去火化,因为按我们这儿的风俗,那些横祸死去的人,都必须由亲人为她(他)至少守灵三天,才能埋葬。据说,这是为了安抚死者受惊的灵魂,让他们平息愤怒、面对事实,不要来祸乱人间。
  忙完手里的琐事后,我在灵柩几米外的沙发上坐下,胡乱地设想着未来岁月的迷茫和暗淡。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我似乎听到了像是木头摩擦的轻微吱吱声。我想,可能是有只老鼠躲在某处磨牙吧。
  又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却越来越大了。
  我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浑身也开始不由自主地绷紧着——灵柩的盖子已经被挪开了一条缝。几根苍白的手指慢慢探出了灵柩的边缘,我只觉得浑身在一阵阵发冷,头皮也在一阵阵发紧,我终于开始大声喊叫起来。就在这时,我醒过来。
  原来只是一个噩梦。
  我长出了一口气,把身子又在沙发里坐正了一些,然后,我向灵柩那儿看去:我的神经又一次绷紧起来——真有一只苍白的手掌已经完全探出了灵柩,紧接着,我看见了妻子苍白的面孔也正在慢慢探出来,我甚至可以看到她额头上修复得并不完美的伤口。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嘴角上挂着似有似无的阴测测的冷笑……
  我再次失控地大声叫喊起来。然后,我又一次惊醒了。我抹一把脸,全是冷汗,我顾不得仔细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向妻子的灵柩那儿看去:现实的世界仍在延续着在我梦中发生的一切——我的妻子已经爬出了灵柩,正一步步向我走过来。但我不知道这次我是否真的醒了,因为外面世界发生的和我在梦中发生的一切连接得是如此完美、真实。
  “你要干什么,老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一边叫喊着,一边挣扎着向后面缩。我被妻子的那双手拖着,像团破布一样塞进了灵柩。我想,或许,这仍是我这个奇怪的梦中梦的一个环节,如果是,那么我是否又该醒过来了?
  果然,在我这个想法跳出来的同时,我醒了,睁开眼睛,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躺在了灵柩里,我走向镜子,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居然是妻子的,那张脸上挂着充满复仇快感的阴测测的冷笑。
  现在,或许我需要透露一些小秘密:那天我妻子出门,是去和她的老情人魏景辉幽会。但我妻子的运气不好,和魏景辉做完爱回来时,在一个十字路口,她被一辆汽车撞死了。当然,撞死她的那辆车,是我花钱安排的。
  我不再害怕自己被困在妻子体内,因为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梦,我迟早都会醒来。
  但我显然想错了,我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了,却仍然无法醒来,终于,我憋不住了,我开始大声对自己喊:“醒来,吴月楼,赶快醒过来!”
  但我的叫喊无济于事,我的灵魂仍然被妻子的尸体囚禁着,在屋子里四处游荡。
  我终于明白,正在经历的这些,才是我真正的恐怖。

  雇佣杀手
  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在我的床的上方,悬挂着一具女尸,她一直在用她的那一双充血的眼球瞪着我,那是一种完全被仇恨所充满的僵死眼神。
  我决定离开家,去外面暂住一些日子。
  但仅仅是在几天后,我就再次被她找到了。那天,我开车进一条隧道,前面的车道上突然出现了这个女人的身影,向我的车迎面跑来,要知道,当时我的车速也很高。就要和她撞上时,我下意识地向一边猛打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就是一声巨响,我在剧烈的撞击中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我的车擦在了隧道的墙壁上。我强忍着疼痛,又发动了车子。但走出隧道没多远,我就从车的后视镜中看到那个女人正端坐在我的车后座上,两只毫无活人气息的瞳仁里,只有已经凝固了的恐怖和仇恨。
  我一个紧急刹车,就把车停在了路旁,然后大叫着打开了车门,在马路上疯狂地奔跑起来。
  我跑进了市郊区的一个派出所,瘫倒在一个警察的脚前,但那个女人已经站在他的背后了。她正用她惨白而细长的手指,在肆意玩弄着那个警察的脑袋,她撕扯他的头发、嘴巴,又拧歪他的鼻子、揪长他的耳朵,在他的脸上弄出各种各样的鬼脸,我挥出拳头打在了那个年轻警察的脸上,他应声倒在了地上。
  然后,其他的警察冲进来,把我扭进了一间牢房。
  这间牢房的空间非常狭小,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落在我的膝盖上,我低头一看,是一滴血,紧接着,又有另一滴从天花板滴落了下来,一缕乌黑柔软的长发已经垂到了我的额头。
  我已经不想再用任何词汇来形容我内心的恐怖感觉和我对摆脱这种折磨的强烈渴望了。我大喊起来:“快来人,我是杀人犯,我谋杀了吴月楼的妻子,在两周前,我收取了吴月楼10万元的现金,在一个十字路口,我按照他的吩咐,撞死了他的妻子后逃逸;快来人啊!我有罪,来逮捕我吧……”
  我终于喊出了我灵魂深处最黑暗、最邪恶的秘密,因为我知道,如果想要彻底摆脱这恐怖和折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魏景辉
  那天,我和苏雨晴刚做完爱,吴月楼就打来了电话,但苏雨晴似乎很不当回事地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的话,然后去了厕所。
  剧烈运动后的我正躺在床上喘息,忽然觉得有些渴。于是,我爬起身来。然而,就在我刚刚在床边坐稳,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感,竟然使我的身体在顷刻间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在了地上,我记得在我失去意识前,还听到了苏雨晴在厕所里的尖叫。
  到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和难以想象,我居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了外面,呆立在街头,我的面前是一个十字路口,并且我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一个女人看,我就认出了她并非别人,而是苏雨晴。
  我决定喊她回来,问她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我刚要开口时,发现一辆黑色的大众车正朝她迎头撞去,她被撞倒在地上,但那辆车并没有停住,甚至没有减速,在一眨眼间,车前轮又将雨晴拖进了车下面,车后轮从她的脑袋上碾了过去。顿时鲜血飞溅,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叫喊一声。
  之后的几天,我像一只惊弓之鸟一样,躲在家里闭门不出,靠着冰箱里储存的一些食物度日。其他人我都不怕,我最怕的是吴月楼找上门,毕竟她的妻子是在走出我的家门后死去的。
  第三天早上,天色刚刚微亮,我的门铃就响了起来,我爬了起来,靠近了猫眼向外面看。我看到的人显然是个女性,因为她有一头散落下来的长发,正遮盖在面孔上。她是苏雨晴,我们曾经在床上有过无数次的鱼水之欢,我怎么会认不出她呢?但她已经死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我的家门口?难道她是鬼?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死就死吧!反正你苏雨晴又不是被我撞死的。我打开了门,对着门外的女人喊:“苏雨晴,你已经死了,你想怎么样?”
  门外的女人抬起了头,她的确是苏雨晴,半边脸虽然已经经过了修复,但终究是被汽车碾过的,怎样都会有痕迹。
  抬起头后,她用一双明显已经是死人的眼睛盯着我,开口说话了:“我找魏景辉。”然后她扑过来,用双手紧紧掐住了我的脖子。
  极度的恐惧已经使我浑身都没有了一点力气,但我的恐惧不是因为这具尸体要杀死我,而是因为——那个声音是吴月楼的。

 

 
分享到:
上一篇:3D地画
下一篇:鬼棋友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穷女人和她的小金丝鸟
少女和狮子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三幅
黄泉路1
兔子新娘1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包养男人的皇太后
井底之蛙2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63.125.199.*  时间:2015/11/18 19:25:01
haopapa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