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故事 >> 河神的诅咒

河神的诅咒

时间:2011/8/13 14:10:49  点击:5808 次
上一篇:校园魅影
下一篇:新校园惊魂
  黑色星期一
  李家和快要发疯了,周一的公司例会,他又迟到了。当他满头大汗地冲进会议室,会议已经结束,老总面无表情地对他说:“李经理,你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汗水从李家和的额头滚下来,他无话可说。老总挥挥手:“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你第六次在例会时迟到,并且超过了一小时。我不想再听任何理由,既然你这么忙,销售经理就由别人来担任吧。”
  李家和的脑子“轰”的一声。要知道,这个销售经理的位子可是他奋斗了五年才得来的。
  叹了口气,李家和回到办公室。他收拾东西,看到手下马强正看着他。无疑,他走之后,位子是马强的。他们可是一起奋战过好几年的兄弟。
  下班后,马强直接找到李家和,和他一起喝酒。酒吧包房里,李家和一杯接一杯地灌啤酒,马强开口了:“李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家和一把扯开胸前衬衣的扣子,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马强,你相信吗?我遇鬼了。”
  马强惊讶地张大眼睛。
  李家和自从当上部门经理,薪水翻了三番,所以工作干得格外卖力。但一个半月前的周一,他陷进了一个无法逃避的漩涡。
  通常情况,他的闹钟会在周一提前半小时,六点钟准时响起。那天也不例外。按了闹铃,李家和迅速穿衣起床,吃过早饭收拾停当,刚好七点整。公司八点上班,他开车只要半小时就能到达。所以,李家和不慌不忙地到了车库。可是,令他郁闷的是,车子突然打不着火。一刻钟过去,他忙得满头大汗,车子就是无法启动。无奈,他只好走出小区,去坐出租车。但令李家和十分意外的是,几乎所有的出租车都有人,好像所有的上班族都在打车。焦急地看着表,李家和实在等不急,一路小跑到街角去坐公交。一刻钟后,李家和终于坐上了公交车。但是,到达公司,已经九点钟。
  第二个周一,李家和特意又把闹钟提前了半小时。他五点半起床,还能迟到?六点半来到车库,他手脚利索地开车上路。六点十分,李家和已经驶上了大路。但是,刚走到第一个路口,他意外地发现,大马路上车子排成了长龙,纹丝不动。李家和愕然,来这个城市几年,他从未看到堵这么长的车。而且,这可是大清早啊!李家和想把车倒回去绕路,却发现后面已经停了十几辆车。
  长龙死死地堵着,四十分钟后,车子开始缓缓放行。可到了下一个路口,马上又堵死了。就这样,李家和顺理成章地第二次迟到。
  第三个周一,李家和没有开车。吸取前两次的教训,他提前一个半小时出门,找出了山地车。这次,他绝对不能再迟到,老总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了。骑山地车,他最多用四十五分钟,还有半个多小时的剩余。
  但是,又有意外发生了。李家和骑车驶到路口,突然被一辆斜刺里冲来的小轿车撞倒,他当下昏迷不醒……
  接下来还有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李家和总会以各种匪夷所思的理由迟到。
  马强听罢,微微皱起眉。“好像,每次理由都很正常。”
  李家和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表面看是的。但是,第一个周一我回到家,车子马上正常了。第二个周一,我问和我走同样路线的人,没有一个人遭遇堵车。第三个周一,明明是轿车撞了我然后逃逸,但我去报案,交通摄像头拍下的却是我一头栽倒地……”
  马强愕然。李家和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哥们,你好好干吧,我估计这个位子我保不住了。”说罢,李家和头也不回地走出酒吧的大门。


  往事
  李家和没过几天就被老板客气地请离公司,之后他又在一家小公司找到份差事。好景不长,没过几天,他又开始迟到了。并且,这回不只是周一迟到,他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事件阻挠,根本无法准时到达公司。李家和焦头烂额,而经理震怒,就在他第五次迟到之后,当下开了他。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不到手机响起来,是马强。他的声音十分焦急,说想马上见到李家和。
  不过一个月没见,马强整个人瘦了一圈儿。他一口气灌下两大杯啤酒后,开口了:“李哥,我也见鬼了!连续三个周一,我每次都迟到!”马强升职后吸取李家和的教训,在公司对面租了套房子,走着不过五分钟。这也会迟到?
  马强苦笑。他的遭遇比李家和更离奇,闹钟明明上到了七点,可直到九点才叫;一出门就遇上大雾,他硬是在自家小区门口兜两小时的圈子;周日晚上明明睡在办公室,天亮之后却到了城郊的大街上。
  “恐怖吧?”马强说着,拿酒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马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李哥,这是我昨天拍的照片。拍到了那个鬼!”照片本来是马强的工作照,可他的脑袋后面,却探出一个男孩的头。只是,看不清他的脸。“这,这是谁?”李家和问。
  “我不认识,但可能就是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鬼!”马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李家和仰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他沉默了很久,他和马强同做销售前,在一家小公司打拼。几年下来,两人情同兄弟,就因为这,所以鬼也绑着撞?恍恍惚惚中,李家和感觉自己像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觉得腿下一凉。低头看,李家和惊呆了。包厢里,不知何时进了水,似乎是洪水涌入,水越来越急越来越多。李家和只会两个狗刨儿,他一把拉起还在发呆的马强,迅速朝着门边跑。但没等他跑到门边,水已经漫过了他们的腰,刹那间没过了他们的头顶……
  “李哥,醒醒,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李家和听到有人呼唤。他缓缓睁开眼,陡然发现自己仍然坐在酒吧包厢,马强坐在他的对面。刚才,竟然是个可怕的噩梦。他端起桌上的半杯酒,一饮而尽。马强问他是不是做噩梦了?不停地叫。李家和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突然拎起外套,转身就往外走。
  马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将两张钞票扔到桌上赶紧追了出来。李家和拦了出租车,马强拉开车门一头钻进去,问他去哪儿?李家和说:“回家!”
  一进家门,李家和打开灯,将抽屉里所有的相册都翻了出来。终于,他找到了一张五年前在黑水河畔拍下的照片。照片中,河水如墨,河里点点船灯几乎映红了整条河。


  船灯
  “你还记得五年前的鬼节吗?记得我们上岸后说过什么?”李家和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问。
  “鬼节?”马强神色有些迷茫。但很快,他打了个寒战,想了起来。
  五年前,他和李家和一起出差塞北,到一个偏僻的山寨去采购山货。因为不懂方言,一个名为李晓成的小学教师帮他们翻译,收购了不少质量上乘的土特产。将货物备齐,李家和看到当地许多人家都在用木头雕船,船头放着水果、蜡烛,船尾还站着一个小人。他好奇地去问李晓成,李晓成笑笑说:“马上就到鬼节了。我们这儿的人,都会在这一天放船灯。船上放些瓜果祭品,给逝者吃的。船灯,能带死者的灵魂走得更远。”
  果然,鬼节的晚上,黑水河甚是壮观。河面灯光点点,宛如夜空的繁星。李家和从未见过这样的习俗,仗着酒劲儿,他和马强借了条船,两人一边划一边看船灯。密密的河灯延续上百米,两人的相机不停地闪动,拍了一张又一张照片。
  可是,就在两人感叹眼前的壮观景象时,突然一阵风起。接着,他们乘坐的小船打起了转儿,水下的漩涡像一只巨大的吸盘,片刻之间就将船吸了进去。
  黑水河最浅的地方也有十几米,李家和的两下狗刨起不了任何作用。而身边的马强更是旱鸭子,情急之下竟然抱住了李家和的腰。当时,李家和脑子里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他们死定了!
  但是,他们却没有死。李家和沉入了水底,却感觉身体像被什么托了起来,一直浮出水面。而这时,岸边早有人抛下绳子,木板,两人很快获救。李家和和马强大口咳着水,却见岸边所有的百姓齐刷刷地跪了一大片。李家和吃惊地看着他们,问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在拜河神!”众人连声说。
  奇怪的是,只有李晓成不拜。
  拜过河神,一个老者对浑身湿漉漉的两人说:“河神保佑着黑水,这个地方,很久没有淹死过人了。那个孩子,是河神化身!活着救人,死了也要救人。你们,应该好好感谢河神!”
  望着老人一脸虔诚,马强和李家和面面相觑,半晌才说:“以后,等我们有能力,就资助这儿的学校,算是对河神的感谢。”
  因为地处偏远,经济落后,当地唯一的一所小学校舍东倒西歪,甚至不能遮风蔽雨。李晓成就在那儿教着十几个本地的学生。
  后来,李家和、马强回城了。但是,转眼五年过去,他们却早把当初的允诺忘到了九霄云外。李家和拿出手机,点开日历。第一个怪异的周一,正是鬼节——农历七月十五。
  三天后,马强和李家和起程了。他们带上所有的积蓄,去了黑水河畔的偏远山寨。河神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必须得报答。但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们打听李晓成,却意外得知,他已经死了。山体滑坡造成泥石流,本来就不坚固的学校整体坍塌,李晓成为了救出被埋的孩子,被石头给砸死了!
  “你们,来得太迟了。太迟了。”领他们到废墟前的老人说着,老泪纵横。
  是的,马强和李家和没有及时兑现诺言,他们迟到了。
  站在河岸边,李家和看到一个模糊的石头雕像。那是一个少年,背着书包,脖子上系着红领巾。而上面,刻着“河神”两个字。马强疑惑地抬起头,河神怎么会是个孩子?
  站在一边的老人听了,叹了口气,用手抚去上面的几片落叶,说:“他是李晓成的儿子。死的时候,只有11岁。山洪暴发,他小小年纪,从河里救出了七个孩子,最后,自己却沉入了水底。他死之后,这条河里再也没有淹死过人。所以,大家称他是河神。”
  马强和李家和现在终于明白了。上次在黑水河,救他们的原来是这个少年。怪不得当时只有李晓成没有跪拜,原来,他们拜的是他的儿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鬼节。黑水河畔,船灯一盏盏点了起来。马强和李家和坐在新建起的校舍门口,也为李晓成做了船灯。马强掏出那张带有男孩头像的照片放到了船头。现在,河神恐怕不只有一个了吧?父子河神守着黑水,他们一定会保佑这里的孩子。
  将船灯放进水中,看着它渐渐摇晃着飘到河中央,马强和李家和站在河边许久,背起背包,朝着远
 

 
分享到:
上一篇:校园魅影
下一篇:新校园惊魂
1948年12月,北平,右侧的是晚清皇宫里的太监
三字经1
幼儿园的故事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1
当然,这些幽居深宫大内的后宫女子,尤其是“一朝入选帝王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嫔们,也无须为生活而打拼,她们只需要养尊处优则罢。
曹操与东汉美女蔡文姬的一段情
一代名妓陈圆圆---不过如此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