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故事 >> 虎妖

虎妖

时间:2011/8/13 13:18:11  点击:5233 次
上一篇:解密蒙娜丽莎
下一篇:诡异
    清朝乾隆年间,皖南山间的一座小县城里,刘青进县衙做捕快已经快一年了。
    年关将近,县衙里也快要放大假让大家回去过年了,这天,刘青刚从外面巡逻回来,一进大门就碰到刚从县衙出来的余磊,余磊和刘青是同一个镇子里出来的,比刘青大几岁,也多做了几年捕快,两人既是老乡,又同是捕快,所以关系也特别好,常以兄弟相称。
    余磊看见刘青,说道:“刘青啊,衙门里刚下来的公告,明日开始放休,你可回老家?”
    刘青嬉笑道:“余大哥,我当然回家啦,都快一整年没回去了,有点想的慌,倒是你在城里这些年了,家也安在了县城里,自然是不用来回奔波啦。”
    “呵呵,刘青,话是这么说,可是家中二老不愿搬来城里住,说是舍不得家中的田地和老宅子,这每到了年关总得要回去看望一下二老啊。这几日雪下的这么大,你嫂子要照顾孩子,也不方便赶路,我想让她带着孩子在她娘家住几日,年前我再赶回来。”
    “呵呵,那感情好,你我一起也有个伴,这么冷的天,有余大哥和我一起赶路可就太好啦,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一早我们一起出发。”
    第二天,两人一早就出城赶路了,县城距离两人的家乡安乐镇很有一段路要赶,出了县城又多是山间小路,饶是两人自小在山间长大,山路都走惯了的,也到了日暮十分才堪堪赶到了安乐镇。两人家都是在下面的村子里,到了安乐镇,下来的路两人也该分开走了。
    刘青见已日落,接近年关,山里夜里气温极低,就对余磊到:“余大哥,已经日落了,想赶回家里还得一两个时辰呢,我们还是先在镇上吃了晚饭,休息一晚,明日再各自回家吧,也不着急这一夜,你看可好?”
    余磊看了看天色,也确实不太适合赶夜路,就点头答应到:“好吧,那我们先找家店住下吧。”
    小镇上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外来客,所以也没有什么大的客栈,两人逛了一圈,看到还有一家小客栈亮着灯,有一两桌客人坐着,就移步跨了进去,进店一看,原来在门外看到的两桌客人一桌只是客栈老板和小二在坐着吃饭,另一桌却是一个彪形大汉独自一人在吃着酒,那大汉虎背熊腰,彪悍异常,只草草裹着一张看不出什么动物的皮毛,像是山里的猎户。两人都暗自赞叹:好一条精猛的汉子!
    小镇里的小店,一共就只有老板和小二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也是常事,接近年关,店里本就没什么客人了,何况这天色也这么晚了呢,店小二见有客人上门,忙站起来问道:“客官,您二人是打尖还是住店呐?”
    余磊看了看小店的环境,选了张靠里面一点的桌子说道:“先给我们弄点吃的,要两壶酒,再安排两间房,吃完了我们休息一夜。”
    “好嘞。”
    一会儿,两壶酒,几碟小菜和一个热气腾腾的锅子就端了上来,小二介绍到:“两位客官,这是今日剩下的一条狗腿肉,我给您俩炖上了,大冬天的,保管两位吃个满头大汗,晚上绝不会冷了。”
    刘青笑着道:“你这小二哥倒真是讨人欢喜,这么冷的天,没有比这吃的更快活的了。”一边斟上两碗酒对余磊说:“余大哥,来,我敬你一杯。”
    二人就着小菜开始喝起酒来。
    两碗酒下肚,狗肉锅子刚开始冒起香喷喷的热气,只听“啪”的一声巨响,二人回头一看,那个吃酒的汉子正开口骂道:“你这该死的小二,我先来吃酒,却没见你把狗肉给我炖上,这是什么道理!欺负俺是从山里出来的,没钱付你还是怎的!”
    小二估摸着也没遇到过有人这么撒野,也气急道:“你这汉子好不讲道理,你一个人能吃得了一整只狗腿吗?我好酒好菜给你弄了,你还不识好歹。你若是想闹事,小心我报官抓你。”
    那汉子见小二居然敢反驳,顿时双眼简直就要喷出火来,“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小二的脸上,只听小二一声惨叫,捂着耳朵就倒在了地上,鲜血不住的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
    刘青一见这人如此蛮横无理,立时跳将出来对还欲动手的大汉喝道:“呔!住手,你这汉子看着倒像是个英雄好汉,却不想只会欺负弱小,竟敢公然伤人,跟我们到里正处说理去。”说着,动手去抓那汉子的臂膀。
    那汉子见刘青动手,立时丢下店小二,抵挡起刘青来,拳来脚往拆了几下,一旁的余磊见那汉子力大无铸,刘青眼见不是他的对手,不得已也欺上身来和刘青两以二敌一,两人毕竟有一些武功在身,那汉子虽然力大,却也一时无法打倒二人。客栈里的几张桌子椅子此时都已打的破碎不堪,酒水汤汁撒的满地都是,那汉子眼见无法取胜,大喝一声,一掌逼退两人,跳将一步,就已到了门外。
    余刘二人赶忙跟着跳了出来,却只见那汉子已在十步开外,速度十分惊人,边走边叫到:“你二人不要走,明日再来找你们报仇!”
    两人眼见已经追不上,刘青焦急道:“余大哥,我看此人脾气暴躁,凶性十足,他说明日来报仇,一定会找帮手前来,我们明日还走不走?”
    余磊沉吟道:“你我二人若是走了,他一定会迁怒店家和小二,此人如此凶悍,我想店家和小二难逃其欺辱,我们还是等他前来,解决了此事再离开吧。”
    这时店家和小二也已跟了出来,显然也听到了那人走之前留下的话,小二此时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哭丧着脸说道:“这恶贼明日真的还会再来吗?”
    店家也脸色惨白,拱手对余刘二人道:“两位英雄,这可如何是好,明日若他再来,小二的命只怕都保不住啦,您二位可一定得留下救救我们啊。”一边又对小二喝道:“都是你这不懂事的孬货,和客人顶什么嘴,现在惹出大祸来了吧。”店小二更加显得惶恐了。
    余磊见小二依然在流着血,之前流到脸上的血都已经结成痂了,就对店家说道:“我二人已经决定明日等他前来,你先帮小二把血止住吧,我们是县衙里的捕快,决计不会丢下此事不管了的。”
    店家一听这二人竟是捕快,不由得大喜,忙点头道:“是、是、是,我现在就带他去。您二位先请进屋上坐。”请二人进屋后就忙着给小二清洗包扎了起来,只听的小二疼的直吸凉气。
    刘青给余磊倒上一杯茶,自己先喝了一杯,道:“余大哥,明日若是他招徕帮手,我们两个人一定应付不来啊,他一个人我们都得一顿好打了,谁胜谁负还都说不定,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余磊端起茶碗,想了想道:“我们明日还是先找来里正,这方圆五十里地都是里正说了算,要他找来一些精壮的汉子,先准备着就是了。”
    “好,就听余大哥你的。”刘青点头道。
    余磊又回转过头,问道:“店家,这汉子你们可认识?是这个镇上的人吗?”
    店家忙回答道:“他是今天傍晚来我这里吃饭的,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啊,我还想应该是山里哪个村的猎户吧,不曾想这人如此凶狠,两位捕快大爷,你们可一定得抓他去坐牢啊。”
    刘青眼看着店家要开始唠叨,忙打断道:“行了行了,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明日把里正大人找来商量商量再说吧,现在我们要先休息了。”
    “好、好、好。”店家忙起身带着两人到客房去了。
    一夜无事,第二日一早,店家就已经把里正请来了店里,余刘二人见过之后把事情完完整整告诉了里正,里正毕竟也是官府的人,在他的管辖之内若是出了事他也逃不了干系,何况还有着两个县衙的捕快在此,忙点头答应,下午就招徕了十几个精壮的汉子,交给余刘二人差遣。
    等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众人都已经吃过晚饭,那人却依然不见踪影,刘青越等越是焦急,对余磊说道:“余大哥,他该不是吓唬我们,不来了吧?”
    余磊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他不像是吓唬我们,大家打起精神,等的时间越久,越是说明他有耐性,那对手就更加可怕,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找来什么帮手,所以大家都要小心一点。”
众人都点头说是。
    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店家也已经掌起了灯,就在此时,一阵异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进来,众人不由自主的都打了个冷颤,仿佛有什么十分恐怖的东西在靠近,却偏偏一点脚步声也没有。
    刘青眼见气氛有点不对,知道此时不能让大家自己先吓着自己,忙拿起一盏灯,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只见一张硕大无比的怪异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刘青心里一惊,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感觉到一条黑影向自己扫来,刘青忙向后一退,同时耳边传来了众人的惊呼声,只见一条人影从自己身旁穿过,冲向门外,“碰”的一声,人影又折了回来,刘青这时才看清,原来外面来的居然是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刚才是余磊冲出去帮他挡住了老虎的一抓,却也被震的气血翻腾退了回来。
    那猛虎神俊异常,体形硕大无比,十几条汉子一时都吓得心惊胆战,围聚在一起不敢冲上前去,那老虎仿佛知道众人的心思,一步一步慢慢走进了屋子,此时众人也已经缓过气来了,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仗着人多,又见余磊已经和老虎过了一招,一时惊恐之后却也鼓起勇气抄起能拿到的椅子棍子冲了上去,可是这只大虫却神勇异常,几个跳扑加上尾巴一扫,十几条大汉就翻倒了一片,伤的伤退的退,没有了再战之力。大虫却也不管地上的汉子们,只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眼睛盯着余刘二人,余磊心想,这只老虎如此凶猛,在这里也没有办法抵挡住它,趁现在老虎还没有咬死人,先把它引开才好,忙向刘青打了个眼色,刘青会意的点点头,可以看的出来,刘青也是惊恐到了极点。
    两人毕竟胆识过人一些,一起冲将上去,老虎却似乎也知道两人不像其他人一样容易解决,向边上一闪,两人抓住机会,直接从大门冲了出去,老虎一看两人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想溜走,大吼一声,震的屋子都落下了几缕灰尘,气势汹汹追了出去。
    两人虽然成功的夺门而出,却也是危险万分,眼看老虎就要追上来了,在山里,人自然是跑不过老虎,余磊心里焦急万分,忽然大声叫到:“上后山栈道!”原来,白日里他和里正召集人手的时候曾经观察过地形,客栈后面就是一道崖壁,上面有一条栈道是通往山腰的,虽然长不过十几米,但是宽却不足半米,老虎决计不可能上的去。
    两人急急忙忙赶到后山,刚紧挨着上了栈道,老虎就已经在身后了,余磊简直感觉老虎的头已经贴到自己的后背了。果然,老虎在边上停了下来,来回的在一边走来走去,一会又狠狠的盯着二人。
    好一会,两人才缓过气来,刘青气喘吁吁的问道:“大哥,怎么会突然来了只大虫?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啊!”
    “我也很奇怪,这只大虫刚好今晚来了客栈,而且你发现没有,它只是伤了人却没有咬死一个。我感觉它的目标似乎只是我们俩,它的眼神让我感觉它是有灵性的,不像是一般的老虎。”说道这里,两人都打了一个激灵,刘青颤抖着说道:“莫非,它就是昨晚的那大汉?那汉子是老虎成精的?那不是妖怪了吗!难怪他如此健壮,大冬天的也只裹着一块皮毛,还露着膀子,原来竟是只虎精啊!”
    想到这个,两个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意简直侵袭到了骨子里,浑身发颤,虎妖,如果昨晚的大汉居然是一只虎妖,那还有谁能救得了他们吗,两人不自主的都感到十分恐惧。
    过了好一会,余磊稍微平静了一些,知道这时候自己得给刘青勇气,拍了拍刘青说道:“我们先到对面去,不能一直待在这上面。我们虽然不能为民除害,但是起码无愧于心,死也没什么好怕的,何况现在还没到死的时候呢。”刘青也缓了过来,点头道好。
    两人慢慢的向对面爬着,夜晚山里十分的黑,两人也怕老虎看到自己想从对面逃走,所以爬的很慢。十几米的栈道不一会就到头了,走在前面的刘青轻声说道:“大哥,我先过去看看。”又慢慢的向前爬了一点,仔细看了看对面的情况,感觉很安静,应该没什么问题,看来老虎并没有发现他们向这边逃了。刘青刚想招呼余磊一起过去,猛然间瞥见对面一块大石后面一块斑斓的条纹虎皮露出了一角,这一惊非同小可,刘青大叫一声,差点从栈道上摔了下去,余磊赶忙将他拉住,自然也看到了,叹息道“看来我们这次注定是要命丧虎口了。”
    刘青终究年幼些,语带哭音到:“大哥,我还不想死,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尽责抓强盗也是错吗?居然就惹到了一只虎妖。”
    余磊喝道:“刘青,我们是捕快,抓贼是我们的职责,既然做了捕快就要有牺牲的准备,就算昨晚明知道他是妖怪,我们也应该这么做。哭哭啼啼像个什么男人,你要记住你是男子汉大丈夫!”
    刘青擦了擦眼角,点头到:“是,余大哥!”
    两人干脆又坐了下来,反正一时老虎也过不来,他们知道这只虎既然成精了,想杀掉他们自然轻而易举,弄断栈道就可以了,他现在之所以不弄断,一定是想抓住自己二人折磨一番。想通了这一点两人倒是不再那么害怕了。
    这时,大石后面的老虎终于走了出来,由于距离很近,两人诧异的发现昨晚的那个大汉居然站在老虎边上,原来是有两只老虎,两人心想。
    “那两个汉子,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想不到你们倒是好汉。我虎某人很是佩服,你们上来吧,放心,我不是老虎成精,我不在找你们报仇了。”
    余刘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那人见二人没有动,知道他们不相信自己,叹了口气,继续喊道:“我从小是由一只老虎养大的,十几岁才见过人,后来我开始把打到的猎物拿下山去换些钱买酒,刚开始,我打到的猎物卖的钱还不够买几个馒头吃,后来我发现,原来别人看我什么都不懂,总是欺骗我,直到有一次我把老是欺骗我的那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骗我,还对我恭敬的很。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对别人凶狠一点别人就不敢再欺骗我了,所以才一直对人这么凶狠,我没想到你们两个却和别人不一样。这次我回山里不准备再出来了,因为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外面的人了,你们保重!”说完,大汉挥了挥手,跨上虎背,骑着向山里走去。
    余刘二人听完这番话,目瞪口呆,仿佛做了个梦,刚刚还在虎口之下,现在却又安全了。余磊看着一人一虎慢慢离去,叹了口气,说道:“原来,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虎人变成一个凶狠蛮横的恶人,终究还是我们这些什么都懂的人给教成的。”刘青叹了口气,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分享到:
上一篇:解密蒙娜丽莎
下一篇:诡异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5
八仙都爱打麻将,何况凡夫俗子们
红楼女儿林黛玉到底多漂亮 有人见了直接酥倒在地
聪明的农夫女儿5
羊羔跪乳1
三字经68
揭秘古人如何检验新娘的贞操
岳飞吴国楚平王《大唐西域记》通缉令文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