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故事 >> 讨债鬼

讨债鬼

时间:2011/8/13 13:10:37  点击:6313 次
    六道沟村的霍继明,从二道贩子王二胖手里包下了一段修路工程。霍继明带着村里二十几个劳力,黑汗白流的干了大半年,总算通过验收交了活。可等霍继明找到王二胖结账算钱时,王二胖却左推右挡的跟他玩起了太极,就是赖着不肯结账。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年关跟前,王二胖仍是镚子没出。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霍继明起个大早去找王二胖要账。
    自古以来,这要账讨债有个讲究。就是在腊月二十三小年以前,里出外进的账目都要了结一清。过了小年,就不许再登门讨债。得到过年后出了正月再说了。可当霍继明来到王二胖家时,看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跟左邻右舍一打听,说是王二胖带着孩子老婆到海南过春节去了。
    霍继明一听,差点没背过气去。心说,村里二十几个劳力,都眼巴巴等着他要回钱去好过年呢。可这狗操的王二胖一下跑到海南去了,这让他回去咋跟大伙交待呀。
    果不其然,霍继明无精打采的回家时,就见二十几个劳力都在他家等着消息呢。霍继明进门勉强和大伙打过招呼,便转身进了对面屋。
    大伙一看这情形,就知账没要回来,便凉锅贴饼子,一个个蔫溜了。
    人们走后,霍继明的老婆何子莲赶紧来到对面屋。见丈夫一头扎在炕角蜷缩着,便回身抱来被子给她盖上。说:“夜里你一宿没咋睡,又老早就起来了。他们都走了,你就好好睡一觉,再捞捞筲。趁这空,我去前山三棵松看看金锁。过小年了,给他放挂鞭,送碗炖肉……”
    “你说啥?”就见霍继明猛地一掀被子,坐起来吼道:“你还嫌来咱家要账的少吗?还要去招惹那个‘讨债鬼’。”
    咋回事呢?为啥何子莲一说去三棵松看金锁,霍继明就发这么大火?这金锁到底是谁?霍继明又为啥要叫他‘讨债鬼’呢?要弄明白这个事,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二十年前,何子莲嫁给霍继明,过门不到一年,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可把两口子给高兴坏了,孩子一落草,便给起了名字,叫铁锁。顾名思义,就是要把这个儿子给锁住。可出生后的第七天,孩子便无端的抽起风来。老辈子讲,七天风,八天扔。意思是说,新生的孩子只要是在七天上“得风”,就难保活命。弄不好到第八天就得扔了去。孩子得病后,何子莲催着丈夫霍继明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诊治。见不奏效,又抱到乡卫生院治疗。可最终还是难逃厄运,一命呜呼了。好在何子莲和霍继明年轻力壮,勤奋劳作不愁没有收获。转过一年又生了,这回起名叫铜锁。只可惜这铜锁也没能锁住,刚刚满月就又夭折了。
    连着两个孩子夭折,到第三个降生时,何子莲的心一直悬着。唯恐这个再有个闪腰岔气。这回给孩子起名叫金锁。心说,铁锁铜锁锁不住,用把金锁总该行了吧?
    小金锁,在父母的提心吊胆中,一天天长大。眼瞅着都会扶着窗台来回摆,蒙话喊爸妈了,却冷不丁的得了急症。乡卫生院和县医院都去了,可大夫都说,这孩子患的是一种先天性的不治之症。何子莲抱着孩子给大夫直下跪,哀求大夫救救她的孩子。可大夫却无奈的摇摇头,告诉她这种病无药可治。
    何子莲抱着金锁绝望的回到家里,坐在炕上以泪洗面,一言不发。
    小金锁连着三天水米不打牙,何子莲也跟着三天三宿不吃不喝不睡。
    小金锁的气息越来越弱,已是气若游丝。何子莲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说啥也不忍让他离去。
    这时候,婆婆过来跟她说:“子莲呀,甭舍不得了。老话说,是儿不死,是财不散。这孩子和头里的那两个,实际上都是一个东西,是跟咱家来要账的‘讨债鬼’。你疼也是白疼。咱得按老规矩,趁他没咽气把他收拾了,免得他再来祸害咱家。”
    在老辈子有一种说法。谁要是上辈子欠下债没还,债主就会托生到他家来讨债。等到把债讨清,便马上夭折。若是一回没讨清,他便接二连三的来讨,直至讨清为止。人们便把这样的孩子叫讨债鬼。为防讨债鬼再次托生上门,在孩子临咽气前,要由生身母亲亲自动手,用镐头活活把孩子擂死。之后,用谷草裹了,捆上三道腰,戳到荒山野外的什么地方。再在头上扣一个大黑碗,让他再也不得托生。
    确定金锁是个讨债鬼后,老霍家便打算按老辈子规矩收拾这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可何子莲说啥也舍不得就这么了断这个生命。更别说叫她亲手擂死自己的亲生骨肉了。婆婆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可何子莲就那么抱着孩子坐在炕上纹丝不动。最后婆婆跟霍继明使了个眼色,霍继明便一把从何子莲怀里抢过小金锁,夹在胳肢窝里,扛着镐直奔前山的死孩子沟而去。婆婆随后抱了一捆谷草,怀揣一个大黑碗急匆匆跟在后面。过了一会,何子莲才醒过梦来,疯了似的连哭带嚎的追了上去。
    霍继明料定何子莲不忍用镐头直接去擂孩子,便先用谷草把金锁裹起来,捆上三道腰。见何子莲到了跟前,便把镐递给她,婆婆催促她照准孩子的脑袋位置下手。见她迟迟不肯动手,丈夫把镐夺过去,扬起来要替她去擂。这时,就听何子莲撕肝裂肺的喊了声:“金锁——”便扑了过去,把捆裹着谷草的孩子护在了身下,任凭丈夫和婆婆咋拉咋劝,她就是不肯起来。
    看看实在没有办法,丈夫和婆婆只好做出让步,说不再擂死孩子,让他自己断气,自生自灭。何子莲这才起身,亲自给金锁找地方。她发现在一个背风向阳处,长着连根的三颗松树,一旁还有一块锅台似的大青石。何子莲把谷草捆裹着的小金锁,戳到三棵松树中间。她便坐在一旁的大青石上,愣愣的出神。
    见她恋恋不舍的不忍离去,婆婆跟霍继明使眼色,让他把何子莲生拉硬拽的弄走,然后她从怀里掏出大黑碗,扣在了孩子的头顶上。
    何子莲被丈夫拉回家,不到一顿饭工夫,就见天边涌起乌云,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阴云便布满天空。何子莲一下想起三棵松树下的小金锁,便随手拽了一块雨布,拼命地向前山跑去。
    她刚刚跑到前山的三棵松树下,就见一道闪电划破天空,随着一声炸雷,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何子莲头顶着雨布,把谷草捆裹着的小金锁抱在怀里。她将扣着的大黑碗扔到一旁,又解开捆在顶端的一道腰。就见小金锁居然还有气息。
    雷雨中,何子莲就这么抱着护着小金锁。待到雨过云收,再看小金锁,已经彻底断气了。何子莲这才把他重新戳到三棵松树中间,把那个大黑碗放到大青石上,说留着给小金锁渴了时,到山脚下的水泉去舀水喝。
    此后,何子莲要是想小金锁,或到前山捡蘑菇刨药材时,她便到三棵松下的大青石上坐一会。逢年过节改善生活,她都要拿一份饭菜来前山,放进大青石上的大黑碗里。说是留给小金锁慢慢吃。在此之间,何子莲遇上了两回奇怪事。
    一回是在炎热的夏天,何子莲来前山捡蘑菇,捡累了坐在三棵松下的大青石上歇息。本来一旁树叶纹丝未动,却觉身后吹来凉爽的清风。待她回头看时,却见地上的一棵“鬼扇子”(形同蒲扇的一种草本植物,因多生长在坟地里,故被叫做鬼扇子)在不住的摇晃,给她扇风。她心里不由为之一动,心说,这是小金锁在给妈妈扇扇子呀。
    还有一次是她来前山跑药材,中暑晕倒在山里。朦朦胧胧之中,就觉有一个小孩端着一碗水跑到她跟前。还一个劲的喊她。说:“妈妈喝水,妈妈喝水……”当她“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碗水后,便清醒了过来。跟前根本没有什么孩子,可却见那个大黑碗放在一旁,里面还有半碗水。何子莲就觉鼻子发酸,泪水一下涌了出来。心说,肯定又是她的小金锁。
    可当她跟村里人说起这些事时,人们都说何子莲对这个孩子太痴情,有些走火入魔了。照这样下去,弄不好还得招惹的那个讨债鬼再托生到她家祸害一把。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何子莲再也没生养。可每到逢年过节,她都要到前山的三棵松,去给金锁放鞭炮,送碗肉。多少年下来,这已成了习惯。可今年霍继明因修路的工程款没要来,欠着村里二十多家的债,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可何子莲还要给金锁去放鞭送肉,咋能不惹霍继明生气发火呀。
    何子莲理解丈夫的心情。可她却想,家里的事再闹心,再发愁,那也是大人的事。孩子都盼年盼节,不能因大人的事,影响孩子的心情。所以,等丈夫发完火后,她还是挎个篮子,去了前山。
    何子莲来到前山的三棵松下,先把炖肉倒进大青石上的那个大黑碗里,之后放了一挂鞭炮。便坐在大青石上说起了家常。她冲着那三颗连根的松树中间说:“金锁呀,今天是小年,妈给你放挂鞭,送碗肉。算来,你也该是个十七大八的大小伙子了。妈想告诉你个事,今年的这个年,咱家不好过呀。”
    接着,何子莲便把丈夫从王二胖手里包修路工程结不来账,要不来钱,和因此欠了村里二十多家人的债的事,一五一十的叨唠了一通。心里觉着畅快了,这才下山回家。
    过完腊月二十三小年,一出溜就到了二十六集。人们都去镇上赶集办置年货。可霍继明和何子莲却躲在家里不敢出屋。恐怕碰上债主,没法跟人家说话。可偏在这时,有人喊着霍继明的大号,“啪啪”的敲起了门。
    霍继明这个气呀,心说哪有这么不懂规矩的,过了小年还上门讨债,不让人过年了咋的。可等他把门一开,顿时愣住了。原来这找上门来的不是债主,而是欠他债的那个王二胖,给他结账送钱来了。
    霍继明一时不知说啥是好,一边把王二胖让进屋,一边问:“你不是去海南了吗?”
    王二胖无奈的说:“我就是跑到天边去,也得回来给你结账呀。”
    霍继明感激不尽直夸他王二胖够意思。可王二胖却哭丧着脸说:“不是我王二胖够意思,是你那个儿子太厉害。我要是不给你来送钱结账,你儿子就不会让我过去这个年。”
    “你说啥?我儿子?我没有……”霍继明让王二胖的话给闹懵了。刚要说他没儿子,却冷不防被老婆何子莲捅了一下,他只好把话咽回去,拐了弯说:“你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王二胖说,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他和家人正在海南的别墅里吃晚饭。听得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端一个大黑碗站在门前。王二胖一见是个讨饭的,便想给他点吃的打发他离开。可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却一下钻进门去,来到餐厅,坐下就吃。他说他是霍继明的儿子,他们家让王二胖给害的过不去这个年了。说王二胖要是不赶紧给他爸送钱去结账,他就吃在这里,住在这里,在这过年。王二胖被逼无奈,这才带着钱,坐飞机飞回来跟霍继明结账。
    王二胖把这个事的来龙去脉说完后,便掏出钱来,跟霍继明把帐结清。随后又从皮箱里拿出一个大黑碗来。说:“你儿子说了,我跟你们结完帐后,就让你们俩都在这个大黑碗底上按下手印。我拿回去交给他,验证无误后,他才能离开我家。”
    霍继明和何子莲听着这事,就像讲聊斋似的。可王二胖送来的钱却是真的,就那么真真切切的摆在那里。尤其是一看到那个大黑碗,何子莲不由一惊。心说,八成是他们的金锁替他们讨回的这笔债。所以他们便按王二胖所说,找来印泥,在碗底上分别按下了手印。
    等打发走王二胖,霍继明和何子莲便拿着钱,一户户的去还债。俗话说,无债一身轻。等走完这二十几家,结清了所有账目。霍继明和何子莲便一身轻松的去买鞭炮,办置年货。
    大年三十这天,何子莲煎炒烹炸,弄了鸡鸭鱼肉。临吃年饭前,她又拿来篮子,把哪样菜都拨出来点,要给三棵松的金锁送去。不想,丈夫却拿来一个大篓子。把饭菜全部装在里面,又拿了一瓶酒说:“走,今年的这顿年饭,咱去前山的三棵松,跟儿子金锁一起吃去。”
    何子莲看了丈夫一眼,眼里含了泪水说:“一起去吃年饭,你拿酒干啥?咱金锁也不会喝酒呀?”
    “一小不会,这长大了还不会喝?”霍继明眼里也含了泪水,但却很是自豪的说:“我儿子金锁从海南把债给讨回来,替我办了这么大一件事,还不兴我们爷俩喝两盅,高兴高兴?”
    说话之间,霍继明收拾停当,背起篓子走出家门。何子莲随后拿了鞭炮,锁了家门。跟着丈夫一起,直奔前山而去。时候不大,就听得前山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分享到:
三字经75
弟子规
李香君为包养自己的男人还债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中国史上唯一不娶妃子的痴情皇帝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石榴赋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18.125.6.*  时间:2014/8/24 12:11:36
棒棒棒康乃馨
第2楼:  ip:110.96.68.*  时间:2013/11/29 12:39:37
  好好好好好玫瑰 花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