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乾隆皇帝 >> 第十八章 纪晓岚咏诗惊四座 富国舅念恩赠红妆

第十八章 纪晓岚咏诗惊四座 富国舅念恩赠红妆

时间:2019/1/11 16:40:36  点击:111 次
  纪昀搀不得、扶不得,又觉受不得,偏被傅恒拽定了,挣不动躲不得,臊得黑脸红透,结结巴巴说道:“这……这怎么使得?学生……夫人快请起,不要折杀了学生……”棠儿拜了,起身又福了一福,说道:“先生鸿才河泻,老爷回来常常说起的。今日多亏了先生救了娘娘凤驾。您就是我傅家的大恩人,哪有不受礼拜的道理呢?”正说着,老王头过来,禀道:“老爷太太,都预备齐了!”

  “哦,是这样。”傅恒满面笑容地将手一让,说道:“仓促之间,聊备菲酌,这是自己家宴,先生不要拘束,可惜老勒、小桂子、钱度他们从军的从军,出差的出差。又不好太张扬,我只叫了王文韶、庄有恭,还有敦敏、敦诚二位皇叔。还有个大名士叫曹雪芹,也派人叫去了。都是我们一队里人,陪着一处乐乐耍子。”

  这就是说,一桌席面请了两个状元,还有两个皇室亲贵!纪昀觉得头有些发晕,已带了点“醉”意。这些人在翰林院、国子监和宗学里都是常见的,自己性傲不大兜搭,别人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也难屈就。想不到傅恒一张帖子都请了来,而且是来“陪”自己的!……胡思乱想间已走了进来,但见软红珠帘,廊间庭边站满了妙龄女郎,纱帐烛影间绰绰约约,皆是佳丽绝色。傅恒见他傻子似的,莞尔一笑,却没说什么,带着他径至后厅。王文韶、庄有恭和敦氏兄弟已坐在席前,见他们进来,一齐站起身来。王文韶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原是纪昀的顶头上司,今日一改面目,半点矜持之色也没有,抢先过来拉手道:“晓岚一一你这家伙,什么事情要么不作,一作就吓人一跳!我说的呢,上次我治打呃儿——原来你通医道!怎么我在枫晚亭着凉,烧得那样厉害,你就不伸手诊治一下,害得我头疼了五六天!”一边说,一边就笑。庄有恭是从河工上被找来的,他和纪昀不熟,只微笑着站在桌前。敦敏好奇地看着纪昀。他听说过纪昀元旦朝会和乾隆对诗的故事,以为不过才思敏捷而已;听说了今天的事,也不禁油然生出亲近之情。敦诚在旁笑道:“纪公给文韶公治打呃儿,我是亲眼见的。那日是掌院学士给新进来的翰林讲课,题目是《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文韶公不知怎的吸了凉风,讲着讲着就打起呃儿,那词儿听着也就百媚俱生:‘好德是天理呃!——好色乃是人欲——呃!存天理,呃!呃!灭人欲,呃!唯上智之士呃——可以呃言之!呃呃!唐武则天——呃!曾召见——呃!僧神秀,问及:“尔为一一呃!大德高僧,见了女人——呃!动不动心?”神秀回说:“和尚——呃!已修成——呃!罗汉果,色见——呃!红粉如骷髅……”’晓岚这时候儿走上讲坛,不知在文韶公耳根前咕哝了几句什么话,文韶公也就不再打呃儿了——晓岚,你说了些什么话呢,今儿就近儿领教!”经他这么绘声绘色地介绍,众人纷纷附和,要纪昀揭谜。纪昀笑道:“我说:‘外头刘延清大人在清秘堂恭候。有人参劾您一本,说你挟妓游西山,宣淫潭柘寺,是个假道学——延清不想贸然上奏,先来问问。’文韶公吃一惊,也就不再打呃儿了。”

  敦诚连说带比画,学着王文韶说话的样子——一只手捻着辫梢,另一手轻轻抚着八字髭须,打一个“呃”儿身子耸动一下,一脸的苦笑,无可奈何。众人见他学得毕肖,都笑得前仰后合。敦诚却因为摹仿王文韶太认真,喝一口水又噎住了,现世现报地也打起呃儿,打得又响又脆。棠儿亲自带着个丫头端着酒具进来,早已听见前头的话,笑得别转了脸;侍立的丫头们有的捂着肚子,有的掩着嘴。王文韶揉着胸口,笑指着敦诚道:“该该!佛设犁舌狱正为斯人!真正是加减乘除丝毫不爽!”敦诚只是呃着,回不出话来。倒是纪昀见他难受,从筵桌上捡了一瓣生蒜塞在他的口中,说:“使劲嚼,不要怕辣,这就好了。”立时也就止住了。傅恒问:“怎么不见小七子?”

  “爷,奴才在这呢!”小七子就在外间廊下立着侍候,一步跨进来呵着腰回道:“去歪脖槐树请曹爷的小阮子回来了,曹雪芹今儿从宗学出来就没回家。芳卿姑娘说被怡王爷请了去喝酒写字儿,今晚未必回来呢!”棠儿抿嘴笑道:“想必是芳卿又把他局住不叫出门,怕我们灌伤了曹爷。这芳卿也是的,上门越来越稀了。”傅恒心里也觉扫兴,却笑道:“改日再来,我狠狠罚雪芹!上次康儿百日,他就逃席,跑了和尚还跑了庙不成?我把《红楼梦》编了‘十二金钗曲’,叫他来听听,就忙得没有一点空儿。我就最怕文人学了李青莲的固穷相。”说着,众人一一安席。敦敏忙着替曹雪芹圆场,说道:“这回雪芹不是逃席,昨儿我去西山曹家还见了他。芳卿指着请帖直埋怨,在宗学还不如在家糊风筝。月例银子领丢了家里,天天外头野着吃酒。柴要买,米面要买,房子漏雨得修。我一个女人能办了这些事?——她奶着个孩子,苦巴拉脚的,也真是难……”他没说完,众人已在闹着要见福康安,棠儿高兴得容光焕发,叫奶妈子抱了出来,亲自逗着孩子:“这是纪伯伯,庄伯伯,王伯伯——这是两个叔爷!几时你会请安呢?好宝贝儿……”

  福康安裹在绫罗襁褓里,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百家衣,脑袋晃来晃去,粉都都、白生生的脸上一双大眼,漆黑的瞳仁几乎不见眼白,用诧异和好奇的目光,随着母亲的指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时踢一下小脚。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恰巧王文韶过来逗他,翘起的小鸡鸡“刺”地一泡尿,刺得王文韶一头一脸。在众人哄笑声中奶妈子得意洋洋地抱着出去了。

  “上次世兄过百日,晓岚没来凑热闹。”王文韶道,“你是咱们翰林院才思最敏捷的,要补一首贺诗。不然罚酒三斗!”

  纪昀经这一阵热闹,早将“拘泥”二字丢了爪哇国。王文韶这一说正搔到痒处,遂笑道:“如此簪缨之家,富而好礼之族,纪昀还是第一次领略其风。六爷既生贵子,我岂能无诗相贺?”傅恒便一迭连声催要文房四宝。棠儿轻舒皓腕,便在端砚中仔细磨墨。庄有恭笑道:“你是个有急才的,皱着眉想什么?那些陈腐俗套,谅你也拿不出手,我们也听厌了,要新奇,要出人意外,要有创新之作!”纪昀道:“这可难住我了,万一我犯了口孽呢?”

  傅恒在卷案上展着宣纸,笑着对棠儿道:“你听听,晓岚说怕伤了人——他是个大才子,上回我抄的《聊斋志异》他借去看,还看不上呢!”棠儿也甚喜欢纪昀豁达爽朗,笑道:“我虽不懂诗,也知道诗由心出。纪先生怎么会伤了我们——再说,你是我们恩人,犯我们句口孽也承当了。”

  “既如此,纪昀就放肆了。”纪昀笑着自斟一杯,“国”地仰脸饮了,提起笔来向那纸上写道:

  这个婆娘不是人,极精神一笔颜书,个个都有茶碗来大。

  众人不禁惊骇相顾。王文韶看一眼脸色苍白的棠儿,嗫嚅道:“这……这……这也太……”“没干系。”傅恒脸上笑容未退,心中暗惊此人胆量,口中却道:“请纪兄接着写。”纪昀也不言声,从容又写,却是:

  九天仙女下凡尘。

  “好!”敦诚头一个灵醒过来,击节喝彩:“这个案翻得妙,翻得骤,翻得新!”众人悬着的心松下来,皆大欢喜,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庄有恭道:“这确是口孽诗,也真亏了你想——出语惊人,惊破人的胆——你要吓死我了!”说着第三句又写出来了,仍是骇人之笔:

  福康安儿要作贼,

  此刻众人知他手段,不再惊惧了,哗笑着纷纷说道:“你小心下地狱!”

  “真真独出心裁!”

  “看你这家伙怎么翻案!”

  “当了‘贼’,这个这个……这还怎么转圜?”

  “嘘——又写了!”

  众人睁大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枝笔,仍是那样从容,缓缓地一笔又一笔写出:

  偷来蟠桃奉至亲!众目睽睽之中,纪昀小心地揭起纸来,吹了吹墨,与那三联并排晾在条桌上,笑问:“如何?”

  “妙!”

  敦诚头一个鼓掌大笑称奇。众人纷纷起身看那四幅字,真个光润圆熟,暗藏笔锋,满壁的字画顿时相形见拙。傅恒笑道:“棠儿方才吓得花容失色,此刻如何——我们有这么个‘贼’儿子,算得是福气罢?”棠儿道:“那当然!迟一迟送汤家裱起来。你这书房里挂这个不宜,就挂到我念佛的观音像旁边。”纪昀忙道:“这是游戏之作,虽说不上轻佻,可也太欠庄重,夫人太认真了。”博恒笑道:“先裱起来!这是佳话嘛,将要流传千古,后人会因此念及我们傅家呢!”

  此刻绛蜡高烧,琼液盈樽,众人重新入席,举酒为棠儿贺喜,交口称赞纪昀文字瀚墨“堪称双绝”。傅恒因道:“枯酒难吃,拇战又太俗,叫我的家戏班子来为诸先生上寿。”说着轻轻拍了拍巴掌。

  掌音刚落,众人便听两侧廊下佩环丁当作响,书房中侍立的丫头忙挑起珠帘,只见两行歌伎,着一色的葱黄宫装,一行执着琴瑟笙篁,一行手持团扇,如步履凌波似地翩翩而出,盈盈施礼向筵席下拜。棠儿站了半晌,觉得有点疲累,向纪昀敛衽一礼,笑道:“纪先生今儿开怀畅饮,多用些酒。迟了就住在家里,不要见外。需用什么物件只管开口,说句大话,只要天下有的,寒舍都舍得叫先生满意的。我有些支撑不住,先告罪了。”慌得纪昀忙起身还礼笑道:“夫人如此错爱,纪昀何以克当?请尊驾自便……”棠儿这才辞了出去,傅恒将手一摆,顿时笙篁琴瑟齐鸣。六个歌女长袖飘舞团扇翻飞,歌喉顿开唱道:

  楚楚腰肢掌上轻,得人怜处最分明。

  千回步帐难藏艳,百结葳蕤不销情。

  朱鸟窗前眉欲语,紫姑乩畔目将成。

  玉钩初放钗欲堕,第一销魂是此声……

  此刻席上坐客人人听得心醉神迷,目有视,视舞步;耳有听,听艳曲;那伴奏的女子手挥目送唱道:

  妙谙谐谑檀心灵,不用千呼出画屏。

  敛袖皱成弦拉杂,隔窗掺破鼓叮咚。

  湔裙斗草春多事,六博弹棋夜未停。

  记得酒阑人散后,共寨珠箔数春星。

  真个舞赛天仙歌能裂石,满室幽香袭人,风鬟雾鬓令人心不能自持。饶是敦敏素来稳重持礼,庄有恭、王文韶以道学自许的人,也都心旌神摇,迷惘如在仙境,左一杯右一杯灌酒,如痴如狂。纪昀虽能吃肉,却不能豪饮,已是酡颜欲颓,不禁击案叫道:“今夕何夕,得此仙乐!”

  “纪兄高兴,就是我的至诚到了。”傅恒笑道:“且看下一折。”将手一扬,摆了摆,叫道:“明当儿,还不出来!”

  随着叫声,一个女子曼声应着褰帘而入,众人注目看时,只见明当身着粉色纱衫,下着浓绿色水泻长裙,乌云鸦堆,青丝袅袅,弯弯两道柳烟眉,在宇间微微蹙起,若愁若喜,似嗅似笑,流眄四顾,人人精神为之一爽。敦诚不禁大声赞道:“好一朵人面桃花,又似水中芙蓉!”那明当向纪昀嫣然一笑,差点勾得纪昀三魂缥渺七魄俱散。只听她宛转唱道:

  相逢处,记得虎山前。七里胭脂淘作水,一城罗绮织为天,萧管送流年。

  那时节,卿在木兰船,隔座唾人花散雨,带歌行酒柳摇烟,宛转到侬边。

  “这真是艳绝之词,清绝之唱!”纪昀望着袅袅婷婷的舞姿,恍然如在仙境,醉眼蒙胧地说道:“两阙《望江南》,带梦入秦淮啊!”傅恒笑道:“这是前年我去金陵,尹继善请我游秦淮,方子固先生即席吟唱的。确是秦淮旧梦。不知先生能否也续写几阙?”纪昀笑道:“方子固是灵皋先生的爱孙。这词已经写绝了,足令温李却步,我有何能为,敢来续貂?”口中说“不敢”,却以箸击盂,目视明当,轻声吟道:

  红桥近,双桨放迟迟。绝世丰神临水处,可人情性薄酣时,烟重柳难支。

  那时节,花放一枝枝,酒敌或能狂白也,花容哪得比明当,他也道侬痴。

  他一边说,敦诚在一边用蝇头小楷记录。记录完,即将小笺交与明当。明当轻启樱唇喃喃诵读,突然春心一动,瞟了一眼又高又壮又黑又胖的纪昀,顿时飞红了脸,不言语将诗笺塞进了袖中,偏转了脸竟自忸怩不能自胜。傅恒是风月场上有功夫的人,已是瞧出个七八分,遂笑道:“小妮子目空眼大,从没个瞧得上的,这番似乎动了心?夫人已经许出了愿,只要先生张口,再好也舍得奉赠。纪先生,听说你内堂尚虚,即以此女,作箕帚之奉,如何?”

  纪昀目中火花一闪。他是河间名阀子弟,自幼游学读书在外历练,虽然看去放浪形骸不拘于礼,骨子里却通明世务处事严谨,一阵兴奋过后,立刻平静下来,从椅中起身作揖道:“六爷错爱得很了。娘娘的病得以好转,是娘娘自己深仁厚泽,因此上天赐福!试想,如果我不奉旨,焉能进入内宫?进入内宫,不逢娘娘疾急,或者我于歧黄之术毫无所知,岂不也误了事?冥冥上天巧作安排,只是假手于我为娘娘祛灾而已。娘娘圣寿未尽,即便没有我,上天也自另有救治之术,我岂敢贪天之功!”他凝视着发怔的明当,微微叹了口气:“这要折杀纪昀了一一这是六爷的爱姬啊!清歌已聆,盛筵已领,色与魂授,难道还不知足?”一席话说得众人都发愣:这不像是撇清,又不像是推辞,纪昀葫芦里卖什么药呢?”

  “晓岚兄和我来这一套!”傅恒大笑道,“——不过也得问问明当的意思。”他转过脸来,见明当羞得满脸飞红,笑问:“你心里怎么想?可乐意跟了纪先生?”

  明当当着这么多客人,越发情怯羞涩,晕赦满颊,一双皓腕不停地搓弄着衣带,嘤嘤数声,不知说了句什么。傅恒笑问:“说的什么,好歹叫我们听清楚呀?你素来不是这个秉性嘛!”明当低声道:“我左不过一个奴婢,听主子的吩咐呗……有什么说的?”她低着头趾着脚尖,又小声咕哝了几句。傅恒看着她,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也不枉了我素日教导——知礼!才子配佳人,这是天成之偶——小七子!”

  “哎——奴才侍候着呢!”

  “按照前头发送芳卿的例,加一倍妆奁给纪先生。”傅恒笑着吩咐,“从明儿起,明当不再在园子里侍候,挪了太太正房东厢去,这里就是她娘家,你们以姑奶奶的礼待她,纪先生下聘后,拣个好日子给他们办喜事儿。”

  傅恒说一句,小七子答应一声,又转过来给明当磕头贺喜,说道:“当初姑娘从苏州买来,前头喜旺子还想求我给主子说话,说他选出来要作外官,想讨了姑娘去作太太。我当时就给他个没趣——我说,‘庄亲王世子来要明当,一声不愿意,老爷就辞了出去。你也没撤泡尿照照你那鳖形,就想吃天鹅屁!’”突然想起用“天鹅屁”比明当大不相宜,忙“啪”地自打一下嘴巴,改口道:“想吃天鹅肉!——‘明当姑娘不是爷买来的,是爷从苏州织造府歌舞教司请来的,您瞧人家走路那份贵重,那份仪态,脸盘儿身材带出来的体尊!——叫我去说话,不是狗戴嚼子相勒么?’今个儿可好了,纪先生呢是羊车投瓜砸得脆的大才子,姑娘又是个弄玉吹萧的活观音,配到一处,那可叫怎么说?”他怔着脸眨着眼想了想,突然冒出一句唐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他尽可能搜罗着自己的“学问”一口京白,说得绘形绘色,口吐白沫。顿时笑倒了众人。敦敏先还忍着,想想越发耐不住,“噗”的一口酒喷了敦诚一身,敦诚笑着踢了小七子一脚,“小蛋黄子忒煞伶俐的了!什么叫羊车投瓜砸得响?又是什么弄玉吹萧的活观音?好好的掌故都叫你搅得稀烂!”傅恒咳嗽着笑道:“快侍候着姑娘下去。滚你的蛋去吧!”众仆人簇拥着明当下去。席上几个人又乱哄哄说笑一阵,听着自鸣钟连敲十一声,已入子时,见傅恒面带倦意,知道他乏透了,且知他明天还要忙,便都纷纷起身告辞。傅恒一径送了出来,握着纪昀的手,诚挚地说道:“明儿又要办正经差使了。同在一处,诸多事务,还要请多关照。”

  “大人放心。”纪昀何等精明的人,立刻听出他话中双关之意,点头说道:“纪昀如此身受国恩,岂敢怠忽公务,恃宠取祸?”

  众人都去了,傅恒站在二门口,望着初升的一弯眉月只是出神;六十五万军饷被劫,已经和刘统勋谈过几次,直隶总督、巡抚已派员前往,会同高恒破案。因为皇后重病,刘统勋的钦差大臣诏书还没有下,这事明天一早就必须请旨办下来。西南金川的军务,现在庆复、张广泗还是一味调兵遣将、索饷要粮。说是攻下了几十个堡子,可连班滚、莎罗奔的影儿也没摸到。阿桂来信言语含糊,说自己“身在庐山”又说“将熊熊一窝”。似乎在指摘庆复和张广泗,却又不明说,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又重蹈了上下瞻对的故事,打成了烂仗?这件事其实乾隆更关心,也得抓紧接见几个云贵川过来的人,盘问盘问底细……还有去云南开铜矿的钱度,上次奏报说杀了四十多个在矿中传教的“天理教”教首,“井矿安宁”是他折子里的话,但云贵总督葛洛来奏,却弹劾他“残忍成性,滥杀无辜,矿工群情汹汹,或将激成大变,”——这“天理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白莲教一党呢?皇帝不久要出巡直隶,他离京之前,这些事都要搞清楚,请示方略,不然出了事,都是自己的责任。张廷玉和鄂尔泰都老病了,他们在朝几十年为相,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不结党也有党,无门派也有派,还在明争暗斗。讷亲和鄂尔泰过从得近,自问感情又和张廷玉相投,门派之争看来还要延续下去。他又想起‘一技花’,这么一个小妖婆子,怎么就擒制不住呢?由‘一技花’又转思到娟娟,那月夜舞剑,那夜宿马坊镇,还有那驮驮峰上落红成阵的桃林……

  不知受了什么东西惊扰,隔院花园里的宿鸟扑喇喇扇着翅膀呱呱大叫着从头顶飞过。傅恒从千头万绪的遐思中清醒过来,但见月如细钩,悬在疏朗的星汉之间,蓝得发紫的天穹上一丝云彩也没,浅淡的月光洒落下来,给花园女墙和那丛丛的月季、牡丹花,玉兰、海棠树镶上了一层银灰色的霜,由近及远愈看愈模糊,似乎一层层一叠叠在不住地变幻它们的姿势和色泽,给人一种神秘不可捉摸的感觉。夜半清风带着花香——那花香很杂,有月季的清香,有时还杂有石榴香、丁香、玉兰香吹来……又有些想不出名目的香,在微风中轮番袭来,凉凉的,淡浓不一地递送着,直透人心脾——这样的夜间,独自赏花步月,真真是莫大的享受。

  傅恒适意地将发辫甩到脑后,徐徐下阶,遥望着星瀚浩渺的天空,久久凝视着,心里打点腹稿,草拟一篇步月诗,但连着拟了几首都不满意。心里一阵失落,更觉诗思謇滞,只得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小七子因主人、主母都没睡,吩咐了家人都不许睡,又叫妻子进里院招呼上房婆子丫头都小心侍候。这才出来,见傅恒苦苦沉吟,正要上前请他回房歇息。忽然听见二门外院西配房隐隐传来哭声,忙叫过二院管家喜旺低声训斥道:“日你妈的,越侍候侍候出新样儿了!没见主子正在想诗?那院里洗澡水我都不许他们泼,别人都安静,倒是你老婆房里鬼叫丧儿!”傅恒这才细听,果然西配房里传来了隐隐的哭声,是个女人的声气,似乎在竭力地压抑着,嘤嘤声若断若续传来,不用心根本听不出来。傅恒想回到里院,想了想,招手儿叫道:“你们过来——喜旺家的是怎么了,半夜里哭得凄惶?”

  小七子和喜旺见惊动了傅恒,一溜小跑过来,趴在地上就磕头请罪。喜旺说道:“爷,是这么档子事。我妈原在热河皇庄给内务府管领的戚家当奶妈子。侍候的就是现今庄王爷门下魏清泰的大老婆。魏清泰今年七十多的人了,小姨太太黄氏又添了个丫头,黄氏没过门的时候在咱们府西下院当过粗使丫头。和我们家的相与得好——她添了丫头,魏家大太太恼了,说不信七十多岁的人还能行房,这丫头是野种的,逼着问是和谁睡出来的,打了撵出来,这事已经过去十好几年了。黄氏前头还生了个小子留在魏爷府里。黄氏想得没法,今儿偷偷进去看儿子,儿子送了她四五两银子还有一袋子面,叫人告了大太大。东西没得着,还当她的脸罚小少爷跪,晒得晕了过去,黄氏又叫赶了出来。她心里气苦,想寻自尽,来我家给我妈诉诉苦情,想把孩子托到我妈这里得便儿给大太太说个情儿,还收留闺女回魏家——为这档子小事哭哭啼啼的,实在太不成话。奴才正拾掇这些婆娘,小七哥听见了……”傅恒仰脸想了半日,才想透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遂笑道:“有难过的事,还不叫人家哭,难道憋死不成?她不过是穷,你资助点银子,好生宽慰宽慰,就不想寻死了。银子要短缺,回太太一声,从公帐里支一点。”他说完抬脚走了几步,忽然觉得自己处置得太随意了些,又站住了,说道:“你带她们到上房来一趟。”说罢径自进了内院。

  “吃酒吃得多了吧?”棠儿没睡,在灯下开着纸牌等他,见他进来,丢了手中的牌起身,撇着嘴笑他,“方才叫人去看,说是在月亮底下转悠呢,可作出什么好诗了?——荷香,给老爷把参汤进上来——别是月下想美人,想入非非了,只顾从脖子往下想起,哪里还作得出诗呢!”傅恒笑道:“你这人!胡说些什么,丫头们听了要笑的!你还不是个美人?就像戏上说的,有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恐怕你在想别的男人,由彼及此疑我也未可知。”说着便喝参汤。棠儿是有心事的人,登时脸一红,忙用话遮饰:“别说这些谎话遮掩了,家花再好也没野花香!天杀的,别以为我有了康儿就不留心了——上回高恒家婆娘来,你那两只眼,直勾勾的——那婆娘也不是个好东西,骚样儿,浪八圈儿!”

  “罢罢罢,越说越上劲了。我不过站了一会月亮地儿,你就这么抢白我!你要是皇上,还有臣子们过的么?”傅恒笑了一阵,又道:“也真是的,我如今竟作不出诗了。心里只是有,口里手里却说不出,写不来。才三十一岁,就老了不成?”棠儿也换了正容,说道:“那是忙公务,看折子看的了,作诗弄词的得有闲功夫。上回娘娘跟我说的衙役和秀才作诗故事儿怪有趣的,秀才的诗说‘清光一片照姑苏’,这是说月亮。衙役说‘月亮不止单照姑苏,应该是“清光一片照到姑苏等处”才对’——没的不是叫什么来着——公牍害文。这几年你在军机处,看的都是‘等因奉此’。再过几年,“两个黄鹏鸣在翠柳枝上,四个白鹭排队飞到天上’都写得出呢!”还要往下说时,丫头彩卉进来禀说:“喜旺家媳妇带着个女人进来,说是老爷叫进的。”棠儿便问:“三更半夜的,有什么事?”

  傅恒便将方才的事约略讲了,又道:“魏家是常来家走动的人,他那些家务我也搅不清。不过,听起来满凄惨的。佛心无处不慈悲,听听怎么回事,能帮就帮她们一把。”棠儿听了无话,那女人已带着个小女孩儿进来。傅恒定睛看那妇人,只在三十岁上下,身着一件靛青市布褂子,已洗得发白。裤脚处缀了补丁,只是修饰得好。肘下襟上的补丁都用绣花滚边儿,两边对称缀上,不留心还以为是专门加上去的花饰。瓜子脸儿、水杏眼,嘴角若隐若现还有个酒窝儿,细眉如画几乎绵延到鬓边,朱唇樱口,胭脂不施,天生风韵。棠儿却在看那女孩,约莫在十二三岁,和妈妈穿的一样,靛青市布大褂儿,只是像是重新染过,连补丁都是一样的颜色,眉字宛然如画,很像母亲。黑黑的两个眼睛却和魏清泰的大儿子魏华一模似样,蝌蚪一样漆黑,流盼之间颇生精神。只是脸色苍白些。在这样华贵的屋子里也不习惯,低着头躲在母亲身后不言语。棠儿见傅恒注目那女人,无声一笑,正要说话,傅恒已经开口:

  “吃饭了么?”

  “回老爷的话,我不饿。”黄氏怯生生地看了傅恒和棠儿一眼,低声说道:“求老爷赐给睐妮子一碗饭吃。”

  棠儿这才知道姑娘小名儿叫“睐妮子”,招手叫了过来,拉着她的手细细地看,冰凉润滑的,宛如象牙雕就,十指指甲饱满红润,手掌却略乏血色。她抚摸着睐妮子浓密的头发,端详着她的脸庞,口中道:“彩卉,端两碟子点心,一盘子给姨奶奶,一盘子给闺女——呀,啧啧,这么标致的丫头!怎么不生到我们家?老清泰我没见过,总快八十的人了吧,可不是老背晦了,这么玉雕儿似的母女俩儿,就忍心往外赶!他那儿子魏华,常来府里搅,满清楚的个人嘛。亏你在军机处管着他,怎就不管管这些事!”

  黄氏和睐妮子本来已经止住哭了的,听棠儿这一数落,哪里还能禁得住?黄氏蜷着身子,双手抱着点心盘子,哽咽得浑身直颤,只不敢放声儿。睐妮于盯着一脸慈祥的棠儿,双目闪烁了几下,泪像开闸了似的,一涌而出……傅恒看了看表,已将到子牌时分,见她们哭得不可开交,抚慰道:“别哭了,这种事大家子里头多着呢!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孩子是老清泰的,错不了。你看看那双鼻翅儿,再看那眼,还有下巴儿,不是魏清泰的,能生出这模样了?这样,你们权住我府,回头我和魏家打打擂台,打谅他们还得买我的账!——记得魏家是正白旗的对吗?”黄氏已经哭得泪人儿一般,听见问,忙俯下身子,用哽咽的语调颤声答道:“是汉军镶白旗的……”

  “这么着更好,我和他们旗主说话。”傅恒站起身来,略微伸欠了一下,说道:“还叫喜旺家的侍候着,不能当奴才对待。魏清泰是跟圣祖爷征讨过准葛尔的,带着侍卫身份呢!我看睐妮子这身条儿这体格儿,可以入宫去侍候。娘娘病重,宫里放出去几百宫女,眼见又要选秀女了,撞一撞运气,总比这么苦捱着好。去吧,好生歇息着,几天里头准有好信儿。喜旺家的再给她们换点点心,看揉搓成碎未儿了。这屋里她们也吃不好,她们是客,好歹别委屈了——听着了?”

  喜旺媳妇忙答应着,又道:“看看我们主子,这为人,这心田——和我常跟你说的一样吧!天上地下打灯笼,哪里找去呢?你这一来,就是福星高照灾星退,由我们主子荐进宫去,几年选出来个女官,才叫他们羞得没地缝儿钻呢……”她连奉承带数落还夹着劝慰,哄得傅恒和棠儿都笑了,黄氏母女也破涕为笑,千恩万谢着辞了出去。

  “你今晚真奇怪。”棠儿等外人都退了出去,一边帮着傅恒脱换衣裳,一边说道:“军机大臣拉皮条,送出去一个明当,又帮助一个黄氏!天下这么大,还不够你操心的?你是嫌弃了明当,看中了黄氏?不然,怎么变得跟菩萨似的?”

  傅恒解着腰带,深长透了一口气,说道:“官做大了,容易变成石头人。该做的平常事不去做,不给自己种福田,对景儿时候就有祸一一张廷玉多聪明的人,礼部报上来一个请旌表的,说一个烈妇被贼绑在树上欲施兽行,她护贞不屈骂贼而死。张廷玉说她是受辱而后死,不足为范,不准表彰!这太苛了嘛。我到老了要也做出这种事,你一定得提醒我今日这话!”说着便将手向棠儿胸前伸去,棠儿一把打落了他的手,嗔笑道:“你这人真是,说着正经话还不老成!”傅恒笑道:“我精神远不及过去了,那老清泰不知吃了什么药,倒得问问。”

  棠儿啐了一口,红了脸没再说话。
 

 
分享到:
2原野上的花
1偷鸡记
1小青蛙读书
1睡美人新传
1火龙宝藏的魔咒
1爸爸树,妈妈树
1原野上的花
2小象练“鼻子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