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时间:2018/9/25 19:57:04  点击:150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个下场,便是他对云军向来有些忌惮,也不由得生出兔死狐悲之心。想道:赢雁飞这就是下手了么?我需要多提防她才是。不过她想动我,却还没这么容易。

  杨放闻讯赶过来,劝说云军将领,痛陈利害。他们只是苦笑道:云军如今这个样子,拆不拆,也没什么分别。我们那里是不明白那女人的心思,也未尝不知自今后云军就成了二流小军,再难有什么作为。只是大家彼此不服,强拉在一起,更是不好。便是她指下一人为主将,或是另遣人来统率,也是不成的,算了罢。一步走错,如今是悔不来了。杨放听了自知无回天之力,也就罢了。云军即是拆开,阵营自然要加以变动。杨放见了令狐锋为他们安排的营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去寻到令狐锋,指出那处,道:这地方有些薄弱了罢。如今他们分拆开了,彼此的粮道不再是一起,只怕另外的两军不会再为这军守住这处后道。若是他从这处突出,疾行三日,就可直抵镇风堡。令狐锋笑道:无妨,我这边山上藏了一支机动之兵,若是他从此突击,借此处山势直冲其侧翼,一下子就能叫他受重创。倒是巴望他这般做的才好。杨放听到有理,也就不再追究。

  云行天负手立于山崖之上,这处地方景致好熟,似乎就是那年大战后,他率众人定下修筑雁脊关的地方。不过是短短数年,现下想来却是如同隔世,那些名字还依旧,可人却全然不同了。鲁成仲勿勿赶过来,对他道:杰可丹的信使来过了。喔?云行天有些不情愿地问道:怎么说?鲁成仲叹道:杰可丹道,他本是极赞同的,可族中长老得了赢氏的礼物,又深恨于皇上,终不肯出兵。又道,赢氏答应他,此战后,将漆雕皇妃还给他,于是云行天道:使者呢?鲁成仲答:原想留他下来见过皇上,但他不肯,已走了。

  云行天没有回应。鲁成仲很难分辨云行天是失望呢,还是松口气。毕竟,向蛮族借兵,这种事,云行天做来实是大违本心,也教底下的将士很难想得通,对军心士气有有极大妨害。这是一柄双刃剑,利弊其实也难说。只是失了蛮族的失持,要突破眼下的困境就更为渺茫。过了半晌,云行天又问道:云军里的兄弟们怎么说?鲁成仲道:大家得知了拆分之事,都哭声震天,都道云行风这个败家子,把这点家当折腾光了。我不是问这个,云行天道:我是问,着他们设法弄点粮食的事。鲁成仲叹道:没法子。云行天问道:怎说?鲁成仲道:各军营中储的粮草最多只够两日之用,一份多的赢泌和也是不拨的。云行天笑道:这个自然,鲁成仲呀,你难道如今都看不出来,我如此容易的逃出来,这事象是个局么?鲁成仲悚然一惊,道:皇上是说是她故意教皇上逃出来的?云行天点头道:是不是她难说,但不出她身边的那几个人。鲁成仲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就为了夺众将征粮之权,就冒这样的风险?云行天道:这也不是小事,当真能如她之愿的话,她的权位就定了。只是,她玩火玩的收不收得了场子,就难说了。鲁成仲默然了片刻接着说下去:他们也试着在外头买些粮食,只是现下民间余粮极少。不仅价高,且杯水车薪,于事无补。云行天道:那就再远些,托人在南边买来,也不必运进来,只消藏在外头,让我军冲出去后能找的到就行了。鲁成仲却是有些难色,吞吞吐吐道:这个这个赢氏颁下令,南边的粮食全由官家收购,不许另买。云行天奇道:人心趋利,我们出高价,如何会买不到?鲁成仲更是难以启齿,嗫嚅了半晌,没说出话来。云行天却又明白了,道:我在南方的名声不好是不是?鲁成仲低声道:所有的粮商都不肯卖粮给北方人。道是赢氏曾下旨说,私下卖到北方之粮极易用来资助皇上,是以云行天听这句话,冷冷地笑,不著一言。

  喔,有件事差点忘了,有位兄弟道镇风堡里的行宫中住进了人。什么?云行天精神一振,问道:这事确实么?是一位兄弟听被调到银霜军中的兄弟说的,千真万确。镇风堡因是云行天修筑了备着攻打蛮族的,因此在堡中建了行宫,利于亲征来去歇宿,可眼下行宫中竟住进了人?有谁能住进行宫?云行天突然神色变幻不定,鲁成仲看这神气,就知他有了极要紧的思虑,便静在一旁不再言语。过了好一会,云行天缓缓道:赢氏来了。鲁成仲一惊,脱口而出:这是不是又是一个局?

  云行天摇摇头道:不象。赢氏这是对赢泌和有些不放心了,亲自过来看着他。鲁成仲听的糊涂,问道:为何,他们可是亲兄妹!云行天低头看地下,有些涩涩地道:亲兄妹?哼,亲兄妹又怎样?鲁成仲马上改口道:不是这个意思,未将是说,除了她自家的外戚,她还能更信谁?云行天道:她?她是谁都不信的。这一战于赢氏干系极大,她非但是要困住我,更要紧的是把那些悍将们掌在手心。她靠的就是粮食,这摊事本是交到了赢泌和手上,可她定是发觉赢泌和有瞒她什么事,嗯,说不定,也是赢泌和著我逃出来的,是以她还是自家坐阵来的放心。

  云行天又似是陷入沉思,口中喃喃自语,这是诱我的么?不会呀,这也太险了,她犯不着令狐锋定是知道的然后他猛然抬头起来,断然道:今生成败,在此一举了。转身对鲁成仲道:你回去找秋标喝酒,把他灌醉了。鲁成仲惊的一时没回过神来,张大了嘴道:这这云行天笑道:怎么?你的酒量拼不过么?不是,不是,只是秋标他他想出让云军去找赢雁飞理论的事,你不觉得以他的为人,有些古怪么?鲁成仲期期艾艾了半晌才道:是有些不象他平日的为人,他为人是极漫散的,这主意有些阴毒。云行天又看向远处道:你们一路逃到这里,不觉得太幸运了些么?有没有发觉令狐军并没有全力追杀。鲁成仲想了想道:皇上这么一说,是有些。云行天缓缓道:令狐锋这人狼子野心,他不臣于我,更不会臣于一个女人。象是煽动云军这种事,更象是他想出来,让云军和杨军两败俱伤,而他独得其利的主意。你知道么,秋标的父亲受过令狐锋的恩惠。鲁成仲一惊道:皇上早就知道么?云行天道:早就知道,只是他一直未有异动,也就由他了。可鲁成仲还是有些迷糊,皇上要是疑心秋标叛变,抓起来问个明白便是,为何要如此?因我决心今夜就以三千铁风军,再另精选出二千骑兵,突出包围,杀入镇风堡!鲁成仲急问:从那里?云行天手一指,"就是那里!鲁成仲狐疑道:那里不错是个薄弱之处,但皇上请看那边上的小峰,正是令狐锋的防区,他若在此处伏下一军,攻我军侧翼,当如何?云行天道:他不会!他想着让我与赢氏两败俱伤甚或是两败俱亡,他就可自立起兵了。鲁成仲依旧道:总觉着此事过冒险,若整个是个圈套,诱皇上孤军深入,却是如何是好?

  云行天声音极沉着道:如今虽面上看来我军大占上风,但其实只消相持下去,我们会愈来愈难,拖得久了对她只有好处。这,她不会看不出来。她以身为饵,行此险着,若是迫于无奈也就罢了,但现时她全没必要如此。她手上的各家军位置我们都清清楚楚的知道,镇风堡里只有那临时拼凑的劳什子银霜军,她不会当真以为就可以对付铁风军了罢?若是她想诱我前去,定会把唐真的部下召至,镇风堡里如有大批兵马加入,云军里的兄弟会为我们传消息的,近来可有么?鲁成仲道:没有,只是听说近日有二三千南兵进了堡。连南兵也征了么?云行天道:看来,她手中真是调不动什么兵力了。鲁成仲听到这里也觉有理,道:是,未将前去准备了。云行天却极低的说道:其实,鲁成仲什么?其实,我本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如今这般下去,只会愈来愈无指望。有时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上天待我一直不薄,当年与蛮族之战,多少是老天爷帮忙才赢了的,希望这一次,也会如此!

  令狐锋在帐里处置军中事宜,问道:近来士卒有何言语?这话听来很泛,但他的副将却是一听就明了,回道:俱有怨言,道中军拨来的粮食吃不饱,比别家的少。令狐锋点头道:藏下来的粮草万不可为他们知晓。赢氏那女人,哼,以为如此就可以让我束手束脚么?我只消省出够三日用的粮草,就可以打到镇风堡,赢泌和在镇风堡备下的那点兵力,不堪一击!副将笑道:非是她不想增加镇风堡的兵力,而是她没有大帅的许可,又那里调得动。这中洲天下哪里是她一个女人可以掌得住的,大帅此计若成,必是可以一展宏图了。令狐锋也不听他的谄词,道:你下去,切切要看好了藏粮之处,若有个闪失,你也不必来见我了。副将正色道:是!令狐锋却又皱起眉头,道:云行天当真没有什么异动?他不该看不出来这等良机?正说着,就听到处头传来急报。令狐锋令道:进来!传令兵扑进来,半跪半伏剧烈喘息道:禀大帅,云行天从那处逃走了!什么?令狐锋一惊,站起,道:为什么秋波没有信来?然后问道:可全力阻他?传令兵道:大帅有交待不必全力阻之,是以将军放他走了。令狐锋断然道:好,点齐一万骑兵,带上三日口粮,我们去镇风堡!

  令狐锋端坐于马上,身后骑兵列阵已成,久等副将未至,正怒时,却见几个副将的亲兵带一人至,跪泣道:副将已自尽,这人,这人,放水霉坏了麦子。什么?令狐锋一惊,然后心头一凉,突然想起,前些日子,镇风堡道面粉不足,以麦粒相代,自家以为更易储存,允了下来。令狐锋怒喝那人,你是何人?那人抬头道:不过一中洲百姓而已。令狐锋喝道:我军中上下,无不受我重恩,那妖妇给了你什么好处?那人道:无它,只是应允照抚小人一家老小衣食无忧,小人跟从大帅十年,未能保一家老小衣食,确是受恩极重。令狐锋狂怒,道:杀了!言出人头落地,令狐锋想了一下道:粮草一并都霉了吗?答道:尚有部分可食。令狐锋断然道:把可食的全数带走那,留在这里的兄弟?令狐锋犹豫了一下道:管不了他们了,若是他们饿极了就去别家的军里抢吧!语音未落,就听得呼喝之声传来,四下里不知如何得了消息的兵士围了上前,一层层,看不到尽头。大帅请留下,大帅不要把粮食带走,给兄弟们留下一点吧!令狐锋见到这些往日在自家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士卒,此时眼里都闪着绝望的光彩,不由泄气了,他闷声道:你们在那里听的谣言,自然不会的,本帅只是着人去镇风堡讨要而已。然后翻身下马,道:好罢,本帅不走了。

  杀!云行天将又一人挑下马来,镇风堡的大门洞开了,身后的骑兵们发出一声欢呼,跟着云行天冲了进去。镇风堡的守备果如预料中一般稀疏,云行天一行衣甲与幸军并无二样,守城者全然未想过他们会突出了雁脊关下的防线来到这里,在见到他们时,还以为是自家军马回来了,待他们冲到城下觉出不对,已来不及关上城门。横着的街上出来一支军马,着白甲,拦住了他们,铁风军的骑兵们未有丝毫犹豫,心意相通的斜冲了进去,一下子把这支骑军拦腰切断,这就是赢泌和弄出来的那个银霜军了吧?云行天笑道:真是浪费呀。被切断的银霜军惊慌之下各自为政,铁风军却是配合有素,银霜军奋力反击,鲁成仲知云行天这话里的意思。这些骑兵不愧是从各军中精选出来的,单个作战起来并不比铁风军差到那里去,但指挥配合就差远了,全不能发挥出协力。银霜军完全被打散后反倒不好对付,铁风军虽占了上风,但也不得不与他们纠缠在一处,堵住了街口。云行天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道:跟我来,我们去行宫那边。

  云行天虽没有来过此处,此城的图纸却是他亲手画出来的,对街巷的格局烂熟于胸。当下就带着未混在战中的人马绕过了两道街巷,在转进街角的那一刻,地面突然陷了下去,数支长矛从地下突起。奔在前头的数百马匹悲啸一声,纷纷伏下。云行天在马上一颠,几乎就落下马来,幸他反应极快,纵身跃起,执矛在手,看准了方位落地。一名兵士见他落下之时似是有机可乘,便挥矛刺进去,云行天不闪不避,横扫一记,将那兵士打的翻滚在地。皇上!秋标见状冲过来,翻身下马,将马匹往云行天手中一塞,道:皇上快些上马。云行天犹豫了一下,道:你将如何?秋标眼中有异光闪过,道:秋波本不欲生离此城!云行天一震,自秋波在醉中被带出雁脊关,醒后一直沉默无言,没想到却有了这样的打算。云行天上马道:不可说这话,铁风军中的每一人都不可轻言死字。秋波不答,已徒步与那些藏身于地沟中的兵士杀了起来。

  这些兵士身材矮小,一见便知是南方兵,铁风军中失了马匹的士卒跳入沟入与之厮杀,他们毫不畏惧,用的短刀匕首,一上来就是拼命的打法,只图刺击,并不格挡,一个照面生死立现,铁风军虽悍勇,却也伤亡甚众。骑兵们却帮不上什么忙,跳下去踩又恐踩倒了自家人,只犹豫了片刻,两侧房舍中却有大群箭支簇射而来,外侧的铁风军中人纷纷落马,云行天大喝:不要下马,冲!铁风军听令毫不顾及密如飞蝗的箭矢,一齐冲锋,冲过了那道深沟,有二成的人马倒在箭下,但也逃到了箭手的射程之外。云行天一边奔跑一边道:一刻也不停,跟我走,快!云行天突然明白了,赢雁飞凭的什么诱他来,凭的就是她手中的这支神秘军队,沐霖的石头营,天下最擅巷战的石头营。

  赢雁飞倚坐在锦榻之上,八月的暖阳透过碧纱洒在她的身上,她的衣裳肤色俱现出淡淡的光晕,窗处传来蜜蜂嗡嗡之声,浓烈的花香在房中流动。她手执一卷书册似心似无意地翻动,神色平和,李兴侍立于她身侧,道:请太后避一避罢。避?赢雁飞抬起眼看了他一下,然后又回视书册,避到那里?李兴道:离开行宫,或是出城,云行天已往这边冲进来,只隔两条街了,太后留在这里太危险。赢雁飞却轻笑了,道:你说过,你已布置的极周全?是。你还说过,以这城里的格局,便是一万骑冲进来,你也可让他出不去。是。我们在这里,本就是等他来的,是么?李兴迟疑了片刻道:是!那,你现时有些怕了么?赢雁飞问道,李兴抬头道:不。那就好!赢雁飞放下书本,语气温和,但不容违拗的说道:我那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等,等他来!李兴闻言,只得道:是,未将去了。赢雁飞却叫住他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自会有人办好,便是我死了,也无妨。

  李兴却道:太后说那里话来,未将怎会让太后死在石头营的护卫之下。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啊!藏身于街垒之后的石头营兵被一柄长矛捅穿了,倒下,他的同伴惊诧万分地看着云行天从他们全没料到的地方冲进来,他们转身,拨刀,但这个动作足以让一排的长刀枪矛再次刺出。杀!随着云行天的冲刺,铁风军齐齐地大叫一声,与这叫声相伴的是数十声惨呼。逃过一劫的兵士们反应过来,他们毫无犹豫的冲进了铁风军队列之中,鲜血如泉涌出来,他们倾刻间倒下,然而却已为已方赢得宝贵的空隙。箭,石头营特有的箭,本是极普通的箭,可在这些人的手中却如活者一般的箭,射过来了。这些箭支并不密集,却是奇准无比,每一箭都很难落空,射手占的位置,总是很刁钻,总是在你目力不及之处,他们每射一箭都会移动,但即便是在移动,他们还是会发觉每一次时机地放出手中的箭。但这一回,箭手们仅仅只快意了一小会,因那队骑兵在杀掉埋伏的人以后,毫不恋战的撤走了。

  赢雁飞放下书本,打开窗子,侧耳听了听,还听不见喊杀之声。她坐在妆台之前,宫女们围上前来,道:太后要梳妆么?是,取东西来。在八宝棱花琉璃镜中,赢雁飞端详着镜中的娇颜,这面孔如此的完美无瑕,那里还需要妆点。但她笑了,她笑道:今日是要紧的日子,还是费点心好。净水洗过玫瑰花瓣似的肌肤,莹白而又略略泛出一点粉色的面颊上细细的匀了小小一勺香脂,取过胭脂,涂在略略有点苍白的唇瓣上,她抿了抿唇,略皱眉道:是不是太艳了点?宫女们道:平日里太后是不大在意妆扮,瞧上去与平日不同,自然是觉得艳了,在奴婢们看来,是眼前一亮呢!是吗?赢雁飞终于笑笑,道:就这样吧。

  云行天挡开左边刺来的长刀,挑开刺向马腹的短刃,闷不出声,把一支刚刚插上他肩头的箭矢拨出来,箭头上绞出一大片的皮肉。鲁成仲在他身边,正把长枪从一人腹中拨出,他大笑道:皇上,被未将赶上了吧,这是第三十一个了。云行天长笑一声,长矛一挺,从一名倒在地上的石头兵手中挑出一把弓,在手中一试,皱皱眉头道:太小了些,将就吧。然后把那从自已身上取下的箭在弓上一搭,一箭飞出,穿过了远处的墙头一个小窗,然后是一名箭手从窗中掉出,鲁成仲一惊,自已正在那窗的正面,云行天道:是谁多些?鲁成仲意作愀然道:未将又欠上一条了。却又纵身挥枪,向云行天身前冲去,喝道:未将马上赶上来!云行天正欲笑,但突然呼吸一窒,一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云行天抱着他缓缓放下,秋波对他笑笑,道:皇上,鲁成仲他失职了,离开了皇上身边,未将这一回叫他无话可说。云行天抚着他胸口颤动的箭尾,哀道:你何必如此,何必如此秋波道:皇上,秋波有瞒皇上的事,但绝没有半点不忠于皇上的事。皇上就算不信,但这话秋波一定要对皇上说出来我信,我信!秋波听到这话,露出极欣慰的神情,安然地合上眼睛。云行天将他放下,环视身边众人,道:我们还有几个人?鲁成仲报道:还有四百七十三人跟在皇上身边。我不能再当上皇帝了,他们,云行天一指地下,死得有些不值,我对不住各位了。你们走吧!众人无声,鲁成仲代众人回答:皇上说这话,是辱我们来着!云行天长喝一声,道:好,即然各位愿与我死在一处,我们就要干好这生最后一件事,跟我杀进宫去,杀掉那个女人,使各位兄弟的血不至白流!众人齐呼:愿随皇上,痛快一战!走!云行天举起长矛,率众冲向了行宫的大门,行宫守卫在他们蹄声呼声之中,双手抖如秋风之中的黄叶,迟迟的拉不开手中的强弓。

  宫女们打开柜门,取出一样样锦衣华服绣襦丝裙在赢雁飞身现过,赢雁飞一样样地看了,一次次地摇头,终于她看到了一件,伸出纤纤两指拈了一拈,点点头。衣衫被抖开,赢雁飞在艳红的绢丝上抚摸,那上面四十八色揉金丝的凤凰,深深浅浅十余色的牡丹,一针一线由她亲手绣上,颜色略深,又是向着同一个方向深下去的细密滚边,是朱纹相帮锁就。这是一件嫁衣,不是朝堂上接受册封的皇后礼服,而只是一件在洞房之中将被人解开的嫁衣。可这件嫁衣却没能派上用场。嫁衣披上了她的身躯,艳艳的红光映上她的面庞,她若有若无的笑,啊,原来不穿白色的衣服也还有别样好看。

  李兴亲自执弓在城门上守卫,可却没有见到那人到来。报亲兵叫道:他们到了景怡门!李兴变色,他们没经进此处,如何到得景怡门!李兴断然道:是他么?是他的衣甲,我看清了。快,走!景怡门的门楼上,数百人做对抱着滚在地上,他们已扔下了手中的弓刀矛枪,各样的兵刃乱七八糟堆在身旁。他们只有用牙齿,用指甲,用尽每一点恨意,每一点残念,与这片刻前还素不相识的对手厮打。眼睛被掐了出来,血糊糊的洞里流出的不知是血泪还是泪血,喉咙被咬破,口中喊出的不知是痛哭还是狂笑。这是人间的地狱,还是地狱在人间?而李兴没有在这些人里面发觉到他要找的人,他叫道:不好了,这是金蝉脱壳之计,快,我们走,我们去奉英宫!

  赢雁飞放下满头青丝,抚着这如同长缎的秀发,任它一泄如瀑,光可鉴人,长几委地。她取过掐白金丝的象牙明玉梳,一下下地理着长发,梳齿在发丝上流动,如鱼行于水中般轻灵。粉色真珠缀就的凤头簪将插入发中的那一刻,她突然止住了,不,不必了,她自言自语道:他说过,我这个样子最好看。于是她站了起来,窗处的杀声越来越分明,宫女们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个个面色苍白,赢雁飞笑笑道:你们走吧,这里不需人伺侯了。宫女们如受惊的小鸟般飞得不见了。赢雁飞却又有些寂然,她想到曾有人在更为险恶时守在她的身边。

  鲁成仲拦在门洞之中,他与身后的仅余的百人组成一道血肉的城墙,一排一排的兵士冲上去,一排排的倒下,李兴亲自带人冲向他们,已被血肉磨钝了的兵刃在空中交响,李兴在如此之近的地方看到了鲁成仲的笑意,那是一种再无所求的笑意。他突然醒悟,云行天已经去了,云行天已经往奉英宫去了。不,不可以,李兴终于冲过了人墙,但只有十多名兵士跟在他的身后,人墙又合拢了,李兴犹豫了一下,终于率身后的几人向奉英宫奔去。

  赢雁飞站在窗前,喃喃道:你还要我等你多久呢?她顺手从窗边摘下一朵牡丹花,松松的插在鬓边,口里哼起了忘却好久的小调,那些在记事前就从乳母从听来的小调,拾起扔在锦榻上的书册,施施然地走出了偏殿。她来到了正殿之上,走上一级级台阶,终于坐在了御座之中,她满意地一笑,翻开方才看到的一页。

  碰!一声闷响,接着就是几人的惨叫,十多人闯进了正殿,赢雁飞没有抬头,她甚至没有动一下眼皮,而只是又翻开一页。随后追来的人也闯了进来,两边的人混战在一起。云行天的长矛上已积满了干掉的血垢,但这已无关紧要,他的长矛拉开的圈子里,一具具残肢断骸堆了起来,而没有一个活人可以站立。呼喝,惨叫,铿锵,这是最后的决战!站着的人越来越少了,只余下五个人时,殿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云行天傲然挺起长矛,指向李兴,李兴看了看两侧的士卒,他们不能帮上什么忙。李兴抬起双眼,对上那双被战意燃烧的疯狂而又显的分处冷漠的眼睛,那双雄视天下的眼睛,他无法冷静的与之对视,他知道,自已已经输掉了这一战。但无论如何,还是要战。李兴使出全身的力量挥出手上的枪,与长矛相触的那一刻,枪脱手而飞,李兴倒地,云行天的长矛将要刺入李兴的胸口之时,援兵向大殿奔来,他们见此情景,大骇,云行天与赢雁飞之间只隔五步,这五步之内再无他人。一个执弓搭箭向云行天射去。云行天略偏身躯,手中长矛离了李兴胸口数寸,箭从他身侧掠过,兵士们发出一声骇叫,那箭向着赢雁飞直飞而去!!!!!!!

  这一刻李兴呆住,兵士们只来得及惊叫,而云行天却纵身跃起,长矛飞出,击中了箭尾,略略使箭的去向偏了一偏,而此时,他身在半空,全身毫无防范,兵士们几乎是出自本能的将手中的长枪一齐刺进了云行天的身躯!

  赢雁飞瞪大了眼睛,猛然站起,箭从她的鬓边掠过,穿过那朵牡丹花,夺地钉在了身后的宝座背上,箭柄剧颤,而她全然没有在意。云行天在空中发出一声痛啸,大篷的鲜血从他胸腹间飞溅而出,血珠如雨簌簌落下,滴在她艳红的嫁衣上,也滴在了她粉白的面颊上。赢雁飞注视着云行天在空中滚动,挣扎,落下。她手中的书无知觉地滑落在脚上,她的手握成拳置于嘴旁,她似乎想大叫,却终于没能叫出来。她的眼睛里有些什么东西凝结了,然后又破碎了,然后是空洞洞的,虚茫茫的一片。云行天终于落了下来,他踉跄了一下,却奇异的站住了,原来穿过他身体的三支长枪以恰到好处的方向支住了他的身躯。他紧紧闭住的嘴角上泌出一丝自嘲似的苦笑。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在那千分之一念,万分之一霎的一刹那,他想过了什么?或是什么都来不及想?

  那个时侯,人世间的一切都已淡忘,所有的情仇恩怨,所有的悲欢喜乐,所有的王图霸业,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责任,什么都不复存在。在那一刻,只有心头那么一点灵光,指引着他去做他最想做的事。他只是一个男人,看到自已所爱的女人处在危险当中,再也没有其它。过去这些年来,以及将来的无穷岁月,或会在他们之间的阻隔,伪饰,冷漠,伤害,再也不复存在。这世上亿兆人都消失无踪,只有两个人面对面地站在一起。

  云行天拨出腹中的一柄长枪,突然怒喝一声,长枪抡圆,旋扫,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呆住了的兵士们被扫中,顿时肚破肠出,倒在地上。李兴在地上滚过,堪堪逃过这一劫,云行天自已也掌不住这长枪的力道,脱手飞出,落在了李兴身畔。李兴丧掉了全都勇气,只想逃跑,逃开这个人的身边。然而,云行天终于站住了,他吃力地再从胁上拨出一柄长枪,又是大股的鲜血涌出,积在地上,形成了血洼,让人难以明白,从这具身躯里面,怎么能流出这么多的血。他艰难地把枪尖支在地上,枪柄撑在颈下,李兴似听到他咕噜了一句我总不让你死旁人手下。话音刚落,他的头向下一垂,不胜其荷地落在了枪柄上。

  他就这样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死去。

  赢雁飞的身躯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抽掉,支持她站立起来的精气神一缕缕从她身上散去,她缓缓地委然地坐倒在宝座上。外面的援兵冲了进来,却又都呆住了,安静地看着这殿中的情景,手足无措。赢雁飞挥了一下手,从干涩的唇间挤出几个字来:你们,下去。李兴迟疑了一下道:可,太后,这里

  下去!赢雁飞无法自控的尖叫了起来。李兴在地上拾起云行天用的长矛,向后摆了一下手,后退着走出大殿,小心的带上了门。

  李兴问道:外面情形怎样?兵士答:尚余残敌百人,困于城楼之下。李兴道:我们过去。他提着云行天的长矛,勿勿赶到鲁成仲等人被围处,四下里千余箭手环立,箭头冷冷的光点对着他们的方向。李兴从城上将云行天的长矛扔下,道:云行天死了,你们投降吧!鲁成仲颤抖着手拾起长矛,他识得这柄长矛,他单膝跪下,痛吼一声。然后缓缓站起道:那年蛮族可汗死时,大伙说过什么来着?还记得吧!他身后数人齐道:誓与云帅共死同生!那好!鲁成仲道:现在,是时侯了。刷!刀剑们被齐齐抽在手中,映着烈阳,焕出炫目的光芒。

  不杨放急奔三日赶到时,他看到的就是这等情形。然而鲜红的血色立即蒙上了他的眼睛。杨放头一晕,脚下一晃,几乎就要跌倒。有一双手扶住了他。他定定神,看了看扶着自已的人,不置信道:是你?李兴?

  是,是我。"你,你怎会在这里?"是太后召我等前来效力的。为何要来?太后答应我等,待此间事了,赏我等田亩,着我兄弟回归家园,并将二公子的头颅还给我等安葬。还为二公子立祠以纪其功。还有呢?还有,我等愿世人知晓,二公子的石头营永是中洲第一军,胜过铁风军!

  为了这个么?杨放推开他的手,站直,问道:太后可安好?"李兴道:太后圣安。杨放木然道:那就好。杨放步下城楼,走向鲁成仲们,箭手们不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杨放伏下身去,一个个地辨认出他们的名字。七八年前,云行天把自已带到他们面前,那时侯他们大多十六七岁,个个有着骄傲的神情,青涩的唇毛,你给我带出一支刚铁雄师!杨放做到了,确实把这些小家伙们练成了中洲最优秀的骑兵。而现在,他们中最后的几个倒在自已面前。他们的死几乎是自已一手造就。杨放仿佛又听到了那支蛮族的召灵歌。

  我们无畏的雄鹰,你那真纯的魂灵,莫忘白河你的母亲。

  你有染血的双翼,你有蒙尘的眼睛,她有青波为你涤尽。

  你为自由而飞翔,你为热血而搏击,这是你于她的使命。

  冲过了风沙血雨,飞越了千山万岭,莫望回家的路径。

  啊,雄鹰,归去归去,不要在异乡飘零。

  杨放跌坐在地上,他在心中狂呼:为什么?为什么?最强的将士,最强的统帅,不死于外敌,却死于内斗?这是中洲武人的运么?苍天啦,我倒底干了些什么?杨放想哭,却没能哭出一滴眼泪。他想,或者只有那荒寒广阔的大漠荒原,才是云行天和铁风军真正的家园,云行天那么肯切的要去白河草原,也许是因为他的内心对那片土地极其迫切的渴望,中洲这块土地,安不下他那一个天生战士不羁的英魂

  李兴走到他身边,黯然道:二公子去的那日,我们本当也跟了去的杨放站了起来,打断他道:不,二公子绝不愿你们跟他去,我想他也不愿这些人跟他去。好好活下来吧,中洲死掉的人已经太多了。

  杨放在奉英宫的大殿外坐了一夜,在他对面的是赢泌和,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言语,甚至连目光都不愿相接。大殿的门一夜都没有开启,也没有半点声息。不知不觉中,天光破晓,杨放却似全然没有发觉时光的流逝,坐在这里,或只是一刻,又或是过了许许多多岁月。是以大门终于开启,赢雁飞从里面走出来时,杨放几乎以为,真的过去了许多年。不,并不是她的头发白了或是生出了皱纹,只是如同放在古墓中千年之久的石象,纵然惟妙惟肖,却倒底是死物,且已是风化千年之久的死物。赢雁飞站在他的面前,杨放没有感到半点活人的气息,她的双唇一开一合,如同在背诵着什么,杨放好不容易才听到了,令狐锋那里,烦杨帅去一次吧,告诉他,回西京吧,我封他为王。军队交由他手下的将军各自掌管。他一动身,军粮就会运到。杨放似是出乎本能的答了声:是。他觉得自已回答的这一声,也是如此陌生,也如同背诵着另一人强要他记住的东西。赢泌和,我马上回西京,你去准备一下,与我同去。这里的事,我已经着人收拾了。"是,但那人的如何处置?赢泌和追着问道。赢雁飞回过头去,用一种死寂的眼神看着他道:如何处置?你放他出来时,没有想过如何处置么?赢泌和突然失语,没有回话。赢雁飞却也没有等他的回音,一边急走,一边道:火化了罢,回西京后。骨灰交给我。

  赢大人,没想到太后对项王恨的这般深。竟连他死后还要挫骨扬灰么?

  你们懂什么?这又关你们什么事?

  是,小人不懂。

  你难道看不出来么?太后对项王的情意比我们想得到的都深。她若是以帝王之礼为项王下葬,又如何?眼下或可得百姓军士们的赞誉。可日后呢?她去了以后,她的儿孙会如何?对这个险险夺了幸家天下,又娶过幸朝太后的乱臣贼子,他们能许项王安寝?到那时,项王于地下犹不得平安,尸骸还要遭蹂躏,却又是情何以堪?倒不如在此世间消无影踪,干干净净。

  那么,项王从今后就会被抹去,再也不会有人提起?

  不,绝不会!太后,这些将帅,我,都会为人忘切,唯有项王不会。只要中洲还未陆沉,千年以后,他依旧会被人传唱怀念今日我着实有些失态了,这些话是不该说给你们听的,你们最好把它给忘了。干好你的事罢,最好在太后动身前,就把骨灰送到太后的手上。

  赢雁飞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偏殿,宫女们不知何时已经回来,她们围了上来。太后,你的衣裳上沾了血,好多血,快快换下来。可赢雁飞却恍若未闻,不予理会。直到回到西京,她依旧穿着这件红衣,因沾了大量的鲜血而更红的红衣,因血水凝结而变为褐色的红衣。在回到凤明宫后,她终于道:你们取衣服来,我换。宫女们面露喜色,道:太后想换什么样的衣裳?赢雁飞道:取我的孝衣来。

  赢雁飞没有让宫女们服侍她换衣,宫女们进来时,她已穿上了一年前刚刚脱下的白衣,一生一世,这白衣就再也没有换下,以至于此后好多年,进奉宫里的贡绸都以素色为佳。可那件血衣却不知去了何处,侍女们没有见到那件脱下的血衣,但她们知道血衣在哪里。赢雁飞床边的那只衣箱,钥匙不见了,她们再也没有打开过它,可十多年后那上面的铜锁依旧锃亮。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