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西幸残歌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时间:2018/9/25 13:21:15  点击:153 次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的就是得了消息的西京百姓。唐真率三万箭手占据了朝天门四周的要紧地方,虽说没有拉弓开箭,但是个个都是浑身紧绷一触即发。冷风萧瑟,满地水迹黄叶,人人都觉出泌肤的寒意,不由缩手缩脚,把身上的单衣拉的更紧些。这里头多有昨夜参与过大婚庆典的,谁能想到一夜之间会生出如此巨变,天上间人都全然不同。各样的流言蜚语在人与人间传来传去,每人的眼中都现出飘忽无助的神情,好容易有了皇帝,好容易安定了天下,难到又来一轮群雄争战,又是五十年的烽火硝烟?

  赢雁飞后面跟着诸将现身于朝天门城头,城下静了一静,然后马上骚动起来,林林总总的骂声,叫声混成杂乱无章的旋风向着城头卷来。下面的军士们见着了自家的将官出现于城头上更是群情激奋,冲冲攘攘的挤在城下最近之处,昂头向上,大叫大喊,赢雁飞他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涨红了的脸和张大的嘴。赢雁飞向身后的太监们挥挥手,宫内传来巨钟的轰鸣,钟声将一应杂音都盖过了。这天籁钟在皇室有极重大事务时才会奏响告之百姓的,平日里几年都难得听到一次,昨日里在云行天登基之时曾响过一次,大婚时也响过一次,加上这一次,短短两日之间就响了三次。

  底下终是安静了下来。数名太监走上一步齐声道:太后有话,着你们推出几个人出来讲话,免得听不清。下面的人交头接耳的商议了片刻,云军中很快就推了人出来,云行风告知赢雁飞那是云家起事的人里边唯有的一名标将,行字辈,名正,没什么能耐,但对云行天却是忠心耿耿,虽说至今不过是个标将,但是从无怨言。别军中还推出人来,一名队长,是令狐军中的,一名统领,是赵军中的。西京百姓却是搅扰了好一会,才有一名白须老者,一名青衫文士走至城下。

  赢雁飞向下道:就是这几位了么?下面的人纷纷道:是,我等受众托,是想问清楚皇上出了什么事?赢雁飞便又着太监把那道圣旨念了一遍。底下一片哗然。良久安静下来。

  云行正抢着道:我云军是云家子弟百战浴血而建,是因皇上而成,决不为异姓买命!赢雁飞道:没看见云行风大将军就在这里么?你怎可说是为异姓买命?云行正高声叫道:云行风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是中了什么邪,助外人对付自家人?云行风道:我遵的是先父遗命!否则云军诸将为何都会在这城头上。云行正听了这话,一下子接不下去,只在木木地说:怎会?怎会?

  令狐军中的队长大叫:老子从没吃过幸朝的一颗粮,老子在天下就服皇上一个,大将军,你这事做的差了!令狐锋冷冷道:那你是没服过我了,在我手下,真是委屈了。那队长却是一脸悍意,并不惧怕。

  青衫文士道:皇上固有篡位之嫌,然皇上功高盖世,今日天下全由皇上百战而得,自古来天下有能者得之,幸室已式微,不知娘娘为何要逆天下人心而动?

  老者道:娘娘已嫁与了皇上,夫妻同体,何以又要叛之?

  赢雁飞待他们一一说完,这才朗声道:大家听我说。我为何要叛项王?项王待我恩情似海,我赢雁飞亡国遗妇,再醮之女,性命只在项王一念之间。项王若有所求,我又安能相拒?然项王以正后之礼相迎!项王为当今之世的绝顶人物,我一个女人,能得这般夫婿,又有何求?我为何要叛项王?我在幸朝为太后,在威朝为皇后,又有什么分别?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两颗眼泪夺眶而出,她侧头拭去。杨放看在眼里心头一颤,只因他全然分辨不出这眼泪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转头看去,只见诸将面上都微带着冷笑。杨放心道:不是不是,这不全是做戏。

  下面的人都不禁想:是呀?她叛项王又有什么好处?

  赢雁飞道:为什么这些将军们都愿背上叛逆骂名?他们每一人都跟着项王征战多年,情谊极深。为何云老将军仙去之日,尚要命杨放和云行风两位大将军为此事?为什么?他们为项王之臣难到不比做我一个女人的臣子来的痛快?

  下面的人都静了下来,听她说话。赢雁飞道:为何我和诸位将军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是为了中洲千万百姓!下面又是一阵骚动,云天正忍不住道:中洲百姓正是因了皇上才得以脱离苦海,你这话是何意?

  赢雁飞道:有件事各位或不知晓,项王意欲在明年北征蛮族!又是一阵动乱。赵军中的统领道:征蛮族也是该的呀!

  赢雁飞道:征蛮族不是不该,而是不能,可项王他太心急,此战太过凶险,就是为了这个,所以我们才不得不让项王休息些时日。

  云行正道:皇上做出的决定必然是英明的,一直以来,云军只有听了他的话才得以存活壮大,除了皇上,还有谁可以想得到三年就北平蛮族,南削沐家,一统中洲?我们与皇上一起,必能战无不胜,扬我朝天威!下面的士兵们纷纷叫起来,就是就是,我们是皇上的战士,只要皇上一句话,我们就可以上天入地,万死无悔!

  赢雁飞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们难道忘了蛮族骑兵的厉害?这才两年不到的时日,你们忘了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么?无粮无水,无日无夜

  兵士们想起过去的那一战,都不由得心上一寒,那口气也不再如方才般整齐。纷纷杂杂地道:可我还是打赢了呀。就是,蛮族欺辱了我们这些年,为什么就不该打到他们老家去报仇?

  赢雁飞道:那时我们在自家的地上,而这回要到蛮族的地界上去和蛮族打,你们真的想与蛮族的骑兵在草原上冲锋陷阵么?就算是赢了罢,你们有几个能活着回来?想想你的尸骨抛在万里之之外的荒草之中,永生永世不得再归家园。想想那里有多冷,雪有多大。想想你们会好几个月只能用干粮充饥!就是你们不怕死,你们想过你们的父老乡亲么?他们最一点口粮也要被征出来作军粮。你们出来多少年了,你们的你父母还在不在,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成了家的知不知晓妻子儿女在何方?他们日日夜夜地盼你们回去,或者他们早已死于战火不知所踪

  赢雁飞话还未完,下面已有了抽泣之声,连云行正也垂头不语。那名令狐军中的队长叫道:太后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这些厮杀汉子,什么疼楚都是不在意的,就是不能提一个家字。赢雁飞柔声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那队长道:家里的老母我走的时辰就生了重病,我是为了给她买药才进了军,为得了那几个安家费。一个小妹妹独自照顾母亲这些年了房子早在蛮族入侵那次就被烧了,谁知她们现在那里,多半,多半是赢雁飞劝他道:那时大多百姓都撤去了南边,平定了南边后曾有察问造册,你去查一查,或者可以找到她们。队长眼眶通红,道:多谢娘娘。

  赢雁飞高声叫道:打了这些年了,大家都该回一回家了,有了军功的将士难到不该祭扫祖坟荣耀乡里?有了伤的兄弟们不该回家好好将养将养?西京父老们也该喘口气了,你们这些年的赋税也够重了,全是因军费太重所致。如今蛮族被赶出风涯山脉,我们在雁脊山中修筑了如同雪拥关一般的雁脊关,蛮族攻不下雪拥关也就攻不下雁脊关!我们为什么还要打战?只是为了项王他一个人想打战?

  下面方才问罪的汹汹气势顿时溃不成军,云天正与那几人却道:可项王于中洲百姓有大功!我们决不能看着项王被人所害。

  赢雁飞不为人注目地笑了一下道:这个自然,决无人可以伤了项王。我们这些人又有那一个敢动项王一根毫毛,我们只是不想让他犯下大错,是以让他眼下休息几年。待他心气平了,自然依旧是我们的项王。

  空口无凭,叫我等如何相信?云天正依旧不饶。

  赢雁飞点头道:这也是。我在此起个誓吧。我赢雁飞在此当着天地神灵,中洲军民发誓:若云行天不离宫城,我赢雁飞活着一日,他便是我的夫君,我幸朝的太上皇,我幸朝皇帝的父亲。若我及我儿允人以一指加诸于云行天之身,就是弑夫弑父之人,天下皆可杀。幸室各位祖皇不能享后世供奉,赢氏列祖列宗地下不得安宁。李姓绝嗣凄惨难言,大幸灭亡万劫不复!

  如此的毒誓一出,再也无人有话可说。当下云行风道:你们还不给太后谢罪?云军犹豫了一下,齐刷刷的跪下来,旁人见状亦同他们一般。众人参差不齐的道了声:太后恕罪

  赢雁飞松了口气,道:不必,请起。杨放在一旁道:百姓们先退出去,各家将军下去将各家的兵带回去,不要打乱了编制。从正街上有序缓行,不要乱跑

  各人自依他所言忙碌,朝天门下人群渐渐消散。朱纹上前一步扶住赢雁飞悄声道:小姐,还撑得住吗?赢雁飞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朱纹触之一抖,只觉得有如寒冰。朱纹道:小姐,我们走吧?赢雁飞道:不要,再等一会。直至人流散去十七八,赢雁飞这才命众将各自回府,自已回宫里去。

  下了朝天门,服待赢雁飞上了宫里的小轿,朱纹悄声道:小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我看你说话的神情就觉得不对劲。赢雁飞苦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还以为装模作样的功夫天下第一呢?朱纹嗔怪地瞧了她一眼道:奴婢服侍小姐多少年了?赢雁飞神色郁郁的看着窗处道:我怕,我真的怕。方才下面有五万多少人呀。他们要发起狂来,倾刻间就能把我把撕碎了。朱纹听了这话也是心上一寒,过了半晌道:那年小姐在西京的时辰,蛮族的大军就在几步之外,却也没见小姐这么怕过?何况,还有唐将军率人守在下面。那不一样。赢雁飞说了这句,却又顿住了,过了好一会才道:你知道为何那些将军们骂我时,我不生气么?朱纹问道:为什么?我那时都恨不得把他们的嘴巴撕烂了!因为他们说的对,赢雁飞把头往后一靠,闭上眼睛,如同梦呓般道:我就是个娼妇,既无廉耻亦无信义,只惟利是图。做得出来的事,就不要怕人说,这是云行天说过的话

  朝天门城上城下之人俱去了,城头上昨日升起的的云行天威朝大旗无声无息地降下。朝生而暮死,是言蜉蝣的话,用来说这大威朝,倒也合用。指点太监们降旗的人有些感概地说道。袁先生说的是,若是太后命人将之列入正史的话,就会是中洲史上最短命的王朝了。袁兆周转过头去看来人,笑道:泌和怎么上来了,你正该忙得很,怎地如此有闲?赢泌和笑笑道: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昨日这些人在这门楼下对项王欢呼如潮,都恨不得为他而死。而今,同是这些人,同是这处门楼,太后几句话之下,就此散去,这人心,倒底是个什么东西?

  袁兆周挥手着太监们抱旗而去。向下望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人心这种东西,向来是于我有利着顺之,与我不利者反之。中洲这些年好比是遍体鳞伤倦极了的人,项王好比是一帖回神汤,着这人喝下去,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疼,药劲一撤,就挨不住了,只想休息。赢泌和点头道:是呀,不过项王真是了不得的一帖药,当年中洲靡烂成那个样子,都能让这些人与蛮族舍生忘死地斗。和蛮族最后决战的战场之上,人人为之效死的气势,至今念起,都难以忘却。袁兆周淡淡道:岂不闻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么?原先中洲外邪入肤,必用猛药,孤注一掷,只求保全性命,如今即活了过来,自然是要好好调养,有听说过人生了病只用一味药的么?他既不好用了,便只好换掉。

  赢泌和听这话只是苦笑,笑了一会,神色黯然道:袁先生是堪透世情的人,恨得下心。可我心里从杨将军找我讲话起就没舒坦过。就算我跟了项王只两年不到,还是唉,项王这人天生的王霸之姿,只要是与他见过,就没法忘记的。袁兆周仰首看天叹道:过去这九年,我全部心血都在他身上,谁知会有这样的结果?项王他太苛了,待人苛,待已更苛,他的心性太高,叫人都跟不上。项王好比严父,不许人玩耍游戏,只着人一味用功,用功固是极好的,对小儿的将来也是要紧的,可过犹不及,小儿心性多是好逸厌劳的,日子一久,自然便生怨意。太后好比是慈母,慰其伤痛,投其所好,自是让小儿乐意亲近。唉,天下间事,就是如此,你辛苦得来的,往往叫旁人一伸手就摘了去。

  赢泌和点头道:确是如此。太后让我把项王的姬人们都迁到他现下住的紫晨宫里去,还着我将他项王府里的一物一件均按原样挪过去,先生瞧这妥当么?这来来去去的只怕是会被人发觉项王的住处。按她的话做吧,项王眼下正是最难受的时辰,有相熟的事物在身边总是好过些,我们总不成让他连点散心的事都没有吧?

  云行天在这紫晨宫中呆了多少时日,他自已也懒得记忆,自从他的项王府被整个搬到紫晨宫里来后,他就如同在府里偶尔闲暇时一般,和妾待们下下棋,听听歌,逗逗两个小女儿玩耍,兴致上来了还喝点酒,不过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他总说过去十多年都没有睡好过,眼下正是补上的时辰了。

  这一日他在正在高枕大梦,突然觉得床前站了个人,不耐地挥挥手道:走开走开,叫你们不要进来。可那人没有动,云行天抬眼一看,怔了一怔,再揉揉眼,赢雁飞站在他的床前。云行天一笑道:是你呀,我听人转过你的话了,在城头上的那一篇,还有在暖曦阁里的那一篇,真是绝妙好辞呀。过去老说你在作看客,如今亲自披挂上阵了,倒也是唱作俱佳。我那天可是为此浮一大白呢!

  赢雁飞眼神柔柔地看着他道:你不要这样子,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你是英雄豪杰,可以征战于天下,而我是妇人女子,只好用阴谋诡计的手段。她说着说着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些话好似闷在心中许久许久,此刻说了出来,越说越急:不要觉得不公平,上天生你为男生我为女,便是对我最大的不公平。我作了你那么久的棋子,我们换一换,你作几年我的棋子,好不好?让我们重新来过一次,好不好?

  云行天眼神一闪,道:你要怎样重新来过?赢雁飞道:你给我十年的时间,我还你一个人强马壮,粮丰物阜的中洲,那时你再出来一刀把我杀了,去作你未竟之事。那时你也只有四十岁,尚是壮盛之年。

  云行天冷冷地笑道:喔?你还真是为了中洲百姓天下苍生哪!

  不,赢雁飞道:不是,我只是不想一生一世做旁人手中的棋子,我只想自已做主,那怕只一天,那怕只一刻。

  云行天从床上坐起来,伸出手去抚了抚她的鬓发道:听说你道我还是你的丈夫?赢雁飞点点头,云行天道:那就做一点妻子尽做的事吧!他一把把赢雁飞拉倒在床上。赢雁飞没有半点挣扎,虽说云行天现在的力气未见得及得上她,她微微地闭上了双目。衣裙钗环一件件地从她身上揭开,落在床下,她感觉着云行天的气息在她的周身游荡,数年的旷居之后,她浑身的肌肤似又都醒过来了,一股难耐的饥渴在她骨子里骚动。她情不自禁地微微喘息,全身滚热,几乎忍不住想发出声来,但云行天突然停住了,赢雁飞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对上了云行天的眼睛,那是一双毫无情欲的眼睛,那是一双万分怨毒的眼睛。云行天双手一推,赢雁飞猝不及防地滚落床下,嫣红温热的肌肤紧紧的贴上了冰凉的石板。

  漆雕宝日梅,你给我进来!云行天突然大叫了一声。来了来了。门被推开了,漆雕宝日梅冲了进来,见到这情形,吓的怔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晓得动弹。云行天把床边挂着的坠琴摘下扔了过去,厉声道:我这时闲着呢,跳你的胡旋舞给我看!漆雕宝日梅接住琴,定了定神,道了声:是!于是左手抱琴,右手挥弦,腰肢轻拧旋舞起来。

  赢雁飞慢慢地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她从地上一件件地捡起衣物,纹丝不乱地穿上,系好每一根带子,扣上每一粒纽扣,细细地挽好了头发,把簪子一根根地插回原处。漆雕宝日梅跳得心惊肉颤,几次错了拍子,好在云行天似也没有发觉。看着赢雁飞那玉雪一般的肌肤,漆雕宝日梅自已身为堪称绝色的美女,也不由得有些面红心跳,想道:除了大腿上的那处伤疤,真是毫无瑕庇,传言她割肉供兵士食用,看来竟是真的。漆雕宝日梅偷眼看了看云行天,见他面无表情,没有向赢雁飞看上一眼,但漆雕宝日梅觉得,他也并没有在看自已。赢雁飞终于穿戴完毕,她最后抿了抿鬓角,展平了衣角上的折皱,仪态端庄地蹲下行礼道:皇上请尽兴,臣妾告退。然后站直了身子,高高抬起头,步履轻缓的走出门去,转身小心的合上房门。

  赢雁飞过一道回廊,在一从花草之中见到一个人,她停住了脚,转到那人身前道:董夫人。董氏转过头来看了看她,嘴角牵动了一下,道:你来做什么?让他羞辱你一回么?赢雁飞笑笑道:是呀,差不多吧?董氏道了声喔便不再理会她。赢雁飞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那日,云军中的一名统领,差他的心腹手下给你传来了信,你收到了吗?董氏道:我收到了,但我没有告诉他。虽是在意料中的事,赢雁飞还是惊问道:为什么?董氏咬着唇笑了,道:为什么?为了我并不想他做皇帝!为什么?赢雁飞又情不自禁的问道。

  董氏抬头看着远远的天际,过了好半晌才答非所问道:我初识他,他只有十五岁,一个小帮工,两只眼睛又冷又犟,那时我十六岁。我心上想,过上几年,我求夫人把我配给他,夫人定是准的。云家被屠灭后,我吃了多少苦头,一心一意要找到他,我不是为了行风或是夫人,要是为了他们,或许是一个月都挨不下去的。我只是想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就这么想着,多少次欲死掉算了,还是撑了下来。我嫁给他的那天,只觉得再无所求。可是云行天他从没把我放在心上过。他反陈近临时,全然没想过我还在噍城之中,我生下宝儿才三个月。他的几个手下护着我到处东躲西藏,我是挨了下来,可宝儿却没能受得了这样的罪。再后来,他的兵马越来越多,身边的女人们也一个一个的来,我连见他一面也不大容易了

  赢雁飞忍不住插嘴道:可我听说他对你一直是很敬重的。

  敬重,是呀,就如这次称帝,他还是封了我作贵妃,位在众妃之上。可我要这样的敬重有什么用?这八年来,他来我房里的次数,只有十三次。你们看上云行天时,他是大将军大元帅项王,坐拥雄兵,称霸一方。可我只是喜欢那个叫云行天的野小子。我情愿一生一世只是个小丫头,而他一生一世只是个帮工,那样子我和他之间就不会有旁人插进来。若是宝儿活着,为了儿子那就是另一回事,但宝儿已死了他当不当皇帝,对我又有什么用处?他当了皇帝,女人会越来越多,尤其是他会得到你!董氏盯着赢雁飞道:我的眼睛看的清清楚楚,在这些女人里面,他最在意的,就是你,可是你一叛,无论成与不成,你和他就再无可能了,想到这个,我心中的快活,当那劳什子的贵妃怎能相比!

  赢雁飞苦笑,喃喃自语道:我没法明白你的想法,你为爱而生为爱而死,除了他眼里心里什么都没有,可我不一样。我甚至不晓得我喜欢的是什么样的男人。原先沐霖想要我跟他走,若是我跟他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两个会很快活,但我没有我若一心一意的跟着云行天,至少也能有三五年的好时光,但我也不要赢雁飞猛然一惊,想道:我在这里说这些干什么?但看董氏,她已埋头去剪花枝,全然没有在意赢雁飞。

  朱纹在外间的炕上听着里头传来的琴声,她从未听过这般凄厉燥狂的琴声,与赢雁飞向来所奏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她终于忍不住冲了进去。小姐,小姐。停下停下,你已经弹了一夜了,不能再弹下去了。朱纹冲进内室,抓住了赢雁飞的双手,葱玉似的十指上布满了道道血痕,一滴一滴殷红的血落在了琴弦上,朱纹颤抖着哭了起来,把那具瑶琴一把摔开,到外间端了一盆温水来,把赢雁飞的手放进去,然后用手巾拭干了,取过布条缠在十指上,赢雁飞呆坐着不动,任由她摆布。朱纹终于把她指上的伤口包好了,她拭了拭眼泪道:小姐,我不明白你是喜欢项王的,不是吗?你为什么要反他?

  是我要反他么?赢雁飞木然道:不是,是他自已的手下要反他,我只是帮着收拾一下残局而已。可小姐,若是没人能收拾得了残局,或者他们就不会反?赢雁飞摇头笑道:善后的人总会有的。朱纹依旧固执的问道:我就是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反项王?这对小姐又有什么好处,当皇后和当太后,又有什么分别?

  我告诉你,皇后和太后有什么分别。赢雁飞的声音冷若冰霜,皇后可以废,可以立,可以立了又废,废了又立。但太后不一样,太后不论做出什么事,皇帝都不敢动她,就是心里恨死了她,也只有恭恭敬敬的份。皇后要与诸妃争宠,要为儿子的位子耗心尽力,但太后不必,太后跟前只有讨好卖乖的人。皇后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守活寡,太后是名正言顺的守寡。这就是分别!

  朱纹从没听赢雁飞说进这种话,一时有些惊呆了,抬起头看着她,赢雁飞的眼中闪着从未有过的光,问道:你是我家的家养丫头,你应知晓我家出过多少后妃吧?朱纹想了想道:有十六位姑奶奶是进了宫的。赢雁飞点头道:那里面活过五十岁的只有五个,而其中有三个,就是在四十岁前当上了太后的!后宫,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天下第一险恶的所在。这声音如此阴郁,仿佛宫庭中无数怨女的魂灵在四下里游荡,朱纹浑身汗毛一乍。赢雁飞接着道:以色事君,色驰宠衰,云行天至少还有三十年的时光去享用全中洲的美女,而我只有一天天的老去,就是现在他的身边也有着不输于我的美女。

  朱纹插嘴道:就是那个黄头发的蛮族美人么?我不明白小姐那时为何要把她送给项王?赢雁飞笑笑道:傻丫头,云行天那时是在试探我呀,我又怎能不自高一下身价,那个蛮族格格是我送到云行天帐中去的,她一生一世就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朱纹小心翼翼的道:小姐,可我觉得,我觉得,项王他并不单是喜欢你的美貌。是么?赢雁飞讥诮的笑道:那他喜欢我什么?喜欢我见识不凡,聪明过人,善解人意?或是有一点吧。不过朱纹呀,女人的美貌是皮,其它的什么都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男人看女人,和我们女人看衣服差不多,自然是鲜艳新式的好。眼下他看我顺眼,那就什么都好,可是过上三五年,若是他另有所爱,你可知我的身份,是何其危险?殷儿当过幸朝的皇帝,这是多么容易叫人抓住的把柄,一个意图复辟前朝的帽子一生一世的悬在我们的头上,有朝一日扣实了,我和殷儿就全完了。我若不是皇后,那也罢了,我若不能给云行天生下儿子,那又罢了,若是我有了儿子,别的嫔妃得宠有子,她们会千方百计的把我拉下来,她们能用尽各等阴毒的伎俩,你想的到的,想不到的我要一一小心的应付,谨小微慎,如履薄冰,这样的日子我或许要过二十年!

  朱纹道:难道以小姐的才智,会怕那些宫里的勾心斗角吗?

  怕,自是不怕的。赢雁飞悠然道:若是杨放他们不叛,我原也准备着过这样的日子了,这世上能让我怕的女人,我还没遇见过。可是杨放他们反了云行天,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为什么不抓紧?我情愿把我的心力用在争夺天下上面,不愿耗在后宫的倾轧上头,情愿死于锐矢利刃,不愿死于白绫鸩酒!我不会后悔的,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子做。

  太后,有紧急军情到赢雁飞速对朱纹道:快,去拿来我看。

  书简捏在赢雁飞的手上,上面写道"铁风军逃窜甚速,我等未能追及,现该军已至雁脊关,雁脊关守将迎之而入。此关坚固高峻,易守难攻,求援,盼速。赢雁飞长长的叹了口气,她的手一用力,血就渗过了布条,濡在了纸上,仿佛是那些字迹中生出的血色,越晕越远。赢雁飞喃喃自语道:中洲的血,还没有流够呀。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