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四回 看苍天 四方云动

第四回 看苍天 四方云动

时间:2018/9/25 12:51:21  点击:141 次
这是最后一篇
  沐霖在六月十日渡过远江。踏上远禁城的那一刻,沐霖俯瞰滚滚不尽的江水,回望身后面色沉毅的将士,再远眺南方的故土,不由有些感慨,自已到底能不能把这些对自已忠心耿耿的南方兵士带归故国呢?

  进了远禁城,城中的守将赵子飞十分爽快地办完了交接手续,沐霖将远禁城的防卫交与沐家老将陈庆,便与赵子飞一道出城北上。厚琊山原虽高远不及那风涯山脉,然山势极广,千峰万壑,绵绵不尽,足有数千里,其中崎岖小道自是不计其数,但可行大军的山道却只一条,那便是怒河走廊。怒河走廊北起西京,南至远禁,中有数处极窄之处,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其中最险的一处便是雪拥关。雪拥关侧有一略宽平的小道直取噍城,噍城之下的怒河与怒河走廊并行水势略缓可行大船,噍城以上便只行得竹排皮筏,是以水运货物俱要经此处散运。北上坐船许多险处需经纤夫拉上,由远禁至噍城行程较南下多出五日,但仍较陆行为快,沐霖带来的本是步卒就走了水路。

  这一日到了噍城,沐霖望着这奇峰之崖上筑就的码头不由喟叹:这等奇险之境,当年的格特丹汗也能一攻而下,真是天降中洲之劫。

  是呀,赵子飞不知何时上到沐霖船上,道:当年特穆尔吉攻雪拥关受挫,却另辟蹊径,蛮族本不擅舟揖,他却出人意料的取了噍城,以四千精锐乘船直下远禁,远禁守军惊骇之下,全无斗志,三万大军居然不敢迎战四千晕船体疲之师,开城出降,这才使的京都沦陷,大幸一败涂地。唉,当日远禁守城有云帅一成风骨,五十年前的一战,未必就是这等结局!

  沐霖微微一笑道:当日朝堂之上畏敌如虎的,又何止远禁守将?今日之中洲这般豪气者也不过云帅一人而已。我听说赵将军本是不大赞同云帅之意的,今日何出此言?

  赵子飞道:二公子应知,这噍城本是我与云帅初战之地,那时云帅尚是陈家部将,而我奉叔命来取噍城。唉,那日惨败,时至今日依旧心有余悸。自我跟了云帅这几年来,越来越觉得云帅所思所想非我等可揣摩,我们在会议上自当言无不尽,只望略补云帅思虑不足之处,若是我等想到的云帅已虑及,那自然是云帅对。

  这时船已到岸,二人率部下上岸换骑,赵子飞有几分夸耀的指着出城的山路告知沐霖,这路是前年在他亲自督率下筑成的,原先只能步行,现时却可行奔马。谁知,刚一出城便被人流堵住。

  赵子飞命人下去一问,原来是风南那边迁来的老弱妇孺。沐霖顿觉十分惊讶,风南至远禁,便是快马加鞭也需二十余日,这些百姓扶老携幼步行,怎么也要四十余日方可行完这一程,岂不是自银河一战后立即就开始南撤?这些百姓怎能如此轻易的就离乡弃土?

  沐霖就此询问赵子飞,赵子飞道:我也觉奇怪,这是从陆上来的,远禁城中三四日前就有走水路来的百姓,只是贵方一时尚未准备妥当,才没进入南方。这几日事务繁忙,倒未问上一问。这时便有士卒过来禀报,说前路已在疏通,约需两刻钟便可容大军通行,两人便勒马立在道边等候。

  左右无事,赵子飞见一老者乘一骑毛驴在城根下细细观看着什么,与勿勿赶路的百姓不大相同,便随口叫住他,老人家请留步。那老人在回过头来,欠身为礼道:这位将军是叫老夫么?沐霖见那老者面容清癯,三络长须,双目神光莹然,气度冲虚,不由生出这人决非常人之感,当既下马道:不敢,小子冒昧,敢问先生台鉴?晚生有事请教。

  那老者道:老朽雪田赢淆。沐霖一惊跪下行礼:原是赢世伯,请受沐霖一拜。赵子秋便知这位是赢氏的家主当今太后的父亲,也忙下马参见。两下里见过礼后。沐霖便问起赢家现状,赢淆道:老夫一家上百口俱已南迁,只老夫那二儿子执意留在北方。今晨到了噍城,家人正在码头候船,老夫一时无事,便来此处凭吊先贤。

  赵子飞奇道:这里有何古迹?赢淆喟叹道:将军难道不知么?五十年前,特穆尔吉攻噍城,噍城守将冯辉只率不足千余守军在城上与五千敌军激战三昼夜,杀敌过千,战死于此城上,终不退一步。虽说到底失城,然当年大战中,中洲兵马屡次以五倍十倍于蛮族之多而士无斗志,一经交锋即溃散,如冯辉者实是凤毛鳞角。赵子飞望着城墙上斑驳的刀痕箭迹,心中自道惭愧,自已居然从未曾听说过此人。

  沐霖问道:五十年前蛮族入侵之日,世伯家也未撤归南方,今次如何这早便过来了?赢淆道:今日情形与当年不同。当年蛮族不过是想掠劫财物,是以只攻城池,然后便迅速南进,我族藏于乡中似危实安,并未受多少滋扰。但这次蛮族一心想永占中洲,必会在地方大肆清乡以示威。况且五十年前蛮族诱我军战于平原之上,以骑兵大败我军主力,而此次云帅必不会再重蹈复辙,战况若僵持起来,蛮族定会掠北方粮食牲畜为军资,这却是躲不过去的。老夫一族老弱尽数及早南撤,我那二子泌和率了家中一班少年留下,打算无论如何要与蛮族周旋到底。

  沐霖颇不以为然道:这太冒险了些,世伯为何不加阻拦?赢淆笑道:即是少年人总该有些少年人的志气,都如老夫这般遇事只想溜走,我赢家也就该完了。老夫早在风涯山中存了极多粮草,卿和他少即好武,多阅兵书,这些年北方战乱不休,也观摩甚多,只要机灵些,不定也能多多少少杀几个蛮族。若是实在混不下去了,他们还可以去投杨将军,杨将军近来在雁脊山口与蛮族几番交战多有胜绩,颇见名将风范。若是死在与蛮族之战中也算是以身殉国罢。说到此处到底不免有些意兴低落。

  赵子飞见状有心岔开话题,想起初时的用意便问道:喔,倒忘了问了先生,不知为何百姓们撤得如此之快?

  沐霖也道:劳烦世伯正是为此,北方百姓难道对蛮族畏俱如此之深,一听说交战便即南下么?

  赢淆摇头道:这些年蛮族来去滋扰已惯了,若是一听开战便跑,那百姓们也不用活了。这回实是云老将军干了件惊世骇俗的大事,方才令百姓震动。据说云老将军到风南下令老弱南撤,壮男从军时,云家的老人们便仗着是同宗,想和云老将军打个商量,更有几个打定了带头闹事的主意。谁知,老将军一到同山,第一桩便是砸了云家的祖坟!烧了云家的祠堂!这还是四年前云帅回乡祭祖时新修的呢!他对云家的老人说,这事蛮族来了反正也要做的,不如自家先干了。这一传开,通北方都哄动,百姓们晓得这回不同往常,赶紧收拾了全跑了,云帅沿路住食又备的妥当,所以现时西京以北只怕都没人了。那边人一走空,就开始烧草烧麦子,那烟,西京城都看的清清楚楚。

  沐霖倒吸一口凉气,这云家的人可真是恨得下心呀,他问道:看来云帅决心极大,依世伯看,这一战吉凶如何?赢淆情色肃然道:吉凶如何是不敢说。不过云帅的战略倒还看出了几分

  他却把话题一转道:不知若是贤侄,会如何应对此战?沐霖道:以沐霖浅见,要论今日之战,自需思往日之战。前次蛮族入侵,特穆尔吉反复在风南一带攻城劫杀,有大军出战又退回风涯山脉,我军被激怒又不知蛮族战力深浅,被诱至草原之上决战,结果几战俱惨败,我军主力尽丧于此。之后,将士又畏蛮族如虎,龟缩于西京城中不出。任由蛮族入了怒河走廊。但蛮族在怒河走廊中进军极慢,更是受挫于雪拥关,数月不得下,特穆尔吉被逼无奈行险攻噍城,取远禁断了雪拥关的粮道才终于攻下雪拥关。若是将风南平原上被消耗了大部步卒用在厚琊山原中,蛮族绝无可能胜的如此轻松,至少,噍城中如有四五千人马,以冯辉之能,未必就会让此城被穆特尔吉夺了去。蛮族若久攻雪拥关不落,西京城中兵马出而断之后路,当年一战,必不会如此之惨。

  赵子飞听了连连点头道:二公子这见解与云帅所言大略相类,云帅之意所谓强军都只在适合的战场上才称得上一个强字,若是天时地利不同,弱也可强,强也可弱。正是!沐霖与赢淆异口同声道。

  沐霖道:所以若我是云帅定也会如眼下这般放弃西京以北平原,并行坚壁清野之策,同时以少而精的骑兵在风涯山脉一带活动,适机搔扰蛮族后方,攻其牲群与伤兵。在西京可守可不守,守则要尽可能多的拖住蛮族兵力。在厚琊山原的各个关口逐次抵御,以关口消耗蛮军兵力,然不可退过雪拥关,因退过雪拥关瞧城就是孤悬敌后,恐蛮族重施当年故技。只要瞧城和雪拥关兵力粮草充足互为犄角之势,蛮族就很难攻下。战况若是就此胶着下去,就要看谁的粮草充足,打的其实是耐性战了。

  赢淆点头道:是呀,若是南方这几年粮食丰产,安王全力支持,就有取胜之机,否则不过我奇怪的倒是这一路上,多见有新拓出来的马道,就好比这条通瞧城的路,这都是赵将军督修的吧?赵子飞点头称是,赢淆道:云帅修这些马道做什么?这不是反而有益于蛮族骑兵的调动,这是为何?

  赵子飞笑道:这却要恕未将买个关子了,这其中的奥妙两位不久便知。赢淆笑道:看来,云帅还另有妙计,老夫就静候各位捷报了,告辞!这时路上已被清理出来,沐霖与赵子飞便别了赢淆,率军离去。

  这一路行在山原之中,流亡百姓不绝于途,传来的消息也是众说纷纭。有道,蛮族可汗的大军已过了雁脊山口,与杨将军打过好几仗。有道那不过是哈尔可达的私属,蛮族大军还远着呢。其中还有不少文官官眷之类,不过他们只是迁到雪拥关之后,而不会去南方。二人昼夜急行,终在六月二十五日到达西京城郊。远远的见着一些百姓中混有一标人马护着金辇而来,虽远不及正经仪仗,然而却也极为醒目。

  赵子飞向那打头的标将道:皇帝和太后也撤出来了?

  标将道:是,这些百姓是西京最后一批老弱,眼下西京城中只剩得军队和青壮汉子二位要去见过皇帝太后么?

  沐霖盯着那金辇的护帘,神色有些异样,听赵子飞道:这回就算了,日后迎皇帝回京之日再行大礼。却也没有言语。

  云行天站在西京城头,身后将士们目送家人亲眷离去都难掩悲凉之情,谁知道这一去还有没有再见之日?

  云行风突然道:看,赵将军和沐二公子来了。云天行定神一看,果见前面尘头中现出两面大旗,便遣人下去迎候。一会儿,见沐霖上来,云行天正待上前迎接,眼中余光一闪,却看见了一个决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

  赢雁飞怀中抱着儿子,身后跟着朱纹,笑盈盈的从城楼中踱了出来。云行天大怒,一时也顾不上沐赵二人,大步踏过去。不待他开口,赢雁飞抢着道:这怪不得袁先生和那位标将,袁先生将我们接出宫在城楼中交与他时,趁着宫中待卫与他手下换防,妾身命一名宫女穿了妾身的衣裳,抱个布偶上了乘辇,那位标将不识得妾身,故尔被蒙混了过去。

  云行天气极,你这是做什么,西京马上就是最前线,你赖在这里一点用处也无,还要劳别人分心照顾!赢雁飞不答,将手中孩子交于朱纹,跳上城堞,再把孩子报回怀中。赢雁飞的面庞在天际映衬下如绽现佛光般圣洁端丽,她的容光一下子让城上城下的土兵们都为之安静下来。她向着士兵们高声道:我自知在西京帮不了什么忙,但我儿既已为大幸皇帝,便不能在大敌当前私自逃走,而由各位为中洲浴血抗敌,我与皇帝当与西京,与诸位共存亡。如有拖累各位之处,尚请各位见谅。

  她向下伏身行礼,城上城下顿时跪成一片,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声如浪潮此起彼伏,士兵们面色涨红,方才离别的悲凉气氛顿时转为激昂。云行天等人迟疑了一下也随众跪下,云行天见赢雁飞不引人注目的向自已做了个鬼脸,那意思好象是说,这下她又要跪还自已一次,不由苦笑。袁兆周悄声对他道:她留在西京也好,总可以鼓舞一下士气。云行天心道:她这只怕是给自已和儿子招揽军心罢,她真的以为会有什么用吗?

  云天行的元帅府,议事堂上云行天坐在上首,沐霖是客坐在他右侧,袁兆周坐在左侧,他们身后是一张极大的中洲地图,其余众将环坐。云行天道:今日大家聚在一起,这是开战之前的最后一次,我且将此战方略完全的告之各位。

  然后他站起,来到地图前,指着西京道:首先,各位已知的是,西京以北全是一马平川极有利蛮族骑兵行动,在这样的旷野上与蛮族骑兵决战必败无疑,是以我已决意放弃西京以北,迁出这一带的百姓,并焚烧草木,不给蛮族留下可用之物。

  令狐锋道:听说杨放已经避开蛮族大军了,但焚毁粮田草场还不到五成?可是真?袁兆周点头称是。

  云行天道:以杨军独抗数股蛮军,掩护百姓撤离,已算完成任务,草场去五成也算不错了,计划归计划,那能全按事先定好的打战,此事已毕,不用再提,且由他戴罪立功吧!

  银河一战后,虽然蛮族大军集结尚需时日,但一些小股敌军的攻侵已是无日无之,杨放率领新归入他麾下的原成奇军中骑兵,在雁脊山口附近与蛮族连战了个把月,前几日探得蛮族大军已逼近,虽然草场尚未烧完,但已不可再坚持下去,遂依原计让开雁脊山口,在风涯山脉中藏了起来。

  在银河一战后,云行天已命人在风涯山中暗藏了大量粮草,足可供杨放一军用上二三年。沐霖忍不住问道:听说上回蛮族围城,云帅用了一种什么法子让青草不可食用,不知这次为何不用?袁兆周道:二公子有所不知,那是在草地上撒了一种药水,要撒满从银河到西京,药水配不了那么多,况且这药水会浸入土中,日后长出来的草木不可食用,流毒无穷,是以不能大量的用。

  云行天道:反正坚壁清野,也就只能做到这地步了。袁兆周却道:这也未必。人力所不能为的,天意却难测。众人向他看去,他从袖中取出一团泥土来。云行天皱皱眉头脑问:这是何物?袁兆周道:这里头是蝗虫卵,这几年雨量过多,来年及可能大旱,我估计会有一次大的蝗灾。那又如何这蝗灾或会使北方数省化为白地,使蛮族马匹无草可食。有这么厉害?这不可能吧蝗灾我只听老人们说过,但都三四十年没发过了,再说那也至多是一省遭灾,那有这么历害?

  众将议论纷纷,云行天摆手道:不用议了,这种事作不了准的。西京,我既不全守,也不全弃。我将精锐骑兵撤出西京,而且要让蛮族知道,这样蛮族就会以为可以很快的攻下。眼下皇帝和太后又留在西京,想来蛮族对于攻下西京还是有点兴趣的。我欲以西京陷住蛮族五万兵力,更要紧的是迟滞蛮族的前进速度。赵子秋迟疑道:蛮族不见得会重蹈哈尔可达的复辙,何况围住西京,一二万就足够,蛮族向来喜用往我军后方大包抄的战法,这,只怕是

  当纯守城自然不行,我要的是巷战!本来这法子还未必可行,但有了天下最擅巷战沐二公子相助,就更有把握。二公子,你觉得如何?沐霖道:方才进起城时,我粗粗看了一下西京,这城房舍全用坚石筑就,方园百里,街巷曲折交错,是我见过的最利巷战的城池,而骑兵在此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西京城中向有挖掘地窖修筑复壁以藏物躲灾的习性,这极有用处。我并未和蛮族交过手,不过若给我五万步卒,我想把五万蛮族拖在这儿一年还是成的。但,这需要充裕的粮草。

  云天行点头道:粮草的事军帅一会会告知大家。云行天接着道:我们的骑兵撤出去后干什么?我已在厚琊山原中修造数百个密堡,内中都备有足可数月用度的粮草,骑兵一标标的散开藏于其中,一旦发现蛮族就近攻之,要是发现蛮族的牲畜更是不可放过。总之打了就去,日夜搔扰不休,使之无法象五十年前那样来去自如,让他们走不出厚琊山原。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并不想求胜,至少是半年之内不想,我只要一个拖字,消磨蛮族的锐气体力,直到他们再也拖不下去,我们再与之决一死战。

  沐霖心道:果然与我想的一样,只是他问了出来:云帅命赵将军修筑可行马的山道,岂不是反有利于蛮族骑兵?云行天笑道:二公子不知,我这山道修的颇有些名堂,山道只宽四尺,我军战马较小多可通行无碍,但蛮族所骑的草原野马腿长步宽却极易跑出道外。这一来,在这些山道上,蛮族的行军永难赶上我军。

  沐霖心道:那些山道最少也要六,七年才可建成,云行天只怕是灭了陈近临便在为这一战作准备,此人志向之远,胆气之豪着实令人佩服。

  云行天向袁兆周道:军帅把我军兵力,粮草,蛮族兵力向大家报一下。袁兆周道:我现下储的粮草约有一百万石。底下一片嗡嗡之声,大多人都没想到有这么多,这都是历年积下来的,另向南方购粮五十万石,厚琊有些盆地还能产些粮食,我方军民共计一千万,以每人每日耗粮五两算,可供一年。其中西京储粮八万石,分散各处,为的是以防被蛮族发现守军断粮,坏处是少部分可能会在蛮族占区无法利用,这就看二公子意下如何了。这便是答沐霖方才的问了,沐霖点头,以示无疑问。袁兆周接着道:我军兵力大约七十万,其中骑兵三十万,箭手二十余万,步卒二十余万,另有在册青壮男子五百多万可供劳役,有些受过训,有死伤可随时补充。

  袁兆周接着道:蛮族的情形我们派出的探子探来的情报如下,蛮族可汗的凌可切部为二十万,蛮族其它部是七万,突利族,舍月族,摩可特族等随同出征的是四万,总计约三十余万,全是骑兵,比之当年特穆尔吉入侵时的十万是多的多了。

  云行天道:正如今日之中洲已不是五十年前之中洲,今日之蛮族,也不是五十年前之蛮族。五十年前蛮族茹毛饮血,强悍无比,但这五十年来,他们坐享中洲和其它各族的供奉,其实已经是娇养了许多,银河一战,我军伤亡虽仍在蛮族之上,但已不足一倍,就是明证。五十年我们年年日日与蛮族打,向蛮族学,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今日之中洲,究竟是谁家之天下!

  会议结束后,各将撤离,云行天把杨放留下的步卒交给了沐霖,道:这些步卒是经过银河之战的,比起其它的来,应该是能打些,这位唐真副将,本是杨放部下。眼下杨放那边一时用不上他们,就着他们跟着二公子吧。二公子能撑多久是多久,实在不行了,就撤了吧。沐霖也不答,只是一笑。

  六月二十八日清晨,沐霖被一阵雷声惊醒,然后被告知,蛮族大军到了。

  天边黑压的一片,连夏日的朝阳也显的无光,数十万只马蹄踏在大地上,好象永远只有一个声音,一种节奏,让人听了心里发慌,头脑发涨,只有一个意念,就是转身逃,逃,躲开这种声音。沐霖看了看自已的石头兵,他们的神色比起北方兵来明显要慌乱许多,但他们的眼睛还是坚定的,沐霖知道这坚定从何而来,来自他们多年来随自已一次次以少胜多的经历,但这一次,还会是这样吗?

  杀杀声震耳,这是第几天了?沐霖真的记不得了,仗着西京高厚的城墙,充足的军需,在蛮族所不擅长的攻城战中,西京坚守不落。在一架加长梯和坚起和倒下,一次次滚油和擂石的落下,一轮轮箭雨的交替中,时间过得如此之慢,几天的时间以如一世。沐霖并不擅武技,他一生中从未与人格斗过,甚少亲临阵前,但这一回他却不得不留在城头,一刻不离,是以这短短二十多日他见过的血腥几乎比十多年的军旅来还要多。他必须时刻留意和判断的,是蛮族是否准备打下去。沐霖知道,西京守城之战,难的倒不是一个守,而是要拿捏住分寸,在坚决与不坚决之间。如守的太顽强,蛮族就会放弃西京只留少许兵力围城,无法达到吸引蛮族兵力的目地,如显的太弱,也是如此。且要在蛮族犹豫是否放弃时,适时弃守外城,引之入城内巷战,要给蛮族一个错觉,既只要再多一点兵力,西京就会落入他们掌中。

  这一天蛮族的举动有些怪异,攻城的兵力前所未有的多,但沐霖反倒觉得攻城的势头前所未有的弱,他明白,是时候了。这些天他的石头兵并未参与守城而是在日夜不停的训练北方士兵巷战技巧,要是时间更充裕些就好,但,没有时间了。

  沐霖作出了弃守外城的决定,当然这弃守是不易被察觉的。其实守城的一直是那万余战士,沐霖没有换人替换他们,他们二十多天下来已是疲备不堪,也的确是坚持不住了,蛮族攻上西京城头时,狂呼欢庆,他们毫无疑问的相信,西京已落入他们掌中。不,你们错了,真正的战争现在才开始开始!沐霖冷冷的看着蛮族拥上西京的街头。

  箭,四面八方的箭向蛮族簇射过来,街道两侧所有的窗口都射出成群的箭,刚开始欢呼的胜利者们如秋叶般蔌蔌落下,他们无处可逃无处可躲,箭雨停了,他们冲进房子,不一会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在屋中响起,然后突然安静了,一刻钟,两刻钟,没有人出来,更多的人进去,还是没人出来,大批的人拥进去,里面只有先进屋的人的尸体。

  攻落西京的喜悦很快被极度的愤怒所代替,更多的蛮族开进城里。城里好象成了一个妖邪的境地,平平整整的街道会突然塌陷,会突然长出绊马绳,所有的屋子里都如有鬼影在游动,会时不时的飞出一阵箭来。这里蛮族无法安心的喝一口水,无法合一会眼,每一间房屋,都要用数百名强悍的战士的性命来换取。这些战士在马上足以干掉一整标幸军,而在这里,换来的通常只是一间空房子。每当蛮族有些犹豫着退出时,幸军就会向后退却,蛮族始终无法解开这样一种观念的束缚一座没有了城墙的城还会不是自已攻下的城。是以他们越陷越深,他们总觉得只要再多一点兵力就能攻下此城,可是再多一点,再多一点,这座城不紧不慢的吞进了越来越多的士兵而永不满足,他们也发现了很多的密道,消除了很多的街垒,但这些东西总会在一夜之间又长出来。渐渐的,蛮族开始发现,他们走不了了,他们想前进故不易,想撤出去,也一样步步维艰,他们已经开始弄不明白,倒底是谁围住了谁?于是蛮族不得不把这件他们最不擅长的事干到底,这是一场耐力与心智的对耗。

  蛮族在西京城受挫后,终于七月二十四日留一部继续困守西京,其余人马进入了怒河走廊。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蛮族骑军飞驰而来,在只容数骑并行的马道上,这数十万蛮族骑士却毫无滞碍的全速奔跑,所有的马匹都如同成为一条巨龙身上的一片鳞甲,以同样的节奏律动,绝不见一丝的紊乱,在巨龙的头上有一面旗帜被劲风扯的平滑如水,那黑色的旗,红色的字,带着万里以外狂风黄沙的气息和数百年来无数死者的魂息,向着云行天逼来,逼来。

  云行天站在怒河第一关印关城上,迎接着蛮族的到来。袁兆周留心看他的神情,云行天面上并没有半点表情,可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握着身侧的刀柄,指节泛白,袁兆周知道,这时云行天的指甲定然深深的扎入了掌心。他小心道:沐二公子确做到了,蛮族进入怒河走廊的大约不足二十五万人。云行天笑了,笑容里有着死亡的影子在飘荡,那是一种让神鬼易辟的笑意,他说:该我了,看看我能用这座印关换多少蛮族的人头吧。

  蛮族的攻城开始了,很干脆的,没有劝降,没有骂阵,只有架好的投石机,投过来的第一波巨石。云行天清清楚楚的看着如同小山的石头横空而来,带着呼啸的怒吼,投下了大片的阴影,在他的感觉里好象很慢很慢。

  云帅!鲁成仲扑过来将他压倒,一块巨石就在他们身侧不足二尺处落下,印关的城墙不胜其荷的剧烈颤动,一名士兵逃避不及,惨呼一声,石头砸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的炸开,鲜红的,分不出形状的肢骸脏腑撒了一地。

  云行天抹去了遮住了他眼睛的一片小肠,鲁成仲有些惊魂未定的道:云帅,你没事罢。云行天冷冷的回道:笨蛋,这又不是箭,扑在地上被砸中的机会更多。

  然后他一跃而起,从身边一个躲在墙堞下全身筛糠一般乱抖的士兵手中夺过一把弓,搭箭向着那面大旗射出。那枝小小的,普通的箭矢从漫天巨石的空隙中钻出,好象被付与了灵气的纵情飞翔,旗下一名金盔蛮将射出一支箭斜掠而来,将它撞开,然而又有一箭从云行天手中射出,不,不是一箭是两箭,先一箭向着金盔蛮将射去,后一箭依旧向着大旗而去,金发将军射出一箭去拦那后一箭,然后执弓挡开已来到自已胸口的一箭。

  然而他的那一箭落空了,因为云行天的最后一箭并非射向大旗而是飞向了最先的那箭。那支一度失意落下的箭被这一箭一撞,突然又精神抖索了起来,它找到了自已的方向,从黑旗红字的中间轻轻巧巧的穿过,划破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高扬的旗帜一下子萎顿的垂了下来。所有的蛮族都看到了这一刻,无数支企图拦截的箭迟一步的在旗帜四周无奈落下。云行天的吼声在城头上响起,"射箭,趁他们装石头的空隙给我齐射!"惊慌失措的士兵们顿时安静下来,几千支弓拉开,几千支箭向着投石机簇集飞去。

  袁兆周被士兵被护送着下了城头,他心头沉重的想:蛮族此来居然第一次准备了这些中洲人才用的攻城器械,而且在西京之战中居然不用,看来他们对于怒河走廊的攻关战已早有准备了。然而这忧虑被告知云行天时却被一笑了之,蛮族向我们学又有什么不好,野战,我们总也比不过蛮族。而蛮族学我们攻城的法子,我们难到还会输给学生不成。况且,制那些攻城器械所需的铁和工匠,都是从我们这边弄去的,现在他们的东西坏一样就少一样。

  袁兆周听到这些话时的心情很难说的清。云行天这个人,如果说他狂妄也是狂妄,他想干的事好象从来就不以为会失败,但他的狂妄总是有道理的,那些道理经他一说就好象是确确实实如此,什么样的困境和坏消息都不会对他的决心有半点影响。袁兆周有时总会想这种狂妄对云行天来说,到底是好是坏,可他一直没有得出结论。

  印关坚守两个月后被放弃了,印关的城墙先是被鲜血染成了深褐色,而后又被烟火熏成了灰黑色,最后被从上淋下的热油烧成了墨一样的纯黑,城墙已被攻城车,投石器撞的支离破碎。为了攻下这处城关,有近万蛮族战士倒在了印关城下,可以说,是以他们的尸首堆成的台阶,把蛮族的大旗送上的印关城头。可是印关仅仅是怒河走廊上的第一关,在怒河走廊上有十余道这样的关口,更有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雪拥关。

  印关城的士卒并没有撤往后面,他们以千人一标散开来钻进了走廊两侧的山中,这些山里面有一些山洞,被巧妙的伪装成为一个个秘堡,这些秘堡里面有可供千人马一年食用的粮草,还有干净的地下泉水。他们不再接受任何命令,只是由着自已的意愿,对于任何落单的蛮军,蛮军的探哨,蛮军的牲畜进行袭击。

  蛮军的牲畜是最为幸军所爱的敌手,蛮族战士就是单个也不是那么好对付,但牲畜就不一样,看守放牧牛羊的兵士再怎么也不可能是精锐,也不可能每只牲畜派上一人。于是通常会先有几名幸军在林子里拼命敲锣打鼓,惊的牛羊大乱四下里乱跑,蛮族兵士冲进林子里时,弓矢和刀箭就已在等着他们,如果他们去追逃散的牛马,结果也会一样,一场混战后,幸军总能扛着几匹战利品回去,而把扛不动的一律杀死。

  蛮族追上来,在马道上纵情奔跃几步后总会在拐弯的地方连二连三的卟通卟通掉下去。后来他们学乖了,在拐弯的地方小步慢行,可是如此一来,追上逃跑的幸军就变的几乎不可能。

  蛮族很难想明白,为什么他们高头长腿的马匹追不上于幸军一向被认为较劣的矮种马?可是这让人难以相信的情形就真正的发生了。如果不走那些幸军修建的马道,在那些灌林荆棘中跑,就更追不上幸军。幸军当然不会蠢到把马道修到藏身之处去,他们在马道摆脱了蛮军后就再转上个无穷的弯后再悠悠然地回家,这一夜他们就可以大打牙祭。

  蛮族也试着不要在有马道附近的地方放牧,但那些马道通常都是在水草最丰美的地方。而人都是懒的,有了好走的路,一般很难让他们去不好走的路,反正今天轮到自家倒霉的可能性总是比较少的。而如果去破坏那些马道也是很难的,因为这些马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很难说到底有多少,而蛮族也有些舍不得破坏,如果破坏了,蛮族军的战马就真的只能在狭窄的怒河走廊上拥成一团而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于是蛮族发现自已面对的是两个战场,前面是坚城雄关消耗着他们最精锐的战士,后面是冷枪暗箭与他们争夺着食物,他们每攻下一道关,就在自已的身后留下更多的敌意的眼睛。渐渐的整个厚琊山原好象变成了一个大一些的西京城,一道迷城。

  尽管如此,蛮族军依然在前进,艰难的,不断的前进,一道道的关口在他们的强攻之下陷落。终于在五个月以后,在失去了近三成的兵力后,初冬的萧瑟的天际里份外冷竣的雪拥关出现在蛮族大军的眼前。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