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

时间:2018/7/16 13:05:36  点击:308 次
这是最后一篇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已是晚生二十年来,未曾用过的美味了!

  罗彻敬与罗昭威对视一眼,都有些拿不定这是不是反话。常舒见他们的神色,赶紧加上一句道:晚生是越州人,离乡二十年,从未尝过风味如此纯正的家乡菜肴,真是多谢公爷与将军了!

  喔!罗彻敬放心地笑道:我家厨娘做得一手越州好菜,没想到竟投了先生的缘法。

  国公似是万朝人吧,也喜爱越州菜?常舒略有些吃惊地问道。

  家父十多年前在越州呆过,罗彻敬赶紧就这个扯起了关系,道:常常怀念那处山水人物,因此才

  先生在凌州的壮举,本公亦有所闻,他的话却被罗昭威打断了,他举杯道:若不是先生心怀大义,今日之泷丘,也不知会是何等残破景象。而老夫,就更不知是否能端坐此处了?且敬先生一杯!

  常舒却不举杯,微合目道:难道奉国公不觉得,晚生侍主不忠么?

  呵呵!罗彻敬提壶自斟上一杯,笑道:先生在张纾幕中数年,他竟不能识先生之材,也能算是先生主公么?合则留,不合则去,真名士之风范也!

  常舒眼神闪了一闪,罗彻敬有意不提他与张纾的争吵,反说是不合则去,这话说得何其堂皇,而又不失其实,可算得顾全他体面。他慢吞吞地举杯道:承公爷与将军谬赞,晚生愧不敢当。

  曾闻先生剖析厢州之战,万里之外,竟能洞悉其利弊,只是未闻其详,还请先生阐发高见!

  罗昭威看得出来他是喜欢炫耀的人,便提起此事。罗彻敬也随意附和,常舒只得将那日在凌州大堂上所言一一道来。罗昭威不由长吁道:先生所言固然不错,然而这些疑惑先王与杜司马也不是没有想到,他们过枢河后,并没有直驱黑摩岭,而是在厢州四处扫荡,确认已无敌迹才放心一搏。后来的宸军是从哪里冒出来地,直至今日,依然是未解之密呀!

  只怕是宸军对厢州地势熟悉的缘故吧!常舒笃定地道。

  不,罗彻敬道:据未将所知,厢州百姓对宸军恨之入骨,我军过河后,多得当地百姓襄助,宸军绝不会比我军更得地利人心。

  这常舒顿下茶盏,道:晚生对当时情形所知不多,就不敢乱下断语了。他多日来喝得烂醉,这时己觉精神不支,竟也不掩饰,就大大地打了个呵欠。

  罗彻敬见状便道:先生想也累了,不如休息去吧!改日再来请教!

  彼此客套了几句,便站起身来。出门时常舒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做今日小菜的厨子可是越州人氏?晚生久不见家乡音讯,颇愿听一听乡音。

  她好象不是越州人,罗昭威摇头道。

  喔?常舒有些失望,道:那便罢了!

  常舒被引到罗彻敬为他准备的住处,见陈设精洁,而不见奢华,甚惬心意。一夜好睡,醒来时,轩窗外已然透亮,原来是近午时分。守在帘外的小厮听到动静,道:先生醒了么?这边已经送了午饭过来。便有两个小丫环进来服侍他梳洗。

  收拾停当,他步到外间小厅,一眼就见到一名女子站在桌边忙碌着。她上身穿一件浅碧色竹布面夹袄,滚着葱黄缎边,下系一条素花百褶裙。皓光从窗外投下一弧,正在那裙上流动。她不时起俯的,裙子蓬松松地摇晃着,发出窸窸窣窣地微响。

  常舒怔了一会,才发觉那女子正在摆治桌上菜肴,这会子忙完了,提起食盒转过身来。她见到常舒悄没声息地跳在身后,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退去半步。

  常舒打量着她,见她大约二十三四的样子。面颊略圆,肤色白皙,眉眼清爽舒朗。虽算不得是美人,却也有几分温润风姿。此时她正垂首羞赧地一笑,骤地让常舒想起模糊记忆中的母亲,笑意也是这般宁静。

  你便是府上做越州菜的厨娘?他问道。

  没见到先生出来,失礼了!女子赶紧蹲下行礼,常舒不自觉地就伸手去扶。他的手握到了女子腕上,方才觉得不妥。然而他握也握了,却并不打算放开,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窃笑,却还是使了把力,将她搀了起来。

  女子急切地插回腕子,侧过面去,理着袖口。那腕子上嫣红一片,衬得一串石头链子,愈发莹白无暇。常舒不由得将手指放在鼻畔一嗅,幽香顿时如一脉脉细细绵绵永无断绝的长丝探到了肺腑深处。

  你,你戴着这鲮香石,你真不是越州人?他的叫声有些失态。

  女子将手背到身后,怯生生地道:奴家自幼由越州乳娘抚养,石链却是乳娘所赠,贴身而佩。

  是么?常舒咳了一声,镇定了神情,到桌前坐下,道:你叫什么名字?又道:坐下说话吧!

  奴家怎敢?女子连连摇手,然而已有小厮搬了胡椅过来,挤眉弄眼地笑着。女子垂眉低眼,窘得似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挤挤挨挨地,却还是坐下了。小女子是冲州人氏,姓翟。

  喔?常舒眉心微微皱起,似在尘埃般的思绪中清理出一些破碎的亮碴子,道:你乳娘戴着这鲮鱼石链,只怕非但是越州人,更是我离我家不远呢?我幼时乡中女眷腕上常常便戴着这么一串石头,可以避邪防暑我母亲便也有一串。

  或许是吧!崔女渐渐地也没了方才的拘谨,出神地道:我乳母常言,她所居的村子十里外,有青螺山,山上有香鲮溪,绕山而下,经七七四十九坎,收六六三十六泉,水质仿若冰玉。每岁三四月间,有香鲮鱼产籽于白石间,五月鱼苗出后,那石子便带着细细幽香,年深岁久,香愈纯冽

  是呀,幼时我阿姆代人洗衣,我便在溪中玩耍。常舒忍不住插话进来。

  我乳母常说,那里山川灵秀,还滋养出矫慧不群的人物。二十多年前,她邻村出了一位十三岁的神童,被刺史大人录为解元,送赴京中

  常舒的手指猛地一痉,扣在桌上,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室中分外悠长,吓得崔女赶紧住了口。先生?怎么了?

  没,没什么?常舒的五指拢回袖中,抬起脸来,已是一片木然。接着说下去

  他话虽如此,然而方才絮絮如话家常的气氛却再也找不回来。崔女的脚尖支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道:说是考中了状元,然而让国舅爷给挤没了。他忍不得气,冲撞了万岁,被撵了出去他阿姆得到消息,整日倚门相望,整整三年便哭瞎了眼睛。然而日复一日,却再无消息,伤心而死。那时十里八乡的乡亲都来为她送葬,挽歌声飘十里状元郎,何不归乡?母忧目盲,儿心可伤?在下葬的一刻,却有人赶到,说是他儿子遣来的使者

  别说了!常舒猛地扭过头去,雪光煌明中,他项上青筋一根根暴起,竟如同纠结的伤痕,触目惊心。崔女似有所悟,手捂到了嘴边,吐出两个字来:你是

  常舒挥手蔽去她的目光,艰难地道:你去吧!我们改日再聊。

  常舒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个看宁静无比地冬雪晌午,听到了他母亲去世时的情形。这人世间总有些令人措手不及的遇合,在你毫无防备之时迎头袭来,不给你任何应对余地。这样的事情,便是幸福,也会让人觉得不堪忍受。

  他清楚得记得得知母亲过世消息那日,万朝城也如今日般飘着絮絮飞雪。恩相面上一滴老泪滚落入酒的热气中,似被那温热蒸融,便无痕迹。

  贤侄,你追随为叔多年,对为叔,对朝庭都有大功。然而今上为小人所蔽,再三斥责,为叔只好委屈你了。

  他其时忿愤满胸,昂天所见,只觉得四野茫茫,那雪似窒死人的泥团扑腾腾地将人埋下,竟没有留出一丝逃生的空隙。他腾然起身,带翻了盏中之酒。酒液漫过他的手背,映出他年少而孤凉的眼神。

  恩相何出此言?我常某命乖时背,仍是上天所定,岂敢有什么怨言?他大步推门而出。恩相跟出来的呼叫被朔风割得支离破碎,贤侄!贤侄!古人有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然而他走得那么急,陷在雪中的双腿很快就麻木得浑不似自己所有,没有停顿片刻去听全那句话。这话的意思,直到一年后他才明了。那一年的十月间,传来了恩相被宦党所害,举族连僚属都被夷杀的消息。他其时向东北方向长跪不起,然而终也没有勇气,去万朝看一眼他的后事。

  他再也没有遇到过如恩相般赏识他才华的幕主。他的过往,知者不多,他自己更是不屑向人述说。他性情狷狂,历数变而不改,因此所至之处,都呆不长久,只能勉强混口饭吃。他早年曾发誓不混出样来绝不回去见母亲,得知母亲死讯后,心肺欲催,更觉无颜奠扫茔坟,因此四方游历将遍,却再也没有回过越州。甚至,都不愿听到关于越州的人和事。

  此次总算得到张纾另眼相看,略有出头之望,可旋又化作泡影。他自幼算命,都说命星中有孤煞之气他本是不信命地,然而到了此地步,却也由不得他不信了。他将身上所有的银两都在青楼之中挥霍了个干净,只想醉死在某处。直到一头栽入残芳渠中,彻骨的寒冰和腻香的残脂激得他清醒过来,他盯着水中自己的面孔,才突然想起了家。他想起他还没有给阿姆戴过一天孝,没有跪在阿姆墓前痛哭过一场,没有给阿姆留下后人。那一刻间他骤然决定,再也不停留了,回到越州去,为母亲结庐守孝。教几个蒙童,娶一房妻子,打发掉下半生。

  然而,在他清醒过来时,罗彻敬却来到了他面前,仿佛一捧将要熄的柴禾再被泼上了一瓢油。当真就让这满腹才华随身而逝?当真就与草木同腐与虫蠡共命?这一生经历的苦难委屈,就这么算了?他俯身在渠上那刻,是清醒、还是软弱?

  这一时他心中当彷徨,然而他却深深地知道,自己走入奉国公府的那一刻,他已经再难脱身了。

  好的他恍惚中听到延迟了许久才到来的答应声,翟女向厅外走去。在门口时,她顿了一顿,拢了一下鬓发,道:先生也不必太过伤怀,老太太那时过世,其实还算有福

  常舒不解地望向她,她没有转过身来,道:老太太过世数月后,那一带五个村子,就被血流一空,只逃出来我的乳母一人。

  她的声音细微得似不曾存在过,湮没于衣裙远去时的摩挲声中。

  魏风婵将翟女的消息传给鄂夺玉时,他猛一击掌道:原来是他!

  是谁呀?帘子掀开,罗彻敏裹着一身白,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这么急?鄂夺玉皱眉道:不让他们给你在廊下打干净再进来?

  你当我跑出来一趟容易?罗彻敏面色让雪风一冻,倒有了些数日难见的活气。他一把攥住魏风婵拂过来的掸布,嘻笑道:何况这里还有九娘玉手亲执,为吾拂雪去尘,那是何等福气?

  去你的!魏风婵发了嗔,将布片劈头盖脸地抽下去,风声呼呼,竟不亚于一支长鞭。罗彻敏侧身一闪,那布梢倒底还是在他面上挂了一下,便见出一道红迹来。

  唉哟!魏风婵赶紧止住手,欲要上前探看,却又犹豫。鄂夺玉道:小九你出去!我们有正事说。

  魏风婵将掸布往地下一甩,跺了一下脚,嘟着嘴出去了。

  罗彻敏将斗篷卸下,随手扔在地上。鄂夺玉瞧着皱眉道:这地毡可是波斯金羊毛织的,弄脏了一会她发嗔起来,我可不管。

  如今我一块地毡可还是赔得起的。

  是呀!鄂夺玉略带讥意笑道:倒底是当了王上,口气就不同了。

  罗彻敏踢掉两只沾满了泥浆的木屐,倒在坑上一堆绒垫之中,大大地伸展了一下手脚,方才接回进来时的话题,道:你说谁是谁?

  鄂夺玉给罗彻敏斟了一杯酒,道:二十多年前,先帝登基,照例开恩科取士。当时越州刺史取了一名十三岁的孩童为解元,送入京中应试,一时天下传为奇谈。

  嗯?罗彻敏接过来暖着手,道:后来呢?

  他在京中侯考,行卷所达,无人不惊,数日之内,名满京师。入闱判卷,本是第一名然而同年有黄贵妃之弟亦应试,先帝御笔亲点之时,就取了贵妃之弟为状元,他为榜眼。

  这也是人间常事了。罗彻敏抿了一口酒,漫不着意地道。

  是呀,鄂夺玉略叹息一声,又道:只是那孩童性情却异常倨傲,竟以榜眼为耻。御宴赋诗之时,语含讥讽,先帝大怒,将他逐出殿去,宣称永不叙用。

  罗彻敏停杯,回想起常舒在凌州时的情形,颇有些感慨地道:他的性情,竟然是二十年不改!

  他的运气,也是二十年不变地差劲。三年后北州节度使归明璋被召回京拜相,随身带有一名神秘幕僚,据说归明璋对此人言听计从。归明璋拜相不到两月,青寇就已进逼万朝,这名神秘幕僚只身前往青寇营中,以疑兵之计拖住他们三日,让先帝和满朝文武有了逃生之机。

  这个我倒知道!罗彻敏一口将酒饮尽,道:我听父王说过,他对此人,也颇为佩服,说只可惜他没身于贼,否则单凭此番功劳,封侯拜相不在话下。

  是呀,他逃返万朝时,城中已空无一人。他被青寇所擒,不得不虚与委蛇,两年后终于找到机会逃出来,又千辛万苦地回了归明璋身边。据说后来枢北大捷,他参与谋划甚多,功不可没。归明璋向先帝极力推荐他,然而先帝被宦党蒙蔽,说他曾经事贼,竟不叙其功,先问其罪!鄂夺玉顿了一顿,道:之后就没听过这人消息了。

  罗彻敏把玩了一下杯子,颇为好奇地道:你知道的事还真多!都是怎么来地?

  鄂夺玉没有答,转了个话题道:我在常舒的屋中,遇上了埋伏着的长庚首领,如此,罗彻敬与长庚就不是一路人了。

  罗彻敏这数日来都为此事担忧,点头道:正是如此。我本来是疑心罗彻敬,然而碍着四叔

  鄂夺玉当然明白,若是旁人,只消有半成怀疑,都可先拿下再说,然而罗昭威在,若无七八成把握,便不可动罗彻敬。你可有监视罗彻同?

  王无失和陈襄怕他出事,两个日夜不离他身边,比我着意派人去有用多了!罗彻敏摇头苦笑道:只是他除了喝酒,似乎什么事也不干。

  鄂夺玉想了想,莞尔一笑道:定然是有人暗示过他们两个罗彻同会出事吧?

  这个,罗彻敏在杯子后头冲他挤眉弄眼,道:我可就不知道了。也只是一刻轻快,他愁容终究不去。

  其实,也有个快刀斩乱麻的法子!鄂夺玉凑近了他道:你不是要在先王出殡前夜召诸军比武夺剑么?

  罗彻敏盯着他的双眼,两只眼中火光忽闪,他终于展颜一笑,击掌道:好!我明白了!他似极兴奋,一下子跳起来,拣起斗蓬披在身上,突然又一顿,道:你说我要不要把二十三叫来帮忙?

  只怕是要的。鄂夺玉帮他将兜帽戴上,道:何飞不便下场,我又怕拿不下来。

  前些日子冲州传来消息,说二十三他们的坞堡在落雪前已经可以住人了,他们动起来还真快!如今冻硬了,他们也没事可干,叫他来一趟应该不是难事吧!提起这个罗彻敏兴致勃勃。

  鄂夺玉失笑道:你算是把白衣别失得罪得狠了,自然要多关注西北边防。

  其实冲州怎算得边防?罗彻敏长叹道:白衣汗死了三个月,九部之战,也打了三个月,听说右明尊王近日连获大胜,将敌对三部逐入落日碛,只怕西北方,不久就有乱事。

  你后悔么?鄂夺玉往后退去一步,低声问道。

  罗彻敏没有立即回答,他昂着头抿了一会嘴唇,方嗤笑一声,道:我是不肯后悔的。然后一振斗蓬,大步迈了出去。

  这里正是他们几个月前逃出来时,所藏身的秘窟。天井极深,又绕了个弯,眼前寒蕊缤纷,仿佛是数千盏小灯一起点燃,火光暖透了这一天一地的雪。那是一枝老梅,花开正盛,方才他进来时已留意过,而这一进一出,却不知为何更艳了三分。

  他好一会方能定住神,看到魏风婵攀梅欲折的身影。他鼻中充溢着梅花的气息,不由得想起数月前,自己曾在此处将她拥于怀中。她颈窝内的芳香比此时梅香更为清晰。

  魏风婵皓腕半曲,正选中一枝苞繁形疏的花枝。她扯了几下,梅枝柔韧,竟然未脱。她赌气似地在虬曲的老干上踢了一脚,雪和花落得更急,自己也好气似地笑起来,整张面庞都放着光。雪片混着花瓣红地白地往下飘,擦过她脸蛋,沾在她发上,抚过她柔肩,蹭在她靴下。象是静美无声的背幕,衬着那生机盎然地笑容。

  笑容让罗彻敏听到了极繁丽悦耳的曲子,却不需要一点声音。

  她叉起腰,狠狠地道:还不来帮忙?

  罗彻敏拨出剑来,远远地伸过去剖断了那枝梅。魏风婵高举着梅枝从他身边连蹦带跳地跑走。她的动作象一个最天真的女孩,然而裹在厚厚冬衣下的身姿,却似将整个春天的诱惑都藏在了里面。

  罗彻敏如梦游般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屋里。他的步伐很轻,魏风婵将梅枝插入瓶中后,才发觉他跟了进来,不由皱了皱眉,嗔道:你跟来作什么?

  罗彻敏紧紧地盯着她,那目光让她微微地垂下头。她跺脚道:你出去!

  阴影突然笼罩了她,然后她就被一双有力地胳膊抱紧了。

  你!她半惊半怒之下一抬眼,对上罗彻敏似疯狂又似惶恐地眼神。突然间,她回想起了大半年前,那双在河心深处向她回首的双眼,清澈宽广得象春深时节的泷河,何时竟成了这样?

  她这一刹那没顾得上抵抗,那力量就将她整个地压倒了。

  你,你还在热孝之中!魏风婵呻呤着叫道。

  罗彻敏却浑忘了一切,瞬间他回到了轻雾弥漫的那个早晨,昃州大战尚未开始,他也没有去凌州,乌霞的蹄声只为振飞他薄薄地青衫。那一日,似乎是他无赖少年岁月的终结。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