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避雪传奇 >> 第十章 凋芳

第十章 凋芳

时间:2018/6/20 10:35:06  点击:459 次
上一篇:第九章 破城
这是最后一篇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来的清水食物看也不看一眼,还故意打碎了几只碗,趁柯都不备偷偷藏起了一块最锋利的碎片

  她一直将碎片捏在手中,捏得发烫,将掌心都割破了。亲手杀死呼无染后,死亡对她来说就再也不可怕了。她之所以迟迟没有自尽,只是还抱着万一的侥幸,她在等铁帅久攻避雪城不下,她要亲眼看到铁帅沮丧的样子

  可是,她唯一的希望终于落空了。听到几万铁血骑兵的欢呼声,她知道避雪城终于被攻破了,她的亲人朋友族人都将在铁蹄下一一被杀,她怎么能再苟存于世!

  那一刻,她很平静地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用尚余下的最后一丝力气若不是柯都及时发现,也许她就将很平静地走向死亡。

  她记得有许多人徒劳地忙于给自己止血,她想挣扎,但浑身没有一点气力,然后就是一阵晕眩,即使是现在,她仍热切地盼望自己的生命可以一点点地逝去。在昏然欲睡中,她不停地做梦,只有在梦里,一切还是如过去那般美丽,她可以再陪伴在父母、亲朋、族人的身边,当然,还有那最爱的人。

  都给我出去!她忽然听到了铁帅的声音,身边的人统统退下,然后她感觉到一个身影缓缓伏下,正凝视着自己那已没有一丝血色的脸。

  你现在还愿意做我的妻子么?铁帅的声音仍是那么冷静,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红琴游荡的思绪慢慢平复:铁帅果在十日内攻下了避雪城,他是来向自己炫耀的吧!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她要用自己生命的尊严来嘲笑他的成就。要她嫁给他,除非他愿意娶一个死人为妻!

  你放心,避雪内城现在安然无恙。铁帅的声音就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我可以让你去做避雪城主,你也可以只做我名义上的妻子

  红琴吃了一惊:为什么?

  为了避雪城,也为了呼无染。铁帅淡淡道:铁血骑兵将驻扎在避雪城,你需要负责安抚避雪城人与铁血骑兵,让他们和平相处,助我一成大业。

  红琴一下子明白了:一开始她就是铁帅进兵的借口,现在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这个男人关心的只是他的大业,所谓为了避雪城和呼无染等等都不过是给她一个安慰,而娶她为妻也不过是一个适逢其时的理由而已。

  一种嘲讽的笑意挂在红琴苍白的脸上,应该是她还击他的时候了:我可以做你的助手,可我并不想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

  铁帅身子似是一震:你没有选择,你的决定关系着你族人的生命。

  红琴咯咯一笑:想不到铁帅娶妻竟然也需要如此威逼利诱。

  铁帅不语,只是头盔下射出的目光更为凌厉。

  红琴当然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心中已有了决断,正色道:我答应你。

  好!铁帅长身而起,似是不想再与红琴多说一句话:你吃点东西,休息一个时辰后便随我去劝降避雪城。他似是觉出自己语气太过冰冷,又解释道:双方死伤惨重,迟恐有变。

  红琴亦知道事不宜迟,挣扎着起身去拿放于榻边的干粮清水,却终于软到。

  铁帅重又伏下身子,将一张饼子撕成小块,送到红琴的嘴边。当望见红琴腕上包扎的纱布时,他的目光似乎温柔了一些。

  红琴吞下饼子,缓缓道:你想过没有,就算完成了你的大业,又有什么好处呢?

  铁帅默然半晌,取下头盔。

  那是一张英俊沉稳的脸,眉飞入鬓,灿目若星,方面隆鼻,下颌宽广,只是一道足有七寸长的刀痕从左至右划过整个面庞,那道刀痕似是年代已久,深陷于面容中,便若长在脸上一般,既平添一份坚毅,却也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

  铁帅望也不望红琴惊诧的神色,自顾自地道:这是我才出生的时候留下的伤,已经陪了我几十年了。

  红琴呆了一会,下意识地问:怎么留下的?

  铁帅叹了一口气,眼望帐顶:那时的草原上战火连绵,我新婚的母亲被另一个部落的人抢去,做了别人的妻子,九个月后生下了我,抢他的男人要杀我,说我是别人的杂种,要不是母亲护了一下,只怕这一刀已把我割成两半了。他的语气平缓,就似在说别人的事:只怕连我母亲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的孩子。但我七岁时便离家出走,只为了不叫那个人父亲。

  红琴微微一颤,抢人妻子,残杀幼子,这在草原上本是平常无奇的事,但真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面前,却还是让人禁不住寒心。想到铁帅幼年时定也是吃了不少苦,心头不由浮上一丝恻隐之情:后来你再见过你母亲吗?

  铁帅摇摇头,重又戴上头盔,刹时似乎又恢复为那漠然的千军统帅,淡淡道:过了二年,那个部落就被消灭了。

  红琴不语,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杀戮与被杀戮之间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理由,胜者为王,所有人的命运似乎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一刻,她忽然不恨铁帅了,甚至觉得这个男子很可怜,他只知道去用征服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或许,只有在血与火之间,他的生命才能找到一丝平衡。

  红琴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你今日可以灭了避雪城,或许有朝一日你也会是别人铁蹄下的失败者。

  不,我不会失败!铁帅昂然道:我要一统大草原,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才不会有部落间的厮杀,才不会有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低啸一声:一个时代若是没有强者,才是最大的悲哀!铁帅俯下头,第一次用一种真诚的目光望向红琴:所以,我才要你帮我。

  红琴心中一震,她无法了解这个男人,或许,也不会有人了解他。

  避雪城中精壮男子多数战死,活下来的大多是老人妇孺。一切均如铁帅所料,当一线生机出现时,纵是以避雪族人的血性,亦不得不接受投降的屈辱。毕竟,面对寒光冶冶的刀枪、勇悍无匹的铁血骑兵,反抗是无益的。

  第二日晨,铁血大军正式接受避雪城人的投降。

  铁帅背负着双手,独自一人站在高高的避雪城楼上,初升的朝阳将他的影子扩映成一个巨大的轮廓,无可抗拒地覆射在城楼下三万铁血骑兵与避雪城残余的二万军民的头顶,就像避雪城人无可抗拒的命运!

  长长的绿草在风中摇摆,空气中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远处的原野空旷而宁静,盼青山脉千年不变地高高耸立着,河流还是一如既往地奔流在喀云大草原上,苍茫的天空中如往常一样飞过了黑色的鸟群。城楼上流淌的血液已被风吹干,城内燃烧的火光早已扑灭,残破损坏的城墙依然以沉静的姿态守护着,避雪城又恢复了它的安详宁和,只有城墙上那一片片暗褐色的斑痕和城内硝烟浓烈的味道提醒着人们曾经发生的激战。

  数万手无寸铁的避雪城人被全副武装的三万铁血骑兵围在城外的空地上。在红琴的要求下,铁帅允许避雪城人不用跪着投降。

  几万避雪城人寂然无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愤与屈辱。当国破家亡、妻离子散的命运不可避免的降临时,他们只能被动的接受。他们不安地望着铁帅那高大的身影,心头充满着畏惧,只有那茫然而麻木的眼神中才隐隐流露出一丝倔强的不甘。

  铁帅金甲映日,白袍迎风,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切,征服后的满足让他忍不住放声长啸起来。他有意没有换去染了一身征尘的战袍,似乎血衣上沾满斑斑血迹才更能衬托出胜利者在浴血拼杀后的激昂豪情。

  听到铁帅的长啸声,三万铁血骑兵亦俱是高舞手中兵器,齐声呐喊,用崇敬的眼神与狂热的欢呼与他们至高无上的统帅一同分享胜利的喜悦。

  铁帅啸声良久方歇,抬起手止住铁血骑兵的欢呼,沉声道:避雪城主优柔寡断,不按时交上贡物,力抗铁血大军六日,终招至城破之祸。本应将避雪城尽数灭族给死去的铁血战士报仇,但本帅不愿残杀无辜,念在避雪城主已死,对余下避雪族人既往不咎,避雪城从此便做为我铁血大军的基地,以便征服草原上其余部族。日后避雪族人与铁血战士和平相处,不得再有争端,若违军纪,定不轻饶

  避雪城人早已接受了命运的安排,略示不满后便平息下去。三万铁血骑兵却是一阵骚动,正如铁帅所料,且不说战争导致双方的仇恨升级,单是停止屠城也就意味着不能掠夺财物美女,对于习惯在战斗后尽情发泄的铁血战士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只是铁血骑兵严奉军令不敢大声喧哗,唯有把不满表现在脸上。

  铁帅扬声大喝,磁性而似有质的声音传入每一个铁血战士的耳中:在这片大草原上,是谁战无不胜所向无敌?是谁让敌人闻风丧胆望风而逃?谁才是威名远震的无敌之师?谁才是征服一切的的英勇战士?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令人豪情激涌的蛊惑力,将三万铁骑的情绪尽皆重新调动起来,浑忘了适才的不满。铁帅每问一句,城下的三万铁血骑兵就一齐回答道:是铁血战士!

  对!正是英勇无敌的铁血战士。我们要征服的并不仅是避雪城,而是整个大草原,我们才是这片大地的主人,要让人们世代传诵我们的威名!铁帅的语音铿锵有力,怀着一份坚定无比的信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先要立稳根基,加强力量。所以,从现在起,我们要在避雪城立足,要将避雪城从战火中重建起来,让它成为我们休养生息的家园。铁帅再长吸一口气,振臂高呼:等到平定草原的那一天,这里就不再是避雪城,而是我们铁血帝国的都城!

  这番话字字有力,冲击着每一个人,奋迅高亢的群情一发不可收拾,终化做几万人的放声狂呼:铁血帝国!铁血帝国!

  铁帅的目光扫过三万将士,心中亦充斥着不能自抑的激涌豪情。他已成功地将那份创建不世功业的信念植根在每一个铁血战士的心里,从现在起,铁血大军才真正开始他们对草原的征服大业。

  一个哭声从肃然的避雪城人中响了起来,像是受到了传染一般,更多的避雪城人开始哭泣。也许从此他们就将生活在铁血骑兵的阴影中,他们无力反抗,他们只能做别人的奴隶,一切都掌握在别人手中,生不如死!

  对未来的茫然,对命运的无助,让越来越多的避雪城人放声痛哭,哭音夹杂在铁血骑兵的高呼声中,更衬出一种末世般的彷徨恐惑。

  铁帅略带不屑地望着避雪城人:你们尽可放心,铁血战士只会对敌人毫不容情,而对自己的朋友只有尊敬与爱护。日后铁血战士与避雪一族相互通婚联姻,都是一国之民,何悲之有?他提高声音:为使尔等安心,我将娶避雪城女子红琴为妻,并立红琴公主为避雪城主,以化解双方仇怨;然后我会亲率铁血大军荡平避雪城的世仇狂风沙盗,以示诚意。

  城下的传令兵早得了铁帅的吩咐,不失时机地大声喊道:有请红琴公主。

  铁血骑兵依言让开一条通道,红琴不事脂粉,一衣缟素,长发披肩,身骑白马,控辔徐行。柯都牵着白马,带着红琴从铁血战士刀枪剑阵中缓缓穿过,往城门驰来。

  红琴虚弱的脸上只有大量失血后的苍白,初晓的阳光镀亮她高昂的面容,在几近透明的肌肤上,仿佛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似是因为愤怒而不断起伏的脉络。白衣迎风,青丝淡舞,裙裾飞扬,纤弱的身子在马上摇摇欲坠,似是一不小心就会跌落下来,每个人都想忍不住想去扶住她,却又怕手中的刀枪会惊吓到这浑不似人间应有的精灵,怕自己的双手会沾污这纯洁无瑕的躯体

  铁血大军的众将士那日虽见到了红琴,但一来距离较远,二来心神全被铁帅与呼无染惊天一战所吸引,是以直到今日方才领略到草原第一美女那难以言说的魔力。

  那么清俗的风情,那么绝世的美丽,反衬在刀枪的寒芒中,是如此的不和谐,每个刚刚经历过浴血厮杀的人都似觉到一股清芬之气沁入心脾,心头只有一片详和宁静。万军肃然无声,不能置信地呆呆望着这好象是从最晶莹的雪山里出尘下凡的仙子缓缓从身边掠过。

  铁帅的目光锁在红琴身上,直到这一刻,他才惊讶地发现红琴的如斯美丽,竟然比世间任何宝剑利刃都更能刺穿他的心!

  红琴缓缓望着拥挤在一起的族人身上,眼中无泪,眼神却是空洞的: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美丽,她要么已死在战场中,要么亦是其中的一员。

  她感觉得到避雪城人看着自己的眼光是复杂的,既有感激,亦有一份嫌憎。

  或许,他们会以为:用整个族人的代价方换取了自己的富贵荣华。

  尊敬的铁血战士,我知道你们有许多兄弟死在了战火中,倒在了避雪城坚固的城墙下,你们宁可杀尽避雪城人也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投降红琴的语声在战阵中轻轻响起:可你们知道么?避雪城人也和你们一样,会为族人的死去而哭泣。妻子为丈夫悲伤,孩子为父亲流泪,老人为儿子痛不欲生

  士兵们静静地听着红琴的话,高举的刀枪在一寸寸地放低。

  要是没有这场战争,避雪城本可以给你们奉上最醇厚的美酒、最动人的歌喉,与你们一同在这片宁静的大地上做最真诚的朋友,一起饮酒歌唱。红琴没有哭,可她的声音却在啜泣:可现在,当战争已经结束,当那么多人已经死去,我们为什么还不肯宽恕对方?为什么还要彼此仇视?我相信,死去的人们都有着高贵的灵魂,会虔诚地乞求上苍饶恕我们曾经的罪恶,会因为你们的宽容而在天堂微笑。所以,我请求大家,为了死去的人们,让我们放下刀枪,重新在这片战火燃烧过的大地上和平相处吧!

  士兵们垂下了头,没有人出声,红琴的话如潺潺的流水冲洗过每个人的心灵,驱走了仇恨,引去了战意,再无丝毫杀戮之念。

  红琴在城门下了马,拒绝了柯都的搀扶,一步步往城头走去。

  铁帅木然地看着几不敢相认的红琴静静地来到自己面前,望着自己的眼睛,语气中有一种孩子式固执的坚定:尊敬的铁帅,请你在几万铁血战士与避雪城民的面前、在这纯净的天空与白云下答应我,铁血战士永远不会再对避雪城动武。

  我答应你。只要避雪城人不主动挑畔,铁血将士永远是避雪城人的兄弟朋友!铁帅大声道,又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将头转向城下的避雪城人:你们记住,挽救你们的,不是避雪城的坚固城墙,不是一万避雪战士,而是二个人。一个是避雪城第一勇士呼无染,他让我看到了避雪城人顽强不屈的血性;一个便是红琴公主,是她宁可牺牲自己换来族人的平安。

  红琴略微扬起头,用清澈的目光扫了一眼铁帅,似是不满他的话。

  铁帅满意地笑了,他就是要让避雪城人感觉到是红琴拯救了他们,而红琴心里当然明白,这一切亦全是出于自己的赐予。

  是的,他要用他霸道的方式征服她,并且不容她的拒绝!他的右手不由分说地搭在红琴的肩上,将她娇弱的身子揽在怀里,红琴身体微微一震,终于没有推开铁帅。

  城下的铁血战士又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有这美丽得犹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才配得上无敌的铁帅。

  红琴低声道:你觉得你从呼无染的手中赢得了我么?她的声音漠然而清贵。

  铁帅浑身一震。那一刻,他竟突然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愧疚,如果没有这几万避雪城人的生命做赌,他是否还能征服她?垂下的眼睑望见她的赤足踏在被鲜血染红的城砖上,有一种妖异的美。

  铁帅的手缓缓地、一寸一寸地红琴肩上落下,亦是压低声音:我说过,你可以只做我名义上的妻子,我并不需要得到你。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倨傲:你放心,我既然当众答应了你不再与避雪城为难,甚至无论你是否嫁与我都不重要了。

  你是人们口中的无敌统帅,盖世英雄!但你知道么?在我的心目中,却永远只有一个英雄。一颗泪水滴在铁帅冰冷的手掌上,铁帅巍然不动,一任泪水在阳光下慢慢蒸干。

  铁帅沉声道:在你心中,我算什么?

  红琴凄然地一笑,似一朵暗夜悄然盛放的蔷薇:你还是个孩子,那个为了不叫仇人父亲而宁可流浪漂泊的孩子

  铁帅的心脏第一次如此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份难以述怀的情绪在胸口蓦然流淌。他突然有种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的冲动,却强自压抑住,只是手指轻轻一动。

  红琴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城下的几万避雪城人,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光彩。她并不是避雪城的公主,他们也不是她的子民,她只是避雪城平平常常的一位小女子,他们亦只是她的族人、亲朋、兄弟、姐妹直到现在,呼无染、三十个避雪战士和她自己的牺牲才有了真正的价值。

  红琴猛然踏前二步,站在城墙的边缘,回头对铁帅决绝而坚定的一笑,然后从高高的城墙上跳了下去。

  也许,也许铁帅本有机会拉住红琴,但他没有,他的心神还沉浸在红琴的话语与那绝世风情中,只是怔怔地望着她纯白的身影如一朵纯白的流云般从城墙上飘过,消失不见。

  铁帅的耳边忽响起了几万人的惊呼声,他这才如梦乍醒般亦从城头一跃而下,足尖在城墙上连点,化去下坠的冲力,落在红琴的身边,将那沾满殷红、似是不再有一点重量的身体重又抱在怀里

  柯都就在城墙边,一切发生得太快,他几疑是在梦中。先是见红琴从城头落下,如一朵从枝头拂落的鲜花,然后便第一次听到从来都是镇静自若的铁帅发出了一声悲痛的怒吼: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铁帅重又问了一遍,这一次的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带着一丝阻于喉头的凝噎。

  鲜血从红琴的五官中不断涌出,那张适才还秀丽无双的面庞已因疼痛而扭曲,她的意识已然模糊,根本听不清铁帅的话,断续的话语随着喷涌的鲜血从口中轻轻吐出: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懂,自由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

  你亦永远不会知道铁帅的语音蓦然中止,缓缓缓缓地站起身来,手中却仍是握着红琴那双已经冰冷的手。

  任何解释都已无用。这个女子,这个多年来第一个能让他动心的女子,已然死在了他的面前,带着她的骄傲与尊严!

  避雪城人一阵混乱,却被铁血骑兵强自围在中间。铁血大军的几员大将冲到城下,围在铁帅身边,谁也不敢先开口,心头俱仍是刚才那副永生难忘的画面。

  柯都听令!铁帅大喝一声:从现在起,立你为避雪城主,接替红琴公主遗志,重建避雪城。

  柯都重重点头,却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垂下头不让别人看到他汹涌而出的泪水。

  几员大将面面相觑,伯伦古嗫嚅道:大帅无需悲伤才说了一句便大觉不妥,慌忙住口。

  铁帅漠然的声音里听不出一点情绪:全军列阵,我将亲自挑选三千铁血战士,三日后进军曝火沙漠,消灭狂风沙盗!他的语气一如往日的寒冷生硬,他的眼光一如从前的锋锐凌厉,但谁也不知道,在那遮掩了一切喜怒哀乐的头盔后面,是怎样的一张表情!

  盼青山脉上,曝火沙漠边,铁帅与柯都策马并肩而行。他们身后二十步外,是从蓝枪赤刀二军中精选出的三千铁血骑士。

  在大漠行军不便,贵在神速,是以铁帅只率三千人,余下二万多人均留于避雪城中。

  铁帅一路沉思不语,眼见大军就将进入曝火沙漠,终于开口:当初我答应你做进攻沙盗的先锋,可权衡轻重,还是觉得让你留下安抚避雪城更好,毕竟你与避雪城人接触的最久,最能懂他们的心理。对此你可有不服么?

  柯都在马上一欠身,恭谨答道:大帅拿得起放得下,属下心服口服。

  你知道我为何不带黑衣近卫进军大漠么?铁帅问道。

  柯都想了一下:我见大帅选兵时尽量挑阵亡将士的亲属好友,而黑衣近卫没有参与攻城战,与避雪城的仇怨小得多。柯都自然明白大帅的深意。

  铁帅点点头:少则一月,多则一年,我必回来带着你们征服草原。你在此期间务必要尽力化解避雪城与铁血大军的仇怨,安稳军心。顿了顿又道:若有愿意留入避雪城中者,尽可让其在此生根,传宗接代,无需阻拦。

  柯都无言,事实上眼见呼无染与红琴的惨死,他对这拼拼杀杀早已感到厌倦。若非身负要责,他宁可做避雪城内的寻常百姓。

  铁帅有意无意地淡淡道:凝露宝珠可保尸身千年不坏,留与呼无染与红琴二人合穴而葬。并在避雪城建立一座勇士殿与公主殿,以供后人瞻仰。

  柯都点头应承,壮着胆子问道:大帅可忘得了红琴姑娘么?

  铁帅眼望广阔的喀云大草原,言语中似是隐含悔意:若她那时甘心愿陪我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大概亦不会非要攻下避雪城

  柯都长叹一声,脱口道:红琴当日已愿嫁你,纵是迫于形势,但日久天长,以后亦定会为大帅动心

  铁帅扫了一眼柯都,知道那日柯都已听到自己那日与红琴在帅帐内的对话。柯都自知失言,不敢再说。

  铁帅却是无意追究,陷入沉思中,轻声道:她临终前说起一句话,说像我这样的男人,永远不会懂得自由是多么美丽的一件事情

  柯都思及那日红琴自尽的情形,心中沉郁:我听到大帅本要答她,却中途而止?

  铁帅望着面前的莽莽荒漠,怅然良久:因为她再也听不到我的回答了。随即大喝一声,一催座下战马,率着三千铁骑直朝沙漠中心驰去。

  柯都暗叹一声,望着滚滚烟尘渐然远去。经过这种种的变故,他似是突然懂得了许多,却仍有许多东西哽在心头,无法释怀。

  铁帅的声音悠悠传来:在红琴的墓前代我告诉她铁帅原本平静无波的声音似是略带忧伤,又一下子又变得倨傲凛然:她永远亦不会知道,征服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

  柯都细品语意,心神震撼,翻身下马,拜倒在地!

  那是柯都最后一次见到铁帅!

  尾声

  光阴如电,日月如梭。转眼已是数十年后。

  盼青山脉的小道上缓缓行来祖孙三人,到得山顶,老人靠树盘膝而坐,两个六七岁的孩子在一边笑闹玩耍。

  近处青青秀木,嫩嫩草芽,远天蓝蓝穹空,悠悠浮云。老人孩子与这秀美绝伦的大自然动静有间、相映成趣,就若是画中景致。

  那老人皱纹满面,苍然白发,怕是已有百岁高龄。一双老眼却仍是炯然有神,望着那无边无际的曝火沙漠,良久不语,似已在沉缅在如烟往事中。

  祖爷爷,你在看什么?那圆脸的孩子见老人就如呆住了一般,不由发声询问。

  老人长长叹了一声,抬手指着山下的茫茫黄沙:你们可知道么,当初铁帅便是从这里进入曝火沙漠的。

  圆脸小孩问道:铁帅是什么?

  旁边的瘦脸小孩抢着说道:我知道我知道,铁帅是一个人

  圆脸小孩大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人?

  瘦脸小孩摇头晃脑,犹如背书般道:我听爹爹说起过,在好多好多年以前,铁帅为了消灭沙漠中的强盗,带领手下进入了这片沙漠,再也没有回来

  圆脸小孩见兄弟一脸得色,心中不忿:那又怎么样,你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长什么样?有多高?有什么本事?有多大力气?

  瘦脸小孩为之语塞,正要争辩,老人拍拍二人的小脑袋,缓缓道:铁帅的武功天下无敌,他的力量比草原上最雄壮的骆驼还要大,他的枪法比草原上最猛烈的风暴还要强。他带领着三万铁血战士在大草原上纵横无敌,所向披靡

  二个孩子听得津津有味,不由心生向往:为什么铁帅没有回来呢?

  老人再叹了一声:有人说铁帅与沙盗同归于尽了,有人说铁帅在沙漠中迷了路,再也走不出来,也有人说铁帅去了沙漠的另一边,重建了一个强大的国家至于真相如何,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圆脸小孩怔怔想了一会,大声道:我一定要好好练马术与刀法,以后也去打强盗!

  瘦脸小孩撇撇嘴:哪有这么多的强盗呀,打完了怎么办?

  嗯,那我就去建立一个国家,做一个安邦定国的好君王

  当国王一点也不自由,我才不要做呢。瘦脸小孩振振有词:我要做一个草原上的勇士,到处行侠仗义,保护好人不被欺负

  圆脸小孩不屑道:做勇士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应该做铁帅那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英雄,英雄老人苦笑一声,品味着孩子的无心稚语,喃喃念着,声音越来越低,竟似已痴了。

  圆脸小孩只当老人赞同,对着兄弟拍手笑道:你看,连祖爷爷都说铁帅是英雄,才不要做游侠呢

  瘦脸小孩心中不服:那为什么避雪城中只有勇士殿与公主殿,而没有英雄殿?

  那些都是传说而已

  不是传说,我听爹爹说起过勇士呼无染与红琴公主的故事

  是什么故事,快说给我听。

  就不给你说,你去做你的英雄吧。

  快说快说

  嘻嘻,偏不说

  二个孩子打闹着,争辩着,越去越远,老人却像是浑若未觉,那些多年前的往事似是已远,却又历历在目,犹若昨天。

  他抬起头,望着这壁直千峰,大好江川,风声暗哑地吹出了万般凄婉,山风像一张沉重的幕布般扑面而来,仍是抖不落那无数的尘埃。他的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哀:可以流传于世的,便只有那一段峥嵘岁月。传奇如是,美丽如是,凡事亦不过如是!

  纵使铁帅那样的绝代豪杰,盖世枭雄,留给后人的亦不过是于言说吟唱中渐渐淡忘的一段传奇。

  而那些在雄雄战火被埋葬、滚滚硝烟中被湮没的故事或许,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吧!
 

 
分享到:
上一篇:第九章 破城
这是最后一篇
1海乌姆城众长老和盖嫩德尔的钥匙
1魔法师的小猫
1陈勇细说6年创业史 一元擦鞋的大喜大悲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