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避雪传奇 >> 第九章 破城

第九章 破城

时间:2018/6/20 10:32:06  点击:627 次
上一篇:第八章 寄傲
下一篇:第十章 凋芳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可又有更多的士兵爬上云梯,毫无畏惧地冲上城墙,绞入长枪与利刃的冷光寒芒中。

  云梯、擂木、炸雷、弩车、发石机、攻城车紫木营的辎重源源不断地向避雪城下运去。在攻城战中,驰骋草原的铁血骑兵无从发挥灵动快速的特性,只有以蓝枪军与赤刀兵为主力,橙弓师为掩护,凭借着优胜对方三倍以上的兵力轮番冲击。

  依靠着高墙坚垒,军民同心,避雪城已坚守了整整六天。可纵然粮草齐备,在如今人困马乏,弹绝矢尽的情况下,亦是难以再多坚持几天。

  喊杀声直冲云霄,人人都红了眼,杀人与被杀都是一刹那的事情,生命在这样的大战中已变得无足轻重,攻守双方都只有一个单纯的信念:机械地在这场博斗中杀死更多的敌人

  铁帅手持长枪,一身白袍,与几名传令兵立马于避雪城二里外的山坡上,注视着这场残酷的厮杀。传令兵不断地在战场间往来穿梭,将铁帅的指示传达给战局中的将领。

  在铁帅的身后,是二千名铁血骑兵中最精锐的黑衣近卫,人人披挂整齐,手持长矛大搠等重型兵器,士气高昂,整装待发。他们眼见着二里外的浴血拼杀,听着震天的喊杀声,面上却俱都是一副冷静的表情,只等铁帅一声令下,就将冲入战场用长枪与战刀为死去的兄弟复仇。

  传令蓝枪军与赤刀兵退后!铁帅一声令下,几个传令兵立时策马朝城下冲去,随着帅旗迎风摆动,攻城的蓝枪军与赤刀兵若潮水般井然有序地退下,带走伤亡的战士。橙弓师万箭在弦指向城门,引而不发,防备对方出城反扑。

  战场上蓦然沉静下来,只有伤兵的呻吟不时地传来,被血水染红的避雪城墙上已是千疮百孔。

  一名虬髯大汉策骑奔来,正是蓝枪军大将蒙博,到铁帅骑马前翻身下马,蓝枪军损失五百五十人,赤刀兵伤亡七百人,敌人也已精疲力竭,损失惨重,而且守城物资已用尽

  铁帅颔首:下去休息吧,好生抚慰伤员。

  请铁帅允我继续战斗,我有把握在二个时辰内破城。蒙博垂下的眼睑中掩不住燃烧的怒火:我定要屠城三日,杀尽避雪城人。

  退下。铁帅语音蓦然严厉起来:你是战士,不是屠夫!

  蒙博还想再说,接触到铁帅冷然的目光,终不敢言,一跺脚,领令下去。

  铁帅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却没有继续下令。

  没有人知道铁帅在想什么,只有当他那象淬火利刃般的目光从避雪城上飘扬的大旗上投射到城下数百具伏尸时,才仿佛让人感觉出一丝难言的忧伤。

  黑衣近卫肃穆的战阵中,静无人言。只有战马不安地喷着粗气,踏着铁蹄。

  气氛刹时如风雨欲来的凝重,一旦这二千生力精锐战士发动,强弩之末的避雪城还能抵挡住么?

  铁帅外表如常,远望着避雪城残破不堪的城墙,心头却泛起一丝烦燥。避雪城的顽强大出他的意料,本以为不出三日便可破城,谁知直到现在第六天仍未能攻入城中。如今虽然城陷在即,但铁血骑兵伤亡惨重,与避雪城的仇怨更深,一旦破城必会屠城泄忿,这只会在他与红琴之间留下永难弥补的仇恨,但这一切却并非他所愿。

  现在,只要一声令下,避雪城垂手可破,铁帅的心底却突然涌起一份难言的悔意。他身为熟谙兵法的铁血统帅,深知人材难求,当日一见呼无染,见其胸怀坦荡,磊落不凡,不由大起好感,一心将其收于帐下。若果真是那般,即得强助,又慑服避雪城,比起如今的情形来自是好上百倍。只是,红琴那番只愿嫁呼无染的话却激起了他心中傲气,所以才于三军阵前搦战呼无染,用意无非是让红琴知道:纵使呼无染如何英勇,也难敌铁帅的双枪。而他立下十招杀呼无染的约定,却是打定主意在最后关头饶呼无染不死,既可威震众将,亦可让呼无染死心归服。

  却不料阴差阳错下红琴一刀杀死呼无染,反迫得自己如弦上之箭,不得不立时兵发避雪城,从而在三军面前维护一个统帅的尊严。

  而尽管收服避雪城是铁帅早就制订好的战略,但如此以武力强攻损兵折将却绝非他的本意。

  抬巨木。良久,铁帅终于发令。

  黑衣近卫让开一条开阔的通道,现出一条粗有丈许长有三丈的大木来,大木前端削尖,包着铁皮,其状便仿若一巨型长矛。六十名铁血骑兵身披铁甲,头罩铁盔,就若铁帅般只余双目露在外面,连马匹上亦披着软甲。每个人均是一手持盾,一手握住马背上悬带的铁链,铁链尽皆缚在巨木上。

  铁帅眼望苍天,深吸一口气,长枪端然指向避雪城。二千人同声大喝,声震旷野,一齐催马向前行去。

  六十骑抬着这天下难见的巨木缓缓行于前,铁帅与二千黑衣近卫跟在其后,逐渐加速,越行越快,到得避雪城前半里处,六十人发一声喊,合力拉起巨木,直冲而去。

  六十名大力士再借助六十匹战马的冲力,任何坚垒亦经不起这样大力的冲撞,何况是已千疮百孔的避雪城门。

  这便是铁帅用于攻城的巨木阵。在草原上作战全凭机动灵便,亦只有铁血骑兵的实力,方能制造出如此既可攻坚也不至太过笨重的器械。

  避雪城人见到这阵势,晓得厉害,箭支、石块雨点般袭来。那六十骑盾牌护身,偶有一两个人被箭支、石块打落,其余人却是毫不理会,将马力提至极速,如离弦之箭般一往无前地朝城门直撞而去。

  城下橙弓师亦同时发动,万箭齐发,朝城头射去,以掩护巨木阵的冲击。

  避雪城头上人喊马嘶,一片混乱。铁血骑兵悍勇盖世,却在避雪城下受到如此重大伤亡,一旦破城必将是屠城惨祸。是以避雪城人人奋勇,不顾城下橙弓师的如雨箭支,将沙包、滚油、大石以及身边的重物尽数抛下,只求能阻住这巨木的冲撞。

  六十铁骑已冲至城下,避雪城的存亡尽皆悬在这惊震天地的一撞中

  轰然一声巨响。大地也似颤抖了一下,烟尘冲天而起,砖石木瓦空中乱飞,巨木终于结结实实地撞击在避雪城引以为傲的坚固城墙上。

  弥漫的烟雾中,喊叫不断,这一撞倒底有没有奏功?

  铁帅大喝一声:冲!手中长枪高举,一催跨下战马,身先士卒带领二千黑衣近卫往烟尘漫漫的避雪城门直扑而来。他早已算准这一撞定会撞毁城门,若不然二千人尽数暴露在敌人的射程下,必是损失惨重。

  黑衣近卫见主帅如此信心,士气高涨至极点,齐声高呼,手中长兵刃横举护住面门脸腹要害,保持好队形,以长蛇之阵紧随铁帅。

  铁帅素袍白马冲在最前,身后黑压压的二千近卫就若是一条势不可挡的黑龙,一并冲向城门。

  漫天的烟尘终于缓缓散退,避雪城城门被硬生生撞开一条阔达二丈的缺口,六十名铁骑亦经不起这大力撞击,血肉模糊的马尸四处零落,尚有数十名徒步带伤的铁血骑士执刀与城中守军对战,见得铁帅状若天神般带黑衣近卫冲来,守军心志涣散,纷纷四奔而逃。

  城外的三万铁骑亦同时发出震荡天地的狂呼,在各将领的率领下直往避雪城冲来。城门一破,避雪城再无可抵挡铁血骑兵的防御,已沦为刀下鱼肉

  铁帅一马当先,最先冲入避雪城中。城内军民均知大祸将至,一片混乱,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逃,尚有部份军队退入内城。但内城守御薄弱,根本不堪一击,整个避雪城已完全暴露在铁血骑兵的控制之下。

  铁帅一人一马立在城门口,长枪横举,挑开几支毫无准头的长箭。身边的铁血骑兵如潮水般源源不绝地涌入避雪城,一面放声高呼,一面将那些还来不及退入内城的士卒与百姓一一围歼。

  避雪内城上仍有零星的箭支袭来,但已构不成太大的威胁,铁血骑兵以十人为一小队,四处围堵追杀逃窜的避雪城人。来不及退入内城的避雪军民尚有数千,虽仍是在街巷间不屈应敌,但群龙无首下各自为战,不几下便被精锐的铁血骑兵冲散,逐一消灭。一时城中火光冲天,狼烟四起,人呼哀号,马嘶悲鸣,血流成河,便若一修罗屠场。

  铁帅木然地看着这人间惨剧,听着周围的哀呼声,突然想到了红琴:似这般将她的族人杀戮殆尽后,又该如何再面对她那仇恨的目光呢?一念至此,心中全无一丝往日破城的顾盼自豪,只传来一种隐隐的疼痛。他可以在十招间击败呼无染,可以在六日内攻入避雪城,却始终无法征服她的心!

  铁帅微微摆头,抛开杂念,在这战斗的紧要时刻,他怎么会有闲想到这个女子呢?

  四周喊杀声稍弱,赤刀兵大将伯伦古、紫木营大将窦健、橙弓师大将博乾跃马而来,俱是满脸兴奋,对他们无敌的统帅恭敬行礼,再各自报上营中伤亡情况。城内的铁血骑兵亦重整队形,在城内各占高地要点,只待铁帅一声令下,便将攻入避雪内城。

  铁帅暂时放下心事,转头对一传令兵吩咐几句,传令兵来到避雪内城下,放声高呼:铁血大帅请避雪城主对话。

  避雪内城上传来一个悲愤的声音:城主已殉城,我等与铁帅无话可说,铁血骑士尽可用长枪战刀来对话。

  铁帅抬手止住伯伦古的破口大骂,策马至内城下,扬声道:若你们现在投降,尚可保避雪城一脉不绝。

  城上人哈哈大笑:铁帅你休想用阴谋诡计,只管带兵攻来,看我避雪城可会有一个降卒?

  忽地一声,一块足有百斤的大石对着铁帅当头砸下,铁帅夷然无惧,长枪一挥一扫,将大石磕开,铁血骑兵齐声喝彩。群情激沸下,便要一拥而上攻入内城。

  铁帅眼中精光暴闪,正要率兵冲上,伯伦古催马上前二步道:大帅不必亲身涉险,八千赤刀兵已准备就绪,伯伦古愿做先锋。

  窦健沉吟:避雪内城虽不似外城坚固,但巷窄人多,不利骑兵马战,若是强行攻入只怕伤亡很重,不若缓攻。

  铁帅不置可否。伯伦古一脸不屑:避雪城人早已吓破了胆,我可立下军令状,半个时辰内提避雪城主的头来见大帅。

  博乾却道:观那日避雪使节的行为,已可见避雪城人的烈性,他们必是拼死顽抗。我赞成窦将军的提议。

  想到呼无染宁死不屈的风骨,纵是矜傲若伯伦古也不由呆愣了一下,垂手不语。

  铁帅亦是略略一怔,想不到连手下对呼无染亦不无褒赞之意,一时心里沉吟难决。忽听身后有人大叫:铁血近卫柯都请见大帅。

  众人回头一看,柯都一人一骑从残破的城门外如飞驰来,看他一脸仓皇,几员大将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唯有铁帅仍是保持着淡然自定:传柯都上来。

  大帅柯都跌跌撞撞地冲到铁帅面前,一口气几乎没缓过来:属下失职,红琴姑娘于被中暗藏利器,闻得避雪城破,割脉自尽,现正在抢救中

  铁帅身躯难以觉察地微颤一下,脱口道:现在情况如何?

  柯都翻身下马,眼中蕴泪:幸好属下发现得早,但她几日不进水米,失血过多,现已昏迷。

  铁帅似是舒了一口气,语气重归冷淡:三军阵前,为一个女子如此失态,你还算是铁血近卫么?

  柯都跪伏于地:避雪城已在大帅掌控之中,属下斗胆请大帅收兵

  你说什么?铁帅一声怒喝,一把将柯都从地上提了起来。那一刻,柯都只觉得铁帅欲将自己摔下去,却终又止在半空中。柯都从未见过铁帅暴怒至此,一时心胆俱裂,但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人在半空口中犹道:若是此刻与避雪城化敌为友,再将其做为铁血骑兵的大本营,以之为根据一统草原,后人必将盛誉大帅的当机立断,仁义无敌

  仁义!在大草原上只讲武力不讲仁义。铁帅冷笑一声,抓起柯都的头发,指着城内四横的残尸让他看:避雪城伤我上千战士,若不能将其灭族,我如何对手下交待?

  柯都脸色惨白,不顾一切地喊道:若是当日呼无染愿为大帅效力,红琴亦愿甘心下嫁,又会如何?

  铁帅轻哼一声:即便如此,我亦随时可灭避雪城。

  柯都嘶声道:得到一座死城,对我们又有何用?

  铁帅心中一动,将柯都放在地上。在这一刹,他脑中灵光一闪,眼中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也许,他还有一个机会,一个征服红琴的机会。

  铁帅转头望向众将士,见众将神色各异,似均为柯都言语所动。紫木营大将窦健欲言又止,铁帅沉声道:窦健你最是多智,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窦健略一犹豫:大帅明鉴,柯都所言不无道理。铁血骑兵虽是纵横草原数年,但从来没有一个根据地,完全是以战养战,避雪城不同我们以往攻占的草原游牧部族,而是一座自给自足的城池,若如柯都所言,将物资丰富的避雪城收于麾下,进可攻退可守,声势上自是大不相同。

  铁帅点点头,事实上当初他下书挑战避雪城也是做如此打算,强行攻打避雪城虽不无与红琴斗气的原因,但亦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要想建立一番不世功业,不但需要英勇无敌的手下,也需要一座能供济粮草的大本营。只是当初设想是强行将避雪城灭族,再由铁血骑兵接管避雪城,但如果能令避雪城民臣服,不损战力自是最上策。更何况三万铁血将士随自己驰骋多年,若能在避雪城安家立室也算是略有补偿。

  铁帅沉思一番,缓缓问向众将:若是避雪城现在投降,你们可愿收兵么?言罢又加上一句:我只是敬重呼无染的为人,实不想就此将他族人赶尽杀绝。

  窦健与博乾对视一眼,齐声道:愿听从大帅将令。

  铁帅望向伯伦古,攻入避雪城以赤刀兵的损失最重,自然亦最看重他的意见。

  伯伦古半晌不语,似在回想那日呼无染与铁帅的一场恶斗,终伸出大姆指:好汉子!他虽没有明确表态,但显然亦是不愿当面否定铁帅的意见。

  好!铁帅主意既定,更不迟疑,对众将下令道你们先安抚士卒,以稳定军心为重,没有我的号令不许攻入内城。违令者,斩无赦!转脸对柯都道:带我去见红琴。

  柯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冒死一谏竟收奇效,脸上的泪尚未干,却已露出孩子式的笑容,大声领令,上马往城外驰去。

  铁帅一路沉默,似有心事,柯都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帅可担心避雪城人不愿投降么?

  铁帅摇摇头,淡淡道:避雪城人只是以为必死无疑才会如此顽抗,若是有一线生机自会降我。顿了顿又道:只是铁血骑兵损伤严重,我只怕接受避雪城投降会让手下将士不服,若是军心一失,以后怎成大业。何况双方仇恨极深,日后如何和平相处亦是一道大难题。经历了这许多变故,不知不觉中他已对柯都表露了心里的想法。

  柯都想了想:大帅多虑了,铁血将士随大帅转战四方无非便是为了有一日能封妻荫子,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自当明白大帅的苦心。

  铁帅一叹不语,眼望中军帐已在几十步外,心头突然泛起一个念头:若不是因为红琴,他还会放过避雪城么?
 

 
分享到:
上一篇:第八章 寄傲
下一篇:第十章 凋芳
1稻草人吉米的圣诞节
1金蛋的故事
1一瓦盆好运气
1如果狼对你露出微笑
1兔子镇有一个鑵的菜园
3路电车
1机器蛙交朋友
1拍卖呼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