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避雪传奇 >> 第六章 夺志

第六章 夺志

时间:2018/6/20 10:23:15  点击:463 次
上一篇:第五章 舞月
下一篇:第七章 烈斗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天的沙漠之旅,这一切恍如隔世。

  温柔的风息一如从前的滋润,高远的天空一如从前的纯净。可是目光到处,空旷的原野上再不见怡然的羊群,听不到清越的牧歌,远方尚有林林落落的牧人帐篷,却看不见一丝炊烟,就似是有一种突如其来的魔法将人们都拘禁起来。

  在他们的眼中,这片熟悉的草原上却有着一种陌生的寂静。

  三人来到空无一人的帐篷前,面面相觑,心头俱是疑惑。

  红琴喃喃道:铁帅的大兵已来过了么?

  呼无染眼见帐中摆设混乱,灶下水渍斑斑,杯中羊奶尚温,显是事发突然,主人泼水灭火,苍惶出走。亦是有同样的疑问,默然望向柯都。

  不。柯都长舒了一口气:铁帅最重法纪,严令手下将士不许惊扰百姓。若是大兵已过,牧民自会回来,这里就应该仍是人迹如常。

  呼无染一想也是道理,铁帅纵横草原数年,的确从未听说过铁血骑兵滥杀无辜之传闻。庆幸总算能及时截住铁帅,口中却犹是不服:铁帅若真是仁义之师,百姓何需避若蛇蝎?

  柯都暗叹一声,不愿分辩。

  呼无染分析道:必是百姓得知铁帅大兵将至的消息,这才一散而尽。想了想,毅然道:我们便留在这里静等铁帅。

  柯都一呆,这一路上呼无染急着赶路,只为了早些拦住铁帅大军,却不料他会主动说留下来等候。再望见呼无染虽是胡须虬结,满脸憔悴,一双锐目却锋利若刀,心头暗惊:莫不是他想要以武力阻止铁帅?

  呼无染也不多说,寻了一张还算干净的床,倒头便睡。无论是为了避雪城或是为了红琴,只要有机会,他均是有意与铁帅一战,是以才抓紧时间养精蓄锐,恢复体力。

  柯都素知呼无染心志坚毅,多劝无益,心想事到如今只有见机行事,尽力调解。当下先安顿好红琴休息,自己也找个地方躺了下来,眼望帐顶,沉吟长思。

  他虽是亲见了呼无染的英勇无敌,但对呼无染挑战他心目中犹若天人的铁帅,却是不报任何胜望。再想到红琴与呼无染这一对恋人即将的离别,避雪城面临的战火辗转数次后,心头涌起的百思千虑,终敌不过这一路的疲倦劳累,亦沉沉睡去。

  红琴却是思忆如潮,再也不能入睡。索性悄悄爬起身来,走到帐篷外,望着草原苍茫烟流的暮色,细细回想这些天的变故。

  以她天生足令人屏息静气的秀丽,从小至大,都是于旁人的呵护与钦慕中渡过的,与世无争。而经了这一路的跌宕起伏,惊险万状,既觉得刺激无比,又有着满心的委曲。直到此刻,她方才有时间与心境逐一思量。

  而即便是有着惊艳的美貌,可在她的心中,并不觉得自己与寻常女子有什么不同,一样会生老病死,一样会多愁善思。甚至她还隐隐担心自己的美丽不能让她随心觅得如意郎君,嫁与寻常百姓家中,相夫教子,侍奉双亲

  与避雪城的勇士呼无染相恋后,她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快乐,命运待她如此宽容,更有何求!反而自觉上天赐与她过多的眷爱,所以更是虔心信奉族神,吃斋向善。

  本以为这一生再无起伏。然而,铁帅亲卫柯都的到来,一下子就改变了一切。她不再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她必须要为自己的亲人、朋友、整个避雪城做出她的牺牲。

  她甚至分不清楚,这种牺牲是委屈的,抑或是悲壮的?

  嫁与那从未谋面的铁帅,做一个草原上人人既怕又敬的女子,或许会很风光。可是,那绝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且不说做为一种礼物的屈辱,且不说铁帅是否会喜欢她,她又怎忍离开家中年事渐高的双亲,心中挚爱的恋人。

  如韶华年终会萎落尘泥,百年身后亦不过一抔黄土;若无悦己者眼目流情的那一眼,若无描眉者笔酣墨润的那一笔,美丽又有何用?!

  可这一切,全然不由她的选择。

  此刻她的心中,既有一份对前途的茫然,也存着一份侥幸。听柯都所说,铁帅亦非蛮横霸道不通情理之人,也许经她苦苦相求,或能放过避雪城,也可与呼无染重聚。

  在一刹的恍惚间,她忽地很想早些见到铁帅。看一看这个传闻中名动四方的男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否真如人们所说的那么残忍好战,却又不乏淋漓的风范与倨傲的气度

  她手扶着帐篷一角,就这般呆呆地想着,思绪奔腾天外,眼光游离虚无,浑不觉夕阳已沉,月兔东升

  直至历乱的星火已然轻缀天穹,清芬的晚风幌动淡薄灯影,她才突兀地发现,竟然有一道淡淡的人影,如一缕几不可查的轻烟,俯仰于迷离星光下,浮迎于婆娑月色中,就印在自己身下。心头一惊,一声轻呼从喉间吐出

  呼无染听到红琴的呼声,蓦然惊醒,一跃而起,右手抓起放于枕边的长刀,冲出帐外。却见红琴立于帐前,一手掩唇一手抚胸,眼眉间尽是一种令人心痛的惊悸。

  而在她身后五尺外,一人身披金甲,面罩铁盔,脸目全然不见,只有一双眼睛闪着慑人的光芒,正正锁定红琴。

  呼无染一把将红琴拉到身后,举刀喝问:来者何人?

  话才一出口,心头就是猛然一震。但见来人身材高大,肩宽臂厚,负手端然而立,虽是手无兵器,但身形沉稳,如岳临渊,巍然不动,便浑若是一方存了千百年的大石。只看其君临天下不可一世的泱泱气派,再加上金甲铁盔的样貌,来人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这时柯都从帐中急急冲出,看清来人形貌,亦是陡然一震:大帅!

  纵是呼无染与红琴事先有过千般设想,亦从未预料到,会在这种情形下见到铁帅!

  铁帅的声音令人意外地平和:我本是来察看地形,初时还以为你们是当地的牧民,却不料其中竟有铁血近卫,倒是令我吃惊。

  柯都翻身拜倒在地:属下办事不力,请铁帅责惩。

  铁帅呵呵一笑:我知道给你的任务是如何艰难,无需自责。随即一道冷峻锐利的目光从铁盔中射出,扫过呼无染,在红琴的身上略微停留一下,最后定在柯都的面上,语气转为冰冷:不过我还以为避雪城无惧我三万铁骑,不惜一战。却不料你们竟然逗留在此,如此悠闲。

  柯都头都不敢抬起,小声道:属下与避雪城使团历经千辛万苦方始走出曝火沙漠,于此等候铁血大兵,尚请铁帅明鉴。

  哦!铁帅点头、沉吟。一双游移不定的眼神却上下打量着红琴:这便是红琴姑娘么?果然是铁帅的语音忽止,似是觉出了自己的一丝失态,抬眼漠然望向天空,喃喃道:为何只见美人,其它财物何在?

  柯都恭声道:我们在曝火沙漠中遭遇狂风沙盗,随行三十名避雪战士俱都阵亡,千张羊皮亦全失去了,明珠与雪莲尚存。

  呼无染眼见铁帅的目光只扫过柯都与红琴,对自己视若不见,强忍怒气,双手捧上凝露宝珠与剩余的七朵雪莲,沉声道:明珠与雪莲在此。

  铁帅却不接,眼望东天的一轮明月:今天是什么日期?

  红琴仔细打量着铁帅,但见他从头到脚甲胄加身,只余一双眼睛在外,却是神光凛凛,令人不敢逼视。当下轻声道:我们在沙漠为了逃脱狂风沙盗的追杀,走入了流沙沼泽中,迷失了方向

  铁帅打断红琴的话:两国相交,全凭诚意。莫非我还应该派人护送对方使者么?

  呼无染明知与铁帅翻脸不智,却也再按捺不住一腔忿气:铁帅如此对待避雪城的来使,可有半分诚意么?

  铁帅一愣:你待要如何?

  呼无染迎上铁帅如刀似枪的凛然目光:柯都入我避雪城时,上至国君,下至群臣,莫不出城相迎。绝不似大帅这般孤身来访,摆明拒我千里之外。

  铁帅哈哈大笑:若是我率铁骑来迎,只怕尔等闻风而逃,再也不敢见我了。

  呼无染面色不改,语音铿锵,掷地有声:就算是铁帅挥军城下,我避雪城也不会有一个逃兵!

  铁帅定睛望向呼无染:既不惧我铁骑,你且速回,我们不妨避雪城下再见!

  呼无染浑然不觉铁帅话中隐含的威胁:为了数万子民的平安,避雪城宁可奉上宝珠美女,已足见诚意,铁帅若是无心议和,又何必徒争口齿之利?

  柯都暗扯呼无染衣角,却是不敢说话。红琴见呼无染与铁帅四目相望,互不退让,心中又惊又喜,既恐惹怒铁帅,又爱煞了呼无染威武不屈的凛傲风骨。想到避雪城的族人亲友,权衡再三,终垂首道:铁帅要知道我们是如何九死一生方才到达此处,当知我们的诚意。

  铁帅冷笑一声:只看避雪城使团等到此时方才赶到我面前,就可知你们意见不合,难以决断。看来亦只有当三万雄壮铁骑兵临城下时,你们才知道应该做什么选择!

  呼无染躬身一礼,态度恭谨,语气却是不卑不亢:避雪城只有站着的降将,却没有跪下的懦夫。铁帅亦是深明大义之人,应知若强攻避雪城所要付出的代价。

  铁帅仰天大笑:上一个对我这般大言不惭的人是鄂泌国的国君忽怒,你不妨问问柯都,现在可还找得见他的尸首?你不怕我将你碎尸万段么?

  二年前鄂泌国国王忽怒自诩手下四万骑兵,与铁帅于黑山峡一战,却是全军尽墨,那一战奠定了铁帅在大草原上的霸主地位。

  呼无染一笑: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铁帅自是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在下才敢放言无忌,请铁帅三思。

  好大胆子!欺我不敢杀你么?铁帅大喝一声,声若馨钟,震得三人耳中嗡嗡作响:你大可逞一时之勇,却可曾想过以避雪城久疏战阵的区区一万兵力,十日之内我必可破城。你凭什么实力可以这般对我说话?!

  呼无染毫无动容:避雪城墙坚垒固,将士为保家园更是万众一心。铁帅若是不信,尽可挥师直下,看看攻下避雪城后,尚能剩余多少铁血骑兵。

  柯都与红琴面面相觑,均不知呼无染为何如此顶撞铁帅,却见铁帅若有所思,不敢多言。

  好!好!好!铁帅长思半晌,连道三个好字,双掌互击三下,轻声道:想不到避雪城亦有如此人物!

  柯都见铁帅态度和缓,似是事有转机,忙续道:若不是避雪城世仇狂风沙盗伏击,我们应能在月圆之时如期赶到。

  铁帅对柯都的话犹若未闻,望定呼无染:你叫什么名字?

  呼无染沉声道:在下呼无染。避雪城中一区区小卒。

  原来竟是避雪城的第一勇士铁帅朗声道:呼将军太谦了,若你这样的人亦只是避雪城小卒,我安敢贸然挑战?

  呼无染心中却是暗惊,只看铁帅对避雪城的情况如此熟悉,当知铁帅必是早有攻打避雪城的准备。自己唯有痛陈厉害关系,刚柔并用,试图令铁帅收兵。心中盘算一番后,计议已定,先是放声铿然道:避雪战士人人均若我这般不畏生死,铁帅如果真兵发避雪城,可知此言不虚!然后深施一礼,语气诚恳:铁帅是要成大事的人,自然明白应当保存实力,又何苦在避雪城损兵折将!

  铁帅一双锐目如针,冷然注视呼无染,呼无染面无惧色,淡定自若。

  铁帅忽地大笑起来,随即移开凝视呼无染的目光,负手望天。

  三人见铁帅若有所思的样子,谁也不敢打扰,静待这草原上的一代枭雄决定避雪城的存亡。

  良久后,铁帅方收住笑,叹道:有呼将军这样的人材镇守避雪城,何惧千万大军!

  三人听得铁帅似有意动,心头俱是一喜,呼无染忙谦然道:铁帅身边能人无数,才有今日威名。

  铁帅缓缓道:呼将军既知我欲成大事,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呼无染一呆,尚未想好应如何回答。铁帅不由分说厉声道:避雪城的存亡由你此刻一言而决,不然就算我不杀你,铁血大兵到处,你亦只有随着避雪城一并灭亡。

  红琴却是深知呼无染的性子,在铁帅如此的威胁未必能从,生恐二人反目。当下对着铁帅盈盈一礼:不瞒大帅,小女子本与欲嫁呼将军为妻,若能玉成婚事,我二人必将追随大帅左右,绝无二心。

  呼无染与铁帅齐齐一震,均料不到红琴会在此关头说出这番话来。

  铁帅目光锁紧红琴:你可是在与我讲条件吗?

  红琴一咬嘴唇:铁帅自然不屑于夺人妻

  铁帅冷笑:嫁与我也不见得委屈了你。

  红琴道:大帅威名远震,是每个女子心中最崇拜的大英雄。可大帅知道么,做为一个女子,她要的并不仅仅是荣耀

  你还要什么?

  快乐!红琴眼望呼无染,昂首道:我只知道他给过我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人能给我的东西,让我的心中再也容不下其它。别人纵是豪气盖世,富可敌国,亦抵不上他给我的快乐!

  红琴这番话铿然有力,掷地有声,摆明态度纵是嫁与铁帅亦只是迫于形势,而心中自始至终便只有呼无染一人。直令柯都耸然动容,呼无染心怀激荡,而铁帅却不言语,默立半晌,转身便走。

  大帅?!柯都急忙叫住。

  且莫多言,我自有主意。铁帅头亦不回,摆手止住柯都的话:稍候片刻,精锐无敌的铁血骑士将列队以迎避雪使团。

  三人望着铁帅沉稳的身影缓缓走远,却仍是不明其心意如何。

  红琴问向柯都:你看铁帅可会收兵吗?

  柯都缓缓摇头:没有人能懂铁帅的心意。

  呼无染长叹一声,却是不语。唯见草原远方,在一轮落日的映照下,泛着火红色的尘土漫漫飘扬。

  顷刻间,大地开始微微的颤抖,蹄声如雷鸣般由小至大响起。

  那就是铁帅麾下纵横不败的三万铁骑!

  三人登上一个小土丘,张目望去,隐约可见铁血骑兵以不同的颜色排成五个方阵,各有数千人。所过之处,草断木折,鸟惊兽避,烟尘弥漫,遮云蔽日,就若是刮起了一道号啸而来漫卷而至的飓风。

  红琴与呼无染虽是久闻铁血骑兵之名,此刻方才亲见,隔高远望,但见阵容有序,人强马壮,刀枪晃目,甲胄鲜明,声势委实惊人。

  柯都眼中闪过一丝狂热:铁帅军纪森明,用兵如神。更是深晓兵法,这五色战阵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所以我铁血骑兵方能称雄草原,长盛不衰。

  红琴按住心头震撼,问道:这个阵有什么妙用?

  柯都道:先锋是六千黄骑,手执强弓硬弩,排兵布阵时压住两翼,名为橙弓师;左队八千长兵,以枪、矛、斧、戟等长兵器为主,两军对垒时用以冲锋陷阵,旗色为青,名为蓝枪军

  呼无染肃容道:右边红色骑队人人短刀坚盾,身手敏捷,想必是用以在战局僵持不下时短兵相接。

  柯都赞道:呼大哥眼光极准,那是八千赤刀兵,亦用于破城后街头巷战。

  呼无染听到柯都说起破城,心中不快,冷哼一声:你不怕泄露军情吗?

  柯都一呆,讪讪一笑:我见适才铁帅态度和缓,或许事有转机,就此放过避雪城。

  红琴不虞二人此刻争辩,忙打断道:后面的紫骑是做什么的?

  柯都道:后面六千辎重兵,负责修桥筑路布防攻城,亦负责粮草供济,以紫色为旗,名为紫木营。而中间二千黑衣骑士便是铁血卫队,人人身手高强,小弟亦是其中一名。

  大军势头不缓,朝三人的方向直奔而来。虽尚在半里之外,但眼见这许多的人马冲至,再伴随着愈来愈近的隆隆蹄声,便似要压碎三人一般。就连呼无染这饱经战阵之人亦不由生出一种欲后退以避其锋芒的感觉。

  最前的橙弓师已在二百步外。号角响起,数千人蓦然一齐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吼叫,人人取下背上弯弓长箭,分向左右分开列队,虽是人多马杂,却是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号角再响,左右蓝赤二军朝中央合拢过来,排成战阵,长枪指天,利刃出鞘,左蓝右红,径渭分明。

  如此军容,如此法度!呼无染心中长叹,直到此刻,他才真正体会为何铁血骑兵会威震草原,屡战屡胜。相较之下,只怕铁帅扬言十日内攻破避雪城,虽有所夸张,亦绝非是痴人妄语。

  号角三响,在大刀与长枪耀眼的寒光中,飘扬的旌旗从中分开,蓝红二军各向左右缓缓移动,间中却留下一条可容五骑并过的通道。

  其后就是黑色的铁卫中军,人人手执长枪,鞍置利刀,背负弓箭,杀气腾腾。缓缓移动到蓝红二军围成的通道前,定住不前。

  蹄音蓦止,时空似也静了下来,一时间只闻马嘶,不闻人言。

  衬着周围静穆的军容,肃杀的气氛,那条蓝红间长长的通道就像是一张怪物的大嘴,阴沉幽暗,深邃难测。

  一匹纯白若雪的骏马蓦然从通道中冲出,披垂到膝下长长的鬃毛随着身体的起落上下翻飞着,激扬着,在夕阳下闪耀着美丽的光泽。就若一道从寂静中划过的白色电光,将沉沉的暮色从中劈开。

  铁帅金甲铁盔,身披纯白战袍,手执金色长枪,端然坐于白马上,威风凛凛来到阵前,勒住马头,抬眼望向百步外呼无染三人,略微挥手示意,一名传令兵放声大喝道:有请避雪城使团献上美女宝珠。

  如像是约好的一般,三万铁骑手中兵刃同时向天高举,齐声狂喝,声震千里!直令人气为之屏,神为之夺!
 

 
分享到:
上一篇:第五章 舞月
下一篇:第七章 烈斗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