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避雪传奇 >> 第五章 舞月

第五章 舞月

时间:2018/6/20 10:22:25  点击:376 次
上一篇:第四章 困兽
下一篇:第六章 夺志
  柯都割下几大块狼肉,割下荆棘引火烤好。狼肉虽是粗糙韧涩,三人却只觉得天下美味莫过于此。

  三人饱餐一顿,养足精神,毅然往东行去。经历了这一夜半天,死亡似乎已然不足为惧,再也没有初踏入流沙沼泽中那种赌命一博的心情了。

  果然奔出几里后,双足便踏上实地,终于走出了这片方圆足有百里的流沙沼泽,只是面前仍是望不到边际的莽莽黄沙。

  初离险境,三人心情大畅,尚是有说有笑。但行不数里终悄然无声,单调而冗长的漫漫旅程已足以令人默然,更何况在沙漠中行动困难,步履维艰,再加上日挂中天,炎热难挡,根本找不到遮蔽纳凉之处,只得认准方向,一步步地往前挪去,浑不知还有几日方能走出这片透着死寂荒凉的曝火沙漠

  第二天,清水告尽。烈日高悬,天气燥热。呼无染与柯都倒还罢了,红琴身无武功,最是难忍,但这一路来的种种变故早将她锻炼得坚强,虽是跌跌撞撞,却是不叫一声苦,强自支撑

  第三天,狼肉亦吃完。却仍是找不到一个绿洲补充食物饮水,三人苦忍喉间干渴,继续行路,嘴唇上全都干裂成一道道血口。呼无染身上受伤最重,又无药物治疗,滴滴脓水不断从伤口中渗出,红琴终放下一路上的刻意的矜持,细心照料。三人跌跌撞撞地相携而行,速度更缓。伴着他们的,只有苍茫的天空上偶尔飞过的鸟群

  第四天,白马终于不支倒毙。红琴亦是无泪,木然地见着呼柯二人将马肉割下,只是沙漠中连引火之物都找寻不到,只得强忍腥气生食

  第五天,呼无染伤重不支,数次提出让柯都带着红琴弃下自己而去,柯都坚拒不从,呼无染只得一叹作罢,强自支撑。红琴不顾呼无染的反对,毅然取出雪莲,一人吃了一朵,虽然仍是干渴难耐,但总算回复了一丝元气。身体上的煎熬也还罢了,更可怕的是这片似乎根本走不到尽头的沙漠一寸寸拖垮了他们残存的求生之志。难道,在逃出狂风沙盗的追杀,拼力走出流沙沼泽后,他们还要被这炎旱的沙漠所吞噬么?

  直到第六天的傍晚时分,他们才总算找到一个绿洲,先饱饮清水,再烧烤马肉,大吃一顿后,才觉油尽灯枯的体力终于慢慢恢复。

  三人并排躺在一棵大树下,望着高悬明月的一丝冷辉,感受着微拂轻风中的一点湿意,几乎动也不想动一下。

  呼无染体质健硕,洗净伤口再吃下一些食物后,伤势已略显好转,斗志重又渐渐恢复。不料一抬首,却见头顶上的一轮明月,心中不由就是一凉。

  此刻,已是月圆之夜!

  铁帅是什么样的人?呼无染若有所思,缓缓问道。

  柯都一愣,想了半晌:不知道。

  呼无染诧目望来,却听得柯都缓缓道:每个铁血骑士只知道他们的统帅力可拔山、武功盖世,只要跟着他就会得到数不清的胜利与荣誉。但却从来没有人知道铁帅的想法

  红琴亦有了兴趣:我记得你说过铁帅是契丹人,可只凭他一人之力,又如何能集结起三万铁骑?

  柯都道:没有人知道铁帅的来历,也没有人敢去问他。像我从小懂事起就被告之,要好好练习武功,以后做一名铁血骑士。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这样一个人物,我倒真是想早些见到了。呼无染叹了一声。

  红琴好奇地问:他有多大年纪?

  柯都摇摇头:不知道。铁帅出现在铁血骑士面前的时候都是身穿刀枪难入的金甲,头带仅露一双眼睛的铁盔,只有他最亲近的几个人才见过他的相貌。又补充道:不过看他身手矫健,气派逼人,应该尚在壮年吧

  呼无染与红琴对视一眼,心中都充满了惊讶。在草原上,铁帅无疑是个谜一样的传奇人物,可万万料不到其神秘至此,连柯都这样的铁帅近卫也没有见过铁帅的真面目。

  红琴偷望一眼呼无染,忍不住问道:铁帅的女人总能见到他吧?

  柯都干咳了一声:这,虽然铁帅有二个儿子,可我却从没有见过他有过女人。

  呼无染冷笑一声:那他为何要我避雪城送上最美的女子?

  柯都大是尴尬,吞吞吐吐地说:以我的看法,他只不过是要避雪城的臣服罢了。

  红琴甩手而起,手扶旁边一棵矮树,心头涌起阵阵酸楚。原以为是铁帅看中了自己的美色,如今才知道那不过是铁帅用来挑畔避雪城的借口,却令自己与呼无染好梦难圆,奔波于大沙漠中。

  呼无染听柯都如此说,勃然大怒,勉力按住心头之气,嘲讽道:原来草原上最令人尊敬的铁血骑士只不过是听命于这样一个疯子。

  要知塞外各族最重武风,铁帅与其三万铁血骑士虽是穷兵黩武,四处挑起战火,但其不败的威名植根于每个人的心里,纵是令人恐惧,亦是令人尊崇。

  柯都长吸一口气:你错了,每个铁血骑士都是心甘情愿服从铁帅,他不是疯子。

  呼无染冷哼一声: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自己是多么愚蠢。

  柯都脸色铁青,一字一句对呼无染凛然道:你并不了解铁帅!语意平静,语气却是姿扬。在他的心中,铁帅是绝对不容被他人所辱的,若非是这一路与呼无染生死相交,只怕就要当场翻脸。

  呼无染强忍起伏难平的心潮,毕竟做为一个勇士,是不屑于在人背后挑唆的。

  却听得柯都续道:铁帅曾经说起过。我们这些游牧民族是不同于中原汉族的,在中原大地,有明山秀水,有桑林田园,人们习惯于安逸,爱好和平。而在塞外,虽然有辽阔草原上的牛羊成群,雄伟雪山上的垂挂冰川,亦有戈壁沙漠中的穷山恶水、狼群苍鹰。所以塞外各族时时要面对各种各样恶劣的环境,不肯安于现状,他们只有不断在挑战中激励自身,才能在这缺少资源与享乐的地方生存下去

  呼无染与红琴都听呆了,虽是觉得道理未必如此,但一时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柯都眼中闪过一丝尊敬与狂热:你看这数百年来,我们塞外各族何时能长久的和平相处,不是为了一块牧场拼得你死我活,就是为了一时意气之争而拔刀相向。这一切都是因为生活在大草原上的人本性就是那份顽强不屈,那份不肯容让。

  呼无染犹是不服:所以铁帅就将你们集结在一起,满足本性中的好斗嗜杀吗?这又算什么?

  柯都长叹一声:铁帅虽没有告诉过我,但据我想来,他的理想便是要在这片大草原上建立一个统一的王国!他停顿一下,加重语气:也许只有统一,才能带来草原上永世的和平。

  呼无染心中一震,从古到今,塞外各族有多少不世英雄想要一统这片辽阔的大地,却从没有人能做到。因为正如柯都所说,草原各民族体内流淌着的就是顽强不屈、不甘臣服的血液!而铁帅若是真有如此大志,却不知还要再流多少血,经过多少年的蔓延战火

  铁帅或许是一代枭雄,或许便就是一个疯子!

  可无论如何,他亦不能漠视避雪城几万百姓的生死。他要尽一切的力量阻止铁帅的大军兵临避雪城!

  但是,今晚已是月圆之夜,没有见到避雪城奉上的宝珠美女,铁帅会怎么做?他会再给避雪城几天的时间吗?

  呼无染心有所思,柯都垂首不语,而红琴却是仰望着天边如轮明月、点点繁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时三人各怀心事,缄默无言。寂静的夜里就只有沙漠风响。

  月圆了!隔了许久,呼无染方才长叹一声。这一路来,历经这许多的艰辛,却还是不能如约见到铁帅,虽已尽力,心头却仍是挥不去那份浓浓的无力感。

  柯都努力安慰呼无染:放心吧,我会力劝铁帅他的声音越说越轻,因为他实是清楚的知道,铁帅军令如山,言出必行,三万铁血骑士定已开拔,直往避雪城而来,而他们,却还在这曝火沙漠中挣扎。

  呼无染一脸肃容:希望我们能在半路截住铁帅的大军。

  柯都淡淡一笑,黯然点点头。他的心里却比任何人都明白:也许,再也没有人能阻止避雪城的灭亡!

  可是,经过这几日的同生共死,他的心中早把呼无染看做朋友、兄弟,又如何对他说起这些残酷的现实?

  红琴转头看了呼无染一眼,漠然一笑:呼将军现在还不忘去截住铁帅么?

  呼无染心中一酸,心知红琴定是想到了与自己的婚约,痛声道:我曾在族神前立誓,定要将宝珠与公主送到铁帅帐前。

  红琴却对呼无染的话置若罔闻,呆呆望着天边浑圆的一弯冷月,悠悠的语声似是充满着无尽的怨怼:多美的月亮啊!

  柯都看着红琴,怔然无语。洗净了一路沙尘的她重又恢复了旧日容光,映着月夜清辉,更增娇艳。只是,那紧蹙的烟眉中有多少幽怨,那强自的笑容中又有多少无奈?在此刻,面对避雪城注定的结局,面对这二人徒劳的努力,他真想将真相告诉他们。可是,那是否就是对铁帅的背叛?!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紧紧咬住嘴唇,保持沉默。

  经过了无数残酷训练,经历了无数浴血厮杀的他,在这一刻,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红琴轻轻地笑了。启香唇、开檀口、挥衣袖、转腰肢,在盈盈月辉、如水夜凉中曼歌起舞。

  呼无染故做轻松,对柯都笑道:你眼福不浅呢,红琴的歌舞可是我避雪城最有名的。

  只听红琴唱道:

  世上的草儿和花朵,

  离不开天上的雨水,

  举起银杯的奶酒,

  敬给碧玉的蓝天吧!

  世上的青松根根相连,

  永远也不能分开,

  举起银杯的奶酒,

  敬给青色的大山吧!

  自己挑选的情人呀,

  要相亲相爱活到老,

  出嫁的姑娘呀,

  让我们祝福你们吧!

  柯都听得红琴语音低徊百转,再见她身姿俏丽清纯,裙褶摆动,如萍溺水、如絮晃柳、如御长风、如踏云裳。心思一片恍然,仿若就见到在那风光旖旎的草原上,和风低拂,碧莹连天,一对情人靠坐在茵茵芳草上,细诉衷肠

  呼无染亦渐渐沉醉在红琴的歌舞中,不由回忆初见她时,正是他带领兄弟围猎而归的日子,女孩子都把丝巾丢给凯旋的英雄,她却不投,只是在成百上千个欢呼的女孩子遗世独立般那么清妍,那么妩媚的浅浅一笑若乍见大山的雄奇,如初逢冰雪的晶莹,眼前就是那惊艳莫名的灿然一亮。

  红琴已忘我!

  舞落天光、舞落风晓、舞落哀思、舞落愁绪!

  这一刻她不再是避雪城的公主,她只是一个平凡女子。

  就让她在心爱情郎面前做一回那初试单衣、鸣瑟传杯、婉转莺啼、妙姿娉婷的待嫁女子吧!就让清怨绕梁而飞,情思缠绵暗夜吧!就让她在这悠远长路上蹈蹈独行,让所有的柔情都摩挲在掌指间,屏息于肩腰中吧

  我的英雄!红琴一舞倾情,娇弱乏力,跌坐于地,柔情自胸中层层涌上,一腔哀怨再也抵止不住,望向呼无染,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在这月圆之夜,让我做你的新娘吧

  柯都仿若从梦中惊醒:我去那边看看。不敢再望呼无染与红琴一眼,跳起身来,也不辨方向,往前跑去,只将这一方凄迷天地留给这一对波折重重的痴情怨侣。

  一口气奔出数百步,方才驻足,长叹,胸口仿佛被有什么东西被抽了出来,堵了良久的一口闷气,终于畅快地渲泻。

  这算不算背叛铁帅呢?

  柯都暗暗责备着自己。生平第一次,他开始动摇了对铁帅的忠诚。

  呼无染紧紧拥抱着红琴,呢喃着拭去她面上的泪水。

  他的耳边仿佛还回荡着自己在殿堂神像前立下的豪言壮语,眼前似又浮现起自己举刀断指的痛烈激昂。

  可是,那又何妨?!

  整个身心里,苍茫天地中,便只有她,便只充注着这个心中至深至爱的女子。

  或许人生并不只必须紧紧恪守那份誓言,或许人生亦需要某一刹的放胆纵情。索性不管不顾,反正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撑满着一份无悔的太息,他的手中只紧握着一拳坚守的慨然,他的脸上只淋漓着一种崩决的快意,他的眼中只流淌着两行潸下的清泪

  呼无染闭上眼睛,夺过怀中人纤细的腰肢,吻住她温软的唇

  而他们的头上,若无其事的一轮明月,正高傲而清冽地贴着悠远的蓝天,倾泻着如霜似雪的鳞鳞流光。
 

 
分享到:
上一篇:第四章 困兽
下一篇:第六章 夺志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