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避雪传奇 >> 第四章 困兽

第四章 困兽

时间:2018/6/20 10:21:14  点击:485 次
上一篇:第三章 穷途
下一篇:第五章 舞月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四处围堵,直至猎物精疲力竭后方才群起噬之;一旦扑上,便是顽强凶猛,纠缠不休,绝不半途而废。看当前情景,那狼群果然并不急于冲来,而是绕着三人转着圈子,越转越近。看来似要将三人团团围住后再群起而攻。

  红琴心中发毛,强自镇静,细细数来,共有十几点忽闪忽灭的绿光,狼数不足十头。若是平日,以呼无染与柯都的武功,自是不会将这区区几匹狼放在眼中,但此际三人刚刚从流沙中脱身,体力耗尽,呼、柯二人连站起身都困难,自己一个不懂武功的弱女子,如何敌得住这群沙漠中的食人恶魔?

  狼群越围越近,就着星光,几可看见那狞恶狼头下露出的森森白牙。红琴壮起胆子,挥舞短刀,大声叱喝几声,刀光耀动下,狼群略微犹疑一下,却仍是丝毫不退。

  跪伏于地的白马挣扎而起,浑身鬃毛竖立,喷着粗气,低低哀鸣。最前面的那头黑狼蓦然立定,眼中绿意更甚,前爪张扬而起,足有人高,抬首望月,鼓唇长嗥,众狼俱效其状,一时群狼齐嗥,其音凄历,声激长空,慑人心魄。

  红琴胆子再大,精疲力竭周身酸软下,此刻乍听这有若幽冥鬼哭的声音,也不禁惊得花容失色,心寒手抖。斜目间却看到柯都左肘支地,右手执刀,半跪而起,对红琴沉声道:到我身后来!点火!

  红琴亦知狼惧火光,伸手入怀却取了个空,想是在流沙中奔驰几个时辰,火石早已丢落。

  柯都深吸一口气,想要站起身来,却是浑身乏力,只得保持跪姿,勉强执刀与狼群对峙,眼见面前一个个狼头嘴角垂涎、狰狞欲噬,围着三人一马缓缓转着圈子,心中叫苦,只盼自己先能支撑一会,好待呼无染缓回气来。可眼角瞥处,呼无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半睁半闭,气息又急又促,竟像是已脱力昏迷了。

  那头黑狼犹为雄壮,显是狼群的首领,立于柯都面前五尺,冷冷盯着三人,端然不动,扬首低啸处,众狼咬尾衔臀,越转越快。柯都纵然知道先应制服头狼,却如何能由得其余狼进攻红琴与生死不知的呼无染,不敢贸然进击,只得先挥刀护住三人。蓦然那领头黑狼龇牙瞪目长啸一声,红琴轻声低呼,一头狼已从柯都身后张牙舞爪直扑过来

  柯都大喝一声,反手出刀斩向狼颈。却不料力乏人困之下,准头虽然不差,速度却慢了一线,被那只狼于半空中拧首一口咬在刀锋上,白牙与钢刀间发出嘶哑难听的磨擦声。柯都执刀右手用劲左右晃动,但那头扑来的恶狼极是凶残悍勇,嘴角已被长刀割破,黑红的血沿刀滴落,利齿却仍是锁紧刀锋不肯松口,整个狼身都被柯都带得凌空飞起,滴滴狼血随之向四面抛洒而出,那狼吃痛之下牙关咬得更紧,一张丑陋的狼脸愈显狞恶

  一时群狼嚎声大起,又有数匹狼从四面飞扑而上。红琴大叫,柯都怒吼,白马长嘶,只一眨眼的功夫,二人一马的身上都被狼爪抓伤数处。

  柯都大急之下拼出最后一丝狠劲,左手一拳击在挂于刀尖上的狼头上,这一拳含忿出手,劲力奇大。却不知狼是铜头铁背豆腐腰,这足可开石裂金的一拳竟然不能击碎狼头,恰好一只狼爪划在柯都的右腕上,柯都一痛松手,这一拳虽是连刀带狼足足击出五六丈开外,但失去了利刃,却如何凭血肉之躯再抵挡狼群的尖牙利爪

  领头黑狼嗬嗬嘶叫,似在发号施令,众狼被激起凶性,从四面八方纷纷扑上,一时只见利爪飞舞,白齿张扬,柯都左右支拙,渐已不敌,眼见他们就将被群狼撕食。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华彩绚烂的红光突从地上蓦然暴起,狼群天性怕火,见状大乱而退。

  原来呼无染早已清醒,却不动声色躺于地上默然回气集力,窥准时机,先从怀中掏出凝露宝珠,借着明珠的光亮惑狼眼目,再从地上一跃而起,一道雪亮的刀光顺着狼群退势划过暗夜,直劈向那端立不动的头狼。

  那头黑狼性极凶恶,不退反进,腾空直冲上来,恶狠狠地扑在呼无染身上。

  四周顿然又暗,却是呼无染四肢酸软之下竟给那黑狼扑倒在地,遮住了明珠之光。

  一声暗哑凄惨的狼嚎传入耳中,如一把尖刀般直刺入每个人的心底,一只血淋淋的狼爪这才从半空落下。

  先别管我,用弓箭射狼群呼无染大叫道。

  柯都看得真切,那黑狼的右爪已被斩断,但左爪却是牢牢地抓住呼无染执刀右手,张开大嘴,泛着青光的利齿直往呼无染的咽喉咬去,却被呼无染的左手撑在颚下,一人一狼在地上翻滚着。

  宝珠红光已暗,周围的狼群重又扑来。柯都顾不得呼无染,咬牙从背后取下弓箭,一箭将冲来的二只狼射个对穿。欲再引弓却已是不及,手上的箭径直刺入另一狼的咽喉中

  嘭地一声响,却是白马蹬蹄将一只扑来的恶狼蹬了出去。

  狼群似是知道最有威胁的人便是柯都,也不去攻击红琴,尚余的五六匹狼一齐向柯都扑来,柯都身无利刃,只得靠长弓与狼群周旋,刹那身上又添几道抓痕。幸好那白马经过训练,丝毫不畏,翻蹄亮掌,与柯都合力同那几只恶狼缠斗在一起。

  呼无染与那只黑狼在地上翻翻滚滚,红琴手执短刀,数度要扎下去,却是认不精准,唯恐误伤了呼无染。呼无染终是体力不支,被黑狼压在身下,左手渐渐撑不住狼头巨力,眼见一张喷着腥气的大嘴慢慢往自己的咽喉噬来

  啪得一声,红琴急中生智,甩起马鞭,她用鞭倒是比用刀娴熟得多,不偏不倚地正正卷住黑狼的长嘴,再用力一拉,马鞭绷得笔直,竟是强行将黑狼的嘴牢牢收紧。

  那黑狼的嘴巴虽是再也张启不开,但尚余的三只利爪犹在呼无染身上不停乱抓。红琴怕狼咬伤呼无染,亦不敢松手,二人一狼竟就此僵持住了

  那黑狼失去了最犀利的右前爪,此刻连嘴亦难以张开,渐渐不支,再被呼无染拼力几拳打在腰上弱处,终瘫软做一团。

  狼群数量本就不多,加之头狼已被制服,锐劲顿失,终于四下散开,逃入荆棘林中,又被柯都再射杀几只,终于消散不见。

  三人气喘吁吁,身上衣衫破裂,到处都是狼爪的抓痕。

  呼无染与那头黑狼一场恶斗,伤得最重,鲜血从身上的数道伤痕中汩汩流出,最触目惊心地是左腕上一道七寸余长的伤口,深可见筋骨,若非他手腕上套着鹿皮,只怕早被抓断脉胳,就此残废了。

  红琴气力不继,软倒在地。呼、柯二人盘膝而坐,闭上眼睛慢慢调停呼吸,心中犹有余悸,但觉生平经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拼斗,惊险惨烈处却是以此次最甚。

  倒是那白马威风凛凛地于旁踱步长鸣,便如是给三人护法一般。

  也不知过了时候,柯都调息良久,体力渐已回复,缓缓站起身来。但见满地狼尸,一地血红,风声萧萧,白马咴咴。红琴躺在地上沉沉睡去,呼无染却执刀立于几步外,望向前方无垠的莽莽黄沙。

  东天泛彩,一轮红日终于破云而出,此刻已是第二日的清晨了。

  柯都只觉口舌间似着了火般干渴欲裂,想到白马背上尚有个水囊,一转眼间却见那断了一只前爪的黑狼被马鞭缚得结结实实,爪上的伤口却不知已被谁粗略包扎起来,犹在不断挣扎嚎叫,一对望向自己的恶眼中尽是凶残阴毒。

  想到这一夜的险死还生,还差点成了狼群口中的美餐,柯都心头大怒,欲要抽刀,却拔了个空,这才想起来长刀已随着那头恶狼被自己一拳击飞,正要上前狠狠给黑狼几拳,却听得呼无染沉声道:不要和畜生见识,留着它还有用。

  柯都听得一头雾水,茫然道:有什么用?是你给它包扎伤口的?

  呼无染缓缓颌首:你可记得你的刀失落在什么地方吗?

  柯都模糊记得那狼掉落的方向,抬目寻找却只见茫茫黄沙,哪里还有长刀与狼的影子。自言自语道:可是被狼叼走了么?

  呼无染也不回头,淡淡道:不用找了,那刀与狼都已沉入沙下。他顿了顿,长叹一声:我们还在流沙区域中!

  红琴亦已醒转,听到呼无染的话,不由一愣,喃喃道:我就奇怪这群狼的数量为何这么少,想来也只是无意间窜到这片流沙中被困住了。

  柯都心里一沉,原来这片荆棘林地仅只是一隅实地而已,外面仍是落足即陷的流沙沼泽。而此时三人都是精疲力竭,且只余一匹马,更何况为了减轻马儿的负重,只带了一些清水,没有青草与食物补充体力,却如何再能冲出这片流沙!

  红琴这才看到那缚着的黑狼,惊呼道:留着它做什么?

  呼无染苦笑道:你要是不想吃了你的白马,就只好吃狼肉了

  红琴一呆不语,柯都按住心头泛起的恶心:狼群既然能到这里,想必已是流沙的边缘,我们应该能冲得出去。

  红琴茫然道:可是我们应该往什么方向走呢?

  柯都大是头痛,昨夜的沙暴让三人早迷失了方向。这四处的景色又都是一般无二,若是不辨清方向贸然冲出,或许又会行入到流沙沼泽的深处。

  呼无染淡然道:让这头狼给我们带路吧。

  柯都这才恍然大悟,不由佩服呼无染的急智。在这片无穷无尽的曝火沙漠中,狼自是比人更识途。

  红琴叹道:只怕这狼亦不知道如何能出得去流沙,不然怎会留在这片荆棘林中。

  呼无染毅然道:事到如今,也只好赌一赌了。

  柯都被呼无染强大的信心感染,朗声道:那最好马上出发,我们尚可以吃些狼肉补充体力,马儿却无食物,若是呆得时间久了,只怕再也无力越过流沙。

  红琴面上掠过一丝惘然,声音几不可闻:我倒宁可留在此处。

  柯都闻言一怔,抬头往红琴望去,但见那曾似是七彩宝石一样的晶莹双眸再无昔日光泽,那曾似温柔绸缎一般的光滑肌肤再无往时细嫩。这一路来,颠簸与焦灼竟已将那个美丽的女子煎熬至此,心头蓦然便是一阵恍惚,眼前浮现的似仍是那初见时的俏丽容颜,盈盈浅笑

  也许,对于红琴与呼无染来说,与其拼力走出这沙漠去见铁帅,还不若留在这里,做几天只求相处、不闻世事的情侣

  呼无染却是眉头紧蹙,沉思不语。

  柯都暗叹一声,本想提议由他带着宝珠一人一骑试着去寻找出路,但对二人的心意又不甚明了,怎好开口让二人留在这荒兀绝地

  呼无染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再休息一会就行动!顿了一下,似是给自己一个解释般道:铁帅若是只见宝珠,未必肯放过避雪城。

  柯都念及铁帅的铁腕作风,心头亦是一震:铁帅向来言出必行。我只怕我们不能及时赶到

  红琴强笑道:说真的,我对铁帅也很好奇,真想早点看到人们口中的无敌统帅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呼无染冷哼一声:如果我们不死在沙漠中,总会见到他的。

  柯都唯恐言语失和,不愿与他们说起铁帅,转过话题:不知沙盗是不是还在四处找寻我们。

  呼无染道:狂风沙盗虽然行动诡秘,行迹难料。但在这渺无人烟的大沙漠中也不是万能的,难以四出侦骑搜寻我们,何况酷烈王子定是以为我们已死在流沙沼泽中,此刻只怕早已返回老巢了。

  柯都恨恨道:总有一天我要让沙盗从这里消失。

  呼无染用刀将那黑狼长长的指甲削去,又用束腰铜带将狼嘴紧紧缚住,放于一边,等其逃生。

  那头黑狼用剩余的三爪勉强立住,竖起双耳,却不肯逃,只是用一双怨毒的眸子望定三人,呼无染连抽它几鞭,仍是纹丝不动。这黑狼失去了利爪与尖牙,其状看起来可怜,其意却是甚是顽固

  柯都忍不住叹道:契丹人最尊崇狼族,认为狼是一种骄傲而勇悍的生物。他扬起头,声音沉浑:铁帅便是契丹人!

  呼无染不为所动,又是一鞭挥下,那黑狼似是知道已无还击之力,索性半躺于地,打着滚,口中呜呜低叫,三人倒是拿它无法可施。

  红琴心有余悸,轻声道:会不会引来狼群?

  呼无染沉声道:我宁可碰上狼群,也不想困死在这流沙中。

  柯都眼利,一指右方:这里还有一只狼。

  呼无染与红琴循指看去,果见一只灰狼从荆棘丛中探出半个身子,想是听到了黑狼的嚎叫,不断往这边偷望。

  柯都取下弓箭,呼无染按住他的手:多个探路的也好。

  柯都理会意思,收起弓箭,却是不知应如何活擒之。

  呼无染将红琴拉到身后,甩出一个鞭花,将地上的黑狼紧紧绑起,再牵着白马退后几步:看它会不会过来。给柯都使个眼色,柯都心领神会,慢慢移往那狼的侧面,伺机断其退路。

  二人纵是艺高胆大,但如今精疲力竭之余,要凭赤手空拳活擒一只恶狼,还是没有半分把握。

  那灰狼望了一会,见三人并不理会,果真小心翼翼地朝那黑狼行来。

  黑狼见到同类,挣扎几下,但浑身被缚牢了,如何站得起来,只是叫声更急,似哀鸣似悲嚎。

  灰狼来到黑狼身边,张嘴就要去咬缚在黑狼身上的鞭子。却见那黑狼抬嘴拱了灰狼几下,再低叫几声,那灰狼竟是坐下了,与那黑狼交头缠耳,又用生满倒刺的长舌不断舔黑狼前爪的伤口,口中更是呜呜有声,其音暗哑,仿若哭声。

  三人见状有异,却是不明所以。柯都只怕放走了黑狼,正待要上前去,那灰狼却蓦然张开大口,狠狠咬在黑狼的颈上,狼毛乱飞,黑血四溅

  三人那料会如此,一时全都惊得呆住了。却见那灰狼仰天苍然一声长嗥,抬首望着三人,目光中竟满是一种悲凉,随即掉头往东奔去,再不回望一眼。

  三人面面相觑,瞠目无言。那黑狼虽是凶残,却是死得如此壮烈,动人心魄,直可令人汗颜!

  呼无染沉默半晌,方才缓步上前,郑重其事地将那头黑狼用沙掩埋了,眼中俱还是刚才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连一区区兽类都是如此不屈,何况人乎?!

  良久,柯都才呆呆说了一句:是那黑狼让同伴咬死自己的吧!?

  红琴的声线中竟带着一丝哽咽:这定是一对夫妻

  呼无染长长吐出一口气,故作轻松道:往东去吧,希望那狼还不会聪明得故意引我们陷入流沙来报仇。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三章 穷途
下一篇:第五章 舞月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