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侠虹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

时间:2018/6/19 14:39:02  点击:197 次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先生处得知铁湔精通许多中原各大门派的绝技,但据说这平步青云身法不但是崆峒派的不传之秘,而且必须身怀崆峒独门内力方能使得出来,也难怪天渡长老如此惊讶!平心而论,铁湔无疑是一位天赋极高的武学奇才,偏偏大好身手却助纣为虐,替蒙古人效力,实是令人可叹可惜。

  苏探晴玉笛斜指铁湔:振武大会交手十招未能尽兴,晚辈今日再度领教高明!

  铁湔负手从容而立,冷喝道:这一次你便不会有那么好运了,出手吧。

  苏探晴微微一笑,身形忽动,碧海青天步法踏出,身沉一线,脚踩七星,绕着铁湔疾速转起了圈子。铁湔大笑:前车之鉴犹在,苏少侠真可谓是冥顽不化啊!两人上一次在振武大会上交手时,苏探晴就因被铁湔驳势之功所逼,不得不以动制静,绕其疾速转圈后被迫发招,如今再度交手,竟仍是故伎重施。

  那时两人约战十招,武功各有保留,铁湔固然手下容情,苏探晴亦怕被明镜先生瞧出自己的身份,最为犀利的濯泉指一直未能出手,而铁湔亦充分利用了苏探晴的心理,在最后关头诱他以指相袭,苏探晴惊觉铁湔用意后蓦然收招,方被铁湔所趁,在胸口上虚点了一指。事隔一月后,两人皆对那一战记忆犹新,此番交手各有策略。铁湔对苏探晴的玉笛剑法已大致了然于胸,本预想苏探晴定会以玉笛剑法为辅,用濯泉指法主攻,不料看情景苏探晴浑似忘却了那次失利的教训,仍是依样而行。铁湔心头冷笑,暗暗运起驳势大法,身体虽站立台中不动,目光却游移于苏探晴全身,欲窥准破绽后闪电出手。

  谁知苏探晴奔行良久,对驳势大法的威胁视若不见,虽越奔越快,却是神完气足全无力竭之相。玉笛伸缩不定,欲攻未攻,五指暗捏口诀,似弹似挥,不但身形上全无破绽,更是隐露出强大的战志与坚定的信心。看似在全力催功急行,神情却是意态悠远,若置身局外,玉笛剑法与濯泉指仿佛仅是信手而使,并没有一招一式针对铁湔而发,既令铁湔战意稍减,却又令其不得不暗生提防,那份攻守无措的矛盾心理在心头勾留不去。

  铁湔不知苏探晴经过与剑圣一战后,领悟了有所思中的含敛之道,已是今非昔比。虽依样绕圈,却并不为铁湔气势所迫,而是牢牢掌握着主动权。他虽有一身惊世骇俗的诸般神功,空负诱敌深入的驳势大法,却丝毫感应不到对方出手目的与时机,生平对敌无数,却还是首次遇见如此不为所动的对手。心头暗凛,知道眼前少年人绝非昔日吴下阿蒙,武功已踏入超一流的境界,收起轻视之意,暗将掌力提至十成,定神细看苏探晴的身法,待机而动。

  含敛之道的精华便在于维持攻守的平衡,既不贪功急进,亦不抱残守阙,而是努力在均势中引发敌人的破绽。若是普通的对方乍遇此情景,必是难以承受玉笛剑法与濯泉指的压力发招抢攻,苏探晴初习神功,本还并不娴熟,若是铁湔早早强行出手,或能一举占得先机;偏偏铁湔这等武学大行家势必要先判断清楚对方的用意后方才出手,而等到苏探晴越转越急,将含敛之道的决窍逐一融会贯通后,铁湔已不知不觉被他气势所牵,再无初时对战的从容之态。

  陈问风暗运内息压下伤势,低声对剑圣道:恭喜曲兄收得好徒儿啊。

  剑圣哈哈大笑:他不是老夫的徒儿,老夫亦只是略加引导罢了。他见苏探晴将自己所传发挥的淋漓尽致,虽非自己亲身下场对敌,心意犹畅。

  振武盟弟子皆曾目睹铁湔与苏探晴在振武大会上的一战,俞千山、江南四老与苍雪长老等人原还担心苏探晴再度不敌,见经此情景皆是万分惊讶,不明白比起前番交手虽是似曾相识,场面上为何大不相同?他们不知那是因为交战两人在心理上各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场近千人中亦只有南刀北剑这两大绝顶高手能看出其中的奥妙玄机。

  铁湔毕竟一代宗师,深知若让苏探晴这般继续下去,等其气势增至颠峰时再出手,纵能抵挡亦难扳回平手,大喝一声,右掌竖立如刀,直劈下去。这一掌看似平常,却是提前预判到苏探晴的身法,正是苏探晴右足刚刚落地、左足未始发力的间隙中。虽是妙到毫巅的一掌,但铁湔本欲诱苏探晴先出招再后发制人,如今却不得不抢先攻击,那份棋差一着、牵制于人的感觉对于他这样的武学绝顶高手来说,心理上已产生了十分微妙的影响,若非对方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更曾败于己手,只怕已是未战先怯了。

  铁湔掌势一动,苏探晴已感应到对方左胁下露出破绽,引发后着,玉笛自然而然地击出,一招夜寒愁听千山月,霓裳何似闻笛归,却并不直刺铁湔左胁,而是点向他的左腿环跳穴。这一招大有深意,依然是含敛之道的精要,并不直接攻向对方所暴露出的弱点,而是虚实相间环环相扣,直至引出对方无法补去的破绽时方才施出绝杀一击。

  剑圣看得连连点头,捻须微笑: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铁湔冷喝一声,左足飞踢玉笛,这一脚无声无息,不带起任何风声,同时身体诡异地一旋,若退若进,瞬间已欺入苏探晴怀中,正是峨眉派的幻踪七步;右手变掌为拳迎头击下,这一拳却是劲道十足,拳未及体,苏探晴的头发已被拳风吹扬而起,面容犹若刀割。此招乃是泰山派的峰立九仞的第六式,昔日泰山派掌门松冠真人望高峰入云而创出峰立九仞,九式拳法连贯而出,一式强于一式,以极强的内力迫敌俯首,此刻铁湔虽仅出第六式,却浑如天成,不见丝毫中断勉强,仿佛之前五式已然出手。拳中那份刚猛动荡之势,较起泰山压顶亦不遑多让。

  在场的峨眉掌门与泰山长老皆不由惊呼一声,他们自问浸淫本门武学数十年,但仅从这一招来论,似乎比起铁湔来还稍有不及,不知苏探晴要如何应对?

  苏探晴玉笛避开铁湔足踢,高速的身法却不合情理地骤然一缓。这一缓大有讲究,铁湔这一式峰立九仞本是算准来势迎头击下,却因苏探晴身法忽慢而不得不稍变方向,力道、角度、时机皆差了一线;苏探晴诱敌得手,再疾出碧海青天身法,眨眼间已从铁湔拳底掠过,左手中指骈如剑戟,疾刺铁湔胸口膻中大穴。这一招险至毫厘,却是反守为攻的最佳应对。铁湔退步收胸,回足反踢,苏探晴脚下不停,晃身而过。

  众人见苏探晴不但仅以变幻的身法就将铁湔蓄势良久的一招化于无形,更在刹那间反客为主,轻功、胆识、判断、计算、战略无一不备,稍有差迟便难以避开,掌声雷动响彻全场。

  台上两人兔起鹘落,以快打快,电光火石间已交手数十招。铁湔仗着内力强劲,奇功迭出,苏探晴则是身法如风,稍进即退,不与铁湔硬拼。

  激头中铁湔运足内家真力,一记昆仑派玉鼎神掌劈去,呼呼风响,苏探晴一掠腾空而起,衣袂风飘避过铁掌,濯泉指突从半空刺下,铁湔霍地一个转身,双掌化为虎爪手,猝击苏探晴喉间廉泉要穴,苏探晴身形微动,玉笛一招万里蓬莱归无路,一醉瑶台风露轻,反挑上来,铁湔早已料到他要使这一招,抢前一步双臂一合,欲将玉笛夹住;谁知苏探晴也早已料他有此一招,玉笛一沉,笛锋反弹,转向铁湔腋下;铁湔脚步不动,身形陡然一缩,避开这招,又化虎爪为武当绵掌,一招笑看行云猛捣出去;苏探晴拔身一纵,飞起数尺高,斜斜下落,铁湔一声怒喝,跟踪猛扑;苏探晴微微一笑,玉笛蓦然一横,似剑般平削而出;铁湔脚下急转,反手一掌,切向苏探晴持笛的手腕,那知苏探晴仅是以玉笛诱敌,笛至中途笛势忽变,反刺向铁湔掌心,迫得铁湔移形换位

  两人互抢攻势,一招一式,毫不放松。苏探晴玉笛剑法纵横奇绝,似前忽后,似左忽右,濯泉指寻隙而出,步法刚柔相济;铁湔则是出手迅若雷霆,疾如风雨,拳掌指爪交替并用,这一场大战,台下群雄看得目眩神迷,各为己方打气助威。

  林纯看得胆战心惊,既欣然苏探晴在天下英雄面前大展雄威,又恐其有失,紧张得汗湿手心,嘴唇也被玉齿咬住一道血痕,她心系苏探晴安危,不由自主往前跨出几步。

  刹那间两人斗了近百招,依然是胜负难分。铁湔却因起初被苏探晴以含敛之道抢得先机,大费周折方勉强扳回局势,内力已耗去不少,不由暗暗吃惊。照此下去,纵能击败苏探晴,亦再无能力与剑圣一战!

  铁湔城府极深,在塞外卧薪尝胆隐伏多年苦修六十四经堂的武功,直至大成后方出手一举夺得蒙古第一勇士之位,从此再未遇对手,自认武技已至绝顶,原以为对付苏探晴必是手到擒来,然后再趁势挑战剑圣。谁知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人施出全力亦久攻不下,反而徒耗真力,亦将他的计划全盘打乱。心知若再不痛下决断,今日只怕真会毕命于此了!

  一念至此,铁湔猛喝一声,跨步上前连发四掌。这四掌分别是少林派的大慈大悲手、吐蕃秘宗渡劫大手印、祁连山饮雾三式、湘西无常门万鬼离恨,或掌重如山、或凌虚如幻,绝不相容的四招绝学一气呵成,加之集十成功力击出,当真有鬼神难挡、仙佛莫御之势。苏探晴不知对方为何大耗真力抢攻,退开几步略避锋芒。忽见铁湔足下一跌,似是滑了一下,不及细想,玉笛已使出一招满座衣冠胜似雪,乾坤云海鼓风帆直取中宫,濯泉指一招分花错柳,三道指风同时袭向铁湔小腹。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铁湔一招失手似再难防范苏探晴的杀手,勉强闪开濯泉指,玉笛已重重击在胸口上,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飘下台去。这一下败得十分突然,台下近千人皆是愣了一下,中原武林的群雄方发出震天的叫好声,而金锁城诸人则是哑然无声

  苏探晴一招出手原无成算,本以为铁湔必会左退两步再迂回进击,早已备下无数后着,谁知对方竟然未避开玉笛,这一击原本未尽全力,加之铁湔在玉笛及身前已有退后之势,最多只能令铁湔受些轻伤。苏探晴心知铁湔诡计多端,只恐其中有诈。果然见铁湔落下台去后,足尖微一点地,变向飞身而出,竟朝着离高台数十步外的林纯直扑而去。苏探晴大惊,连忙强提一口真气,尾随铁湔冲下台去。

  原来林纯关切苏探晴,不知不觉踏前数步,渐已进入那石阵的范围中。此刻乍见铁湔飞身扑来,急急抽出银针应战,而剑圣已立生感应,喝一声:无耻!腾身跃入半空,剑光急闪,电掣而下。看情形纵然铁湔能在刹那间制住猝然受袭的林纯,亦绝难抵挡苏探晴与剑圣一前一后的合力夹击。

  在这关键时刻,方显出铁湔的过人之能!他急冲向林纯的身体蓦然在半空中一滞,双足反踢,倒射而回,口中尖啸三声,铁掌反朝苏探晴拍去。

  与此同时,随着铁湔的长啸声起,那分站于石堆前的六十四名异族高手齐齐出手,或掌、或拳、或剑、或刀,目标竟是尚在半空中不及落地的剑圣曲临流!

  剑圣纵能天下无敌,亦无法面对六十四名高手的联手一击。幸好他见势不妙,急使千斤坠身法,硬生生地将扑出的身形一沉,剑尖杵地借力往旁一跃,总算避开了大多数的攻击。饶是如此,亦被几记劈空掌力所袭中,踉跄退开几步,陷入石阵中心。那些异族高手显是经过训练,招法连贯而出,六十四人招数合而为一,再度击向立足未稳的剑圣!

  陈问风等人见剑圣骤然遇袭,皆向场中奔去。事起突然,已不及分头击破敌人,只能合力接下攻于剑圣的这一招!刹那间陈问风、俞千山、少林空嗔大师,武当苍雪长老、江南四老、段虚寸、许沸天、萧弄月、司马小狂、卫醉歌、林纯十四人齐齐出手,再加上梅红袖与其余中原高手,共计有四五十人,各出绝学,正挡在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的合力一击上。

  轰然一声巨响,这近百名一流高手的全力相博,足令风云变色,地动山摇。陈问风等人身躯皆震,一起退开七八步,有几人武功稍差,口中已喷出鲜血来。中原武林精英齐出,竟也无法挡住这六十四名异族高手的联手一击!

  此刻,铁湔与苏探晴已连续交手数招。苏探晴对铁湔刚才故意中招暗生疑惑,本就有所防备,但先见林纯与剑圣遇险,再看到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惊天动地的一击,心神大分之下,被铁湔攻得连连倒退,后心忽然一紧,已是背靠高台无路可退。铁湔脸现狞笑,右手龙爪手一把握住苏探晴的玉笛,左掌浓黑如墨,往苏探晴前胸击下。这一击乃是魔教秘功百毒神掌,掌中蕴藏毒力,只要沾上身体让毒素遁入经脉,便足可令敌人当场暴毙!

  苏探晴眼见闪避不开毒掌,当机立断弃去玉笛,右掌反击铁湔小腹,濯泉指疾刺铁湔双目,脚下亦无声无影地飞起一脚,踹向铁湔右腿,此乃围魏救赵之计,只要铁湔不敢拼得两败俱伤稍有退让,他便能缓一口气,伺机与剑圣等人汇合。

  谁知铁湔经过与苏探晴的前后两次交手,见他一月之内武功大进,已是暗悸,深知若不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痛下杀手,日后恐怕已非其敌。掌势不变,仅偏首避开双目要害,拼得小腹中招亦要将苏探晴立毙于掌下。苏探晴不料铁湔狠辣至此,再想变招已然不及,只得将一身功力集于右掌中,拼尽全力击出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人影急速从两人中间掠过,迎向铁湔的毒掌。铁湔脱口惊叫:你做什么?话音未落,毒掌已被那道人影翻腕接住。

  铁湔对苏探晴恨之入骨,这一掌使出十成真力,犀利无比。只听来人腕骨、肘骨、肩骨砰砰碎裂之声不绝,竟被这一掌尽数震断,掌势未尽,再撞在来人前胸上。而苏探晴亦收势不及,本攻向铁湔小腹的一掌亦正击在来人后心,而那迅如闪电的一脚却未被挡住,踢在铁湔腿上,铁湔大叫一声,松手抛开夺下的玉笛,抱着来人朝后退开。

  替苏探晴挡下这必杀一击的却是柳淡莲,她胸前后心皆遭重击,赤红的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溅了铁湔一身,软软倒在铁湔怀里。铁湔嘶声大呼:淡莲,你为何如此?他的声音再不复往日从容,变得暗哑。刚才那一刹,他只防备着中原武林高手,何曾想自家阵营中的柳淡莲会突然出手,本还以为是帮着自己杀敌,谁知却是以身挡招救下了苏探晴。

  柳淡莲身受重创,已是语不成声,勉强道:他曾救过我一命,你不要杀他!

  铁湔怒喝道:这小子怎么值得你舍命相救?

  柳淡莲努力转头望着苏探晴,一字一句道:苏公子不必谢我,只要好好对待我妹妹就是了再手抚铁湔脸庞,歉然一笑:遇见了你是我的命中劫数,虽被世人所不容,我却无悔,纵然今日死在你手里,我也很开心,很开心语音忽断,垂头长逝。

  铁湔身体微微一震,呆了半晌,方才用颤抖的双手温柔地替柳淡莲溘上依然圆睁的双眼。

  苏探晴呆立当场,他心中自然知道柳淡莲救他一命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在淡莲谷外挡住了师父杯承丈一剑,而是怕自己一死引发凝怨盅,令梅红袖反受盅虫之害。柳淡莲情非得已爱上了铁湔,不得不背叛中原武林,心中必是痛苦至极,如今死在铁湔手里,对她来说亦算是一种解脱。又想到当初她执意要成全梅红袖对自己的深情,在淡莲谷中强娶硬嫁,只怕也不无此缘故

  姐姐!化装成炎阳道弟子的梅红袖远远望见,舍命从石阵中奔来,刹时臂上、腿上各中一刀,跌跌撞撞地奔来,眼中已是泪水长流。苏探晴只恐铁湔狂怒之下出手伤她,连忙一把抱住她。幸好梅红袖所受只是皮肉之伤,尚不致命。

  铁湔似听到些动静,略略抬头看向苏探晴与梅红袖,眼神中却是一片凄凉与茫然,对两人视若不见,似乎目光穿过了他们望着不知名的远处。苏探晴眼见铁湔如痴如呆,神情惘然,想来他虽利用柳淡莲,却也不乏一份真情,虽明知此刻出手有九成把握可至大敌于死地,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暗叹一声,匆匆撕下衣襟替梅红袖包扎伤口。

  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却是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又与剑圣等人拼了一招。铁湔蓦然惊醒,猛然起身,仍是紧紧抱着柳淡莲的尸体,神情却已渐渐平静下来,冷冷望了苏探晴一眼:你走吧,今日我不想杀你!他知道刚才被柳淡莲舍身相救后,已错过了一举杀死苏探晴的最佳时机,何况目睹了柳淡莲的惨死后,对浪子杀手战意全无,纵能出手怕也无功。

  苏探晴乍见柳淡莲之死,对铁湔亦生出一份同情。也不与他争辨,捡起玉笛,扶起恸哭不已的梅红袖,往那百名高手的战团中冲去。

  中原与塞外高手的博杀已至最紧要的关头,按说任那六十四名高手如何厉害,中原武林精英皆出,最多亦是旗鼓相当。然而那六十四人各占石堆,每每出手皆是石破天惊力所难挡;而中原武林的掌风一出却如泥牛入海,在那些奇诡的大石堆中化为无形,剑圣等人被对方不可思议的强势所迫,挤做一团陷于阵中,只能苦苦守御,全无回击之力。幸好苏探晴从石阵外围直杀而入,总算破开一线缺口,方令对方攻势稍减。

  其余数百名中原高手欲杀入石阵,却被带伤的擎风侯率安砚生、风入松等人挡在石阵外,喊杀声直冲云宵。但金锁城人数较少,石阵外中原武林大占上风,而石阵内剑圣等人却是险象环生,江南四老与空嗔大师俱都负伤。看这情景,若双方继续缠斗下去,纵然金锁城人马会损失殆尽,陷入石阵中的数名高手亦难有生机。

  铁湔大步走到石阵中一堆大石前,朗声道:都且停手,听老夫一言!双方各有所忌,依言暂时罢手,阵内阵外虎视眈眈。

  铁湔哈哈大笑:曲兄、陈兄,这伏曦大阵的滋味如何?他仍抱着柳淡莲的尸体,但神情已然不复方才的迷惘,重又恢复为那个啸傲天下的一代枭雄。

  众人这才知那些零乱的石堆绝非随意而设,而是依着伏曦六十四卦的方位所定。这伏曦大阵外观看似平常,内中却有鬼神难测之玄机。

  原来铁湔心计深沉,事事留有退路,谋反计划筹备数年,早就与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练成此阵。此次约战陈问风本为了转移朝廷注意力,考虑到一旦事败绝难生还,惟有靠此杀手锏做最后保命一博。果然擎风侯在京师中伏受挫,剑圣率军亲至洛阳,加上中原武林数千高手齐至,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逃走亦不甘心,便妄想用此伏曦大阵出奇制胜。

  铁湔本定计先让擎风侯与陈问风拼得两败俱伤,再约战剑圣,伺机将其引入阵中,只要能一举除去南刀北剑两大绝顶高手,中原武林必会阵脚大乱溃不成军,再趁势攻入洛阳城,或可拼得一线生机。不料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想不到除了剑圣与陈问风之外,苏探晴的武功亦足有与他一拼之力,迫不得已才硬受苏探晴一招,借机突袭林纯引剑圣入阵。

  剑圣亲身试过这伏曦大阵,知道厉害,口中却不肯示弱,昂然道:你要如何?

  铁湔自知阵法仓促发动,已难以一举击杀剑圣等人,若是强行硬拼下去,金锁城实力大减后亦难以孤身从中原腹地杀出重围返回塞外。沉吟道:铁某仅求脱身,剑圣一言九鼎,只要答应让我等安然返回塞外,铁某立时便可下令撤去大阵。

  剑圣扬眉大笑:老夫若答应了你的要求,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铁湔叹道:此伏曦阵法乃是铁某先祖穷四十年之力所创。先祖临终遗言此阵太过霸道,六十四名高手每人练成一门绝学,合击之力惊神泣鬼,不到万得不已时绝不能擅用。今日既然曲兄等人已陷入阵中,插翅难逃,又何必非要拼个鱼死网破?

  苍雪长老喝道:铁湔你亦是汉人,为何要帮蒙古人侵我中原?你可知当年乃祖铁元山宁愿背负恶名投奔塞外,却是为了我中原武林夺回六十四本秘籍,你如今欺师灭祖,逆天而行,铁元山泉下有知,岂能瞑目?

  苍雪长老你错了,先祖元山负了一生的叛名,又岂是你三言两语所能洗清?铁湔冷笑道:何况铁某也并没有依先祖遗命将此阵献予蒙古大汗,亦非是要助蒙古人重新问鼎中原,而是欲以此伏曦大阵成就千秋霸业。自古成王败寇,朱元璋由一个游方和尚的身份得掌天下难道就不是逆天行事?铁某若能一举功成,纵横天下傲视江山,又有何不可?

  剑圣决然道:铁湔你休要再做美梦了,老夫绝不会答应你的要求。提声大喝:诸位英雄听着,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气节却不能丢。生死有命,徒想无益,此刻只须奋力杀敌,便无愧于心,足以俯仰天地!剑圣须发皆张,神威凛凛,那斩钉截铁的语气与坚定的信心已激起了每一个人心中的斗志,众人齐声答应。

  铁湔长吸一口气:既然如此,明年今天便是曲兄的忌日。

  剑圣昂然无惧铁湔露骨的威胁:为国捐生,得其所哉!天网恢恢,铁湔你纵能逃过今日,又能逃得几时?

  铁湔冷笑道:能与剑圣解刀两大高手同赴黄泉,铁某亦是心甘情愿!口中发出低沉的啸声,六十四名异族高手皆闻声欲动,战局一触即发。铁湔喝道:老夫数至三,若曲兄还不改变主意,便拼个玉石俱焚吧。一!

  苏探晴细看石阵良久,隐有所悟,对剑圣低声道:依我看此阵仍是按着奇门八卦所设,只不过略加变化,六十四人以八人为一组,再以八个小阵组成大阵,阵眼便在铁湔的位置,只是不知那里是生门还是死门。所谓八门是指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分别依八卦中坎、离.克.震.巽、乾.坤、艮方向而设,生、景、开三门为吉;伤、惊、休三门为乱;而杜、死两门则最为凶险,若不能认清阵法贸然而行,极有可能越陷越深。而阵眼便为整个阵法的中心,一般是主持者所处之位。

  苏少侠所言有理。明镜先生亦瞧出些门道,沉声道:此阵虽是诡异难测,但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我们齐攻铁湔,对方投鼠忌器,或能令阵法大乱。

  许沸天亦略通阵法,犹豫道:铁湔岂会故意留下这个破绽。而且铁湔所处之位正是整个石阵的中心,若是铁湔有意诱我们相攻,一旦落入死门中极难脱身。剑圣闻言沉吟不语,若仅他一人陷入阵中必是奋不顾身径攻铁湔,但如今事关许多人的生死,实是难以下决断。

  二!铁湔的声音遥遥传来:此阵穷百种变化,曲兄虽是天纵奇才,亦未必能解开此阵。若是想率众围攻老夫,倒不妨猜一下老夫所处之位是否是死门!

  明镜先生眼中精光一现,低声道:用兵之道,虚者为实。铁湔既然摆明不惧我们攻他,我们偏偏反其道行之。

  剑圣情知当此生死关头绝不能再犹豫,暗中传声:等铁湔数到三,我们齐冲向铁湔朝他出手。又提声喝道:大家拼力往外杀出,只要返回洛阳,老夫定会集结大军,将金锁城踏为平地!此语却是故意迷惑铁湔。

  铁湔冷冷一笑:曲兄如此顽固,只怕再没有这个机会了。微微一顿,最后一个数字终于吐出:三!

  随着铁湔话音一落,众人齐声狂喝,各展身法朝他扑去,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亦同时出手。而阵外的擎风侯与金锁城人马亦与中原武林人士开始了激斗!

  铁湔背靠石堆,眼看众人冲来仅有十步距离,却仍是抱着柳淡莲的尸体,全无丝毫退让之意,长笑道:曲兄胆大包天,铁某佩服。只可惜,你中计了!突然沉腰坐马,单掌击出。

  铁湔这一掌极为奇妙,似乎并没有任何劲力,但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的合力一击绕过数堆大石,在铁湔面前汇集,被此掌一引一带,蓦然间俨然凝成一道气墙。剑圣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至气墙湔,陡然一声大喝,宝剑高举过头顶直劈而下。

  这是剑圣毕生功力所聚,剑气撞到气墙上,一声大震,剑圣口角溢血,竟被弹起一丈多高。其后的陈问风等人亦急速赶来,数十名中原武林高手绝技合倾囊而出,再度击在那气墙上。

  诡异至极的事情发生了,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道犹如实质的气墙被这道大力所击,骤然高速旋转起来,似形成一道冲天而起的龙卷风,大力传至每一个人身上,十余人一同跌倒!

  剑圣刚刚落地,那六十四名异族高手已再度发掌,那道龙卷风声势更大,将剑圣等人围在其中,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引发逆冲之力,又有十余人不支倒地。

  剑圣振臂狂呼:与他拼了!与陈问风、苏探晴等人再拼力齐出一掌。

  那道龙卷风却如同汲取了所有人的力道,旋转更急,剑圣首当其冲,已被再度震倒在地。

  在此情景下,谁都可看出已中了铁湔的奸计,他所处的地方正是伏曦大阵的死门!

  那些石堆巧妙地将六十四名异族高手与剑圣等人的攻击牵引汇合在一起,形成了普天之下最强劲的力量,任谁也无法抵挡!而剑圣等人如今已陷入这股力量的包围之中,连一丝退路也无!

  铁湔目蕴神光,将手中的柳淡莲一紧,仰天狂啸:淡莲啊淡莲,你没有看错人,南刀北剑又算得了什么?老夫才是天底惟一的武林至尊!

  他话音未落,那股龙卷风在空中蓦然一滞,直朝他反卷而来!

  铁湔惊呼一声,抬掌欲拒。但这集结了近百名天下一流高手的力量岂是他所能抵挡,砰然一声大响,铁湔抱着柳淡莲被高高抛起,足足飞出了十余丈的距离,方才落地。他身后的那堆大石亦被激得漫天飞舞,在空中尽皆化为碎片,纷纷坠地,如同下了一场石雨。

  而那一道龙卷风似乎在这反噬一击中耗尽了力量,无力地再转了几个圈后,消散不见。

  铁湔胸前血肉模糊,挣扎着站起身来,脸上一付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鲜血从他眼、鼻、口、耳中激溅而出,仰天嘶声高叫一声:天亡我复又重重摔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身来。

  所有人都忘了刚才的拼杀,所有人全都惊呆了!既被伏曦大阵霸绝天下的威力所慑,亦被大阵反攻铁湔的变化所悸。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铁湔临终前的那一句天亡我!已震憾全场,或许这才是惟一的解释!良久,整个金锁城中不闻半分声响。

  铛得一声,一名金锁城弟子弃下手中长刀,跪地不语。如同受到了传染,又有几人弃去兵刃,铁湔莫名之死令金锁城诸人再无斗志,纷纷弃械投降。

  这一场大战,原本是中原武林已陷入绝境,想不到竟会以突然如此收场!

  剑圣惊得大睁双眼,亦喃喃念道:怎么会是这样?这本是铁湔临死前难以释怀的疑问,此刻也横亘在每一个人的心理。

  苏探晴拍额长叹:我知道了。刹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等他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

  苏探晴朗然道:铁元山并没有背叛中原武林,或许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将六十四卷秘籍夺回,但却故意创下了最后时刻反噬其主的伏曦大阵,目的则是为了对付蒙古人。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在遗命中严令后代绝不可擅用此阵。只可叹铁湔野心太大,并不将此阵交给蒙古大汗,没想到最后却反而害了自己!

  剑圣恍然大悟,蒙古人若得到了伏曦大阵,主持阵法的自应是蒙古大将,甚至是大汗本人,只可惜铁元山的良苦用心却被其不肖子孙破坏了。而铁湔怕蒙古人得知奥秘,练成此阵后一直隐忍不发,也就无从知悉伏曦大阵反噬其主的秘密,今日第一次动用,便落得战死当场,亦算是咎由自取。虽然铁元山早死去多年,真实情况无人可知,但此观点应该是最具说服力的解释。

  众人暗呼侥幸。铁湔身为忠良之后,又怀有绝世武功,本可有一番作为,却只因一念之差,难逃此劫;又想到柳淡莲为情义抛却名利,最后仍不免与铁湔同日而亡,皆不由唏嘘长叹。

  却听段虚寸惊叫道:赵擎风跑了!他出卖旧主方得到今日地位,所以最怕擎风侯逃脱后暗中寻其报复。刚才虽亦受到伏曦大阵的反震之力,右臂麻木不堪,几乎抬不起来,却顾不得包扎伤势,先凝神搜索擎风侯的下落。

  众人询声望去,果然见擎风侯独自一人往金锁城内奔去,剑圣大喝一声:逆贼休逃。提剑当先追了上去,苏探晴等人连忙跟上。

  擎风侯虽受陈问风重创,生死关头激发体内潜能,疾奔入金锁城后的一间小木屋中。剑圣率诸人围住木屋,正欲破门而入,却见房门一开,两人缓缓走出,擎风侯左掌扣在一人背后,右手执着一柄战场中抢下的长刀,横在那人颈上,面现狞笑道:哪一个再敢上前,我就先杀了他!

  被他挟持的那人一身破衣,双目紧闭,面容憔悴,正是炎阳道二护法,失陷洛阳数月之久的凌云一刀顾凌云!

  剑圣一声怒吼:放开他,留你全尸!

  擎风侯冷笑道:多谢剑圣好意,老夫这一生也算活得痛快,反正左右都是个死,怎么个死法亦顾不得了。

  擎风侯虽已身负重伤,但余威犹在,中原武林虽有剑圣、陈问风等一众高手,却是谁也没有把握在击杀他之前安然救下顾凌云,一时场面僵持难解。

  忽听一人高叫道:都给我闪开。从人群中挤出一人,手持铁鞭,浑身浴血,却是摇陵堂金锁城主安砚生,有几人不知他何故上前,欲要阻拦,却被剑圣止住。在此情景下,擎风侯多一两个帮手亦于事无补。

  安砚生大步上前,突然跪在擎风侯面前放声大哭起来。擎风侯大惊:砚生何故如此?

  安砚生拭干泪水,朗声道:我安砚生一介粗人,也不管什么天下大事。堂主对我不薄,便只知尽力相报,金锁城的弟子都降了,我却不降!

  擎风侯想不到安砚生如此说,眼中闪过一丝感激,长叹道:砚生无需多言,事已至此,你便是降了以求得一命,老夫也不会怪你半分。

  安砚生脸容抽搐,忽一咬牙:我知堂主今日必死,且先行一步。大叫一声,铁鞭当头一击,竟自碎天灵而亡。

  众人不料他如此烈性,谁都不及阻止。剑圣扼腕道:安兄虽有恶名,但如此忠烈之士,当厚葬之。上前对安砚生的尸体深深一躬。

  旁边的段虚寸与许沸天见到此情景皆是一震,安砚生为人鲁莽,徒有勇力,又行下不少恶事,平时都不怎么瞧得起他,想不到竟是如此忠义。风入松浑身发抖,他亦跟随擎风侯多年,忠心不二,却无勇气如安砚生一般自戕报主。

  林纯虽与安砚生无甚交情,但眼看他惨死,心头亦是一片茫然,紧紧握住苏探晴的手,不发一言,眼泪止不住簌簌而下。

  擎风侯神色黯然,木然道:砚生慢行,老夫随后就来。

  陈问风叹道:赵擎风,你既明知必死,又何必再害无辜?不如放开顾凌云束手就擒,留些阴德也好转世为人吧。

  擎风侯瞬间又恢复为阴沉的表情:事到如今,老夫也不抱生望。只想从容再说几句话,请诸位给老夫一个机会。

  苏探晴脱口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愿从赵兄之言。拉着林纯当先退开几步。想到初在侯府慑心堂中见到擎风侯时称其赵兄,如今沧海桑田情势巨变,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虽一向当擎风侯是大敌,好兄弟顾凌云尚在他手中,但先后见到柳淡莲、铁湔、安砚生的惨死,忽然生出一种厌倦之意,只想早日离开这场你死我活的争斗中。

  剑圣与陈问风对视一眼,心知在数百英雄的围攻下,也不怕擎风侯玩何花样,亦缓缓退开几步。

  擎风侯目光首先盯住了段虚寸。段虚寸心头一惊,知道擎风侯恨透了自己,虽明知在众人环伺之下绝难朝自己出手,但毕竟做了他十几年的主子,积威犹存,不由又多退了两步。

  擎风侯却转过头去,不再瞧一眼段虚寸,只是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段虚寸本道擎风侯必会破口大骂,谁知竟轻易放过了自己,只是那份不屑之意却更令他难受,面色泛红。

  擎风侯的视线停留在敛眉夫人身上,又徐徐转向林纯,眼神渐渐温柔起来,那是一种绝然不同他身份的眼光:我赵擎风纵横一生,快意恩仇,手下纵有不少怨灵幽魂,却从无半分悔意。但对你两人,却一直有份难言的愧疚之情。有时我亦在想,若是从此不问政事,能与你们共享天伦之乐,是否会令我更快乐一些敛眉夫人与林纯不由想到昔日一家人和睦相处的时光,皆低下了头,暗暗垂泪。

  擎风侯话音未落,却听到一个声音冷冷道:赵擎风,当你害得别人妻离子散时,是否也有一份愧疚之情呢?

  所有人皆大吃一惊!因为这一句话竟是从被擎风侯抓在掌中、看似全无抵抗力的顾凌云说出来的。

  随着话音,顾凌云紧闭的双目蓦然睁开,精光四射,双手疾捷扣在擎风侯横于自己颈上的利刃上,往怀里回夺但见他行动迅速敏捷,哪还有半分陷身牢笼的疲态。擎风侯正眼望林纯与敛眉夫人,心怀激荡下何曾想顾凌云竟未受制于己,乍然一惊尚不及应变,掌中利刃已被顾凌云夺去。顾凌云一刀在手,手握刀锋顺势反手直刺擎风侯的胁下。

  擎风侯毕竟久经战阵,及时侧身闪开顾凌云这一刀,但扣在顾凌云背后的左掌亦不由松开了。顾凌云旋身飞起,左掌横击,右手长刀再现寒光,久负盛名的凌云一刀含愤出击,直刺向擎风侯胸膛。擎风侯勉强避开顾凌云右掌,已无法抵挡这蓄势已久的一刀,只得暗叹一声,闭目待死!

  这,才是断腕计划的最后一击!

  原来顾凌云故意失手被擒,却从未受过真正的禁制。在段虚寸的精心安排下,不但他从未服过许沸天的迷魂药物,连穴道亦未被封过,所有的一切假象都是故意装出迷惑擎风侯,目的就是等到最好的时刻致擎风侯于死地!

  眼见顾凌云那仿佛雷霆万钧的刀光就要没入擎风侯的胸膛,房中忽然又闪出一条黑影,正挡在顾凌云这必杀一刀上。

  师父!苏探晴惊叫一声,冲前扶住那条黑影,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杀手之王杯承丈!顾凌云那势在必得的一刀没有刺中擎风侯,却深深刺入杯承丈的小腹中。

  杯承丈痛得面容扭曲,脸上却现出一丝笑意:小晴,师父死在小顾手上,也算不冤枉。只要你们两兄弟日后好好相处,再不要生什么矛盾,师父一死也就心安了苏探晴知道杯承丈因杜秀真之死心萌死志,所以故意硬接顾凌云一刀,以求解脱。顾凌云这全力一刀何等凌厉,不但刺穿了杯承丈的小腹,刀上的内力更已震断了他全身经脉,已是欲救无门。更何况杯承丈一心求死,纵能救治恐怕亦不愿苟活。但苏探晴从小就与师父相依为命,此刻面临永诀,其情何堪?纵是他心志坚毅,此刻也再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顾凌云显然也未料到这种情况,他对杯承丈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亦算是帮自己习成武功报仇的恩人。当年在金陵紫心山顾相明的坟头上,杯承丈曾说过若是顾凌云习成武功后尽可找他报仇,但经过这许多年后,顾凌云早已将一腔仇恨转移到擎风侯身上,谁知这充满了复仇怒火的必杀一刀却仍阴差阳错地刺在了杯承丈的身上!

  擎风侯满面动容,视周围大敌如不见,上前一把抱住杯承丈:好兄弟,这些年你去了何处,十三年前不告而别后,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杯承丈苦笑,断断续续地道:当年是我误会了你,如今替你挡这一刀,亦算是全了我们兄弟情谊。他转头望向顾凌云:其实我们都错了,真正派我来杀你父亲的人并不是他!

  顾凌云一呆:是谁?

  杯承丈奄奄一息,空自张嘴,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长吐一口气,闭目长逝!

  擎风侯刚才面对生死依旧从容不迫,此刻却是虎目淌泪。他一生中结交无数,却惟有与杯承丈兄弟情谊最深。十三年前一别,始终令他耿耿于怀,想不到今日重见却已是诀别。心中思索杯承丈的语意,刹那间悟通关键之处:顾凌云,且让老夫告诉你谁才是害你父亲的真正元凶!蓦然飞身直扑向剑圣等人。

  剑圣等人只道擎风侯濒死反扑,不假思索一齐出手。诸人均知擎风侯武功,虽身负重伤,但困兽犹斗岂敢大意,这一击皆是各人的拿手绝学。谁知擎风侯对来招不避不挡,俯冲之势全不因此而稍缓,铁掌端端击在剑圣身旁一人的胸口,自己身上亦连中数招,扑倒在地,挣扎着爬到杯承丈尸体边,哈哈大笑:你我兄弟同日而死,亦是人生幸事!气息忽绝,当场毙命!

  被擎风侯铁掌击中的正是段虚寸。刚才他一见擎风侯扑出立刻躲入剑圣身后,料想有剑圣庇护擎风侯绝难下手,谁知擎风侯恨极了他,只求与之同归于尽。纵是段虚寸号称算无遗策,亦始料不及擎风侯如此狠决,刚才在伏曦大阵中他已受伤不轻,右手近废,虽能及时发招拒敌,手中的飞虹刺亦射在擎风侯的咽喉上,却无法挡住擎风侯这拼死一击!擎风侯虽已是强弩之末,但这一掌乃是他毕生功力所聚,实是非同小可,此刻残风掌的热力在段虚寸胸口盘踞,不由脚下一软,坐倒在地,张口喷出鲜血与腹中污物,一向儒雅的摇陵堂大先生已是满面血迹,全无半分往日风度。

  苏探晴手扶杯承丈的尸身,悲叫道:小顾,段虚寸才是害你全家的凶手,他不但假传赵擎风之命派师父杀了你父亲,还掳走了你母亲与大哥,前几日还派人去塞外杀害了你母亲杯承丈前日对他说出的名字正是段虚寸!

  原来当年朝小魔女杜秀真求婚被拒的并非擎风侯,而是那时在江湖中人称花月宁似镜中真,飞虹翩跹逐风来的翩翩公子段虚寸。段虚寸自命风流,见到杜秀真清丽绝妍,不由心生爱慕,只可惜杜秀真对他丝毫瞧不上眼,后来嫁给了江南大侠顾相明。段虚寸虽是睚毗必报的性格,却知自己无法敌过顾相明,只得暗暗怀恨在心。十三年前他投靠洛阳王擎风侯,擎风侯对其十分信任,将手中的实力全盘托出,段虚寸忆起旧恨,假传擎风侯的号令让杯承丈去金陵伏杀顾相明,事后惟恐泄露,又命人杀杯承丈灭口,这才引起了杯承丈与擎风侯十余年的误会。

  段虚寸中了擎风侯一掌,尚不及致命。望着脸色阴沉的顾凌云,强压伤势道:顾大侠你莫听苏少侠胡说,我既与你联手制下断腕计划,又怎会是害你父亲之人?话说到一半,被顾凌云凛然的目光罩来,心头不由发虚,语音亦变得结结巴巴。

  顾凌云喷火的双目瞪着段虚寸:你我虽都想除掉赵擎风,目的却绝不相同,我是为了天下苍生,而你却是想取而代之。如今事实俱在,你还要抵赖么?

  段虚寸眼中闪过一丝惧意,蓦然惊叫:原来你也是话音未落,曳然而止。却是顾凌云闪电般欺身而上,一刀划断了他的喉咙。可叹段虚寸老谋深算,自命风流,亦不免为当年的恶行赔上一条性命!

  顾凌云仰天长啸,声震山谷。忽朝南方跪拜于地,眼中血泪长流:爹爹、娘,我总算替你们报得大仇,愿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十三年前顾相明被杀的血案至此终于真相大白。
 

 
分享到: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3
揭秘潘金莲挑逗武松为何没有成功
红楼女儿林黛玉到底多漂亮 有人见了直接酥倒在地
真实关羽 因被曹操抢走小老婆而动杀机
慈禧罕见老照片2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九幅
朱元璋“血洗湖南”真相探秘
诸葛亮十名接班人的人生结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