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剑气侠虹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

时间:2018/6/19 13:31:02  点击:422 次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之勇的时代,两国交兵军力的布置、将帅的谋略固然重要,高昂的士气亦足以扭转战局。所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战可谓是近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场武学颠峰对决。

  赶来洛阳的中原各门各派人物已不下三四千之众,人人争睹这百年难逢的决战,反倒令剑圣左右为难。毕竟金锁城中仅馀数百人,若是中原武林以千人之众犯之,纵胜亦觉不武。何况金锁城不过弹丸之地,亦容不下这许多人一涌而之。

  当下由段虚寸出面召集各门派首脑,除了摇陵堂、炎阳道、振武盟、少林、武当等名门大帮可各带十人出场外,余下门派仅由掌门与两名弟子随行,纵是如此,亦多达五六百人。再加上剑圣由军中抽调的高手与无念剑派的数十名弟子,共计八百人,浩浩荡荡往金锁城进发。

  清晨春意袭人,路边枝放新芽,花姿肆吐,蝶飞蜂舞,鸟鸣啾啾。但每个人的心中皆对这无限春光视若不见,只想着即将来临的这一场大战。

  剑圣曲临流与解刀陈问风并肩行在众人之前,随后是炎阳道护法萧弄月、少林方丈空嗔大师、武当苍雪长老、新任振武盟主俞千山、江南四老、敛眉夫人、段虚寸、许沸天、辞醉剑卫醉歌、盗霸司马小狂以及一众武林名宿,再加上江湖各门派的掌门与长老,可谓是中原武林精英齐出。

  前晚苏探晴与杯承丈相见后,杯承丈执意当夜离开侯府,言明两日后自去金锁城。苏探晴知道师父因害得顾凌云之母杜秀真身亡,心绪大坏,存了一死相殉的念头,只能苦苦相劝几句,亦不敢勉强他与剑圣等人相见。打定主意待陈问风击败铁湔救出顾凌云之后,定再不管江湖诸事,好好陪着师父杯承丈解开他心头的郁结。

  杯承丈来到之事苏探晴仅告诉了林纯,两人有意落在剑圣等人之后,在人群中留意寻找杯承丈与梅红袖,却并未看到。苏探晴料这两人绝不会错过今日局面,必是易容改装随众而行,既不愿意与自己相见,也只得作罢。

  来到金锁城外的龙盘谷口,剑圣停下脚步,沉声道:此谷狭长如蛇行,易守难攻,铁湔精通兵法,若是在此处设伏断去归路,再以火攻,足以让我方阵脚大乱,不得不防。当即吩咐二十名无念剑派弟子守住谷口。那二十名弟子虽极想目睹陈问风与铁湔这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战,奈何剑圣令下,只好有精无采地答应。

  剑圣又低声向陈问风道:听说陈兄曾在振武大会上见过铁湔的出手,可有把握胜他?

  陈问风垂头深思一番,心知此战已是非胜不可。要知铁湔率塞外高手孤身南下,擎风侯叛军大败而归,若是对方含哀兵之势还能赢得此战,对中原武林的打击将是不可估量。他脸上那满不在乎的神情渐渐消退,正容道:铁湔虽声名不著,但此人身怀六十四经堂诸般绝技,功力深厚,实乃一大劲敌。不过也正因其各项武功皆通,难以精纯,老夫虽不敢妄言可胜之,却有十足把握拼个两败俱伤。

  剑圣微微一震,知道陈问风看似游戏风尘不理世事,骨子里却有一股豪侠之气,此战势在必胜,不惜任何代价。绝顶高手交锋纵有高下亦仅差一线,若是一方心存死志,破釜沉舟,最大的可能就是玉石俱焚。沉声叹道:陈兄能有如此想法,曲某敬服。

  陈问风哈哈一笑:曲老兄何必自谦,纵是换你上场必也是一样的念头。

  剑圣亦是大笑:此战事关天下苍生,个人声望已在其次。若是陈兄不敌,老夫自当出手,绝不会让蒙古人得逞。

  陈问风故意连呸几声:尚未交手,曲兄就已先设想好小弟败于敌手,岂不大涨敌方志气,灭了自家威风?曲兄好意,恕小弟不收。话虽如此,却是举掌与剑圣三击,眼中都流露出相知相得之情。

  两人说话时并未有意压低语音,周围人听在耳中,尽皆叹服。虽说解刀陈问风直言没有取胜把握,但这份并不低估敌人的气度与那直面生死的勇气却令人心生敬重。而剑圣曲临流宁可将数十年声望置于脑后,言明陈问风一旦不敌他亦会出手挑战铁湔,那份势胜此战的信念令每个人的心中都涌起冲天战志,恨不能身先士卒,奋力杀入金锁城中。

  入谷行了半里路,并无异常,也不见敌方暗哨出没。眼见将至金锁城,忽听号炮齐鸣,城门大开,一行人迎了出来。当先两人一位儒士装束,面相清矍,双目有神,另一位高冠华服,浓眉阔鼻,五缕长髯,不怒而威。正是蒙古第一高手铁湔与昔日洛阳王赵擎风。

  两人身后还跟着十几人,形貌各异。最惹眼的当属一位铁塔般的黑面大汉,手执铁鞭,威风凛凛,乃是金锁城主安砚生;旁边一位中年文士,面容清瘦,正是梳平门主风入松;更有一位身长九尺赤膊的蒙古大汉,眼神如电冷冷盯着剑圣等人,望到俞千山时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却是在振武大会上被俞千山重创的蒙古勇士勃哈台。其余人物大多高颧隆鼻,皆是铁湔由塞外召来的异族高手,神禽谷三弟子亦在其中。最后一人赫然竟是柳淡莲,不过她始终低垂着头,似乎愧见中原武林人物。

  苏探晴听到人群中发出一声熟悉的叹息声,心中微微一跳,转头看去,却是一位面若淡金的陌生汉子,看其服饰应该是炎阳道中的弟子。他耳力极好,任何声音几可过耳不忘,立刻听出此人是梅红袖所装扮。大概见到柳淡莲随着铁湔公然出面对抗中原武林,忍不住为之惋惜。又想到萧弄月既然让梅红袖化装随行,自然也知道柳淡莲投奔铁湔的真相,暗叹一声,与梅红袖对视一眼后微微点头以示招呼,拉着林纯往队伍前列行去。

  安砚生等十余人在金锁城下三十步外一字排开,压住阵脚。铁湔与擎风侯两人大步迎来,铁湔朗然大笑道:久闻南刀北剑的大名,今日有缘相见,实乃铁某三生有幸!

  剑圣初次与铁湔见面,看其龙行虎步,行止间隐见名家风范,不由低声叹道:大好男儿,奈何作贼!

  铁湔来到阵前,目光从诸人身上逐一扫视,最后缓缓落在剑圣与陈问风的身上,慨然道:在此情形下,纵是剑圣率数万大军直逼金锁城,铁某亦无话可说。但陈兄依然应约前往,果是仁义无双。铁某亦非不知好歹之人,若是战败,自当一死相谢!事到如今,他依然能面色从容,不见慌乱,更能直言生死,果不愧是一代宗师。这番话虽示弱,却自有一股破釜沉舟的豪气,顿令金锁城诸人热血沸腾,士气大涨,齐举兵器狂呼。

  陈问风剑眉一展:铁兄能如此堪破生死成败,纵是敌人,亦赢得了老夫的十分敬意。

  剑圣亦淡然道:铁兄尽可放心,老夫身怀太后口谕,只要铁兄与逆贼赵擎风授首,其余人等概不追究。老夫可用剑圣之名义保证:此次全依江湖规矩而战,绝不会滥杀无辜。

  铁湔与擎风侯皆是微微一怔,按理说擎风侯谋反乃是诛九族的重罪,与之同谋的安砚生、风入松等人皆难以幸免,太后下此口谕实属难得。而剑圣若是率领大兵强行屠城,将异族高手一网打尽亦无可指责,他能出此言,自也是怀着一份仁义之心。

  擎风侯回身对手下沉声道:赵某自咐必死,此刻若有人不愿与我同赴此难,便请离开金锁城,赵某绝不阻拦。金锁城头上站满了摇陵堂众,将双方对话听得真切,却无一人离城弃械投降。擎风侯威震洛阳数十年,如今留在身边的都是忠心之士。

  剑圣大笑:金锁城中果有重情重义的汉子!转身下令道:传老夫将令,一旦铁湔与赵擎风败亡,只要对方不顽抗到底,便放其逃生。身后数百人齐齐呼应,比金锁城刚才的举动更具声势。

  目前双方实力相差悬殊,金锁城已处于绝对下风。但铁湔一上来便直言若不敌陈问风当场自刎,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之举,剑圣等人却不为所动,而是以仁义化解对方拼死一战的决心。大战虽尚未开始,言语间已是斗智斗勇,各显锋芒。

  铁湔漠然哼道:我与陈兄之战胜负未知,剑圣此语恐言之尚早。

  剑圣历喝一声:铁兄身为汉人,却助蒙古人侵我中原,无论你与陈兄胜负如何,老夫皆不会放过你。

  铁湔哈哈大笑:若铁某能侥幸胜过陈兄一式半招,自当再请教剑圣绝学。

  陈问风淡淡道:想不到铁元山的后人竟然为虎作伥,实是负了他远赴塞外的一番苦心。

  铁湔眼中闪过一丝令人不敢逼视的寒光:良将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祖上既不容于中原武林,远赴塞外亦是迫不得已,陈大侠何必出言相辱铁某先人,岂不有失风度?

  陈问风心头暗叹,看这情形铁湔只怕并不知铁元山当年身负背叛之名投奔蒙古人的真相,毕竟已是数百年前的事情,旧话重提不免太过小家子气,而且铁氏一家老小尚在塞外,若此事传入蒙古大汗耳中,怕是抄家灭族之祸。他生性光明磊落,闷哼一声,不再言语。

  剑圣目光转到擎风侯身上:赵擎风,见了岳父大人还不跪拜谢罪么?

  擎风侯苦笑道:成王败寇,千古之定论。赵某谋算不精,咎由自取也怨不得别人。不过连累了老人家,心头不安。今日便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宣布,与曲氏敛眉之婚约已解,从今以后赵某与曲家更无瓜葛。抬头望着剑圣缓缓道:老人家若仍觉心意难平,一会儿尽可约赵某一战。擎风侯毕竟一代枭雄,虽大势已去,风范犹存。这番话昂然道来,亦不失高手气度。而且他言语中并不直呼剑圣之名,仍是显得十分尊重。

  林纯虽然恨透了擎风侯,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毕竟十余年相处,那一丝残存的感情岂能说断就断?在目前的情况下,谁也无法替擎风侯开脱,眼见曾万分敬重的义父面临众叛亲离的境地依然负隅顽抗,纵然口中强硬,亦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不由一搐,颤抖的小手紧紧攥住苏探晴。

  苏探晴感应到林纯的心情,又想到明镜先生告诉自己关于林纯与擎风侯的话,怅然一叹。擎风侯虽是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但昔日霸主为了空名虚利落到如此地步,亦令人心生惋惜,若有选择,他宁可置身事外,放其一条生路。再偷偷望一眼敛眉夫人,她听了擎风侯当场休妻的这番话后,面上虽仍是不动声色,一如往常的平静,那双凤目中却射出复杂至极的神色

  天意难测,造化弄人,世间情欲恩怨的纠缠,原本就是这般欲舍难休!

  剑圣长长一叹,目光从擎风侯身上移开,望向铁湔:铁兄打算在何处与陈兄一战?

  铁湔一笑:剑圣何必性急,今日乃是中原武林与塞外武林相聚一堂的大日子,且让小弟先将这些外族高手一一介绍,何况其中也不乏中原武林的老朋友柳淡莲的身体一震,望向铁湔,欲言又止,眼中神色茫然。

  苏探晴立刻猜出铁湔故意这样说,目的就是要将柳淡莲投奔之事当众说出。前来金锁城的数百中原武林人士虽隐隐知晓此事,却皆以为柳淡莲有何把柄落在铁湔手中,出于无奈方才阵前反戈。若是将柳淡莲爱上铁湔的实情当众说出,铁湔一死柳淡莲势必无颜苟活,只有殉情一途。虽然此举不能救铁湔一命,但那心理上微妙的波动或许足以影响陈问风对战的心态。铁湔此人实在是工于心计,在此生死关头,一切可供利用之处都不放过。

  苏探晴岂会等铁湔开口,跨前几步:铁先生运筹帷幄,决断千里,巧借江湖各势力不露声色策动了这一场惊天秘谋。晚辈虽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铁先生的雄才大略亦感钦佩,可谓是心中极敬重的一位大敌。而事已至此,铁先生又何必行小人之举,徒令晚辈心生鄙薄?场中只有铁湔、柳淡莲、林纯、梅红袖等寥寥数人明白苏探晴话中的真正含意。

  柳淡莲感激地望了苏探晴一眼。铁湔低头沉思良久,面上隐露愧色,挥手令手下打开金锁城门,侧身让开道路,举手相请:请剑圣与陈兄等人入城再叙。又凝目锁紧苏探晴:这位想必就是近来风头最劲的关中浪子苏少侠了。振武大会上未能一睹真容,想不到竟是这般风流俊俏。苏探晴在振武大会上化名秦苏,又戴着面具,铁湔当时虽猜出了苏探晴的身份,却到今日才见到他的真面目。

  苏探晴见铁湔放下柳淡莲之事不提,拱手谦然一笑,不复多言。

  剑圣与陈问风率众人入城,皆是一呆。原来城中房舍大部份已拆除,留下一大片空地,在方园三十余丈的范围内立有几十堆大石,场中间则搭有一座八尺高三丈余宽的高台。高台被那石群围在中间,显得极为诡异。

  铁湔朗笑道:为了与陈兄一战,老夫特意在金锁城中如此布置,诸位可还满意么?

  众人心中生疑,不知铁湔有何诡计。明镜先生低声道:看这情形,倒似是当年诸葛武侯布下的八阵图。诸人闻言凝神细看,那些石阵东一堆西一堆十分零乱,浑如一个个小山丘,瞧不出什么端倪。明镜先生、苏探晴与萧弄月等人略通阵法,石堆的布局却与他们胸中所知并无雷同。只隐隐觉得阵中鬼气森森,大有玄机,虽知铁湔此举必有古怪,却无法猜破其心意。

  铁湔淡然道:明镜先生可忘了我们在振武大会上的赌局?这里一共是六十四堆石块,每一堆下皆藏有一本六十四经堂的秘籍

  明镜先生截口道:当初铁先生说好,只要陈大侠现身一见,便将归还秘籍。如今可变卦了么?

  铁湔哈哈大笑:此一时彼一时。铁某虽可淡看生死,但蝼蚁尚且贪生,既然手上还有最后一副牌,若不好好用之岂能甘心?

  明镜先生一瞪眼,正要出言驳斥,剑圣抬手止住他:铁兄有何提议,不妨直说。

  铁湔道:天下英雄齐集于此,若是仅看我与陈兄一战,未免无趣。倒不如双方各派六十四位高手比武,胜一场便得一本秘籍,不知剑圣意下如何?举手一挥,六十四名异族高手奔入场中,各占一方石堆。铁湔则率其余人退至高台另一侧,与剑圣等人相隔四五十步的距离。

  中原武林齐声大哗,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六十四场比斗一场不失,势必无法尽数得回秘籍,更何况六十四场拼斗下来,只怕需要几日光景。苏探晴等人虽知铁湔绝无可能束手就范,却也未想到他竟然有此异想天开的提议。

  陈问风哈哈大笑:铁兄真会开玩笑,难不成要搭台子开戏班么?是否还有其它更好的建议?

  铁湔傲然道:既然剑圣、陈兄等人认定铁某无路可逃,这最后一场决战自然要轰轰烈烈,方才不负铁某之名!若不然,索性一拍两散,诸位尽可率大军攻入金锁城,看还能抢下几本秘籍?

  苍雪长老怒道:铁先生你亦算是武林宗师,何必出尔反尔,行此无赖行径?

  铁湔双目若电,冷笑道:当初说好仅是与陈兄切磋武功,如今却已成是不死不休之局,难道要让铁某引颈以待,方称诸位之意么?原来所谓自命侠义之辈,却也不过如此!众人一时哑然,铁湔虽毁诺,但值此命悬一线之际,凭这六十四卷武学秘籍作最后一博,倒也无可厚非。这番话尽管强词夺理,却也不好辩驳,在振武大会上谁又能料到铁湔挑战陈问风乃是调虎离山之计,实是为了助擎风侯暗中策反?看此情景,中原武林虽是实力远在对方之上,但若想安然保住六十四卷武学秘籍,也只好接受这看似公平、却正中对方下怀的建议。

  剑圣长吸一口气,声压全场,一字一句缓缓道:好,便请铁兄与老夫开始第一战!看来他也被铁湔激起真火,不惜抢在陈问风之前挑战铁湔。

  剑圣既有意,铁某自当奉陪,不过却不是现在。铁湔不慌不忙,微微一笑:一场盛宴,主菜自然要留到最后。

  擎风侯越众而出,跃上石阵中的高台:第一战便由老夫抛砖引玉吧。目中隐喷怒火,遥遥盯住段虚寸:段先生可敢与老夫一战?他筹划多年的谋反大计之所以功败垂成,全因段虚寸之故,心中恨透了他,首先出场搦战。

  铁湔好整以暇,冷笑道:赵兄挑战摇陵堂叛将,原也是情理之中。此战的彩头便是少林派的达摩棍法吧!

  剑圣等人的目光齐集在段虚寸身上,一时皆无良策。段虚寸自然不是擎风侯的对手,但第一战的胜败最为关键,段虚寸不敌也还罢了,若是示弱避战,则更影响己方士气。

  段虚寸出列:段某虽叛赵兄,却是为了国家大事,不得不叛,心中无愧!天下英雄对此事亦自会有一番评价,由不得赵兄信口雌黄。众人只道段虚寸要应战,不料他微一停顿,继续道:不过赵兄这些年对段某亦是仁至义尽,呵护备至。段某虽不才,心中尚存忠义,不敢与赵兄拔剑相对,还请见谅。对擎风侯深施一礼,复退入阵中。

  众人又是不屑又是佩服,段虚寸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不但巧妙地避开擎风侯挑战,亦对其声名无损。算无遗策果然是条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剑圣心中踌躇,擎风侯做了他多年的女婿,当知其武功深浅,纵观己方数百武林豪杰,恐怕亦只有区区几人能与之匹敌。目光落在苏探晴身上,心想这小子能接下自己一招有所思,足有与擎风侯一战的实力,转眼却又见到林纯满脸凄楚,知她绝不愿意见到情郎与昔日义父一战,亦只好作罢。而其余人中如俞千山、萧弄月、卫醉歌等人虽有意出战,却无必胜把握。

  少林方丈空嗔大师一声轻咳,正要下场,人影一闪,却是陈问风抢先一步掠上高台,嘿嘿一笑:既然剑圣抢了老夫的对手,说不得也只好找赵兄出这一口恶气了。

  铁湔冷然道:陈兄果是耐不住寂寞。若你我都能战而不亡,尽可再来一场较量。

  原本是铁湔与陈问风的决战,却因铁湔的三言两语再生变故,成了一场混战,这当然是铁湔与擎风侯早就安排好的。众人心中不由都生出一份惊怖之意,若是今日不除铁湔,等其返回塞外重整旗鼓,必将是中原的心腹大患!

  解刀陈问风名动武林,早年初出江湖时以快刀成名,刀路千变万化,曾以一刀劈木却中分九截,得了一个刀破九关的名号,随内力渐深,对刀意的理解亦是更加精湛,刀越来越慢,由裂帛化七弦转为六道轮回,然后是五斗折腰的刀法,直到最后创出一刀解谈笑,二刀解情仇,三刀解生死的解刀之法,方才成为与剑圣并肩的中原两大绝顶高手之一,这些年已绝少出手。而擎风侯当年亦是中原五大高手之一,残风掌与碎玉剑法历数十年而不败,御封洛阳直到做了摇陵堂主后,亦再难有机会出手,前月在洛阳城中力挫辞醉剑卫醉歌乃是他近年来惟一一次显露武功。而铁湔毕竟才堀起江湖不久,相较之下,陈问风与擎风侯的这一场交锋更令人期待。只不过在此情形下,恐怕分出胜负的同时亦会分出生死!

  林纯眼中盈泪,忽然把头埋入苏探晴怀里。苏探晴拍着她的肩膀,无言以慰。擎风侯养育她多年,陈问风认她为义女,此刻两人交手,她又何忍相看?

  擎风侯似是早料到陈问风的出场,脸上并无惊容,凝神道:陈兄的刀呢?

  陈问风淡淡一笑:老夫自觉刀剑凶气太盛,早已弃之不用了。赵兄尽可拔剑!台下人群中发出惊讶之声,想不到有解刀之名的陈问风竟然不用刀!

  擎风侯郑重点头,缓缓抽出腰间宝剑:想不到陈兄武功已精进至此,赵某这些年来忙于琐事,武技已不复当年之勇,惟有以掌中利剑对阵陈兄,方有一隙之机。此语不免有些示弱,若在平时定会引来一片嘘声。但到场中原武林中人的皆是可独当一面的高手,深知这种场面下,越是如此隐忍越不可小觑,有人甚至在心中暗暗埋怨陈问风托大,若是稍有闪失,岂不令对方称心如意?

  剑圣微一皱眉,他自然知道陈问风刀法已至极境,刀可谓随处不在,绝非小视擎风侯。若对手是别人,他已可判定陈问风必将取胜,但擎风侯心机阴沉,残风掌碎玉剑数年前就已傲视武林,这些年虽被摇陵堂事务缠身,但一心筹谋篡位,武功绝未放下,胜负尚难断言。

  擎风侯一剑在手,蓦然像变了一个人,目观鼻,鼻观心,陷入至静之中。他的晅光宝剑在洛阳被卫醉歌震断,此刻掌中剑名银蟾,亦是削铁如泥切金断玉的宝剑,虽不及晅光柔韧灵动,锋锐处犹有过之。乍一舞动,已是银虹耀眼,寒意沁肤。

  陈问风却仍如平常般随意而立,面上似笑非笑,眯成一条缝的双眼中透出精光,眨也不眨地凝在擎风侯的剑尖上。两人皆知对方成名多年,对敌经验丰富,不敢贸进,各自守紧门户,静待出手时机。上千人屏息闭气,目光汇集在高台上,不闻丝毫喧闹之声。

  对峙中擎风侯长剑忽一翻动,将阳光反射入陈问风眼中。趁陈问风眨眼疏神之际,蓦然大喝一声,出剑直刺陈问风左胸,左掌亦在刹那间拍向陈问风的腰胁。

  擎风侯这一剑如波浪般起伏难测,随着剑势忽沉忽扬,银蟾宝剑仿若活物,犹如出海银蛟,伴着无形的滔天巨浪,电射而至陈问风胸前。看似剑意悠然,激起的劲风却吹得陈问风白发与衣衫往后直飞。

  陈问风却不及时回击,而是步踏连环,刹那间身形在剑雨中游动不休,先避开残风掌的锋芒,待剑势将尽之际,右掌迅捷拍出,准确地击在银蟾宝剑平刃无锋之处,身体如风中柳絮般借力弹开。肉掌与宝剑相交,竟隐隐发出金铁之声!

  剑圣长叹:武功练至解刀之境,天下万物莫不是刀。赵擎风的碎玉剑法阴柔难测,软剑吞吐不定,本是极难防范,但陈兄这一记手刀胜在臂短力强,却是对付此招的最佳手段。众人这才知陈问风已练成传说中的手刀,信心大增。

  擎风侯一招无攻,软剑弹如蛇影,如狂风暴雨般一阵急攻,不给陈问风回气之机。陈问风身法飘忽,掌势或劈或挑,竟将如山剑影压住。擎风侯剑光稍敛,掌势加急,倏然双掌合拢再左右一分,由童子拜观音的招式霎忽之间变成一招初开阴阳,掌至中途剑光复又大盛,幻出数朵剑花,竟是掌剑合一,向陈问风痛下杀手。

  陈问风右手如挥弦弹琴般连挑,擎风侯每一朵剑花乍开便被他以掌力压制,看来是大占上风;但两人左掌交手的情形却正好相反,擎风侯左掌连连进击,陈问风却只是以灵动的身法避开,似不敢正对残风掌的锋芒。

  这番交手场面极其少见,双方各占一半的攻势。两人以攻对攻,只争瞬息先后,在陈问风看来,只觉铁掌逼近,闪躲艰难;而在擎风侯眼中,对方的手刀却将银蟾剑攻得险象还生,虽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处处受制于肉掌,难以尽施杀手

  但见陈问风出手越来越慢,起初一招九式,渐化为一招七变,然后是一招六击,随之一招出手,五指袭向五处穴道原来他虽是以掌发力,却是暗合刀诀,由刀破九关至裂帛化七弦,再变为六道轮回、五斗折腰苏探晴将两大武学高手过招之景看在眼中,大有所悟。心里亦是越来越紧张,知道等到陈问风一招三变时,就已是使出一刀解谈笑,二刀解情仇,三刀解生死的绝技,恐怕那时就将分出胜负!

  擎风侯暗暗叫苦,双方看似平分秋色、势均力敌,旁观者却无从体会随着陈问风招式越来越慢,劲力亦在逐渐加重,而且每一记手刀击出皆生出一股回旋之力,数刀合一产生了强大的粘力,令自己掌中银蟾宝剑沉若千斤;而残风掌法徒耗内力,陈问风却是有意避开不与之正面交锋。他的武功本就是以残风掌为主、碎玉剑法为辅,因此看似剑光极盛,真正的杀着却全在掌力中。而陈问风偏偏一味缠斗,不与他掌力相对,如今锐气渐泄,已有内力不继之感。残风掌与碎玉剑法已发挥至十成,对方却显然尚未尽全力,若等到那传闻中的解刀一出,岂不只有俯首称臣?擎风侯此刻方知武功比起陈问风实是略逊半分,若不出奇兵,断难胜得此战!

  激战中擎风侯长啸一声,左掌似发忽收,右手银蟾软剑经他内力催逼,竟抖得笔直,剑尖如挽重物,缓缓划出。这一式大出陈问风意外,他本以为擎风侯会弃剑以掌强攻,谁知擎风侯早料到陈问风的意图,偏偏反其道行之,将全身功力集于剑上,任陈问风虽练成了手刀,毕竟是血肉之躯,势不能与这寒光四射的宝剑硬捋。

  陈问风亦是低喝一声,对擎风侯当胸一剑不闪不避,沉腰坐马一掌划出,掌尖隐露青光。场中见识高明之人皆是忍不住惊呼原来陈问风不但练成了手刀,更修成了无上刀气,那是刀道的颠峰!

  青光击在剑锋上,两人同时一震,各退三步。这一下硬拼毫无取巧的可能,乃是内力相较,看是半斤八两各擅胜场。但擎风侯苦心一剑已被破去,接下来就要面对陈问风的解刀之全力反击了!

  陈问风得势急进,掌锋青光暴涨,如有形之刃般直刺擎风侯面门,口中长吟:莺解新声蝶解舞,花不能言惟解笑!正是解刀三击之第一招:一刀解谈笑!

  这一招速度极快,配合着陈问风奇妙的步法,似乎才一发招已递至擎风侯面前,擎风侯心头微震,刚才一记硬拼自己尚不及回息,而对方的解刀绝技已出,看来陈问风内力浑厚精深处已胜了自己一分。激斗中不及细想,软剑电掣而出,隐含风雷之声,端端撞在袭来的青光之上。

  叮得一声轻响,犹若美人梦中一记无息花落,几不可闻。擎风侯虽挡住解刀必杀一击,然而陈问风这招一刀解谈笑正击在银蟾宝剑剑脊无锋处,银蟾宝剑本就属于轻薄软剑,经不起陈问风集全身力道的重击,被撞断成两截。

  众人喝彩声尚不及出口,擎风侯弃去断剑,双掌齐出,一左一右分袭陈问风双肩!

  原来却是擎风侯心知纵能接下此招,亦必会落于下风,索性放手一博,故意断剑化去这招一刀解谈笑的无数后着,可谓是兵出险着。

  陈问风刀气断剑即收,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反手斩向擎风侯袭来的双腕,口中再吟:日月争辉无暝色,豪笑堪解恼人情!解刀三击之第二招二刀解情仇已然发出。这一式却是豪情万丈,直若视天下如无物,看似信手挥来,那份激昂痛烈之态却足可气吞山河!

  擎风侯心头大骇,却非是因为陈问风这一招凌厉无比,而是这一招将起初数记手刀所留下的混沌之气尽数连成一体,仿佛刚才交手的数十招只不过是这一招的前奏,如今方合而为一化为整体,就好似蓄满了水的长堤突然崩口,那股强势沛莫能御!

  擎风侯一代宗师,岂能一招受制?猛喝一声,身体在空中奇异地一扭,竟从那密布的刀气中强行破萤而出,右掌抵住陈问风全力一击。咯地一声,擎风侯的右臂已被这无坚不摧的一击所断,但他的左掌亦趁中招时的一丝空隙按在陈问风的左胸上

  陈问风对擎风侯这拼死一击犹如视而不见,一声长叹:吴钩挑破天下关,铁鞍梦解生死愁!那一刻,陈问风面露惘然之色,脸上老泪纵横,他仿佛是一位征战多年的将军,独立于古道雄关之上,迎着猎猎长风、莽莽云涛,望着满目的苍荑山河、残肢断首,慨然长呼。那份萧索凄凉之意涌入每一个观战者的心头。

  解刀三击之最后一击三刀解生死亦同时发出!一掌击下,那茫茫刀气竟脱手而出,如一道刺破苍穹的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直没入擎风侯的右胸。解刀的精华,原来就是将刀解开!

  这一招出手,是否就已定生死存亡?!

  砰然一声大响,两道身影乍合即分。擎风侯手抚右胸,半跪于地,眼望陈问风,喃喃吐出几个字:陈兄神功,赵擎风拜服!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陈问风身体摇晃数下,终于没有倒下,嘴角亦有一条血线缓缓流下。擎风侯右胸虽然受他刀气重创,但对方濒死反击,按在左胸的那一记残风掌亦令他绝不好受。

  铁湔上前扶着擎风侯退开,微一摆首示意,一名异族高手俯身从石堆下取出一本泛黄的书册,恭恭敬敬递到剑圣面前。铁湔长叹一声:解刀名不虚传,陈兄神功盖世,纵是小弟亲身上阵,怕也难避开这惊天一击!这一本达摩棍法敬请收下。

  陈问风点点头,却不出声。他所受的伤远比表面上重得多,一张口只怕就会喷出血来,缓缓走回阵中,望着剑圣苦苦一笑:曲兄,幸不辱使命。喉间微动,却是强咽下了一口急涌而上的鲜血。

  中原武林一方发出震天的欢呼声,陈问风虽亦负伤,但毕竟是胜了这一场。

  剑圣将达摩棍法交给少林方丈空嗔大师,空嗔大师虽是得道高人,乍见失落多年的本门秘籍物归原主,亦不由心潮翻腾,颤抖着双手接下。

  苏探晴在俞千山耳边低语几句,俞千山点点头,大步上前,望着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勃哈台:第二场便由小弟重会故人吧!原来苏探晴怕铁湔再玩什么花样,知道俞千山武功足可胜过勃哈台,有意让他出场挑战,若能连胜两场,当令对方士气大泄。

  勃哈台上次在振武大会上被俞千山重创,对其恨之入骨,虽明知武功略有不敌,却无法对公然挑战视而不见,怒喝一声,正要出场。却听铁湔悠然道:见到陈兄的解刀绝技,老夫亦不由手痒难耐,想必剑圣业已等不及了,不妨下场与铁某一战。

  苏探晴心头蓦生警兆,按理说铁湔绝不应该如此性急,若说是擎风侯败退令他心生战志,实在太不符合他一贯沉稳的作风,难道其中有诈?眼看陈问风重伤难战,若是剑圣有何闪失,敌人再按事先安排好的策略生出什么变故,中原武林群龙无首下,或就会给铁湔、擎风侯等人可趁之机!

  剑圣亦同时想到这一点,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俞千山沉声道:既然铁先生愿意出手,何不先赐教俞某?

  铁湔漠然道:老夫与俞兄素识,不便痛下杀手。

  苏探晴心知俞千山未必是铁湔的对手,更不迟疑,上前拉住跃跃欲战的俞千山,对铁湔朗声道:上一次惜败于铁先生之手,这一次就由晚辈再来请教吧。

  铁湔不屑道:败军之将,安敢言勇?

  初生之犊猛虎可畏。剑圣大笑:此一时彼一时,铁兄安知苏少侠会重蹈前车之鉴?此战便由苏少侠出场,若是铁兄不愿与之交手,可换人再战!他隐隐猜出铁湔的用意,又对苏探晴的武功极有信心,所以方如此说。

  铁湔与苏探晴上次交手仅仅险胜半招,心知己方阵中无人能敌得过浪子杀手,目中闪过一丝狠毒:振武大会上对苏少侠手下容情,这一回铁某绝不留手。若是剑圣痛失爱将,可休怪我!

  苏探晴夷然不惧,长笑道:上一次晚辈对铁先生亦未敢痛下杀手,鹿死谁手总要试过才知。

  陈问风强压胸口烦闷,低声对剑圣道:苏少侠只怕还不是他的敌手。

  林纯亦轻拉剑圣的衣袖,关切之情溢于面容。

  剑圣却微微摇头:少年人不经磨练难成大器,何况他能接下老夫的有所思,武功已窥大乘之堂奥,只要再经此役,普天之下能胜他的人亦屈指可数了!这句话说得极轻,只有身旁几人听到,众人表情不一,大多是惊喜交加,惟有段虚寸脸上妒色一闪而过。

  陈问风惊讶地望着苏探晴,只有他这样的绝顶高手才真正知道接下剑圣的绝技有所思意味着什么。那是攀越武道极峰的一级重要的台阶,只有经过那种生死一线的拼博后,苏探晴的武功才可以真正踏入绝顶高手之境界,从今之后,就只有他自己独行于武学颠峰中探索,努力超越极限,直至寂寞求败!

  苏探晴飘然下场,跃入高台中。风吹起他雪白的长衫,犹若临风玉树。

  铁湔望着苏探晴,亦是有些惊疑不定,此刻的白衣少年与一月前在振武大会时见到的似已有所不同,信心的增长仅仅是一个方面,更可怕的是那份怀揽天下的气度,刹那间,他已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足以与自己公平一战的对手!铁湔的心里忽就泛起一丝难言的沮丧:自己精心设计的布局难道又会被这无畏少年所破吗?

  苏探晴感觉到自己正面临一个人生关头,只要过了此关,从此再无所惧,纵然就此败亡,亦是无怨无悔。

  这一刻,苏探晴的心情一如止水不波,浑然忘了一切。

  忘了在场的近千高手、忘了仍身陷牢笼的顾凌云、忘了心意难平的师父杯承丈、忘了一片痴情的梅红袖甚至这一刻他的心中,深爱着的林纯亦渐渐模糊,只是望着苍莽山川,无边天地,精神至纯至静,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境地。

  苏探晴望着缓缓走来一脸凝重的铁湔,只说了一个字:请!

  剑圣长长一叹,目光从擎风侯身上移开,望向铁湔:铁兄打算在何处与陈兄一战?

  铁湔一笑:剑圣何必性急,今日乃是中原武林与塞外武林相聚一堂的大日子,且让小弟先将这些外族高手一一介绍,何况其中也不乏中原武林的老朋友柳淡莲的身体一震,望向铁湔,欲言又止,眼中神色茫然。

  苏探晴立刻猜出铁湔故意这样说,目的就是要将柳淡莲投奔之事当众说出。前来金锁城的数百中原武林人士虽隐隐知晓此事,却皆以为柳淡莲有何把柄落在铁湔手中,出于无奈方才阵前反戈。若是将柳淡莲爱上铁湔的实情当众说出,铁湔一死柳淡莲势必无颜苟活,只有殉情一途。虽然此举不能救铁湔一命,但那心理上微妙的波动或许足以影响陈问风对战的心态。铁湔此人实在是工于心计,在此生死关头,一切可供利用之处都不放过。

  苏探晴岂会等铁湔开口,跨前几步:铁先生运筹帷幄,决断千里,巧借江湖各势力不露声色策动了这一场惊天秘谋。晚辈虽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铁先生的雄才大略亦感钦佩,可谓是心中极敬重的一位大敌。而事已至此,铁先生又何必行小人之举,徒令晚辈心生鄙薄?场中只有铁湔、柳淡莲、林纯、梅红袖等寥寥数人明白苏探晴话中的真正含意。

  柳淡莲感激地望了苏探晴一眼。铁湔低头沉思良久,面上隐露愧色,挥手令手下打开金锁城门,侧身让开道路,举手相请:请剑圣与陈兄等人入城再叙。又凝目锁紧苏探晴:这位想必就是近来风头最劲的关中浪子苏少侠了。振武大会上未能一睹真容,想不到竟是这般风流俊俏。苏探晴在振武大会上化名秦苏,又戴着面具,铁湔当时虽猜出了苏探晴的身份,却到今日才见到他的真面目。

  苏探晴见铁湔放下柳淡莲之事不提,拱手谦然一笑,不复多言。

  剑圣与陈问风率众人入城,皆是一呆。原来城中房舍大部份已拆除,留下一大片空地,在方园三十余丈的范围内立有几十堆大石,场中间则搭有一座八尺高三丈余宽的高台。高台被那石群围在中间,显得极为诡异。

  铁湔朗笑道:为了与陈兄一战,老夫特意在金锁城中如此布置,诸位可还满意么?

  众人心中生疑,不知铁湔有何诡计。明镜先生低声道:看这情形,倒似是当年诸葛武侯布下的八阵图。诸人闻言凝神细看,那些石阵东一堆西一堆十分零乱,浑如一个个小山丘,瞧不出什么端倪。明镜先生、苏探晴与萧弄月等人略通阵法,石堆的布局却与他们胸中所知并无雷同。只隐隐觉得阵中鬼气森森,大有玄机,虽知铁湔此举必有古怪,却无法猜破其心意。

  铁湔淡然道:明镜先生可忘了我们在振武大会上的赌局?这里一共是六十四堆石块,每一堆下皆藏有一本六十四经堂的秘籍

  明镜先生截口道:当初铁先生说好,只要陈大侠现身一见,便将归还秘籍。如今可变卦了么?

  铁湔哈哈大笑:此一时彼一时。铁某虽可淡看生死,但蝼蚁尚且贪生,既然手上还有最后一副牌,若不好好用之岂能甘心?

  明镜先生一瞪眼,正要出言驳斥,剑圣抬手止住他:铁兄有何提议,不妨直说。

  铁湔道:天下英雄齐集于此,若是仅看我与陈兄一战,未免无趣。倒不如双方各派六十四位高手比武,胜一场便得一本秘籍,不知剑圣意下如何?举手一挥,六十四名异族高手奔入场中,各占一方石堆。铁湔则率其余人退至高台另一侧,与剑圣等人相隔四五十步的距离。

  中原武林齐声大哗,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六十四场比斗一场不失,势必无法尽数得回秘籍,更何况六十四场拼斗下来,只怕需要几日光景。苏探晴等人虽知铁湔绝无可能束手就范,却也未想到他竟然有此异想天开的提议。

  陈问风哈哈大笑:铁兄真会开玩笑,难不成要搭台子开戏班么?是否还有其它更好的建议?

  铁湔傲然道:既然剑圣、陈兄等人认定铁某无路可逃,这最后一场决战自然要轰轰烈烈,方才不负铁某之名!若不然,索性一拍两散,诸位尽可率大军攻入金锁城,看还能抢下几本秘籍?

  苍雪长老怒道:铁先生你亦算是武林宗师,何必出尔反尔,行此无赖行径?

  铁湔双目若电,冷笑道:当初说好仅是与陈兄切磋武功,如今却已成是不死不休之局,难道要让铁某引颈以待,方称诸位之意么?原来所谓自命侠义之辈,却也不过如此!众人一时哑然,铁湔虽毁诺,但值此命悬一线之际,凭这六十四卷武学秘籍作最后一博,倒也无可厚非。这番话尽管强词夺理,却也不好辩驳,在振武大会上谁又能料到铁湔挑战陈问风乃是调虎离山之计,实是为了助擎风侯暗中策反?看此情景,中原武林虽是实力远在对方之上,但若想安然保住六十四卷武学秘籍,也只好接受这看似公平、却正中对方下怀的建议。

  剑圣长吸一口气,声压全场,一字一句缓缓道:好,便请铁兄与老夫开始第一战!看来他也被铁湔激起真火,不惜抢在陈问风之前挑战铁湔。

  剑圣既有意,铁某自当奉陪,不过却不是现在。铁湔不慌不忙,微微一笑:一场盛宴,主菜自然要留到最后。

  擎风侯越众而出,跃上石阵中的高台:第一战便由老夫抛砖引玉吧。目中隐喷怒火,遥遥盯住段虚寸:段先生可敢与老夫一战?他筹划多年的谋反大计之所以功败垂成,全因段虚寸之故,心中恨透了他,首先出场搦战。

  铁湔好整以暇,冷笑道:赵兄挑战摇陵堂叛将,原也是情理之中。此战的彩头便是少林派的达摩棍法吧!

  剑圣等人的目光齐集在段虚寸身上,一时皆无良策。段虚寸自然不是擎风侯的对手,但第一战的胜败最为关键,段虚寸不敌也还罢了,若是示弱避战,则更影响己方士气。

  段虚寸出列:段某虽叛赵兄,却是为了国家大事,不得不叛,心中无愧!天下英雄对此事亦自会有一番评价,由不得赵兄信口雌黄。众人只道段虚寸要应战,不料他微一停顿,继续道:不过赵兄这些年对段某亦是仁至义尽,呵护备至。段某虽不才,心中尚存忠义,不敢与赵兄拔剑相对,还请见谅。对擎风侯深施一礼,复退入阵中。

  众人又是不屑又是佩服,段虚寸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不但巧妙地避开擎风侯挑战,亦对其声名无损。算无遗策果然是条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剑圣心中踌躇,擎风侯做了他多年的女婿,当知其武功深浅,纵观己方数百武林豪杰,恐怕亦只有区区几人能与之匹敌。目光落在苏探晴身上,心想这小子能接下自己一招有所思,足有与擎风侯一战的实力,转眼却又见到林纯满脸凄楚,知她绝不愿意见到情郎与昔日义父一战,亦只好作罢。而其余人中如俞千山、萧弄月、卫醉歌等人虽有意出战,却无必胜把握。

  少林方丈空嗔大师一声轻咳,正要下场,人影一闪,却是陈问风抢先一步掠上高台,嘿嘿一笑:既然剑圣抢了老夫的对手,说不得也只好找赵兄出这一口恶气了。

  铁湔冷然道:陈兄果是耐不住寂寞。若你我都能战而不亡,尽可再来一场较量。

  原本是铁湔与陈问风的决战,却因铁湔的三言两语再生变故,成了一场混战,这当然是铁湔与擎风侯早就安排好的。众人心中不由都生出一份惊怖之意,若是今日不除铁湔,等其返回塞外重整旗鼓,必将是中原的心腹大患!

  解刀陈问风名动武林,早年初出江湖时以快刀成名,刀路千变万化,曾以一刀劈木却中分九截,得了一个刀破九关的名号,随内力渐深,对刀意的理解亦是更加精湛,刀越来越慢,由裂帛化七弦转为六道轮回,然后是五斗折腰的刀法,直到最后创出一刀解谈笑,二刀解情仇,三刀解生死的解刀之法,方才成为与剑圣并肩的中原两大绝顶高手之一,这些年已绝少出手。而擎风侯当年亦是中原五大高手之一,残风掌与碎玉剑法历数十年而不败,御封洛阳直到做了摇陵堂主后,亦再难有机会出手,前月在洛阳城中力挫辞醉剑卫醉歌乃是他近年来惟一一次显露武功。而铁湔毕竟才堀起江湖不久,相较之下,陈问风与擎风侯的这一场交锋更令人期待。只不过在此情形下,恐怕分出胜负的同时亦会分出生死!

  林纯眼中盈泪,忽然把头埋入苏探晴怀里。苏探晴拍着她的肩膀,无言以慰。擎风侯养育她多年,陈问风认她为义女,此刻两人交手,她又何忍相看?

  擎风侯似是早料到陈问风的出场,脸上并无惊容,凝神道:陈兄的刀呢?

  陈问风淡淡一笑:老夫自觉刀剑凶气太盛,早已弃之不用了。赵兄尽可拔剑!台下人群中发出惊讶之声,想不到有解刀之名的陈问风竟然不用刀!

  擎风侯郑重点头,缓缓抽出腰间宝剑:想不到陈兄武功已精进至此,赵某这些年来忙于琐事,武技已不复当年之勇,惟有以掌中利剑对阵陈兄,方有一隙之机。此语不免有些示弱,若在平时定会引来一片嘘声。但到场中原武林中人的皆是可独当一面的高手,深知这种场面下,越是如此隐忍越不可小觑,有人甚至在心中暗暗埋怨陈问风托大,若是稍有闪失,岂不令对方称心如意?

  剑圣微一皱眉,他自然知道陈问风刀法已至极境,刀可谓随处不在,绝非小视擎风侯。若对手是别人,他已可判定陈问风必将取胜,但擎风侯心机阴沉,残风掌碎玉剑数年前就已傲视武林,这些年虽被摇陵堂事务缠身,但一心筹谋篡位,武功绝未放下,胜负尚难断言。

  擎风侯一剑在手,蓦然像变了一个人,目观鼻,鼻观心,陷入至静之中。他的晅光宝剑在洛阳被卫醉歌震断,此刻掌中剑名银蟾,亦是削铁如泥切金断玉的宝剑,虽不及晅光柔韧灵动,锋锐处犹有过之。乍一舞动,已是银虹耀眼,寒意沁肤。

  陈问风却仍如平常般随意而立,面上似笑非笑,眯成一条缝的双眼中透出精光,眨也不眨地凝在擎风侯的剑尖上。两人皆知对方成名多年,对敌经验丰富,不敢贸进,各自守紧门户,静待出手时机。上千人屏息闭气,目光汇集在高台上,不闻丝毫喧闹之声。

  对峙中擎风侯长剑忽一翻动,将阳光反射入陈问风眼中。趁陈问风眨眼疏神之际,蓦然大喝一声,出剑直刺陈问风左胸,左掌亦在刹那间拍向陈问风的腰胁。

  擎风侯这一剑如波浪般起伏难测,随着剑势忽沉忽扬,银蟾宝剑仿若活物,犹如出海银蛟,伴着无形的滔天巨浪,电射而至陈问风胸前。看似剑意悠然,激起的劲风却吹得陈问风白发与衣衫往后直飞。

  陈问风却不及时回击,而是步踏连环,刹那间身形在剑雨中游动不休,先避开残风掌的锋芒,待剑势将尽之际,右掌迅捷拍出,准确地击在银蟾宝剑平刃无锋之处,身体如风中柳絮般借力弹开。肉掌与宝剑相交,竟隐隐发出金铁之声!

  剑圣长叹:武功练至解刀之境,天下万物莫不是刀。赵擎风的碎玉剑法阴柔难测,软剑吞吐不定,本是极难防范,但陈兄这一记手刀胜在臂短力强,却是对付此招的最佳手段。众人这才知陈问风已练成传说中的手刀,信心大增。

  擎风侯一招无攻,软剑弹如蛇影,如狂风暴雨般一阵急攻,不给陈问风回气之机。陈问风身法飘忽,掌势或劈或挑,竟将如山剑影压住。擎风侯剑光稍敛,掌势加急,倏然双掌合拢再左右一分,由童子拜观音的招式霎忽之间变成一招初开阴阳,掌至中途剑光复又大盛,幻出数朵剑花,竟是掌剑合一,向陈问风痛下杀手。

  陈问风右手如挥弦弹琴般连挑,擎风侯每一朵剑花乍开便被他以掌力压制,看来是大占上风;但两人左掌交手的情形却正好相反,擎风侯左掌连连进击,陈问风却只是以灵动的身法避开,似不敢正对残风掌的锋芒。

  这番交手场面极其少见,双方各占一半的攻势。两人以攻对攻,只争瞬息先后,在陈问风看来,只觉铁掌逼近,闪躲艰难;而在擎风侯眼中,对方的手刀却将银蟾剑攻得险象还生,虽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处处受制于肉掌,难以尽施杀手

  但见陈问风出手越来越慢,起初一招九式,渐化为一招七变,然后是一招六击,随之一招出手,五指袭向五处穴道原来他虽是以掌发力,却是暗合刀诀,由刀破九关至裂帛化七弦,再变为六道轮回、五斗折腰苏探晴将两大武学高手过招之景看在眼中,大有所悟。心里亦是越来越紧张,知道等到陈问风一招三变时,就已是使出一刀解谈笑,二刀解情仇,三刀解生死的绝技,恐怕那时就将分出胜负!

  擎风侯暗暗叫苦,双方看似平分秋色、势均力敌,旁观者却无从体会随着陈问风招式越来越慢,劲力亦在逐渐加重,而且每一记手刀击出皆生出一股回旋之力,数刀合一产生了强大的粘力,令自己掌中银蟾宝剑沉若千斤;而残风掌法徒耗内力,陈问风却是有意避开不与之正面交锋。他的武功本就是以残风掌为主、碎玉剑法为辅,因此看似剑光极盛,真正的杀着却全在掌力中。而陈问风偏偏一味缠斗,不与他掌力相对,如今锐气渐泄,已有内力不继之感。残风掌与碎玉剑法已发挥至十成,对方却显然尚未尽全力,若等到那传闻中的解刀一出,岂不只有俯首称臣?擎风侯此刻方知武功比起陈问风实是略逊半分,若不出奇兵,断难胜得此战!

  激战中擎风侯长啸一声,左掌似发忽收,右手银蟾软剑经他内力催逼,竟抖得笔直,剑尖如挽重物,缓缓划出。这一式大出陈问风意外,他本以为擎风侯会弃剑以掌强攻,谁知擎风侯早料到陈问风的意图,偏偏反其道行之,将全身功力集于剑上,任陈问风虽练成了手刀,毕竟是血肉之躯,势不能与这寒光四射的宝剑硬捋。

  陈问风亦是低喝一声,对擎风侯当胸一剑不闪不避,沉腰坐马一掌划出,掌尖隐露青光。场中见识高明之人皆是忍不住惊呼原来陈问风不但练成了手刀,更修成了无上刀气,那是刀道的颠峰!

  青光击在剑锋上,两人同时一震,各退三步。这一下硬拼毫无取巧的可能,乃是内力相较,看是半斤八两各擅胜场。但擎风侯苦心一剑已被破去,接下来就要面对陈问风的解刀之全力反击了!

  陈问风得势急进,掌锋青光暴涨,如有形之刃般直刺擎风侯面门,口中长吟:莺解新声蝶解舞,花不能言惟解笑!正是解刀三击之第一招:一刀解谈笑!

  这一招速度极快,配合着陈问风奇妙的步法,似乎才一发招已递至擎风侯面前,擎风侯心头微震,刚才一记硬拼自己尚不及回息,而对方的解刀绝技已出,看来陈问风内力浑厚精深处已胜了自己一分。激斗中不及细想,软剑电掣而出,隐含风雷之声,端端撞在袭来的青光之上。

  叮得一声轻响,犹若美人梦中一记无息花落,几不可闻。擎风侯虽挡住解刀必杀一击,然而陈问风这招一刀解谈笑正击在银蟾宝剑剑脊无锋处,银蟾宝剑本就属于轻薄软剑,经不起陈问风集全身力道的重击,被撞断成两截。

  众人喝彩声尚不及出口,擎风侯弃去断剑,双掌齐出,一左一右分袭陈问风双肩!

  原来却是擎风侯心知纵能接下此招,亦必会落于下风,索性放手一博,故意断剑化去这招一刀解谈笑的无数后着,可谓是兵出险着。

  陈问风刀气断剑即收,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反手斩向擎风侯袭来的双腕,口中再吟:日月争辉无暝色,豪笑堪解恼人情!解刀三击之第二招二刀解情仇已然发出。这一式却是豪情万丈,直若视天下如无物,看似信手挥来,那份激昂痛烈之态却足可气吞山河!

  擎风侯心头大骇,却非是因为陈问风这一招凌厉无比,而是这一招将起初数记手刀所留下的混沌之气尽数连成一体,仿佛刚才交手的数十招只不过是这一招的前奏,如今方合而为一化为整体,就好似蓄满了水的长堤突然崩口,那股强势沛莫能御!

  擎风侯一代宗师,岂能一招受制?猛喝一声,身体在空中奇异地一扭,竟从那密布的刀气中强行破萤而出,右掌抵住陈问风全力一击。咯地一声,擎风侯的右臂已被这无坚不摧的一击所断,但他的左掌亦趁中招时的一丝空隙按在陈问风的左胸上

  陈问风对擎风侯这拼死一击犹如视而不见,一声长叹:吴钩挑破天下关,铁鞍梦解生死愁!那一刻,陈问风面露惘然之色,脸上老泪纵横,他仿佛是一位征战多年的将军,独立于古道雄关之上,迎着猎猎长风、莽莽云涛,望着满目的苍荑山河、残肢断首,慨然长呼。那份萧索凄凉之意涌入每一个观战者的心头。

  解刀三击之最后一击三刀解生死亦同时发出!一掌击下,那茫茫刀气竟脱手而出,如一道刺破苍穹的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直没入擎风侯的右胸。解刀的精华,原来就是将刀解开!

  这一招出手,是否就已定生死存亡?!

  砰然一声大响,两道身影乍合即分。擎风侯手抚右胸,半跪于地,眼望陈问风,喃喃吐出几个字:陈兄神功,赵擎风拜服!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陈问风身体摇晃数下,终于没有倒下,嘴角亦有一条血线缓缓流下。擎风侯右胸虽然受他刀气重创,但对方濒死反击,按在左胸的那一记残风掌亦令他绝不好受。

  铁湔上前扶着擎风侯退开,微一摆首示意,一名异族高手俯身从石堆下取出一本泛黄的书册,恭恭敬敬递到剑圣面前。铁湔长叹一声:解刀名不虚传,陈兄神功盖世,纵是小弟亲身上阵,怕也难避开这惊天一击!这一本达摩棍法敬请收下。

  陈问风点点头,却不出声。他所受的伤远比表面上重得多,一张口只怕就会喷出血来,缓缓走回阵中,望着剑圣苦苦一笑:曲兄,幸不辱使命。喉间微动,却是强咽下了一口急涌而上的鲜血。

  中原武林一方发出震天的欢呼声,陈问风虽亦负伤,但毕竟是胜了这一场。

  剑圣将达摩棍法交给少林方丈空嗔大师,空嗔大师虽是得道高人,乍见失落多年的本门秘籍物归原主,亦不由心潮翻腾,颤抖着双手接下。

  苏探晴在俞千山耳边低语几句,俞千山点点头,大步上前,望着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勃哈台:第二场便由小弟重会故人吧!原来苏探晴怕铁湔再玩什么花样,知道俞千山武功足可胜过勃哈台,有意让他出场挑战,若能连胜两场,当令对方士气大泄。

  勃哈台上次在振武大会上被俞千山重创,对其恨之入骨,虽明知武功略有不敌,却无法对公然挑战视而不见,怒喝一声,正要出场。却听铁湔悠然道:见到陈兄的解刀绝技,老夫亦不由手痒难耐,想必剑圣业已等不及了,不妨下场与铁某一战。

  苏探晴心头蓦生警兆,按理说铁湔绝不应该如此性急,若说是擎风侯败退令他心生战志,实在太不符合他一贯沉稳的作风,难道其中有诈?眼看陈问风重伤难战,若是剑圣有何闪失,敌人再按事先安排好的策略生出什么变故,中原武林群龙无首下,或就会给铁湔、擎风侯等人可趁之机!

  剑圣亦同时想到这一点,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心中泛起一丝疑惑。

  俞千山沉声道:既然铁先生愿意出手,何不先赐教俞某?

  铁湔漠然道:老夫与俞兄素识,不便痛下杀手。

  苏探晴心知俞千山未必是铁湔的对手,更不迟疑,上前拉住跃跃欲战的俞千山,对铁湔朗声道:上一次惜败于铁先生之手,这一次就由晚辈再来请教吧。

  铁湔不屑道:败军之将,安敢言勇?

  初生之犊猛虎可畏。剑圣大笑:此一时彼一时,铁兄安知苏少侠会重蹈前车之鉴?此战便由苏少侠出场,若是铁兄不愿与之交手,可换人再战!他隐隐猜出铁湔的用意,又对苏探晴的武功极有信心,所以方如此说。

  铁湔与苏探晴上次交手仅仅险胜半招,心知己方阵中无人能敌得过浪子杀手,目中闪过一丝狠毒:振武大会上对苏少侠手下容情,这一回铁某绝不留手。若是剑圣痛失爱将,可休怪我!

  苏探晴夷然不惧,长笑道:上一次晚辈对铁先生亦未敢痛下杀手,鹿死谁手总要试过才知。

  陈问风强压胸口烦闷,低声对剑圣道:苏少侠只怕还不是他的敌手。

  林纯亦轻拉剑圣的衣袖,关切之情溢于面容。

  剑圣却微微摇头:少年人不经磨练难成大器,何况他能接下老夫的有所思,武功已窥大乘之堂奥,只要再经此役,普天之下能胜他的人亦屈指可数了!这句话说得极轻,只有身旁几人听到,众人表情不一,大多是惊喜交加,惟有段虚寸脸上妒色一闪而过。

  陈问风惊讶地望着苏探晴,只有他这样的绝顶高手才真正知道接下剑圣的绝技有所思意味着什么。那是攀越武道极峰的一级重要的台阶,只有经过那种生死一线的拼博后,苏探晴的武功才可以真正踏入绝顶高手之境界,从今之后,就只有他自己独行于武学颠峰中探索,努力超越极限,直至寂寞求败!

  苏探晴飘然下场,跃入高台中。风吹起他雪白的长衫,犹若临风玉树。

  铁湔望着苏探晴,亦是有些惊疑不定,此刻的白衣少年与一月前在振武大会时见到的似已有所不同,信心的增长仅仅是一个方面,更可怕的是那份怀揽天下的气度,刹那间,他已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足以与自己公平一战的对手!铁湔的心里忽就泛起一丝难言的沮丧:自己精心设计的布局难道又会被这无畏少年所破吗?

  苏探晴感觉到自己正面临一个人生关头,只要过了此关,从此再无所惧,纵然就此败亡,亦是无怨无悔。

  这一刻,苏探晴的心情一如止水不波,浑然忘了一切。

  忘了在场的近千高手、忘了仍身陷牢笼的顾凌云、忘了心意难平的师父杯承丈、忘了一片痴情的梅红袖甚至这一刻他的心中,深爱着的林纯亦渐渐模糊,只是望着苍莽山川,无边天地,精神至纯至静,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境地。

  苏探晴望着缓缓走来一脸凝重的铁湔,只说了一个字:请!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