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民间故事 >> 黑面王子

黑面王子

时间:2011/7/8 16:01:51  点击:3184 次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喜马拉雅山的北面,岗底斯山的东边,高耸入云的吉雪鹫莫雪山脚下,有一个方圆几百里的王国,名叫色瓦仑。
吉雪鹫莫峰山顶:是皑皑白雪的城堡,海螺般的雪狮在这里嬉戏,云霞灿烂、彩虹闪烁;山腰,是威武雄壮的巉崖,矫健的雄鹰在这里翻飞,瀑布迸射、白雾腾腾;山脚,是无边无际的大森林,各种宝树在这里生长,各种鲜花在这里开放,各种果实在这里成熟,许多飞禽走兽,在这里漫游、歌唱。
森林边,蓝色的吉曲河日夜奔流,象松耳石在滚动。河北面,九座城堡象雄伟的雪峰挺立,七道城门象彩虹落在平川,这就是色瓦仑王国的都城。白石的高墙,黄金的屋顶,水晶的梁柱,珊瑚的长廊。四周挂满银铃和铜镜,和风吹过,叮当作响;阳光照耀,闪射万道霞光。
我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一、远地求妃
色瓦仑国王旺丹嘎波,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首领。一百个王国会盟,他是坐头排座位的人;一百位国王饮宴,他是吃羊脑袋的人。在他的治理下,国势强盛、物产丰富,财富可以和龙王相比,武力不怕罗刹王的兵。
王后玉达梅青,美丽善良,好比下凡的神女。藏历水狗年夏季五月初十,生下一位晶莹可爱的女儿,取名公主贵桑旺姆。过了三年,藏历火虎年夏季五月初十,又生下一位天真活泼的王子,取名结色岗松顿旦。国王王后,高兴自不作说;臣民百姓,也欢天喜地,歌舞了整整七个夜晚,又七个白天。
谁知王子岗松顿旦十三岁那年,国王和王后相继离开人世,色瓦仑的大小政务,通通落到了公主贵桑旺姆的肩头。
一天,公主对王子岗松顿旦说:“我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色瓦仑的王位,当然要由你来继承。不过,依照祖宗留下的规矩。王子在没有成亲之前,是不能登上国王的宝座的,而这个妃子,又一定要王子本人亲自出外寻求。我听说西方那哇波登王国,有三个美丽的公主,大公主叫金叶姑娘,二公主叫玉叶姑娘,小公主叫螺叶姑娘。她们就象岗底斯山上的三朵雪莲花,凡是雪水流过的地方,都传颂着她们的芳名。弟弟,你已经到了登上王座的年纪,快到那哇波登去一趟,找一位最美丽、最善良、最勤劳的公主,做自己的妃子吧!”
王子听了姐姐的话,很快做好了到那哇波登求婚的准备。在一个吉祥的日子里,他穿上金丝银线织成的衣袍,牵着蓝色玉龙骏马,腰间挂着如意宝弓,插上寄命神箭,带着一胖一瘦、一老一小两个佣人,赶着三匹驮满各种求婚礼物和糌粑、茶叶、酥油的骡子,离开色瓦仑王宫,朝西方那哇波登进发。
公主贵桑旺姆,紧紧拉着弟弟的手,一直送到吉曲河边,千叮咛、万嘱咐:“弟弟岗松顿旦呵,请听姐姐三句话:你离别家乡去异乡,讲话、办事、举止都要细思量。这里有金、玉、海螺三个戒指,愿你在三姐妹中,找到一位心地洁白的姑娘,容貌端庄的姑娘,手脚勤快的姑娘。再有,我们的国势太显赫,你的脸儿太漂亮,恶人容易把你谋害,狡猾的人容易叫你上当,我请了几位高妙的工匠,用火漆给你做了一个精巧的黑面具,无论到什么地方,你都要把它戴上。”
说完,贵桑旺姆把戒指交给弟弟,同时亲手替他戴上火漆面具,脸蛋象牛奶一样白嫩的王子,立刻变了模样。左右的大臣宫女,献上洁白的哈达,敬上甜美的酒浆,祝王子远地求妃的愿望,象上弦月一样,一天比一天圆满。岗松顿旦王子谢谢姐姐和众人,跨上玉龙宝马,象吉雪鹫莫山上的山鹰一样飞走了。
他们白天赶路,晚上歇息,走了整整七天七夜,来到了风雪弥漫的羌塘大草原。所有的山头,都堆满了白雪;所有的河流,都结上了厚冰。各种各样的野兽,躲进石头和砂土的洞穴,冻得象静坐参禅的喇嘛。 

忽然,一只火红的狐狸,从他们的马前跑过。王子忘记了姐姐的嘱咐,取出宝弓,“当”地一箭,射在狐狸身上,狐狸带着神箭,逃进一个山洞去了。
王子十分后悔,因为这支神箭,就跟他的命根子一般。他叫老佣人去找,老佣人说:“我太胖了,钻不进狐狸洞去呀!”又叫小佣人去找,小佣人说:“我太瘦了,狐狸会吃掉我呀!”
王子毫无办法,只好跳下玉龙骏马,脱掉彩缎衣袍,穿着单薄的内衣,亲自爬进狐狸洞去。这个洞很深很深,王子找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找到神箭,出来的时候,老小两个佣人,已经带着他的衣袍、吃食和求婚礼物,赶着玉龙骏马和走骡,跑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这一下,王子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穷光蛋。他身上没有穿的,嘴里没有吃的,脚上没有靴子,只好冒着狂风大雪,一边讨饭,一边赶路。也不知走了多少个白天,也不知翻过了多少雪山,同伴只有自己的影子,对话的只有自己的回声;他的衣衫破烂了,脚上都是血泡,皮肉象青冈树一样粗糙。想起当王子时幸福安乐的生活,眼泪落湿了衣衫。但是,为了找到称心如意的妃子,他没有回头。
有一天,他来到一顶牧民的帐篷前面,讨了一点奶渣水喝了,便打听那哇波登王国到底在什么地方牧民们说:“从这里朝西走,越过三座草坝子,翻过一架白石山,再走三天的路,便到了那哇波登。”
黑面王子依照牧民的指点,走呀、走呀,最后来到一处玲珑碧透的泉水边。这处水泉非常美丽,四周用白石镶砌,中间有一道水晶台阶。水泉附近,长满了翠竹、檀香和松柏树,还盛开着蓝的、白的、红的各种鲜花。黑面王子累得实在不行了,爬在泉边喝足了甜水,便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二、泉边相会
再说那哇波登地方,有个小小的王国,国王叫做海乌达崩,性格暴燥,象一团烈火;王后名叫伊琪采新,脾气象绸子一样温柔。他们膝下有三个美丽的女儿。根据古老的风俗,三个公主要轮流到离城不远的俄嘎梅龙神泉,给王宫里背水。
这一天,当太阳乘着七匹天马拉的金轮,从高高的岗底斯山雪峰升起的时候,金叶公主穿着金线织成的长袍,戴着金光四射的钻石,身背金水罐,腰别金水瓢,象金晃晃的仙子,来到俄嘎梅龙神泉边。忽然,她看见一个黑脸膛的叫化子,衣衫破烂、满身伤疤,叉手叉脚睡在泉水边上,挡住了她背水的路。公主十分生气。开口这样说道:“嗨!俄嘎梅龙神泉,是那哇波登玉国的命根水。你这不怕死的叫化子,怎么敢把这里当铺睡”
公主的声音,把黑面王子惊醒了。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美丽的背水姑娘,连忙坐起来问:“金花一样的姑娘呵,请你告诉我:听说这那哇波登地方,有三个天仙般的公主,谁能娶到其中的一个,终生有享受不尽的幸福。我翻过九十九座雪峰,专门把她们寻访。请问这三位公主,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金叶公主听了,禁不住笑掉了牙齿,说:“亮晶晶的星星,你能摘下来吗白皑皑的雪山,你能搬回家吗如果你搬不动雪山,摘不下星星,我劝你这满身脏黑的流浪汉,不要白日说梦话了。闪开!闪开!别耽误我背水了。”
黑面王子见她这样傲慢,心里十分生气,赶紧闭上眼睛,身子往泉边一躺,慢声慢气他说:“我躺下去要一年,爬起来要一年,你绕得过去就绕,绕不过去就跨吧!”
金叶公主想:“哼!我是高贵的公主,你是低贱的乞丐,有什么跨不得!”想罢,便一脚跨了过去,打满一金罐泉水,头也不回地走了。
黑面王子望着她的背影,自己对自己说:啊啧啧!这样的姑娘,太厉害了!不过,既然有一个人来背水,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就是要守在这里,一定得把三个公主的情况打听清楚。 

果然,第二天早晨,玉叶公主穿着绿绸子长袍,配着绿松石项链,肩背碧玉水罐,手拿翡翠水瓢,象一朵绿茵茵的浪花,飘到神泉边上。看见水晶台阶上,睡着一个乞丐,马上用手捂住鼻子,十分厌恶地说:“喂!哪里来的流浪汉,快快滚得远远地吧!那哇波登王法严,要叫国王知道了,你的小命也难保!”
黑面王子看到来了背水人,便问:“美丽的背水姑娘,请你告诉我:听说那哇波登地方,有三个仙子般的公主,谁能找到一个做妻子,一生就有说不完的欢乐。我历尽人间罕见的磨难,才来到这块地方,请问这三位公主;怎样才能见到她们的面容”
玉叶公主又好气、又好笑,两手叉腰回答道:“天上的彩霞,你能剪下来当衣服吗水中的月亮,你能捞起来做镜子吗如果你捞不起明月,剪不下彩霞,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黑面王子很不高兴,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说:“唉!我躺下去要一年,爬起来也要一年,你有时间绕就绕,没时间绕就跨吧!”
玉叶姑娘想“我虽是高贵的公主,总还是个女子;他虽然是个乞丐,到底还是男人。”于是,绕过乞丐,背满一罐水,象一只骄做的孔雀,摆动着腰肢走了。
黑面王子什么也没有得到,还受了一顿羞辱,只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等明天再说。
第三天,当黎明女神用金色的手,抹去黑幽幽的夜幕的时候,那哇波登国王的小女儿螺叶公主,穿着雪白的长袍,挂着珍珠项链,身背海螺水罐,腰别贝壳小瓢,象一朵晶莹的白莲,来到泉边背水。可怜的黑面王子,还摊手摊脚睡在那里。螺叶姑娘走过去,和和气气地问,“衣衫单薄的少年呵,你是从哪里来的父母叫什么名宇家乡在什么地方你的脸这样脏黑,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得了疾病,是不是魔鬼作祟请你细细告诉我,说不定我能解除你一点苦痛。”
姑娘的话,象一缕缕清泉,流进他干渴的心田;象一道道阳光,温暖着他僵化的肢体。不过,他受到的欺骗太多了,遭到的辱骂大多了,他还是没有吐露真情,只是说:“我的家乡在东方的色瓦仑,十三岁失去了父母双亲,在这苦难的大地上,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告诉我,在遥远的那哇波登,有三位雪莲花一样的美人,谁要有捕捉雪狮的勇气,就能得到她们的爱情。我翻过数不清的雪山,蹚过数不清的激流,身体被风雪摧毁,财物被坏人骗走,至今我还没有找到一位公主,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听了少年的话,螺叶公主感动极了。她想“他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仰慕我们的名声!这种精神和毅力,倒值得我们三姐妹敬重。”于是,便毫不隐讳地说:“可怜的小伙子呵,我来告诉你:我叫螺叶姑娘,就是那哇波登的小公主。昨天来背水的,是我的二姐姐;前天来背水的,是我的大姐姐。”
黑面王子大吃一惊,赶快眯着眼睛,细细看了三次;又睁大眼睛,好好看了三回。觉得螺叶公主,真的比仙子还美丽可爱。宝石般的眼睛,闪耀着迷人的光彩;白莲般的面庞,流溢着心中的善良;窈窕的身段,象珞瑜的竹子;秀长的黑发,象吉曲河的波浪。姑娘全身上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沁透出奇妙的芬芳。周围的世界,一下子变得说不出的光明和温暖。他从泉边爬起来,往前走了三步,又往后退了三步,不断地鞠躬致敬,说:“美丽、诚实的公主呵!我的身体象雪山,我的两脚象岩石,一步也不能走,半步也没法移。请向国王求求情,让我在这里当个大臣,好不好要不做个马伕,行不行大臣马伕都不叫干的话,喂驴喂狗成不成”
螺叶姑娘一边舀水,一边点头答应。王子岗松顿旦站在一旁,暗想:“我只知道一棵树上的果子,味道有甜有苦;没想到一个母亲的女儿,禀性有这么不同。”于是,心不由己,拾起一块晶莹的小石子,在嘴里吮吸了三次,怀着很深的情爱,偷偷放进螺叶姑娘的水罐,姑娘临走的时候,又对他说:“箭射出去可以找回,话讲出去收不回。答应了你的事情:就是跟挤雪狮奶一样困难,我也要做到。” 

螺叶姑娘回到王宫,把泉水倒进大铜缸。只听得“扎朗”一声,掉出一块小白石子,她连忙拾起,藏在怀中,一口气跑到国王和王后跟前,恭恭敬敬跪拜了三次,说:“父王海乌达崩,王后伊淇采新啊!女儿我在俄嘎梅龙神泉边,遇到一位可怜的流浪人。粗看起来脸黑衣衫破,细谈之后真叫人敬重。他穷得没有办法,身上只有虱子和补丁。能不能把他收留,在王宫里干点事情当个大臣好不好当个马伕行不行要不,喂驴喂狗都成。”
国王海乌达崩听过陈述,怒火马上在胸中燃烧。不过,他还是压抑着自己,说:“嵌在我心中的宝石,可爱的螺叶姑娘呵!我有内臣三百六十位,外臣三百六十名,内外大臣共有七百二,怎能让叫化子当大臣这会叫大国小国都耻笑的,这会让内臣外臣不高兴!”
螺叶公主并不让步,又爬过去紧紧抱住父王的双脚,泪流满面、磕头不止,连连哀求:“父王呵!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大国小国都会把您敬重;增添手脚勤快的奴仆,内臣外臣怎么会不高兴呢!女儿我长到十五岁,针尖大的麻烦没给您添过,指姆大的要求没向您提过,这辈子我头一回向您开口,父王呵,请答应我吧!”
女儿越请求,海乌达崩越恼火。这时候,王后伊琪采新,从松耳石宝座上站起,走到国王前面,说:“国王呵,在三个女儿中间,螺叶最叫我心痛,她孝顺父母、体恤穷人、同情百姓。你不答应她的请求,别说伤了她的心,也叫我难过。”说罢,和螺叶公主跪在一起。海乌达崩没有办法,一手搀起王后,一手拉起女儿,说:“女儿螺叶公主,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看在王后的面上,叫那个穷小子进来,当个马伕吧!”
螺叶公主十分高兴,谢过父王母后。没翅膀的人,比有翅膀的鸟还快,一下子就飞到神泉边上。她领着黑面王子,参拜过国王,又拜见了王后,然后到国王的马厩里,点收了放牧的马儿:公马、母马、肥马、瘦马、老马、小马,整整一千五百匹。
从此,黑面王子当上了国王的马伕。

三、放马牧牛
黑面天子很会放马,夏天把马放上山,秋天把马赶进滩,冬天到来的时候,他赶着马群进了南边的峡谷,连马尾巴那么大的消息也听不到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大雪象糌粑一样落下来。王后想起在深山峡谷放牧的黑面小伙子,取出一件羊皮袍,准备一袋糌粑和饼子,叫大女儿送去,大女儿不去;叫二女儿送去,二女儿不去;叫小女儿送去,小女儿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螺叶姑娘离开王城,赶着一头踏雪的牦牛,驮着羊皮袍子和糌粑,不停地走呀走呀,她走过雪原,穿过冰谷,最后来到一片绿茵茵的湖边。她看见湖边草滩上,马群象彩霞一样飘动,黑面小伙子骑在马上,吹起叫人动情的曲子。他看见螺叶姑娘,高兴的不得了,感激的眼泪“巴嗒”、“巴嗒”往下掉。小伙子告诉公主,这是南方草原,到处有暖和的温泉,马儿在这里膘情好了,很快就要产驹了!螺叶公主就留在这里,帮助黑面小伙子背水烧茶,两个人一直呆到春暖花开的时光。
白雪的冬天过去,那哇波登美丽的春天来了。螺叶公主走后,又没有马尾巴那么大的一点消息。国王在发火,王后在着急,金叶公主和玉叶公主,象林卡里的花喜鹊,吱吱喳喳没有个完。金叶说:“我看呀,叫化子的性格,螺叶妹妹的脾气,简直是一张皮子上剪下的皮条,一块肉上切下的肉丁,连魔鬼也看不出差别。也们会不会串通起来。赶着国王的宝马逃跑”玉叶也跟着说:“姐姐讲得对!螺叶生性下贱,专门讨好乞丐和奴仆,说不定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正在这时候,门外马铃响,马蹄声响成一片,骏马的长嘶震聋耳朵,大家走出宫殿一看,只见黑面小伙子骑在一匹乌黑马上,吹着鹰笛;螺叶公主骑在一匹雪白马上,唱着牧歌。马群象雅鲁藏布江的波浪,在他们的前后左右滚动。小马变成了大马,瘦马变成了肥马,老马膘肥体壮,母马产了小驹。最使国王海乌达崩高兴的,是东方色瓦仑国王旺丹嘎波,九年前送给他的一匹鹅黄神马,今年头一次作胎,生下一匹金毛闪闪的小马驹。国王夸奖说:“黑脸膛的小伙子,干得真不错!从明天起,你给我放奶犏牛吧!” 

这样,黑面王子又当上了国王的牧牛人。他牧牛的时候,比放马更加勤奋。清早,公鸡还没有打鸣,他就赶着牛群出牧;夜晚,星星撒满天空,他才慢慢地赶牛回圈。从春到夏,从秋到冬,他没有歇息过一时半刻,只有没有良心的人,才看不到他的辛苦劳累。
来年春天,所有的奶犏牛都产下了牛犊,有的还产下了双胞胎。按照那哇波登的风俗,公主们要轮流到草场放牧,并且亲自挤下第一桶牛奶,祭奠保佑那哇波登王国的一切神灵。王子想:赠送戒指的时候到了。
这一天,金叶公主提着金奶桶,跟黑面王子一起到草场放牧。喝茶的时候,小伙子往火里添着牛粪,公主抿着奶茶。他从怀里掏出一对金晃晃的戒指,说:“公主呵!水积在湖里要流出,话闷在心里要讲出,我深恩大德的姐姐,给了我一对金戒指,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让我俩相爱行不行”
金叶公主一听,连茶带碗砸在地上,满脸通红地说:“丑陋的黑乌鸦,能配美丽的金孔雀吗短尾巴的老鼠,能和梅花鹿结伴漫游吗长长的舌头管不住,圆圆的脑袋要遭殃。黑脸膛的叫化子,不要白天做梦空幻想!这黄泥巴捏的玩艺儿,到底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不管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都叫它见鬼去吧,别弄脏了我公主的手。”说完,夺过金戒指,扔得远远的,提着一桶牛奶,气冲冲地走了。黑面王子双手合十,说:“天呀!我和金叶姑娘的缘份断了!”
过了两天,轮到玉叶公主放牧了。黑面王子掏出一对绿莹莹的松耳石戒指,对玉叶说:“公主呵!水积在湖里要溢出,话闷在心里要讲出。我深恩大德的姐姐,留给我一对松耳石戒指,我把它送给你好不好让我俩结为夫妻行不行”
玉叶公主受了羞辱,小嘴巴噘起老高老高,指着黑面小伙子说:“谁见过高贵的公主,嫁给低贱的乞丐谁见过放牛的奴隶,娶到国王的女儿你是发了疯,还是撞上了魔鬼那哇波登王法严,国王知道了你活不成。这松耳石戒指,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好,你还是自己带着,换一件象样的衣服穿穿吧!”说完,一阵风似地走了。黑面王子看着玉叶公主的背影,自己对自己说:“我和玉叶公主的缘份,从此也是一刀两断了!”
又过了两天,轮到螺叶公主和他一起放牧。他们放牧的地方,比天堂还要幽美。东边,是金瓶似的小山;西边,是明镜似的湖泊;南边,是翡翠般的森林;北边,是彩云般的花海。奶犏牛在自由自在地吃草,小牛犊在四周欢蹦乱跳。
螺叶姑娘洗过头,披散着黑缎子一样的长发,一边梳理,一边唱着歌。黑面王子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伤心的泪水“巴嗒”、“巴塔”往下掉。
善良的螺叶姑娘,看到这种模样,连忙问:“少年呵,你为什么这样悲伤”少年低下头,说:“小公主呵,当年离开色瓦仑的时候,我莲花大地的唯一亲人,深恩大德的姐姐,给了我三对戒指,千叮万嘱地告诉我:‘在西边那哇波登地方,有三位举世无双的公主,希望你在三年之内,找回一个做妻子’。如今,三年的期限已经快要到了,我还没有得到一个公主的允诺。想起这些,我怎能不伤心呢”
螺叶公主听了这些话,对少年十分怜爱和同情。俗话说:“日子越长,糌粑越香。”她想“这小伙子脸庞虽黑,心地却跟奶汁一样洁白;身份虽低,品德却跟圣者一样高尚;再加上又勤劳、又聪明,双手跟魔术师一样巧妙,找这样的人当丈夫,又有什么不好呢”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指头。
王子赶紧拿出一对海螺戒指,戴在她那白嫩纤细的手指上。不知是天神的法力,还是他们俩早有姻缘,戒指戴在螺叶公主的手上,好象生了根,怎么也拔不下来。公主用上齿咬了三次下唇,自己对自己说:“好也罢!坏也罢!祸也罢!福也罢!这辈子我就跟这个穷少年一块过了!” 

这样,他们俩相亲相爱,并肩跪在青草地上,手儿牵着手儿,对着天空、大地、海洋一切神灵发誓:从唇红齿白的年轻岁月,到弯腰驼背的衰老时光,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四、赶出王宫
那年藏历四月十五,那哇波登国王海乌达崩,在王城举行百年不遇的盛典,为三位美丽的公主挑选佳婿。这一天,王城内外升起七色彩幡,燃起袅袅的松烟。羊皮鼓嘣嘣响,大铜号呜呜吹。无数国王、王子、贵族、头人,穿着饰满珍宝的衣袍,骑着雄狮一般的骏马,从雪域高原的四方八面,涌到那哇波登王官前面,谁都想娶上这么一位仙女一样的美人。
求婚的人排成队,金叶、玉叶,螺叶三位公主,每人手里拿一支七色彩绸装饰的宝箭,在队伍前依次走过,挑选自己的意中人。结果,金叶公主选中了卡瓦岗桑王子,玉叶公主选中了折金国国王,只有螺叶公主,这三姐妹中最美丽、最善良、最勤劳的姑娘,对求婚的国王、王子,看也没有看一眼,径直把定情的彩箭,插在赶牛路过王官的黑面少年衣领上。
这下子,就象鸡蛋大的冰雹,打在羊群里;又象熊熊的烈火,烧着了野蜂窝。各地来求婚的人,有的生气,有的咒骂,有的不辞而别,顿时乱成一团。
金叶和玉叶,跟巫婆一样,恶毒地咒骂自己的亲妹妹。金叶说;“麦!你这三姐妹中的妖女,那哇波登王室的灾星,对满身脏黑的叫化子,象猴子一样地奉承,当着各国君主的面,出父王海乌达崩的丑;在内臣外臣跟前,扫我们公主的威风。”玉叶也阴阳怪气他说:“妹妹,我们那哇波登,财富赛过龙官,你何必为一只小戒指,断送自己的终身。”
螺叶公主对着两个姐姐的辱骂,客客气气地鞠了鞠躬,回答说:“姐姐,从前印度地方,有一只乌鸦和大象做邻居。大象仗着自己身躯肥壮,常常欺负又瘦又小的乌鸦,有一回,大象到湖边饮水,不小心掉进泥潭,而且越陷越深,眼看就要没命了。还是乌鸦飞过来,衔了许多树枝扔下去,才救了大象的命。现在我们那哇波登也一样,以大压小,以恶欺善,舌头闪烁象毒箭,挑拨离间象狐狸。两位姐姐别生气,妹妹我有话讲在先,黑面叫化子我选定了,日后啃手指头过日子,我也心甘情愿。”
这时候,国王海乌达崩气得脖子象牦牛那么粗,肚于象大象那么大,骂道:“从阿里三区,到卫藏四如,公主挑选叫化子当丈夫的丑事,头一个应在我国王海乌达崩身上。我要把你和奴隶们关在一起,白天放马牧牛,晚上捻线织氆氇,直到公马怀驹,毛驴长角的时候,才准你和叫化子结为夫妇。”
王后伊淇采新听了,赶紧替小女儿和黑面少年讲情,她说:“山崖瀑布往下淌,自古以来就如此,不是谁用手推动的;豌豆圆圆的金颗粒,从豆荚中长出就如此,不是谁用手搓成的;孔雀羽毛闪蓝光,蛋壳里孵出就如此,不是谁用手绘成的;螺叶女喜欢小乞丐,两人生性就如此,不是谁用绳子捆在一起的。国王呵!我看顺了小女儿的意,让她和少年成亲吧!”尽管王后用了许多绸子般的语言,无奈国王性子太硬,金玉两个女儿嘴巴太尖,她的话好比雪花落在江面上,很快就消失得无踪无影。
可怜的螺叶公主,被迫脱去了白绸子长袍,换上一件破旧曲巴,解下蓝缎子的腰带,系上一条黑牦牛绳;取掉了珍珠项链,挂上一串骨头念珠。每天跟王宫的奴隶一起,干着各种各样的苦役。
一天晚上,金叶、玉叶的婚礼,正在大殿里热热闹闹地举行。螺叶公主偷偷走到门外,对着又大又圆的月亮,伤心伤意地吟唱:
月亮女神呵月亮女神,
请听我螺叶姑娘的歌声! 

我虽有权势显赫的父亲,
但独断专行象个阎王;
女儿的心思从不体谅,
想起这些我多么忧伤。
我虽有菩萨心肠的母亲,
但无法改变父亲的主张;
只能在一边伤心落泪,
想起这些我多么忧伤!
我虽有同父共母的姐姐,
但阴险毒辣好比豺狼;
千方百计把我欺负,
想起这些我多么忧伤!
我虽有情投意合的伴侣,
但孤单一人远离家乡;
月亮女神呵月亮女神,
请给我播下幸福降下吉祥!
这时候,黑面王子已经从牧场回来,听了螺叶公主的歌,不由地暗暗流泪。为了使他们的情爱,受到更多的磨练,也为了教训教训国王海乌达崩和金叶、玉叶两位公主,他没有说出真相,只是劝慰道:
不要流泪吧,螺叶公主呵!
乌云虽然很密很密,
但不是缝在天上的;
当东风吹拂的时候,
云彩里的太阳就会出现。
不要悲哀吧,螺叶姑娘呵!
积雪虽然很深很深,
但不是长在地上的;
当春天降临的时候,
鲜花又会四处开遍。
不要难过吧,我的亲人呵!
苦难虽然很多很多,
不是刻在身上的;
有一天我俩逃回色瓦仑,
就会有幸福和甜蜜。
就在这个时候,国王海乌达崩决定亲自给金叶、玉叶两位公主送亲。他给大女儿一副金手磨,二女儿一副玉手磨,还有十三匹骡子驮运的金银、宝石、绸缎和染料,还有小麦、青稞、豌豆各三百克,牛,羊、马各一百头。黑面少年和螺叶公主,被叫去充当马伕,赶着驮运嫁妆的骡马,光着两只脚翻山越岭。
到了卡瓦岗桑王国,所有跟随国王的人,都被请去参加一个又一个酒宴,好酒象飞流的瀑布,不停地往他们肚子里灌。可怜的螺叶公主和黑面王子,只能跟赶马的奴仆一起,住在又脏又黑的牲口棚里,每天只能得到很少的一点清茶和糌粑。酥油和肉嘛,连喜鹊嘴巴那么一点也看不到。
泼妇金叶公主,专门跑到马圈眼前,指着他们俩教训道:“格,黑脸叫化子!麦,妖女螺叶女!今天我金叶公主和卡瓦岗桑王子相配,快活得象天上的神仙,凡是雪山下的人,没有一个不伸长脖子羡慕我,就象地上的羊毛,羡慕天上的云彩一般。只有你这装模作样的叫化子,还有把公主的身份丢进垃圾里的下贱姑娘,才装做看不见,听不到,是不是眼睛被灰尘遮住、耳朵被铅块堵塞了呀!”
后来,到了折金地方,他们又受到同样的虐待。玉叶公主讥笑地说:“妹妹,来!看看我身上的衣裳多么漂亮!”看看我头上的首饰多么贵重!看看我身边的国王多么神气!你这一辈子,看样子只能讨饭了。不过讨饭讨到我这里,只要不偷不骗,我还是要打发你们一点吃喝的。”听到两个姐姐的辱骂,螺叶姑娘心里象刀子扎一样,她用上齿咬紧下唇,直到咬出鲜血。
海乌达崩回国时,两国回赠了许许多多礼物:大盘的珍珠、成群的骡马,还有大米、氆氇、毛皮。只有螺叶公主和黑面少年,没得到麻线大的一根哈达,针尖大的一点东西,整整三个月跟在马尾巴后面奔波,两条腿肿得跟酥油桶一般粗。
有一天,国王海乌达崩把他俩叫到跟前,给了他们半副石手磨、一克坏青稞、一头瞎眼奶牛、一只三条腿的老山羊,对少年说:“格!你这黑脸黑心的叫化子,既不晓得自己的父母,又不知道自己的家乡,从鬼也不知道名宇的地方,流浪到我的那哇波登王国,用魔术师的手段,蒙蔽王后,骗走我的女儿。从现在起,你带上这些嫁妆,滚到我圆圆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去吧!滚到我薄薄的耳朵听不到的地方去吧!哪怕到了罗刹地方,我也不会掉芝麻大的一点眼泪。” 

听了国王的训斥,看了这几样可笑的嫁妆,黑面王子心里想:“这半副石磨,磨又不能磨,带又带不动,不过预示我俩的意志跟石头一样坚硬;这瞎眼奶牛,挤又挤不出奶,杀了又可怜,说明了国玉的财气快要耗尽;这三条腿的山羊,拉也拉不动,站也站不稳,说明那哇波登,卡瓦岗桑和折金这三个国家,眼看就要江山不稳。不过,和一个人,修一条路;仇一个人,筑一堵墙,还是好言好语地告别吧!”便走上前去,对着国王和王后,跪拜了三次,说:“明天的话,如果今天讲,国王是不会相信的。我和螺叶公主现在走了,但是,金子不会被扔掉,恩情不会被忘掉,国王的收留,王后的关照,我会记在心头。日后我们有了财产,就用财产报答;没有财产,也会为你们祈祷。”
站在黑面王子身边的螺叶公主,背着鸽子大的包袱,忍不住心酸,眼泪象断线的珍珠一样落下来。王后伊琪采新,抱着小女儿放声痛哭。在座的大臣侍从,想起小公主的种种好处,也暗暗伤神落泪。
王后拉着小女儿的手,一直送到俄嘎梅龙神泉边,把自己的罗布巧西戒指,放在女儿手里,一遍又一遍地叮嘱:“阿妈身上的血肉,花芯般的螺叶姑娘呵!妈妈没法送你了。日后你们俩,要象酥油和茶叶一样融合,要象二牛抬杠一样齐心。露水大的一点东西两人分着吃,针尖大的一点活儿两人一起干。和和睦睦,叫化子比国王舒服:争争吵吵,国王不如穷光蛋。阿妈身在那哇波登王宫,心儿会跟你们在一起的。”说完,又和螺叶姑娘紧紧拥抱,对黑面少年作了祝福,才流着眼睛,和他们告别。

五、返回故乡
黑面王子和螺叶公主,一边乞讨,一边赶路,翻过一重雪山又一重雪山,走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最后,他们来到了色瓦仑王国的地方。黑面王子对螺叶说:“可爱的公主呵,再有两天的路程,就到我的家乡了。我得先走一步,和姐姐商量商量,找个落脚地方。你跟着我棍子划的印,慢慢地来吧!”
螺叶公主觉得他的话有理,连忙点头答应;没等小伙子走几步,又赶上来抓住他的腰带,说:“少年呵,如今我没有了家乡,也没有了亲人,在蓝天和大地中间,相知的只有你一个……”
黑面王子看出她的担心,连忙这样劝慰:“心爱的姑娘呵,请你放心吧!就是用我身体等重的金子,也报答不了你对我的深恩。别说这辈子我不会和你分离,下辈子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说完,和公主紧紧拥抱,说了许多温存的话语,才拖着要饭棍,急急忙忙地走了。
黑面王子回到色瓦仑王城,在王官里拜见了姐姐贵桑旺姆,姐弟俩三年不见,高兴得晕了过去,大臣们赶紧用檀香水喷洒,他们俩才苏醒过来。王子讲述了自己怎样被两个佣人欺骗,怎样乞讨流浪到了那哇波登,怎样考察三个公主,以及和螺叶公主相爱和受苦的经过,他还高兴地告诉姐姐,美丽、善良、勤劳的螺叶公主,已经到了色瓦仑地方。公主贵桑旺姆听了,又心痛、又快乐,她对弟弟说:“你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是金子也买不到的。特别你找到了螺叶公主这样的好姑娘,那真是我们色瓦仑的幸福。我看,你还是住进马厩里,过一段穷人的生活,我再来考察考察这位公主,看看她能不能当色瓦仑国王的王后。”
螺叶公主跟着棍子的印迹,一步一步朝前走。第二天,她看见几个牧马人,正在牛奶树下喝酒唱歌。公主向他们施礼致敬,问:“象过节一样高兴的牧马人呵,请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前面是什么村落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脸叫化子,拖着棍子从这里走过”一个老牧民站起来,朝她从头到脚打量三次,恭恭敬敬地说:“听你的口气,认你的骨头,决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坐下来喝口酒吧,空肚子说话,不是我们牧人的规矩。” 

螺叶姑娘盘腿坐好,老牧民拿出一只银边木碗,用袖子擦了三次,斟满酒,双手递给公主,才开口回答:“远方的姑娘呵,请听我三句话:我们是色瓦仑国王的牧马人,前面就是仓瓦仑都城。我们没有见过黑脸叫化子从此过,只听说神圣王子出外三年整,昨天回到了王宫。公主贵桑旺姆要举行盛大的赛马会,为王子洗尘接风。姑娘呵,我劝你快快走,赶上赛马会,还可以讨到一点酒肉,得到一份布施。”
螺叶公主谢过牧马人,爬上一座小小的山岗,看见峡谷里高耸着吉雪鹫莫峰,平川上奔腾着吉曲玉龙河,在雪山和江河中间,是壮丽辉煌的王宫城堡,比那哇波登的宫室,不知大多少倍!一个个村庄牧场,在四周环绕;无数的牛羊马匹,铺满山川。这时,天空升起彩虹,下起各色花雨,孔雀、画眉、松鸡、布谷鸟,在各处鸣叫欢舞,大地充盈光彩,山河一片芳香。姑娘的心中,感到无限喜悦,跟着棍子划的印迹,走进城市,穿过闹市,最后在王宫的马圈里,找到了黑面少年。
少年告诉她,姐姐进深山当尼姑去了,亏得色瓦仑公主贵桑旺姆的关照,在王宫当上了一名马伕。明天举行赛马大会,欢迎王子岗松顿旦回来。我为你借了一套衣裳,你跟邻居一起去看看热闹吧!我要到南山放马,不能陪伴你去。
第二天,螺叶公主穿着借来的衣裳,跟着几个邻居妇女,来到人海沸腾的赛马大会上。她看见公主贵桑旺姆、王子岗松顿旦,高坐在彩云般的城楼上,就象天上的神仙一样。不过,螺叶公主的容貌、身段和丰采,很快就轰动了赛马场,许多人不看赛马,反而跟在姑娘身边夸奖不停。大公主贵桑旺姆,也从城楼上下来,拉着她的小手,详详细细地问个不停。贵桑旺姆叹息地说:“黑脸膛的叫化子,怎么能配你这样的美人,我替你找一位王子好不好要不,嫁一位大臣行不行”螺叶姑娘说:“大公主呵,一根针不能两头尖,一个人不能有两颗心;黑面少年脸虽然黑,可他有一颗金子的心呵!如果你可怜我的话,让我当个佣人吧!”大公主十分高兴,连忙点头答应。

六、盛大婚礼
再说那哇波登、卡瓦岗桑和折金三国,同一天接到色瓦仑大公主贵桑旺姆的信札,邀请他们参加王子岗松顿旦的婚礼和登基大典。三位国王象捡到羊头大的金子一样高兴,因为能到色瓦仑参加大典,是最光荣不过的事情。
那哇波登国王一行,经过整整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来到色瓦仑王城郊外。这里三里一个酒站,五里一个彩棚,酒女敬酒、歌手献歌,还没有走进王宫,一个个脸上已经有了醉意。
四位金盔金甲的将军,引他们穿过七座高大雄伟的宫门。宫门西边,全是穿着各色盔甲的武士,刀光闪烁、呼声如雷。那哇波登等国的王臣,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个伸出舌头,半天也缩不进来。最后,他们走进一千根柱子的日光大殿,地上铺着吉祥八宝大地毯,正中摆着黄金、松石、檀香木做的三张宝座,宝座前有八个大香炉,青烟升起、一片芳香。大殿两边,坐着各自的国王、王子、贵族和大臣。大殿下面,聚满了倒酒的侍女、奏乐的乐师、赛马的骑手、摔跤的力士,还有男女仆人、游民乞丐、杂耍艺人、男女歌手,象吉曲河的浪花翻腾占。
金叶和玉叶两位公主,看见黑面少年和螺叶姑娘也夹杂在佣人中间,走过来幸灾乐祸地说:“哎!我们以为你俩离开那哇波登,就成了穿绸着缎的富翁。现在看来,还跟过去一样呀!别说羊,连羊蹄子也没有一只;别说马,连马尾巴也没有一根。俗话说,雪狮就是雪狮,雪猪就是雪猪呵!”
这时候,长号吹响,海螺呜呜,日光殿后边的牛门大开,八个水晶一样纯洁的小姑娘,打着宝伞、经幡,捧着“朝苏切玛”,走出来列在西边,色瓦仑掌权公主贵桑旺姆,庄严地走到大殿中间,所有的王臣宾客,一齐低头屏息,向大公主顶礼致敬。 

大公主答礼后,在檀香宝座就坐,用春水一样的声调说道:“各位!在我弟弟岗松顿旦举行婚礼并登上王位的吉祥时刻。,有几句话要讲一讲。我们色瓦仑玉国,有个古老的规矩,就是王子在登上国王宝座之前,一定要亲自出外寻找自己的妃子。我看弟弟生性太娇弱,模样太漂亮,就做了一个火漆假面具戴在他的脸上。他出外整整三年,受到了人间罕见的折磨和凌辱。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三年的苦难和不幸,换来一位跟海螺一样美丽、洁白而且勤劳的姑娘!”大公主站起来,朝下边喊道:“快取下火漆面具吧,弟弟岗松顿旦!快换上华丽的宫装吧,公主螺叶姑娘!”
这时,黑面少年大步走上日光宝殿,取下火漆制成的面具,在银盆里用牛奶洗了三次脸,脸儿立刻象初升的太阳一样闪闪放光。螺叶公主呢,虽然大公主贵桑旺姆招呼了几次,她还呆呆地站在那里,象做梦一般。侍女们把她搀进内殿,换上鲜艳的宫装,戴上耀眼的首饰,她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婚礼开始了。岗松顿旦登上国王的金宝座,螺叶公主被搀上王妃的玉宝座,贵桑旺姆坐在佛法的檀香宝座,乐师们吹起笛子、唢呐和铜号,弹奏着六弦琴和冬不拉,歌手们唱起婚礼祝福歌,跳起谐青舞,贵桑旺姆和新婚的国王、王妃走到贵宾中间,朝天空抛洒青稞,弹送美酒。各国贵宾和使节,轮流献上哈达和礼品。
轮到国王海乌达崩献哈达的时候,他低垂着脑袋,看也不敢看一眼,好象那里不是黑面少年和自己的小女儿,而是刺得他睁不开眼睛的太阳和月亮。金叶公主和玉叶公主呢,羞愧得没有办法,恨不得变成一只小小的老鼠,钻进墙缝里躲起来。只有王后伊琪采新,高兴得不得了,脸上笑成一朵花。
讲述:拉萨市城关区益西旦增
1979年4月收集
1979年12月第一次整理
1982年12月第二次整理
附记:这个故事,藏语叫“章朱那将通各”,意为“火漆脑袋的小乞丐”。益西旦增讲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汉文纪录稿约四万字,藏文约五万字。
故事结尾时,那哇波登等三国大臣叛乱,色瓦仑新王岗松顿旦发兵平叛,救了海乌达崩等人的性命,整理时略去。
关于金叶、玉叶、螺叶公主三姐妹的故事,在藏族人民中流传很广,变体也很多,我们收集的就有“玉那热巴”、“沃卡王子”、“加珠托央”等几种。

 

 
分享到:
揭秘光武帝刘秀不可言明的“痛处”
八仙过海
感遇·其一 张九龄3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长歌行
弟子规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1
若荀卿 年五十 游稷下 习儒业 彼既成 众称异 尔小生 宜立志9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